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九十八章 絕戶毒計   
  
正文 第兩百九十八章 絕戶毒計


羅蘭帝國九百六十二年,這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

杜維從皇宮出來的這天晚上,應德蘭山魔獸和比利亞伯爵之邀,去參加了帝都的這幫權貴們給自己弄的接風晚宴。

宴會之上,屬于攝政王這一派系的班底幾乎到了九成。大家似乎都知道了杜維下午已經進了皇宮和攝政王見了面。使得宴會開始的時候,前一天曾經在城門口迎接杜維的那些人,人人臉色都頗有幾分難堪和古怪。

對于拍賣會上的事情,因為攝政王下了封口令,結果這些平日里和杜維很是親熱的權貴們,沒有一個肯事先透露口風,讓杜維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眾人也知道這樣的事情,杜維心里多半是很不滿的。所以今天的晚宴開始之後,人人似乎都有些不好意思面對杜維。

杜維心中冷笑,這就是所謂的權貴***了,表面上親熱的稱兄道弟,背後里就……

不過他畢竟也是知道,這是***里必然的現象,對于這些人的作為,杜維道也並不真的生氣。他離開帝都已經一年多快兩年了,也實在需要和這些權貴好好的熱絡熱絡關系,所以干脆放下了心中的一絲一滿,滿臉堆起笑容來,對教宗法旨的那件事情絕口不提。

畢竟但凡能混到這個***里,都是臉皮比城牆都厚的,眼看郁金香公爵都不提那檔子事了,別人自然也不會傻呼呼的提起。片刻之後,幾杯酒下肚,氣氛頓時就熱烈了起來。

德蘭山魔獸為了討好杜維,在這個宴會上倒是花了不少本錢。不過大家似乎都知道了這位年輕的郁金香公爵不太怎麼喜歡女色。之前曾經辰皇子和德蘭山魔獸還有比利亞伯爵他們,聯手送了杜維那四胞胎地美女,杜維這個不解風情的家伙,卻連碰都不碰,連公爵府都沒進,就被杜維直接扔到了商鋪里去了。既然公爵不喜歡女色,那麼多半就是喜歡別的了。

但凡魔法師。就沒有不喜歡各種珍奇寶石的。倒不是為了寶石的純粹的價值,而是因為對魔法師而言。各種珍奇的寶石,就往往是很有用處的魔法道具和研究材料。

德蘭山魔獸畢竟是大陸第一武器商。宴會之上,就贈送了杜維十五串用珍貴的紫水晶串成的項鏈。然後表示:聽說公爵大人新訂了婚,未來地公爵夫人也是一位實力強大的女魔法師。這十五串紫水晶,就當作送給未來地公爵夫人的禮物了。這種東西,即可以被當作純粹地女性的首飾來使用,同時對魔法師而言,紫水晶也是珍貴的魔法材料。倒是兩全其美的禮物。

對于各種禮物。杜維也不客氣。一一笑納。

宴會一直持續到了半夜,這種燈紅酒綠的日子。杜維好久不曾經曆了,在西北的時候,他雖然貴為公爵。但是生活還算比較簡樸。到了半夜的時候,大多賓客都已經盡興離去。

讓杜維心里慶幸地是,因為自己在西北已經訂婚,不少打他主意地貴族,終于放棄了心思。今晚的宴會,倒是很少有什麼貴族跑來對自己推銷他們地女兒。

半夜的時候,當大半賓客都離去之後,德蘭山魔獸和比利亞伯爵,還有財政司的薩克男爵三人,單獨把杜維邀請到了一個小廳里。

這帝都城外地銷金窟里,當真是奢華到了一定的程度。因為背後是後台是軍方的背景。這個銷金窟主要是為了籌集軍費而開設的奢侈地方,平日里誰敢來這里搗亂?加上有那麼多權貴捧場,什麼珍奇的玩意兒這里都是應有盡有。就這麼一個小小的房間里,地面上鋪設的都是上等的手工地毯,水晶燈柱閃爍著七彩的光芒,杜維先坐在了當中一個沙發里,身子舒服的陷進了柔軟的天鵝絨墊子里,然後兩根手指撚著酒杯,微笑道:“三位,把我叫道這里來,是有什麼事情要說吧?”

德蘭山魔獸看了另外兩人一眼,然後笑了笑,道:“我的公爵……現在這個房間里就咱們四個人了。所以,有什麼,我就不妨直說了吧。”

比利亞伯爵也點頭:“杜維,既然沒有外人在的話,我們三人,有點兒事情想和你商量。”

杜維哈哈一笑,滿臉溫和的笑意:“比利亞叔叔,商量什麼的就太客氣了。如果您有什麼吩咐,就直接說吧,只要是我能辦到的,就不會推脫。”

杜維的一聲“比利亞叔叔”立刻讓比利亞伯爵滿臉紅光,眼神里閃過一絲得意,旁邊德蘭山和薩克男爵都是有幾分羨慕的表情。

薩克男爵咳嗽了一聲,緩緩開口——他在這個房間里,算是地位最低的一個,論爵位不過是男爵,論職位不過是財政司的一個官員,而論到資曆……比如德蘭山或者比利亞,都是在辰皇子沒有掌權之前就跟隨了多年的。而這個薩克男爵,在政變之前卻並不是辰皇子的班底,而是帝都治安署的統領。當時還是被辰皇子派去的臥底卡米西羅策反的,眼看大勢已去,這才最後臣服了辰皇子的。

政變之後,他主動上交了兵權,畢竟帝都治安署,掌管了上萬的帝都治安軍,在帝都這個核心地帶,掌控上萬兵權,可是非同小可的。薩克男爵自問不是辰皇子的嫡系,不敢繼續霸占這個位置,倒是老老實實的主動提出了辭職。

他原來就不是任何派系,而是中立派,如果一定要說他的立場,倒反而是略微有些偏向于老皇帝奧古斯丁六世。辰皇子上台之後,薩克男爵對于政變那天的血腥場面,實在是感到後怕,心中原來是打了主意,准備交卸了治安署統領的職位之後。就帶著家人離開帝都回老家去過輕松的富家翁生活了。

可卻偏偏想不到,他這一很識時務地做法,反而得到了辰皇子的賞識。對于這種知道進退,有分寸的人,辰皇子反而對他生出了好感。拒絕了他回老家的要求,反而把他調進了帝國財政署。薩克原本就是一個做事情謹慎小心的人,進了財政司之後,因為自己不是辰皇子的嫡系,做事情更是賣力,絲毫不敢給人任何把柄。結果事情做的很是出色。又被辰皇子大力提拔。這一年多下來,儼然已經成了攝政王集團里的一個新貴人物了。在帝國財政司里。他的上面雖然還有幾個大佬,但是大家都當他是攝政王的心腹。把他當成了除財政大臣之外地二號人物。

還有傳言,等過幾年,財政大臣退休之後,下一任財政大臣的位置,就非他莫屬了。

所以,他今天才有了進這個小房間里來談話地資格。杜維,比利亞伯爵。德蘭山魔獸。加上這個薩克男爵,幾乎就可以算作是攝政王集團的幾大巨頭了。

“公爵大人。”薩克男爵咳嗽了一聲。隨即鄭重道:“其實……今天下午您離開了皇宮之後,我立刻就被攝政王殿下召進了宮里了。嗯,殿下和我說了一些事情。是關于今後地一些軍方物資生產供給的問題,殿下的意思是,財政這方面,讓我帶人做出一個預算和計劃來……”

杜維眼睛一亮,看了看比利亞伯爵和德蘭山魔獸。這兩人一個是負責打理皇室產業的,一個是帝國最大的武器商,把自己請進來,大概就是想在這塊大蛋糕里,也分一杯羹了。

杜維想到這里,打了個哈哈,道:“嗯,正好,這件事情我也准備和比利亞叔叔商量一下的。既然德蘭山魔獸你也對這個有興趣,不妨大家可以談談合作的事情了。”

德蘭山一張胖臉上肥肉抖動,連忙笑道:“有興趣有興趣!當然有興趣地!”

杜維沉吟了會兒,就立刻做出了決定。提供帝國軍方地這麼一個大的生意,憑借他自己地力量,實在是有些吃力。

而且,西北那個地方,人力物力畢竟有限。未來的兩三年時間里,主要的力量要花費在擴中軍備上。如果把主要地財力和人力都用在了這筆生意上,那麼恐怕反而耽誤了西北的武力發展。這些生意雖然巨大,不過其中真正的核心部分,不過是熱氣球的燃料和火藥,其他的麼……技術含量不高,而且花費巨大,利潤相對也低了一些,不妨就讓出來給別人做,自己樂得做一個人情。

心里有了主意,杜維就主動提出了自己的計劃:把熱氣球生產這一塊,讓出來,讓比利亞伯爵和德蘭山兩人分配。熱氣球這個東西,外面已經有人在仿制了,只不過大多數不得要領,比杜維旗下的要差了一些,德蘭山魔獸手里也有一些。

四人在這房間里談到了後半夜,基本就把事情大概決定了下來。德蘭山魔獸,杜維,還有比利亞伯爵,三人聯合在距離帝都附近選一塊地皮,然後開辦一個專門生產軍方使用的熱氣球的工廠,也就是杜維在辰皇子面前說的“波音航空”。

投入方面,德蘭山和比利亞伯爵兩人平分,而利潤方面,杜維以提供熱氣球的生產技術為代價,可以分到兩成利潤,其他的八成由德蘭山和比利亞兩人對半分。

而薩克男爵,則負責財政司的采辦——這其中有什麼好處,就不用細說了。反正德蘭山魔獸和比利亞伯爵兩人都願意分出半成好處來作為上下打點的費用,其中需要給軍方大佬的,也有薩克男爵自己的。

至于火藥和燃料這些東西,比利亞伯爵他們都知道,這種核心的東西,杜維是絕對不肯讓出來大家一起做的,所以連提都沒有提。

談了一夜,杜維是魔法師,精神力充沛,倒沒什麼。比利亞和德蘭山都是疲憊不堪,不過這麼大的一筆生意,未來可以帶來大批的好處,也讓眾人很是振奮。

不過最後,杜維提出了一個額外的要求。

“熱氣球的生產,將需要大量的皮具。我們的聯合工廠必然要對外采購……大陸之上,雖然北方也有產牛羊,但是畢竟是少數,從價格上和質量上,都差了一些。所以,所有的貨源,我建議都從草原采購!至少在未來我們帝國和草原人決裂之前,這個采購的來源,都必須從草原購買!這一條必須要做到!”

比利亞伯爵和德蘭山兩人思索了會兒,德蘭山道:“公爵大人說的是沒錯。草原人擅長放牧,他們的牛羊的確都是上等。可是……這畢竟是軍方的物資,從草原人那里進購的話,假如一旦將來我們和草原人決裂,就沒了來源了,萬一耽誤了生產……”

比利亞伯爵想的更遠了一些,道:“杜維,這種大的生意,我們對草原人采購,就算價格壓的再低,恐怕也會讓草原人大賺利益。長遠看來,他們可是我們的大敵,這樣的大生意,等于給他們好處,豈不是資敵的行為?恐怕……”

杜維笑了笑,他緩緩道:“各位,我在西北,豈能不知道草原人的情況?兩位說的,我心里都明白。不過,我自然有我的打算。而且……在我剛才說的這一條上,還要注明一點:采購的皮毛,不用牛皮,只用羊皮!也就是說,我們對草原人,只買羊,不買牛!”

“只買羊?”德蘭山魔獸和比利亞伯爵兩人對視了一眼,都不明白杜維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看著這位年輕的公爵一臉堅決的樣子,兩人心想反正這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牛皮羊皮都是一樣的用罷了。

大概這位公爵特別喜歡羊一些吧……

倒是薩克男爵無意之中說了一句開玩笑的話:“只買羊,不買牛……這麼大的生意,每年恐怕需要數十萬頭羊,都不夠用的!這樣大的需求,加上有利可圖,那些草原人今後,恐怕就會多多養羊,再也不養牛了!哈哈!恐怕以後咱們想吃點兒牛肉,都要在帝國北方買了。想吃正宗的草原牛肉,多半就沒那麼容易啦,哈哈哈……”

這話讓杜維眼睛里閃過一絲精光,不過誰也沒有察覺到而已。

只有杜維自己知道,這一條,實在是針對草原人的陰狠之極絕戶之計!!

杜維在前世的時候,就知道這條毒計!只不過那個時候,這條計策是那個叫日本的國家,用來對付杜維祖國時候使用的。也曾經一度讓杜維的祖國大受損失。

羊這種動物,和牛完全不同。

在草原上放牧的時候,雖然牛羊都是一樣的吃草。但是羊卻和牛不同。羊這種動物在吃草的時候,總是會把草根都一起吃掉!這樣一來,如果大批大批的放牧羊的話,很容易就會讓草場枯竭!

草原上什麼資源最重要?不是金子銀子!而是他們的廣袤豐美的草場!有了草原,他們就可以放牧繁殖大批的戰馬!這樣一來,用這種看不見的軟刀子來,讓草原人覺得有利可圖,大批的養羊,不過兩三年之後,草原人就會忽然發現他們的草場大面積的枯萎和荒蕪!

到時候,看他們再拿什麼來放牧戰馬!

而且,草原上,所有的部落都是追逐水草而生,每一片豐美的草場,都是部落的命根子,是部落最最重要的財產!

幾年之後,草原上的草場大面積的荒蕪之後。部落還是那麼多部落,人口還是那麼多人口。可是草場卻大大減少,必然會引起他們部落之前的激烈爭奪!往往為了爭奪一塊草場,都可能引發一場部落之間的戰爭!

這樣的毒計……比利亞伯爵和德蘭山,雖然聰明,但畢竟沒有杜維前世的那種閱曆,就無法理解了。

杜維面色不動,也不多解釋,心里卻冷笑不已……

上篇:正文 第兩百九十七章 曆史的拐點    下篇:正文 第兩百九十九章 是敵是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