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五十七章 致命的美麗   
  
正文 第兩百五十七章 致命的美麗

“含月”是一個很美麗的名字,而同樣的,擁有這樣美麗的名字,含月自己也的確是一個漂亮美麗的女孩。

不過,伴隨著自古紅顏多薄命的這句名言,含月的命運,的確談不上幸福。

含月今年十六歲,她的肌膚並不像羅蘭大陸的女孩子那麼如牛奶般的白晢。可是略微泛出一點兒淺淺的小麥色的膚色。猶如緞子一般的光滑。喜歡含月的人,都認為她的眼睛真的好像夜空的月光那麼皎潔。可是,這樣美麗的容顏,帶給她的只是災難。

含月的父親母親都不是羅蘭大陸人——雖然她出生在這塊大陸上。含月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告訴過她,他們都是來自于南方,在美麗的大海的深處,在遠方,是一片富饒美麗的地方,那個地方,在羅蘭大陸上,被稱之為“南洋”。

父母都是在他們年輕的時候被帝國的遠征軍掠奪回來的。原本父親據說是某個部落酋長的兒子。而母親並不美麗,只能算是一個普通的女子。不過這也算是幸運,因為因為那並不出眾的容貌,使得含月的母親,沒有如別的女奴那樣滄為羅蘭大陸上那些奴隸主的玩物。

用一個很准確的永嘉語,可以完整的概括含月的身份——熟奴。

她出生在羅蘭大陸,雖然肌膚和相貌都帶著明顯的南洋特征,但是她會說羅蘭大陸的話,甚至還能簡單的用羅蘭大陸的文字寫出自己的名字來。

可是,身為奴隸的子女,含月原本這輩子都注定將成為奴隸了……而且尤為淒慘的是,她從小就嶄露出了驚人的美貌。在奴隸聚集的地方,含月年幼的時候,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明明自己比其他的孩子都生的漂亮,可那些人卻總是用憐憫和可惜的眼神看向自己。

而略微長大了一點兒之後,含月終于明白了那眼神的深意。

美麗。的確成了她最大的原罪!

十二歲的時候,含月就從一個奴隸販子手里賣到了另外一個奴隸販子手里。她開始被強迫性的按受訓練……那些羞人的訓練。可以想象的,一個十二歲的女孩子。卻開始強迫性的被剝奪尊嚴,每天去學習如何……

……取悅男人。

如果按照一個美麗女奴地正常生命軌跡,含月自從十二歲之後。就已經默默的明白了自己未來的命運:

是的,因為她美麗的身子,她未來將會被某個有錢的貴族或者商人買下,然後滄為一個任憑男人蹂躪的玩物。當主人玩膩了之後,就會把她扔給別人……將來,如果等她人老珠黃的那天,已經沒有了任何吸引力的時候。她或許會隨便被嫁給一個同樣身為奴隸的馬夫或者種植園里的奴隸……然後生兒育女——如果那個時候她還沒有被男人折磨死的話。

再然後……她將來的後代,也同樣會繼續是奴隸,如果生了兒子,將會一輩子面對無窮無盡的勞作,如果是女兒……假如她漂亮的話,將重複含月悲慘的命運!

這,就是奴隸吧。

所以,當含月和別的一批女孩子被賣給了西北軍的多多羅之後,她已經對生活絕望了——雖然小的時候,母親還會悄悄的對她講述那片美麗的南洋,那些猶如珍珠一樣公布在藍藍的大海上的小島。

珍珠……含月這輩子都沒有看到過。

而隨後的,命運之神和她開了很大的玩笑——而且還是兩次。

第一次的時候,她原本被告知了,自己將會被“賞賜”給某個手握重兵的西北軍的將軍。西北軍是什麼,含月不懂,但是她明白了,她即將告別自己的少女生涯了。自己被訓練了多年的東西……將要去實踐。而且,她不得做出任何觸怒未來主人的事情,否則的話,她的父母將遭受淒慘的命運。

可一天之後,事情改變了,她和別的女孩子,被關進了一間黑黑的牢房里。那個充滿了可怕的腐臭味道的牢房里。她甚至看見了地上白骨和鐐銬之上殘留的鮮血。隨後有幾個女孩子還受到了鞭打和折磨。

這個時候的含月,還並不知道。因為宴會上的“刺殺”,她們這批女奴,已經被西北軍的最高統帥魯高將軍,判了死刑了。

第二天赤身裸體的女孩子們被關在了籠子里,帶到了郊外的林場。她們從玩物,變成了“獵物”。

第二次的時候,她原本以為自己死定了,那些粗魯野蠻的士兵用明晃晃的刀子對著她們揮舞,像驅趕牲畜一樣的把她們驅趕進樹林里。到處都是那些可怕的士兵們得意而殘忍的狂笑。

在林子里奔跑的時候,她美麗的小腿被荊棘劃破了。體力也很快耗盡——怎麼能不耗盡呢?她已經一天一夜沒有吃東西也沒有喝水了。

原本含月已經做好了死了……或許,死在這里,對自己也是一件好事吧。至少,死亡,總比未來那些悲慘的命運要更讓人安心一些。

可是,當時聽著林子里周圍遠遠的傳來別的女孩子的慘叫,含月就無法壓抑內心的恐懼。在這一刻,仿佛求生的欲望被從人類的本能之中重新激發了出來。

她拼命的奔跑,原本柔嫩赤裸的雙足已經被尖銳的石頭割破,可是她仿佛感覺不到疼痛……最後……

她暈了過去。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兩次命運的轉折,給含月帶來了完全不同的“未來”。

醒來的時候,她和幾個女孩子在一起……讓她流淚的是,當初一起被關在籠子里的十幾個女孩子,只剩下了六個,包括她自己在內。

是可以活下去了麼?還是……自己又被交到了某個新主人的手里了?變成了某個新主人地玩物?

含月和其他的女孩子一起被裝進了馬車。然後一路顛簸,沒有人告訴她們去哪里。不過,幸運的是,這次的新主人,似乎比較仁慈,至少給了她們衣服穿,還給了她們食物和水。

八天之後,含月來到了一座大城市。讓她驚訝的是,在西北這些年,她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大的城市!

馬車的車廂並不是密封的。含月縮在角落里,從一個木板上的小窟窿能看到外面。她看到了雄威的城牆,看到了穿著奇異服裝的草原人。看到了成群的牲畜牛羊,看到了威武的士兵,看到了街上那些行人臉上滿足地微笑。

最後,她們被帶進了一個城堡里。

這里的人並沒有虐待她們,和西北軍的那些粗魯的士兵相比,這里的侍衛嚴肅而安靜,被關在一個房間里一天之後。甚至晚上的時候,含月還公到了一塊充滿了香氣的熱面包。

她縮在牆角里,就好像一只貪婪地小老鼠那樣拼命地啃著,然後整晚抱著膝蓋坐在窗邊,看著外面的月亮。

來到這座城堡的第二天,含月她們見到了自己的“新主人”。

當這個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笑容的年輕人走進房間里來的時候,雖然他看上去是那麼年輕……好像年紀還沒有自己大吧。可是含月能感覺到,站在這個年輕人身後的侍衛,看向這個小貴族的時候,眼神里都是毫無疑問的崇拜和尊敬。

更讓含月心跳的是,這個年輕人……他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很好看……

“從今天開始,我是你們的新主人,你們可以叫我少爺。或者……公爵大人。”

這是含月第一次聽見杜維的聲音。

“而且,從今天開始,你們會發現我是你們所遇到過最仁慈的主人。不過……作為回報,你們必須讓我滿意。因為我將給你們改變命運的機會。”

杜維看著面前這六個猶如受驚的兔子一樣的女孩子。他的說話的速度很慢,很清晰:“在我這里,你們可以得到舒適的衣服,可口的飯菜,還有適當的自由。不過你們必須明白,你們的命是我的,我雖然不會把你們隨意賞賜給英雄模范個男人去肆意糟蹋……但是,身為你們的主人,你們必須隨時做好准備去為我而死。作為回報,我會最大限度的滿足你們的要求……不過,機會只有一次。”

說到這里的時候,杜維已經注意到了含月。

毫無疑問,即使她的臉色充滿了疲憊,即使她的腿上還帶著傷,即使她只是跪坐在不起眼的牆角。但是含月的美麗,依然是所有的這幾個“獵物”之中最出眾的。

她的美麗就好像一朵頑強的生長在雪山岩石裂縫之中的雪蓮,嬌柔,卻充滿了生命的美麗。

“你叫什麼名字?”杜維看著這個女孩,笑了笑,他的笑容很溫和。

“……含月。”

聲音很低,但是嗓音很動人。

杜維點了點頭:“告訴我,你心里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杜維的眼神雖然平和,但是含月忽然本能的生出了一股恐懼來!這個年輕的主人雖然很好看,雖然他笑起來的樣子,讓人忍不住生出一種想親近他的感覺。但是……他的眼神,真的很嚇人!

“我……”

“說吧,我的孩子。”杜維忽然走了過去。穿過了其他幾個跪坐在面前的女孩子的身邊,杜維的手輕輕的按在了含月的肩膀上。他的聲音很溫柔:“告訴我,你的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盡管他的年紀並不大,但是所有人聽見這樣的口吻。卻仿佛覺得很自然一樣,似乎,這個年輕的主人,天生就應該是這麼高高在上的。

“我……”含月忽然抬起了眼睛。她美麗的猶如月關一般的眸子,讓杜維心里歎息了一下。

“我希望……不再是奴隸。”

說完這句話之後,含月已經閉上了眼睛,她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這股勇氣。可是經驗告訴她,膽敢說出這樣的話來,接下來的遭遇,恐怕就是一頓毫不留情的鞭子了!

等了好久,預期的鞭子沒有,而杜維的手已經輕輕的落在了她的臉龐之上,在她的臉上輕輕的撫過,隨後含月聽見了這輩子,她人生十六年以來,最美妙的一個聲音!

“好,那麼從今天開始,你不再是奴隸了。”

含月的心立刻狠狠的跳動起來,她驚訝的抬起頭來,看著這個年輕的主人。

“不過……你的命,依然是我的。”杜維淡淡道:“我可以讓你的父親,你的母親,你的親人,你的朋友……都脫去奴隸的身份。但是作為回報,你的命是我的,無論任何時間,任何地方,我的任何一句話,都將是你最高的使命。”

最後杜維輕輕的拍了拍了她的額頭:“從現在開始,你是她們的頭兒。”

走出了這間房間之後,杜維能明顯的感覺到,在房門關上的那一瞬間。那個叫含月的漂亮的小女奴在門縫的那頭,傳來的那種讓人心疼的眼神。

歎了口氣,杜維沉吟了一會兒,對身邊帶來的兩個優秀的禮儀下達了命令。

“看見里面的這些女孩子麼?”杜維看著面前的一個四十歲的女人,這個女人從前是羅林家族的禮儀師,另外一個甚至有過在宮廷里工作的經曆。

“從今天開始。我要她們接受最好的教育和訓練……我要求這里的所有的女孩子,將來都擁有可以媲美貴族少女的氣質……”杜維說到這里,又笑了一下:“那個叫含月的女孩子……我要求你們把她訓練成一位公主!明白了麼?公主!”

身為半輩子在貴族圈里沉浮的禮儀師,兩位中年女子什麼沒有見過?立刻就猜到了這位年輕的公爵的用意,趕緊用最卑微的語氣應下了。

杜維心里歎息:美麗,向來都是最致使的武器。

色為刮骨刀!這樣無形的刀子,有的時候甚至遠勝鐵騎萬千!

候賽因一臉冷漠的隨著杜維離開,走到外面的時候,身邊沒有了其他的侍衛,這位聖騎士才忽然用冷冷的語氣道:“杜維,你……”

“我怎麼?”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麼。”候賽因緩緩道:“杜維。我並不認為利用這些可憐無辜的女孩子……”

“你不滿?”杜維忽然笑了:“還是你認為這樣的舉動有些卑鄙……和你的騎士操守不符?又或者,覺得我太邪惡了?”

候賽因沒說話,但是他的眼神已經回答了杜維的問題。

“候賽因。”杜維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灰蒙蒙的天空之上,一片慘淡:“你看到了!這里是西北!沒有明媚的陽光,沒有柔各的春風!這里只有殘酷和冰冷!”

隨後他轉過身來,看著面前的聖騎士:“我杜維算什麼?我的兵力不如魯高!在西北的根基不如博翰!我的勢力不如草原人!我身邊的魔法師遠遠沒有大雪山的巫師多!在這個地方……可是我必須生存下去!不只是我!還有我們!你,我,隆馬頓,羅伯特,達達尼爾……等等等等,所有的人!我背後還有數萬郁金香家族的士兵,還有數十萬子民!還有我的家族!我的親人!所有人都必須生存下去!”

候賽因挑了挑眉。

杜維語氣很凝重:“我不認為我卑鄙或者邪惡……如果必須的話,我也不會介意去做更邪惡的事情!為了生存在這里……我不是騎士。我甯願去做一個惡魔!”

最後杜維輕輕歎了口氣,但是他的語氣更加堅定:“如果你認為我很邪惡……那麼恭喜你狠對了,因為我的確是的!!”

上篇:正文 第兩百五十六章 可憐的艾露    下篇:正文 第兩百五十八章 放鴿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