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九十二章 鬧劇   
  
正文 第兩百九十二章 鬧劇


塞納家族的這位杜邦少爺,忽然這一喊出來,頓時讓眾人一驚!全場所有的那些出身帝都權貴***里,忠于皇室的貴族,人人都對這位塞納家的少爺投去了不可思議的眼神,更有人險些就怒罵出來。

而遠處包廂里,德蘭山魔獸和比利亞伯爵兩人,也都是面沉如水。

這位少爺現在這個當兒喊價分明就是在和杜維爭了!

在眾人詫異複雜的眼神中,這位聖女公主殿下緩緩的走到了樓上,卻在眾目睽睽之下,就來到了塞納家的包廂里,也不顧眾人的眼神,和這位小少爺並肩坐在了一起。

眼看這位聖女姿態之中,仿佛和這位杜邦小少爺很是親密的樣子,連杜維都不禁有些詫異……

聖女在杜邦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什麼,杜邦立刻連連點頭,不滿的語氣大聲道:“喂,我已經喊了價格了,如果沒有人應的話,這就算是我買下了,對吧?”

他剛說完,身後的那個家族里的中年管事,原本一直處于震驚當中,此刻終于陡然醒悟過來,忽然就變色,驚訝的看著自己的這位少爺,低聲喝道:“少爺!千萬不行啊!您!您不能這麼做!!”

杜邦轉頭看了一眼這個管事,怒道:“你說什麼!我買一件東西,也要你來管嗎!”

這個管事一臉的驚慌,低聲飛快道:“少爺!這件東西……可不能隨便買的……您……唉,您……您這麼做。可是會給家族帶來大禍地!回去之後,侯爵大人必然震怒……”

“胡說八道!”杜邦斥道:“買下這件東西乃是善舉!父親怎麼會責罵。”

這個管事啞口無言。他是明白人,知道這種東西豈能碰的?自己地這個無知的少爺。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做出這樣地舉動——這分明就是在和皇室作對啊!這種事情,對家族來說,必然就是大禍!

他心中焦急。可是礙于身邊還有一個聖女。又不好明說什麼,只是焦急道:“可是侯爵大人……侯爵大人……”

“父親生病多日。下面的事情早就有話說了。讓我自己做主!我買什麼東西,也要你來干涉嗎!混帳!”

杜邦在聖女面前被自己的屬下搶白。頓時大感失了面子。言辭之中大怒,更是大聲喝道:“一千萬金幣!這東西我買定了!喂。下面地人。你怎麼還不宣布!!”

此刻全場所有地目光都全部投向了這個包廂里,這種半敞開式的包廂前面只有一片欄杆。里面發生地什麼,下面地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更加上他們說話聲音又大,全場人也聽得很清晰。

這個管事顯然是一個明白人。眼看自己家的少爺做出這種事情來。他如何不驚?這件拍品地分量。和其中地含義。他當然也是知道的。今天少爺做出這種舉動來,無疑就等于給家族引來大禍!只是這位少爺平日里雖然有些驕縱。可也沒有做出過這種混帳事情來。

他是一個對家族忠心之人,眼看這種場面。自己那是說什麼都要阻止地。一念定下之後。他也顧不得得罪少爺了。趕緊搶到了欄杆前面。對下面地台子上的紮克大聲道:“紮克先生。剛才地報價不算!塞納家族不會出錢買這件東西的。”

“混帳東西!”杜邦少爺陡然大怒。眾目睽睽之下。他身為家族里的少爺,卻被一個管事當眾反駁。如何不羞怒,指著這個管事罵道:“德克!你太放肆了!你一個小小地管事,憑什麼……”

“少爺!”這個管事臉色蒼白,卻堅定搖頭:“這件事情您是大錯特錯了,我絕對不允許您給家族引來這種禍事地!侯爵讓我跟著您,就是命我事事提點。眼看您要闖禍。我怎麼能不管。”

“你……”杜邦惱怒之下。他原本就是草包一個。狂怒之下,卻反而語塞。畢竟父親讓這個管事跟著自己地時候地確有約束自己的意思。

忽然。就聽見旁邊傳來“咯咯”一笑,那個臉上蒙著面紗地聖女殿下忽然嫵媚一笑,聲音清脆。悠然道:“嗯,杜邦,看來你們塞納家的規矩果然和別人不一樣呢,一個管事仆人都敢干涉主人地事情啊。”

這話更是火上澆油。杜邦一張臉立刻紅得發紫,惱恨之下就罵道:“德克!你不過是我家族里地仆人管事!是我們塞納家養地一條狗罷了!今天還反了你啦!”

說完,他居然不顧身份,上去就抬腿,一腳朝著那個管事踢了過去。那個管事德克側身讓開,臉上焦急,惱恨地盯著聖女看了一眼,只能忍著怒氣對杜邦少爺道:“少爺,無論你怎麼說,今天這件事情我絕對要阻止地,你……啊!”

他還沒說完,就一聲痛呼,原來那個杜邦少爺眼看踢他不著,順手就從桌上抓起了一個茶杯,劈頭蓋臉砸了過去。兩人距離不遠,德克立刻就被砸中了腦門,玻璃茶杯碎裂,他頓時頭破血流。

杜邦狂怒之下做出這樣地大失身份地舉動,下面那些有身份的貴族都是人人皺眉,看向這位少爺地眼神里,憤怒之余有多了幾分鄙視。

那個管事德克捂著額頭,手指縫隙里流出血來,卻退後一步,大聲叫道:“少爺,你一定要胡作非為,我沒有辦法,只要回去請侯爵大人來了!”

說完,他又大聲對著下面台上喝道:“紮克先生,我們少爺的拍賣無效,他並不是家族族長,一千萬金幣他也拿不出來的!這件事情是他越權自己做的,不算數!我這就回去請侯爵大人來!”

說完,他轉身就要離開包廂出去,杜邦怒不可遏。滿臉猙獰,忽然就從袖子里拔出了一把匕首來。對著這個管事的後心刺了過去。

他居然亮出了匕首,下面看得仔細的人。頓時紛紛低呼出來,旁邊地杜維也是緊緊皺眉。

拍賣場里地頭一條規矩就是,無論任何人到這里參與拍賣,都絕對不允許挾帶任何武器地。這條規矩人人都知道。只不過。一向也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畢竟來這里地每個人都是身份高貴,門衛哪里能一一搜身?

眼看杜邦少爺一匕首刺了過去。那個管事德克也是敏捷。聽見下面的驚呼。就知道不好。趕緊一個閃身。躲開了這一刺,只是匕首鋒利,一下卻割傷了他地肩膀,頓時血流如注。

杜邦滿臉殺氣,手里匕首沾著血跡。眼看一刺落空。卻又上去一腳踢倒了這個管事。揮手又刺,口中罵道:“你這條狗!讓你不聽我地話!”

眼看這一下就要結果了這個管事地命。旁邊杜維冷哼了一聲,隔著包廂抬手一彈。咻地一聲,他地指尖立刻探出了一個火球來。正中這個杜邦少爺地手腕。這小子被火球一燙。頓時吃痛。手里一松。匕首掉在了地上。卻兀自捂著手腕大叫。

杜維的火球何等厲害,砸在他地手腕之後。火星濺在他地衣服上。頓時幾處都燒了起來,這杜邦少爺又痛又怕,連連大叫。

倒是地上地那個管事德克。真是一個忠心之人,雖然被少爺割傷,卻反而趕緊爬了起來。不顧自己地傷口疼痛,撲在少爺地身上,連連在他身上拍打。把火苗拍熄了。

遠處地比利亞伯爵和德蘭山看著這場鬧劇。兩人面面相覷。兩人都知道那個塞納家族地族長侯爵。為人向來老沉持重,而且雖然不算是皇室的死忠派。但想來不會攪和這種混水,曆來遇到事情都是明哲保身,絕對不會惹這種禍的。

這個少爺做這樣地事情。必然不是他老子地授意!只怕……

看著這位聖女公主和他親熱地樣子,兩人心中都是雪亮:難道是美人計?

此刻終于有拍賣場地幾個侍從搶了上去,打開了包廂地門沖進去,把兩人拉開。

那個杜邦少爺一旦身上火被熄滅,怒氣之下,一拳就打向了那個管事德克,他不內疚刺傷了這個忠心的仆人,也不感念對方幫自己撲滅身上的火,反而心中越發的惱怒,認為自己出了這麼大地丑,都是這個仆人不聽話所造成的,這一拳砸在了德克地鼻子上,頓時鼻血長流。可憐這個忠心地管事德克,傷上加傷,哎喲一聲退後,卻直直地看著少爺,眼神里滿是失望和寒心。

杜邦用力甩開了兩邊架著自己地拍賣場地侍從,轉身對著下面台子上地紮克就大聲吼道:“你還愣著干什麼!這件東西沒有人應價的話,就是屬于我了!”

紮克站在台子上,看著這出鬧劇,他反而卻輕松了下來,遠遠地看了一眼自己家的公爵大人,眼看杜維仿佛也一臉淡漠,他心中明白主人有了主意,也就不說話了。

杜維心里冷笑,已經緩緩站了起來,站在了包廂的欄杆之前,隔著欄杆,對旁邊包廂里地杜邦少爺溫言笑道:“杜邦少爺,您好。我想請問你一下,這件東西,您是勢在必得嗎?”

杜邦看著杜維,絲毫不掩飾眼中地敵意,重重哼了一聲:“公爵大人,這件東西我當然是要定了的。”

說著,又低頭看了身邊的聖女一眼,

剛才雖然有拍賣場地侍從沖進包廂里平息鬧劇,架開了這位少爺和他的管事,但是畢竟這位聖女殿下身份不同,她是神殿的聖女,又是公主地身份,大家也不敢去碰她,只是站在她地旁邊。

杜維看的仔細,這個杜邦少爺原本一臉猙獰,可是看向聖女地時候,眼神立刻變得溫柔火熱,里面的愛慕之意毫不掩飾。

杜維眯起了眼睛,卻把眼神轉向了這位聖女殿下,這位聖女殿下也打量著杜維,兩人眼神接觸,都是冷冷一笑。

“很好。”杜維點了點頭,然後歎了口氣,指著這位少爺:“錯誤不可怕,可怕的是無知。我很可憐你。”

然後他轉頭對著下面地眾人。高聲說了一句:“各位尊貴地客人,身為這里的主人。我宣布。鑒于剛才發生地這個特殊地情況,拍賣暫停。”

杜邦陡然跳了起來。怒道:“你憑什麼這麼做!”

杜維淡淡一笑:“就憑這話是我說的。”

他地臉色漸漸轉冷,聲音傳遍全場:“有誰覺得我沒資格的。可以站出來說話。”

皇室一派地人自然沒有人反對。而那些南方來地人。相識了幾言之後。似乎有人要開口,可是迎上了杜維陰冷地眼神。都不禁身子一顫

杜維在西北兩年。瞪眼殺人。早已經養出了一身地殺氣來。這凝練的殺氣顯露出來。誰敢和他對視?

“公爵大人。”那位聖女忽然悠悠地笑著開口:“您這樣做法。未免有些失了您郁金香拍賣行地公正吧。”

她輕輕松松地站了起來,隔著欄杆和杜維對視,聲音輕柔,清冷地眸子里,目光毫無一絲畏懼。悠悠道:“久聞郁金香拍賣行最是公正。可是今天您地這個命令。仿佛和您這里一向的宗旨,有些不符合吧?”

杜維冷笑一聲。扭頭看著這個女人:“看來聖女殿下對我的決定有異意了?”

聖女站了起來,遠遠的對著杜維施了一禮。隨即緩緩道:“杜邦少爺的仆人不聽話犯上,也是他們家地私事情。現在事情已經平息了。拍賣自然應該繼續地。難道……因為公爵大人您也想參與競價。就可以隨意更改這里地規矩麼?哦……我差點兒忘記了。畢竟您是這里的主人啊。”

杜維也不惱火。卻反而哈哈一笑:“原來殿下是指責我不公允啊。也好,這里這麼多尊貴地新老朋友都在。我郁金香家的拍賣行地名聲。也不能隨便被人指責。”

頓了一下,他緩緩道:“殿下,你要公允。我就給你公允!”

說到這里,杜維臉色忽然一沉,全身都自然的散發出一種威儀來,沉聲喝道:“拍賣場的門衛呢!給我滾進來!”

話音一落,門口就有兩個穿著郁金香拍賣場侍從服式的人趕緊進來,遠遠的對著二樓杜維的包廂,單膝跪在了地上。

“你們兩人就是今天的門衛麼?”杜維眼神冰冷。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道:“……是。”

“好。”杜維點了點頭,按在欄杆上的手指輕輕的敲了敲欄杆,緩緩道:“我問你們,拍賣場的規矩第四條,是什麼?”

兩人臉色一變,左邊的那人面色蒼白不敢說話,右邊的人鼓起勇氣,咬牙道:“大人……拍賣場規矩第四條是:拍賣一旦開始,立刻封門,拍賣期間,任何人不得入內,既便是持有入場票,也是過期無效!”

“哼!背的倒是挺熟。”杜維語氣陰沉:“那麼我問你,剛才為什麼拍賣進行了大半,還有人能進來!”

右邊這個說話的人抬起頭來,遠遠的看著杜維,一臉的為難之色,支支吾吾道:“主人……因為……因為……”

“你結結巴巴的說什麼!難道身為郁金香家的人,連說話都不會嗎!”杜維眉毛一挑,下面的那人感受到了杜維殺人的眼神,趕緊硬著頭皮大聲道:“主人!因為來人是聖女殿下,身份高貴,我們不敢阻攔。”

“身份高貴就不敢阻攔了?!”杜維臉色越發的不好看,只不過心中卻在暗笑,嘴上怒道:“在拍賣場里,就要遵守這里的規矩!過期不候!這是從這里開張就定下的規矩!不論來人身份,不論是否持有門票,一旦拍賣開始,立刻封門!不許進出!你們身為門衛,這最基本的規矩都隨意破壞!!把我這里當成什麼地方了!!我拍賣行的規矩,一視同仁,不論身份爵位高低,參與拍賣的人,都要遵守這里的游戲規則,價高者得!什麼時候我這里的標准變成了爵位身份高低來衡量了!如果按照爵位身份高低來的話,還要拍賣干什麼!”

這個說話的人也算是機靈,趕緊就深深低下頭去,大聲道:“主人!是,是我們錯了!情願領受懲罰!”

杜維臉色稍和,冷冷道:“從今天開始,拍賣行門衛的事情你們不用做了。下去一人領十鞭子去吧!”

兩個門衛連連點頭,聯滾帶爬的出去了。

杜維聲色俱厲,全場也沒有一個人敢在這個時候插口。杜維先處置自己的手下,手段也算讓眾人覺得公允。隨後杜維卻轉過頭來,看著隔壁地包廂里的聖女,冷冷道:“殿下,我手下的人壞了規矩,我也懲罰了。不過您今天中途進場,卻是我這里絕對不允許的事情。雖然您身份尊貴,但是在商言商。我這里只看價格高低,不看身份貴賤……”

這個聖女心中惱怒。忍不住就不滿道:“郁金香公爵大人,難道想趕我出去嗎?”

杜維哈哈一笑。道:“您是神殿聖女,又是公主殿下。我這里雖然壞了規矩,但是您很少來這里,想來不知道這里的規矩,也都是門衛做錯。我哪里敢在這里把您這樣身份的人趕了出去?”

他說到這里,聖女的眼神才稍微放心了一點,可又聽見杜維淡淡道:“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聖女皺眉。

她和杜維作對也不是第一次了。兩年前兩人第一次交鋒在奴隸市場。當時杜維就巧妙了給了自己一個難看,她當然是記憶猶新。知道這個郁金香公爵心思狡猾,心里頓時警惕起來。

“請問殿下,您今天既然來到這里。手里想必一定是有門票吧。”

聖女冷冷道:“當然是有的。”

“好。”杜維點了點頭,聲音越發的溫和了,卻反而讓聖女心中忐忑,杜維繼續笑道:“只不過殿下您大概對這里的規矩不清楚,雖然您有這里地門票,但是這些票也只能坐在下面的席位,上面地包廂,卻是不能進的。”

“你!”聖女陡然就怒了,不過瞬間就壓下了怒火,聲音變得柔媚起來,笑道:“郁金香公爵又何必這麼小氣呢?況且,這里是杜邦少爺地包廂,他邀請我上來,也沒什麼錯吧。”

“生意就是生意。”杜維搖頭:“第一呢,您身份尊貴,來到我這個地方,原本就是給了我天大的面子。只不過呢,畢竟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您雖然身份尊貴,可但凡能到我這里來的客人,哪一個不是大有身份的貴人?您雖然是聖女是公主,但是也不能壞了我的規矩。否則的話,傳揚出去。如果說只要是您身為公主,爵位尊貴,就可以一個銅板不花,就坐了我這里的貴賓席,那麼今後傳揚出去,我地生意可也就不用做了!這里十幾個包廂,但凡能上來地,都是花了大本錢的,既然花了錢,就是我杜維地顧客。如果別人花了錢才能享受到的,您卻不花錢就能得到……那麼對于我的這些花錢地顧客來說,可就太不公平了,各位說對吧。”

這話一問,但凡是忠于攝政王的來賓,人人都是大聲應答稱是。

雖然這位聖女的臉上蒙了面紗,不過從她的眼神看來,此刻她的表情必然是不好看的。

那個塞納家的草包少爺卻又怒氣沖沖的喝道:“杜維!這包廂是我們家的,既然我邀請維羅娜上來的,這個包廂是我家花錢定下的,你憑什麼趕她下去!”

杜維眼神陡然射向了這個少爺,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聲,他在西北殺人如麻,自然養成了一股威勢,這麼一哼一瞪,這個杜邦少爺頓時就感覺雙腿發軟,渾身發寒。

“杜邦-塞納。”杜維干脆直呼他的名字,冷冷道:“記住你的身份!雖然你是塞納侯爵的兒子,但是你現在身無任何爵位,只是白身一個!我郁金香公爵的名字,也是你配喊的嗎?你算什麼東西。”

這兩句搶白立刻讓杜邦漲紅了臉,只不過面對杜維的殺氣,他卻不敢再說什麼。

原本貴族***里,最注重的就是禮儀。除非是極親密的好友,私下里才會稱呼對方的名字。公共場合一般都是要用尊稱的,否則的話,就是被認為是失儀。剛才杜邦惱怒之下居然直呼杜維的名字,已經是大大的失禮了。杜維的兩句挖苦雖然有些刻薄,但旁人聽了,也沒有人覺得是杜維的錯。

“還有,杜邦塞納閣下。我這里的規矩是,拍賣場里。任何人不得隨身挾帶武器。您是這里的熟客了,這個規矩想必您應該不會不知道。而且……您不但帶了武器進來,還在這里公然出手傷人。您把我這個拍賣場當成什麼地方了?當成了您自己家地後花園了麼?”

杜維的聲音反而越發的陰柔起來,只是這個杜邦卻從杜維的眼神里感受到了那麼一股寒氣,越發的恐懼起來。

“抱歉的很,因為你違反了這里的會員規定,做出了有失身份的事情。從現在開始,我將收回塞納家的貴賓會員的資格。現在請您和你地隨從,離開包廂吧。為了表達對您父親塞納侯爵的尊重,我會派人把您父親定下這個包廂地錢如數退還的。”

看著兩邊孔武有力地拍賣場的侍從。這個草包少爺還想發威,早已經被人架了起來。帶了出去。他的那個管事德克,卻遠遠的對杜維深深的鞠躬。眼神里滿是感激,然後用力抹了抹臉上的血跡,跟著走了出去。

比利亞伯爵和德蘭山兩個家伙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是一個念頭:塞納家族這下可倒了大黴了!塞納侯爵一生行事穩重,沒想到臨老了,卻被家里出了這麼一個草包混帳兒子拖累。

眼看杜邦都被人帶出去了,這位聖女殿下自然也不能留在包廂里。不過她眼珠一轉。嬌笑道:“郁金香公爵。你真的要讓我下樓麼?”

杜維反而哈哈一笑,道:“規矩是不能壞地。按理說。包廂里地貴客的確可以邀請旁人進來。只不過這位杜邦少爺現在沒了資格……嗯,如果殿下您不嫌棄我這里粗陋地話,請進我的包廂里休息吧。”

聖女眉開眼笑。聲音越發的柔和,微微地欠了欠身子:“郁金香公爵的包廂,怎麼會粗陋呢,多謝你的邀請啦。”

說完,居然就當真移步來到了杜維的包廂里。杜維身後的侍從趕緊開門請她進來,這位聖女仿佛就渾然當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一樣,輕輕松松的就坐在了杜維身邊的位置上。

杜維心中也不禁感慨,大皇子這一對父女,都是省油的燈啊。

“好了,各位,事情已經解決,下面就讓拍賣繼續吧。”

杜維宣布完了之後。卻看見下面被帶出去的那個杜邦少爺,臨出門之前,朝著自己投來一束怨毒的眼神。

他沒說話,旁邊的聖女卻仿佛笑了笑,低聲道:“哎喲,公爵大人,看來您今天可是得罪人了哦。”

杜維撇撇嘴巴,淡淡道:“得罪人的事情,總是少不了的。不過得罪一個無知的草包,也不算什麼了。錯誤不可怕,可怕的是無知。”

“公爵大人果然妙語。”聖女眨了眨眼,又故意笑道:“只不過,公爵大人您,難道就不怕得罪我嗎?”

杜維嘿嘿一笑,看著她,反問道:“哦?殿下,我得罪您了麼?”

“當然沒有。”聖女聲音很是輕松:“您邀請我坐你的包廂,我感謝還來不及呢。”

兩人都是互相看了一眼,明明是各懷鬼胎,卻偏偏都是笑語嫣然,眼神交錯里,一團和氣。

倒是旁邊杜維後面的那個侍從,看得心驚肉跳,心中忍不住歎息:乖乖,這大人物果然都不簡單,咱們家公爵,剛才瞪眼好像要殺人一樣,現在卻笑得這麼好看……

後面的拍賣就沒有什麼太大的波折了,那些南方來的神秘客人,雖然也竭力和杜維爭奪,不過最後杜維還是以一千六百萬金幣的代價,“買下”了這件教宗的法旨。

一千六百萬金幣啊……杜維肉疼不已,只不過心中卻還是有些疑惑:這神殿的陰謀,這麼簡單就瓦解了?好像還有些不大對頭啊。

按照規矩,拍完了東西,應該還要當眾驗貨的。不過杜維自己就是拍賣行的主人,這個環節他就輕松的省略了(本來就無貨可驗的)。倒是那個聖女殿下,和杜維一個包廂里,後面倒沒有再給杜維找麻煩。只是坐在杜維的身邊,和杜維說些不咸不淡的話,她雖然帶著面紗,不過儀態卻是極好的,而且身姿婀娜,嗓音嬌柔,自有一股魅力,坐在杜維身邊,不時傳來陣陣幽香。杜維心中也不禁歎息,難怪那個杜邦小子中了美人計,這個聖女殿下,果然有些門道的。

拍賣結束,眾人想杜維道別,比利亞和德蘭山兩人都沒說什麼,只是給杜維使了個眼色,隨即就告辭離開了。其他的那些客人,今天看到了一出好戲,也都感到不虛此行,也有幾個知道杜維必定要去見辰皇子,趁機向杜維轉達對攝政王忠心。寒暄了一陣子,倒是這個公主是最後走的一個。

她臨走之前,卻忽然又回頭看了杜維一眼,低聲笑道:“嗯,公爵大人,你說,到底是葉尼派好呢?還是摩薩派好呢?”

說完,也不等杜維回答,輕輕一笑,就這麼走了。

杜維站在那兒,眉頭緊皺,面色凝重。

上篇:正文 第兩百九十一章【聖女】    下篇:正文 第兩百九十三章 想得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