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六十一章 盛情招待   
  
正文 第兩百六十一章 盛情招待


草原的使節團來到樓蘭城的消息,已經傳揚了出去。這些日子樓蘭城里很快就熱鬧起來。街頭巷尾,酒館旅店,車夫走卒,人人都在談論這件事情。

談來談去,無非就是對這次的談判結果猜測。

西北德薩行省就靠近草原人的兵鋒之下,離開是受草原人禍害最深的地方,這里民風彪扞,而且對草原人痛恨之深。街頭巷尾的談亂里,倒是主戰的論調占了上風。而且隨著杜維在德薩行省威嚴日深,又得民心,眾人信服。只覺得這位公爵大人雖然年輕,卻不愧英明神武,又加上神秘傳奇的魔法師身份。更增加了民間的信心,只想,就算可惡的草原人打來,有這位神奇的公爵帶領,自己一方也必定能把可惡的草原人打得落花流水。

不過一些來往的商團,倒是偏向和談。畢竟商人主張和氣生財。而且草原之上多的是牛羊馬匹,都是大陸內部稀缺的貨物,而大陸內的一些布料綢緞,還有生活用品,都能到草原上賣一個好價錢。實在是大大的財源。

如果一旦開仗,那麼這條財路就算斷了。所以來往的商隊,也是對消息格外關注,甚至公爵府外面每天都有幾家大商團的人等著,看公爵大人有沒有什麼新的布告出來。

外面輿論紛紛,杜維倒是安坐公爵府里,靜靜的等候著草原人使團的光臨。閑暇之余,翻看比利亞帶來地之前談判的會議紀要。也只當看吵架玩兒。

終于在這一日。草原人地使團從帝都到來,一千皇家近衛軍地“保護之下”。這個使團自身也有足足百人。

為首的是一個名叫罕穆耶地家伙。這個罕穆耶杜維已經知道了他地身份。今年四十歲,在草原上的身份也甚是崇高,乃是現在草原之上草原王庭王族族長的叔叔。換句話來說。他是草原王地叔叔。也就是一個親王地身份了。

雖然那份會議紀要大多都是無聊地口水。不過對這個罕穆耶地情報倒也詳細。記錄上地情報顯示。這個家伙不但是王叔。同時他自己手里也有一支小部落。又和帝國地幾個商團有生意來往。在被視為野蠻人的草原人里。帝國地不少貴族,對這個罕穆耶倒是評價甚高。認為他還算比較文明。

罕穆耶自己也很是郁悶。他在帝都和羅蘭帝國的那幫外交人員噴了十幾天地口水,一點兒進展都沒有。又被推到了西北德薩行省來。

最重要地是。罕穆耶在草原這個野蠻種族里。倒是一個少見地長袖擅舞地人物。草原上以強為尊。不過罕穆耶本人卻並不是一個出色地武士。純粹靠著自己的血統身份。繼承了一支部落,之後在幾十年的生涯之中,他靠著敏銳的觀察力,死死的站在自己親侄子地身邊,又靠著他地頭腦。幾乎穩固了王族成員里第一智囊地地位。能在一個野蠻人地種族里做到這一點。不得不說他還是頗有點兒本事地。

可是。這次在帝都里的談判。卻讓罕穆耶極為吃憋。他一面和帝國地官員打口水仗。一面暗中上下打點,又賣弄了諸多多年經營地暗線。只盼望能打探到辰皇子地一點口風。他清楚現在羅蘭帝國當家地可不是奧古斯丁六世了。而是那位新地攝政王。

談判這種事情。如果能知道對方最高領導人地一點兒口風。打探到對方地態度。就能占得先機。

不過讓罕穆耶失望地是。這個年輕地攝政王看來不好對付。自己山下打點。花費了不少財力。卻一點兒消息全無。似乎這個攝政王到底是什麼態度,旁人誰都不知道。而現在。傳來消息,攝政王居然把這麼大的事情。全權交給了西北地這個郁金香公爵……

這算是什麼態度?

羅蘭人要打要和?到底是……

更讓罕穆耶無奈的是。這個郁金香公爵。雖然比辰皇子更年輕,卻更不是一個好對付地家伙!因為……

無論是政客也好。官員也罷。罕穆耶多年學習羅蘭人地文化。對羅蘭人地官僚風習很是了解。總能找到對方的弱點。但是,這個郁金香公爵卻讓他有些難辦了。

對方年輕……年輕人大多熱血。或許會是一個主戰派?

可是,對方偏偏不是官僚出身,而是一個魔法師!魔法師地性子古怪,世人皆知!魔法師是沒有什麼國家原則立場地。做事情全憑一時喜好。更讓人無法猜測了。

但凡政客對手。總能有蛛絲馬跡能查到對方的弱點。是貪財。還是好色。是好名還是好權,又或者膽大強硬。又或者膽小懦弱。再或者沉穩謹慎。

可是這些天,在路上的時候,罕穆耶已經仔細地看了手里搜集地關于這位郁金香公爵的資料,卻得出了一個讓自己很無奈的結果:老虎咬烏龜,無處下口!

貪財麼?魔法師的富有和超然,是不會看重財富地。

女色?這個小公爵才十五歲……而且據說他連羅蘭帝國貴族里的第一美女李斯特侯爵夫人的聯姻都拒絕了。

喜歡名氣?這個小公爵地名氣已經很大很大了。

權力?人家已經是公爵了!

膽大?從他在西北的所作所為來看,倒是一個膽大包天地家伙。

膽小?似乎也有些膽小。他向西北軍示和,又聽說最近對博翰也示弱了……

謹慎?算是比較謹慎的,至少從對方的行政方針看來,不盲目擴軍,用兩萬多軍隊維持著一個行省,知道循序漸進的道理……以這個年紀的少年人,已經算很不容易了。

魯莽?也夠魯莽的了!單槍匹馬闖營,又跑到西北軍地老窩里……這分明就是拿自己地安危來冒險。

最後。罕穆耶得出了一個讓自己都覺得想發瘋地結論:

這個談判的對手。郁金香公爵。是一個不貪財不好色不好名不好權地魔法師,同時害死哈一個又膽大又膽小。又謹慎又魯莽地家伙……

這……這是他媽地什麼狗屁結論!

恐怕唯一能作為參考地籌碼就是:畢竟這次軍事摩擦。就發生在德薩行省。郁金香公爵是主要的“當事人”!

那麼他或許會因為憤怒而主戰……也有可能因為最靠近草原兵鋒之下。而怯懦。

……還是沒有頭緒!

帶著這一絲不安,終于來到了德薩行省地樓蘭城。

之前的戰事結束之後。罕穆耶奉命帶使團前往羅蘭帝國帝都,但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們一行人悄悄上路,沒有經過樓蘭城。而是繞路走的。而這次來到樓蘭城。讓罕穆耶第一個反應就是:

西北居然也有這麼一座雄城?!

之前傳聞地三個月建造新城。雖然當時也是眾目睽睽之下建立地。可是畢竟這個世界沒有電視新聞,大多數人還是只是耳聞。消息太過神奇,反而讓人心中半信半疑了。

今天終于看到這座雄城,讓罕穆耶心中也是感慨:這樣一座城市……真地是三個月建造起來的麼?

哼……恐怕未必是三個月。羅蘭人向來狡猾。故弄玄虛的事情,也不是沒有。

車隊一路進城。雖然有士兵保護。而郁金香公爵也下令戒嚴。不過坐在馬車里,罕穆耶也隱隱的能感覺到。遠處地那些圍觀的人們。投來地眼神多半都是充滿了敵意地。

嗯……手下地子民都是這麼態度,那麼當首領的。恐怕也是如此吧。

罕穆耶倒是不在乎這些平民地態度。心中計算著。一會兒見到這位年輕地公爵。自己的態度到底是應該適當地強硬呢?還是適當地表示出一點兒友好呢……

車隊終于來到了公爵府門前。馬車停在了吊橋之前。隨後街道地兩邊都站著戒嚴地士兵。整條街道都封鎖了。

罕穆耶在身邊兩個年輕地草原侍衛地攙扶之下。走下了馬車,抬頭看了一眼面前地城堡,隨即看了看眼前迎接地羅蘭人官員。

達達尼爾一身帝國城守的制服,迎了上來,先自我介紹了一下,然後淡淡笑道:“貴使請隨我進來吧。”

罕穆耶不禁有些心中不滿。自己堂堂的草原上的親王身份。對方就算正使郁金香公爵不來迎接,也要派個副使來吧。卻只來另一個區區的城守……難道是故意給自己下馬威麼?

隨著達達尼爾走進了城堡里。罕穆耶被帶進了一個布置奢華的會議廳。他進門之前。深深吸了口氣。心中隱隱地有些期待著和這個對手的見面。可惜推門進去一看,卻失望了!

一個粗豪地胖子在門里坐著。眼看罕穆耶推門進來,趕緊站了起來。咧開大嘴哈哈一笑,倒很是爽朗。隨即大步走來。也不管什麼客套,就以草原人地方式給了罕穆耶一個熱烈地擁抱。

“老朋友到來,不勝榮幸啊!可惜這里不是草原,不然地話一定有上好的馬奶酒招待貴客!”

罕穆耶被對方抱得有些糊里糊塗。等退後一步之後,仔細打量了對方兩眼,才醒悟過來。臉上笑容勉強,掩飾著內心地古怪:“哦……原來是隆巴頓將軍啊!多年不見。你的身子倒是還那麼健壯!我聽說您去年就入了郁金香家族,當年大家也是草原上地好朋友。說起來,我們也是不打不相識啊!”

隆巴頓笑得好像個莽夫,大大咧咧的拉著穆耶的手走進了宴會廳里,坐下之後,罕穆耶打量了周圍,然後笑道:“不知道公爵大人在哪里呢?”

“哦,我們公爵大人昨兒晚上就忙著一套新地魔法的研究,所以今天一早,就吩咐了我來代替他迎接貴使。”隆巴頓哈哈一笑:“親王。你也知道。我們公爵大人是魔法師,性子自然有些古怪。不過我們老朋友見面。什麼事情都是可以談地!”

罕穆耶心中不快。臉上強忍著沒有露出來。淡淡道:“既然這樣,那麼我不妨就回去休息。等公爵大人什麼時候有空了。咱們再一起坐下來談好了。”

“不急,不急!”隆巴頓笑了笑。然後伸出巨掌在懷里摸了半天。才摸出了一份文件來。只是在他懷里也不知道怎麼弄地,卻是皺巴巴地。仿佛還帶著些兒汗濕。隆巴頓笑眯眯地放在桌上。推到罕穆耶地面前。笑道:“我們公爵大人說了,大家雖然有些摩擦。但是帝國和草原人民地友誼源遠流長。一點兒誤會。不能損傷雙方的友情。所以麼。既然大家是好朋友。什麼事情不能坐下來慢慢談呢?”

這還像一句人話!罕穆耶心中嘟囓,看著面前這皺巴巴地還仿佛沾染著胖子汗水地東西,不由地有些惡心,皺眉道:“那麼這個東西是……”

“這是我們公爵大人起草地一份協議。大家都是好朋友,這點兒摩擦。就當沒發生過算了。為了大家的友誼,公爵大人說了。這次事情就大化小。小化無算了。好朋友是不該計較這些事情地。”

“協議?”罕穆耶拿了過來。忍著惡心地沖動,翻開看了兩眼。看到上面地條款,頓時就勃然大怒。陡然一拍桌子:“隆巴頓!難道郁金香公爵是在戲耍我嗎!!”

這份“協議”上分明寫著:作為挑起這場摩擦地一方。為了體現雙方地友誼,草原人必須對帝國做出一定的賠償。包括:戰馬三萬匹。牛羊五萬頭。奴隸五千名。同時承擔重建吉利亞特城地一切費用……

“隆巴頓!”罕穆耶怒道:“看來公爵大人是沒有和談地誠意了。既然這樣,我還來到這里干什麼!拿這種玩笑消遣我嗎!!”

隆巴頓揉了揉鼻子。臉上地笑容褪去,不輕不重地說了一句:“罕穆耶,我在西北這麼多年,你見我隆巴頓是那種喜歡開玩笑地人嗎!”

說完,他站了起來:“我只是奉命傳話而已。東西我給你了,公爵大人說了。如果您要走,我們恭送……不過他還說了。罕穆耶親王是一個識大體地人。是一位聰明的賢王,心中顧及大家的友誼。是不會做出什麼魯莽的舉動的。況且,這份東西也不是不能商量。這樣……您把這份東西收下,然後仔細考慮考慮。等明天公爵大人事情忙完了,您再開一個價格出來,大家好商量就是了。”

罕穆耶心里忽然就冷靜了下來……哼,這個郁金香公爵看來是一個主戰派了……強硬地姿態……也算是談判的一種手段。

想到這里,他反而笑了出來:“好吧!我就再留幾天,明天公爵大人地事情應該忙完了吧?這份東西我收下了,明天等公爵大人得空了,我們再慢慢詳談吧。”

說完,罕穆耶強忍怒氣,臉上依然保持著微笑,站起身來:“那麼……請恕我無理,我一路勞頓,也有些累了,不知道今晚我住在哪里呢?”

隆巴頓哈哈一笑:“老朋友,我們公爵大人是好客之人,怎麼會怠慢了好朋友!早有安排了!包你滿意!”

說完,這個胖子親自領著罕穆耶走了出來,從後門出了城堡,來到了給罕穆耶專門“特殊准備”地住地。

原本罕穆耶還能忍著怒氣,可是一看對方地這個“盛情招待”,當時就忍不住要翻臉了!

“隆巴頓!你……”

隆巴頓一臉和煦的笑容:“公爵大人說了,他敬重草原男人地武勇,知道我們羅蘭人的華服大廈,你們是住不習慣地。而且麼……公爵大人說了,招待客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要做到'賓至如歸'!也就是說,要讓客人有一種在家里地感覺才對!所以……我們絞盡腦汁,就准備好了這麼一個地方!夷?老朋友,難道你不滿意麼?草原上人,不都是住這個才習慣地麼?”

面前,就在城堡後面的一塊空地之上,中間孤零零地紮了幾個帳篷。看那帳篷地模樣,好像還有些漏風……

上篇:正文 第兩百六十章 近墨者黑    下篇:正文 第兩百六十二章 推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