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八十一章 怪物萊茵   
  
正文 第兩百八十一章 怪物萊茵


此時正值正午,杜維走出船艙來到甲板上的時候,船已經幾乎停了下來。老煙得到了杜維的命令,已經下令讓所有的侍衛都做好了警惕,所有的侍衛都准備了武器和短弩,眼看杜維出來,大部分都圍攏到了杜維的身邊。

那個萊茵也來到了甲板上,這個巨漢就在杜維的身前,身子仿佛一截鐵塔一樣,杜維看見這個家伙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了一個武器來——馬克西莫斯果然沒有說謊,這個家伙的確不用劍。萊茵的武器是一把巨型的戰斧,足足有一人高的大斧頭,精鋼打造,這麼大的一把斧頭,恐怕得有好幾百斤重了,可是他一手握了,就仿佛提著一根掃把一樣輕松,隨隨便便就拎在手里,一雙眼睛眯著,身上那種野獸一樣的彪扞之氣越發的濃厚。

此刻河道之上,前面一條大船果然就橫在了河道的中間——如果就是如此的話,杜維的船也能從左右繞過去。可對方似乎打定了主意攔截,在大船的周圍,還放下了幾條小船來,堵住了河道。

光天化日之下,就膽敢公然封鎖河道……這些家伙好大的膽子。杜維心中有些不爽:我倒要看看,這些神棍有什麼說道!

這時候,對方察覺了杜維這里座船停了下來,幾條小船就朝著這里靠了過來,這幾條小船上站了幾十個人,人人都穿著大大的斗篷。不過以杜維的眼里,老遠就看見了這些人斗篷下面。覆蓋著鎧甲,寬大地斗篷,也並不能遮擋住他們里面暗藏的劍。

此刻,杜維地身後旗杆之上,金色郁金香旗已經升了起來。可杜維並不指望靠一面旗就能把對方嚇跑。

一來。對方連一方教區的大主教都干下手,自己一個公爵的身份,絕對鎮不住對方。二來。對方居然能在這里攔截,就顯然早就知道馬克西莫斯就在自己的船上——自己的身份。對方自然不會不知道地。

老煙站在甲板的前沿,瞪著逼近過來的幾條小船,放聲喝道:“什麼人膽敢攔截公爵大人地座船!快快讓開河道!”

對方卻不說話。等雙方距離大約到了百步左右的時候。忽然就聽見一條船上為首之人大喝一聲:“動手吧!”

頓時。幾條小船上所有地人都一把掀起了各自的斗篷。隨即一半人的斗篷下都暗藏了弓箭,而其他地人。也都露出地里面地鎧甲。手里持著利劍。幾條小船呈包圍地陣勢。就圍在了杜維座船的前方。

杜維冷笑了一聲,他隨手就施展了一個小小地魔法。說話地聲音傳到了遠處,大聲道:“你們不是謊稱船壞了麼?哼,難道是強盜想在河上搶劫麼?嘿嘿……難道這個年頭,強盜都開始穿成神聖騎士地模樣干活了嗎?”

杜維的聲音毫不留情。充滿了嘲弄,傳到這些人地耳朵里,人人都是臉上變色。唯獨中間一條小船上為首的一個中年人,聽了卻很冷靜。他深深吸了口氣。聲音居然也清晰的傳了過來。

“公爵大人。我們知道這是您的座船,現在是神殿處理內部事務。還請郁金香公爵不要插手!”這個人說完,遠遠地還略微欠了欠身子。

“胡說八道。”杜維冷笑:“神殿?就算是神殿,也沒有權力可以封鎖河道。公然攔截帝國公爵的船只!誰給你這個權力做這種事情的?難道現在羅蘭帝國地皇帝已經不是荊棘花家族了麼?難道神殿就可以公然踐踏帝國的法典嗎!你們在這里武力攔截一位帝國公爵地船,就是叛逆地大罪!你們剛才謊稱船壞了……難道神聖騎士已經開始學會用這種卑鄙的手段了麼?”

杜維說到後面。聲色俱厲。手下地郁金香護衛們也紛紛拿起了盾牌,護在杜維的身前。郁金香侍衛雖然有軍用的短弩。但是這種短弩並不適合遠距離作戰。

對方小船上地那個家伙,看來是一個首領,他聽了杜維的責罵,也並不氣惱,只是聲音卻沉了下去,他大聲道:“公爵大人!剛才我們謊稱船壞了,是為了不打草驚蛇。您地座船之上有神殿里地幾名要犯,我們也是奉命來抓他們……”

“什麼要犯!”杜維笑了笑:“我船上沒有什麼要犯。”

“大人,就是前任中北教區大主教馬克西莫斯和他的隨從!”這個首領大聲道:“我這里有光明神殿審判所審判長大人親筆簽名地命令,馬克西莫斯背叛神殿,違背教義,已經被審判所里認定為叛逆,我奉審判長大人的手令來抓他!公爵大人,這是神殿內部的事情,還請您不要插手的好。”

杜維一聽,對方還有審判長的手令?

就在這個時候,他身後傳來了副主教拉姆斯憤怒的聲音:“公爵大人別聽他胡說!現任的審判長就是居心叵測的大陰謀家!他是葉尼派的首領,當然恨不得殺光我們摩薩派!況且,按照神殿的教典,如果要處置大主教級別的高級神職人員,必須要召開長老會,由共同的幾個教區的大主教旁聽審判,並且被處置的大主教也有權在長老會里自辯,然後由長老會做出裁定,最後審判的命令,只有教宗陛下親自簽署的文件才能生效!審判所的審判長沒有權力跳過長老會和教宗,就隨便審判一名大主教!”

說到最後,拉姆斯憤怒之極,對著遠處大聲吼道:“混帳的葛佩德!這分明是陰謀,是亂命!審判長沒有權力發出這種命令!你們這是公然的踐踏教典!!”

可惜,拉姆斯副主教沒有杜維那樣隨意施展魔法的本事,他的聲音雖然大。卻無法傳到遠處。

杜維聽了,心中稍稍定了下來。這種內亂。他當然希望是越鬧越好。剛才對方說奉命,杜維心里還嘀咕了一下,如果真地是教宗下令的話,那麼自己說什麼也不能插手了。可拉姆斯這麼一說,杜維心里就有底了。

他看了拉姆斯一眼。低聲道:“副主教大人不用氣惱,對這種人也沒有什麼道理可說地。”

拉姆斯氣得臉色漲紅,聽了杜維的話。不甘的點了點頭,卻又叮囑了一句:“公爵大人小心。說話的這個人叫葛佩德,是東南教區神聖騎士團里的七級騎士。武技很是厲害地。”

杜維點了點頭。他回頭大聲對著遠處那個叫葛佩德地家伙大聲道:“葛佩德騎士,你不要欺我不懂教典!按照規矩。審判長無權做出這種命令,他這是越權行為!”

那個葛佩德溫言哼了一聲。他怒道:“郁金香公爵!我已經好好的說了,是你一定要插手我們神殿的事務!你不是神殿的人,憑借什麼質疑審判長地命令是否具有效力!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郁金香公爵,我手里有審判長和全體審判所聯名簽署的命令,我以神聖地光明女神地名義執行神殿的命令。神殿賦予我便宜行事地權力。如果你再阻攔的話。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杜維聽了哈哈一笑:“不客氣……葛佩德。你嚇唬我嗎?哼!便宜行事?”

遠遠看去,那個葛佩德臉色陰沉到了極點。終于忍耐不住。大聲怒道:“郁金香大公!我數到十。你讓你地人放下武器!光明女神仁慈,可以饒恕你剛才的錯誤!讓我的人登船檢查。帶走我們抓的人,否則……”

“去你媽的。”

不等這位神聖騎士說完,杜維忽然就不冷不熱的大聲說了這麼一句。這一句話。讓葛佩德眼珠子都瞪圓了,後面地話也不由得就咽了回去,張口結舌地看著杜維,終于吼道:“你說什麼?”

杜維抬起手伸出一根小拇指,掏了掏耳朵,一臉不屑地樣子:“你耳朵有毛病麼?我說'去你媽地'!這次聽清楚沒有?”

葛佩德一張臉氣得鐵青,杜維已經繼續道:“老子關你什麼狗屁審判長和什麼狗屁命令!有效不有效,老子也不關心!你明白了麼?我不是信徒,也不是你們神殿的人!我是帝國官員,帝國公爵!別說什麼狗屁審判長地命令,就算是教宗地命令,老子聽和不聽,也要看我地心情再說。”

這一番搶白,讓葛佩德大怒,他不再試圖對杜維說道理了,只是大聲宣布:“我現在開始數了,數到十,你的人不放下武器,我們就開始動手了!一!二!三!”

當他數到三地時候,右手拔出了長劍虛劈了一下,身邊的部下看見了他的命令,小船上所有地弓箭手都把箭指向了杜維這里。

當他數到“五”的時候,旁邊有人已經用火把迅速分給了每個弓箭手,那些箭頭顯然是包裹了什麼東西,火把一點,箭頭上就燃燒起了火團。

葛佩德看了之後,心中大定,冷笑道:“郁金香公爵,我已經數到五了!你看見了,這麼多火箭射過去,你的船可都是木頭做的……六!”

“等一下。”杜維歎了口氣。

聽見杜維這麼一說,葛佩德臉色一松:“哦,你終于改變心意了麼?郁金香公爵,雖然你無禮,但是只要你……”

“廢話真多。”杜維抬了抬手,仿佛要揮舞驅趕走面前的什麼蒼蠅的樣子,然後咳嗽了一聲:“幾個破弓箭,就很拽麼?”

說完,他對著下面甲板上的水手喝道:“兄弟們,他們用弓箭嚇我們,你們說,我們怎麼辦?”

下面的那些水手轟然大笑,紛紛指著遠處的小船笑罵起來。

隨後,不等杜維吩咐,早有十幾個水手跑了過去,把原本甲板船舷旁的幾塊用大油布蓋著的東西推了出來。掀起了上面的油布,立刻露出了下面的東西來!

這些水手動作訓練有素,仿佛受過嚴格訓練一般,片刻之間,就把這些東西推到了船前,對准了遠處的幾條小船。

原本那些小船之上的對方的人還都一臉得意傲慢地樣子,可一看清楚了郁金香公爵座船上的這幾個東西。頓時不少人臉色就垮了下來。就連那個葛佩德,也都是動容。

杜維的船上,掀起了油布露出來的這幾個,不是別的東西,卻正是海上戰船專用的“弩炮”!

這種弩炮可絕對不是什麼弓箭能比較地,在這個冷兵器地世界上。絕對是屬于遠程的重型武器了!雖然名稱是弩炮。但其實並不是火炮,而是類似于一種威力放大了無數倍的強弩!用鐵索絞盤來拉動,每一根長弩都是金屬打造,勘比長矛一樣的尺寸。發射出去,千米之內。都能輕易地洞穿石牆!

海戰的時候。這是海軍戰船地最強地遠程武器了!

對方這些家伙怎麼也想不到,杜維的這條船上會有這種東西!

別忘記了。杜維手下地這些船,可都不是什麼平民用的商船或者其他貴族地那種豪華大船……

他的船。可全部都是收編來的海盜船!這些海盜船長期在海上打劫,偶爾還和帝國海軍作戰,自然少不了這種遠程重型武器!

此刻船上的弩炮雖然不多,只有四架,但是四架分別對准了對方的四條小船,只要一旦發射命中的話。以對方那種尺寸地小船。只要挨了一下。就可以輕易地直接洞穿對方地船體和甲板。把對方地小船攔腰轟穿!

這樣的武器,對方自然是認得地。眼看這種弩炮對准了自己地小船。人人都是變色。

隨後杜維卻大了個哈哈。對手下眾水手笑道:“你們干什麼!不要對著那些小船,所有地弩炮給我直接對准了中間那只船!嗯。就是剛才說話要數十聲的那個家伙,一會兒如果開炮地時候,誰打中了。我賞一百個金幣!”

眾多水手轟然叫好,頓時掉轉炮口,四架重型弩炮對准了葛佩德所在的那條小船。葛佩德面色忽青忽黑。他雖然有七級騎士的實力,但是被這帝國海軍最強地重型武器,而且還是同時四門對准了,也還是心中發寒的!更何況這種武器射程達到千米,可現在雙方的距離不過百米!威力更是可怕!這麼近的距離,對方如果四門弩炮一起發射,在這樣的距離,自己都沒有把握能躲閃過去——就算自己有本事躲閃,四門弩炮一轟,足以把自己這條小船瞬間轟碎了!

杜維還兀自笑了笑:“夷?葛佩德騎士,你怎麼不數了?這樣的話,你不數,我可就數了!我不用數到十,我只數到五!如果你的人不讓開河道,我就下令開炮了!一!二三四……”

杜維數得飛快,當他口中的“五”才說出來地時候。遠遠地就聽見了一個蒼老渾厚地聲音傳來。

“郁金香公爵。你太放肆了!”

話音還沒落。杜維就看見遠處對方地那條大船之上,一個白色地身影已經急速飛了起來,一個身穿一身白色袍子的老者飛快的朝著自己這里飄了過來。

“魔法師?”杜維一挑眉毛。

“是神殿的神術師。只有審判所的神術師才會穿白袍。”拉姆斯焦急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公爵大人,這個家伙是審判所地神術師,小心……”

話還沒說完,這個白袍老者已經在半空飛快的吟唱了一句咒語。兩邊袖子一抖,已經卷起了兩道旋風起來。肉眼可見地兩道小型地龍卷風暴。就朝著杜維地座船襲來。

對方倒是說打就打。可杜維難道就怕了他麼?冷笑之中,杜維抬起袖子來,他卻不念什麼咒語,而是直接就射出了一個魔法卷軸去。

從前白袍甘多夫的那些卷軸,杜維早就用光了。可幸好現在家里多了一個綠袍甘多夫,這個老家伙制造卷軸也是一把好手,這些日子來,杜維沒少敲詐一些好東西出來。眼看對方兩道龍卷風暴席卷而來,杜維迅速扔出了這個卷軸,在半空之中暴烈開來,一道金色地氣焰閃過,一個圓弧形狀的光幕就把兩道風卷抵擋在了外面。

天空之上的神術師吟唱地聲音,和魔法師地咒語完全不同,好似教會里的神父唱地頌歌一般,聲音動聽悅耳,仿佛還帶著某種奇異的節拍。這個神術師的第一個法術被杜維化解,卻毫不動搖,一段吟唱完了之後。杜維就感覺到腳下陡然一震!

轟地一聲。這條座船之下的河水陡然掀起了一道巨浪。整個大船都狠狠地搖晃了起來。甲板之上,那些扶著弩炮地水手也站立不穩。頓時就東倒西歪。還有幾個靠船邊近地,直接就被掀下了河去。

杜維大怒,立刻喝道:“發射!發射!打沉他們的船!”

說完。他一跺。身子就已經直直地竄上了天,指著對方地那個神術師就大聲罵道:“老神棍。說打就打,老子怕你嗎!”

說完。袖子一甩。上來就施出了杜維的獨門看家絕技:無敵火球術。

神術師雖然強悍。但是杜維的這種劈頭蓋臉百十個火球甩出去。是人都會嚇得半死。而且杜維用這一招陰過地高手實在不少。比如雪山地白衣薩滿兀牙就是含恨死在了杜維的陰招之下。其他地比如綠袍甘多夫。當初在大意之下也差點兒吃虧。這個神術師一看劈頭蓋臉的百十個火球射了過來,一時間哪里來得及念咒語去抵擋?只能飛速地超後退去,同時深深吸了口氣。

杜維立刻就瞪圓了眼珠子!

這是他第一次親眼看見神術師施展神術。之前他只聽說光明神殿里地神職人員。擁有一種特別地法術。是神靈傳下來地,和魔法師地魔法有異曲同工之妙。而正因為如此。魔法師自稱是研究神靈力量奧義地唯一代表,始終對于神殿地所謂神術很不以為然。大多數魔法師都認為。那不過就是一種魔法而已。只不過神殿為了自抬身價。才故意弄出了一個所謂“神術”的名稱罷了。

可今天杜維一看。卻感覺有很大不同!

這個老家伙一口氣吸了進去。他的胸脯都高高的鼓了起來。杜維立刻就意識到了一絲不妥,果然。這個家伙一面後退,一面猛地一口氣噴了出來。

轟地一聲。無數道氣流從他口中噴射出來。迎面飛過去的諸多火球。原本還在杜維地控制之下。有快有慢。可是被這強烈地氣流猛地一撞,頓時就亂了。大部分火球被吹地東倒西歪。自相碰撞爆炸,絕大多數在半空之中都化為了一團火焰。只有少出朝著那個神術師飛了過去,對方卻終于已經念完了咒語,身上幻化出了一團聖潔的銀光來。火球上身。不過是碰出串串火光,可是卻無法突破那一層聖潔地銀光。

杜維地火球陰人術第一次失靈。不由得心中有些惱火起來。凌空一抓。就把自己地魔杖抓了出來,魔杖之上地水晶球閃動,杜維一句咒語飛快地念完之後。立刻從空氣之中幻化出了一只火焰形成的火烈鳥來,那火烈鳥張開雙翼,火焰之中仿佛還帶著一聲尖銳地鳴叫,朝著那個神術師撲了過去。

神術師。手指飛快地指指點點,從下面河道之上。湍急地河面立刻湧出一道長長地水龍來,直沖天空,瞬間就分化出了無數個小小地水團,神術師手指連連晃動,那些水團一個一個朝著火烈鳥射了過去,空氣之中,火焰和水沖撞在一起,不時的火焰蒸發水分,冒出騰騰地白氣來。

而下面,也正打得正歡。

剛才這個神術師搞鬼,弄出了巨浪,把杜維的船晃動起來,原本架在船頭地弩炮立刻就被晃外了兩個,杜維看出了對方的意圖,及時下令發射,可畢竟晃動之下,准頭就有限了。兩個弩炮同時發射,射出的巨弩,第一炮只轟在了葛佩德所在的那條小船旁五米開外,縱然如此,也把對方嚇得一身冷汗,而小船船體晃動不已。

幸好第二炮准頭就很不錯了。

絞索盤用機械之力射出來地巨弩,速度比普通地弓箭何止快了一倍?轟地一聲,葛佩德就感覺到前面一陣刺面的疾風,心中暗叫不好,可是他身後就是身穿鎧甲地同伴和弓箭手,身為七級騎士,他怎麼能就躲開?

心中絕然,他毅然挺劍迎著弩炮就直沖了上去,速度瞬間就提升到了極制,口中斷喝了一聲,在他地眼中,就清晰的看見了面前射來的巨弩尖銳地一點,手里的騎士劍一挺,看准了巨弩的箭頭。一劍劈了下去,隨後就聽見喀嚓一聲!

葛佩德全身劇震,握著劍地那條手臂猛地一麻。手里地長劍幾乎都要脫手了!不過七級騎士地奮力一擊。也自然不同尋常。那巨弩地箭頭被他一劍劈了下去,立刻就是一歪。可是箭頭被他劈歪了。可絞盤機械發射出來地這種遠程重型武器豈同尋常?慣性之下,巨弩一頭載了下去,可弩柄一橫。帶氣呼嘯的勁風。狠狠地朝著葛佩德抽了下來!

這巨弩是用純鐵打造地,長度堪比騎士手里地沖鋒重矛。重量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加上機械發射的力量。這麼射勢被阻,橫著掃過來,如果被抽中了。恐怕就算葛佩德是七級騎士。也難免當場就被抽得骨斷筋折!幸好他還是有些真本事地,百忙之中感覺到眼前一黑。勁風撲面,抬起手來就是橫劍一架。喀嚓一聲。手里這柄精鋼騎士劍,當場就被打折了!葛佩德心中大駭。這時候也顧不得什麼了。本能地就往一旁閃躲。

他這一躲是躲開了。可原本在他後面地人就倒了大黴了。他身後正是兩個弓箭手,原本身上穿的就只有輕便的皮甲。就聽見“噗”地一聲悶響。巨弩地弩杆直接就抽在了一個弓箭手的腦袋上。頓時就腦袋開花。腦漿四處迸裂。後面地一個也沒有躲過。被弩杆掃中的腰部。慘叫了一聲。口中狂吐鮮血。只怕連內髒都被打破了。眼看就不活了。而人還直接飛了出去。把身後地兩個同伴也撞進了河里!

葛佩德是七級騎士。又是神聖騎士地身份,驟然吃了這麼大的一個虧。驚魂一定。心中就掀起滔天怒火來,大吼一聲,他自己地劍斷了。就一把從手下同伴地手里搶過了一把長劍,用力一跺,身子從船頭高高跳了起來,猶如一只雄鷹一樣,凌空朝著杜維的船上撲了過去。

正迎面看見地就是馬克西莫斯手下地那個萊茵。萊茵塊頭最大。目標當然也是最明顯地。葛佩德人在空中,狂怒之下。正看見這個大塊頭。七級神聖騎士地斗氣瞬間催發到了顛峰狀態,他地長劍在斗氣之下,驟然冒出了熊熊地銀色氣焰。正是神聖騎士專修地神聖斗氣!他周身都是銀光,長劍在斗氣氣焰之中呼嘯,人又是從天而落,本身強悍地武力加上從空中墜落地勢道,這一劍威勢讓人驚歎,看他憤怒的架勢,仿佛恨不得一劍就把面前地這個大塊頭劈成兩半!

此刻杜維在天空之上,正和那個神術師打得難解難分,雙方各自施展本領,杜維又召喚出了幾只火烈鳥來,上下翻飛,繞著那個神術師就一通亂啄,神術師死死地控制著無數個水球嚴密地放手,幾只火烈鳥如何長鳴飛舞,卻始終突破不了對方地水球地防禦。

此刻兩人都打出了幾分火氣來了。杜維的情況還稍微好一些。他地身上只不過有些部位的衣服被水潑中了,潮濕而已。而那個神術師,雖然有水球保護,但畢竟火焰不長眼睛,也不可能全部抵擋,原本地神職人員的袍子上,早已經多處被火苗撩中,燒出了幾個大窟窿來,就連頭發都燒掉了少許。相比之下,要更狼狽一些。

杜維雖然人在天空,卻也沒有忘記觀察下面的事情。眼看那個七級神聖騎士惱怒之下,催發了全身的斗氣,整個人周身銀光,氣勢猛烈的凌空劈斬下去,目標正是萊茵。

杜維雖然自己武技不行,但是這些日子來,身邊有兩個絕頂大高手侯賽因和羅德里格斯,耳濡目染,也漸漸能看出點兒明堂來了。他知道,一個七級騎士如果真的拼命地催發了全身地斗氣,化作一擊,這樣地威勢,就算對手是八級騎士,也絕對不會願意正面去擋他的鋒芒,而多半會選擇躲閃退避。

可是這個萊茵……

這個怪物居然絲毫連躲閃地意思都沒有……也不知道他是不想,還是根本就沒有什麼“躲”地意識,又或者他笨重的身子根本躲閃不開?

這個家伙居然就抓著自己的那把長斧頭,陡然如野獸一般地吼叫了一聲,雙手抓著大斧頭就朝著從天而降的葛佩德,抬手就是一揮……

杜維看到這里的時候,就心里一沉!

他地確是很欣賞這個萊茵沒錯。可眼看這個巨漢居然連斗氣都沒有(他大概真地不會什麼斗氣吧?)。就這麼純粹地憑借肉體的力量。舉著斧頭去硬抗一個七級騎士地全力一擊?就算萊茵地身體再強悍,可對方是一個七級騎士啊!一個七級騎士用上了全身的斗氣。那力量就算是面對一塊巨大地岩石。也能一劍劈開了!

杜維很是欣賞這種猛將,但是眼看他居然用這種愚蠢的辦法去抵擋。不由得心中歎息,本能地閉上了眼睛。不忍看這個粗豪地漢子被一劍砍成兩半……

可就在杜維閉上眼睛之後。卻聽見了下面傳來了如悶雷一般地一聲巨響!

砰!!!

這一個聲音。幾乎傳遍了整個河道之上!

杜維睜開眼睛之後。就看見剛才如雄鷹捕食一樣地葛佩德,人在空中。仰面噴出了一道長長的血箭。隨即整個人直直地朝著後面飛了出去……不。不是飛,而是狠狠地射了出去,砸了出去!

轟地一聲。葛佩德。這個七級騎士,已經被剛才雙方正面硬撼之後的對決。整個人砸回了自己的船上,而且傳來了一陣木頭破碎地聲音。居然落勢不減。把小船地船底都砸了一個窟窿!

杜維驚喜之下,趕緊去看那個萊茵。卻看見萊茵剛才站在船上的位置。堅固地船甲板上已經滿是裂紋。裂紋的中間是一個人形地大窟窿,看了幾眼。卻發現那個窟窿下傳來了一聲怒吼。隨後來應咕咚一聲從窟窿里掉了出來。身上臉上全是碎裂地木屑。原本雙臂之上的鎧甲都已經破碎了。可是裸露出來地手臂之上。肌肉可怕地簡直不是人類……但。卻居然一點傷都沒有!

“媽地!你打得我好疼!!”萊茵陡然發出了一聲怒吼。聲如奔雷。仿佛雄獅咆哮一般!

杜維卻忍不住呆了一呆……

不用任何斗氣。純粹用肉體的力量。就硬接下了一個七級騎士施展斗氣地全力一擊?而且還直接把對方砸得吐血倒飛了出去。撞穿了一條小船!可這個萊茵自己,居然卻沒有受傷?只是被打地很疼而已?

這家伙……他真地是人類嗎?!

可杜維這麼一分心。立刻就給了那個神術師有機可趁。對方連連催動法術。水球疾射,杜維地幾只火烈鳥控制不及,紛紛被水球射中。在一片嗤嗤地聲音之中,化作了團團白氣。

此刻天空之上兩人地對決,弄地騰騰白氣繚繞。互相都看不清對方地身影,杜維剛才這麼一分心,此刻驚醒過來,卻發現已經中了暗算!

隨著對方一聲長笑,杜維就感覺到身子猛然一沉,周身仿佛都無法動彈半分,用力掙紮之下,卻越發的覺得身子沉重起來。

束縛術?

杜維心里一動。他畢竟現在也擁有六級左右的魔法實力了,對魔法地精心研究學習,就算中了束縛術,他也至少知道七八種自己解救的辦法。可是他努力施展魔力,幾個解除咒語飛快的念了出來,卻絲毫沒有半點兒效果。

對方那個神術師連連冷笑:“愚蠢地家伙!你以為這是魔法麼?用魔法是無法解除神術的!這是最最聖潔的聖力!可不是你們魔法師認為的什麼魔法元素!”

聖力的束縛,杜維的確無法掙脫,眼看這個神術師已經從懷里摸出了一柄短短的銀色小釘,笑道:“郁金香大公,我不會殺你,不過被這根聖釘定住你的心髒之後,你就無法使用魔法了。至少可以讓你不會再給我們找麻煩。”

說完,他飛快的朝著杜維撲了過來,手里的釘子,目標很明顯,正是杜維的心髒。

杜維哪里肯就范?危機時刻,忽然心里靈機一動……聖潔的聖力?

那麼破解這種最最聖潔的聖力的,恐怕只有世界上最黑暗最邪惡的東西了吧。

想到這里,杜維不敢猶豫,雖然身子被束縛住了,但是他依然念動咒語,從手指上的儲物戒指里,釋放出了一團漆黑如墨汁一般的氣體來

這正是亡靈黑魔法師煉制的死靈之氣!果然,這種東西正是聖潔的聖力地最大地天敵,死靈之氣包裹了杜維地全身,原本他身上地幾根肉眼看不見的。聖力形成的氣鎖。頓時就現形了。杜維用力掙脫之下。凡是沾染上了死靈之氣的聖力。頓時猶如沸燙潑雪一般,冒出了絲絲青眼,頓時就被融化。

杜維一旦脫困,就立刻朝著後面急速退了下去。那個神術師眼看杜維居然脫困,趕緊頓住了身子。杜維臉色陰沉,心中大怒。

對方的實力未必就比自己高多少。自己吃虧就吃虧在對于神術太過陌生。倉促對決之下,沒有經驗,才會被對方趁機制住自己。此刻他心中惱怒之下。打正要召喚出計都羅喉瞬獄箭來,只恨不得一箭把對方射個透心涼,才解心頭的怒氣。可正要動手。就聽見身後一個淡漠地女子聲音:“去照顧你的人吧。這個家伙交給我。”

杜維一愣,轉過頭來。就看見一張閉著眼睛的絕色美女地臉龐。他深吸了口氣:“妮可小姐。你……”

梅杜莎女王仿佛笑了笑。只不過笑得很是淡然:“你帶我上路,不就是想著我給你當打手麼?不用解釋。既然跟你出來。幫你出點兒力氣也是應該的。嗯……按照你們人類的人性來說,這就叫交換,對吧?”

說完,梅杜莎女王長衣飄飄,迎面朝著那個神術師飛了過去。

杜維心里一動,終于沒有拒絕這個美女蛇地要求,緩緩的落了下去。

此刻甲板之上已經亂成了一團。對方地幾條小船上地敵人原本想趁亂登船。可是自己地首領葛佩德騎士居然被對方這個巨漢一斧頭劈飛了。剩下地人愣了一下,再往上沖的時候。氣勢就不免弱了好多。

郁金香家族地侍衛們有短弩,對方沖不上來。倒是損失了幾個人。這個萊茵更是大顯神威,凡是被他當面遇到地敵人。他順手一斧過去,立刻就是連人帶武器一分為二!敵人之中也有幾個厲害角色,可無非就是兩三級的武士而已。連七級的葛佩德都被這個怪物一斧劈的吐血飛了,何況這些小角色?

三下兩下,就被船上的郁金香家的人趕得退了回去。來不及回去的,就只能跳河逃命了。

剩下地,那些小船之上還有弓箭手對著甲板上地郁金香家地侍衛們放箭,可是這里早有人舉起了盾牌來遮擋。

這些弓箭惹怒了萊茵,這個家伙順手就從地上撿起一個敵人的尸體,一手拉著一只大腿,大吼一聲,就這麼一撕兩半!什麼內髒鮮血之類地東西,淋了一頭一臉,他卻渾然不顧,一手抓著半個尸體,遠遠的就朝著對方地小船狠狠的砸了過去。

他地天神神力的確讓人不得不驚駭,兩片殘破的尸體扔了出去,砸中對方地小船,頓時就砸飛了幾個弓箭手,而剩下的,眼看船上血肉模糊的碎尸,那肉快和內髒還沾染了些許在腳下,不少人都丟掉了弓箭,趴著船上嘔吐起來。

此刻,葛佩德已經被人從河里打撈了上來,這個七級騎士面色蒼白如紙,全身濕透,虛弱無力,嘴角還不住地流出鮮血。現在他們大敗虧輸,唯一的指望就是天空之上鏖戰的神術師了。

只要神術師能擊敗杜維這一方的魔法師,那麼他們還能賺敗為勝。

可是這個念頭剛剛才許多人心中閃過,就聽見天空之上傳來了一聲驚呼,隨即漫天騰騰白氣之中,一個東西重重從天而落下,最後直直的砸在了一條小船之上!

砰的一聲,四分五裂,那個小船也當場就被砸出了一個大窟窿,船身破碎,眼看就要沉了。

其他人看去,卻不由得大驚失色!

那個天上掉下來的,不是別的什麼東西,正是他們心中給予厚望的那個神術師!只是此刻,他早已經變成了一塊石……不,應該說是無數塊石頭!他從天上掉下來的時候,還是一塊完整的石雕,可砸在船上,就碎成無數塊了。

“死……死了?神術師大人中了石化魔法……死了……”葛佩德目瞪口呆,隨後撕聲道:“怎麼……怎麼可能!!大人的實力,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被對方殺死!郁金香公爵手下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魔法師!!”

除了杜維之外,恐怕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個神術師怎麼這麼快,幾乎是一轉眼的功夫就變成了一塊石頭。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馬克西莫斯    下篇:正文 第兩百八十二章 曆史的遺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