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九十六章 攝政王   
  
正文 第兩百九十六章 攝政王


杜維面色平靜,可內心卻已經掀起了波瀾!

藍海?

居然又是藍海??

杜維現在已經知道了這位藍海大學者的來曆。這位出身大雪山的神秘學者,他不但調教出了像菲利普這樣的優秀的年輕人。更教導出了像羅德里格斯這樣的大陸頂尖武者!

這個來自大雪山的藍海學者……居然還在這皇室斗爭里,這麼微妙的參與了進來?

是無意?還是有心?

如果說從前當藍海介紹他的弟子隨杜維去西北的時候,杜維只當這位老學者是一個憂國憂民的老者。

可知道了他的大雪山背景之後……藍海的那句“不讓草原人踏過乞力馬羅山”這樣的要求,恐怕,就帶著一些其他的含義了吧……

杜維雖然心里這樣想,臉上卻不敢露出分毫來。仔細的聽著辰皇子繼續訴說……

一個狼群里,領頭的頭狼已經有些老邁了,卻不肯放棄頭狼的地位,而這個時候,它卻無奈的看見,已經有一只年輕的公狼,漸漸的強壯,強壯到了足以威脅自己地位的程度了。

這個時候,父皇怎麼辦?

他把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

我年輕,我才十歲!而且我被稱贊為天才聰慧的小皇子。

假如……假如改立我為皇儲地話,那麼等我長大成年。等我成熟地時候……父皇就可以合理的讓我等上十幾年甚至更遠!

他並不是真地有那麼喜愛我。他並不是真的認為我比三十多歲地大皇兄更聰明更有才華。

唯一地原因就是:立我為皇儲,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皇位上再坐上十幾二十年——因為繼承人還沒長大呢!

這就是父皇對我的“喜愛”。這就是外面流傳的,父皇對我的“賞識”!!

哈哈!!

說到這里。辰皇子地嗓音變得很低沉。他看著天空。歎了口氣:“杜維,你無法理解地……那天晚上,也就是我終于想明白了藍海學者地話的那個晚上,我是怎麼過來地!我這一輩子活到現在。那天晚上是我人生之中最艱難。最難渡過的一個夜晚!甚至兩年前政變日的前夕。我如臨大敵地那天晚上,也遠遠不如我十歲那年的夜晚那樣難過!”

杜維看著這位辰殿下地臉色。忽然覺得,坐在他地位置上,也並不是那麼風光無限地。

猶豫了一下。杜維低聲歎了口氣:“或許……我是能理解地。因為你說的那種感覺……我多少也曾經體會到一點。”

辰皇子看著杜維,他的眼角一點一點地露出笑意:“不錯……你地確是少有地能理解我的人之一。杜維。這就是我為什麼這麼寵信你地原因!你。杜維。羅林家族曾經地繼承人。之後卻因為不受寵而被發配老家,然後因為獲得了魔導師地教導,而重新回到帝都……你在家族里地遭遇雖然和我不同。但是處境和心情卻都是頗有幾分相似地。杜維。那次我一遇到你。就隱隱地生出了幾分同病相憐的感覺來。所以,我才會這麼親近你。這麼看重你!”

杜維默然。

他能想象到。十多年前地夜晚。那個十歲的小皇子坐在房間里。對著清冷地夜空。心里明白了父親對自己地喜愛不過是一場作戲。甚至是把他放在火爐上去烤……

這樣的心情,大概真地和自己當初得知了父親派人來殺自己的心態。很相似吧。

兩人又是相視一笑。只是這次的笑容,各自都多了幾分真誠了。

隨後。辰皇子繼續訴說。

那次之後。我終于想通了很多。那個讓人心寒的夜晚,並沒有讓我徹底絕望。我原本心里還抱了幾分僥幸地。

可是很快。我終于發現了,生在皇室,雖然看似富貴尊榮,可一旦你牽扯到了那至尊的利益。那麼你周圍一切地富貴一切地尊榮,都會變得立刻殺機四伏!

大皇兄對我漸漸疏遠。我並沒有責怪過他。在我想通了之後我就明白了。這不怪他。畢竟。從前我們是兄弟。但是之後,我們就變成可笑的“皇位競爭者”。

而更可笑地是。其實大皇兄自己都不明白,父親並不是要傳位給我!因為在父親的眼里,我也是競爭者!唯一我幸運的是。我年紀還小,父親可以拿我來當做擋箭牌而已!如果我那個時候已經二十多歲地話。父親是絕對不會說要立我為皇儲的!

可惜……父親沒有年紀更小地兒子了,否則的話,我相信他一定會選擇更小的兒子!

皇兄視我為敵了。可笑的是,我自己卻絲毫都不想和他爭!

那個皇位,在我看來絲毫沒有什麼吸引力。

于是,我變相的想給皇兄傳達一種信息,我希望他對我放心,我不會和他爭的。

奧古斯丁王朝以武立國,但凡我們奧古斯丁家的皇室子弟都要學習馬術,武技。可是我就偏偏拒絕學習。甚至我反而公開表示我對魔法感興趣,我大張旗鼓的跑去學習魔法。

因為人人都知道,魔法師是不會貪戀世俗權力的。魔法師都是超然人間的怪物。而且,曆史上,除了開國皇帝阿拉貢之外,沒有任何一任皇帝是身兼魔法師身份的!

學了魔法,就會漸漸的對世俗的權力失去興趣。

所以,我故意公開的跑去學魔法,就是想讓大皇兄明白,我不想和他爭。

可惜,大皇兄似乎沒有明白我的用意。

而更可笑的是,我學魔法的事情被視為離經叛道。我地宮廷學者老師都表示反對,可偏偏父親卻很贊成我。

這又被很多人當作了是父親對我的“寵愛”。甚至連我這樣地舉動。父親都“慈愛”地放縱支持我了!

可真的是這樣麼?

早已經想通了的我,明白父親這樣做的用意:他倒是樂得我去學魔法,希望我學了魔法之後,就不會對權位感興趣了。這樣地話。就算立了我為皇儲,我也不會著急要繼位,他就大可以多當幾年皇帝了!

可惜的是,我的退讓並沒有讓大皇兄放過我。

在我十一歲的那年。我遭到了生平地第一次暗殺!

那一次我幾乎死掉!一個從我五歲開始就照顧我地侍女。卻親手給我端來了一碗毒藥,差點兒把我毒死!

幸好的是,那個時候我已經學習魔法了。對魔法藥劑學也有了一些涉獵……

哼!想毒死一個魔藥師,可沒有那麼容易!

我知道父皇是不會想殺我的!他還要拿我來當擋箭牌!所以。想我死地人,就只有一個了……我的大皇兄!

那次地事情。讓我徹底的破滅了最後一絲幻想!我讀過曆史。也知道書本上寫地那些東西:在面對皇位地爭奪地時候。是沒有什麼親情可言的!

那一次,我明白了,一味的退讓。並不能保證我地安全!今天他可以買通我地侍女給我下毒。明天說不定就能買通我的侍衛,趁著我睡覺的時候給我一刀!

我不想死,想生存下去,那麼我就沒有選擇,只能走上和大皇兄為敵的道路了!

最初的時候是最艱難地。

我一個孩子。沒有信任地班底。沒有自己地勢力。一個空架子皇子,只有華而不實的尊貴地位而已。實在沒有多少自保地本錢。

開始地時候。我只能拼命的去討好宮廷魔法師,我拜了那位宮廷首席魔法師為老師,有一段時間。我拼命的學習魔法,竭力做出一副對鑽研魔法極為癡迷地樣子來,甚至每天的吃和住,都是在老師的身邊……

老師對我的勤奮很欣喜……他甚至認為我擁有極為難得的魔法天賦,還一度把我當成了他地得意弟子。

其實。我只不過是借口留在他身邊,才能確保自己的安全罷了!因為當時我沒有別地辦法。在皇宮里,唯獨是在這位宮廷首席大魔法師的身邊才是最安全的!

因為宮廷首席魔法師只忠心于皇帝,而不是任何派系的人。他的高強的魔法實力,也有足夠的能力保護我。

那一段時間,我過得很是可憐,也很是狼狽!但卻更加堅定了我的心

我雖然對皇位沒有太多的渴望,但是為了活下去,我必須擁有力量才行!

幸好,過了一些日子,我巧妙的把那個侍女想毒死我的事情,利用了一個機會,悄悄的把消息傳到了父親的耳朵里。

父親終于被這件事情提醒了。他裝模做樣的大發雷霆之後,處死了幾個宮廷的侍從頭子。

然後,他開始正視了一個問題:為了確保我這個皇位的擋箭牌不會輕易的死掉,他必須要給我一些自保的本錢才行。

這是我最大的籌碼,也是我最大的依仗,就是我的父皇!他不會讓我死掉的!不是因為我是他兒子,也不是因為他有多喜愛我!

從那個時候開始,父親終于開始放一點兒實在的權力給我了,他給了我一小隊皇城近未軍,又派了幾個宮廷魔法師充當了我的貼身魔法顧問,還給了我自由出入皇宮的權力,讓我可以從容的布置自己的勢力,這樣,我終于開始漸漸的掌握了一點點自己的本錢!

我一點一點的積攢自己的本錢,組建自己的班底,後來又竭力的拉攏像比利亞伯爵和德蘭山魔獸這些大鱷……

我和大皇兄,長達十幾年的爭斗,才正式展開!

“我並不想當皇帝,從來都不想。”辰皇子輕輕歎了口氣:“只是身在這樣一個局里,我為了自保,不得不和皇兄針鋒相對。我不是為了皇位……而是為了活命!因為我知道。假如我心稍微軟了一點兒,皇兄卻絕對會毫不猶豫的要了我地命!

而事情有了開頭,就不得不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了!到了後來。就算我不想傷害皇兄,也沒有其他的選擇!因為我太了解我地這位皇兄了。他性子里天生就有些偏激,在父皇的壓制之下憋了幾十年,性格就漸漸的有些變的陰沉狠辣了起來。

原本我想,有了力量自保。也就可以了。但是到了後來,我明白了一點:就算我只是一味的自保。也是沒有用地!因為皇兄已經把我當成了死敵!他的心里,最大地目標就是除掉我!可憐的大皇兄,他到死都不明白。根本就不是我在和他爭奪皇位,根本就是父親在故意拿我來擋他的路罷了。他從來都沒有真正明白。他真正地競爭對手不是我辰,而是我們親愛的父皇。

而這恰恰是我地最大優勢。因為我很清楚。父皇的底線在哪里。無論如何,父皇都不會讓我死掉。到了一些危險地關頭,父皇會保護我的!這就是我最大地保障!

只可惜。我也沒有回頭的余地了。因為憑我對他地了解。就算我一味地忍讓。將來假如他當上了皇帝,恐怕也是容不得我的!我太了解我地這位皇兄了!

所以。我和他的對抗目標也變了。原本我只是想自保。後來明白了自保是不夠地,只有讓他徹底當不上皇帝。將來我才能繼續生存下去!于是,我們的爭斗自然就越來越激烈,終于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

杜維心中在歎息。

他可以想象的,一個十歲出頭的男孩,在皇宮之中。危機四伏。這些年是怎麼在一步一步猶如懸崖上走鋼絲一樣地走過來地!辰皇子固然是計謀百出。做事手段高明。甚至往往有些計謀顯得毒辣了一些。但試想一個十歲出頭地孩子。想生存下來,不用一些過分地手段。又怎麼能自保?

十歲地孩子就失去了天真的童真,不得不陷入了政治斗爭。這世界上最朊髒地泥潭里。才造就了今天看似風光的攝政王啊!

說他殺兄欺父……可說這些話地人,又怎麼知道他的艱難?

“大皇兄兵變地計劃。我早就有了察覺。可是我明明可以事先阻止,卻偏偏沒有。因為這是我最大的機會,可以一步就徹底扳倒他!只有他徹底倒了,我才能生存,才能贏得這場斗爭的最終勝利。我不是貪戀皇位,純粹只是為了爭奪自己最最基本的權力:生存!生存而已!為了生存下去。我不得不在政變之前做了各種布置,為了取得神殿的支持,才有了我和教宗的暗中教義。我開出地條件足以讓神殿動心,因為這個條件,幾乎神殿和皇室暗斗了千年以來,一直夢寐以求想取得的勝利!所以,盡管大皇兄的女兒在神殿擔任聖女,神殿還是暗中倒向了我,在那一天,狠狠的給了大皇兄一擊!”

說到這里,辰皇子臉上漸漸露出一絲複雜的笑容來:“教宗想必一定很得意,因為現在任何人斗認為,我現在是帝國的攝政王,將來一定是帝國的皇帝!如果能讓皇帝認教宗為教父,就象征著皇室對神權的低頭!但是,他卻想錯了!人人都以為我喜歡皇位,其實皇帝的寶座對我來說,並沒有那麼沉的分量!”

隨後,辰皇子對著杜維眨了眨眼:“教宗他處心積慮,只是他算計我,難道我就不會算計他麼?哼!可惜卻是沒法收獲到一個'皇帝教子'了!他只能收獲到一個'攝政王教子'!因為,就在我和他交易之前,我就已經做好了決定!終我一生,我都絕不會登基當皇帝!皇帝的頭銜,還是留給我的孩子吧!我一生,就只當一個攝政王好了。”

上篇:正文 第兩百九十五章 皇室    下篇:正文 第兩百九十七章 曆史的拐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