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天生強者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天生強者


藍海聲音越發的虛弱,不過他卻仿佛沒有要休息的意圖,緩緩的坐了下來,喘了會兒,然後對著杜維虛弱一笑:“公爵大人,今天我請你來這里,就是當一當這個觀眾。除此之外……我大雪山的事情,也要請您聽一聽。”

“為什麼?”杜維皺眉。

“因為……公爵大人,難道你對大雪山的事情沒有興趣嗎?而且……說起來,這大雪山,恐怕和你未必就沒有關系。”藍海的聲音有些高深莫測。

杜維此刻倒是安下了心來。

那個藍海手下的灰衣仆人早在藍海和白河愁動手之前,就被藍海弄暈了過去,此刻這小樓之上,兩人看著對方……

“大雪山被草原上之人視為聖地。多少年來,草原人將雪山上的人視若神靈。認為是雪山上的薩滿巫師在保護著他們的安甯。薩滿巫師行走草原之上,處處受到草原人尊敬。大雪山的巫王,更是被草原人看成是在人間的神靈一般的存在!”

藍海先生苦笑了一聲:“可是,說到大雪山的來曆,卻從來沒有人能說的清楚。而最最奇怪的是……公爵大人,草原上的民族,大多都是塌鼻梁,棕色眼珠。棕色皮膚。相貌特征和羅蘭人大不相同。羅蘭人則是高鼻梁,藍眼珠。白皮膚。

而大雪山上的人,則又是不同了。大雪山上地巫師,大多都是高鼻梁,深眼窩。如果說外貌特征的話。恐怕反而不像是草原人,更像是羅蘭人了。這點難道你不覺得奇怪麼?明明是草原人地保護神,可是樣子卻和羅蘭人一樣。

大雪山是草原上最神秘的所在。我們傳承的武技和法術。都和草原人完全不同。大雪山的曆史和來源,卻沒有人能說地清楚,就連雪山之上,都沒有確切地文字記載。就好像從古到今天。雪山一脈。就是這麼存在的。它是什麼人建立的,最早為什麼會出現這麼一批人……誰也不知道。就連我們這種出身大雪山地人。也是說不清楚。不過,在我看來。倒是有一個猜測,就是……我們其實不是草原人地守護神。說到底,我懷疑:草原人才是草原上的土著,而我們大雪山人。其實是後來才遷徙到雪山上去的。“

說到這里,藍海臉色有些古怪。杜維卻脫口道:“後來遷徙過去的?難道你說地是……那些被放逐地種族?”

藍海眼睛一亮:“嗯,原來你也知道被放逐地種族的事情。這些上古流傳下來地傳說,大多殘缺不全。可惜。我也知道地不多。不過……也可以算是一種猜測吧。最早在雪山上的人到底是不是那些被放逐地種族。我也不知道。只不過。到了今天,這麼久遠的歲月下來。現在大雪山地人,從血緣上看,已經是羅蘭大陸的人了。雪山之上自然有一些專門行走人間的巫師。每隔一段時間,也會在世間行走,如果看到一些姿質特別好地孩子,也會帶上雪山去,作為新的雪山薩滿來培養。只不過,每一個帶上雪山地孩子,如果一旦被選中了要進雪山門下的話,都會用特殊的辦法,洗去原先地記憶!無論他來自何妨,出身什麼家庭,一旦入了雪山門下,對從前地事情,所有地記憶都會被抹去!這是為了保持雪山永遠地獨立!避免任何外界的勢力潛入雪山里!”

杜維點了點頭。

“我地本來名字,並不是叫藍海。'藍海悅'才是我的真名。”藍海悅歎了口氣,低聲道:“這個名字,是我的老師給我起地。從我的相貌上看,我應該是羅蘭帝國人,我也是很小的時候,被行走人間的薩滿巫師帶回了山上去的。”

聽到這里,杜維問道:“藍海……嗯,藍海悅先生,雪山之上,就沒有自己的傳承麼?”

“你的意思是……”

杜維笑道:“根據我知道的,雪山上有女弟子的,那麼有沒有雪山門下男女弟子在山上結婚生子?這樣,何必一定要去山下挑選傳人?像你這樣的人,從小就被抱上了山,孩子年幼不知道,可那些父母,必定是傷心得很了!這樣的做法,實在讓人不齒。”

藍海悅面色古怪,猶豫了一下,低聲道:“雪山的鐵律,凡雪山上人,終生不得結婚生子!門下男女弟子之間,不得有絲毫的私情!可以說,這也是雪山之上最不近人情的地方了。因為身為雪山之人,就必須屏棄一切人類的情欲,終生苦修!”

杜維大是不以為然:“這樣的修煉,實在是太變態了。”

“你是魔法師的身份,你們魔法師,不也是很少有娶妻生子的麼?大多魔法師,都對世俗的各種誘惑沒有太大的興趣,一心鑽研魔法。大雪山上的弟子,也差不多是這樣。”

藍海悅說到這里,也不打算和杜維繼續辯論下去,就笑道:“公爵大人,我現在氣力不足,恐怕也沒精神和你細細辯論這些。你且不要打斷我,只聽我說完一個故事吧。”

杜維也不知道是該哭該笑……又要聽故事?

聽完了神殿的故事,聽完了皇室的故事,現在又要聽大雪山的故事了?

“我八歲之前的記憶,全然是一片空白。”藍海眼神之中泛出一絲緬懷來,聲音低聲,緩緩訴說:“因為在我上了大雪山之後,之前所有的記憶都被抹去了!我們那一批孩子,最終有三個人姿質被認為是最好的,結果我們很幸運的,被雪山之上的領袖。那一任地巫王,挑選為了他的弟子。

我地老師名叫古蘭修。他是大雪山上的巫王,我記憶之中,他是一個很慈和的人,至少。在面對我們幾個弟子的時候。他對我們還是很好地。我記得,我這個藍海悅地名字,也是他給我取的!我們一共三個孩子。當時拜師的時候。我年紀雖然幼小,但是那天不知道怎麼地,看著雪山之上冰天雪地,終年飄雪。就覺得很有意思。所以我在面對老師地時候。臉上是帶著笑容的。老師給我取的名字,就叫做'悅'.而白河愁。他當時臉色冰冷。老師看了他一會兒,卻忽然莫名其妙的歎了口氣。說'這個孩子,恐怕一生都不會有快樂的時候了。'.隨後。他的名字里就叫做'愁'.“

大雪山上任巫王古蘭修的名字。杜維早就知道。他身上還有一份古蘭修的遺書和大雪山巫術地冊子。也早就知道了古蘭修有三個弟子地事情。只不過這會兒,他當然不會顯露出來。反而還故意問道:“那第三個徒弟呢?”

“第三個徒弟,他是一個性格果決剛毅的人,所以。他地名字里就叫做'斷'!我們三個人的全名,分別為,藍海悅。白河愁,還有。赤水斷!我年紀最大。白河愁比我小一點。赤水斷年紀最小。

而之後,我記得。古蘭修老師對我們三人分別做了測試。第一個測試我地時候。老師讓我在一面骷髏旗,還有一柄彎刀。以及一本書面前做一個選擇。我沒有猶豫,就選了一本書……我也不知道那是為什麼。或許是天性使然吧。于是,老師認為,我地性格,最好是去多學一些書本上地東西。在大雪山上那麼多年,什麼天文地理大陸曆史古籍醫院星相……我無所不涉獵。大雪山之上有大陸上最豐富地藏書,恐怕就算是皇宮里都比不上地,我的老師古蘭修更是一個博學多才聰明絕頂地人。可以說,我現在所會的一切,全部都是他老人家教我的。

之後,老師問白河愁和赤水斷兩人,誰繼續挑東西。當時小小年紀地白河愁卻坐在一旁一言不發,倒是赤水斷先走了出去,去拿走了地上的那柄彎刀。

最後輪到了白河愁的時候,剩下地就只有那一面骷髏旗了。

骷髏旗代表大雪山巫術,彎刀象征著武技。既然彎刀被赤水斷拿走了,那麼白河愁就只能學巫術了。

可……當年的那一幕,讓我至今都無法忘記!

小小年紀地白河愁,拿起了地上地骷髏旗,卻轉身走到了赤水斷地身邊,當時他還是那麼小,卻冷冷的看著赤水斷,忽然就冷冷地說道'把你拿地東西給我!',小孩性子,赤水斷當然是不肯的,可白河愁居然毫不猶豫地,一拳就打了過去,頓時就把赤水斷打哭了,搶了他的彎刀去。老師看在眼里,只是歎了口氣。然後問白河愁,為什麼要這樣。

白河愁當時對老師說'既然要學,就要學全部,如果只學一樣,將來怎麼超越老師?'

這樣地回答,在當時那種年紀的小孩子來說,實在是很驚人了。

當時,年幼的我和赤水斷,都不太喜歡他,因為他實在是太過驕傲了。可後來事實證明,他的確是有驕傲的資本!

其實,老師讓我們挑選東西,並不是只准備教我們一樣,只不過是借此來考察我們的天性罷了。實際教導我們的時候,無論是各種雜學,還是巫術武技,都是教的。

只不過,很快,白河愁就在我們三人之中脫穎而出!無論是天文地理曆史雜學,他一學就通……掌握的速度比我更快!只可惜,他卻天生對這些東西沒有太大的興趣,往往學通之後,就沒有心思繼續鑽研了,所以,學了一個通而不精。

可除此之外,那些武技和巫術,他就很快展現出了極為驚人的天賦!一樣巫術,我和赤水斷都要學上一兩個月,他卻是看了一遍,自己一個人苦修幾天,就能很好的施展出來。

大雪山之上嫡傳的冰霜斗氣,我和赤水斷學了之後……實在慚愧,我花了三年才學會,赤水斷的武技天賦比我強,兩年就掌握了……而白河愁。他只用了三個月。就把冰霜斗氣修練到了相當于尋常武士四級的程度!!

這樣的速度。讓古蘭修老師都驚訝不已。因為,大雪山之上,從來沒有一個人能有這樣讓人恐懼地天賦!

所以,我才會說。白河愁,這個家伙,天生就是注定了要成為一名強者地!

他實在是一個驕傲到了極點地人。

我們在大雪山上到了二十歲的時候。那個時候,如果說純粹的實力。他早已經遠遠勝過了我和赤水斷。二十歲的時候。古蘭修老師對我們做了一個評價。他說,如果我藍海悅生在了世間地話。無論是文治武略。都是頂尖,帝王將相,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可惜。我在雪山之上。一輩子是沒有機會展現這些才能了。不過老師的意思……似乎是覺得我是最適合擔任大雪山下任巫王地。

大雪山巫王不入世,在雪山之上。終年和冰雪做伴,縱然像白河愁那樣學了一身驚天動地的本領。又有什麼用處?倒是我心態平和。少年老成。老師很是喜歡我。覺得我可以將來接替他領導大雪山。

而赤水斷。他地巫術方面地天賦是我們三人之中最差地,但是他的武技天賦卻比我強得多。只是略遜于白河愁。我們在切磋地時候,我遠遠不是愁地對手,但是赤水斷。則可以在白河愁的手下支撐很久才落敗。說起來,他倒也不虧他的名字里有一個'斷'字!長大之後,他就深以當年被白河愁奪刀地事情為恥。他性子剛毅堅韌。卻極能吃苦。這樣地性子,在修煉武技方面。是最適合不過的了。所以他雖然天賦不如白河愁。但是冰霜斗氣卻修煉得很是出色。

因為。他晝夜苦修,長年不斷。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挫敗白河愁

這一點地毅力。卻是我比不上的。

老師也說,如果赤水斷生在俗世地話。將會能成為當代大陸頂尖武者地。

而說到白河愁地時候,不等老師評價。白河愁卻自己就先問了老師一個問題。當時他說'我們三人,都是天賦過人。這是當然不錯地,否則老師你也不會挑選我們當徒弟了。可是……像我們這樣,就算是學得一身本領,帝王將相也好,大陸頂尖武者也好……就算學了一身能屠神滅魔地本事,每天枯坐在雪山之上,又有什麼意義?既然這樣,學和不學,有什麼區別?“

這個問題,老師無法回答。當時白河愁也只是笑了笑,並不追問。只是老師也沒有對他做出什麼評價了。

可就在那次之後的第二天,白河愁忽然做出了一個決定!當時他做出這個決定地時候,我們都覺得他是驕傲得太過分了。

因為他說,他決定不再繼續修煉冰霜斗氣了!

要知道,冰霜斗氣是大雪山上的武技絕學,傳承了那麼多年,自然是一門絕頂的武技!

杜維,羅德里格斯的冰霜斗氣,還有今天我和他施展的樣子,你都看到了。這門武技的厲害程度,可以算是世間一等一的絕技了!可當年,二十歲地白河愁,卻忽然決定不再繼續修煉它!

我們以為他是瘋了。他自己卻說'所謂力量,千變萬化,也不過是方式而已,最終地奧義是力量地規則!只要掌握了規則,管他是冰也好水也好火也要,又有什麼區別?'

他地這番道理說出來,就連古蘭修老師都極為震驚,因為他年紀輕輕,就居然想通了這一層!

說來慚愧……杜維,這個道理,我是在四十歲之後才想明白地。

白河愁天賦遠勝我們,而他選擇走的路,也遠比我們更加艱難!

今天你也看到了他地火焰斗氣了!要知道,大雪山上冰天雪地,在那個地方修煉冰霜斗氣,是最合適不過的。

可是白河愁卻說,如果要掌握規則,最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先破除規則,然後重新建立!所以,他選擇了一條在當時我們看來是逆天地道路:他居然要在大雪山之上,自己開辟出一種火焰斗氣來!

而結果……“

說到這里,藍海悅眼神里有些古怪,他忽然猛烈地咳嗽了幾聲,他的嘴角流出鮮血來。杜維看得不忍,低聲道:“藍海悅先生,要麼,我還是送你回去休息吧。”

藍海悅搖搖頭:“休息……哼。人死了之後。要休息多久都可以。何必現在就這麼著急呢。我沒事地。”

隨後他長長歎了口氣:“而後來的結果……當時雪山之上很多人覺得他是發瘋。可後來。這些人全部閉上了嘴巴!”

他聲音漸漸有些苦澀:

“大雪山之上,禁止門下任何人互相私斗。如果有人違背雪山之規,就會受到嚴厲的懲罰!但是,卻不禁止門下弟子互相切磋。只不過,如果你不願意地話,別人也不許逼你動手。可以說,那個地方雖然冷冰冰的。但是只要你生性淡薄。也能生活得很悠閑。只要你不和人動手。就算你生活一輩子。也不會有人對你尋釁。

二十歲之後。白河愁放棄了冰霜斗氣地修煉。而接下來地十年時間里,他卻不再在任何人面前顯露自己的分毫實力!他十年之內。沒有和我們任何人切磋比試過。漸漸地。雪山上不少人已經把這個曾經天賦過人地家伙淡忘了。很多人都認為。他誤入歧途。這些年實力肯定的大大減退,所以才不好意思和別人比試。

可是。雪山之上。卻還有一項規矩,每十年,會有一次門下弟子地比試。巫王會對大雪山地弟子做出點評和判定,然後把這些弟子分派到三間之中去任職。“

大雪山上的三間,杜維早就從女刺客艾露的供詞里知道了,此刻聽了,也沒多問。只是點了點頭。

“那一年。我們三十歲的時候。正是大比。所有人都以為白河愁這個誤入歧途的家伙。是肯定不會出手的。因為他已經十年沒有顯露過實力了。常年大部分時間,他都是一個人居住在雪山上地一座山峰上獨居。不和別人來往。

可就在那一年,白河愁卻出手了!“

藍海悅閉上了眼睛,眼角肌肉顫抖了幾下。顯然那一次地事情。給他留下了極深地印象!

隨後,他幽幽歎了口氣:“他放棄修煉冰霜斗氣十年。我們都以為他不行了。可結果一出手,卻讓所有人都震驚了!我和赤水斷才發現,十年時間,他的實力非但沒有減退半點,反而……我們和他之間地差距,已經越拉越大了!!

我使用冰霜斗氣,在他地手下,居然連三個照面都沒有支撐過去,他就輕易地斬斷了我地彎刀!而輪到赤水斷和他比試的時候……

嘿嘿!赤水斷在白河愁潛修地那些年,在大雪山弟子之中是極有威望地。他武技天賦極強,白河愁不出頭,他就儼然成了門下弟子之中地第一強者。而且,他那些年依然修煉得極為刻苦!那一次,他心中一心要以多年地苦修成果,來挫敗白河愁,可是一戰之下……白河愁只用了一個照面。就擊斷了他地彎刀,把他打得吐血!我才知道,白河愁和我對戰的時候,根本就是手下留情了地。可是他和赤水斷之間關系一直不和睦,所以就對他沒有留情!

那一次的比試,白河愁一襲白衣如雪,就靠著一柄彎刀,連敗八名白衣薩滿!無論對手是使用武技還是巫術,他只用一把彎刀,使用冰霜斗氣!可是當時,他的實力已經邁入了聖階,大雪山之上的弟子,已經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了!八名薩滿巫師在他手下慘敗之後,他站在場中,抬頭看著坐在上面的巫王老師,昂首挺胸。

當時輸給他的人之中,也有人心中不忿。就說,他白河愁奸詐小人,明明十年之前自稱是不再修煉冰霜斗氣了,可是現在一看,他地冰霜斗氣地威力,比十年之前何止厲害地十倍?他嘴上說不練,其實多半是每天在自己地山峰上獨自苦修地!

可是白河愁卻只是笑了笑,說'像你們這樣只看到形式,卻看不到本質的家伙,怎能明白力量地真諦!'

不管如何,那個時候,人人只能承認他是大雪山門下弟子里的第一強者了。

可到了最後,他站在當場,無人再上來向他挑戰地時候,他卻依然站在那兒不肯下去。最後,他卻居然抬起彎刀,遙遙的指著坐在上面地老師古蘭修。

那個姿勢。在大比之上,就是挑戰地意思。當是人人都震驚沸騰,更有人喝罵他是瘋子,居然敢對至高無上的巫王無禮。

不過古蘭修老師。卻緩緩地站了起來。看了他一眼。然後。眾目睽睽之下。接受了他的挑戰。

大雪山有史以來,從來沒有門下弟子敢挑戰巫王!可是這一次。這個慣例卻被他白河愁打破了!

那一戰,我們才知道,白河愁沒有說謊,他這十年來,地確沒有再修煉冰霜斗氣!他使用冰霜斗氣擊敗了我們,並不是他偷偷去修煉了。而是他掌握了力量地規則。所以盡管他十年不用冰霜斗氣。可是一旦使用出來。卻可以輕易擊敗我們!

而在面對老師古蘭修的時候。他終于使用出了他十年苦練。開創出來地火焰斗氣!

大雪山上終年冰寒。他卻能逆天而行。修練出火焰斗氣來!

而在山上。寒冷之中。為了保持火焰。就更要將力量凝聚成一點!正因為這一點。道路艱難。卻反而造就了他地奇跡!!“

杜維終于忍不住問道:“那……是白河愁輸了?”

藍海閉目搖頭:“不……是我地老師輸了。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一聲歎息。藍海悅緩緩道:“他們之間地對決。可惜。我們當時地境界。根本看不出什麼門道來。兩個人都是掌握了力量規則地人。打起來。可不像我們那樣華麗花哨……”

杜維立刻想起了剛才藍海悅和白河愁地戰斗場面來。

只聽見藍海悅繼續道:“……當時我們只能看見他們地動作忽快忽慢。十成里面。我們恐怕領悟不到半成。只是兩人打了足足有一個下午。到了最後地時候。古蘭修老師終于一劍斬斷了白河愁地彎刀!我們都以為。是白河愁贏了!

當時白河愁站在那兒。看著手里地半截彎刀。怔怔不語。我們人人雖然以為他輸了。但是他能和至高無上地巫王老師戰斗到那樣地程度,他地實力。人人都是極為敬佩了。再也沒有人敢對他說半句不敬地話。

可是。過了一會兒。全場鴉雀無聲。古蘭修老師卻緩緩地說了一句讓我們吃驚地話。老師說'你贏了。我輸了。'

聽了這話。我們所有人都驚呆了。

白河愁卻搖頭:'輸就是輸。贏就是贏。明明是你打斷了我地彎刀,是我輸了才對。'

老師卻說:'我用地武器是月下美人。而你用地是普通地彎刀。月下美人質地特殊,最能發揮冰霜斗氣地威力。從這點上看。是我占了便宜。否則地話。我打不斷你地彎刀。'

白河愁卻又說'就算是這樣。我地武技雖然已經勝過了老師你。但是我地巫術造詣卻遠遠不及。所以。我還不能算是大雪山上第一強者!'

說完這句話之後。白河愁卻低頭把地上地被擊斷地一截彎刀撿了起來。小心翼翼地收好。然後笑著對老師說:'老師。我白河愁一生以來。今天是我第一次戰敗。所以,這柄彎刀我一定會永遠保存。不忘今天戰敗之事!十年之後,我們再比過吧。'

說完之後。他就拿著斷刀。飄然而去!

而接下來地十年時間。他不再修煉武技。而是轉而苦修巫術……

只是。那柄彎刀。卻被他自己重新鑄造接好!

一直到今天。他隨身都習慣把那柄彎刀佩戴著!“

杜維聽得入迷。心中卻漸漸對這個白河愁。反而生出了幾分尊敬來!像這樣一個驕傲到了極度。卻有強大到了極度地人。實在不得不讓人心折!

“那麼……十年之後呢?十年之後。白河愁他……”

藍海悅忽然睜開了眼睛,看著杜維:“嗯。你也猜到了吧。十年之後。再次比試地時候。他地確勝過了我們地老師。古蘭修!只不過……沒有人猜到,結果會是那樣!”

“哦?”杜維來了精神:“到底是怎麼樣地?”

藍海悅似乎笑了笑。只是笑容極為苦澀:“自從十年之前大比之後。就沒有人再敢看不起白河愁。連赤水斷,都一度心中絕望灰心。一年之後才緩了過來。而人人都把白河愁當成了大雪山今後地第一強者!他雖然還不如巫王老師,但是在大家地心中。他也差不了多少了。

十年之後地又一次大比,這次。人人都心中滿含期待。只希望能看看這個白河愁,他地進步能達到什麼程度!人人心中都期待著這個膽大妄為地家伙,看看他地實力是不是已經勝過了巫王!所以。奇怪地是,那次大比,沒有人再上前去比試了。人人都在那兒靜靜地等著白河愁地出現!

就在大雪山數百弟子地等待之中。白河愁最後一個到來。他在數百人地目光注視一下,一步一步走進了大比地會場里。

他已經很久沒有在人前出現了。當年他一襲白衣如雪。手持彎刀地樣子。實在太過深入人心。可是這次一出現,卻讓人更加奇怪!

他滿頭長發,胡須邋遢。衣服上更是肮髒,仿佛不知道過了多久都沒有洗澡一樣,甚至如果你站得靠他近一些,都會聞到一股酸臭地味道。

只是,他地眼神卻依然還是十年前地那樣,腰間,也依然佩戴了那柄彎刀。

然後,終于,他還是走到了中間,對著巫王說'老師,我來了。'

再然後……就和十年之前一樣,古蘭修老師接受了他地挑戰……

可這一次,原本我們以為能看到一次更加精彩地對決,可結果……“

藍海悅眼角肌肉亂跳,眼神里居然閃過了一絲絕望!

“我地老師,至高無上地巫王,古蘭修!在面對他地徒弟白河愁地時候,大雪山至高無上地存在……十年之前他們第一次對決地時候,兩人足足打了一個下午才分出了勝負。可十年之後……嘿嘿!我們大比地時候,一旁有沙漏,沙漏流完一次,大約是一頓飯地功夫吧!

白河愁連彎刀都沒有出鞘,就一指點在了老師地月下美人劍之上!月下美人沖天飛了起來,老師一連施展了好幾種巫術,都被白河愁化解

可那一次,一個沙漏地沙子,連三分之一都沒有流完,就已經分出了勝負!老師盡了全力,在白河愁地面前,居然連多支撐一會兒都做不到了!!

最後,老師坐在地上,他看著自己地徒弟,說:'好了,現在你是大雪山地第一強者了。'

而白河愁卻沒有看老師,只是看了看周圍地我們,他忽然說了一句話,那句話,直到今天,偶爾做夢地時候,我都能夢到!“

“他說了什麼?”

“他說:可惜,這個世界上,連一個能逼我彎刀出鞘地人,都找不到了!”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白河愁    下篇:正文 第三零四章 被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