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白河愁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白河愁


藍海的旋風輪盤被對方瓦解之後,立刻就施展了一個“血魅”,他咬破了自己的舌頭,噴出一團鮮血來,那鮮血剛出口,就瞬間凝結成了一個小小的人形來,張牙舞爪撲向了白衣薩滿。這血魅小人可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根據杜維閱讀的巫術冊子里,這種血魅小人類似于羅蘭大陸的黑魔法里的死靈生物一樣,一旦沾到了身上,立刻就會源源不斷的吸取你的生氣!而這種東西,還很難對付,它沒有固定的形態,只要它的主人不死,哪怕你一拳把它轟散了,它也能很快重新凝結出來。

對付這個法術,那個白衣薩滿只是冷笑了一聲,他退後了兩步,小心翼翼的不讓這個血魅沾到自己的身上,卻忽然深深吸了口氣,他的嘴巴瞬間變得有十七八倍大!然後猛的一口氣噴了出來,口中的氣流化作無數道細微的氣箭!這麼狂風暴雨的一輪噴了出去,藍海不敢正面抵擋,趕緊閃身躲開來。可是他變化出來的那個血魅小人,頓時就被轟散成了無數細微的血塊,落在了地上。而那些血塊緩緩蠕動,仿佛又要重新凝聚在一起。可是白衣薩滿噴出的無數道氣箭。卻將每一個血塊死死地釘在了地上。使得它們無法在游動重新融合起來!

這個法術是大雪山巫術里地一種“定魂”。其實如果是普通的高手,也能用一口氣噴出來,變得好像猶如利箭一樣。但是畢竟氣流無法長時間的凝結,轟過去,瞬間也就散掉了。但是這大雪山的巫術里,偏偏就有古怪的法門來讓氣箭凝聚不散!

兩人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施展法術,同時另外一只手里。各自施展大雪山的武技拼斗。這大雪山地武技。在杜維看來極為詭異狠辣!而且樣樣都是大異常規,最最重要地是,當初杜維見過的那個女刺客艾露使用的那種詭異到了極點地“柔軟體術”可以讓身子猶如面條一樣隨意扭轉。絲毫不受人體關節的局限。這一點,在兩人地身上更是發揮到了極制!!那個女刺客艾露地柔術雖然讓人驚歎。但畢竟還沒有完全脫離人體的極限。還有跡可尋。

這兩個家伙施展出來,身子扭轉之間就毫無半點征兆了!!杜維甚至親眼看見了那個白衣薩滿讓自己地身子擰得猶如麻花一樣。然後再飛快的回複成原狀!

總地來說,仿佛藍海是被壓在了下風。他每一樣法術施展出來。那個白衣薩滿都立刻能輕松化解。而另外一手地武技拼斗,藍海也絲毫不能占據半點優勢。

“你真讓我失望。”那個白衣薩滿忽然歎了口氣:“你看似雖然是返老還童了。但也只是你的肉體回複了強壯。可你地斗氣和法術都已經退化了……唉,你修煉出這種沒有用處的返老還童,有什麼用處!悅!你總是喜歡做這種無用的功夫啊!”

說完,他忽然身子咻的一聲竄了出去,整個人猶如泥鰍一樣的翻滾,在藍海的手掌縫隙里直接滑了進去。以一種極為古怪地姿勢。一頭撞在了藍海地心口,藍海終于抵受不住。張嘴就是一口鮮血狂噴了出來!而那個白衣薩滿卻詭異的長笑,身子就仿佛變成了一條蛇一樣,以極快地速度。纏繞在了藍海的身上上下翻飛,手指連連的點在藍海地身上!藍海拼盡全力也無法抵擋擺脫,連連受到重創,一連噴了七八口血之後再也堅持不住了,終于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這個白衣薩滿也不追擊,反而退後了一步,站在那兒,冷冷的看著藍海:“悅!這就是你這些年來修為的成果麼?上一次你還能和我拼得兩敗俱傷,可這一次,你怎麼反而退步了這麼多?”

藍海咬了咬嘴唇,坐在地上,抬起右手的食指,之間化出了一道細細長長的冰凍寒氣來,猶如一柄利劍一樣,對著白衣薩滿刺了過去。

白衣薩滿淡淡一笑,隨手一揮,一道烈焰閃過,就化解了藍海的攻勢:“悅!如果你手里有'月下美人'的話,或許還有資格用你的冰霜斗氣和我拼一拼,可現在麼……你實在是讓我連殺你的興趣都漸漸喪失了。”

藍海坐在地上,忽然詭異的嘿嘿一笑,抬起頭來,嘴角兀自帶著血跡:“你莫要得意,看看你的腳下吧。”

白衣薩滿低頭一看,看見地上滿地都是剛才藍海噴出的鮮血,東一塊,西一塊……可這些鮮血的痕跡,在地上,卻隱隱的仿佛組成了一個微妙的圖案!

這個白衣薩滿終于變色了,吃驚道:“拘魂陣?好個藍海,你果然還是這麼狡猾!!”

說完,他立刻身子就往後退,不過藍海早有了准備,他處心積慮,就是等待這麼一刻!聖階對空間規則的掌握,使得他片刻之間就已經改變了空間的規則,那個白衣薩滿雖然連退了幾步,可是卻仿佛只是原地踏步一樣。他臉色更是陰沉,忽然深深吸了口氣,陡然之間全身就爆漲出了熊熊火焰來,原本鎖定他的各種束縛和規則,頓時土崩瓦解,這是絕對的力量優勢使然,卻不是什麼取巧了!

藍海被對方用這蠻橫的強大力量撞破了自己的規則局限,頓時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不過他也終于有機會念完了最後一句咒語!

瞬間,地面上血光大作!那個白衣薩滿驚呼了一聲,仿佛看到了最可怕的東西。身子連連後退。那血光每沾染到他身子的一點,他身上就立刻飄出淡淡的青煙來!

他退出這個陣法極快,但是等他一步塌出來地是,身子地半邊都已經被血光吞噬,剩下的半邊,卻好似一個融化的雪人一樣可怕!

藍海卻臉色更加難看,眼看對方逃離出了陣法,自己終究是功虧一簣,不得有長歎了口氣。

白衣薩滿咬牙。眼神里滿是殺氣,卻狠狠的看了藍海一眼。並不上去,反而深深吸了口氣:“悅!這次還是你逃過了一劫!你還是能和我拼得兩敗俱傷!哼。我遵守承諾,既然我終于在你手里受了傷,就不能殺你!讓你多活九年九月吧!”

說完,他的身子飛快的後退,退到了牆角的時候,終于身子一閃,整個人消失在了牆壁里。就此遁去不見了。

藍海這才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他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然後就在杜維的眼睛注視之下。他原本膨脹地肌肉再次萎縮,瞬間的蒼老了起來,臉上地周圍橫生蔓延。最後,卻幾乎比他之前更還要蒼老了三分!

藍海眼神疲憊之極,看了杜維,苦笑道:“公爵大人,今天你可算是大開眼界了吧,我藍海的底子,也被你看得差不多啦!”

杜維滿腹疑問:“你……藍海!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和剛才那個白衣薩滿,居然都是聖階強者?!那個家伙,肯定不是什麼白衣薩滿吧!普通地白衣薩滿我也遇到過,絕對不可能有這麼強悍的實力!”

“他?”藍海淡淡一笑:“他當然不是什麼普通的白衣薩滿!以他這樣高絕的實力,天下哪里還有強過他的人存在?哼,杜維,告訴你吧,他就是大雪山現任巫王……白河愁!”

白河愁?!

這個答案雖然有些驚人,但卻反而讓杜維心中一定。

果然是那個巫王!也只有巫王,才能擁有這樣強悍的實力吧!

否則的話……假如大雪山上隨便拉出來一個人,就有這種強悍恐怖地實力……杜維干脆別和大雪山為敵了,趁早想辦法投降算了!

以杜維看來,這個白河愁地實力,恐怕絲毫不再綠袍甘多夫那個老怪物之下了!更何況,無論是甘多夫也好,侯賽因也好。雖然都是聖級,但只擅長一樣,要麼是魔法,要麼是武技!

可這個變態家伙,卻是魔武雙修,兩樣都修練到了絕頂的境界!

想到這里,杜維不由得深深地看了藍海一眼……能和巫王打到這樣的程度,這個藍海也是一個大陸絕頂的強者級別了!

“藍海先生,我倒是一直不知道,您還有這麼強大地實力啊!能和現任巫王拼得兩敗俱傷,你在大雪山上,應該也不是什麼普通的角色吧!”杜維緊緊的盯著藍海。

“兩敗俱傷?”藍海搖頭而笑:“你太高估我的實力了!公爵大人!憑借我的實力,如果白河愁真的能用他的完好的實力來殺我,我能支撐幾個照面,就已經算是萬幸了!”

“可剛才……”杜維心里一沉!

“剛才……”藍海歎了口氣:“剛才站在這里的,並不是真正的白河愁!白河愁因為一個極為特殊的原因,他根本無法踏下雪山一步!所以,剛才來到這里的人,他的身體是白河愁座下的一個白衣薩滿徒弟,但是白河愁,他雖然因為那個特殊的原因不得下山一步,但是每隔十年,。他可以使用一次奪舍的法術,讓自己的靈魂附在一個另外的軀體上離開雪山!只是這個法術,十年只能使用一次,而且每次只能持續三個月而已。所以……我和他約定每九年九個月就會面一次。”

頓了一下,他嘿嘿苦笑:“幸好,用這種奪舍的法術,借一具軀體來使用,他的本事最多只能發揮出兩三成而已。也只有這樣,我才能堅持到現在……否則的話,我現在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兩……兩三成?!!

杜維頓時冷汗就出來了。

兩三成?

那麼……如果是完全狀態下的白河愁……豈不是實力勘比那頭龍族族長,那種強悍的變態家伙了?!

一個人類,居然能強到那種地步?

“他的確是天才中的天才,他仿佛天生就是為了掌握強大的力量而生的!當年我們一起在大雪山跟隨老師學習的是,任何強大的武技,他都是一學就會,任何深奧的法術,他都是看了一遍就能施展出來。不到三十歲,他的實力就已經超越了我們的老師!整個大雪山之上,沒有人不承認他是第一強者的!”藍海輕輕歎了口氣:“可惜……他的性子里卻有一個極為致命的弱點:驕傲!他的驕傲是流淌到了血液中的。因為,他這個人實在是驕傲到了極點!不過連我都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有驕傲的資本!放眼大陸來看,不僅僅是當代,就算是往前推三百年,他都可以說是第一強者!如果讓我說的話,大陸上這三百年來湧現出的那些高手強者,沒有一個能比的上他白河愁!一定要找一個人和他比較的話……那麼,恐怕,就只有……”

猶豫了一下,藍海還是緩緩道:“只有一千年前的阿拉貢大帝才能比的上他了!白河愁自己都常說,可惜他晚生了一千年……否則的話,星空下第一強者的位置,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呢!”

這話如果是別人說的,杜維必定會笑掉大牙!但出自博學多才的藍海大學者的嘴巴,就不得不讓人掂量一下其中的分量了!

“其實,就算他用奪舍的法術,借一具軀體下山來殺我……以他兩三成的實力,也遠遠不是我能抵擋的!你剛才看到了,我雖然用計謀傷了他,但是他依然完全有能力殺了我。只不過,他實在是太驕傲了!當年我就是利用這一點,騙他發下了一個誓言!就是,如果他要殺我,除非是他能擊敗我,並且能毫發無傷才行!否則的話,他就不得殺我!嘿嘿……如果沒有這個誓言的話,這幾十年來,我早死了多次了!”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變態對變態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天生強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