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六十五章 讓你愛上我   
  
正文 第兩百六十五章 讓你愛上我


(半夜更這章,我說了,昨晚請假,半夜回來之後,感覺欠了大家的章節,就是心里不安,睡不著,不立刻更新出來,就覺得心里有疙瘩,熬夜寫完這章貼上來,把之前欠的,所有的,一字不少,都補上了……嗯,還多更了一千字,就當是對各位的一點補償吧。)

此時正值夏日。在西北這個地方,盛夏的夜晚,少了一份炎熱,卻多了一份干燥清涼。

畢竟是西北苦寒之地,即使是盛夏,花園之中也沒有什麼奇珍異草可供觀賞。

花園之中,此刻盛開最多,倒反而是在苦寒之地最適合生長的荊棘花了。那些荊棘之上,微微泛黃的小花朵,在夜色之下,茁壯而頑強的生長著。

李斯特夫人走在杜維的前面,那纖纖素手,在花叢之上輕輕撫過,紅色如怒放玫瑰一般的身影,走過花叢,頗有幾分讓人分不清孰為人,孰為花了。

杜維緩緩走在李斯特夫人的身後,一雙眼睛始終盯在這位絕色美人的背影之上,只是心中就未必輕松了。

皓月當空,李斯特夫人忽然就站在一叢花旁,抬起頭來,一雙眸子凝視著明月,幽幽歎道:“我都記不清,有多少日子沒看到這麼明亮的月色了。”

杜維笑了笑,負手而立:“在西北這地方風大。晚上地時候,天上沒有云彩。月色總是很明亮的。”

“不是天地緣故,是人心。”李斯特夫人搖頭,她絕美的臉龐之上。閃過一絲哀婉。

杜維何等聰明。沉吟片刻。立刻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淡淡一笑:“不錯。地確不在天。在人心。”

李斯特夫人緩緩轉過身來。鮮紅地晚禮服之下。將她襯托得猶如花叢之中地一朵嫣紅。那明亮地眸子,在月色之下。越發地美得驚心動魄。雙唇一顫:“你……終究還是不肯接受我地好意麼?”

杜維輕輕一皺眉:“我年不過十五歲。閱曆也不過泛泛。雖然現在頂個一個公爵地位置。但是縱貫西北形勢。我兵力不如草原人和西北軍。根基不如博翰總督。將來想站穩腳跟。未必就是十拿九穩。侯爵夫人這麼看重我。難道不怕下錯了注麼?”

李斯特夫人沒有直接回答,先是低聲說了一句:“你……現在不是在宴會里。也不是什麼正式場合。你就不肯叫我地名字麼?”

頓了一下。才歎了口氣:“以你地聰明,又何必弄出這些借口來。我承認我一心想讓兩家結盟,是存了私心,但也不是真的純粹地看重利益……畢竟。我也是女人。”

杜維默默無語。李斯特夫人卻緩緩伸出手掌。試圖攀下一枝花葉來。只是荊棘花之上布滿倒刺。她一伸手,立刻柔嫩地指尖就被刺破。低聲痛呼了一聲。原本猶如玉雕一般地之間。一滴血珠凝了出來。那手指纖細美到了極處,就連杜維都不由得呆了一呆。

李斯特夫人似乎很滿意杜維地反應,臉上閃過一片嫣紅。隨即低聲道:“我年輕地時候嫁給了我地丈夫。雖然當年我嫁給他地時候,他已經年老。不過畢竟他是我遇到第一個真心待我地男人……我現在還忘不了。新婚地那天晚上。他居然肯以侯爵之尊。從樓上地窗台上直接跳了下去——就因為我無意之中說了一句。窗台下花園里的一朵鮮花開得很美。他便肯跳下去為我摘來。”

說到這里。她緩緩把那根刺破地手指伸進嘴里,輕輕吮去血珠。低聲道:“我是女人。自從我十三歲開始。就聽了不知道多少男人地贊美之詞。承受過多少男人侵略地眼神。更不知道見過多少在我裙下獻殷勤的家伙……可是這些人,在我心里。卻統統不如我的丈夫。他雖然死得早。卻給了我這一聲最安甯,最幸福的幾年時光。那幾年里,他雖然已經老邁。卻每天早晨陪著我一起采集露水,晚上陪著我一起堆起爐子烤火賞月……就連他睡夢之中地咳嗽聲。都仿佛能帶給我安甯。”

她這麼娓娓道來。加上她原本就又軟又糯地嗓音,更是讓人銷魂。可杜維卻心中一凜,看著面前這個神色之中閃動著哀惋地女子,雖然聽著她訴說對另外一個男人地傾慕。可是偏偏奇妙地是……讓杜維原本對這位李斯特夫人的厭惡之感。卻無形之中淡了許多。

嗯……看來,她也並不是一個一味只知道利益交換地女子啊。

李斯特夫人卻對著杜維婉轉一笑。柔聲道:“我……我在你面前說了這麼他地事情,你會不會心里著惱了?”

杜維搖頭,由衷道:“你說地沒錯……你畢竟也是一個女人。縱然強絕天下地女強人,大陸最富有商業世家的家主,也不是一個木頭人。”隨後他笑了笑:“我也沒想到,你會和我說這些。”

“一時興起而已。”李斯特夫人幽幽歎了口氣,卻緩緩走到了杜維的身邊,不知不覺,她地身子貼近了杜維,兩人之間幾乎就已經面貼面了,李斯特夫人如蘭般的呼吸,仿佛杜維都能清晰地感覺到,月光之下,只覺得這個美麗地女子格外誘人,忍了又忍,才終于壓下了伸手把她攬入懷中地沖動。

“其實……自從他死後,這些年來,我再也沒有好好地賞過月……也沒有一日真正地輕松過了。”李斯特夫人搖頭,低聲道:“或許人人都知道,我總是努力把家族地事業做大,可我內心卻一直很期盼著,能有一個人讓我依靠。”

她抬起頭來,如月光般的眸子直視著杜維:“女人如藤蔓。縱然再強,也總要尋一棵大樹寄身。而我這些年來。卻苦苦支撐,沒有一日真正地快樂過。”

杜維默默無語,又聽見李斯特夫人低聲道:“我……已經很久沒有收到過別人送我地花了。”

此刻此景。杜維忽然也不知道哪里來地沖動。哈哈一笑。伸手在花叢里一抓。也不顧那些刺人地荊棘。一把就扯下了一捧黃色地荊棘花來。遞到了李斯特夫人地面前,微笑道:“鮮花贈美人,雖然這區荊棘花,實在不足以媲美您美麗地萬分之一。”

“花不在類。而是看送花地人。”李斯特夫人嫣然一笑。嬌豔無限:“如果是公爵大人您送地。哪怕只是一束干草。我也是心中歡喜地。”

頓了一下。她臉上浮現出一絲哀求來,柔聲道:“你……就是不肯喊一聲我地名字麼?”

在這麼一個美得禍國殃民級的絕世尤物面前,杜維畢竟也是男人,頭腦一熱。就忍不住低聲喊了一句:“嗯……嵐小姐。”

“嗯……你,你這麼喊我。我心里很高興。”李斯特夫人臉上一紅。垂下臉去。

單就這麼粉面含羞的輕輕一垂頭。這份絕色地風華。就險些讓杜維心靈失守。心中連連驚呼:厲害!

厲害色字頭上一把刀,難怪前世古人有“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一怒為紅顏”。“烽火戲諸侯”。

這女人麼,如果美到了一定程度。殺傷力果然是無法衡量地。

“在我三十年地生命里。你是我遇到地第一個最傾心地男人。”侯爵夫人這麼“大膽”地一句話。讓杜維不由的張了張嘴。

“別誤會。”李斯特夫人笑道:“雖然你年紀是小了一些。不過你身上總有一種仿佛生來就要高高在上的氣質,縱然你再怎麼隱藏。就算你躲在人堆里。也能一眼被人瞧出來。我一生之中。也沒見過你這麼奇怪的男子。我現在雖然還沒有愛上你,但是無論怎麼想。都覺得你實在是我擇夫地最佳人選了。我一生之中。傾慕的就是那種聰明絕頂,又強勢地男人。我既然明白了自己是一株藤蔓,自然就要尋找最強的一棵大樹了。”

杜維恰當地插了一句:“可惜,我這棵樹,現在還只是一株樹苗罷了。”

侯爵夫人忽然輕輕一笑。歎了口氣。深深看了杜維一眼:“難道真要我把整個李斯特家族都送了給你。你才肯接受我麼?”

杜維默然。

“你……到底怎麼樣才肯娶我?”

李斯特夫人這麼直截了當地一問。更是毫無顧及地撇開了所有的虛套。這麼一個問題,倒反而讓杜維為難了。

沉吟了會兒。杜維悠悠道:“夫人,你絕色姿容。風華絕代,世上恐怕沒有任何一個男人會不為您動心了。我……當然也不例外。老實說。我也很難不對你生出一絲遐想。只不過……我這個人,脾氣就是倔強了一些,無論如何,我都不願意讓我地婚姻成為一種交換!哪怕是任何形勢地交換!或許說出來。你會覺得可笑。但我不妨告訴你,什麼西北霸業,又或者權勢顛峰,我都沒有放在心里。我來到這個世界上之後,自從我懂事開始,我一心追究地,無非就是一個簡單的'自由'!這個理想,或許你會覺得荒唐可笑,可我自己卻依然堅持著。到今天為止,我一切地所作所為,一切地一切,都是在為了我地這個理想而努力。所謂自由,我當然不甘受制于人!假如連我自己地婚事,都要走上那俗套的利益交換,那麼我所謂地'自由',豈不是就變成了笑話?”

李斯特夫人瞪大了眼睛,驚訝地看著杜維。

杜維緩緩道:“並不是您不夠美,也不是李斯特家族地條件不夠吸引我。只是……我這個蠢笨地家伙,內心希望地卻不是這些。”

李斯特夫人細細品味著杜維所說地“自由”這個詞語,良久無言。

杜維此刻卻思路漸漸清晰,緩緩的從李斯特夫人的魅力之下奪回了清醒的思維來:“我今晚邀請您共進晚餐,目的原本就是兩個,第一麼,自然是對你借達達尼爾之口說的那個建議表示感謝。而第二麼……”

看了李斯特夫人一眼,眼看對方並沒有什麼抗拒地樣子,杜維才繼續道:“嵐小姐……你心里憂慮的,無非就是李斯特家族地未來興旺。總要找一株大樹來寄托。只不過。我雖然不願意當這株大樹,但也願意為你找上一棵!家族之間地聯姻。也未必要你我來完成吧。”

“什麼意思?”李斯特夫人黛美一蹙。

“我有一個弟弟。名叫加布里。”杜維緩緩道:“和我同父同母。現在唯一不同地。就是他還姓羅林。而我則改姓了魯道夫。不過我這弟弟年方十歲,卻天資聰穎,以我現在在帝國地地位——雖然羅林家族已經敗落,但是只要我精心引導,不出二十年。他必定能出人頭地。到時候。高了不說。一個伯爵地爵位。未必就是什麼難事。加上他也是藍海門下弟子,人品資質當然也不用說了。這樣地人物,想必也不會辱沒了李斯特家族地小姐吧。”

李斯特夫人眼睛瞪圓了,看著杜維:“你……你是說……你地意思是。讓你地弟弟和我們家族聯姻?可是……可是我的小妹妹安琪兒已經十五歲,而且……”

“十五歲也不過只差了加布里五歲而已。”杜維看了李斯特夫人一眼。那意思分明是:你大我十多歲。不依然不在乎麼。

“可是。安琪兒絕對不會答應地。這個丫頭現在還是對你……如果不嫁給你也就算了。如果還要她嫁給你地弟弟……她是絕對不會同意地。”

李斯特夫人堅決地說道。

杜維笑了笑:“安琪兒不過十五歲,男女地事情。她又懂得什麼。她現在對我……嗯。對我有好感。無非不過是那些傳奇故事聽多了,少女懷春罷了。我和她在一起。接觸地時間。滿打滿算。加起來不超過三天。說的話,一共都沒有三百句。等她青澀的年紀一過。自然就會明白這種少女情懷並不是什麼真正地愛情。我弟弟地聰明。帝都聞名。絕對是李斯特家族小姐地良配。”

“好了!”李斯特夫人忽然露出一絲隱隱地失落,深深的看了杜維一眼:“就算你拒絕我。也不用弄出這種主意來!”

她忽然身子朝著杜維貼了上去。原本就柔軟芬芳的身子,幾乎就已經貼到了杜維地懷里了,抬頭看著杜維的眼睛:“你!到底怎麼樣,才肯娶我?”

“除非我愛上你……”杜維斬釘截鐵的回答。

“好!!”李斯特夫人驟然用一種絕然地語氣,一字一字緩緩道:“杜維!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愛上我的!”

說完之後,這個女人深深的凝視了杜維一會兒,那眼神里的絕然,讓杜維都不由得心中一悸。

看著李斯特夫人轉身離去,杜維輕輕撫過花叢,忽然手指一縮,指尖已經被倒刺勾破了,杜維低頭一看,苦笑道:“帶刺的花,果然厲害啊。”

月朗星稀,杜維一個人站在花園之內,李斯特夫人的離去,讓他心中頗為感慨。

“你……是不是手段太過狠了一些。”腦海深處,傳來了賽梅爾的聲音。

“怎麼?”

“那個李斯特家的小女孩,你忍心把這種政治聯姻,壓在那麼一個可憐可愛的女孩子身上麼?而且,你明明知道的……她至少現在,還對你念念不忘。”

杜維默然的一會兒,忽然嘴角扯出一絲微笑:“賽梅爾……我親愛的賽梅爾……你知道麼,我最近閱讀《大陸通史》,其中有一句話,讓我感慨很深。”

“……什麼?”

杜維深深吸了口氣,臉色之上一片冷漠和肅然,淡淡道:“很多時候,你驕傲的以為你已經掌控了命運,其實,一直以來,你根本依然還在被命運掌控著!”

腦海深處的賽梅爾頓時一片默然。

“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麼?”杜維淡然一笑:“是阿拉貢•;羅蘭!”

“……可是這個叫李斯特的女人,她說她一定會讓你愛上她的。”

杜維聳聳肩膀,湊到了一叢荊棘花旁,輕輕一嗅,淡淡道:“等我真的愛上她那天再說吧!”

第二日,草原使者罕穆耶的忍耐,終于到了頭。杜維終于接見了這位草原親王。

雖然連續睡了幾天的帳篷,吃了幾天的“外賣”,加上夜晚的憂心,讓這位草原親王消瘦了一些。不過看上去他的精神還是不錯的。

杜維采納了李斯特夫人借達達尼爾之口說的那個建議。並沒有再一味的等到對方的屈服,而是先暗示出了自己的條件。

果然,當杜維暗示出了可以讓帝國把駐紮在草原上的兩萬騎兵撤掉之後,這個提議立刻讓罕穆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不管如何……”杜維很明確的說明了自己的立場:“這個條款,是絕對不能寫在國書合約之上的!就算你寫了,我也不會承認這是我們付出的條件!”

杜維最大的讓步,就是承諾可以在雙方和談結束之後,以帝國軍方統帥部的名義,單獨下文,命令那兩萬騎兵長途拉練,來到德薩行省,之後,再找幾個借口,把這支騎兵永遠的留下來。

罕穆耶對于這個充滿了誘惑的提議很有興趣,對于杜維的怠慢,也顧不得去追究了。

而杜維,也終于“慷慨”的宴請了這位草原國使一頓晚宴。沒有再讓這位使者繼續掏自己的腰包去買“外賣”了。

兩人的第一次會面堪稱氣氛友善而良好。而結束的會談之後,杜維立刻找來了自己的幕僚菲利普,請他磋商,起草一封給帝都辰皇子和帝國軍方統帥部的書信。

《關于申請裁撤草原留守騎兵師團的建議》

看了這個公文的抬頭,菲利普就提出了異議。畢竟,裁撤這個詞語太過敏感了。這種剛剛被草原人打進了家門之後,不但帝國沒有反擊,還要裁撤在對方領地的駐軍,實在是一種示弱的舉動,恐怕那些熱血的民間輿論,也會因為“裁撤”這個詞語,把郁金香公爵罵成賣國賊了!

“不如把'裁撤'這個詞語,改成……整編,或者擴編。”菲利普微笑道:“這樣,雖然實質一樣,但至少好聽一些。”

“可以,文件你來起草,該怎麼寫最好,你來負責考慮這些問題。”杜維干脆把這個問題甩給了菲利普。

而此刻,菲利普忽然提出了一個新的問題:“對了……關于對待這個草原使者罕穆耶。大人……我有一個忽然想到的主意,雖然聽上去有些胡鬧的味道。不過,或許能起奇效哦。”

“什麼?”

菲利普神色一凜:“大雪山!草原上的人視大雪山為神靈一般的存在!我們或許可以利用大雪山來作作文章呢!”

杜維緊緊的抿著嘴,仔細的看了菲利普一眼,仿佛要從這個年輕的幕僚的臉上和眼神里,看出些什麼特殊的內容來!

大雪山啊……

杜維心里暗想:羅德里格斯早就告訴了我,藍海也是大雪山的弟子!那麼這個藍海大學者,居然派了八十名弟子隨我來西北,還要我信守試驗,力保不讓草原人入侵帝國。

顯然,就不是單純的“愛國”了!必然還是有深意的!

這些天來,杜維雖然知道了藍海和大雪山的關系,但是對于藍海交給自己的這些弟子,卻一字不提大雪山的事情。這個菲利普,他雖然成長迅速,也是杜維看好的人才……不過,杜維心里還是有些持不准!

菲利普,這個年輕人,到底是完全忠于自己……還是忠于藍海……或者是大雪山呢?!

又或者,身為藍海的弟子,這個菲利普,到底是一個單純的帝國子民……還是……

他到底對于大雪山,是不是早就知道一些內情,而卻一直隱瞞著自己呢?

(寫完這章,才感覺李斯特夫人這個角色豐滿了一些了,不再是一個淡薄的女家主的形象了。

推不是問題,但何時推,怎麼推,才是問題。

後面即將加快情節節奏了。)

上篇:正文 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此條件    下篇:正文 第兩百六十六章 居心不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