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九十五章 皇室   
  
正文 第兩百九十五章 皇室

此刻辰皇子的聲音聽上去仿佛很柔和,他細膩的嗓音猶如當年那個尚未掌權的風流皇子,眼神里也流露出暖意。

“杜維,我知道的,現在我雖然高高在上,萬人臣服,但是背後難免還是有人會罵我,是殺兄欺父的叛逆。大皇兄當日雖然叛逆,但是他畢竟死了,而且我答應了他臨死之前的要求,沒有剝奪他的皇室身份,給了他旗葬的待遇。只是人死了,總是會受到一些同情,況且……我現在雖然看似風光,但是這個'攝政王'的身份,說起來也有些不尷不尬……我的父親,哼!他老人家這兩年來在皇宮里也未必就那麼安分。我也知道,外面的輿論,對我也不是一致的贊揚。總有一些亂臣賊子要胡說八道。說我殺死了兄長,好吧,我認了,大皇兄雖然不是我親手殺的,但那天,那樣的場合之下,的確是我逼死的。說我欺壓父皇……哼,好一個'欺壓'!我和大皇兄兩人最後兵戎相見,不死不休的局面,就是他這些年來一力促成!”

最後這句話讓杜維臉色一變……這里面又有什麼皇家的隱情麼?

根據現在正常的邏輯,對于兩年前的那場帝都政變,早已經有了蓋棺定論。主流的觀點是:奧古斯丁六世早年立了大皇子為皇儲,晚年卻又轉寵自己的小兒子辰皇子,使得大皇子感覺到繼承人的位置危險了,這才決心政變。

難道……不是這樣的?

“地確不是這樣的!”辰皇子哈哈一笑。看著杜維吃驚地樣子:“杜維,你的想法我大概能猜到。外面流傳的這個說法是什麼樣子,我還能不知道嗎?只不過……可惜的很,我也好,大皇兄也好,都不過是父親的犧牲品罷了!”

說到這里,辰皇子忽然轉身,對著遠處的幾個金甲宮廷武士喝道:“你們都下去,我要和郁金香公爵談點兒事情。所有人都離開花園!誰敢聽了半句,立刻格殺!”

那些金甲武士聽命之後。彎腰施禮轉身離去。

辰皇子臉上露出一絲疲憊,忽然就席地坐了下去。此刻正是冬天。皇宮花園立的草地已經枯萎,他堂堂的帝國主宰。就這麼隨隨便便地坐在枯草之上。然後看了杜維一眼,拍了拍身邊的地面。

杜維猶豫了一下,也坐了下來,就坐在辰皇子地身邊。

“杜維,想聽故事麼?”

這話讓杜維笑得越發古怪。

見鬼啊……最近這幾天,自己好像總是聽人講故事啊。馬克西莫斯給自己講了故事,QQ給自己講了另外一個版本的故事。

現在到了帝都皇宮。辰皇子也要給自己講故事嗎?

不過不管杜維願意不願意。這故事還是要聽地:堂堂的帝國攝政王要給你講故事。你怎麼好拒絕?

況且,杜維也實在有些好奇呢……

辰皇子輕輕歎了口氣。隨意伸出手,從旁邊花叢里拔下一根荊棘條來,纖細修長地手指。把那荊棘條上地刺,一根一根的拔除。然後緩緩道:“那是在我十歲的那年……”

從很小的時候,我都一直認為。我恐怕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出生皇室的榮耀和尊榮,尊貴的血統和身份,皇室地爵位……

很小地時候,周圍地人都喜歡誇我聰明,說我是皇室里難得的天才皇子,聰明睿智。其實我知道,這些話里,大半都是虛偽地恭維而已。

而我,只不過是懂事比別的孩子早一些罷了。

所有人都認為父皇很喜歡我……嗯,他應該算是喜歡我吧。因為我是他最小的兒子,是他五十歲年紀地時候,才生下的兒子,當然要寶貝一些了。傳說他曾經一直很想再要一個兒子,可惜其他地皇妃卻一連給他生了好幾個公主,他甚至一怒之下殺了一個皇妃……嘿!

最後,我的母親生下了我地時候,她才松了口氣吧。

可是……很小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就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來源于我親愛的父皇!

是的,是父皇!

我懂事得早,很早就顯露出了聰明。所以比別的孩子更早請了啟蒙老師。無論是宮廷學者還是占星術師或者是宮廷魔法師,都稱贊我聰明,說我天賦如何如何的優秀……

可是,大概是我的幻覺麼?因為每次,我總感覺到,當老師們當著父皇的面稱贊我的時候,父皇看向我的眼神——嗯,那眼神有些奇怪。並不像是一個慈愛的父親看向自己喜歡的優秀的兒子的眼神。

那眼神,就好像……好像一頭漸漸老去的雄獅,看向一頭已經張牙舞爪的幼獅!就好像一個人看到了一個未來的潛在的威脅一樣!

那樣的眼神,讓我感到了一絲本能的不安,一絲本能的危險!

雖然……父皇把這樣的眼神隱藏得很深很深。但是我卻已經隱約的明白了一點:

其實,父皇並不像外面人說的那樣真心的喜歡我,寵愛我。

或許,他對我的喜歡和寵愛,只是故意做出來的樣子罷了。

小的時候,我不懂這是為什麼。

當我十歲的那年,我終于懂了!

那年是父皇六十歲的生日。

他雖然是帝國的至尊皇帝,大陸的主宰,大陸上最具有權勢的男人。但是人到六十歲的時候,他也不可避免的蒼老了很多。可是這個世界偏偏就是這樣,越是老邁的人,有的時候,卻越發的要死死的抓著一些東西不肯放手!

那一年,我才十歲。結果那天父皇生日晚宴之後地晚上,我的母親來到了我地臥室。她一臉地喜悅。然後告訴了我一件事情:父皇似乎有意想改立皇儲,有意立我為皇儲!

只是。晚宴上。他稍微露了一點兒意思出來的時候,就遭到了貴族大臣們地激烈反對。這件事情被嚴令不許宣揚出去,所以,知道地人很少很少。

外面現在流傳的是父親七十歲的時候,我二十歲的時候,他想立我為皇儲被臣下們反對——其實,這件事情發生得更早了十年。早在我十歲的時候,父親就已經想這麼做了。

好吧。讓我再接著說我十歲的那年晚上……

母親她並不是一個有智慧的女人。她只是本能的認為如果我能當皇儲,成為未來地皇帝。那自然是極好地事情。所以她很高興。畢竟父皇有了這個意思。說不定將來就能成功。而且,母親並不是一個有心機的女人。她心里歡喜。就忍不住晚上告訴了我。

可是。就在那天晚上,我感覺到了危險!

那是一種透徹全身地寒意!!

大家說地沒錯。我地確是比同齡人聰明一些。因為我懂事的早一些。

那個時候,我就已經明白了一個道理: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地好處給你!

是地,我年少聰明,教導我地老師都稱贊我。甚至就連很多貴族大臣,在宴會之上都會稱贊我年少睿智……

可是。一個十歲的孩子。就算再聰明,再露出了天賦。難道就能讓父皇轉變心意要另立皇儲麼??可能麼??

要知道。那個時候,我地大皇兄亞文。已經三十多歲了。三十多歲地大皇兄。做事已經很有手段了。早年他也參加過那場西北的戰爭。表現雖然不能說是如何驚豔。但也是小有功勞。而且那些年。他已經以皇儲的身份。漸漸的有了自己的班底,他做事情也相當不錯。以他地那個年紀。也是很出色地。一些朝政的事情。他處理地也算是面面俱到。

一個十歲的男孩。就算再聰明,也不過是念書學習上表現出來地天賦而已,這樣地表現。就能壓倒一個三十多歲,已經掌握了一定地權力,並且事情做得很出色地地成年人麼???

至少我自己是不信地!

父皇他會放著一個三十多歲地做事情穩重成熟的成年地兒子不信。卻反而堅信一個十歲地小毛孩子?正常人恐怕都不會這麼想地!

可笑,母親還以為這是好事情。可其實……根本就是危險來臨了!

從那天之後,一切就都變了。

我身邊的侍從和女仆,還有宮廷老師,對我的態度都格外地恭敬了很多,仿佛在他們眼里,我不再是單純的“辰皇子”,而變成了“可能成為皇帝的辰皇子”!

更重要地是……連我親愛的哥哥,大皇子亞文,對我地態度,也發生了變化!

在我年幼的時候,大哥還曾經抱過我。我甚至還清楚的記得,我小的時候,他教我騎馬。他抱著我坐上了一匹白色的駿馬,然後還對我說“我們奧古斯丁家族是以武勳奪得這片大陸的主宰權的,身為奧古斯丁家族的男兒,都要有尚武的精神!”

那個時候,他就好像一個真正的長兄一樣。畢竟,父親的子女雖然多,但只有我們兩個兒子,其他的都是女兒。所以我小的時候,大皇兄對我還是很親的。

可就是因為父親那次生日晚宴上流露出的意思,大皇兄對我的態度也轉變了。

他再也沒有來找過我,沒有來看過我。再也沒有來帶我去騎馬,也再也沒有陪我去看宮廷武士們練習武技。我甚至記得,他原本還答應了我,過一個月就偷偷帶我出皇宮去喝酒的。可是,那個承諾,他再也沒有兌現……一直到他兵敗身死為止!

改變這一切的,是父親!

就是因為他流露出了想改立我為皇儲的意思,結果使得大皇兄把我當成了敵人!

可事情就真的這麼單純嗎?父親他是真心喜歡我,才說要立我為皇儲嗎?

從那個時候,我就一直在懷疑的!

我說了,正常人都不會選擇放棄一個三十歲的沉穩地成年人不信。卻去信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毛孩——盡管那個小毛孩兒有點小聰明。

所以,我認定了父皇這麼做。是有用意地!

當然。這麼複雜地事情,那個時候才十歲的我。當然是想不明白地。但是我也知道。這種事情我不可能自己去問父皇……更重要地是,那個時候,我已經本能的對父皇產生了一種畏懼。雖然那個時候還不明白,但那大概是一種天性本能吧。@沸騰文學@手打團傾情奉獻。

我自己想不出答案,那麼我就只好去問別人了。

記得那是三個月之後,有一個很好的機會。教導我的宮廷老師告訴我帝都里有一件新鮮事情。有一位名叫“藍海”的學者,這位學者聰明博學,仿佛世界上沒有他不懂得的事情。天文地理醫學花卉曆史……他好像什麼都會。

而在一次彙聚了全帝都的學者的大會上。他更是用高超地智慧,在辯論之中。把所有想責難他嫉妒他地對手。辯得啞口無言。大家都認為他是帝都的第一聰明地學者。

宮廷老師告訴了我這件事情之後。我很好奇,一直很想(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去看看那個傳說中地帝都第一聰明地學者是什麼樣子。

終于。那天老師告訴我。帝都里將再次進行一場辯論。大概是上一次輸給了藍海的人里,有人不服氣。從外省又找來了幾個著名地大學者。

我心中傾慕那位藍海。就央求我地宮廷學者老師帶我去看看。他也對這件事情很有興趣。就帶我去了……

那個時候我年紀還小。出皇宮並不方便。所以等老師想辦法帶我出去到達了大會現場地時候,那場辯論已經結束了。我並沒有看到藍海學者把對手說的啞口無言的過程。但是我看到了外面圍觀的人地歡呼。看到了那些身穿平民服裝地人。對那個叫藍海地學者流露出的由衷地尊敬和欽佩。

我注意到了那位藍海學者,他地確是一個不凡的人,雖然他穿的很平凡。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很多自命不凡地人。拼命地穿上華美地衣服。卻反而暴露出了淺薄。而像藍海那樣的人。是不需要華麗地服飾來襯托自己的。

只是簡單的幾眼,我就確定了。這個叫藍海地人,一定是一個聰明的學者。

後來……大會之後,我不顧宮廷老師的反對。帶人偷偷的跟在了藍海的身後,跟著他一直回到了他的家。

然後,我讓宮廷老師在外面等著,我一個人敲門進去找到了這位藍海學者。

我沒有隱瞞我的身份,而他對我的身份也絲毫不感到奇怪。我能感覺到,他的那種平靜不是偽裝的,而是真的。

藍海就是那樣的一種人……這種人,你站在他面前的時候,仿佛就真的好像面對著汪洋大海,你會感覺他的智慧似乎是深不可測的。而站在他的面前,你也會本能的感覺到自己的渺小。

那個時候,年幼的我,對他提出了一個要求,我想向他請教一個問題,但是我希望他能為我保守秘密。

藍海想了一會兒,然後對我說“如果是五年之後,我會拒絕你的要求。不過現在,我答應你。”

後來我才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如果是五年後,已經成年的我,恐怕已經成長到了那種為了權力而可以很殘酷的年紀了,說不定問他之後,就會殺人滅口。但是幸好那個時候我才十歲,十歲的孩子,還不至于做出那種事情。

那天,在藍海學者的小屋里,我想他提出了一直藏在我心里的問題:

父皇他,到底為什麼會忽然想立我為皇儲?難道父皇真的覺得我一個十歲的小孩子,就一定比一個三十歲的成年人更出色麼?

藍海學者聽了我的問題之後,他想了一會兒。

然後,他終于給了我答案。

沸而那個答案,讓我聽了之後,真的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生平第一次,我忽然感覺到了,生在皇室,未必是什麼福氣!

騰藍海的答案並不複雜,只有一句話:這件事情,要怪就只能怪你的父皇現在身體太好,而你的大皇兄長大得也太快了!

文藍海說這句話的時候,我並不能理解。他也沒有對我解釋的意思,而我,當時的時間已經不早了,我要立刻回皇宮。

學那天晚上,我在房間里,一個人想了整整一個晚上!我想到了父皇對我的“喜愛”,想到了小的時候,別人誇我聰明睿智的時候,父皇看向我的那種眼神,想到了大皇兄偶爾流露出的那種無奈……

到了天亮的時候,我忽然就一下全部想通了!

藍海說的一點都沒錯!這件事情最大的原因就是,父皇身體太好,而大皇兄長大得太快了!!

父皇,奧古斯丁六世,他是一個對權力有著近乎偏激的占有欲的皇帝。在他的眼里,沒有什麼父子親情,只有皇位!皇位才是唯一在他心里有分量的!至尊的皇位和主宰大陸的權力,才是他眼里的唯一!

所以,盡管六十歲了,他依然顯得精力充沛,仿佛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他就是那樣一個好大喜功的人,他甚至還在籌劃著再次組建艦隊去遠征南洋,他甚至還想再次發動一場對西北的戰爭……他腦子里整天就是這些狂熱的思想,他手里握著權力,他想成為奧古斯丁王朝里最偉大的皇帝,他還有那麼多那麼多那麼多的宏偉的計劃沒有進行,還有那麼多那麼多那麼多偉大的願望沒有實現!

這樣的時候,他怎麼舍得放開手里的權柄??

他自己覺得自己還沒有老,他覺得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他大概想著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當皇帝一直當到一百歲吧!!哼……

可問題就在于……現實的,他已經六十歲出頭了!六十歲,應該算是老邁的年紀了。而偏偏他的兒子,他法定的繼承人,我的大皇兄,已經三十多歲了!

三十歲,正是一個男人最顛峰,最成熟,精力最充沛,干勁最充分的年紀!可以說是男人的最黃金的年華!!!

而這樣年紀的男人,毫無疑問,都是迫切的希望能把精力發泄在事業上,去實現自己的偉大報複的……

可這就是矛盾的所在了!

那兩年,大皇兄已經有了相當的班底了。王城近衛軍團已經有他的嫡系,軍方里,羅林家族的雷蒙伯爵是他的少年好友。還有財政司的,監察署的,都有他的嫡系。可以說,圍繞在大皇兄的周圍,已經形成了一個皇儲政治小集團。

這樣一個政治小集團,已經相當的成熟的……成熟到了已經可以接班的程度的!!

大皇兄等待著父皇的傳位!甚至是迫切的等待著!

而六十歲了依然還精力充沛野心勃勃的父皇,這個時候卻還不想放手,不允許有任何人覬覦他的皇位——就算是他的親生兒子也不行!!

上篇: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政變日的秘密    下篇:正文 第兩百九十六章 攝政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