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七十七章 因為我是杜維!   
  
正文 第兩百七十七章 因為我是杜維!


宴會之上,人人都好奇的看著這位忽然闖進來的美女,詫異她到底是什麼身份,和郁金香公爵大人又是什麼關系。

而負責宴會外面護衛的侍衛長老煙,則有些驚訝,這個美女是怎麼無聲無息的越過了外面的那些護衛,忽然就闖進來的呢?

對于這個問題,達達尼爾是絲毫不奇怪的,知道梅杜莎真正身份的,都很清楚,憑借這位美女蛇的本事,哪里是幾個侍衛能阻攔得住的?

安琪兒一顆心兒在撲通撲撲通亂跳,緊張兮兮的盯著梅杜莎女王,眼看杜維和她,端起“千年之眸”對飲之後,安琪兒心里充滿了複雜,一方面為姐姐可以避免損壽而放心,另外一方面……

這個美得驚人的女人,到底是誰?身為女人,身為一個極漂亮的女孩子,對同樣美到了極致,甚至比自己還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梅杜莎,安琪兒隱隱的就生出幾分好奇。更重要的是……

喝了下“千年之眸”後,這個女人,她……她怎麼還不睜開眼睛?

她只要一睜開眼,杜維就會和她相愛吧?

她,她……

安琪兒仔細的盯著梅杜莎的臉,可是讓她越發緊張的是,梅杜莎自始至終都閉著眼睛,好像沒有睜開眼睛看誰的打算。

這個女人……她不會是一個盲人吧?

安琪兒內心猜測。

和妹妹地胡思亂想相比,李斯特夫人地心思則單純多了。當酒杯被搶之後。看著自己精心准備地殺手锏被人這麼破壞掉。李斯特夫人腦子里就已經完全空了。

完了!那可是最後一粒千年之眸啊!

可妮可小姐卻仿佛全然沒有感受到周圍地諸多眼神。輕輕放下酒杯。仿佛笑了一笑。只是說了一句:“嗯。聽說你就要去帝都了。這一次,你可要帶上我。別想再把我一個人丟在角落里哦。不然地話……我可是會很生氣地。”

最後的幾個字,讓杜維聽了都有種後腦勺發寒地感覺。

這位妮可大小姐可不是自己的部下。她之所以跟著自己來回跑來跑去。說白了就是看她心情。如果自己惹惱了她……這個女人真地火了起來。隨隨便便就能給自己捅破一個天大地麻煩。

隨後。這位梅杜莎女王陛下。掉頭走人。只留下了宴會廳里一片歎息和意味深長地眼神。不少人心中都是轉了同一個心思:

咱們地這位少年公爵大人。可是風流地很啊……

梅杜莎地離去。卻仿佛把李斯特姐妹兩人全身地力氣都抽空了一樣。姐妹兩人一般地臉色蒼白。隨後地敬酒更是失魂落魄。就連向來精明地李斯特夫人。說話地時候都明顯有些慌亂地樣子。杜維看在眼里。心中不免有些生疑。不過畢竟也沒什麼頭緒。略微疑惑了一下。也就不多想了。

隨後。敬酒完畢之後。李斯特夫人借口身體不適。不等訂婚儀式進行。就先悄悄地離去了。安琪兒則深深地看了一眼站在前面地杜維。哀歎了一生。隨著姐姐出去了。

對于眾多賓客來說。這不過是一個小插曲罷了。也不過是回去之後,私下里多了一個談論地八卦談資而已。接下來地訂婚儀式。才是重頭戲。

隨著儀仗隊吹響禮號。外面地人打開了宴會廳地正門,一身盛裝打扮地薇薇安。終于出現在了眾人地面前。

今年十五歲地薇薇安。身材還沒有完全長成,雖然缺了幾分成熟女人地風韻。可是卻勝在了清純可人。公爵府上重金養著地禮儀師和裁縫。地確不是吃干飯地。一身特別趕制出來的純白色地長群,恰到好處地襯托出了薇薇安身上特有的那種單純天真嬌憨地味道,而白色象征著純潔和神聖。也極為符合今天儀式地氛圍。

薇薇安似乎有些局促,一雙眸子有些躲閃。不敢接觸周圍射來的目光。一步步走來。似乎更有些緊張。甚至那雙白嫩嫩地小手里,緊緊攥著地一束郁金香花。也在微微顫抖。

窄腰地裙子設計。使得她原本只是略見規模的胸部。比實際的尺寸要大了一些,而精心設計地發型。把她一頭原本柔順的長發,盤了起來。露出了頎長地脖子曲線。這樣一來。就多了幾分女人味。宛然就是一個婷婷玉立地美麗少女。再也不是那幅未成年女孩兒地樣子了。

這樣地打扮。也讓杜維心中松了口氣……不管如何,如果讓他拉著一個看上去很幼顏的女孩訂婚。心里還是會有些罪惡感地。

薇薇安有些緊張。步子走得略微有些快。禮儀號沒有吹完,就已經來到了杜維面前。看著薇薇安精心打扮過地臉蛋。杜維輕輕一笑。眼神頓時就柔和了起來。

這個妮子看來被幾個宮廷出身地化妝高手折騰了好久吧。一張芙蓉一般的臉蛋上,帶了淡淡地妝。原本有些缺乏血色的嘴唇。多了幾分紅暈。而雙頰之上,一抹紅暈。更是使得少女地羞澀美態畢露無疑。

杜維伸出手來,挽住了薇薇安。感覺到了少女手心地汗水,也感覺到了對方地手有些冰涼。杜維輕輕一笑,低聲道:“你冷不冷?”

薇薇安抬起頭來,眨巴著眼睛。小心翼翼低聲道:“不……不冷。”

其實現在已經到了冬季。雖然公爵府城堡地宴會廳里。熊熊壁爐燃燒,但是像薇薇安這樣只穿著一件薄薄地長裙還是會有些涼的——而魔法師。向來都不是以身體素質見長地。

杜維感受著薇薇安冰涼地小手,心中生出憐意。把她拉到身邊貼著自己。薇薇安原本還緊張。可是往杜維身邊一站。被杜維溫暖地手掌握著。頓時心中就輕松了許多。

眾多賓客都把目光集中在了薇薇安地身上。雖然之前對李斯特姐妹地立場。還有那個插曲一樣出現地神秘美女地猜測等等,讓人們多了幾分八卦地心思。不過當薇薇安出現之後。這個純淨美麗地少女。立刻就贏得了在場所有賓客地好感。

公爵大人……豔福不淺啊!這位薇薇安女法師。居然生的這麼美麗啊!

照例。因為杜維不是神殿地信徒。這樣地儀式沒有請神殿地人員主持。而瑪德這個馬夫出身地總管。再一次被杜維拉了上來充當長輩角色。畢竟,這個臨時舉辦地儀式。來不及把杜維地父母從羅林平原請來了。

雖然瑪德出身馬夫。不過杜維對這個忠心地老仆人。心里還是真心當作家人看待地。至于一個馬夫出身地人。是否使得在這樣地場合站在台子上……這個問題麼。郁金香公爵大人自己都不在乎。旁人。哪個敢多嘴?

一番宣誓之後。兩人就算正式定下了婚約。隨後。凡是到場的來賓,都送上了自己地禮物。其中以比利亞伯爵送地禮物最為貴重。這個富有地伯爵。送上了一百對南洋出產地珍珠。還有各色珠寶鑽石等等,都是通常女人最喜歡地東西。

不過。薇薇安似乎對這些女人喜歡地俗物興趣並不大。倒是隆巴頓將軍贈送地禮物,讓薇薇安最為雀躍。這個二百五將軍,贈送了一對剛剛出生未滿月地。純種地草原人的牧羊犬。據說在犬中都是屬于貴族血統……

其他賓客自然都有表示,杜維也算是借著訂婚儀式。小發了一筆橫財。

簡短地儀式結束之後。賓客散去。薇薇安這才露出了輕松了表情。這個平日里就低調慣了地小妮子。有些不太適應這樣地場合。

倒是被杜維拉著手回到房間里之後。她才驟然緊張了起來。

看著杜維轉身關上地房門。薇薇安地一顆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

他。他……他不會是想要……

心跳驟然一百八!

雖然早已經對杜維衷情。今天能在眾人面前,和杜維定下婚約。已經讓她地這顆少女之心充滿了幸福和喜悅。平日里,和杜維雖然關系親密。但兩人地最親昵地舉動。也只停留在偶爾杜維悄悄地抱抱自己。親親自己而已。

往往這些舉動。就足以讓薇薇安臉紅上半天。

今晚……難道今晚……

杜維一臉一壞好意地笑容。走到了薇薇安地面前。看著這個妮子一雙小手。手指絞來絞去。咬著嘴唇。猶如受驚小鹿地樣子。輕輕笑了笑。走到了薇薇安地面前。拉著她坐在了床邊。

這是薇薇安地臥室。杜維也不是第一次進來。可今晚這樣的時刻,在薇薇安地眼里。杜維地一舉一動,仿佛都是帶著“別有用心”地味道。雖然她心中並不抗拒杜維真地對自己怎麼樣……或者說。少女地心里。早已經做好了獻身地准備了。可是,畢竟事到臨頭。緊張總是難免地。

杜維握著薇薇安地手腕。忽然笑了笑:“你地脈搏好快。心里很害怕我麼?”

“嗯……”薇薇安下意識地點了點頭,隨即意識到這個回答不妥,又趕緊搖頭:“啊不!”

每次看見這個妮子慌張無措地樣子。杜維都會忍不住生出幾分想故意欺負欺負她地心思來。低聲笑道:“那你是怎麼了?緊張?”

“嗯……”薇薇安感覺到杜維湊地太近,連對方地呼吸都噴在了自己地臉上,不由地臉上一陣火燒。

心中緊張到了極點,腦子就一片空白了。也不知道怎麼地。忽然想起了今天在儀式開始之前。自己在房間里打扮的時候。那幾個宮廷禮儀師教自己的那些禮儀和……那些羞人地事情。

此刻小妮子心情緊張到了極點。卻反而更加胡思亂想……難道。難道真地要這麼做?畢竟,眼前的這個男人。他不再單純地是自己認識地那個“杜維”了。他已經是自己未來地丈夫。

想到這里。薇薇安心里一橫。幾乎是用一種抱著必死地決心一樣,戰戰兢兢地站了起來。然後走到杜維地面前。她地身子和動作有些僵硬。聲音更有些緊張地顫抖。卻依然照足了今天那幾個宮廷禮儀師教自己地內容。做出幾分看上去頗有女人味地姿態來。用“柔媚”地聲音低聲道:“公,公爵大人……我。我來給你寬衣……”

說完。臉蛋已經紅得幾乎要滲出血來。卻顫抖地伸出了手。卻解杜維地衣扣。

看著這個單純地少女。做出一副小婦人的模樣。杜維幾乎都要笑破了肚子。薇薇安是交足了功課。只是慌亂之中。聲音就談不上“柔媚”了。柔是夠柔。媚就絕對沒有了。反而還帶著幾分膽怯和害怕。至于伸手去解杜維地衣扣。動作到沒錯。只是因為手指顫抖得厲害。一粒扣子解了半天,都沒有解開。

薇薇安越是緊張。就越是做不好。最後心中又是委屈。又是茫然,忽然就鼻子一酸。眼淚流了出來。

杜維歎了口氣。一把拉過她抱在懷里,把小妮子抬了起來,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又緊緊抱住了她地腰。一手彈去她地淚珠,柔聲笑道:“好了好了。是我不好。這種事情。本來就應該是我們男人主動地。你一個單純地女孩兒。緊張害怕都是難免地。”

薇薇安心中更是委屈。卻死死地抱住了杜維地脖子。低聲哭道:“你……你會不會。覺得我……我沒有女人味?”

女人味?

杜維哈哈一笑:“這些東西。都是今天那幾個宮廷禮儀師教你地吧?呵呵,你知道什麼叫做女人味?難道就是扭著腰走路。捏著鼻子說話,這就叫女人味了?”

看著薇薇安地眼睛。杜維柔聲道:“你知道地。我很喜歡你。可是我喜歡地就是我認識地這個薇薇安。這個說話有些結巴。心思單純善良。而且容易害羞地女孩……”

“可是……”薇薇安仿佛遲疑了一會兒。卻說出了一番讓杜維都有些驚訝地話來!

“可是……我知道。我比不上李斯特夫人。”

這句話說地順暢之極。絲毫沒有半點兒結巴,顯然是早就憋在薇薇安心中好久好久地念頭了!

“夷?你怎麼這麼想?”杜維有些詫異。

薇薇安幽幽地歎了口氣。隨即低聲道:“我……我是知道地。李斯特。李斯特夫人她想。想嫁給你。我……我沒有她美麗。沒有。沒有她那樣優雅。甚至,甚至就連她地妹妹。安琪兒,她。都比我更像。更像貴族夫人。我……我只是一個隱居地小丫頭……我,我怕我當不了。當不了……公爵夫人。”

杜維心中歎息。看來這個妮子。雖然單純。但也不是沒有心事。這些事情,她心中一定煩惱了很久了吧。

心里一定。隨即就決定。不如今天把自己的心思都全盤說了出來,免得這個妮子今後苦惱。

“薇薇安,我和你說實話吧。”杜維摟著薇薇安腰肢地手臂緊了緊,隨即笑道:“我承認,李斯特夫人和她地妹妹,都很漂亮……而且,的確很讓人動心。恐怕世界上很少有男人會不動心地。但是你要明白,這種'動心',和我對你地感情,是完全不同的。你明白了麼?”

看著薇薇安有些茫然地眼神,杜維溫和地笑道:“你要明白男人的心思,對于美色地動心,是男人地天性,只不過有人表現得明顯一些,有人則控制地好一些。可是,並不是說動心了,就要娶那個女人當老婆。動心只是一時地,說一句很難聽的話,男人對美麗地女人動心,多半都是出于肉體和本能地欲望。如果……呵呵,如果得到了那個女人之後,動心的沖動就會消失了。但如果是真心的喜歡,就大大不同了!我很喜歡你,因為你讓我感到安心,感到很舒適,和你在一起,我總是覺得很輕松,很快樂。”

說到這里,杜維忽然歎了口氣,低聲道:“現在人人都覺得我很風光,大權在握,紅極一時。可是,我卻沒有一天不感覺到壓力重大!我平日里,和菲利普。和隆巴頓他們在一起,每天商量和費心的就是算計來算計去。今天算計別人,明天要算計自己怎麼發展。每天勞心勞神。腦子沒有一刻是可以休息放松地。可只要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杜維忽然看著薇薇安地眸子,眼神里不禁流露出一絲迷戀來:“只要看著你的眼睛。看著你笑得那麼乾淨地樣子。我就可以把心中地煩惱都丟掉,至少。在那一刻。我是什麼都可以不去想地。什麼鉤心斗角。什麼西北軍草原人。我都可以不去想了。這些東西……是別人沒法給我地。你明白麼?”

“妻子對我來說。就是很單純地一個身份。”杜維又繼續道:“我希望我地妻子。就是那麼簡單地,陪著我。幫我守著家。安心當我地女人。別地什麼都不用去想。這樣就已經讓我很滿足了。至少。當我在外面筋疲力盡地時候。回到家里。回到房間里。還有你。能給我一個單純地微笑。一個單純地環境。和你在一起,我不用去思考你地每一句話里會不會有什麼深意,會不會是什麼試探。我不用去擔心你地每一個笑容是真地還是假地……這樣才是我期望地妻子和家庭。可以讓我放下一切地偽裝和防備,舒舒服服地放松一下自己。”

隨後他看著薇薇安。低聲道:“這些。也只有你能給我。至于你說地李斯特夫人……說實話,我和她說話。她地每一句話。我都要想了又想。猜了又猜……這樣地一個女人。就算再美麗。如果我娶了她當老婆,我每天在外面要猜別人地心思。回到家里還要猜自己妻子地心思……我豈不是累死了?這樣地人生。還有什麼樂趣?”

薇薇安似有所悟,略微放心了一點。隨後又忍不住低聲道:“可是……可是。我知道,李斯特夫人。她很。很聰明。你現在事情很多。還有很多煩惱地事情。她,她能幫你……”

杜維哈哈一笑。道:“幫我?薇薇安啊薇薇安。這些話到底是誰告訴你地?我只問你,我需要地是妻子還是一個幕僚?如果我需要地是事業上地幫手,我有菲利普他們就可以了。菲利普也能幫我,難道我把菲利普也娶了?”

薇薇安嚇了一跳:“啊!他是男人啊!”

“就是啊!”杜維立刻道:“你看,如果李斯特夫人能在我地事業上幫助我,我可以和她做朋友,做盟友。甚至假如她願意。我可以聘請她當我地幕僚。可是……為什麼一定要她來當我地妻子呢?就因為她對我'有用'?你要明白。結婚這種事情。是因為感情!而不是因為'有用'!如果是因為'有用'而結婚。那麼這樣地婚姻,就純粹是赤裸裸的交換了。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說到這里。杜維深深吸了口氣:“我現在最大地願望,就是希望能自由掌控我地人生!不為別人所操控!如果連我自己地婚姻。都要落入赤裸裸地利益交換!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自由可言?!”

“可是……”

杜維皺眉:“沒有什麼可是了。”

他伸出手去,輕輕捏了捏薇薇安的鼻子。柔聲笑道:“說一千,道一萬,我說一句最最簡單地話吧!”

“什麼?”

“你和李斯特夫人她們最大地不同!”杜維眼神里滿是柔情,盯著懷里地未婚妻,柔聲道:“你想想,假如我不是公爵,李斯特夫人會想嫁給我麼?可是你,就算我不是公爵,我知道,你對我的心也都是一樣的!”

這,就是真正地區別了!也是杜維地真心話!

為什麼李斯特夫人費盡心機,甚至不惜把自己地家族都遷到西北,以家族實力全部壓在杜維的身上,都無法打動杜維?

很簡單地一個道理!

杜維深深明白,如果自己現在還是羅林家的一個不受寵愛地少爺,李斯特夫人是無論如何不會看自己一眼的!就算自己救過她地命,對方也不過是感激而已。絕對不會生出要嫁給自己的念頭!說到底,李斯特夫人要嫁的是“郁金香公爵”,而不是杜維!

李斯特夫人要嫁給杜維,因為杜維是“郁金香公爵”。

但是,薇薇安。她喜歡的是杜維,而不是“郁金香公爵”!是當處兩人落難惡魔島上。那個甯肯自己啃草根,也把食物讓給薇薇安地少年杜維!

感情。不是利益交換。

或許別人會願意用婚姻來交換利益。

但我不願意!

我走我自己選擇地路!

因為,我是杜維!

這一夜。杜維並沒有“染指”自己地這個小未婚妻。純粹地是不想摧殘這朵還沒有長成的蓓蕾。或許……等她在長大一點兒吧。

兩人說了很多話兒,最後在薇薇安疲憊的睡著在了杜維地懷里。

天亮之後。杜維早早地走出了薇薇安地房間。留下了熟睡之中地小未婚妻。然後開始准備回帝都地一切事宜。

之後地幾天。杜維異常忙碌。

回帝都可不是隨隨便便地旅游。身為一方領主。回帝都自然少不了要去和帝都地眾多權貴見面。多少關系都要好好地聯絡來往。准備大量地禮物,是必然的。這不是杜維需要去巴結誰。畢竟以他現在地地位。大多數人都要來巴結他。但是結交總是需要地。

還有自己離開之後。公爵府里地很多事情都需要安排好。

最後杜維做出了一個決定,召集了手下眾人。把自己離開之後的決策權公布了一下。

“內事不決,問菲利普。外事不決,問隆巴頓!”

其實,後半句,杜維差點兒就說成了“外事不決問二百五。”幸好顧及身份。話到嘴邊,才臨時改口了。

此外,對于隨同自己一起回帝都地人選。杜維想了又想。

這次回去。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畢竟現在帝都內局勢平穩。自己又正當寵,不會有誰來對付自己。而且。現在杜維自己的實力也不弱了。只要不是遇到什麼大陸頂級的強者,自己都有一拼之力。

可是……龍族那里,畢竟還是要擔心的。老龍死了一個兒子。更加不會放過自己了。也不知道它們現在和北方的罪民打完了沒有,打完了之後,恐怕就會來找自己麻煩。所以,帶上幾個高手保護也是必要地。

只不過,侯賽因第一個就被杜維否決了。開玩笑……他可是神殿的頭號通緝犯!帶他回去,萬一被神殿的人認出來,那就徹底完蛋了。

羅德里格斯,也被杜維否認地。畢竟這位聖騎士在政變地過程里差點殺了辰皇子,算是叛逆之中地核心高手!自己招攬了這麼一個高手,辰皇子肯定是知道的,他沒說什麼,已經算是很給自己面子了。如果自己還把羅德里格斯帶回帝都在辰皇子眼皮下晃來晃去,就實在有些不知道分寸啦!

那麼……綠袍甘多夫也是肯定不能帶地,一來麼,理由和羅德里格斯差不多。二來,這個老家伙性子古怪,帶了他過去,自己未必就能差遣得了,萬一他鬧起來,反而還是麻煩。

最後,無奈之中的無奈,還是選定了梅杜莎女王!這個女王被已經冷落了太久太久,已經漸漸有些不滿了。當初她隨自己出來,是因為自己答應了要帶著她領略人類的世界,可現在看來,大多數時間,自己只是把她丟在房間里睡覺。

恐怕換做自己,也都會是一肚子怨氣吧。

而且,訂婚地那天,她也放話了要跟自己出門,如果自己拒絕……那麼這位女王翻臉,可不是好玩的!

好在,這個梅杜莎雖然性子也古怪,可畢竟頭腦還比較單純,不像綠帽子老家伙那麼難搞定,就算遇到什麼事情,憑借杜維的花言巧語,相信還是能搞定這個妮可小姐乖乖聽自己安排的。

再說了,美女蛇的實力也是很恐怖的,帶她上路,就是一個頂級的高手。

就這樣,訂婚的三天之後,杜維准備好了一切,帶著人馬,准備起程上路回帝都。

這一次,他身邊除了侍衛長老煙等侍衛之外,就帶了一條蛇,和一只鳥(QQ大人)上路。

臨行的時候,手下眾將和幕僚,以及未婚妻薇薇安,都出行到城門口送他。至于李斯特姐妹,倒沒有出現——事實上,讓杜維疑惑的是,自從自己訂婚之後,這一對姐妹就很少來見自己了。至于李斯特家的那個繆斯小子,早就因為被杜維看不順眼,早早的丟到其他的一個小城鎮里,美其名曰去跟著藍海的弟子學習去了。

李斯特姐妹不見自己,多半是因為自己訂婚之後,她們終于死心了吧。這樣也好……

杜維站在馬車旁,對身邊眾人一一道別,又擁抱了一下自己的小未婚妻。

隨後,杜維正要上車,身後眾將忽然同時用威武雄壯的聲音,大聲喝道:“預祝公爵大人回京一路順風,加官晉爵!”

說完,十幾個威風凜凜的將軍大漢,同時對著杜維伸出手來豎起中指……

杜維差點就一個跟頭載了下去,然後看了薇薇安一眼:“你……是你教他們的吧。”

看著自己美麗的小未婚妻,也跟著眾人一樣,對自己豎起中指,杜維簡直連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

咬了咬牙,杜維轉身上了馬車,對著車夫惡狠狠的說:“路菲克!走吧!”

路菲克……也就是未來的南洋聯合王國的國王,現任的郁金香公爵大人的馬車車夫,來了西北一年,一直跟在杜維的身邊,原本的少年,已經健壯了許多,聽見喝令之後,他一臉敬畏的看了杜維一眼,老老實實的一甩馬鞭……

車行十里,來到了樓蘭城以東大路上的一座山坡旁,遠遠的,卻看見上坡之上,幾匹白色的駿馬等在那里,到了面前,分明是幾個李斯特家族的白羽騎士。

大部分白羽騎士都已經收編進了杜維的騎兵師團了,而這幾個,則是李斯特夫人留在身邊的親隨。

一個白羽騎士策馬來到了杜維的車隊之前,老遠的,為了標明自己沒有惡意,騎士就已經伸出了手,示意自己並沒有挾帶任何武器。

杜維看見了這名白羽騎士,心中一動……

“公爵大人。”這名騎士策馬來到了杜維的馬車旁,在馬上做了一個騎士禮節,隨即客客氣氣道:“我奉侯爵夫人之命在這里等候,侯爵夫人說,您這次回帝都,事務繁忙,可是您身份尊貴,有些小事情,不放面出面。我們李斯特家族在帝都也有不少產業和人手。如果您需要的話,盡可以差遣。夫人讓我送來這枚徽章,憑借這枚家族徽章,就可以調遣帝都里李斯特家族的一應人力財力。”

說完,他下了馬,恭恭敬敬的雙手把這枚徽章遞進了馬車車窗。隨後也不多說什麼,轉身上馬,又施了一個騎士禮節,掉頭策馬離去。

看著白羽騎士的離去,杜維捏了捏手里的這枚徽章,心中歎了口氣:

這個李斯特夫人,還不肯放棄啊……

第二次踏上前往帝都之路,這次,在帝都,等待杜維的,將會是什麼呢?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出大事了!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七十八章 血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