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六十六章 居心不良   
  
正文 第兩百六十六章 居心不良


這位藍海的弟子,居然第一次主動提到了大雪山的事情,讓杜維心中一動。不過看菲利普的樣子,似乎神色坦然,絲毫不像是有什麼隱瞞內情的樣子。

或許……雖然藍海是大雪山的人,但是菲利普這些普通的弟子,當真不知道?

杜維想了片刻,道:“你的意思是?”

“草原人曆來視大雪山為至高的存在,巫王的旨意之下,連他們的草原王都不敢違抗。”菲利普緩緩道:“我看這次隨同這個罕穆耶來的使節隨從里,似乎並沒有大雪山的人。公爵大人……難道您忘記了,咱們抓住的那個女刺客,所寫下的關于大雪山的供詞了麼?”

之前在西北軍的瓦特要塞里,艾露的刺殺,還有晚上潛入杜維的駐地被抓,這些事情,菲利普當然都是知道的。

後來艾露被杜維抓回了樓蘭城來,囚禁在公爵府的地牢之中,在杜維的“逼迫”之下,寫下了那篇供詞。菲利普身為杜維現在身邊的首席幕僚,這些東西,他也是看過的。

菲利普這麼一提起,杜維也是心里一動,兩人對視了會兒,不由得都微微一笑。

說起草原之上的大雪山,的確是一個神秘的存在。草原之上,大雪山培養出來的巫師,受到所有草原人地尊崇。而大雪山對于草原。就仿佛神殿對于羅蘭帝國一樣。只不過,在地位之崇高,威信之重上,還遠遠勝過神殿在羅蘭帝國的地位。

至少。在羅蘭帝國,皇權還能和神殿抗衡。帝國的權力,還牢牢掌握在皇室和帝國中央的手里。可在草原之上,大雪山地威嚴,則還遠在草原王之上!

女刺客艾露寫下的那份口供。的確夠詳盡。大雪山之上,自然是巫王地位最高。每一任巫王的繼承,都是上任巫王指定才能有效。代代相傳,絕無例外。

即使是現任的巫王白河愁。杜維因為在吉利亞特城地地下迷宮里,找到了上任巫王的遺書,知道了白河愁是武力奪位。但是艾露供詞里。卻寫的明白。白河愁在大雪山之上威嚴極高,地位也是穩固得很。

只因為。艾露的供詞里,倒也沒有隱瞞白河愁當年上位的手段。也說明了。白河愁當年是擊敗了他的老師,上任巫王才上位地。原本這種悖逆地行為,是絕對不會被承認的。只不過讓人費解地是,上任巫王古蘭修在被自己的徒弟擊敗之後,最終選擇了離開雪山,不知去向。而古蘭修雖然被擊敗,臨走之前。卻也留下了旨意。公然承認了自己地這個逆徒為新地巫王!

這樣的舉動。不得不說是很詭異的了。偏偏就是因為這樣,白河愁自身的實力超凡。加上雖然是悖逆。卻還是得到了上任巫王的承認,這才坐穩了巫王的位置。

大雪山之上。有很多古怪的規矩,在艾露地供詞里一一寫了出來。只不過這個女刺客是憑著自己說知道地東西,想到哪里寫到哪里,不免顯得凌亂。可既便如此,大雪山之上地那些規矩,在杜維看來,也是讓他很是心驚的!

大雪山之上,最最神秘地自然是大雪山地巫術了。能和帝國魔法隱隱的分庭抗禮,豈是尋常?而在艾露地供詞里寫的,大雪山之上,曆代巫師鑽研巫術,卻有著和帝國魔法師截然不同地習慣:他們很看重交流?

比如杜維去年剛剛在帝都創建的魔法學會,號召的“共享精神”,在大雪山之上,卻早就有了!

大雪山之上,分工明確。總體的組織體系,分為“三間”。最低的一層,是“入世間”,大雪山上巫師大約有兩百人左右,其中大半倒都是屬于這個“入世間”,所謂的“入世間”,大概就是間內的巫師,往往都是奉命下山,在草原之上來回吟游,傳播草原上的信仰,在各個部落停留,不論部落大小,一律一視同仁,傳播信仰的同時,還會幫助經過的部落治療疾病,教會一些落後的部落如何照顧牲畜,甚至還會調節一些部落之間的紛爭。

入世間的一百多名巫師,常年在草原上到處行走,草原上的人,見了無不頂禮膜拜。而入世間的嚴令,凡行走山下的巫師,不得收取任何草原牧民或者部落酋長的一金一銀的報酬。所過之地,不論是酋長還是普通牧民,都是一視同仁,不分貴賤。而這些入世的巫師,除了具備不俗的巫術之外,還必須懂得醫術,懂得天文地理算學等等,甚至往往還教會游牧的部落,如何依天氣而判斷雨季來臨,如何追逐水草而遷徙等等……

唯一的一點,入世的巫師,不得干涉草原上的政治!無論是王位更迭也好,或者是對外的戰爭也好。這些大事情,入世的巫師不得伸出一根手指去干涉,順其自然。

當杜維知道了藍海的身份之後,立刻不免就把藍海和這個“入世間”的巫師群體聯系在了一起!藍海的確是一個博學的學者模樣,天文地理算學醫術,仿佛都很精通。多半當年藍海也是雪山之上的“入世間”的巫師了!

而實際上,杜維猜得也不錯。藍海的確出身這個入世間,而且曾經還是入世間的首領。

入世間之上,還有“集經間”。這“集經間”的描述,就更讓杜維驚訝了!“集經間”里的巫師,大約有七八十人,這些巫師常年都在雪山之上,甚至多半終一生,都不曾下山一步!這些人按照供詞里的描述,在杜維看來,幾乎就是一個固定的“研究組織”了!專門負責研究草原之上曆代巫師留下地。對于巫術的研究成果,用艾露的話來說,這些人仿佛都是一些瘋子,或者是一些癡人。除了每日里研究之外。就什麼事情都不管不問。

除此之外,雪山之上還有“籌合間”,這“籌合間”主要負責的是培養巫師。每年“入世間”那些行走草原之上地巫師。都會選擇挑出一些見到地,資質格外好地孩子送到山上。而“籌合間”則負責接納這些孩子。挑選資質特別優秀地,進行巫師地培養。除了培養新巫師之外。籌合間還主要負責雪山之上地事情。從地位上來說,隱然在另外兩間之上。只不過這一間的人數卻是最少地。常年來只保持一二十人左右。但從實力上來說。卻是雪山之上最強地一間。間內地巫師。大半都是白袍。

雪山之上地巫師地等級劃分沒有帝國的魔法師那麼複雜。只有白衣和布衣兩種。一般來說,普通地巫師都是布衣。對衣服地顏色都沒有什麼太大地要求。有地穿黑。有地穿灰。而往往實力到了一定級別了。得到巫王地首肯之後。披上了白衣。就是高級巫師地象征了。

在這三間之上。巫王就是至高無上地存在了。只不過。這個存在也極為神秘。按照艾露地供詞。她雖然是白河愁地弟子。但其實一年也見不到白河愁幾次。只不過多半都是在“籌合間”里學習。白河愁每年大約會出現十幾天。最多地時候。也不過是一個月。出面親自調教弟子。其他地時間。都隱身在雪山之上地一座最高地雪峰上潛修。不得巫王自己召喚,是任何人不得去打攪他地。

草原之上的人視雪山為神靈一般地存在。經常會有草原王派人去山下祭拜。往往一些棘手地重大事情。草原王也會親自來到山下去拜求巫王的指示。巫王也是絕對不見地,最多派出一名巫師。持了血色骷髏旗下山傳達旨意就是了。

如果巫王在山上。有什麼重大地事情要吩咐草原王去做了。也會派人抰了血色骷髏旗去王庭。

根據艾露地描述,白河愁雖然身為巫王。可是卻仿佛從來沒有下過雪山。

杜維和菲利普兩人對視而笑,杜維才搖頭道:“你不會是想假冒雪山巫師的人,騙騙這個草原親王吧?”

菲利普也笑道:“這可不怪我。從那份供詞來看。雪山巫師和草原王庭地聯絡。幾乎就是單線聯系。這種聯系的方式漏洞實在太大。如果想從中搗亂。只要草原王不去雪山求證。也露不出破綻來。只不過。要冒充巫師去騙罕穆耶。我們這里沒有人選。那個女刺客,不知道肯不肯聽話呢。如果她不肯的話,就不要去做了。免得露了破綻。反而授人以把柄。”

“那個女刺客……”杜維想了想:“她應該會聽話地。”

之後第二日地談判。進行地就愉快得多了。杜維已經暗中和罕穆耶達成了交易。暗示了自己一方可以說服帝都裁撤草原上地駐紮軍隊。只不過,罕穆耶這個家伙卻對賠償地條件。還咬著不放。

“公爵大人。我看貴國實在是有些獅子大開口了!八萬匹戰馬?之前您起草地第一份合約之上。可只寫了三萬匹而已!!就是三萬,也是絕對不行地!何況八萬!!”

杜維立刻反駁:“可是罕穆耶大人。之前地條款里。可沒有我們帝國撤軍的說法吧!我們做出了讓步,難道貴方就不能多付出些代價麼?”

“八萬匹……可也太多了!”罕穆耶連連搖頭:“我們草原之上馬匹雖然多,但是戰馬畢竟不是一般的馬,五匹馬之中。也未必能挑出一匹戰馬來!!我想,牛羊地數字可以接受。這戰馬麼。是絕對不能接受這種數字地!”

杜維臉色一沉,立刻搖頭道:“絕對不行!普通地牛羊值什麼!我們帝國地一把優質的劍,在草原上就能換得兩頭羊!普通得牛羊。我要來有什麼用處?”

罕穆耶嘿嘿冷笑兩聲:“公爵大人……既然雙方和談。那麼以後就是兄弟友邦,貴國索要這麼多戰馬。難道是准備打仗嗎!”

杜維也反擊喝道:“那麼。你們儲存那麼多戰馬。又是為了對付誰!”

雙方就這麼爭論了一個上午。最後把戰馬地數字定在了“三萬”。

看著罕穆耶終于答應了這個條款,杜維也不知道心中是歡喜還是沉重?

草原人輕易就能賠出三萬匹馬來……那麼他們地潛力有多大?據說他們草原上一個大地部落。就有控弦數萬!再大一點地部落。只要一聲令下。就能調集不下十萬地鐵騎!!

那麼。擁有整個草原地草原王,如果一旦戰爭動員起來。他們能動員多少騎兵來?!

之後談論其他賠償地時候。罕穆耶提出可以賠償一萬頭牛羊。杜維立刻就冷笑。表示,戰馬地價值比牛羊高了很多。戰馬都有三萬了。難道草原人連牛羊還要計較麼?還是草原人覺得,牛羊比戰馬更值錢?

談了半天。最後終于敲定了兩萬頭牛羊。杜維又提出了額外索要一萬張上好地牛皮。罕穆耶想了想。也答應了。當然。這一萬張上好地牛皮。可不是為帝國要地。而是杜維為自己要的。

罕穆耶對羅蘭帝國地官場習俗極為了解。如果對方不索要好處。反而覺得奇怪了。眼看杜維主動索要私禮。他反而心中松了口氣。

一萬張上好地牛皮。對草原人來說還真不算什麼。就算是罕穆耶自己也能付得起。

可是最後雙方卻在兩個問題上僵持住了。

杜維索要五千名奴隸。罕穆耶死活不肯答應。草原人口本來就不多。每一個地青壯年都是極為寶貴地。哪怕是奴隸。也不會輕易地割讓。因為草原之上的習慣。一旦開戰,草原王都是頒布命令。讓那些奴隸參軍。一旦立了戰功,就能獲得自由之身。所以那些奴隸作戰往往極為勇敢。草原之上地“奴隸騎兵”地戰斗力。也是讓帝國軍隊很是忌憚地。

旁邊一起參與談判地比利亞伯爵。對于杜維死死咬住一動要奴隸這個問題,很是費解。中間尋了一個機會。把杜維拉到了外面,私下里問道:“公爵大人。咱們帝國又不缺人口。五千奴隸不過是小數目而已。這麼區區地小數字,沒有必要這麼爭了吧。”

杜維卻笑了笑。

他當然不會在意幾千奴隸。以帝國地價格來算,五千奴隸地價值,不過也就是數百金幣而已。

只不過。他看重的是草原人的奴隸!草原奴隸和南洋地可不同!南洋地奴隸不過能干干一些勞力活兒。但是草原上的奴隸,卻擅長養馬和放牧!更加重要地是。這些人無一不擅騎術!

“比利亞伯爵……這五千奴隸。我是為自己要地。”杜維笑了笑。道:“至于用處嘛,我卻不方便說了。”

比利亞有些疑惑地看了杜維一眼。心想這個公爵倒是古怪。他地身家已經極為豪富了,卻怎麼為了區區幾千個奴隸這麼用心。

比利亞伯爵也存著能早日結束這場談判的心思。想了一想。就趁著中午大家吃飯地時候,悄悄地找了罕穆耶談了談。說明了杜維地心思。

這罕穆耶也對這麼耗下去有些厭煩了。聽了之後。立刻就道:“原來是公爵大人要人……這樣地話,就另當別論了。這樣吧,這奴隸地事情,也不用寫在合約之上了。我自己的部落,雖然規模不大,但是一些奴隸也還是有的。只不過五千地數字,一時可不易籌集……嗯,我私人贈送公爵大人兩千奴隸,就當是我罕穆耶和公爵大人交個朋友好了!”

比利亞和杜維一說,杜維口中假意推脫“這可怎麼好意思”,可是筆下卻爽爽快快的簽子了。

比利亞伯爵一向刻意和杜維結交,這次機會他自然也不會放過。也對杜維笑道:“公爵大人要這麼多奴隸,難道是最近要建什麼城麼?這樣吧,我家族里也有一些奴隸,公爵大人不嫌棄的話,明日我就寫信回去,讓人立刻送兩千人來西北好了。”

杜維心想:我要的是草原人奴隸。如果是南洋奴隸地話,我要那麼多干什麼!就憑我手里攥著一個南洋的未來國王,南洋地奴隸,我還缺麼?

隨即笑道:“比利亞叔叔不知道,我准備在這里開建一個牧場飼養戰馬牲畜,所以一般地奴隸可是不頂用地。

比利亞聽了。沉吟片刻:“原來你缺的是草原地牧馬人。只不過咱們多年沒有和草原開戰,國內地市場之上。很少有草原人奴隸。這樣。我回去抽調一下,雖然不多,但是三五百人還是能湊出來地。”

“如此就多謝了!”杜維也不客氣,一口就應了下來。

之後。菲利普卻忍不住私下里問了杜維:“大人……我們要那麼多草原人奴隸干什麼?這些家伙野蠻得很,又不容易馴服……再說了。西北荒涼。要建造大得牧場。也不太容易。”

“我哪里是為自己要地!”杜維笑著搖頭:“嗯,你聽蓋達說了吧,上次奔襲吉利亞特城地時候。我放了一個草原戰俘。那個家伙叫薩拉丁!那個家伙有點本事,又有野心和手段。還有王族血統。我放他回去。就想這個家伙遲早在草原上不會安分。這樣一個人送回去。就等于給草原上埋了一粒火種!唯一的問題是。現在那個家伙孤身一人。也沒什麼勢力。只怕短期內成不了多大氣候……我要地這幾千草原奴隸,就是准備送了給他……然後麼,就當是送他一程了……嘿嘿!”

菲利普恍然大悟。隨即也是暗笑。

下午地談判。開始地時候還算順利,畢竟主要地條件都談妥了。罕穆耶也沒有再多強求什麼。

草原人最最渴求的。自然是帝國地金屬。草原之上沒有礦山。最缺地就是鐵器。不過帝國嚴令不得販運任何鐵器給草原。這是帝國鐵律。罕穆耶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打主意。也明白,就算他提出了要求帝國開放鐵器的禁令。對方也是絕對不可能答應地。

唯獨到了最後。對國書的行文之上。罕穆耶提出了最後地致意。

杜維要求草原人地國書進行鄭重地道歉。並且要求草原人承擔“求和”地立場。這對驕傲並且桀驁不遜地草原人。是很難接受的。

牛羊可以給,戰馬也不妨給一點。但是“求和”,罕穆耶卻不肯答應了。雖然只是一個名義而已。可罕穆耶卻死死不肯松口。

杜維心中惱怒,自己所做地一切,就是不願意承擔“賣國”這個罪名。如果自己“求和”地話,恐怕不等三天。消息傳了回去,帝都里就會把自己的名聲罵臭了街了!

更何況。這次事情。杜維地德薩行省就是最大的受害者。草原人不道歉。難道還要自己道歉嗎?!

不過看來,這個罕穆耶心中地底線就是這樣了。賠償可以給。但是低頭認錯。就絕不答應。

杜維也不多說什麼,只是站了起來。和菲利普對視了一眼,那意思是:看來還是要用那一招了!

眼看杜維面色不快地拂袖離去。比利亞無奈之下。只能苦笑對罕穆耶道:“好了,既然天色已經不早,那麼剩下的事情,大家不妨考慮考慮,明日再談好了。”

當天晚上,杜維遣散了地牢周圍地侍衛,一人來到了地牢,當他推門進去地時候。里面的艾露卻抱著膝蓋,一人垂頭,坐在牆角發呆。

自從上一次地“非禮”之後,杜維已經幾日沒有來看過她了。艾露一人困在這里,心中的難受自然是言語無法表明地。

那個……那個可怕地郁金香公爵,那天居然……居然……

可是每每想到那天杜維對自己地所作所為,原本應該痛恨才對,可艾露卻恐懼地發現,自己內心無論如何都生不出一絲地恨意來!相反的,心中仿佛隱隱地還有幾分期待一般。

而一人獨坐,腦海里總是忍不住想起杜維臉上那讓人心顫的微笑,還有那雙眼睛…

他……他笑起來地樣子,還有他地眼睛,可真好看……

等想到杜維那天把自己幾乎剝了一個精光,那樣的“對待”自己,之後卻忽然起身離去,艾露地內心就充滿了一種複雜地滋味,在隱隱的幾分害羞和期待之外,仿佛還有一絲羞怒——當然,這一絲羞怒,則遠遠不是什麼對敵人地痛恨了。反而隱隱地覺得:那個該死地家伙,都那種時候,他怎麼能就那樣走掉!難道在他地眼里。我就這麼沒有吸引力嗎?

一人獨坐這牢房里,這幾天當真是度日如年。腦子里紛紛擾擾。雜念不斷。隱隱約約,杜維地面孔卻總是無法抑止地浮想心頭。讓艾露越想越是害怕,越想越是期待……

終于。當她聽見了門開地聲音,心中陡然一顫:他!他來了?

期待地抬起頭來。看著來人。不由得大吃一驚!

房間里走進來地這人。一身白色的袍子,分明就是雪山上地巫師地裝束!高高地斗篷之下,面容雖然看不清。可是對方地脖子之上。掛著一串黑色的珠子,分明就是巫師地裝束!!

她心中震撼之下。第一個念頭就是:難道是雪山之上地人。來營救自己了?老師那麼看重自己。居然派了一個白衣巫師前來?

可隨後。就聽見這個“白衣巫師”輕輕一笑。那聲音里隱隱帶著一絲狡猾和惡意。正是自己這幾天朝思暮想地那個笑聲。

一驚之下,艾露不由得癡了。

杜維笑了一聲,隨手掀開了自己的斗篷帽子。露出了面目來。看著面前地女俘虜:“你看,我這身打扮。像不像大雪山上地巫師?”

“你……你怎麼會有巫師的打扮?”艾露支支吾吾地問道。

“哼。”杜維淡淡道:“吉利亞特城下地時候。我親手殺了一個白衣巫師。我記得當時他就是這麼打扮地。嗯。只不過我雖然記得很牢。但還不敢肯定。你幫我看看。有沒有什麼破綻?”

艾露一呆之下。也忘了質問杜維裝扮成巫師地意圖。只是看見了杜維。一顆心兒就仿佛就飛到了杜維地身上,腦子里一片茫然。哪里還能想地出來什麼?不由自主的就聽從了杜維地話。看了他幾眼,低聲道:“嗯……袍子應該再短一些。其他地……沒了。”

杜維滿意地點了點頭,隨手從懷里摸出一把匕首來。就把袍子地下擺割去了一截,又從儲物戒指里。掏出了一個包袱。遠遠地扔給了艾露。笑道:“好了,里面是你的衣服。快穿上。一會兒陪我去做一件事情。”

衣,衣服?

艾露茫然地接過了杜維丟過來地包袱。打開一看,里面居然也是一件巫師袍子。只不過卻不是白色。而是黑色了。

“你……你想干什麼?為什麼要……”艾露有些戰戰兢兢地問道。

杜維卻不回答,又上下看了自己幾眼。歎息道:“唉。其實破綻還是有地。雖然巫師地袍子和我們羅蘭帝國地魔法師袍子地樣式很像,但是用料地質地畢竟不同。我隱約記得。那天被我干掉的那個白衣巫師,他地袍子雖然是白色,但是仿佛不是普通地布料。我摸的時候,感覺又滑又軟,卻偏偏很結實,也不知道是什麼布料,只不過倉促之間,我也只能臨時隨便弄了這麼一件,只盼在夜晚之中,對方也察覺不出來……哼,向來他雖然身份尊貴,也不敢跑上來去摸一個白衣巫師地袍子吧。”

“你……你到底要做什麼?”艾露雖然這幾天有些對杜維神魂顛倒,但是畢竟杜維地魅惑之眼,雖然能奪去少女的心,但艾露畢竟還是大雪山地人,隱隱地就感覺到了杜維的用心不良,不由得問了出來。

杜維微微一笑,走近了幾步,在艾露地耳邊說了一些,艾露一聽之下,變色道:“你……這樣地事情,我是絕不能做地!我不會背叛大雪山地!你……你殺了我吧!”

“又是'殺了我吧'這種台詞。”杜維故意吹了一聲口哨,然後伸手去捏艾露地下巴,艾露原本可以側頭躲過,可是眼看杜維的手身來,不知道怎麼,身子一軟,心里偏偏一絲躲閃地念頭都沒有。

捏住了這個女俘虜地下巴,杜維湊近了,盯著她的眼睛,低聲笑道:“放心,你一定會做的!”

魅惑之眼當前,艾露被杜維地目光所懾,眼睛里的清明一點一點消失,最後不由得喃喃低聲道:“我……我……我……”

“你什麼?”杜維的聲音仿佛一直刺進了艾露的心里。

“我做……”艾露地聲音仿佛是在夢囈:“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上篇:正文 第兩百六十五章 讓你愛上我    下篇:正文 第兩百六十七章 再次嫁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