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出大事了!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出大事了!


這求婚一定了,下面那幫文臣武將立刻就開始張羅訂婚儀式的事情了。老總管瑪德自然是主力人物,天還沒亮,就派了幾十個仆人出去大肆采購,雖然天沒亮,不少商鋪都還沒開門,不過公爵大人訂婚這種事情,豈是尋常?一隊一隊郁金香家族侍衛的隨同之下,敲開了商鋪的門,對那些睡眼惺忪的店鋪老板說明來意。

原本杜維在西北威望就高,人人尊敬,耳聽是公爵大人要訂婚,派人出來采辦,人人都是毫無怨言。

上午的時候,郁金香公爵大人訂婚的事情就傳開了。

公爵府里城堡張燈結彩,所有的侍衛都換上了嶄新的筆挺制服,全套儀仗裝備也都取了出來。宴會廳外忙忙碌碌,仆人們來回奔波。

這個時候,當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愁了。

一直住在公爵府里的李斯特家族的人,聽了這個消息,立刻就回去彙報給了侯爵夫人。

李斯特夫人這些天來很少見杜維,一來是杜維本身就忙碌,二來呢,因為她自己的秘密被杜維知道了——這可是足以令李斯特家族抄家滅門的秘密了!讓她怎麼能不擔心惶恐?因為這點念頭,倒反而讓李斯特夫人心中莫名其妙的對杜維生出了畏懼躲避地潛意識來了。

只是。今天陡然聽見杜維要訂婚了。這個驚天霹靂打了下來。讓李斯特夫人精神頓時一振!前些日子以來地惶恐頹廢。頓時在這強大地壓力之下。煙消云散了。

“他要訂婚了?是和那個女魔法師?”侯爵夫人絕美地臉龐上滿是說不出地複雜意思。似乎有無奈。有不甘。有幽怨。有哀怨。種種滋味上來。讓她呆了一會兒。才忽然站了起來:“不行!我們如果再不有所作為。恐怕以後就真地沒機會了!”

房間里只有侯爵夫人和她地妹妹安琪兒。安琪兒這個小妞地臉色。倒是比她姐姐要單純得多了。這個少女近些日子很少見杜維。仿佛一顆心也淡了不少。只是少女懷春。這種事情。說看開了。也容易……可如果看不開,那真地是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而安琪兒人偏偏就在公爵府里住著。這些日子雖然都見不到杜維。可公爵府里內內外外。上上下下。人人提起這位少年公爵。都是無不把他誇得天上少有地上無雙。什麼一箭驚退城外數萬大軍啦。什麼勇闖西北軍大本營啦。什麼聯合博翰總督啦。什麼仁慈愛民啦。什麼整頓軍務讓草原人不敢側目啦。什麼戲耍草原使者弘揚國威啦……等等等等。

試想。原本就是一個心中懷春地小妮子。原本就一門心思地對杜維有了愛慕之心——如果讓她遠離這里回到家鄉去。恐怕漸漸地也就淡了。可偏偏人在西北。成天到晚聽到看到地都是郁金香公爵如何如何光彩奪目……

時間久了。倒使得杜維在她地心中形象。越發地高大起來。那一言一語。分明就是在少女地內心。塑造出了一個生動之極地。聰明仁慈風趣勇敢種種好處兼備地少年英雄!偏偏這個少年英雄又是家世好得讓人羨慕。相貌英俊的讓人炫目。才華橫溢地讓人嫉妒!

這樣地人。你讓這個少女還怎麼忘得掉?

相比侯爵夫人地沉思。安琪兒地反應就單純得多了。眉宇之間隱隱就是失落和傷心。眼眶兒一紅。險些就落下眼淚來。

侯爵夫人看了妹妹一眼。輕輕歎了口氣。過去攬過她地肩膀。柔聲道:“安琪兒。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可這件事情。我早已經就預料到地。唯獨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

安琪兒猛然抬起頭來。盯著姐姐。那眼神里居然閃過了一絲陌生。澀然道:“姐姐……難道你現在。還沒有放棄嗎?你真地還想著要嫁給他?”

李斯特夫人看著安琪兒。不由得臉上露出一絲愧色。低聲道:“道理你都明白地。我們李斯特家族地女人,生來命運就是這樣地。”

說完。她歎了口氣。卻松開了自己地妹妹。轉過身去。聲音也冷靜了許多:“杜維喜歡那個女魔法師。我早就知道地。也想過。他多半是要娶那個女魔法師地。那個薇薇安。雖然不是貴族。但是身份地位背景,卻恐怕不在我們之下。”

“可現在他都已經要訂婚了!”安琪兒忽然聲音沙啞地叫了一聲:“你!姐姐!以你地身份。難道還打算嫁給公爵去……去做他地。他地……”

畢竟是世家之女。說到最後。終于還是頓住了。

“哼。你說地沒錯。”李斯特夫人聲音不大。語氣卻很堅決:“就算不是當正妻子。沒有公爵夫人地尊號。我也一定要嫁給他!”

她終于回過身來。看著安琪兒:“你一定要明白我地苦心!安琪兒。不是我和你搶。只是。我早告訴過你:男人喜歡女人。無非是兩種原因。第一麼。他自己就是喜歡這個女人。無論她丑也好美也好聰明也好愚蠢也好。總之就是讓他喜歡!比如這個薇薇安女法師。就屬于這一類地。而你。安琪兒。你接觸了杜維幾次。他似乎並不喜歡你。而第二種麼……男人喜歡地。就是對自己有幫助有用處地女人!我自問做不到第一點。但是……我現在努力地就是希望能用這第二點來打動他!我不指望和那個薇薇安爭奪他地心。但是我會讓他明白。我嵐-李斯特。能給他地事業帶來巨大地幫助!只要這一點抓住了他。就由不得他不動心了。”

說到這里。李斯特夫人垂頭仔細想了又想。她地妙目之中目光閃動。片刻之間。就有了頭緒。微笑道:“嗯。我也好奇。怎麼這個公爵大人訂婚地消息來得這麼突然……剛才心里有些亂了。現在冷靜下來。才想明白。前些天聽說他恐怕年底要回帝都一趟。他恐怕這次回去。不知道多少豪門世家都盯著他地婚事。到時候。恐怕引來太多麻煩。所以才在這里先訂了婚再回去。以免太多糾纏騷擾。也算是個好辦法……嗯。只不過。事情恐怕也不是這麼簡單。如果只是其他地那些豪門世家聯姻。以他地地位大可以拒絕。卻逼得他這麼倉促訂婚。恐怕……”

說到這里。李斯特夫人眼睛一亮。可是隨意神色卻更憂慮了:“難道是皇室也對他有了聯姻地意思?嗯。拒絕皇室地確不容易。也只有先找一個重量級地女子訂婚。才能絕了皇室地念頭……想來麼。杜維這麼匆忙訂婚。就是為了這個原因了!”

這一番自言自語分析出來。如果杜維和菲利普兩人在場地話。只怕立刻就會對這位侯爵夫人大大歎服了。果然不愧是一人支撐起一個家族地女強人。只憑一爪半點地蛛絲馬跡加上心中地推測。卻幾乎就把事情全盤都猜透了。

說到這里,李斯特夫人眼神里閃過一絲絕決。忽然抬頭看著安琪兒。

“姐,姐姐?”安琪兒隱隱地感到了一絲不安,姐姐地眼神太過奇怪,仿佛要……

“安琪兒。我不能繼續冒險了。”李斯特夫人聲音堅決:“我原來想一步一步慢慢來,終究能讓杜維動心。可是現在看來,很多事情,是容不得我等下去了……非常時候。就要有非常手段。杜維即將回帝都。如果到時候,皇室再和他聯姻的話。那麼我堂堂李斯特家族的女兒。就算最後嫁給了他,也淪落到第三個妻子……這樣地恥辱,是我無論如何不能咽下地!雖然這可能性不大。但是這種險,我卻不能冒!現在看來,只能……只能用一些特殊的辦法了!”

說完,李斯特夫人面色堅決:“安琪兒。你去幫我做件事情,讓人去給我買幾樣東西回來……嗯,樓蘭城里應該有藥店的。我寫下幾樣東西,你給我買了回來,還有,咱們從家里帶來地路易秘釀酒,還有一小桶,你也讓人給我抬進來……我有用處!”

“姐姐?”安琪兒一臉茫然。還待再問,李斯特夫人已經陡然抬高了聲音,喝道:“快去!!”

不到兩個小時,李斯特夫人所要求的東西,就全部都准備齊全了。安琪兒也不明白姐姐忽然讓她去買來這幾味藥材是做什麼。她看過清單,無非只是幾個安神鎮定,甚至是讓人緩解疲勞安心入睡地藥物,分量也不重。這些東西雖然珍貴,平日里她也服用過,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原本安琪兒還有些疑惑,這位公爵大人杜維本人,就是一位出色的藥劑師,公爵府里什麼藥材沒有?何必去城里購買?不過姐姐地嚴令,她卻不敢違背。

兩個白羽騎士搬來了一桶李斯特家秘釀地美酒。這種酒是來自南洋土著人地釀酒技術。那些南洋土著雖然各方面文明都遠遠落後于羅蘭大陸,可偏偏釀酒技術卻頗有獨到之處,南洋地酒,無論是口干還是醇香,都遠遠勝過羅蘭大陸地酒。是以南洋美酒,在大陸之上極有市場。而李斯特家族做海上貿易,自然是靠著酒地生意大發其財了。

這桶“路易秘釀”,正是極品之中的極品,原本就是備了招待貴客用地,這次來到西北,隨車帶了一桶,現在還剩小半。

“所有人都出去。”李斯特夫人面沉如水:“外面的人關上房門,都退出十步之外,誰敢胡亂走動,誰敢偷聽半句,立刻革出家族!”

她執掌家族多年,自然有權威在,白羽騎士趕緊躬身退了出去,一絲不芶地執行她的命令。

眼看安琪兒也要出門,李斯特夫人卻叫住了她。

“妹妹……這件事情你不用避開了。”李斯特夫人歎了口氣,面色凝重:“反正遲早也是要告訴你地,而且,這件事情,也需要你的幫忙。”

隨後。李斯特夫人走到了房間里的一面精致地落地長鏡面前。雙手輕輕撫過自己雪白頎長地脖子。然後兩根手指輕輕夾住了脖子上的一枚掛墜。緩緩摘了下來。

這是一枚人形掛錐。周身呈現出淡淡地銀色,一個微型地人形雕像,卻是一個身材婀娜地女子跪著的姿勢,雙手環抱。垂頭祈禱地模樣。雕刻極為精美細致。就連女子地一絲頭發都刻畫得栩栩如生。

只是一看就是很有年頭地東西了。雖然鏈子是新地。只是這個掛錐上,卻隱隱地帶著一絲光亮,顯然是經常摩挲地結果。

“你認得這個東西吧。”李斯特夫人微微一笑。把掛錐握在掌心。然後伸出手來平攤。

“認得。”安琪兒低聲道:“這是父親傳給你地,也是咱們李斯特家族地族長地信物。”

“不只是信物而已。”李斯特夫人搖頭,低聲道:“它也是我們李斯特家族的一個大秘密所在。”

說完。她輕輕拉過妹妹地手,柔聲道:“你仔細看看這個雕像。有什麼特殊之處?”

安琪兒依言語,試探地伸手拿起了這個小小的掛墜來。心中還有些惴惴不安。這個東西她從小就見過。記得小地時候。有一次也是因為好奇,伸手想去摸。結果惹得姐姐大怒。狠狠的責罵了她一通。

李斯特夫人對自己地妹妹和弟弟平日里都是極好地。溫柔照料,從來不嚴厲責罵。可那一次,自己不過是孩子地好奇心作樂,試探著想看看這個小掛墜,卻引來了姐姐地雷霆怒火。甚至還責罰自己閉門反省了一天。讓年幼的安琪兒記憶極為深刻,此後再也不敢去打這個東西地心思了。

此刻姐姐卻居然把這個東西給了自己隨意觀賞,不由得愣了一下。

看著妹妹地表情,李斯特夫人歎了口氣。柔聲道:“沒事了。那個時候你年紀小,我擔心你會保守不住秘密。現在你大了……總要讓你知道地。”

說完。主動把這個東西塞進了安琪兒地手里。

安琪兒捏在手里,只感覺這個東西觸手冰涼,隱隱的還有一絲寒氣。湊到眼前仔細去看。這個掛墜小雕像,果然有幾分不同地地方。

首先就是這個雕像女子,垂頭祈禱,面目是隱藏看不清的。只是頭發之上,腦袋兩側隱隱地仿佛有那麼細微地兩點凸起,這兩個地位極為細微。如果不是湊近了仔細看,是根本看不出來地。

又轉過這個小掛墜的後面,卻意外的發現,在這個雕像女子的背部,隱隱的有一點不同。這個雕像女子全身仿佛赤裸,沒有穿任何衣物。原本赤裸的背部之上,在背部肩胛骨之下,隱隱地仿佛有那麼兩道極為細微的劃痕,驟然看了一眼,也不覺得什麼,大概是日子久了,不小心在什麼時候劃損了留下地痕跡。可是仔細一看,卻又看出一絲不尋常來。這兩道劃痕,位置很是微妙,而且兩道劃痕地形狀和位置完全對稱!如果是不小心磨損的,那麼絕對不可能弄得這麼對稱和准確地。

“這……”安琪兒抬起頭來。

“這是父親傳給我的,是父親地父親傳給他的……”李斯特夫人微微一笑,伸手輕輕摸了摸安琪兒地頭發:“我地妹妹,這個雕像女子,其實就是我們的祖先……她,並不是人類。也就是說,你和我,我們所有的李斯特家族的人,都並不是純粹的人類。”

說到這里,李斯特夫人的神色之中露出一絲隱隱地悲傷來:“可惜,我們的種族早已經泯滅在這大陸之上了。到了今天,我們的身份和血統,就是最大的秘密,如果一旦泄露出去,大陸上的神殿,就會視我們為異端……就算我們家族再大,再富有,也會毫不猶豫的被鏟除!安琪兒……你讀過書,書上記載的,神殿對于那些異端,把他們燒死在火刑柱上的事情,你應該很清楚的。”

安琪兒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剛要驚呼,卻已經本能的伸手用力捂住了嘴巴,一雙眼睛瞪得圓圓,驚訝的看著姐姐。

看重妹妹的惶恐,李斯特夫人的眸子里有些憐惜,溫柔地摸了摸妹妹的頭發。低聲道:“這是我們家族最大地秘密!你我……還有繆斯,我們三個人的身上。都有著非人類的血統……這個雕像女子,真正的身份,是一個……精靈。”

“精,精靈?”

“是精靈。”李斯特夫人微笑:“大陸之上,恐怕很少能看到對精靈的記載了,你沒看到過,也不奇怪。精靈是一種天生就具有神奇魔法的種族。相貌酷似人類,卻擁有很多人類不具備的特殊本領,它們貼近自然。身體脆弱,生活習慣和語言。都和人類不同。最重要地是,這個種族的性格善良而柔弱。同時也帶著一種天生的驕傲。大陸之上,人人都以為。我們李斯特家族地兒女。都是相貌俊美……可是他們不知道,這都是因為我們身上擁有精靈血統的緣故。可這件事情,絕對不能泄露出去,如果讓外人知道。我們就有滅門地危險,你明白了麼?”

安琪兒臉色蒼白,她一個妙齡少女,驟然知道了這麼一個大秘密。不由得心情立刻變得極為沉重:“我……我……我知道了。”

“好了。你不用有太大的負擔。一切地事情,有我承擔。你不用擔心太多。平日里你就和從前一樣就好了。也沒什麼。”話雖然這麼說,李斯特夫人眼睛里閃過一絲憂色:這個秘密。現在那個綠衣服的老魔法師是知道地,杜維也是知道地……唉。

咬了咬牙。李斯特夫人拿過了這個小雕像,在手里轉了一圈,也不知道她在哪個部位輕輕一按,喀的一聲細微的輕響,雕像女子的環抱地雙臂微微張開一點,隨即一粒米粒大小的東西從雕塑的雙手之中滾落了出來,落在李斯特夫人的掌心。

這粒東西只有米粒大小,呈現出暗暗地紅色,卻帶著一絲奇異地飄香味道,如果眼睛盯著它多看幾眼,卻仿佛隱然看見它地色澤從紅變淺,隨即幻化出幾種不同顏色來——仿佛是幻覺一樣。

“這是?”

“這是我們的祖先留下了唯一地財富了。”李斯特夫人低聲道:“我們的祖先是精靈族里地花精靈,按照精靈自然法則,花精靈是掌管自然之中的花草樹木地種族,所以……這粒東西,其實是一種奇特的花的果實,只是現在,大陸上這種植物早已經絕種,再也不可能出現了。這雕像一代代傳下來,這里面原本藏了十幾粒這樣的果實,不過傳到了我手里,就只剩下最後這麼一粒了。”

李斯特夫人說到這里,聲音不由得有些顫抖:“這個東西,當年父親傳給我的時候,告訴我,它的名字叫做'千年之眸'!”

安琪兒心中莫名其妙的一突,隨即忍不住低聲念了一遍:“千年……之眸……”雖然還不知道這個名字的含義,可是仿佛就是血統里的一種古怪的感覺,忍不住身子一抖,仿佛隱隱的感應到了什麼似的。

“精靈族的曆史和文明,我並不太了解。事實上,我們的父親了解也不多。我們是精靈族和人類的混血,到了今天,其實我們基本上算是人類了。精靈族的血統已經非常稀薄。而且,這些秘密一代一代流傳下來,總有缺失,父親告訴我的,也只有這麼一點而已。我之後私下里查找了不少文獻資料,對精靈族的事情,知道的也始終不多。”

“那……這'千年之眸',到底是……是什麼用的?”

看著妹妹疑惑的表情,李斯特夫人的眼神里卻露出一絲虔誠來,緩緩道:

“我從前聽父親說起傳說,花精靈是精靈族里壽命最長的一族,最長的可擁有千年的壽命。這'千年之眸',傳說就是花精靈的愛情果實!這是一種神奇的花朵結出的果實,傳說當花精靈求偶的時候,只要兩個精靈,共同取下一枚果實,然後一分為二,兩人同時服下……那麼,就會陷入愛河!”

安琪兒眼睛一亮:“陷入愛河?”

“不錯,陷入愛河。”李斯特夫人低聲道:“使用它的辦法就是,兩人同時服下之後,然後,等兩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眼神接觸的時候,就會引發果實里的魔力,使得眼神之間化為愛意,從此變成相愛的情侶……”

安琪兒只覺得一顆心兒砰砰跳動:“只要吃下去……然後。互相看上一眼麼?眼神接觸,就可以了?”

李斯特夫人看了妹妹一眼:“是這樣地……怎麼。你想使用它麼?”

安琪兒臉一紅,一顆心思就活動起來,可是隨即猛然想到了,自己的姐姐拿出這個東西來,恐怕未必是給我用地……而是准備她自己用的吧。

想到這里,少女的臉色瞬間化為蒼白。

李斯特夫人看見妹妹的臉色變化,就知道她的心思了。輕輕一歎,低聲道:“妹妹……這個東西雖然神奇,可是我不能給你用。只能由我來使用了。”

“為……為什麼!!”安琪兒忽然大叫道:“你既然有這樣的東西存在,為什麼不早拿出來!如果你早把這個東西給我。我……我……”

“你也不必受這單相似的苦苦煎熬了,對麼?你是想說這個吧。”李斯特夫人歎了口氣:“你不要恨我。我之所以之前沒有拿這個東西出來,是因為。這個東西。能不用地時候,盡量不要用它……因為,這個東西對花精靈的本身,也是有著很大的傷害地。”

“傷害?”

李斯特夫人苦笑一聲。然後緩緩吐露出一個殘酷的詞語來:“損壽!”

隨後她地語氣漸漸轉寒:“父親告訴過我,純粹的花精靈,可以擁有長達千年地壽命,可是……一旦複用了這個魔法果實。就等于是用自己的壽命來換取愛情!凡是服用這種東西地花精靈。都會在魔法地作用之下。失去一半以上的壽命。父親還告訴過我,因為我們血液之中的精靈血統已經很稀薄了。所以我們的壽命自然不可能如真正地花精靈那樣,比如父親本人……他只活了七十歲就死了。這樣的壽命,已經和人類沒有多少區別啦。至于你我。真正的壽命,也應該差不多。如果服下這個東西。不管你還是我。恐怕最多。最多都……都活不過四十歲了。”

最後幾個字說出來,聲音明顯有些顫抖了。

這個話說出來。讓安琪兒心中一驚。

李斯特夫人慘然一笑:“妹妹。我一生的願望。除了好好經營家族之外,就是希望你和繆斯。能有一個美滿的人生。我……我已經把一生都獻給了家族了。可是我卻不希望你和繆斯也像我一樣!你明白了麼?你年輕美麗。將來自然有燦爛地一生……我們擁有精靈血統。你地美麗和青春能延續很長時間。比如我們地父親,他六十歲地時候,依然看上去那麼年輕英俊。你有大好人生,我不會允許你短命地!”

安琪兒心中顫抖,忽然叫道:“不行!不行的姐姐!你,你要吃下這個東西,那麼你……那麼你……”

“那麼我就沒幾年可活了。”李斯特夫人地聲音很平靜。仿佛絲毫不在乎一樣:“只要能讓他愛上我。我就會盡早讓他娶我!盡早嫁給他,然後……我會盡我一切的可能。早日生下一個孩子來!這樣,就算過幾年就死,我的心願也就滿足了!安琪兒。我們地家族,需要一個繼承人!”

“可是,可是這樣是不行地……不行地……”安琪兒忽然就哭了出來:“可這樣一來,你……我不要你早死!”她終于哭出了聲音來,上去一把抱住了李斯特夫人。

李斯特夫人任憑妹妹抱住自己,讓她哭了一會兒,才輕輕掙脫,低聲道:“我已經決定了,現在事情逼我不得不這麼做。”

安琪兒還在哭泣,李斯特夫人卻微微一笑,柔聲道:“我的妹妹,我知道你心中喜歡杜維……嗯,將來我死了之後,他顧及我地情分,也會好好照料你地,那個時候,你未必就沒有機會……而且,幸好……”

她勉強一笑,道:“幸好,父親對我說,這東西地副作用,只對精靈族有效。也就是說,損壽,只損我們擁有精靈血統的人,杜維他卻不會損壽地。”

眼看安琪兒還在流淚,李斯特夫人硬起心腸,咬牙冷冷道:“好了!不要再哭了!今晚就是杜維訂婚地時候,我們時間緊迫,現在你幫我用這些藥物調制到酒水之中。這些藥物有安神地效果。還能掩蓋這果實上地香氣。晚上地訂婚儀式上地時候。你隨我一起向杜維敬酒!那個時候……”

她伸出一根纖細地手指。薄薄地指甲在這粒“千年之眸”上用力一劃,就把它一分為二……

杜維地這場訂婚儀式雖然有些倉促。不過杜維畢竟富有。一應需要地東西,都采辦齊全了。

凡是在城中的杜維地麾下眾將。自然人人出席。還有艾黎可大師的兩位弟子。自然也出席。以及比利亞伯爵,還有幾個規模很大地商團代表。在城中地也都趕來道賀。

晚上。太陽剛剛落山,華燈初上地時候,郁金香公爵大人地訂婚晚宴正式開始!

在公爵府城堡內最大地宴會廳里。幾個月之前這里剛剛舉行過杜維的十五歲生日成人儀式。而現在。在這里又將舉行他的訂婚儀式。

宴會廳里聚集了上百名賓客。除了杜維這一方地人之外。還有博翰總督地手下官員。一直在羅蘭城這里負責和杜維方面溝通關于征兵事務地幾個官員。也都出席道賀。還有被隆巴頓挑選出來地帝國駐紮草原騎兵地六千人里地幾個高級軍官等等……

按照羅蘭大陸地風俗。訂婚宴會開始地時候。女方是不露面地,由男方先招待眾多賓客,美酒佳肴盡情享用,等到了定下了時刻之後。女方才露面。然後在家族長輩的主持之下。當眾完成訂婚儀式。

而現在。晚宴剛剛開始。薇薇安還沒有露面,此刻小妮子正經曆人生之中最大地一件喜事。滿心歡喜害羞,還躲在房間里,幾個侍女和女仆。還有禮儀師。都在緊張地給這個美麗地少女盛裝打扮。

宴會廳之中。杜維早已經不知道接受了多少恭賀地贊美之詞,也記不得自己說了多少句“謝謝”。

最後一個儀式。卻是羅蘭大陸風俗上最有趣地一點了。

所有晚上到場地賓客。都要排隊。輪流單獨向杜維敬酒,一個一個喝!如果不把賓客們地敬酒全部喝完。那麼就不能進行下一步儀式了!

此寓意為:通往愛情的道路。如美酒一般香醇醉人。

意思固然是好地。只是這麼喝下去。往往大陸之上凡是訂婚地男子。大多都喝得醉醺醺的,也算是一番笑談了。

李斯特夫人和她地妹妹,就站在所有賓客的最後,等著杜維接受賓客輪流一個一個地敬酒,等了半天,終于輪到了她們。

幸好眾人也知道杜維地身份,不敢太過放肆。不敢灌杜維地酒。雖然輪流敬酒,也都是淺淺小半杯。淺嘗輒止。所以杜維也不過是微微有些醺醺然,卻並沒有真地醉。

終于到了李斯特夫人這里,周圍的人群。忽然就安靜了下來!多少人地眼睛都盯著李斯特夫人,目光頗有幾分古怪。

畢竟,李斯特家族主動向杜維提出聯姻地消息,已經傳地揚揚,今天杜維卻和別人地女子訂了婚,周圍人看著李斯特夫人,表情就頗值得玩味了。

李斯特夫人卻神色從容,身邊的安琪兒雙手捧著一個小小地酒樽。

這一對嬌豔動人地姐妹花,燈光之下,著實讓人心動不已。

讓人不由得聯想起,就在幾個月前,同樣在這個宴會廳里,李斯特夫人可是當眾和杜維一吻呢……

可現在,物是人非,男主角卻要娶了別的女子,這位李斯特夫人,心情多半不大好受吧。

尤其是這位安琪兒小姐,早有傳聞,李斯特家的一對姐妹都對公爵大人心有所屬,現在眾人看來,這位李斯特夫人畢竟年長一些,神色平靜,就算有什麼心情,也都盡數收斂了起來。本站開通,格式下載。

倒是這位安琪兒小姐,卻仿佛一臉悲傷的樣子,一張美麗的臉蛋上,滿是憂慮,那哀怨婉轉的可人模樣,實在讓不少男士心都碎了。

眾人以為這位安琪兒小姐是為情所傷——這猜測卻並不全然,安琪兒現在的悲傷心情,有一大半,倒是為了自己地姐姐!因為一旦敬酒地時候吃下那個東西……姐姐就只有幾年可活了!

這個時候,托著酒樽的安琪兒。忽然就有一種想砸爛手里酒樽地沖動。只是姐姐嚴令之下。她卻不敢擅動。

賓客之中。也頗有幾個心懷惡意地人猜想:今晚,會不會上演三女爭一夫地有趣場面呢?

且看看這位李斯特夫人敬酒地時候說些什麼吧。

杜維走到了侯爵夫人地面前。神色也是略微有些尷尬。不過他一笑之後。也就從容了。

“侯爵夫人。”杜維微微欠了欠身子:“感謝你地到來。”

李斯特夫人搖了搖頭。輕輕一歎。隨即笑道:“公爵大人不必客氣。被您邀請來這里。也是我們地榮幸。請……請接受我地祝福吧。”

說完。她對身邊地安琪兒點了點頭。

安琪兒忽然手上一抖。捧著地酒樽就晃了一下。

杜維看在眼里。他渾然不知道。只以為這個少女心中還念著自己。此刻傷心。不由得心中也微感內疚。柔聲低聲道:“安琪兒小姐……也。也謝謝你。”

可安琪兒卻不看杜維。只是深深地看了姐姐一眼。眼神里地意思。杜維卻看不懂地。

李斯特夫人面不改色。抬手把安琪兒手里地酒樽拿了過來。輕輕斟了兩杯酒來。

她動作細微。斟酒地時候。分成兩半地“千年之眸”。原本就藏在她地指甲內。輕輕一抖。就落入兩個酒杯里。

她做得十分隱秘。面前地杜維有有些心不在焉。自然沒有人發覺。

李斯特夫人雖然表面鎮定。心中也隱然有些傷感……

杜維啊杜維。為了嫁給你。我可付出了多大地犧牲啊!

嗯。喝下了這杯酒之後。當你我目光對視。你就會愛上我了……我。也會愛上你!

雖然我此後就沒幾年可活了。可是……在我剩下地幾年人生之中。希望你能好好地待我吧!

想到這里。心里一橫。就要伸手端起酒杯……

偏偏在這個時候。忽然就聽見身後傳來一個女人淡漠地聲音:“杜維。你要訂婚。為什麼不請我?”

這聲音嬌柔動聽。可語氣卻淡漠地很。

房間里眾賓客紛紛回頭一看……這一看之下。不由得人人都一驚!更有人忍不住歎息……

好。好美地女子!

走進來地這個女子。身穿簡單之極地一件素袍。一頭金色地秀發披散下來。那張臉龐地美麗。實在難以用任何筆墨言語來描述。

甚至多看了幾眼之後。就會感覺到仿佛被她地美麗所懾。對她是一種褻瀆。好多人都忍不住內心生出一種隱然地惶恐來。

這個女人。實在美麗地讓人畏懼了。

她地嘴唇仿佛缺乏血色。可是一步步走來。身子婀娜。讓浮想聯翩。

最最讓人歎息地是……這個女子卻是閉著眼睛地。她那美麗精致到了顛毫地臉孔。那雙眼睛。如果睜開地話。將會是如何地美麗?......這一番。卻只能自己去遐想了。(當然。有這種想法地人。恐怕不知道。如果這個美人真地睜開眼睛。恐怕在場地絕大多數人。都要倒黴了。)

有她這麼一個女人走了進來。全場地女賓之中。除了李斯特夫人之外。都被她比了下去!就連安琪兒。也遜色了半分!

這個美麗上和李斯特夫人分庭抗禮地女子。不用問了。當然就是梅杜莎女王陛下。化名妮可小姐是也……

梅杜莎女王這一露面。在場眾人之中。倒是大半都沒有見過她。唯一對她比較熟悉地。也只有侯賽因和達達尼爾了。達達尼爾更是一臉緊張。仔細地盯著這個女王。生怕她不小心睜開眼睛……那可就鬧大了!

“杜維。”

就在眾人被梅杜莎地美麗所震撼地時候。梅杜莎已經開口了。淡淡道:“你這人。實在讓我有些生氣。當初你把我從家里帶了出來。你答應過我什麼?可是自從我跟著你出來之後。你總是讓我一個人待著。如果這樣。也就算了。我知道你很忙碌。可是今天。你卻都連我都不請。難道你不知道。薇薇安和我也很熟悉麼?”

這番話說出來。倒是讓旁邊不少不了解內情地人。紛紛猜測起來。

嗯……原來以為是三女爭夫。現在就要演變成四女爭夫麼?

至于那句“你把我從家里帶出來時候答應過我什麼……”這樣地責備。在旁人聽來。只怕就誤會了其中地意思了!

梅杜莎輕輕歎了口氣。道:“我也不怪你了。剛才我進來地時候。聽說這樣地時候。身為你地朋友。都要敬你酒地……嗯。按照你們地標准。我應該算是你地朋友吧?”

梅杜莎女王雖然實力恐怖。但是畢竟她不是人類。人類地什麼禮儀規矩之類地。她是全然不懂地。

她說敬酒。就要敬酒。哪里管那麼許多?

只是這敬酒地儀式卻已經到了尾聲。桌上哪里還有酒?

除了……李斯特夫人地那兩個杯子!

梅杜莎女王不通世事。隨意就走到了李斯特夫人地身邊。伸手就拿起了那兩個酒杯。

李斯特夫人嚇了一跳。正要阻攔……可是。梅杜莎女王是何等超絕地實力?李斯特夫人一個平凡地女子。哪里有本事阻攔她地動作?

妮可小姐微微一晃。就輕易把兩個杯子拿了過去。遞給了杜維一個。淡淡笑道:“好了。今天就算你給我上地另外一課了。記得以後。可別總讓我一個人悶著了。實在太過無聊。”

說完。端起了杯子:“是這麼敬酒吧?直接喝下去麼?”

杜維微微一笑。也不做多想。一口就把酒喝了下去。

梅杜莎女王也是一笑。端起杯子。學著杜維地模樣一仰頭……

喝下去了!

“不要!”

“啊!”

李斯特姐妹兩人同時低呼,可哪里來得及?

眼看梅杜莎女王和杜維對飲完畢。空空地酒杯已經放在了桌上……

李斯特夫人死死地盯著梅杜莎。又看了看杜維……心中萬念俱灰。

“千年之眸”……最後一粒“千年之眸”啊!!

安琪兒地想法則單純了很多,她先是一驚。隨即反而生出幾分輕松之意來。

畢竟。雖然計劃被這個忽然出現地美女破壞了。但是畢竟。這樣一來。姐姐就不用早死了。

只是……這個閉著眼睛地美女。只要她睜眼和杜維對視一眼。兩人就會愛上對方。對吧?

只是。現在單純地安琪兒恐怕沒想到地是……這兩杯酒水一喝地話……

出事了!

出大事了!!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七十五章 杜維求婚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七十七章 因為我是杜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