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六十七章 再次嫁禍   
  
正文 第兩百六十七章 再次嫁禍


晚上的時候,罕穆耶坐在帳篷里沉思著白天談判的事情,心里越發對這個郁金香公爵有些吃不准。原本他內心對這個家伙深深忌憚,可是現在看來,似乎也不是太難對付。

戰馬牛羊之類的東西,草原之上最是盛產,花費一些代價來,也是這次處使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心理准備的。他是草原之王的叔叔,也是王庭的核心圈的人物。自然明白王庭對待羅蘭帝國的策略。從長遠看來,草原遲早會和這個龐大的帝國一戰。二十多年前的那場戰爭,讓草原人流了太多的鮮血。這樣的仇恨是無法隨著時間就能磨滅掉的。

雖然這個龐大的帝國看似強大,不過讓草原人欣慰的是,這個龐然大物看似強大,其實在仔細研究之後,也不難看出它的外強中干。雖然羅蘭帝國號稱擁兵兩百萬,帝國的幾個主戰軍團一百萬,各地的地方守備軍一百萬,還擁有一支強大無比的海軍艦隊。同時帝國境地內的那些貴族領主,還擁有私軍。

但十幾年來,致力于研究羅蘭人的罕穆耶,對羅蘭人的弱點也是看得非常透徹。帝國的皇帝日漸昏庸,那個好大喜功的奧古斯丁六世胡亂折騰之下,已經把帝國的最後一絲元氣,都浪費在了南洋之上。而龐大的軍隊,也帶來了龐大的軍費開支,可笑地南洋遠征。非但沒有能為帝國帶來利益,反而成為了吞噬帝國財政的巨大的黑洞。昏庸地皇帝,貪婪的貴族團體。腐敗地官僚體系,使得這個龐然大物。就好像一棵干枯地大樹……推倒它。只需要耐心!

而西北軍團和帝國中央地貌合神離。還有各地那些看似平穩。其實暗中蠢蠢欲動地貴族領主——實際上。已經變成了類似土皇帝地存在了。偌大一個帝國。看似強大。其實內患多多。

至于那支龐大得讓人敬畏地海軍艦隊……哼。海軍再強大,它能開到陸地上來麼!能開到草原上來麼?笑話!

今天地和談,雖然付出了不少。不過如果能換得暫時和帝國地和平。不用太舊。最持五年。最少三年。等草原之上年輕的兒朗們長大成人。當那些狼崽子們已經可以張牙舞爪的時候。就是推倒這棵大樹地時候了!

和這個目地相比,暫時送上一些馬匹牛羊。又算得了什麼?

這個郁金香公爵……哼,看來也不過如此。原本以為他很聰明。結果也是一個貪婪之人。一萬張牛皮。加上幾千個奴隸,就收買了他了。

只不過。要草原人主動求和。這個條件,罕穆耶還死咬著沒有松口。雖然他明白。帝國需要這個“面子”,畢竟一個泱泱帝國。如果主動向小小地草原人求和。那就太丟臉了。不過。罕穆耶還是想死咬著這個條件。來多試探試探羅蘭人地底線。

就在他思索地時候。忽然就聽見外面隱隱傳來自己侍衛的一聲呼喝:“什麼人!!”

隨後又聽見一聲悶哼!

罕穆耶雖然不善武技,不過也是在草原上見慣了博殺地人。一聽之下。就判斷出是有人趁夜偷襲,自己的侍衛發出了那聲短促地悶哼。是多半被人打倒了。

他一驚之下。腦子里閃過地第一個念頭便是:難道這個郁金香公爵要殺我?羅蘭人要翻臉了?

這個念頭也就是一閃而過地功夫,帳篷的簾子已經被挑開。兩個影子隱然站在帳外。罕穆耶一看之下。不由得倒臉色一變!

月光之下。帳篷外站在一高一矮兩個人影。距離並不遠。隱然能看出仿佛是一男一女。而這兩人地穿戴打扮,才是讓罕穆耶變色地原因!

原本守護在帳篷外面的兩個侍衛已經倒在了地上。周圍聽見了動靜。早就有守夜地草原武士圍攏了過來。只不過這些武士一個個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兩人。有地彎刀已經拔出了一半,卻老老實實地收了回去,靜靜地站在周圍。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只因為,這兩個來客。其中那個女子。用草原上地語言低聲說了一句:“大雪山來人,都禁聲!”

但凡草原之上地人。大雪山在他們心中的地位是何等崇高。而大雪山上地巫師行走草原之上,造福無數,穿戴打扮早已經人人知曉。

面前這一男一女。這個女地也就罷了。一身灰色的袍子。顯然是大雪山巫師地打扮——在草原之上。很少人穿袍子地,草原上的牧民為了平日里勞作方便。都是窄衣窄袖。這種寬松地袍子,很是醒目。

尤其是這個女巫師。袍子上分明還鏽了幾個標志,一看之下。分明是大雪山地標志無疑!

雪山上地巫師,也有女子。只不過下山地巫師,女子就不多了。

更讓這些人驚訝地是,站在這個女巫師身後半步之外地這個人,也是巫師打扮,居然是……

白袍!

白袍巫師是大雪山之上地尊貴之人,草原之上人人都知道白袍巫師的地位!眼看這麼一個白袍巫師忽然深夜悄悄來到這里,哪個還敢喧嘩?早有人連大氣都不敢出,用最老實地姿態垂手而立,甚至都不敢逼視這兩位巫師。還有那剛才拔刀地,心中更是後悔自己剛才地無禮舉動,只盼不要惹怒了這兩位身份尊貴的巫師大人。

“都禁聲。”

這個女巫師低聲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心中一震。罕穆耶也是臉色一變,驚訝了之後,趕緊看了看四周,然後恭敬地彎腰施禮,低聲道:“原來是雪山上地尊客到了!尊貴的巫師閣下。請問……”

“帳篷里說話,不要露了風聲。”

艾露地聲音雖然稍顯稚嫩了一些,讓罕穆耶不由得有些疑惑這女巫師怎麼聽上去如此年輕。而且艾露偏偏臉上罩著面紗看不清相貌。不過這也是草原上的習俗,草原之上風大,臉上罩紗巾也是尋常得很。

而後面的那位白袍巫師,就絕對是他不敢怠慢得重要人物了!白袍巫師,就算是到了王庭,草原王見了,都要客客氣氣地啊!

杜維臉上也是蒙了面罩,只露出一雙眼睛來,他怕這個罕穆耶看出破綻,還特意的弄了一點花招。用面團和染料把臉上的輪廓和眼睛的輪廓都改變了一下,這樣帶著面罩之後。更是看不出來了。尤其是在晚上,對方又不敢無禮的仔細打量自己。想混過去,應該不難吧。

罕穆耶心中一凜,半夜有巫師神秘到來,只道必然是大雪山上有什麼旨意下來,他不敢怠慢,趕緊低聲命令其他的草原武士小心的守護在周圍,這才趕緊躬身引著兩人進了帳篷里。

“不用坐了。”在帳篷里。罕穆耶剛要親手奉茶。艾黎已經打斷了他:“罕穆耶親王,請接巫王的法旨吧。”

罕穆耶果然變色。神色凜然,老老實實的以草原上最尊貴的禮節,單膝跪在了地上。

“巫王說:事情不益久拖。而郁金香公爵地條件,能答應就盡量滿足,切切不可得罪了他!明白了麼?”

呃?

罕穆耶聽完了艾露的這句話,不由得呆了一呆,他腦子里瞬間轉過了數個念頭來,巫王地法旨很少下,而這次還居然是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旨意,不由得讓人費解。他心中隱隱地也生出了幾分疑惑來,不過,畢竟大雪山的地位太過崇高,他一時間倒也沒有懷疑這兩個巫師是假的。

“巫師大人……巫王的法旨意思……”罕穆耶不敢起身,抬起頭來試探道。

艾露沉默了一下,然後才低聲道:“巫王就說了這些,其他的,你自己看著辦吧。”

罕穆耶心中越發疑惑,忽然之間,腦子里終于隱隱的生出一絲不妥的念頭來,雖然不敢去懷疑,不過還是試探道:“請問,兩位巫師大人地法名……”

“我叫艾露麗娜,你應該沒有聽過我地名字。不過籌合間,你應該聽過吧。”

罕穆耶心中一顫!籌合間?他當然是知道,籌合間是雪山之上的專門負責管理地一間,地位隱為三間之首,這個女巫師能說出這個來,必然不假了!

“巫王是我的老師,這次我奉命下山來就是為了和羅蘭人的事情。嗯……

“艾露頓了一頓,又道:”老師擔心羅蘭人這里魔法師難纏,怕我一個人應付不來,所以請了這位白袍法師來一路護送我。“

巫王地弟子?

罕穆耶只覺得額頭流下冷汗來!幸好剛才沒有說出什麼不恭敬的話來,否則的話,得罪了巫王的弟子,萬一對方怪罪下來,就算是草原王也包庇自己不得了!

他不敢去打量這位女巫師,只覺得面對巫王的弟子,如果抬眼仔細去瞧對方,都是一種不敬,轉頭看了杜維一眼:“不知道這位白袍巫師是……”

幸好杜維早就有所准備,早讓艾露背好了台詞,艾露聞言,立刻就道:“白袍法師兀牙戰死在吉利亞特城,巫王大人很是不滿。隨我來的這位是兀牙巫師先生的師弟,同樣是籌合間的元老人物,法力無邊,這次我來西北的事情,都靠他一路襄助的。”

“是是是!原來是籌合間的元老大人!”罕穆耶連連點頭,卻不敢再去追問杜維的名字了。

杜維卻負手而立,隱然的昂著臉看著別處。他不會說草原上的語言,只能一直裝啞巴,做出一副清高驕傲的樣子,倒也沒有什麼破綻。

隨後罕穆耶沉吟了一下,又道:“不知道巫王的法旨,不得得罪郁金香公爵……那麼……”

“哼!”艾露故意作色,怒道:“罕穆耶,我老師的法旨,你敢懷疑麼?”

“不敢不敢!”罕穆耶連連垂頭,仿佛小雞啄米一般,只是一臉苦澀:“羅蘭人開出的條件甚為苛刻……”

“罕穆耶。”艾露沉聲喝道:“你也知道,之前巫王法旨下來,我的老師丟失了一只極為重要的寵物!那寵物關系重大,現在已經確認是落在了羅蘭人地手里。多半就在這個郁金香公爵的掌中!那寵物關系到我老師的法力修為,非同小可!如果惹怒了這郁金香公爵,他一怒之下,殺了那個寵物……哼,我老師的那個寵物,天上地下,就這麼一只,如果沒了,你難道負責給我另找一只回來嗎!”

罕穆耶心中更是害怕!

乖乖!巫王白河愁法力通神,才草原之上那是何等的地位!近乎于神靈的存在!關系到這位草原之神的法力修為。難怪巫王震怒發下法旨了?

罕穆耶自然也知道,之前派人潛入德薩行省。也就是為了給巫王尋找那只丟失的寵物,這樣一來。這位使者的說法,倒的確不假了!

為了那只寵物,很少下達法旨地巫王,都能直接下令讓草原王出兵了,那麼現在這個命令雖然古怪,倒也不算什麼了。

想到這里,他連連點頭:“是是是!我謹遵巫王法旨!一定不得罪了那位郁金香公爵。呃……還有沒有別的事情可以讓我效力?如果巫王地寵物真的被這郁金香公爵抓了去。我現在正好在樓蘭城,我帶來地武士隨從。頗多勇士,可以打探打探……”

“不用了!”艾露干脆的拒絕:“老師的意思很明確了,之前派你們來做這件事情。損兵折將不說,還讓我雪山痛失一位白袍巫師!老師對你們的無能大大失望,這次的事情,你做好你分內的,其他的不許多管!只要好好地和那個郁金香公爵把事情談妥了,盡快地回去吧!尋找寵物的事情,由我負責,不許旁人插手。”

“是是是……”

艾露這才聲音稍微轉和了一些:“老師說了,對待羅蘭人。不能一味的強硬或者一味軟弱,之前強的咱們試過了。既然沒效果。那麼現在不妨向對方示意好!有張有弛。才是王道。”

這話說地含糊籠統,未必就正確。不過罕穆耶哪里敢反駁“老師說地話”?這位老師可是至高無上的巫王啊!他趕緊連連點頭。

“起來吧!”

艾露揮了揮手:“我們還有要事。你不用送了。”

“是是!”罕穆耶又刻意討好:“尊使,這里畢竟是郁金香公爵府,守衛眾多。不如讓我地手下掩護您兩位離去……”

“哼。我們既然能進來,也就能出去。有白袍巫師再此,那些郁金香公爵的侍衛算什麼。”艾露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就此和杜維走出了帳篷。

帳外,一干草原武士一臉緊張的戒備守護在周圍,卻小心翼翼地距離帳篷保持至少七八米,人人都是一臉肅然,不敢去聽帳篷內的聲音。

艾露轉身看了罕穆耶一眼:“老師的法旨,你不得對任何人提起,否則,壞了大事……你自己清楚!”

罕穆耶身子一抖,趕緊應了,艾黎才又加了一句:“你好好辦事,事情辦得好,除了王庭的賞賜之外,巫王如果高興,也會賞你點什麼地。”

罕穆耶心中大喜!

草原王庭之中,他雖然也是核心圈里的人,不過因為他不擅武勇,也有很多人看他不起,認為這個家伙無非是靠著王族的血統才坐在現在地位置,草原王雖然對他不錯,也算是言聽計從,可是周圍看他不順眼地人也不少。如果能得到巫王賞識地話,今後誰還敢笑他不夠武勇?誰還敢在王庭里當面頂撞嘲弄他?

聽到這里,罕穆耶就要再行大禮,艾露卻淡淡道:“不用了,遲恐生變,我們這就走了。”

罕穆耶趕緊從懷里摸了一下,摸出了一個黑色的布囊來,飛快解開,雙手捧上:“尊使大人請留步……這個東西,是我在羅蘭帝國內高價尋覓到地,乃是一枚難得的魔法寶石水晶。羅蘭人地魔法師自然是遠遠不及草原上的巫師大人們。不過羅蘭人地魔法師制造的魔法道具,的確頗有不凡。我知道巫師大人們忙于潛修,自然不會在意什麼俗物,不過這枚水晶,用來煉制法器最好不過。還請……”

艾露一聽。沉聲怒道:“罕穆耶,你好大地膽子!難道你忘記了雪山地鐵律了!下山行走的巫師,如果收了一金一銀的報酬。等著我地是什麼懲罰!你刻意賄賂巫師。又有什麼懲罰!”

罕穆耶心中一抖。心想這馬匹可拍到馬腿上啦!趕緊轉口道:“不不!請不要誤會。我這枚水晶是花了數萬金才購得地,而且還是輾轉了很多渠道。靠了在羅蘭帝國內地不少內線才弄到。原本就是想呈送給偉大地巫王!我不敢賄賂貴使,只請貴使代為轉呈巫王就是了。以聊表我罕穆耶對偉大的巫王地一點兒忠誠。”

艾露剛要拒絕,旁邊的杜維卻輕輕地拉了她一下,艾露立刻會意。伸手袖子一卷,就收下了。道:“好。你的心意,我會稟告老師的。”

“還有……”罕穆耶有些為難地看著地上躺著的兩個武士:“這兩人都是我地親隨。跟隨我多年,雖然剛才他們對兩位無禮。也是因為職責所在。並不是故意冒犯……還請……”

艾露點了點頭,旁邊地杜維忽然故意沙啞著嗓子輕輕一笑,微微抬了抬手。對著地上兩個昏過去的草原武士輕輕一彈,兩道綠色地霧氣飄了過去。杜維口中忽然就低聲飛快的吟唱:

“特桑洛濟……”

這幾個字符極為短促。但是落入罕穆耶地耳中,卻是神色一松。

他是親王之尊。在草原之上,也曾親眼目睹過巫師施展法術。杜維飛快吟唱地這句巫術咒語,果然是貨真價實的雪山巫術。至此,他心中最後一縷疑惑。也終于煙消云散了。

旁邊的艾露聽了,卻陡然眼神里爆發出了一絲驚異之極地神采,幸好臉上帶了面罩,外人看不見她的表情。又及時克制了自己,沒有轉過身去看杜維。這才沒有露出破綻來。

杜維兩團綠霧彈了出去。地上地兩個武士頓時就呻吟了一聲。緩緩醒來。

其實這哪里是什麼巫術,根本就是杜維用魔法藥劑弄出來地藥粉迷霧。剛才把兩人迷倒了而已。現在彈出去的,也只是解藥罷了。

兩個武士一個翻身就跳了起來,還渾然不了解情況。眼看身邊有外人。第一個反應就是去拔刀。罕穆耶趕緊低聲喝道:“混蛋,住手!”

兩個武士一愣,眼看杜維和艾露地裝束,瞬間面色惶恐。

“我兩個屬下愚蠢……還請……”

聽了罕穆耶的話,杜維忽然心中閃過一個念頭來!

今晚假扮雪山武士蒙騙這個罕穆耶,雖然一時得逞,但是他回去之後,總有露餡地時候。到時,如果查了起來,只怕雪山上人就知道是自己做的了……不如……

栽贓嫁禍?

可自己故意假裝施展巫術,卻能栽贓給誰呢?藍海是不行的,畢竟現在藍海是自己地盟友。

那麼……

魯高將軍,賽巴斯塔少將軍,那就得罪兩位啦!

杜維哼了一聲,忽然就緩緩走到了那兩個武士的身邊,兩個武士眼看一位白袍武士來到身旁,神色更是惶恐,垂頭不敢看杜維。

刷!

杜維忽然雙手同時伸出,把兩人的彎刀都拔了出來。兩個武士只道了自己得罪了巫師,看杜維拔了自己的刀,只怕性命不保,都是臉色慘白,撲通都跪在了地上。

只是,草原上人對巫師最是尊重,就算杜維當場殺了兩人,兩人也是絕對不敢反抗地。

杜維握住兩把彎刀,默念了一個魔法咒語,卻是貨真價實地羅蘭大陸的魔法了,同時雙手飛快地把兩把彎刀在袖子上故意輕輕擦過,袖子里藏地那塊吸鐵石,早已經把兩把彎刀不聲不響地毀了。

然後冰系魔法施展出來,雙手之上冒出兩團寒氣,瞬間就把兩把彎刀凍上了一層冰晶!

隨即杜維手腕一抖,幾聲叮叮當當地清脆聲音,兩把彎刀凍結之後,又被杜維暗中用吸鐵石毀過了,頓時化作了幾塊冰鐵,寸寸斷裂掉了。低聲的片片碎片,依然包裹在寒冰之中。

旁邊地罕穆耶一看之下,不由得瞪圓了眼睛,隱隱的想起了雪山之上地一個傳說。忍不住就脫口低呼道:“冰霜斗氣?!”

杜維冷笑一聲,故意看了罕穆耶一眼,那眼神分明就好像在說:你倒識貨!

這樣一來,杜維扔掉了兩個刀柄。在緩緩走回到了艾露地身邊。艾露剛才一驚之後。含糊道:“念在你罕穆耶……饒了他們,只毀了他們的刀。算是小小懲戒。”

隨後。不理會身後兩個跪在地上武士連連頓首,兩人悄然遠去。走了不到二十步。杜維已經施展了一個陰身咒。頓時兩人身影消失。

而後面的草原諸人,還心中贊歎:白衣巫師地巫術,果然不凡……

杜維心中卻笑破了肚皮:

冰霜斗氣?

很好很好!你認定了這是冰霜斗氣,那就再好不過了!!西北這地方。會冰霜斗氣了。自然就是賽巴斯塔了!到時候,如果巫王白河愁追查假冒巫師地人。盡管去找魯高算帳好了……

兩人不聲不響飄然出了城堡。杜維早就事先下令把今晚守護在周圍地公爵府里的侍衛調開了。這樣兩人一路出了城堡,確定了身後沒有人跟蹤,才從另外地一個方向回到了公爵府里。飛快地回到了艾露地那個地牢里,關上牢門之後。杜維一把扯下自己地面罩。然後雙手在臉上揉搓了幾下。把臉上地面粉染料搓了下去。又從水桶里擦洗了兩下。這才抬起頭來。看著艾露。微笑道:“想不到你。配合得倒是很好。雖然你這個人腦袋是簡單了一些。不過幸好台詞背地挺熟。我看那個罕穆耶肯定是上當了。”

話說完。再看艾露卻不說話。一個人呆呆地看著地板,然後無力地坐在了床上。忽然就撤掉了她身上的巫師袍子,眼中默默流出淚水來。

“我……我背叛了雪山。背叛地老師。這一生,都是雪山地叛徒了。”艾露地聲音里帶著一絲絕望:“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居然肯幫你做出這種叛逆之事!我……”

她忽然跳了起來。一頭就朝著牆壁上撞了過去。

她這一下動作極快,幸好杜維此時地魔法已經頗有造詣。眼看不妙,心念一動。就是一個瞬移飄了過去。阻擋在了艾露地身前。砰地一聲,艾露一頭撞在了杜維地懷里,力道之大。幾乎把杜維撞翻了。看來這個女孩是一心求死,剛才是用了全身力氣撞牆的。

“你……”艾露身子一顫。卻感覺到自己撞進了杜維的懷里。心中滋味複雜:“你為什麼不讓我去死……我,我當了叛徒。已經是不想活了!”

杜維心中歎息,口中道:“事情是我逼你做地,就算是有罪。也是罪在我。和你有什麼關系。101你一個女du.net孩子,落在我這樣地壞人手里,當然是無力反抗地。”

“可是……”艾露忽然臉頰一紅:“你……你沒打我,也沒罵我,更不曾嚴刑拷打我……我不知自己怎麼就,就……”說到這里,語氣更是低微:“就這麼傻傻地聽從了你地話,腦子里一絲反抗地念頭都沒有……”

不過杜維此刻心中也隱隱有些內疚,看著這麼一個頭腦簡單的女孩子,卻在自己地手段之下,當了叛徒,隱隱地想:我用這種手段對付一個弱女子,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嘴上就道:“說到反叛,你早就反叛了雪山了,也不在今天。你當日刺殺魯高,不就是違背了你老師地命令麼?今晚,也不過是罪上加罪而已。所謂債多不仇,虱多不癢,你也不用太內疚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以後麼……”

杜維想了想:“你乖乖跟著我做事情,只要你效忠于我,我也不會虧待你地。”

頓了一下,杜維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來:“你剛才對那個罕穆耶說話地時候,怎麼報上了你地真名艾露麗娜?我不是早就告訴你,報一個假名的麼?你卻報上了真名,以後白河愁一查,就知道是你了。”

艾露淒然搖頭:“叛逆地事情都做了,我也顧不得什麼,老師遲早有知道的一天,就算他不查,我心中也同樣是惶恐內疚。說不說真名,有什麼區別。”

杜維想了想,又覺得,艾露當日刺殺魯高,是很多人看到地,事情估計也隱瞞不了。到時白河愁追查假冒之人,聽到了艾露地名字,多半更是會把這事情和魯高聯系在一起,倒也不錯。

想到這里,也就不提這個問題了。

(快凌晨三點,把昨天的更新補上來了!好困好困……

順便說一句,晚上有些氣惱,我好心做我地事情,不是為了什麼狗屁炒做,對那些侮蔑我地人說一句很狂妄地話:以我跳舞現在在起點地人氣,我還需要炒做麼?

事情已經解決了,幫忙的人也找到了,我把那篇助養地內容刪了,免得幾個蒼蠅聒噪。

凡是別總盯著別人,先想想自己做了什麼。但求問心無愧罷了。

——跳舞)

上篇:正文 第兩百六十六章 居心不良    下篇:正文 第兩百六十八章 見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