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五十六章 可憐的艾露   
  
正文 第兩百五十六章 可憐的艾露

回到樓蘭城的時候,已經是和那頭黃金龍約定之後的第八天了。

原本回來之後,杜維還有一堆事情需要處理,第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好好的審問審問那個被自己抓來的大雪山的女刺客。

不過,當跨入家門的第一步,聽說了羅德里格斯真的跑來找自己的時候。杜維心中驚喜非常,立刻把所有的事情都拋在了腦後,第一時間去見這位聖騎士!

高人啊!畢竟是高人啊!

大陸上現在僅存的兩個聖騎士,就都落入自己的口袋里了!

不過,當杜維興沖沖的見到了這位聖騎士的時候,第一眼看見了對方毫不掩飾的殘疾的右手,還是心里一沉!

他傷的這麼重?

侯賽因沒和自己說過啊!

無論如何……他居然還不滿?!

盡管心中冒出這些雜亂的念頭,艾露還是忍不住在杜維的眼神之下,用力的把一雙修長結實的腿緊緊的絞了起來。

“你地條件很好。”杜維看完之後,長歎了口氣。

聽著這句“贊美”,艾露忽然眼神里陡然就注滿了淚水。這是一種複雜地屈辱。

那天被這個小貴族脫光了之後,他居然就把自己像一只死狗那樣的綁了起來扔進了木桶里!這幾天,艾露仍然穿著那一套火辣地紅色的衣服。幾天被塞在木桶里的生活,使得她感覺到了身上仿佛粘呼呼地。那些滿是灰塵的草料沾染在了身上……

就算是要斬首,能不能讓自己先洗個澡?!

“你今天的運氣不錯。”杜維抱著雙臂。退後了幾步,這個舉動讓艾露暗中松了口氣:“我原本今天得知了一個讓我心情很差的消息。來這里之前,我已經想好了要好好的整治你一番,正好可以發泄一下我心中的怒氣。不過……你的運氣很好。剛才我進門的時候,你的第一句話讓我很愉快。那句話讓我很開心,所以我今天可以暫時先放過你。不過……”

杜維輕輕的抬起了手,手指隔空輕輕一劃。嗤的一聲。戴在艾露手腕上的鐵鐐銬就發出了一聲清脆的碎裂聲,打開了。

“我給你一個機會。一個少吃苦頭的機會。現在你可以讓身子舒服一點。一會兒我會讓人送來紙和筆。你把所有的關于你的事情,在紙上寫出來……你的來曆,你背後的大雪山的情況。我全部都要知道。我不想浪費時間一件一件的問你。你如果聰明的話,就自己寫,你知道多少就寫多少。任何事情,任何你知道的事情,哪怕是一些細節……甚至就連你們大雪山的人怎麼倒馬桶,你也給我全部寫出來!我給你三天時間來寫這些東西,三天之後我會來看你……”

說到這里,杜維故意的停頓了一下,觀察了一下這個女俘虜的表情:“不過,如果三天之後,我得到了這份東西,不能讓我滿意的話……親愛的艾露小姐,你就要吃大苦頭了。”

說完這些,杜維居然還走上了一步,一手輕輕捏住了艾露的下巴,把她的腦袋抬了起來,逼迫的眼神之下,讓艾露惶恐的目光無所隱藏。

隨後,在艾露的一聲低呼之中,杜維的手飛快的順著她的下巴滑了下去,輕輕的在她胸口驕傲的曲線之上停留了一會兒……

該……該死的混蛋!他居然還用力捏了一下!!

收回了手,杜維把手湊到自己的鼻子前故意嗅了一下,然後不無惋惜的歎了口氣,看著可憐兮兮的女俘虜,嘲弄道:“呃……親愛的艾露小姐,我不得不對你提出一個建議……你,該洗澡了!”

說完之後,帶著一聲長笑,杜維離開了牢房,房門關上之前,遠遠的傳來了杜維的一句話。

“哼,三十五D……記住,你有三天時間,如果到時你不能讓我滿意的話……我保證,你吃的苦頭可比你說的什麼'強奸'更可怕十倍。”

砰的一聲,牢房的門被重重關上。艾露心中又是惶恐又是害怕,腦子里卻還忍不住浮現出了一個讓自己都茫然的念頭。

這個混蛋說的“三十五D”……是什麼意思?

(呃……說了更八千的,結果兩章又超標了……九千字啊九千字……忽然發現,習慣了每天多寫,想降低速度都很難了,習慣成自然了……不要啊,這樣的習慣會累死人的……

最後,看完別著急跑啊,留下幾票再閃人哦。)

“你在看我的手?”羅德里格斯笑得很溫和,他輕松的道破了杜維的用心:“你現在一定在想: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強大的打手,可是實力卻……對吧?”

杜維苦笑了一聲,然後歎了口氣,坐在了羅德里格斯的身邊。

很快,他就發現了一絲微妙的不同。

杜維之前見過這位聖騎士兩次了。第一次見面只是匆匆一晤,這個羅德里格斯對上了辰皇子,而那次,杜維忙著對付大皇子麾下的那位黑魔法師。所以第一次見面,對這位聖騎士的印象並不算太深刻。只不過當時對方身上那種滔天的氣勢,卻絕對是忘不掉地。

而第二次,在皇城之下。當著無數雙眼睛,這位聖騎士把強悍的實力毫無保留的展示出來,一位九級的武者在他的面前,輕易被擊殺……隨後他飄然離去。

這樣的場面,任何人都不會忘記的。

那個時候的羅德里格斯,就好像一柄利劍,鋒芒畢露,雖然他已經刻意的低調了,但是身上那種殺伐之氣,卻無法掩蓋!

可現在眼前的羅德里格斯……

杜維心中生出了一種古怪地感覺。面前的這個中年人……真地就是自己認識的那個聖騎士麼?

他身上地那種逼人的鋒芒似乎已經完全消失了。就好像一柄失去了所有鋒芒的劍……沒有了利刃。沒有了銳氣。他仿佛就是這麼一個蒼白的,安靜的中年人。

“我猜你現在。大概有些失望吧。”羅德里格斯笑了笑。

“不是失望。”杜維搖頭:“只是有一些震驚……你的手?”咳嗽了一聲,杜維緩緩道:“我想不出。到底有誰能斬下你一只手!這個世界上,我能想到的家伙,只有一個……不過那個老蜥蜴,應該不大可能來到大陸。”

“是我自己斬去了我地右手。”

羅德里格斯地回答,讓杜維大吃一驚!!

“你……你自己?”杜維用力吞了口自己的口水。

一個武者……就算他已經晉級到了聖階。即使聖階地強者,無論是用左手還是右手……對于聖階的力量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畢竟聖階已經突破了純粹地力量強弱,而更注重對于力量的“領悟”。

可無論如何。對于一個使用劍的騎士來說。失去了最最習慣的右手……他的成名絕技“霜月之歎息”,還能剩下幾成威力?!

“我記得。我讓侯賽因把月下美人帶給了你。”羅德里格斯的聲音仿佛有些淡淡的失落,隨即他又笑了笑,笑得淡定如風:“當我放棄這把劍的時候。我就已經准備好了放棄自己的右手了。”

眼看杜維還是有些茫然的樣子,羅德里格斯輕輕道:“月下美人這把劍,原本就不應該屬于我。當年我的老師只是把這把劍'借'給我使用。而到了今天,這把劍不在能給我提供幫助了,反而還成為了我力量突破的一個枷鎖。”

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輕輕的晃了晃斷腕處,自嘲一般的笑道:“這真的是一個很難做出的決定。當我已經擁有了冰霜斗氣,擁有了霜月之歎息的時候。我已經擁有了可以縱橫天下的劍技。這種時候,讓我自己去拋棄不用……恐怕很少有人能抵擋這種誘惑——我自己也抵擋不了!所以,為了絕了自己的念頭,我干脆把自己的右手完全斬斷!這樣,我才能讓自己真正的走出'月下美人'的影子。”

這個道理杜維只是似懂非懂,不過如果侯賽因在場的話,已經能充分理解羅德里格斯說的話了。

當你已經擁有一座金山的時候,你能有毅力說放棄就放棄麼?

恐怕……不能。

杜維雖然無法完全理解,但是也震驚于這位聖騎士的無上毅力,不由得歎了口氣,沒有說出什麼。

他掩飾一般的捧起茶杯,然後苦笑道:“好吧……羅德里格斯閣下,我聽侯賽因說,你受人的托付,來到西北助我。這件事情應該不是假的吧。你可別讓我空歡喜一場。”

羅德里格斯笑了笑:“我雖然沒有了右手,不過相信我還不至于淪為一個無用的廢物。如果公爵大人您不介意收留的話,我願意今後留在您的手下效力。”

好了!

杜維這才算是真正的放心了。畢竟是聖騎士的實力,就算他廢棄了自己的右手追求更高的武道目標,但是聖階的實力還是在的。

“我還有一個問題。”杜維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這個問題最近一直困擾著我……恐怕也只有你才能給我解答了。”

說到這里,杜維深深吸了口氣:“你的獨門絕學,冰霜斗氣,還有'霜月之歎息'……你有沒有收過徒弟,或者把這些絕技傳授給別人?我最近遇到了一個年輕人。他的冰霜斗氣已經相當厲害了。”

讓杜維失望的是,羅德里格斯緊緊地皺起眉來,搖頭:“沒有!我的武技都是我的老師教授的。我並沒有傳授給任何人……我想我的老師也應該沒有再這樣做。他的弟子雖然不少,但我好像是唯一一個學習武技的弟子了。”

“你的老師是誰?”

羅德里格斯微微一笑:“藍海。”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音,杜維手里的茶杯跌落在地上,化為碎片。

當杜維和羅德里格斯長談結束之後,走出房間來地杜維,面色陰沉,眼神里滿是陰霾,不由得長長的歎了口氣。

“見鬼了……冰霜斗氣。大雪山弟子……媽地,這事情還真他媽的複雜!賽巴斯塔學地居然是大雪山的武技。那麼魯高難道也是和大雪山有關系?”

事情……還真是大條了。

按照羅德里格斯的要求,在城堡里給了他一個獨立的院子修行。杜維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審問那個可憐的女刺客。

如果女刺客是大雪山的……那麼魯高也是大雪山的……到底是什麼關系?!

大雪山地刺客刺殺大雪山地弟子?

艾露已經吃足了苦頭。自從被這個郁金香公爵抓住之後,在瓦特城回來的一路上,足足八天時間,她都被塞在了一個密封地大木桶里,木桶的上面堆滿了一些味道難聞的草料,而她自己則被捆得好像粽子一樣地塞在下面。雖然木桶里留了出氣孔。但是好幾次她還是差點而就被悶死了。

這個可惡的郁金香公爵……他到底想把自己怎麼樣?

八天時間。這個貴族沒有理會自己,仿佛把自己抓回來之後。他就對自己不理不睬了。

不過……艾露的心中隱隱的還有那麼一絲僥幸。幸好他沒有再審問自己了!上一次被“審問”的經曆,實在讓人難堪。雖然從小就受訓,懂得隨時要充分利用自己的女人的身體武器……但是。這個小貴族那天脫光了自己全身的衣服,那樣的眼神……

艾露很清楚,那並不是帶著色欲或者肉欲的目光。恰恰相反,這個小貴族看向自己的時候,眼神里很清澈……甚至是冰冷。帶著一種深深的嘲弄和戲謔。

就好像……好像一只看著爪子下面老鼠的貓!

無論是期待也好,恐懼也罷。當杜維再一次“提審”艾露的時候,經過了幾天的時間,從最初的惶恐到後來的絕望般的平靜,艾露自問已經做好了心理准備。

所以,當杜維走進牢房的時候,看著雙手戴著鐐銬,身子貼在牆壁之上,原本就極為性感的身軀,形成了一個誘人的“大”字形的艾露,杜維怎麼也想不到,艾露看到自己的第一句話會是這樣。

嗯,當杜維走進牢房的時候,艾露睜著一雙大眼睛,眼神里與其說是勇敢,倒不如更說“認命”或者“自暴自棄”更貼切了。

“你……你終于要來強奸我了嗎!”

杜維:“…………”

如果不是考慮到還要保持一個“審問者”的威懾力的話。杜維聽到這麼一個女孩子,說出這樣一句很“彪扞”的話來,第一個反應差點兒就要笑得滿地打滾了。

“你說什麼……強奸?我沒聽錯吧,你說的是'強奸'這個詞語麼?”杜維強忍著笑,不過這樣的舉動,使得他的表情充滿了怪異,看上去更足以讓女俘虜心中不安了。

“難得不是嗎!”艾露勉強的昂起頭來,只有用這種偽裝的強勢來掩飾內心的恐慌:“這種辦法來對付一個女性的俘虜,不是最有效的嗎!你一定是這麼想的吧!”

極品的身材…不過,看來這個女俘虜的頭腦也是“極品”。

杜維歎了口氣。大雪山是瘋了麼?居然派這麼一個頭腦簡單的丫頭來執行任務。

帶著濃厚的興趣,杜維故意走近了艾露,鼻子幾乎就要貼在艾露的臉上了。然後惡意的冷笑幾聲,上上下下的仔細飽覽了一番面前地這具誘人的身子……

這眼神很挑剔……

艾露第一個反應是讓自己都覺得怪異的念頭。

仿佛對方不是欣賞……而是挑剔!仿佛這個可惡的貴族,是在用一種苛刻挑剔近乎不滿的眼神來看自己的身子!

這樣的眼神。反而讓艾露壓抑了多日的怨氣爆發了!

他居然不滿?他有什麼資格不滿?自己的身體是花費了無數的苦功練出來地!就連雪山之上的人,都認為自己是極為優秀地!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這樣一個誘人地外表,足以給自己帶來最大的優勢了!

上篇:正文 第兩百五十五章 國事為重    下篇:正文 第兩百五十七章 致命的美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