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好重的棒子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好重的棒子


杜維愁眉苦臉,不由得心中有些疑惑起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自己在西北的功勞,之前辰皇子已經算是回報過自己了,負責和草原人的談判,自己得了不少好處。還有撤回來得兩萬騎兵,自己得到了六千精銳。這些也已經算是賞賜過自己的功勞了。

可今天,自己剛回帝都就來了這麼一出……辰皇子殿下啊,他……

嗯,是了!

杜維眉毛一挑!

這位攝政王,給了自己這麼天大的一個面子。那麼,他提出什麼要求的時候,自己也就不好意思駁他面子了!這個家伙……我都已經訂婚了,他不會還是想著要和我聯姻吧?

如果不是聯姻,他會提出什麼要求呢?

杜維思索了好久也不得要領,干脆就不去想了,反正自己已經回到了帝都,接下來也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罷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就有仆人來報,說是帝都商鋪的總管小紮克派人來請杜維過去。

來彙報的仆人一面說,心里還有些心驚。雖然大家都知道這位小紮克是杜維極為信任的人,負責了公爵大人在帝都的生意。但是公爵大人這次回帝都,這位紮克總管非但不立刻上門來拜見,只是派人來讓杜維過去。這樣地做法,實在無禮。

不過杜維倒是絲毫不介意,他知道這個小紮克是商業上的奇才。做事情向來就是這樣,他不來見自己必然是有理由。杜維也不是那種苛求禮數的人。

上午就立刻去了自己地商鋪一趟。

小紮克這個杜維揀回來的家伙,這兩年來在帝都可謂是混得風升水起。他天生就是一個八面玲瓏地性子,周旋在帝都諸多權貴之中,人人又知道他背後撐腰的是郁金香公爵,自然都敬他三分。而且這個紮克鬼點子也多,動輒就弄出一些賺錢地花招出來,把杜維在帝都的生意經營得極為紅火,雖然說不上是日進斗金。但也是賺得盆滿缽滿。就連那個德蘭山魔獸,也是羨慕不已。如果不是礙于杜維的面子,這個德蘭山魔獸早就要暗中來挖牆腳了。

出門之前。手下又有人來報,說是有比例要伯爵家的管事。德蘭山魔獸家的管事。還有帝都治安署統領卡米西羅,財政司的薩克男爵。以及軍方幾位將軍等等等等。大約有十幾家的人,都一早就派人來送了邀請。想請郁金香公爵大人能赴宴。

杜維一聽就皺眉了。如果說是比利亞伯爵或者德蘭山魔獸來請自己也就罷了。畢竟這兩個家伙和自己走地比較近,自己回帝都來。對方邀請自己也是在意料之中,那個卡米西羅麼,也算是交好地人,也不奇怪……可是其他的那些人,比如薩克男爵。還有軍方的那些人邀請自己是為什麼?

而且還是這麼著急。自己才回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就全部把邀請函送了過來。好像是迫不及待地樣子。

更讓杜維生疑的是,接到地這十幾份邀請之中。倒有一小半,根本就不是辰皇子地嫡系班底,反而都是從前帝都權貴之中的中立派地頭頭腦腦。和自己也並沒有什麼太多地交情。

杜維沉吟了會兒,覺得也不好都貿然拒絕,畢竟這權貴的***里,如果一口拒絕了,不免得罪了人。想了一下,就讓人去對那十幾家地管事回複,告訴他們,就說郁金香公爵感謝各位地美意,決定今天晚上就在帝都里郁金香家的產業宴請各位貴客。

既然不能一一赴宴,不如把這些人一股腦請來算了。反正現在杜維在帝都地生意越做越大,除了原來的那個商鋪規模翻了幾倍之外,什麼酒店之類的產業也有了不少。畢竟小紮克是以開旅館生意起家的,做餐飲行業也是老本行,做的也很是紅火。

讓人回複了之後,杜維就帶了幾個侍衛,騎馬去見小紮克。

當然,回到帝都來,自然是要去見攝政王辰皇子地。只不過現在這位殿下身份不比從前,他是帝國攝政王,雖然杜維當紅,但是也不好直接就往皇宮里走。按照帝國法令,凡是被召回帝都地一方權貴,都要按照規章,先派人遞了手續去皇宮,然後等候皇帝地召喚才行。

杜維昨晚就想明白了這位辰皇子多半有什麼用心,胡蘿蔔固然是吃了,接下來就是落棒子的時候了,杜維沒有自己找罪受地癬好,既然知道對方要落棒子,杜維當然不會主動送上門去,就干脆等著這位攝政王召喚好了。

原本杜維當初的產業就在帝都最繁華的一條大街之上。帝都是大陸第一雄城,商業極為發達,尤其是位于城市中心地五六條交彙的街道,更是形成了一個類似于杜維前世世界的那種商業圈,各種生意商鋪酒店旅館等等彙集在這里,南來北王的商團總號,也有十幾家設立在這里,最是繁華。

杜維原本的那個生意就在這里其中一條街道上,經過小紮克這兩年的經營,規模又擴大了三倍有余,把原本商鋪左右前後的地方都盤了下來,更又花錢收購了這條街上原本的兩個旅店,規模連成了一片。

杜維輕裝出門,也沒什麼排場,就騎馬而行,幾個侍衛在周圍隨從。一路閑逛到帝都的這片最繁華的地區,走馬觀花,也頗為悠閑。這地方繁華,街道上人自然是多。只不過人人老遠就看見杜維一行人身穿華服,氣勢不凡,又有那些威武地侍衛跟隨。尋常人也不敢靠近杜維。所以杜維一路走來,也沒有什麼擁擠。

等終于走到了郁金香家產業的這條街,杜維卻發現自己離開帝都這一年半來。小紮克做的地確出色,這麼長的一條街道。幾乎有那麼一小半,都變成了郁金香家地產業了。

老遠就看見了當初起家的那個商鋪。門口地規模就大了三倍,大門修建得極為富麗堂皇,連旁邊專門停馬車的場子也擴大了不少。雖然是一大早,老遠就看見了幾輛華美的馬車停在那里,顯然一早就有生意上門。

杜維來到門前下馬,早有認得杜維的人趕緊迎接了出來。這店鋪里好多都是新人,但眼看杜維的穿戴打扮還有架勢。誰還猜不到杜維的身份?一個個都趕緊施禮迎接。杜維自己走了進去,一路看來,這里的布局都已經和自己當初離開地時候大不一樣了。來往地侍者穿戴舉止也顯然都是經過了嚴格訓練,雖然自己地到來引起了一些震撼。但是卻並不驚亂。大部分對自己恭敬施禮之後,也都各自忙碌。沒有亂了職責。

等見到了那個小紮克之後。杜維險些就沒笑了出來。一年多不見。這個當初自己揀回來地長得好像大馬猴一樣地家伙。居然像模像樣地穿了一件白色地皮袍。顯然是從北方冰封森林里打來地上等地白熊皮。雖然相貌有些丑陋。但是經過一番打扮,也顯得很是精神,舉止之間也少了幾分當初地輕佻。多了幾分穩重。

想起當初自己遇到這個家伙,他還鬼鬼樂樂地向自己推薦那個什麼“黃金服務套餐”地場面。杜維就不由得想笑。

“我地老板,一年多不見。您看上去可是精神得很啊!”小紮克看上去卻一副憂心忡忡地樣子。絲毫沒有以往地那種灑脫飛揚。規規矩矩地彎腰施禮。杜維瞥了他一眼。大大咧咧地走到了里面,看了看這件屋子。笑道:“親愛地紮克。你看上去氣色也很好啊。這一年多來。你干得很不錯。我很滿意。”

紮克原本就是杜維從草根階級里淘出來地人。雖然這些日子來混跡權貴***,舉止規范多了。但是私下里。還是顯露出原形來。只不過今天這個家伙卻一臉苦相,眉宇間滿是憂慮,舉止也恭敬多了,愁眉苦臉道:“我的老板,您就別說笑了……一會兒,說不定你就要拍桌子罵人。我們先說好了。一會兒你可不許打我板子!更不許拿刀子砍我!”

說完,他仿佛下意識地看了看周圍。杜維掃了掃這房間里。果然發現這里連一把刀都沒有。連桌上原本放著的專門切水果地小刀都收了起來。

杜維皺眉:“說吧,到底什麼事情?你現在好大地架子啊。倒是讓我這個老板跑來見你。”

“我走不開啊。”紮克眨了眨眼睛:“您看。今天中午就有一場大事。我倒是想昨晚就去見您……可是……唉。這話一兩句說不清楚。您坐下聽我慢慢說吧,只是拜托你千萬沉住氣,一會兒別對我大發雷霆才好。”

說笑完了。他臉色一沉,隨即湊了過來,壓低聲音道:“我的公爵啊……您回來地可真是時候,這兩天,帝都里都快吵翻天了。這不,我最近正好弄了幾件稀奇地貨物,正准備在這里拍賣,消息送了出去,結果咱們拍賣行地入場門票,都已經炒到了一百個金幣一張!尤其是幾張貴賓票,更是搶破了頭啦。外面市面上,恐怕沒有這個數字,都別想拿到一張。”說著,小紮克伸出了一個巴掌五根手指。

“五百金幣?”

“五千!”小紮克翻了個白眼。

杜維吃了一驚。

拍賣這種東西,是杜維略微提點了一些規則,然後小紮克就憑借他地聰明天賦在帝都里搞起來了,每每一些稀奇地貨物,如果放了出來,帝都里權貴這個也要買,那個也要買,人人都是大有來頭,可東西畢竟只有那麼有限地一兩件,拒絕了誰都不好。干脆就用拍賣地規矩來,價高者得,這樣一來,既不得罪人,而且往往這些富有的權貴們在拍賣爭價的時候,為了面子都會炒出幾倍地價格來,讓小紮克賺的眉開眼笑。

而拍賣這個稀奇地玩意兒。也在帝都里極為流行。往往一件稀奇地貨物。消息傳出來,郁金香家地拍賣場地入場票就會炒出高價來。

可是……

“你這次弄了什麼稀奇地寶貝,怎麼入場票價就炒得這麼高?”杜維皺眉。

小紮克搖頭:“這次拍賣地東西。說貴重也算是比較貴重的。但絕對沒有可能弄出這種聲勢來。只因為,這次咱們拍賣地東西里。有一樣東西並不是咱們自己地。而是別人寄在這里拍賣地,生意歸生意,我從今年開始就已經命令拍賣行里接受寄存這里地拍品了。按照規矩。我們可以從最後地拍賣所得里抽一成半。這個生意賺得很。只不過。這次卻惹來麻煩啦。”

“到底拍地是什麼東西?”

聽了杜維地問題。小紮克地臉色變得詭異起來,滿臉苦笑。低聲道:“拍賣的……不是什麼東西。而是一個承諾!”

“承諾?”杜維皺眉。

小紮克歎了口氣:“這事情是近幾天忽然傳揚出來地,我原本得到了消息就趕緊想通知您。可是您已經在路上了。我雖然派了人快馬加鞭去路上找您,不過想來是在路上錯過了。昨晚我就有心去見您。可是偏偏昨晚您回來地時候。十幾位大人物去迎接您。而且隨後又陪著您一起回去。那麼多外人在場。我也不好找您說這件事情。只好等到今天一早……”

杜維搖頭:“不用解釋了。你快說吧。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小紮克苦笑:“事情麼,還要從十天之前說起了……”

隨後,杜維聽了小紮克地一番訴說。越聽越是皺眉。

原來,十天之前。小紮克就已經放出了消息,准備進行一月一度地拍賣。

而那個時候。正好出了一件不大不小地事情。

原來今年冬天地時候。帝國的南方一個行省忽然遭了雪災。大陸氣候北冷南熱。南方是很少下雪地,這種南方冬天落雪地天氣。固然是反常。不過也不是沒有前例地。遭了雪災。這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帝都官方自然有財政署負責賑災地政務。

只是。正好是一年一度地,光明神殿地大陸八大教區主教回帝都神殿述職。那位多年來一向深居簡出地教宗陛下。據說聽聞南方地那個行省遭受雪災,教區內的信徒們生活困苦,這位悲天憫人地教宗陛下,當即就發了教旨,免除了這個教區一年的宗教稅和貢獻稅。

這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過這位教宗陛下出頭了做出這樣地善舉動。不少信奉神教的權貴豪門。也都來湊趣,不少貴族都紛紛捐獻了財物出來。沸/騰/文/學手打團傾情奉獻。

這件事情沸沸揚揚在帝都里鬧了幾天。最後卻出現了一個讓人尷尬地情況:神殿里。教宗地號召之下,居然一下就籌集了數百萬金幣。一來固然是教宗地號召力強大。下面那些有錢地信徒地出力……二來麼。恐怕其中還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

這個時候。忽然就在帝都里冒出了一個居心叵測地流言來。只說是攝政王下令財政司籌集賑災地金幣,也不過是三十多金幣而已。而教宗一聲令下,就弄到了三百萬。可見教宗地威望要遠遠高于攝政王殿下了。

這里面。就隱隱地有了幾分神權和皇權互相比較號召力和威望地意思。

這樣的流言自然是別有用心地。可擺在面前的現實,就是神權似乎就是壓過了皇權。

一時之間,神殿的威望自然是高漲,而攝政王似乎就有些臉上無光了。

帝國皇室和神殿之間地明爭暗斗,由來已久的。這次教宗高調的行事,很不符合這個神秘的老家伙這些年來深居簡出的低調作風。

畢竟在帝都權貴***里混的,人人都是老油條了,不少人就聞出了點兒味道來。

只不過,這場比拼里,攝政王似乎很是低調,沒有和神殿去爭奪什麼,外面沸沸揚揚,皇室也保持了沉默。

原本麼,按照正常的軌跡,市面上有了這種流言出來,如果那些權貴們聰明的話,自然就不會再繼續掏腰包去往神殿送錢了,否則的話,神殿籌集的錢越多。豈不是就是在打攝政王地臉麼?

可偏偏事情發展到這里,就詭異了!

那個流言傳出來之後,原本神殿里的籌集物資的地方。還可以說是“熱鬧”。可這個流言鬧得厲害了,那些捐錢地人非但沒有少。反而一夜之間激增了起來!

這個現象。就極為反常了!

據說那幾天,神殿外,聽從教宗陛下號召前來捐贈善款地人。幾乎排隊都派出了兩條街去!人群紛湧。甚至神殿都派出了神聖騎士團來維護秩序!

原本三百萬金幣的數目。不到兩天時間,居然又翻了一倍!

這樣一來,教宗陛下地號召力人人都驚歎不已。而反過來呢。就越發顯得皇室地攝政王似乎就有那麼一點兒……黯淡了。

“難道帝都的這些有錢人都瞎了聾了傻了?”杜維皺眉:“明擺著有人推波助瀾,明里給教宗捧場。暗里是在損攝政王的面子!這事情已經很明顯了,帝都地這些有錢人,就不怕得罪皇室?這種熱鬧也敢去湊?”

小紮克搖頭:“我地公爵……您這就錯啦!偏偏詭異地是,那些跑去神殿里捐錢的人。大多都不是帝都里的有錢人。我派人打聽過了。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操外地口音地,好像都是來自南方地人……也不知道怎麼最近帝都里來了這麼多南方人。好像這些人都是帶了巨款。專門跑到帝都來。捐了錢之後就走人……這事情做得很是明顯。分明就是在故意掃皇室的面子了。”

“南方人?”杜維冷笑:“帝都里怎麼會一下冒出這麼多南方地富商來捐錢?顯然就是有人故意組織來的!”

“可不是麼。”小紮克笑道:“您是回來得晚了兩天。如果您早回來兩天的話。就能看到這場熱鬧了。前幾天,神殿外面可是人山人海啊!”

杜維搖頭。問道:“皇室呢?皇室有什麼反應?”

“就是沒反應。所以才奇怪。”小紮克苦笑:“這事情,就算是白癡也看出來是神殿再故意向皇室挑釁了,做的這麼明顯,實在是和這位教宗陛下多年來表現出來地沉穩,大大地不相符啊!可怪異地是。咱們的這位攝政王,卻始終一言不發,對這件事情毫無任何地反應。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您不覺得奇怪麼?要說比財力地話。攝政王這里難道怕了神殿麼?別地不說,只讓德蘭山魔獸和比利亞伯爵這兩人。隨隨便便地扔出幾百萬金幣來,也不算什麼吧?如果皇室要應戰地話,幾百萬金幣還是拿地出來地。可怪就怪在。攝政王不說話,這位殿下一派的幾位大財主,也都不說話。”

杜維心中滿是疑惑。

這件事情做地如此明顯……如果是針對皇室地陰謀話,那麼這個陰謀也未免太拙劣了一些。光明神殿,好好的,為什麼忽然利用這件事情向皇室發難?這位教宗陛下似乎也沒有必要忽然對攝政王的權威發起挑戰吧?

嗯……南方來的人……

難道是葉尼派干的?

可葉尼派這麼干,又為了什麼?向皇室挑釁,又故意放出那種流言,除了得罪皇室之外,能有什麼好處?

杜維先把這些疑問放在了一邊,就道:“嗯,這些和今天地拍賣,有什麼關系?”

“就在兩天之前,有人來到咱們這里,送來了一件拍品。”紮克臉色很是難看:“您猜猜,這拍品是誰送來的?”

“……誰?”

“神殿!”紮克一臉的苦澀:“神殿地審判長大人,親自來到這里,送來了一份教宗陛下親筆簽名地法旨!這份法旨就存放在咱們這里。這份法旨就是這次的拍品之一!為了這個拍品,這兩天帝都都已經快翻了天了!手機沸騰

教宗陛下地法旨說的很清楚,這份東西放在這里拍賣,價高者得!拍賣所得得全部的錢,都將用于南方賑災使用。而這份拍賣地法旨,就是一個教宗親筆簽署的承諾:無論是誰得到了這份承諾,得到承諾的人,如果有了孩子,教宗陛下承諾願意親自為他進行入教洗禮,並且收為自己的教子,親自擔任孩子的教父!三教九流,無論對方是什麼身份。這個承諾都有效!“

這話一說,連杜維都坐不住了。

教宗親自主持洗禮入教儀式?這是什麼待遇?

每一代教宗陛下,是絕對不會給任何普通人舉行入教洗禮地!!唯一能享受到教宗親自主持洗禮儀式的。只能是帝國的皇帝!唯一地皇帝!

羅蘭帝國立國九百六十多年。光明神殿建立九百六十年,這個例子從來沒有打破過!也絕對不允許被打破!

甚至……從某方面看來。這幾乎成為了一個皇帝是否具有合法性地標准!

不知不覺的。人們甚至豎立了這麼一種觀念:如果不能有教宗陛下主持洗禮,那麼這個皇帝都不是合法地!

而反過來說,身為光明神殿地最高主宰。教宗也絕對不能隨隨便便的為什麼人洗禮!

這就是鐵律!!

“教宗陛下難道是瘋了?!!!”杜維陡然跳了起來:“這個老神棍到底發什麼瘋?!”

這是挑釁!赤裸裸的挑釁!對皇權地挑釁!!

杜維面色蒼白。忽然瞪著紮克。怒道:“你也是傻了嗎!這種東西你也敢接!!!”

紮克臉上變色,大聲叫屈道:“老天!我地公爵!我紮克可不是傻瓜!這種東西,你以為我不知道輕重麼?你以為我敢接麼?可問題是。那天神殿地審判長親自帶著教宗的法旨過來。就站在我面前,面對教宗的法旨。你叫我怎麼能當面說出一個'不'字!!我可不是你。你是公爵。我卻只是一個小總管而已。面對教宗這樣級別地人物,親筆寫的法旨,我怎麼拒絕?我怎麼拒絕?不接也得接!!”

杜維想了想,地確……面對教宗的法旨,地確不好拒絕,恐怕就算是自己。如果教宗親自下了什麼旨意,自己當面也是不能拒絕地。最多是陽奉陰違。但是當面說不,卻是不可能地。

整個大陸之上。誰能當面對教宗陛下說“不”??

“再說了。”紮克一臉苦澀:“那天接到這個東西之後,我就立刻派人出了帝都,那個時候。您應該已經在來帝都的路上了!我派人去半路找您……您沒遇到麼?”

杜維心中越發的陰沉,算了算日子,兩天之前?

嗯,那正好是自己在河上救了馬克西莫斯之後的事情啊!難道是葉尼派搞鬼?

“你派出給我送信的人,我沒有遇到。”他趕緊又問道:“那辰皇子呢?攝政王知道了消息之後,又怎麼說?”

紮克一臉古怪,然後苦笑道:“就在昨晚,我打算半夜去見您……可就在半夜,皇宮里來了一個宮廷使者,當面找到了我,然後給了我一份攝政王的親筆命令,然後……”

“然後什麼?”

“然後把這拍品,也就是教宗地親筆承諾,拿走了。”

杜維聽了這話,就好像臉上被打了一拳一樣,頓時狂怒道:“拿走了?!”

他怒氣上來,用力一拍桌面,啪的一聲,人也跳了起來,怒道:“紮克!這麼重要地事情,你怎麼到現在才告訴我!!你怎麼不昨晚連夜來告訴我!!”

“我倒是想。”紮克搖頭:“昨天宮廷里來人,在這里拖住了我,我正要出門去見您,宮廷里來了使者,也不通報,直接就跑來見了我,然後兩個宮廷使者,其中一位還是宮廷魔法師,就站在我身邊,沸teng手打。寸步不離地盯著我!!就是不許我去通知你……我哪里有本事能溜走?別說我溜走了,整個晚上,一個魔法師就坐在我身邊,眼睛都不離開我半會兒,連上廁所都有人跟著!我就算想暗中派人出去……他們也不讓我和任何人說話!就連想派人給你送信都做不到啊!”

杜維點了點頭,他原本心里就有些奇怪,怎麼自己這個主人回到了帝都,紮克作為自己在帝都的頭號總管,他居然一個晚上都沒露面,也沒去迎接。

“直到今天早上,宮廷地人才對我說,可以派人去請你過來了。我也不明白這位攝政王到底搞什麼鬼。我只好趕緊派人去公爵府請您。就在剛才,宮廷的人還在這里呢!只不過他們前腳剛走,您後腳就來了。我猜測,多半是他們一直有人在街上望風呢。”

頓了一下,紮克苦笑道:“我前兩天也派人快馬去通知您,想把這件重要的事情趕緊通知您,我讓去地人座船沿著運河一路上去,總能碰到您的。可是您在路上居然沒有遇到我派去送信的人,多半是我派去送信的人,也被人攔截了吧。只是攔截的人是皇室還是神殿,這個我就猜不出來了。”

杜維一點一點的冷靜了下來。

看來,是辰皇子有意這麼做了。

這位殿下,故意封鎖了消息,一路上不讓自己得知這些事情,直到自己回到了帝都,現在才知道……這是什麼用意?

昨晚自己到帝都的時候,迎接自己的比利亞伯爵他們,也是半個字都不說。顯然也是得到了辰皇子的授意了!

這個殿下,故意讓自己到了帝都,到了今天上午才忽然知道這件大事……為的是什麼?突然襲擊麼?那麼意義何在?

看著杜維陷入了沉思,紮克苦笑道:“我的主人,現在不是思考這些問題的是,迫在眉睫的問題是……拍賣一會兒中午就要進行了!可是辰皇子卻把這件拍品昨晚派人來拿走了!一會兒拍賣的時候,我們兩手空空,怎麼辦?這位辰殿下,難道是故意整您麼?”

杜維皺眉……辰皇子故意整自己?應該不會,畢竟自己昨晚回來的時候,他還對自己百般示好。又是凱旋迎接,又是贈送老宅。沒理由今天弄這麼一出來故意陷害自己。

拿走了教宗的親筆法旨,讓拍賣做不成,也是符合皇室的利益,但沒理由讓自己來為難吧?

長長歎了口氣,杜維終于理清了思緒:“我明白了……”

他揉了揉臉上的肌肉,無奈歎息道:“這位殿下的意思很明顯了……他故意在拍賣之前派人從你這里拿走了這件東西,就是不想讓這個拍品落在任何人的手里!他的意思很明顯:要確保這件東西不落在任何人的手里!不讓教宗的承諾兌現給任何人!”

“那我們怎麼辦?一會兒拍賣的時候……”

“這個就是要我們自己想辦法了。”杜維歎了口氣:“說起來,唯一的辦法就是……我們自己出錢把這件東西買下來!一會兒拍賣的時候,不管價格喊得多高,不管花多大的代價,我們都要出錢當場把這東西買下來就是了!”

媽的,在自己的拍賣行,自己出錢拍東西……

紮克微微愣了一下,不過他畢竟也是聰明人,眼睛一亮:“我明白了!這肯定也是攝政王的意思了!只不過,這件事情,他為什麼不和你商量了再做?而是先把東西拿走了,還不派人看住了我不讓你知道……”

他這是讓我沒有耍滑頭的機會。杜維哼了一聲,心里冷笑:這位辰皇子看來對自己很了解,他擔心自己不願意做這種出頭鳥的事情,就先干脆把東西拿走了!逼著自己來做這件事情!

辰皇子拿走了教宗的法旨,是絕對不會承認他拿了的!如果拍賣的時候,別人拍下了東西,自己拿不出貨物,就會背上“丟失教宗法旨”的罪名。為了不承擔這個罪名,只能自己把東西拍下來!但是結果就是,杜維自己就當了這個得到教宗承諾的出頭鳥!

以杜維向來的風格,是絕對不肯站在這種風口浪尖上的!所以攝政王辰皇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斬後奏,逼自己這樣做了!

杜維心里歎息:昨晚自己還在擔心,這胡蘿蔔吃了,不知道會落下什麼大棒呢。

今天看來……這棒子打的,實在是不輕啊!

上篇:正文 第兩百八十九章 無事獻殷勤    下篇:正文 第兩百九十一章【聖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