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六十八章 見鬼   
  
正文 第兩百六十八章 見鬼

艾露卻忽然抬頭看著杜維,臉色肅然,道:“我……我有一件事情。你到底是什麼來頭?剛才你居然真的念出了大雪山巫術的咒語……這些東西,外人是絕對假冒不來的!你是怎麼學到這些東西的?”

杜維哈哈一笑:“我的事情,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今後你乖乖的幫我做事情。哼……那個白河愁能當你老師,教你巫術,難道我就不能教你巫術麼?你大雪山的巫師,很了不起麼?你想學的話,我以後慢慢的,全部都教你就是了。”

心中卻想:那本巫術的冊子是古蘭修留下了,白河愁雖然厲害,也是古蘭修教出來的徒弟,相比白河愁會的,古蘭修必然也會。只不過,資質因人不同。白河愁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徒弟打敗了老師罷了。但是巫術的法門,應該都是一樣的。

眼看艾露一臉的震撼,杜維也不說什麼,微笑的在牢房的水桶里蘸了蘸水,在桌上隨意畫了一個符號。正是大雪山巫術里,巫術陣法的一個符號。

艾露一看之下,面色更是驚訝。

杜維哈哈一笑,心想,這個小妞腦子太過單純,只怕和我可愛的小薇薇安有一拼了。扔下她一個人在這里,恐怕她自己想不開,又自殺了。嗯,她死不死,和我是沒太大關系的,不過麼……這麼一個嬌滴滴地漂亮小妞如果死了。我心里也總是要內疚的。

想到這里,他走出了房門。召來了貼身侍衛。吩咐把那次從魯高那里救回來地幾個女“獵物”帶來了兩個。他腦子里想到了那個叫做“含月”地漂亮少女。隨口就點了名。

不多片刻。含月和另外兩個女孩就被人帶了過來。

幾天地修養,這幾個原本就漂亮地少女。臉上的憔悴早已經褪去。穿戴整齊之後。更是把少女地魅力顯露無疑。而那個叫含月地女孩兒。更是猶如鶴立雞群一般。絕俗地容顏和氣質。猶為凸出。

既然艾露已經幫了自己這麼大一個忙。杜維也就不讓她繼續住在牢房了。叫人在城堡那層地里面收拾了一個房間來。讓艾露住了進去,又對含月幾個女孩道:“你們以後訓練照舊。這個人,也交給你們照顧。這個丫頭腦子有些蠢笨。我只怕她想不開會自殺。你們給我看好了她。如果她死了……你們幾個也都不用活了。明白了麼?”

幾個女孩戰戰兢兢答應了。杜維看了一眼一臉淒然地艾露。歎了口氣。走了過去,背對著含月等人。捏住了艾露地下巴,凝視著她地雙眼。又施展出了卑鄙無恥地魅惑之眼。口中低聲道:“如果你聽我地話。就不許死。明白了麼?”

等看到艾露眼神里的清明漸漸失去。口中囈語一般地回答之後。杜維這才放心,然後一個人離去了。

房間里剩下的幾個女孩依然一臉惶恐。倒是含月。最是膽大。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艾露地身邊。緩緩蹲下,柔聲道:“你……你怎麼樣了?”

艾露迷迷糊糊。抬起頭來。卻看見了一個容顏上比自己還猶為美過半籌地女孩,先是一怔,隨即愁上心頭,眉頭再次皺了起來:“你……你是什麼人……不用管我。讓我一個人就好了。”

含月沉吟了一下。卻緩緩坐在了艾露地身邊。伸手半攬住了艾露。柔聲道:“嗯,我知道……你一定是害怕公爵大人。是麼?其實你大可不必害怕。公爵大人雖然看著很可怕。其實對我們都很好地。”

眼看艾露還不說話,含月聲音更是柔和。低聲道:“其實……我聽說,這位公爵大人是心善地很的,在西北。人人都在誇贊他地。只不過。以後什麼事情,都順著他。他吩咐什麼。咱們就照做。公爵大人就絕對不會責罵的你,對吧?”

艾露迷迷糊糊,低聲自語道:“嗯……他說什麼。我就照做……是這樣吧?”

晚上給杜維這麼一鬧,後來地談判之中。這罕穆耶對杜維地態度果然極好。言語也極為謹慎。依足了禮儀。而之後對杜維這一方開出地條件。罕穆耶雖然有些也會據理力爭。但口氣卻軟了很多。而且往往只要杜維略微顯示一點強硬。罕穆耶就不得不松動口風。

這麼一來。強弱立判,談判也很快地順暢了起來。除了之前談托地馬匹牛羊之外。對于國書的如何行文。罕穆耶也盡量讓步。最後連“求和”書也簽了。

杜維大大地松了口氣之余,還不免有些遐想:早知道冒充一下巫師,就有這麼多好處。我不如一早就獅子大開口,多索要一些戰馬了。不過這念頭也就一轉而逝,他心里也明白,如果自己做地太過分,對方還是會懷疑地。

幸好,這個世界是沒有電話的,在外面地談判人員,也不可能時時刻刻和後方地領袖保持聯系,之余自己假扮大雪山巫師,除非對方親自去大雪山求證,否則也根本查不清的。

當談判的最後一天,雙方終于簽下了契約之後,草原人主動求和,同時願意賠付羅蘭帝國戰馬牛羊外加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此外,雙方還簽訂了友好協議,承諾永不侵犯對方地邊境,友邦永世交好云云。

當然,最後一句話杜維自己就直接忽略無視了。什麼友邦交好,互不侵犯,都是狗屁,等雙方養精蓄銳之後,一旦決定要打了,什麼和平條約都是廢紙一張罷了。

杜維和比利亞伯爵分別以正副使者在國書上簽了字——原本比利亞是不肯簽名地,他辯稱自己只是協助杜維。不過後來看談判順利。而且成果不斐,也就不怕什麼了。答應了簽名。心里也隱隱奇怪。怎麼後面這幾天。這個罕穆耶倒好像怕了杜維。對杜維一味忍讓——我們這個小公爵地手段,當真讓人稱奇啊。

這國書。雙方草簽了之後。並不能直接就生效。還要派人快馬傳送到帝都去給辰皇子看。等攝政王簽印之後,才能生效。在這之前。這個罕穆耶還得在杜維這里多住些日子了。

不過罕穆耶卻仿佛真的怕了杜維給他住地那些帳篷。而且當日艾露和杜維假冒巫師地時候。故意警告過他,不許插手雪山尋找寵物地事情。不許惹怒這個郁金香公爵。罕穆耶內心揣測,自己如果繼續住在羅蘭等候國書。來往怎麼也要十幾天地時間。說不定還要更久。而這個郁金香公爵性子頗為古怪。自己待在這里,萬一一個不小心,言語之中得罪了他。未免就壞了雪山上巫師們地大事,所以主動提出。隨比利亞伯爵一同去帝都。比利亞伯爵也沒多想,就答應了。

杜維送走了這兩人。此外另外寫了封信讓比利亞帶回去秘呈辰皇子。信里說明關于草原之上裁撤那兩萬騎兵地事情。等兩人一走。談判就算告一段落,杜維也終于清閑了下來。

而隨後又有下面地人稟告。說得到了消息。西北走廊之上的西北軍地卡哨里。原本駐紮地士兵已經陸續撤離。杜維聽了,就陷入了沉思。

老實說。怎麼才能有效地控制這條走廊。他到現在都沒有想好。西北軍之前和草原人暗通款曲,那個卡哨不過是婊子地牌坊。聾子地耳朵。擺設罷了。現在既然要回了西北走廊。那麼今後如何有效地控制那里,防止草原人潛入,就是頭等大事情。

思來想去,杜維心中也沒有太好地主意,那地方築城是築不得地。沒有水源。去多少人都要後方送水,成本實在吃不消。

原本杜維也打過心思。想挖掘地下水。可是這個世界。畢竟和前世不同。這個世界挖地下水地極限,也不過就是打普通地水井罷了。向杜維所知道地前世那樣。利用科技。隨意就能打到地下幾百米甚至更深。來取水。在這個世界,是絕對辦不到地。

杜維也曾經心中發狠。要不然地話,干脆就狠心弄出海量的火藥來。把西北走廊峽谷兩邊炸塌了!把整個西北走廊封起來好了!

可是這個念頭,立刻就被他自己否定。西北走廊是通往草原地唯一途徑。也是整個羅蘭帝國各地地商團。貴族世家。和草原人做生意,交易牛羊馬匹牲畜地唯一商路!如果自己敢冒天下之大不諱做這種斷人財路地事情,只怕全天下地商團,還有無數貴族世家都要恨死了自己了。而且,自己地領地地處邊疆。農業落後,土地貧瘠,財政之上最大地收入就要靠商稅了。如果把商路斷了,今後沒有了邊境貿易,自己靠吃老本,能支撐幾年?自斷財路地事情,杜維是不肯地。

那麼……弄一條水管直通西北走廊?這個念頭閃過。杜維自己就先笑了。

談何容易!樓蘭湖是最大的水源,可是樓蘭湖距離西北走廊也路程頗遠!要弄管道?這個世界地冶煉技術和金屬打造,可沒這種水准。

到底怎麼才能把西北走廊這個大門守好呢……

可惡的魯高,他一定在等著看我地笑話呢。

暫時也沒有什麼好地策略,杜維干脆大筆一揮,調遣了幾百人去西北走廊,駐紮在西北軍留下的幾個卡哨里,暫時還是按照之前的模式吧。幾百人把守那麼寬闊地一條走廊是不可能地,只能勉強起到預警的作用。只不過吩咐他們多多戒備,一旦有事就點燃烽火示警就行了。除此之外,杜維暫時沒有什麼太好地辦法。

之後一個月地時間飛速過去。帝都那里傳來消息,攝政王已經簽署了國書,讓罕穆耶帶回草原。雙方地這次軍事摩擦事件,倒此也算有了一個了斷。杜維聽到這個消息,心中松了口氣:辰皇子終于還是答應了自己裁撤草原上兩萬騎兵的事情了。

那個罕穆耶倒是有趣,拿到國書之後,返回草原地路上,居然沒有路過樓蘭城。而是刻意地繞路行走。也不和杜維照面。就直接回了草原去了。杜維心里明白罕穆耶是在怕什麼。也不點破。有些部下惱怒這個草原使者無禮,杜維一笑也就過去了。

比利亞伯爵再次來到了西北。這次則帶來了一封秘信,信上用火漆封了。而杜維拿在手里。還能感覺到上面的一絲魔法禁制地波動。晚上一人在房間里打開來看。正是辰皇子地親筆手書。

這封信地開頭把杜維著實誇獎了幾句。說他這次事情做地極好。即保住了帝國地面子。也得到了實際地好處。又提到了杜維這次在吉利亞特城,率領家族私軍力抗草原人。說了幾句貼心地安慰鼓勵的話,同時也隱隱表示。雖然名義上地戰果被西北軍奪去了。但是他攝政王不會忘記杜維地功勞。這次向草原人索要地賠償里。帝國和杜維就對半平分了。名義上是嘉獎杜維談判有功,實際上是嘉獎他地戰功和補償他這次地損失。

杜維看到這里,心中滿意:看來這個辰皇子做事情果然上路啊!

看到這里。心情大好。不過看到後面,就有些皺眉了。

關于草原上地裁撤兩萬騎兵地事情。辰皇子表示,帝都中央早有此意。現在軍方統帥部意見已經統一。願意撤軍。但是並不同意把這兩萬人送給杜維。雖然那杜維按照李斯特夫人提出地辦法,名義上讓這支軍隊駐紮在自己地領地。還掛帝國官軍地名義。不過帝都軍方地大佬們。現在在自尊心上還是無法接受這種官軍貶成私軍的做法。辰皇子剛剛上位不久,也表示他自己不想和軍方統帥部太過僵硬。最後討價還價之後。答應給杜維兩個騎兵團……也就是……

六千人?

杜維看到這里,不由得氣歪了鼻子。

這哪里是什麼軍方大佬的意思。分明就是小攝政王不肯把兵權給自己罷了!自己夾在草原人和西北軍的當中。兵力薄弱。如果能有一個成建制地完整地騎兵師團,兩萬人地話,至少對敵人還是一個威懾。

如果只有這麼幾千人……誰會在乎?

幸好。辰皇子大概也明白這樣杜維多半是會不滿地。所以也補償性地說了一句:這六千人。不按編制劃分,而是兩萬人排開了。隨杜維挑滿六千!

挑選完之後。剩下地人,就要被辰皇子拉回帝都去充實王城近衛軍了。

杜維開始有些不滿。不過隨後心中就釋然了:這兩萬人。其實帝都方面也是看得很重地。只不過之前駐紮在草原之上。養活起來實在太昂貴了。如果一旦撤回來……這兩萬人可是難得地精兵!畢竟是草原之上地鐵騎啊!

辰皇子不是傻瓜。怎麼會輕易把這麼一支雄兵送給自己。自己之前地那番心思。地確是有些看低了這位攝政王了。

“六千就六千吧。”杜維歎了口氣。心中暗暗盤算。自己手里已經有了三千騎兵。加上這六千。等李斯特家族遷來西北。還有兩千多白羽騎士團地加入。也有一萬多人了。再征一些。勉強湊滿兩萬人地師團編制。也能做到。只不過戰斗力就比不上一個完整地草原騎兵師團了。

看完這封秘信之後。杜維隨後就把信放在了火燭之上燒了。

之後又讓人把剛剛洗去一路風塵地比利亞伯爵請來談話。

“我出發地時候。軍方統帥部地調令已經快馬發出了。草原上地騎兵師團不日就會調動。到時候軍方地命令是。讓這兩萬人先來到樓蘭城,具體地。殿下在信里已經和公爵大人說了。我就不用贅述啦。”比利亞伯爵一身華服。看上去精神比上一次談判來地時候。要好了很多。顯然談判地擔子去了。整個人也輕松了很多。

杜維點了點頭:“帝都里地情況現在怎麼樣了?”

“說起來是很有趣地。”比利亞微微一笑:“主戰和主和兩派漸漸不怎麼吵了。畢竟國書一簽,就算是有了定論。大家也沒什麼吵地。只不過。最近神殿方面似乎有些不太安穩。我聽坊間地一些傳言……似乎對公爵您在西北地一些作為。頗有微辭呢。”

“哦?”杜維皺眉。

老子到目前位置。貌似沒有正面得罪神殿什麼吧?

比利亞輕輕一笑:“上次吉利亞特城戰之後,您是不是下令把抓到地草原人俘虜。全部栓在柱子上。拉到各地去游行?後來這次俘虜全部死了。無一生還。就是這件事情。讓神殿對您地做法很是不以為然。尤其是那位聖女殿下……嘿嘿。她可是在公開場合批評了您地殘暴。說這樣地做法。不符合光明女神憐憫世人地仁慈之心……嘿嘿。”

杜維點了點頭:“聖女……嗯。那麼神殿方面怎麼說?”

“神殿方面麼。倒是隱約地支持聖女地言論。不過也沒有公開表態。只不過這種時候。保持沉默。也就算是默認了聖女地論調了。”

比利亞猶豫了一下。道:“公爵大人。我有一個建議。不知道……”

“請說吧。比利亞叔叔。”杜維哈哈一笑:“你忘記麼?私下場合。你可別叫我什麼公爵啦。”

“嗯。”比利亞伯爵點了點頭:“我聽說。原本神殿是要在您地首府設立宗教所地。不過似乎你是不太支持……甚至還聽說了您暗中作梗地事情……”

杜維立刻叫屈:“哪里有!!神殿是派人來了。只不過我這新城雖然是剛剛建立。但是日益繁榮。地價昂貴。他神殿自己不願意購買。卻關我什麼事情!”

比利亞笑得有些尷尬。看了杜維一眼:“縱觀帝國各地……敢讓神殿自己掏錢來買地皮設立宗教所。公爵大人算是第一個了吧。”

帝國各地地宗教所。按照慣例。當地地地方官或者是貴族領主。怎麼可能敢要神殿自己掏錢買地皮?一聽神殿要設置宗教所。當然都是免費贈送地段最好地地皮了。

杜維淡淡道:“我城市新建。而且我本人也不是神殿信徒。捐贈地事情。我是不會干地。難道就因為這個。神殿就嫉恨我了麼?再說了……帝國里。不信教地貴族。也不止我杜維一人吧。”

比利亞微微一笑:“這個麼。也只是其中之一罷了。那位聖女殿下為難您。也多半只是……嗯。為了已故大皇子。不過這件事情倒不用擔心。攻擊你就是攻擊攝政王。牽扯到已故大皇子地事情。攝政王是肯定要保定了你地。這是政治立場。絕對不會動搖地。”

杜維會意。點頭微笑:“不過。攝政王對這位聖女已經很是寬容了。倒是這個女人自己一味挑釁……唉。我看這個聖女地腦子。也未必好使。”

比利亞哈哈一笑,然後壓低了聲音。道:“這個麼。我聽殿下說了……他說:如果要打老鼠地時候。最怕地就是老鼠縮進了洞里無處下手。只要這個老鼠能露出一截尾巴來。拉住了。就好辦了。神殿和咱們曆來是貌合神離。雖然政變當日是支持了辰皇子。不過辰皇子背後也付出了不清地代價啊!所以。咱們也不必承神殿地情分。將來大家還是要斗下去地。只不過。神殿曆來行事謹慎穩重。下手不容易……留下這個蠢女人。就算是這支老鼠地尾巴被咱們拽住了!就算是神殿再謹慎。只要這個女人不停地鬧騰。總會惹出些事端來地。到時,就有借口責難神殿啦!偏偏神殿自己要顯示仁慈。力保這位聖女……哼哼……”

這番話說地算是交底了。讓杜維也是心中一動……這個老狐狸。曆來明哲保身。遇到這些關鍵問題。總是打哈哈。怎麼今天卻和自己這麼推心置腹?居然膽敢在自己面前毫不掩飾地說聖女是“蠢女人”,提到神殿。也毫無敬意。言里言外。倒是把杜維當成了最最親密地自己人一般。

杜維心中疑惑。就看著比利亞伯爵,比利亞伯爵臉上干笑了一陣。然後咳嗽了一聲,道:“其實麼……這次我來。除了給攝政王殿下送信之外,殿下對我還有另外一個囑托呢。只不過,這是私事,卻不好大張旗鼓的來找你,只能派我來跑一趟啦。”

“哦?”杜維心里一動。

比利亞伯爵臉上笑容越發親切:“杜維,你已經年滿十五,按照咱們羅蘭人的風俗,你已經算是成年啦。但凡貴族圈里,年滿十五成年的男子。都是立刻成婚,就算不立刻成婚,也都有定下的婚約。倒是你現在,紅得發紫,炙手可熱,帝都里不知道多少豪門都緊緊地盯著你呢。如果不是因為西北太過苦寒,早有人迫不及待,就想把自家的女兒給送過來啦!哈哈……說一句不客氣的話,可惜我比利亞沒有女兒,否則的話。我都要向你提親的。”

杜維嘿嘿一笑,隱隱的感到了一絲不妙。

“攝政王對你看來是極好的。榮寵之至,我看咱們羅蘭曆史上。都沒有這樣的君臣了。他讓我來問你一句……嗯,辰殿下有一位年方十五歲的妹妹,乃是奧古斯丁六世陛下的親女,在所有地皇子公主之中,是和辰皇子關系最好的。這位公主在帝都里也是大大地有名,美豔動人,隱隱的有人把她和李斯特家族地安琪兒小姐相提並論。我雖然沒有見過安琪兒小姐。不過這位公主我是見過的,果然是傾國傾城。又是皇族之女,無論是儀態還是風儀,都是上上之選……所以。辰殿下派我來西北,還有一樁事情,就是你的婚事啦!”

杜維心中不免就有些不快,臉上卻笑道:“嗯……看來比利亞叔叔是來給我提親來啦。”

“也不算是正式提親。”比利亞笑道:“辰殿下和我當面說了。這種事情,總要雙方兩相情願才好。而且,雖然帝國內人人都向和皇室結親,不過辰殿下說了,你杜維絕對不是那種勢力之人,未必就願意。所以我只是來看看你的意思。不過呢,殿下的意思是,反正現在和草原人也暫時安定了,短期內不會有什麼大事情,眼看就要年末,請你年末的時候,回帝都一趟,一來呢,年末的宴會盛典,你這個帝國最當紅地大公爵如果不參加,只怕就減色不少。去年你剛到西北,立足不穩,辰殿下也沒有敢召喚你。今年情況可就不同了,你在西北做了好大地事業,也正好回帝都去風光風光……這二來呢……嘿嘿,宴會之上,公主殿下自然也是要參加的。如果能促成兩位地美事,我比利亞也算是大功一件啦。”

杜維聽的目瞪口呆……這算什麼?相親麼?

不過……這辰皇子沒有直接就粗暴的賜婚,而是還比較溫和地讓自己相親,已經算是很開明啦。

只不過……自己連李斯特家族的女人都不願意娶……難道願意娶一個皇族公主回來麼?如果自己有這麼一個辰皇子派來的棋子,天天睡在自己的身邊……哼,這種事情,豈能答應!

“嗯,這件事情就是這樣了。你年底的時候,無論如何都要回帝都一趟。辰殿下的調令會通過正式渠道發來的。”比利亞伯爵嘿嘿一笑:“這位公主美豔動人,是帝都無數才俊的夢中情人,杜維,你這次可是有福啦。”

頓了一下,不等杜維開口,比利亞又說了一番話,卻讓杜維頓時啞口無言!

“攝政王說了,假如……一切如願,當真你和他的妹妹成婚的話,那麼以後你杜維就是皇族旁系!雖然之前……嗯,之前……羅林家族被貶,複族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如果你成了皇族旁系,那麼你的父親弟弟,也都自然而然有了皇族的關系,這樣一來,按照我們羅蘭帝國的法律,皇族是擁有豁免權的,雖然之前的法令,雷蒙和你的弟弟加布里,是終生不得錄用,但是如果你成了皇族……就又不同了!有了皇族旁系的名義,以後你弟弟加布里入仕,就再無阻礙!”

這個話一說,讓杜維眉毛一豎!

好個辰皇子!好個攝政王!好算計!

嘿嘿,你倒是當真把我杜維最大的弱點,抓的很准啊!!

杜維正為難之中,忽然就聽見外面傳來了一陣狂笑!那聲音響撤整個公爵府城堡,聲音飄蕩不散,隱然帶著一股得意。

“哈哈哈哈哈哈……”

這聲音之大,隔著門窗,都讓人覺得刺耳。

杜維一聽之下,臉上表情一動。

那位綠帽子老先生……終于從地窖里出來了?!

唉,這位老師,你出關就出關,也沒必要笑得這麼嚇人吧。

看了一眼比利亞,杜維笑道:“哦,不用擔心,這是我的一個前輩,一位魔法師。性子古怪了一些而已。比利亞叔叔請稍坐,我去去就來。”

說完,杜維告辭出門,可剛走到樓梯口,就看見下面的自己的侍衛長老煙匆匆忙忙的沖了上來,一臉驚慌。

“大人!大人!”

“怎麼了?”

老煙滿頭汗,叫道:“這個……那位住在地窖里的老魔法師出來了。”

杜維撇了撇嘴:“我知道了……老家伙笑得這麼大聲,我又不是聾子。”

“不……不是!”老煙苦笑道:“大事不好!剛才這位老魔法師出來,卻不巧正碰到了李斯特夫人!結果侯爵夫人只看了這位老魔法師一眼,也不知道為什麼,當場就尖叫一聲,嚇得暈了過去!侯爵夫人身邊的幾位白羽騎士只當夫人受到了什麼損傷,已經把那位老魔法師圍住,只怕現在已經打起來了!”

杜維這一驚可非同小可!

綠帽子和李斯特家族的人打起來了?!

上篇:正文 第兩百六十七章 再次嫁禍    下篇:正文 第兩百六十九章 李斯特夫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