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八十七章 下注   
  
正文 第兩百八十七章 下注


杜維是滿含期待的看著這位神獸大人,他的心髒此刻跳得飛快。

“我知道的不是太清楚。”QQ的這句話無疑讓杜維的腎上腺素分泌驟然加劇!知道的“不太清楚”,那麼意思就是至少也知道一點兒了?知道一點兒也行啊!

大概是杜維的眼神太過火熱,讓QQ有些古怪的縮了縮腦袋,“好吧……我想你大概知道,傳說之中,神靈擁有預言的法術。當然,也有傳說,預言並不是神靈的專署本領。只要當你的實力和法術達到了一定境界,比如達到了接近神靈的境界了,你也可以一樣預言出未來的人和事情。

尤其是,當女神降臨神跡的時候,那塊寫滿了神術的石頭上,就有關于'預言術'的記載……不過很可惜地是,我認為神靈教授給人類的這些神術。不過都是一些低級地東西,真正的厲害的高級了。女神才不會傳授給人類呢!所以,預言術,那塊石板上也沒有寫。

當時我身為教會地首腦。這些神術,我當然也是全部看到的。我也把這些神術。偷偷地抄錄了一份給了阿拉貢主人。

嗯,我想,或許是因為阿拉貢主人實力強大。已經接近了神靈的境界了吧。所以,他大概掌握了預言的本領。結果,在那次我們北上地時候,在龍族的神山上,他封印了我。在封印之前。他對我說'未來會有一個人打開這里喚醒你,那個人將會繼承我地一切。他也會好好的照顧你。你也多多幫助他吧'.

之後,主人用魔法讓我沉睡。而他。我知道。他應該是越過了神山,一路往北繼續走下去了。

只不過,那個時候我已經沉睡。所以之後的事情,我就統統不知道啦。“

杜維臉色並不好看。

預言術?

見鬼的預言術!杜維才不信事情就這麼簡單呢!

南洋地那個小路菲克地腳底板上居然還有漢字寫的“你好杜維”,這種詭異地事情,能用一句簡單地“預言”就能解釋麼?

仿佛自己每走一步,都有這個阿拉貢陰魂不散的影子一直籠罩著自己。仿佛自己每走一步。都隱隱地在這個阿拉貢千年前地算計之中!

這絕對不是簡單地“預言”就能解釋的!就算阿拉貢有本事預言一千年之後的事情。可是也沒道理連這麼多細節都知道地清清楚楚吧!

“那麼……南洋呢?”杜維歎了口氣:“關于南洋。你知道多少?阿拉貢他居然在那個南洋小子的腳底留下了給我的話……”

“我不知道。”QQ搖頭:“我對南洋的事情一無所知。或許。主人是在我沉睡之後,才去的南洋吧。嗯。一定是這樣,我沉睡之後,他先去了龍族神山以北。然後又去了南洋?嗯。一定是這樣地。”

看起來。這個QQ好像已經把它知道的所有一切都說出來了。

可是杜維仔細地看著這個家伙,心里還是不禁有些疑惑。這只鳥兒可沒有這麼老實啊!從它一貫地表現看來,它總是隱瞞很多秘密不說的。

“QQ.”杜維歎了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誠懇一些,既然硬的不行,他只能來軟的了:“我說……既然阿拉貢把你留給了我,而且又讓你多多地幫助我。那麼,我覺得,你應該開誠布公才對。你看,這些事情,fei-teng手打。你之前就沒有和我說過,而是隱瞞著我!那麼現在,我覺得……你應該把你知道地一切都告訴我,這樣,或許能對我有更大地幫助。你可別再隱瞞什麼不說了,好麼?”

聽了杜維的話,QQ忽然就大聲叫起屈來:“哎呦,杜維主人啊,我可真的沒有什麼隱瞞你的了……我可以發誓,對光明女神發誓!”

杜維沒好氣的罵道:“去死!你不是根本就不信光明女神嗎?你對女神發誓,鬼才會信你。”

他心里更加篤定,這只可惡的鳥兒,肯定還有什麼事情是隱瞞自己沒說的。

杜維氣極,可是卻拿這只鳥沒辦法。終于,看著杜維一臉氣悶的樣子,QQ才稍微松了口,說了一句:

“親愛的杜維主人,很多事情,現在說也沒有用處。更多的事情,只有在你擁有了強大的實力之後說出來,才能對你有好處,如果說的太早了,未必是好事情啊。”

杜維翻了翻白眼:“哼,說的好聽!今天你怎麼就肯對我說這些了?”

“因為我覺得今天是一個很好的時機。”QQ忽然不開玩笑了,它的語氣很認真。

“時機?”

“是的。”QQ很嚴肅的說道:“親愛的杜維主人。我覺得,您這個馬克西莫斯主教的相識,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把手伸進教會的機會哦!還記得我和你說的,當年阿拉貢主人的那個'篡神'計劃麼?既然你是主人的繼承人,那麼,這個篡神的計劃,我們不妨繼續進行下去哦。”

“去死。”杜維毫不關心的的冷笑:“我吃飽了撐地?好好的我為什麼要主動去找神殿地麻煩?我自己逍遙自在在西北當我的公爵,不知道有多快活!”

QQ也不生氣,只是淡淡的一笑:“這話說的可不對。我的主人。你和神殿的關系,總有決裂地一天啊。你看……不說別的。就說你現在,不知道有多少神殿忌諱的事情,比如……侯賽因?比如梅杜莎女王陛下?你看看。這些事情,隱瞞得了一時。未必就能隱瞞地了一世。如果有那麼一天神殿知道了……”

“那就等那一天到來的時候再說吧!”杜維還是搖頭:“我只想自由自在地過我的日子。顛覆神殿?這種偉大的事業,老子可沒什麼興趣。而且……別再和我提什麼見鬼的阿拉貢地使命繼承了!我對這個沒有一點興趣!阿拉貢地使命,我沒興趣去繼承!一個死了一千年的家伙。和我有什麼關系!”

“看來你是想躲……可是你躲得過去麼?”QQ哈哈一笑:“杜維主人,你想想吧,馬克西莫斯主教上了你的船,你幫他趕跑了追殺的人。就等于得罪了神殿里的葉尼派!還有……那位大皇子地女兒。神殿里地聖女殿下,也一直和你過不去。你不去惹他們。他們難道就不會來惹你麼?

今晚你還要和馬克西莫斯主教大人共進晚餐呢。到時候……“

杜維沉默了會兒:“我的確躲不開神殿。但是我告訴你,我或許會和神殿打交道,或許會做一些事情……但是,我不會參與你地那個什麼篡神計劃!再我看來,神殿不過是和魔法工會一樣的存在,可以利用,可以交易。但是我絕對不想豎立這麼一個大敵!所以。我或許會和馬克西莫斯主教交易點什麼。但是——顛覆神殿?哼,這麼偉大的事業。老子沒興趣!”

說完,杜維丟下了QQ一個人,轉身走出了房間。

看著杜維地背影。QQ歎了口氣,隨即笑著自言自語道:“看,我說的沒錯啊。很多事情,就算現在告訴你也沒用。總要等你無法躲避的那一天說出來,你才能接受。現在告訴你,你也不願意去承擔責任。嗯……你以為和神殿打交道很容易麼?我的主人啊……神殿就是一個泥潭,你一只腳插進去,再想拔出來,可就難了!”

杜維的座船一路往下游行駛,傍晚的時候,行駛過了河道上最後一個彎流,過了這個彎流之後,距離帝都就只有幾天的河程了。之後的河道漸漸寬闊平坦起來,河上的船只也越發多了。

這種情況下,神殿再想派人來暗殺,光天化日,河上還有那麼多船,也沒有機會了。

晚上的時候,杜維邀請主教大人一起共進晚餐。不過讓杜維微微感到意外的是,晚餐的時候,只有馬克西莫斯一人赴宴,而拉姆斯副主教和那個萊茵,都沒有來。

“拉姆斯有些暈船,在房間里休息。萊茵麼……他不懂禮節,我想公爵大人的晚宴,就不必讓他參加了。”馬克西莫斯換了一件乾淨的長袍,雖然依然是舊的袍子,但是漿洗的很是整潔。他下午在房間里應該是洗過澡了,頭發都豎立得一絲不芶.

看上去,他完全就是一個整潔樸素,注重儀表的老神父的樣子。

杜維知道,這位主教大人,多半是有什麼事情要和自己面談了,身邊沒有旁人也好。

隨即兩人坐了下來,杜維讓人送上了美酒佳肴,主要是一些西北風味的美食。兩人開始寒暄了一陣子之後,馬克西莫斯直接把話切入了主題。

“公爵大人,首先我要對您今天的幫助表示感激。請允許我敬您一杯。”主教大人舉著酒杯。

等兩人對飲了一杯之後,馬克西莫斯放下了酒杯,繼續道:“只是我很擔憂……您今天的事情,已經破壞了葉尼派對我下殺手的計劃,葉尼派一向行事的風格都是堅決殘忍,睚眦必報。您今天為了我而得罪了他們,我想……”

哼,戲肉來了。杜維心中冷笑,臉上卻笑得很是平和:“哦,我倒並不擔心啊。尊敬的主教大人!就算我得罪了這些家伙。我相信在偉大的神殿內,這些葉尼派的人,也不能一手遮天,對吧?”

“話是這麼說。”馬克西莫斯歎了口氣:“不過現在看來,葉尼派的聲勢的確是壓過了我們摩薩派。畢竟他們的教義更符合大多數人的胃口。而我們……主張節約苦修,這個世道,願意節約苦修的人可不多了。倒是大多數人,覺得葉尼派擴大教會影響和權力的主張更符合他們的胃口。當然了,現在葉尼派還沒有掌權,或許還不敢對您這樣的帝國公爵公然報複,可如果一旦讓他們得到了……”

“教宗繼承權?”杜維微微一笑。

“是的。”馬克西莫斯歎息:“如果讓葉尼派的人當上的教宗,那麼……”

說到這里,他故意頓了頓,才一臉誠懇的模樣道:“說起來,這些麻煩都是因為我而來的,如果我沒有登上您的船,那麼您也不會卷進來了。”

杜維擺了擺手,淡淡道:“現在說這些也沒什麼意義,主教大人。我說一句坦率的話吧,今天的事情,我並不完全是為了救你。換了任何一個人在我的船上,我都會保護的!畢竟以我的身份,假如傳揚出去,有人來我的船上殺了我的客人,我郁金香公爵還不敢言語,反而畏懼退縮,今後我可還怎麼混?”

他這話雖然粗魯了一些,但道理卻是站得住的。馬克西莫斯點了點頭,溫言道:“嗯,公爵大人說的是實話,不過終究也是你救了我。這點是不能抹殺的。不管如何,等我回到帝都神殿之後,一定從中周旋,只要我還在神殿一天,就絕對不允許這些家伙報複您。”

這話說的可謂是妙了。杜維心中暗暗歎息,這些神棍出身的人,怎麼總能把明明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換的事情,說的這麼冠冕堂皇呢?

“只要我還在神殿的一天,就不允許他們報複你”這樣的話,說的好聽,其實意思就很明白了:如果要他們不報複你,就要確保我還在神殿里掌權!只有我在神殿里掌權,才能確保他們不敢報複你。

就這麼簡單了。

杜維明白,這是對自己的言語試探,如果自己接受的話,接下來就是雙方談條件了。

想到這里,杜維端起酒杯來,沉吟了會兒,緩緩道:“主教大人,不知道,您這次回帝都,他們為什麼要這麼著急的在路上暗殺你呢?難道是……教宗陛下他……”

就算要我下注,也總要看看你值不值得我投資吧。杜維笑眯眯的樣子,看上去仿佛人畜無害一樣。

上篇:正文 第兩百八十六章 【會有答案麼?】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誰謀誰的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