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五十四章 明修暗渡   
  
正文 第兩百五十四章 明修暗渡


盡管賽梅爾說出的這個所謂的完美體讓人好奇。不過杜維早已經習慣了賽梅爾時常會冒出一些連她自己都弄不清楚的記憶。好像這個賽梅爾似乎就隱藏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記憶,連她自己都沒有全部弄清楚。

賽巴斯塔重新加入了戰場,這次他展現出來的實力,絲毫不像是一個剛剛受了重傷的人。九級騎士的斗氣發揮得淋漓盡致,冰霜斗氣化作漫天的寒氣,一度將心中疑惑的龍戰士壓制了下去。不過強大的黃金龍,畢竟實力不容質疑。

在連續摧發了兩次霜月之歎息絕招之後,賽巴斯塔終于將黃金龍封在了一片冰層之中。可惜時間並沒有能持續太久。

黃金龍片刻之間就從冰層里破冰而出,隨後憤怒的龍戰士用龍槍再一次將這位少將軍掃了出去。而這次,很清楚的,杜維和所有人都清楚的看見,這位少將軍人在半空被黃金槍狠狠的抽中,骨骼的碎裂聲絲毫沒有半點可疑的地方。甚至當賽巴斯塔的身子在半空的時候,被抽中之後,整個人都扭曲了起來,在那一刻,杜維甚至懷疑,這位少將軍恐怕連尸體都不會是完整的了——因為他整個人的腰都被打斷了,身子形成了一個讓人看了心驚的折疊的姿態飛了出去。

甚至就連他口中噴出的鮮血,都足以讓人致命了!

賽巴斯塔再一次被擊飛,這次幾乎把城牆都砸穿了。

他……死了麼?杜維忍不住低聲的自語了一句。

侯賽因卻皺眉搖頭:沒有,他的斗氣沒有消失。

當賽巴斯塔再一次掀開壓在身上地巨石頭。從廢墟里完好無損的走出來的時候,就連驕傲的龍戰士,也忍不住驚訝了。

完美體……這就是完美體?杜維在內心之中問賽梅爾:完美體不會就是不死之身吧。

這世界上沒有真正的不死之身,就連強大如阿拉貢,也逃不過死亡。賽梅爾的回答似乎有些琢磨不透。

你……到底是什麼!龍戰士平舉長槍,遙遙的指著賽巴斯塔:你不是人類!人類不可能擁有這樣的自我恢複能力……就算是聖階的強者也做不到這點!

賽巴斯塔輕輕抹去了臉上的血汙——他地確好像是沒有受傷的樣子,冷笑一聲,緩緩再次走進了戰場。

這一次地戰斗持續的時間更長了,龍戰士似乎也有些氣勢上被壓制了,不過很顯然。龍族地二王子也被引出了怒火,這次他的黃金槍全力施展開來。強烈的斗氣振蕩,使得這一片土地之上瞬間就布滿了無數裂縫?

可是……你有沒有發現……賽巴斯塔好像變強了?他堅持的時間比上一次長了一些。

侯賽因忽然低聲說了一句:

他在學習龍族的武技!

鏗!!

當賽巴斯塔第一次用手里的劍架住了龍戰士的黃金槍地時候。杜維也終于確認地心中的猜測!

他居然真地架住了!而不是像之前的,黃金槍輕而易舉就摧破了賽巴斯塔的長劍,把他直接震飛!

雖然賽巴斯塔全身地肌肉都仿佛要暴裂了,雖然賽巴斯塔被一槍之威掃出了七八步伐……但是他這次居然真的架住了!即使狼狽,但是他手里的劍卻沒有再次斷裂!

盡管,這只是一把他剛才臨時從一個西北軍將軍手里拿過的普通的長劍!

劍鋒之上的冰棱已經被震碎,賽巴斯塔粗重的喘息之後。獰笑著:尊敬的黃金龍閣下……你的斗氣難道已經用光了麼?

杜維心里一跳!

他忽然再次發現了一個隱隱的不妥!因為賽巴斯塔雖然只是展現了九級的實力……但是。似乎從戰斗到現在,賽巴斯塔已經連連激戰了這麼久。就連黃金龍的氣勢都開始減弱了,而賽巴斯塔的斗氣,卻絲毫沒有削弱的樣子!

難道他都不會覺得累麼?

這次我會直接擰掉你的腦袋!黃金龍憤怒的吼叫。他的確沒有說大話,眼看著面前的這個人類越打越強,明明是被自己連續兩次致命的重創卻依然能完好的站起來……這樣詭異的事情,讓龍族心里也有些不安了。

龍戰士忽然把手里的黃金槍用力的插在了地上,徒手朝著賽巴斯塔沖了過去,一個重拳,直接擊穿了賽巴斯塔的手臂,將他的手臂打折,隨後拳頭直接砸在了賽巴斯塔的胸部,喀嚓幾聲,胸骨的斷裂聲之下,賽巴斯塔仰面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子隨即超後飛了出去,而這次龍戰士的速度驟然提升,忽然就飛快的竄到了賽巴斯塔的身後,一個肘擊就落在了賽巴斯塔的脊背之上。喀嚓一聲,脊骨的斷裂聲,讓杜維都忍不住有些牙酸。

這樣的傷勢……他要是還不死,就只能說明他是妖怪了!

龍戰士的手臂已經勒住了賽巴斯塔的脖子,就要真的擰下這個對手的脖子,賽巴斯塔忽然大叫一聲,全身斗氣陡然暴了出來,瞬間連續十幾下擊在龍戰士的懷里,終于掙脫了一絲縫隙,靠著他強悍的速度直接掙脫了出來,強烈的咳嗽之中,他口中噴血,卻依然飛快的遁出了幾十米。

停!

噴出了最後一口血,賽巴斯塔原本已經折斷的手臂,被他自己輕輕一拖,喀嚓一聲,骨骼就重新複位了,隨即他晃了晃手臂……真的見鬼!片刻之間,傷勢就幾乎複原了。

停!賽巴斯塔眼看龍戰士還要再來,他忽然就退後了一步:不打了!

……什麼?!龍戰士的眼神里滿是殺氣。

我說不打了。賽巴斯塔喘了口氣,他表情很平靜:你的確比我強。我認輸了。我現在的實力遠遠不是你地對手,再打下去也沒有意義。

哈哈哈哈……龍戰士狂笑:你說不打就不打了麼?

賽巴斯塔很從容:是的,如果我說不打的話,你追得上我麼?

龍戰士一怔,的確,純粹的比拼速度的話,對方雖然只是九級,但的確要比自己快。單純的逃跑的話,自己還真的追不上這個家伙。

而且……賽巴斯塔似乎也認定了龍族地驕傲是對方的弱點,緩緩道:難道偉大地龍族。就只敢挑戰比自己弱小的對手麼?你明明知道我地實力不如你,才會這樣強硬的一定要殺死我吧?如果我的實力比你強。你還能保持這樣的強硬的戰意麼?

龍戰士狂笑道:激將法嗎!哼,就算你說的對!你的確是一個很有趣地對手!我就給你一個機會。等將來你地實力再有提升的話,我再給你一次決斗地機會!

說完,他拔起插在地上的黃金槍,轉頭看向了杜維所在的方向:杜維,你還要繼續當縮頭烏龜嗎?

杜維哈哈一笑,遠遠地就大聲道:龍族王子殿下,你好像也認定了我的實力比你弱小。才會這樣吧?

你和這個家伙不同。黃金龍冷笑:你是我父親的仇敵。不殺你,我無法交待。

杜維冷笑一聲。還沒說話,賽巴斯塔已經道:郁金香公爵是我們西北軍的貴客,閣下。如果你一定要在這里殺害我們的貴客的話……就算你的實力再強大,你能面對人類的數萬軍隊麼?我們西北軍雖然不是教廷或者魔法工會,但是如果一定要拼命的話,今天把你留下來,也未必是做不到的事情!

城牆之上,調集來的弩炮已經對准了龍戰士,而數千鐵甲軍也已經聚集在了城門之下,天空之上,幾個為西北軍效力的中級魔法師也在虎視眈眈。

當賽巴斯塔說出這樣的話來的時候,杜維就明白,看破了自己用心的西北軍,大概是不會如自己的意願那樣和龍戰士拼得兩敗俱傷了。

賽巴斯塔很聰明的點出了厲害關系,的確,憑借西北軍的實力,如果一定要不顧一切的把這條龍留下來,並非沒有可能。而且,還有賽巴斯塔這麼一個幾乎打不死的怪物在場。

郁金香公爵大人。賽巴斯塔看著杜維,緩緩道:既然在我們西北軍的地盤上,我們自然要保護他的周全。我們雖然不知道他和龍族之間到底有什麼恩怨,不過……

杜維心里暗笑,罷了罷了,今天能有這樣的戰果,已經不錯了,做人不能太貪心。

想到這里,他已經走上一步,高聲道:龍族的王子殿下。既然你是為了我的命而來,我也不好意思讓西北軍的盟友為我死傷。這樣吧,如果你還存有龍族的尊嚴的話,我給你一個公平決戰的機會。十天之後,我在樓蘭城下等候你。到時你要取我的命也好,或者我留下你的命也好。那個時候,我們再公平的較量一場吧!

看來情報很准確,這條龍雖然很驕傲,但是卻並不是一個魯莽的家伙,略微考慮一下利弊,他狂笑著答應了:十天之後,樓蘭城見吧!

說完,金色的氣焰之中,他竄到了天空之上,留下了一聲龍吟,隨後消失在了天空。

杜維歎了口氣,看著站在自己身邊不遠的魯高,微微的欠了欠身子:將軍,今晚多謝西北軍的將士援手了。否則的話,我孤身在外,恐怕還真的應付不了這頭龍。

魯高心中憤怒,臉上卻不動聲色,淡淡道:公爵大人既然是我們的貴客,于情于理,我們都不能看著您在我的地盤上出事。

此刻他縱然內心恨極,但臉上卻是絲毫不露的。

算起來,杜維的引禍的手段,雖然沒有預期之中的那麼大的效果。但是現在看來,西北軍的損失也算不小了。

瓦特要塞地一邊城牆倒塌了幾乎一半,損失的兵力也達到了七八百人——這點兒兵力對西北軍來說的確是不算什麼。不過逼出了賽巴斯塔這個小怪物露出了真本事來,也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收獲。

最重要的是。讓西北軍損失了一名魔法師!塔塔亞洛這麼一個擁有八級實力的黑魔法師,是西北軍的首席魔法顧問了,這次也死在這里,這樣的損失,遠遠頂得了上萬雄兵了。

黃金龍的退去,魯高下令派了大批士兵進城維持秩序,原本就是一座軍事化的要塞城市,瓦特城里很快就安定了下來。外面地城牆之上,西北軍也開始了修複工作。杜維則被魯高請進了將軍府里。魯高縱然心中怒極,面子上卻還是要安撫一下杜維了。甚至提出了要設宴壓驚。不過杜維知道現在魯高必定是恨極了自己,宴會就推脫了。免得西北軍的那幫將軍一個惱火,宴會之上把自己亂刀分尸了。

倒是讓杜維奇怪地一點。回到城中之後,賽巴斯塔就沒有再露面了。今天賽巴斯塔也算是大放光彩,原本以他的年紀,就能達到九級地實力,縱觀整個大陸,都算是頂尖少有的天才了。更何況他以九級的實力,力抗一個黃金龍戰士而不敗?

尤其是他居然展現出來的近乎不死之身的怪異本領。更是讓人驚歎。杜維雖然對此好奇。不過也知道現在不是打探消息的時候。

回到了自己的駐地,立刻吩咐人關閉大門。杜維和侯賽因躲進了房間里,開始了密談。

提到了賽梅爾告訴自己地完美體,侯賽因也對這個稱呼很是陌生。不過提起賽巴斯塔強悍地恢複能力。侯賽因也是感慨:以他這樣的身體,地確可以稱得上是完美體了……無論是速度力量都達到了一個平衡,尤其是這樣恐怖的恢複實力,就算對手實力比他高一截,也未必能敵得過他。

可是……人類的身體,真地能達到這樣恐懼的程度麼?還是說……這個賽巴斯塔,根本就不是人呢?杜維苦笑。

這個問題,兩人誰都無法解答。不過忽然的,杜維腦子里靈光一閃,隱約的仿佛閃過一個念頭來,只是這個念頭閃的太快,卻沒有能捕捉住。

只是……隱隱約約的,杜維忽然怪異的想起了一件事情。

吉利亞特城廢棄的總督府的那個地下秘室里……那些骨骼都仿佛是金屬質地的怪物……那個前任巫王古蘭修遺言里說的什麼試驗。

腦子太亂,暫且也就不想了。

不過總的來說,今天的收獲算是不小的。可憐的黑魔法師塔塔亞洛,畢生心血弄出來的骨龍,便宜了杜維,而一輩子修練出來的死靈之氣,也讓杜維吸走了一小半。更重要的是,這樣的死靈之氣,因為不是杜維自己殺害生靈煉制的,所以並不用擔心會被魔法工會的執法隊追殺。

這算是合法收入啊。杜維笑得很是得意。

另外一方面,在將軍府里,臉色陰沉到了極點的魯高,並沒有對手下眾將做出太多的命令,只是簡單的讓眾人退下,把城中的守備交給了自己親信的心腹嫡系。隨後這位西北軍的首領,就揮退了身邊所有的人,一個人走進了將軍府里的內院。

這內院算是禁地了,沒有他魯高的命令,任何人都是走不進來的。

魯高出身大雪山,這禁地的周圍,也用一種特殊的巫術布置了一些禁錮,外人就算想潛入,也是沒那麼容易。

魯高一路走進了一個偏僻的房子,隨即憤怒之下,一腳踢開了房門,又強忍著怒氣,沒有砸房間里的東西,而是先深深吸了口氣,推開房間里的一個櫃子,閃身進去。

櫃子里的內板推開,是一條秘道,往下去,隱約可聽見風聲,滴滴答答的水流聲也清晰可聞。

如果杜維在這里的話,他一定會驚訝的發現,魯高的將軍府這個秘道通往地下,無論是這里的布局和建築風格,都和自己吉利亞特城下的那個地下迷宮極為相似!

扭開機關,打開了一扇石板門之後,門里陡然傳來了一陣淒厲痛苦的嚎叫聲,那聲音尖銳可怕。仿佛蘊涵著無窮的痛苦。

魯高神色越發的陰沉,轉身關上了門,一個人走進了這件秘室里。

秘室里,地面上滿是斑斑血跡,一個全身赤裸,卻滿是血汙地人,痛苦的嚎叫著,同時身子不停的在地上扭曲打滾,他的臉上肌肉都已經扭曲了,身子在地上蹭來蹭去。不少地方皮肉都已經破裂。

父親……父親……我,快制住我!!

痛苦的嚎叫聲音。不是別人,居然正是今天在戰場之上大放異彩的少將軍賽巴斯塔!!

此刻賽巴斯塔。哪里還有半點兒勇抗龍戰士的氣派?他猶如一條喪家之犬一般的滿地打滾。全身更是出現了異樣的狀態!

原本比例堪稱完美的肌肉之上,多處血肉綻開!表層地肌膚之下,仿佛有無數處地方隱隱的鼓起,猶如有什麼氣流或者什麼東西在肌膚之來來回地鑽來鑽去一般。更可怕的是,他雖然已經竭力地壓抑,但是隨著每一次呼吸,他的肌肉就越發的膨脹起來。身上多處的肌膚已經綻裂開來。可是身子里面仿佛蘊涵著一種爆炸性的力量,隨時都要破體而出!!

賽巴斯塔痛苦到了極點。雙手張開,努力的想握緊拳頭,卻都做不到。此刻的他。全身雖然可怕,但是偏偏自己卻一絲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無力地滿地打滾。

控制!!!魯高威嚴地聲音響撤秘室:控制住!!不要蠻干,用你內心的力量去控制這個身體!你可以做到地,我的兒子!

賽巴斯塔忽然狂笑起來,他的聲音里充滿了暴戾和狂亂,陡然咯咯咯咯地笑著,好像一個瘋子一樣,用惡狠狠的語氣對著自己的父親咆哮道:不要胡說八道了!老混蛋!!你除了說這樣的話之外,還會什麼!你再在我耳邊聒噪,我就把你殺了!!

下一刻,這暴戾的聲音忽然就變得猶如綿羊一般的可憐,帶著哀求的語氣,喘息道:父親……快把我打暈……我控制不了他了……快打暈我,他要出來了!要出來了……

魯高雙手顫抖,他的臉上充滿了複雜和痛苦,默默的走到了賽巴斯塔的身邊,蹲了下去。

你……你!老東西,你去死吧!!賽巴斯塔陡然發狂起來,左手一拳擊向了魯高,可同時,他臉色再次一變:不許傷害他!!

右手卻狠狠的捶在了自己左邊的肩膀之上,把打向魯高的一拳擋開。

賽巴斯塔!你是我魯高的兒子!你能控制得了他!既然你從前能做到,現在也一定能做到!魯高深深吸了口氣,他抬起了手掌來,輕輕的按在了賽巴斯塔的額頭之上,手掌里,一道乳白色的光芒緩緩的逼了出來,漸漸的入了賽巴斯塔的眉心里……沸……騰……文……學會員手打

粗重的喘息聲音漸漸平靜下來,賽巴斯塔臉上的表情瞬間萬變,忽而暴戾狂亂,忽而懦弱哀憐,忽而狂笑,忽而痛苦的呼號,終于,當魯高的臉色漸漸發白的時候,顯然已經用盡了全力,賽巴斯塔才漸漸的安靜了下來,情緒趨于平緩。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賽巴斯塔忽然長長的出了口氣,身子緩緩的坐了起來。他深呼吸了幾下,全身的各處血肉模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愈合起來,肉芽瘋狂的生長,片刻之間,身上的傷疤全部消息,一點兒痕跡都沒有留下來。

他的眼神里,無論是剛才的狂暴和懦弱哀求,都已經全部消失不見,最後融合成了平日了一貫的那種冷漠從容。

父親。賽巴斯塔忽然歎了口氣:你又使用了這樣的法術,你應該明白,這樣的法術多使用一次,你的壽命就會減少一些。

魯高沉默了會兒,淡淡一笑:我已經老了,就算我死了……也有你繼承我的一切。

可是……我現在還無法做到完全的融合,如果在將來,你不在了,而我還是無法做到融合的話……賽巴斯塔搖頭。

你是我魯高的兒子。魯高陡然眼神里露出一絲傲色:你是大雪山最優秀的傳人,我說你能做到,你就一定能做到!

可是……賽巴斯塔忽然輕輕一笑:我很擔心……假如真的有一天,我控制不住了……我殺了你。該怎麼辦?

殺了我……魯高忽然哈哈一笑:大雪山千年以來……為了瘋狂的嘗試而付出生命地人,我魯高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休息了一會兒,魯高從懷里摸出了一個瓶子來,倒出一點兒仿佛水一樣的液體,自己飲了一口,然後長出了口氣:你現在感覺好了一點兒了麼?

我想是沒有問題了。賽巴斯塔爬了起來,輕輕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土,然後走到秘室的邊上,打開一個櫃子。從里面取出了一個自己平日里戴的那種樣式的鐵面來,輕輕的覆在了臉上。轉過頭來的時候,用冷漠的眼神看著魯高:我想沒有問題地……只不過。我最近使用力量有些過于頻繁罷了。

頓了一下,他忽然輕輕的歎了口氣:父親……我距離真正地完美體……還有多遠?

第二天一早,杜維卻主動來到將軍府拜會了魯高。

經過了一夜的調整,魯高似乎已經完美地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緒,一老一小兩只狐狸,互相兜著***說話寒暄,言辭里綿里藏針。唇槍舌劍。明明心中恨不得一口吞了對方,去偏偏做的一片和氣。

隨後杜維和魯高兩人在房間里秘談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整個上午。侯賽因就等候在外面。而魯高的書房,也不是他能進去的。

中間曾經發生了一個小小的插曲,就聽見書房里陡然傳來了一聲斷喝。隨即還傳來了什麼東西被砸碎地聲音,侯賽因眉頭一皺,正要沖進去,忽然就想起了今天臨來之前,杜維交待自己地話。

不管我在里面待多久,也不管你聽見了什麼動靜,都不用擔心,也別輕舉妄動。

果然,當周圍的侍衛一臉緊張地沖進了書房的時候,都被魯高咆哮的聲音趕了出來。

直到了中午地時候,這兩個家伙才從書房里出來,杜維是一臉很明顯的虛偽笑容。而魯高則是咬牙切齒,眼神冰涼,只是還在勉強忍耐著自己的怒氣。

既然這樣,魯高將軍,您就不必遠送了。我下午就准備出發回自己的領地……您也知道,草原人這麼一鬧,手里大把的事情可有的頭疼了。我出來這麼些天,家里也不知道已經亂成了什麼樣子。杜維笑得越發的從容,落在魯高的眼里,就越發的惱火。

他臉色微微一變,咬牙吐出一句:不送!

隨即連招呼都不打,就一頭沖進了自己的書房里。

你到底和他在里面談了什麼?侯賽因問道。

看著魯高走進了書房,杜維臉上的笑容也一點一點的消失,隨即歎了口氣:唉……路上再說吧。和這個老家伙談判,真的是在刀鋒上跳舞啊!剛才好幾次,他差點就按耐不住怒氣,要對我拔刀了。嘿嘿!

雖然魯高說了不送,但是杜維的車馬出城的時候,依然隨行了有數百名全副武裝的西北軍精銳騎兵。

尤其是這隊騎兵還帶來了三千匹上好的戰馬,以及數十輛大車,車上裝載了足足可以武裝三千騎兵的武器鎧甲。

這些都是杜維之前打賭贏的。而打賭之中救下的那幾個女奴,也都被杜維一起帶上了路。

隨著前面騎兵開路,大隊人馬出了瓦特要塞,在路上行了好久,身後的瓦特要塞已經漸漸看不到了,杜維這才仿佛隱隱的松了口氣。

你到底和魯高談了些什麼?侯賽因也坐在馬車里。

杜維目光閃動,神秘一笑,隨即低聲道:西北走廊!

西北走廊?

侯賽因愣了一下。

西北走廊是通往外面沙漠和草原的唯一通道,也是我們最大的弱點,是我們的門戶!這兩次草原人能偷偷的進來,就是因為負責看守門戶的西北軍開門放人……哼,我被人陰了一次兩次,如果再這麼被對方陰下去,可受不了!咱們和西北軍的仇恨已經結下了,如果繼續把自己的大門還交給這幫人把守,他們也不用多做什麼手腳。隔三叉五的放進來兩三千草原狼,就夠我們焦頭爛額地了。所以……杜維說到這里,輕輕一笑:我把西北走廊要回來了!魯高答應我,十天之內,他會下令把西北走廊上的幾個哨卡的人全部撤離……然後,整個德薩行省的境內,就沒有西北軍了。而我……我會在西北走廊里,重新布置一道防線,免得以後草原人再悄悄潛進來。

侯賽因歎了口氣:魯高就真的肯把這麼重要的地方交給了你……要知道,只要他一天拿著西北走廊。就等于捏著我們的喉嚨!他肯這麼輕易的就放手麼?

他不得不放。杜維淡淡一笑:這是我這次來瓦特要塞的最大目的之一。西北走廊必須拿回來。我和這個老家伙談了一個上午,軟磨硬泡。威逼利誘。什麼手段都用盡了。幸好我把握准了一點:魯高現在不想反!而且這次地事情,他必須做出姿態給帝都看。他雖然殺了金狼頭。但是如果繼續拿捏著西北走廊,還是洗脫不了身上的汙水。我就對他說,既然他決意不和草原人勾結地話……不如把西北走廊交出來,以後再有草原人潛進來,責任就不用他西北軍來背了……呃,不過我這話說的大概太直白了點兒,魯高氣得當場就拍桌子發了火……哈哈。然後又是當著我地面。指天發誓說他魯高對帝國忠心耿耿之類的話……說得嘴巴都干了。

頓了一下,侯賽因忽然又問道:對了。你把菲利普派去哪里了?

他……今天一早我就讓他先出城了……嗯,他被我派去見博翰總督了。杜維微微一笑:好了,等過了賀蘭城。我想這位博翰總督就會派人來迎接了。我們會在博翰總督的府上停留一天……這次的事情,才算全部辦完!

杜維說完之後,似乎有些疲憊的樣子,靠在角落里,閉上眼睛養神。

他的確是有些累了。上午在魯高的書房里,那番唇槍舌劍,耗費地精神,實在不比和強敵大戰一場更輕松。

而且,其中有幾次,杜維分明地感覺到自己已經觸動了魯高的底線,真地引發了對方的殺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魯高卻又忍耐了下來。

收回西北走廊的控制權,這件事情事關重大,杜維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地。而且,當雙方堅持不下的時候,杜維甚至故意表示了強硬的一面,隱隱的暗示魯高:如果他不松手的話,自己不惜派兵武力收回西北走廊!魯高你要麼就立刻反叛大家兵戎相見!要麼,就把西北走廊還給我!沸++++騰++++文++++學會員手打

這樣一來,最後逼迫魯高妥協。

不過看最後魯高隱隱幸災樂禍的樣子,似乎也有些看笑話的味道。

西北走廊其實就是一個地形寬闊的峽谷。是乞力馬羅山脈上的一個斷層。最狹窄的地方也有幾里寬,最長的地方有十幾里寬!

這樣一個寬闊的通道,要派兵把守的話,也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難辦的是:不可能在那個地方建設軍事要塞駐紮重兵!

一是杜維本身的兵力就並不富裕。二呢,西北走廊上沒有水源,如果真的有本事駐紮上萬軍隊在那里,每天的用水補給都要靠後方運送,這樣龐大的補給量,會把自己拖誇!

困難的地理環境,偏偏又是自己的門戶……

派兵不行,不派兵也不行。

魯高……你想看我的笑話麼!那就讓你看看吧!

兩天的路程,一行人來到了西北軍和博翰總督勢力的分割點:賀蘭城。

在這里,西北軍護送的一千騎兵離去,而博翰總督派來了一隊守備騎兵,奉命前來迎接。

菲利普也在博翰派來的人的隊列之中,眼看著杜維的車隊到來,菲利普策馬上來,到了杜維的馬車邊,等著杜維下車。

這個年輕的幕僚一臉的笑意:公爵大人,博翰總督對我們提出的那個征兵的'雙贏'的計劃很有興趣,他現在就在首府的總督府里等候你。

杜維看著菲利普疲憊的臉龐,歎了口氣:辛苦你了。

的確,這個年輕人先行一步,快馬去努林行省的首府先去求見博翰總督,然後又說服了這個頑固的家伙,再帶著博翰的人馬來這里迎接,短短兩天時間來回奔波數百里,對一個文弱的年輕幕僚來說,是夠辛苦的了。

隨後他對身後的侯賽因笑了笑,眨了眨眼,低聲道:看吧,侯賽因……我們很快就會擁有充足的兵源了!

不過,隨後,菲利普苦笑了一聲,低聲道:公爵大人,事情沒有那麼樂觀……因為,博翰提出了一個恐怕會讓我們很為難的……條件!

條件?杜維皺眉。

上篇:正文 第兩百五十三章 完美體    下篇:正文 第兩百五十五章 國事為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