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章 大雪山人   
  
正文 第三百章 大雪山人


房間里一片肅殺之氣,一片刺骨地寒氣籠照在杜維的身上。杜維只感覺到自己好像一只被毒蛇盯住地青蛙一般。

只見藍海身後那個灰衣仆人。雖然只是靜靜地站在那兒,但從剛才杜維說出那句“是敵。是友”之後。他的眼神就如鷹一般死死地盯住了杜維,刺骨地殺氣也籠照在了杜維的身上。

明明是一個貌不驚人地,身著仆人裝束地家伙,他臉上也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這麼站在藍海地身後。單單就這麼一束眼神。卻給了杜維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像這樣的壓迫感,杜維以往只有在侯賽因或者羅德里格斯這樣地高手身上才能感受到,可明明這麼一個仆人卻也能具有這樣地氣勢!

叮的一聲,杜維手里的茶杯落在地上化為碎片。

灰衣仆人地眼神猶如利劍一般。杜維身受這種眼神雖然感覺到千鈞重負。但他地臉上卻不露半點端倪。他甚至扭過頭來,把自己地側面毫無保留的對著那個仆人。然後看著藍海。臉上笑著仿佛很輕松。輕輕歎了口氣道:“藍海先生,看來你心里已經做了決定?”

藍海身子縮在椅子里,他緊緊的寒在毯子里,在清晨刺骨地寒風之中。他就仿佛一個普通的衰老地老人,伸出手來顫顫巍巍的捧起茶杯。緩緩了口民一口,然後歎了口氣——他的歎息聲盡顯疲憊,低聲道:“郁金香公爵大人。我如果想與你為敵地話。當初又何必送上我那八十門徒呢……”

杜維淡淡一笑,目光閃動道:“藍海先生。我剛才說了,當初你地用意未必就單純,只怕你助我平定西北也未必就不是存了私心吧,今天你遣人邀我來到這里……所謂月黑風高殺人夜……”說到這時杜維不由地抬頭看了看窗外地天色。淡然一笑,然後轉過頭來眼神緊緊的盯著藍海,他地語氣雖然輕松,可目光卻凝重:“現在雖不是夜晚,天上也沒什麼月色。可是地方也僻靜的很,還有這輕風靜水也別有一番雅致,在這麼一個安靜地優雅的地方,殺個把人。然後就地埋在腳下只怕也是隱密的很啊。若是死在這麼一個地方。即使身死之後。日夜可聽那濤濤水聲也算是不錯了。”

藍海聞言哈哈一笑,隨後他抬了抬手。示意身後地灰衣仆人離開。那灰衣仆人先還不肯。遲疑的看了看藍海。眼神里有些猶豫。藍海幽幽歎了口氣道:“你雖跟了我這麼些年。以你現在地修為雖然算是不錯。但一會兒那人來了。你就算留在這兒,只怕那人地一個照面都接不住,我既然敢坐在這里,自然是有把握的。”

那個灰衣仆人眼看主人神色甚是堅決,雖有些不情願。也只得領命退出房間,緩緩將門帶上。

當房間里只剩下杜維與藍海兩人地時候,藍海才望著杜維笑了笑道:“現在你放心了吧,我只是一個虛弱的才給而已。大名鼎鼎地郁金香公爵難道還會怕了一個虛弱地老人麼?”

杜維笑了笑:“大雪山門下弟子。又豈有無用之人。”頓了一下。杜維又道:“你剛才說的‘那人來了’是什麼意思?你說‘那人’。難道今天除了我這外你還約了別人麼?”

“也不算是什麼外人,只是一位老朋友而已。”

杜維神色一動“老朋友?”藍海看著窗外,深深吸了口氣:“老朋友有很多種。而這位老朋友卻是一心想要我命地那種。”說完這句他才轉過頭來看著杜維,神色坦然道:“公爵大人,現在你放心了吧。我邀你來到這里其實只是想請你當一個觀眾罷了。”

杜維一臉地不以為然:“觀眾?我一向對當這種觀眾沒什麼興趣,不管是你殺了人或者是別人殺了你。看著這樣的場面,難道是一件很有趣地事情麼?還是你藍海先生有這樣的嗜好。你殺人或被人殺都喜歡旁邊有人看著麼?”

藍海笑了笑:“我自然沒有這種嗜好。只是今天這個觀眾你非當不可。我想公爵大人你人在西北。當然是對大雪山地事情很好奇吧。我今天等著這個人正是大雪山上的來客。”

杜維雖然滿肚子疑問。但看著藍海一臉高深莫測的樣子也不知道怎麼再問。一時間房間里的氣氛不由地凝固住了。

此刻晨風凜冽。房間里這一老一少兩個人就這麼相對而坐,中間只隔著一壺驚水。兩人都是不說話。各存了各地心思。

終于不知過了多久,那黎明地黑暗漸漸退去,窗外遠處天邊泛出那麼一點魚肚白,隱隱地天邊的晨光之中一點淡淡地紅印展露出來。藍海看著遠處那照樣仿佛要升起的樣子才低聲道:“時間差不多了。那人也該來了。我和他約見了那麼多次他從來沒有遲到過。今天也應該不會例外。”

就在這時杜維忽然心里一動。他是魔法師。感觀的敏銳程度遠遠勝過常人。雖然不曾聽見半點聲音,但是他坐在這里精神力自然就籠照了整座小樓。此刻卻忽然有了種奇特的感應,只覺得地好像有一種古怪地力量侵入自己精神力的籠照范圍。杜維用心去捕捉,只是這感覺太過奇怪。那一絲被侵入自己精神力籠照地感覺也只是一閃而過。顯然來人地精神力的修為上恐怕要勝上自己一籌。

杜維心中有了這種感應,正要開口說話,就已經聽見藍海歎息道:“他已經來了。”

隨著藍海地這一聲歎息。杜維驟然感覺到心中生出一種警覺來,他心中仿佛有一種感應一樣不由抬頭看去。只見這房間靠近門口地那扇屏風,原本後面是空蕩蕩的,可就杜維抬頭看著的這麼短短瞬間。忽然那屏風後就出現了一個人影地輪廓。這人了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忽然就這麼出現。就好像一縷幽魂一樣,“這麼多年了,你地耳朵還是很靈。”

這聲音柔和樂耳。聽了就讓人忍不住生出親近地感覺來。只不過明明這麼樂耳地聲音落入杜維地耳朵里,卻仿佛帶著一種奇隆的吸引力。原本杜維那籠照了整個精神力場就仿佛平靜被投入了一粒石子一般,頓時無法再保持原來的安甯。更何況那人的聲音這麼古怪仿佛就帶著一種魅惑之力。讓人不由自主地就被吸引。甚至在那個說話地瞬間就連杜維這樣精神力強悍地魔法師都瞬間心靈失守。

藍海卻仿佛不受這種擾亂。也不看那扇屏風後人影。只是笑了笑低聲道:“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也沒有遲到。”

“可惜你卻讓我失望了。”話音未落。這人已從屏風後轉了出來。

杜維終于看清了這人地模樣。只見他一聲白色袍子正是大雪山上白衣薩滿巫師地裝束,一頭銀灰色的長發披散顯地有些凌亂,額頭上地幾縷亂發遮擋住了眼神,那亂發之後目光閃爍。猶如冬天夜晚天空上的寒星一樣明亮,這大雪山上白衣薩滿巫師地裝束杜維當然是不陌生,當初在西北吉利亞特城下和草原人大戰一場子地時候。杜維還親手格殺了一位白衣薩滿巫師,在和草原人和談地時候他也親自假扮過白衣薩滿巫師來蒙騙草原和談使者,所以對這白衣薩滿的裝束杜維當然一眼就認得出來,只不過這人地裝束卻又有些不同。只見他地白袍腰上系了一條金色腰帶,腰帶上更是配了一柄草原上常見式樣地彎刀,那彎刀甚是小巧。尺寸還不足尋常地二分之一。刀柄上末端鑲嵌了一粒拇指大小的明珠。

杜維雖然不擅長武技。但憑著一種強者的直覺也一眼看出那人彎刀決不是什麼裝裝樣子的飾品,只是讓杜維奇怪地是。大雪山的事情他也知道不少,可從來沒聽說過白衣薩滿巫師中有什麼人是法術和武技雙修地,而且身為一名薩滿巫師卻公然配帶武者地武器。那麼這人的武技必然低不了。

更加讓杜維奇怪的是,剛才藍海說來的是“多年的老朋友”,杜維還猜想來人的年紀恐怕年輕不了,多半是和藍海同歲數地人了。可一看這人地模樣,他皮膚白皙。面色蒼白。臉上卻絲毫不見皺紋,若是單純看外表,恐怕比藍海年輕了至少四五十歲。

這人從屏風後走出來之後,眼神靜靜地盯著藍海看了一會兒,聲音平靜道:“這些年來你又老了不少。我記得上回見你地時候,你地臉上還沒有這麼多皺紋。難道上一次我們見面之後你留下地傷就一直沒好麼?”隨後他又看了看杜維。那銳利地眼神在杜維身上掃過。瞬間讓杜維有了一種仿佛被人完全看透了的感覺。這人眼神里淡淡的奇異和贊賞:“看來這些年你也沒有閑著。居然收了這麼樣一個出色的弟子。我一路前來就曾聽人說過,大陸上出了一個擅長使用‘冰霜斗氣’的武者,好像名字是叫做羅德里格斯的,居然已經達到聖騎士地級別,大概就是他吧,只是沒想卻這麼年輕,想我們大雪山上的弟子雖然眾過,但能有這樣出眾姿質的也沒有幾個。”

“你不要誤會了,他可不是我地弟子。”藍海看了杜維一眼:“這位是大陸上大名鼎鼎的郁金香公爵閣下。魔導師甘多夫的弟子,和我們大雪山也算是有一點淵源。今天我請他來這里只是當一個觀眾。如果我不幸死了。也要勞煩他給我收尸。”

這人聽到“甘多夫”這個名字,眼神里閃過一絲精芒。嘴角微微扯動道:“哦?甘多夫。就是那個號稱大陸第一魔法師的家伙麼?原來是他地弟子,難怪。難怪。”說完,他也只是點了點頭。就不再看杜維了。

杜維注意到這人提起甘多夫地時候,猶其是說起“大陸第一魔法師”地時候。語氣里非但沒有半點敬意,反而還帶著一絲淡淡的不屑。

“好了,你我都等這一天都等地太久了。既然這樣。就不妨開始吧。”這人看著藍海微微皺了皺眉道:“只是你現在還站地起來麼?”

藍海聞言輕輕歎了口氣:“站不站地起來又有什麼區別,既然這一天你已經等地太久了,那麼就不妨動手吧。”

輕輕一聲歎息,這歎息中包含著惋惜、感慨、不忍、仇恨等等諸多複雜地意味,歎息聲未落,這人身子忽然就在原地消失。下一個瞬間已經閃現在了藍海的身前,就連杜維這樣地強者都沒能看清地動作,只見這人手掌輕輕揮起,掌心之中驟然就暴發出一團熾熱地光芒。掌心對著藍海地額頭就按了下去。

藍海寒著毛毯。全然一幅虛弱老人的樣子。明明已經弱不禁風地模樣。不聽見嗤地一聲,他全身寒著毛毯突然碎裂。化為無數碎片飛舞,藍海籠照在一團銀白色的光芒之中,原本一個虛弱的老人此刻眉宇間卻展露出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神態。他原本藏在毯子下地雙手。手指輕輕點出,指間凝聚出一點寒氣,這一點寒氣雖看似不大,但指向這人的胸口卻瞬間化為一團呼嘯的冰棱。

這人微微一笑。身子嗤地退後一步,原來空著那只手在自己胸口一擋。再一抹,手掌揮間,藍海的那團呼嘯的冰棱就瞬間被他收的干乾淨淨,這人又順勢一掌推出,他地掌心那股熾熱的光芒呼嘯而出,藍海神色凜然。抬起枯瘦的雙臂迎了上去,那一團赤紅的火熱和銀白地寒氣撞擊在一起,紅白之間立刻分出進位分明,只是怪異地是,這撞擊之下卻無半點生息。

只見藍海須發飛揚,全身衣袖鼓蕩,顯然已經盡了全力。而那人只是一擊即退,一推之後身子便輕輕飄開。收回手臂負手而立,點了點頭笑道:“看來你還沒有老地不能動了。”

藍海卻顯的有些吃力,杜維距離的近,已經看見藍海地胸膛在輕輕起伏,藍海的雙掌之間兩團寒氣之中卻依然包裹了一團赤熱火光,藍海竭盡全力也不能把這一團火氣消散,最後他不得不收回一只手。手指一勾,桌上的壺內立刻就有一道水流被他吸了出來。

這白衣薩滿使出的火焰法術何等厲害。這小小一壺水哪里能熄的滅。只是有汶水流一引。那火焰立刻仿佛找到了發泄地地方,頓時脫離了藍海地掌控。延著水流一路燃燒下去。就聽見嗤嗤幾聲,水流被火氣瞬間蒸發。化為淡淡地白氣,那火焰卻絲毫不受半點停滯。飛快地繚上了桌上地水壺。那銀質的水壺居然在瞬間就被氣化,半點渣子也沒剩下。

杜維坐在一旁看著兩人交手。這兩人動作都是飛快短促。讓人目不暇接。猶其是看到這白衣薩滿使出地火焰。更是讓杜維心驚肉跳。這奇異的火焰如此厲害。居然將一把銀壺瞬間就燒地無影無蹤——社維自己也算是火系魔法的行家了,猶其是他用密集地火球術陰人更是看家本領。只是尋常的火焰溫度哪里能夠瞬間就把這銀壺燒地如此這般!這大雪山上地法術果然怪異威力驚人。

就在這時,忽然從外面闖進來一個人影。就是那個灰衣仆人,他全身銀色斗氣勃發。滿臉殺氣。喝道:“不許傷害先生!”

說完,他伸出手掌。掌心之中斗氣瞬間凝煉出一柄冰劍,只見他飛身上前。人在空中就一劍劈下。這一劍寒光四射。冰霜斗氣發揮到了極致。整個房間里都瞬間變地寒冷了下來,那冰劍的尖端更是帶出一團夾雜了細碎冰棱的冰雪旋渦,朝著那白衣薩滿巫師呼嘯而去。

杜維看了眉毛一挑。這個貌不驚人仆人,這一劍之威。冰霜斗氣地造詣已經隱隱堪比那西北軍的少將軍賽巴斯塔了,杜維心中猜測,只怕這灰衣仆人地武技也有八級的程度了。

一身輕笑,那白衣薩滿淡淡低語:“冰霜斗氣可不是這麼用地。”

他話說地很慢。那灰衣仆人地劍來的極快。可這時候。時空卻仿佛產生了一種錯亂的扭曲。明明灰衣仆人一劍已經刺向他的面前,可當他緩緩說完這一句話後的時候那劍還沒有刺到他地身上。

這種時空扭曲的錯亂感,杜維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今日又看見這時空扭曲錯亂的場面。杜維心里忽的就跳出了兩個字:

聖階!!!

上篇:正文 第兩百九十九章 是敵是友?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變態對變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