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零四章 被俘   
  
正文 第三零四章 被俘


故事說到這里,藍海悅就頓住不往下說了。旁邊杜維卻聽得蕩氣回腸,隱隱的,心中不免就出現了那樣一個孤傲高絕的身影來,腰掛彎刀,站在雪山絕頂,在眾目睽睽之下,做出那一聲寂寞無敵的歎息來……

這樣的人,縱然是敵非友,卻也不得不讓人生出一絲敬佩來!

藍海悅低聲道:“白河愁雖然……可他的確是一代絕才之人,我老師古蘭修已經是天賦過人,曾經被認為是大雪山三百年內最出色的巫王,可是卻沒有想到,一個白河愁的橫空出世,更讓人驚歎!我和赤水斷幾次輸在他的手里,卻都是心服口服,知道我們這一生,是再也不可能勝過他的了。”

杜維沉吟了片刻,又道:“這個人的確不同凡響……只不過,他在雪山之上雖然風光,但是要說這個世界上再也無人能逼他拔刀……這話恐怕也大了一些吧。以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大陸之上自然有第一魔導師甘多夫大師,還有神殿教宗陛下,這些人都是傳奇的強者。尤其是那神殿的教宗,更是神秘莫測得很!他白河愁沒和這些人交手過,也未必就能自稱天下第一!”

藍海悅搖頭:“以他的性子,既然在雪山之上再無人能壓制他,他當然就要破山出世的了。你說的魔導師甘多夫也好,神殿教宗也好,白河愁這樣的性格,當然會打上門去挑戰……只不過,他卻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杜維立刻想起了,這個強悍到了極點的雪山巫王,似乎是因為什麼特殊的原因不能下雪山一步。就算現在下來,也只是以奪舍的辦法來,用了一個分身下山——難道這里面有什麼特殊的原因麼?

“這件事情,正是當初白河愁擊敗了我們的老師之後發生的。白河愁一生強絕,絕對不肯居于人下,如果他實力不如你,或許還會乖乖聽話,可一旦雪山之上,連唯一能壓制他的古蘭修老師都輸給他之後,他就再也不會老老實實的留在雪山之上了!而且,大雪山好大的基業,雪山之上蘊藏了那麼多神奇的隱秘,還有冰霜斗氣這樣世代傳下來的武技、神奇的大雪山巫術,卻只是偏居一隅,以白河愁這樣性子高絕的人,當然不會甘心。他不但擊敗了古蘭修老師,更是決心把那巫王的位置都搶來!他雄心勃勃,一心想要領導大雪山,來開創一番偉大的事業!

可是,這些想法,卻和大雪山多年的傳統違背,所以,古蘭修老師,卻是說什麼都不肯的!只是,白河愁實力太強大,古蘭修老師萬萬不是他的對手。就算加上我和赤水斷兩人,也抵擋不住白河愁。結果一戰之下,白河愁以強悍的實力和鐵血的手段,在雪山之上大開殺戒!

巫王座下的原來八大白衣薩滿巫師,當年被他親手殺了六個。古蘭修老師無奈,最後卻也只能用一個巫術陣法暫時困住了他白河愁,讓我和赤水斷兩人趁機下山逃命。老師交待我們,此生如不能戰勝白河愁的話,就不要再回大雪山了。老師當時對我們說,以白河愁偏激的性格,今後一定不會放過我們,可只要我們不回大雪山,就性命無礙的。

當時我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老師才對我們說出了大雪山上的一條詛咒!

從前開創大雪山基業的人,也不知道是什麼神通廣大的家伙,因為擔心後代雪山弟子自恃實力強悍而內斗,在所傳的雪山巫術里,早就蘊涵了一種特殊的法門。只要你學了雪山巫術,不管你願不願意,自從你修煉的那一刻開始,這詛咒禁制就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你的身上!你的巫術修煉得越強大,這詛咒禁制就越發厲害!

但凡我們大雪山弟子,不許私斗,更加不許開殺戒!這是曆代的鐵律!大雪山之上,如果你殺了同門弟子,那麼立刻就會被詛咒纏身,任憑你神通廣大,這詛咒卻是從你小時候修煉開始就附體在你身上了。就連像白河愁這樣的人,都無法擺脫詛咒的束縛!

白河愁為了搶奪巫王的位置,大開殺戒,立刻引發了詛咒反噬——不過他也實在是當真厲害到了絕頂!恐怕就連當年開創大雪山的人,也未必能想到後代會出了他這麼一個人物吧!老師對我說,大雪山的詛咒,最厲害的一條,就是一旦詛咒反噬,受詛咒之人,立刻就會瞬間衰老,中了時間劇毒!每分每秒,他的身體都會在時光流逝飛速之下,急速衰老下去!縱然是生命力再頑強的人,不到半天,就會老死去!

只是,這白河愁,實在是無法用常理來判斷了!他居然能以一已之力對抗這詛咒!那天老師讓我們下山逃命的時候,就已經料到,說白河愁這樣的實力,恐怕詛咒都殺不死他,只怕他也有保命的本事。

結果,我下山之後,並沒有立刻離開草原,而是在雪山下周圍逗留了些日子。結果卻知道了山上傳來的消息,白河愁終于破陣而出,擊殺了我的老師古蘭修!老師古蘭修被他打下了雪山,死無全尸。而他實力強橫,雪山之上凡是不服他的人,都被他用雷霆手段鎮壓了。剩下的才臣服了他,終于他坐上了雪山巫王的寶座!

那詛咒,果然是殺不死他的!

我和赤水斷兩人得到了消息,這才心中絕望!赤水斷和我商量,還是要回雪山去打探消息,我阻攔不住,想跟他一起去,他卻對我說,老師門下弟子就剩下我們兩人,如果一起死在雪山上的話,恐怕老師一脈就絕了,所以他決定只身上山去了。三天之後,他一身重傷下了山來,幾乎已經是奄奄一息!當時我擔心白河愁追下來,趕緊就要帶著他走。他雖然重傷,卻仿佛很高興的樣子,對我說‘不用跑了,他追不下來的!’

我仔細一問,他才告訴我,他這次偷偷上山,果然收獲不小!

原來白河愁雖然抵抗了詛咒,卻無法完全破解!

雪山之上常年冰雪覆蓋,白河愁當初殺人之後,不到一天,立刻就被詛咒反噬,最後他居然想出了一個法子來,在雪山之上找了一處冰窟洞穴!那冰窟洞穴里是不知道多少萬年的寒冰,滴水即凝!那樣冰寒的地方,他把自己的肉身就此凍結在了里面!靠著千萬年的寒冰,把肉身的一切生機都凍結凝固住,這才鎮住了詛咒!

只是,他卻再也無法離開那個洞穴一步!

那個時候,赤水斷上山去,得知了這個消息,就想去殺了白河愁,可是到了洞穴里,卻被白河愁打成了重傷!原來他只要不出洞穴,就可以行動自由!

赤水斷雖然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他畢竟也是老師的弟子,一心逃跑,也還是拼命逃了出來。我知道消息之後,立刻就想出了主意,既然他白河愁無法出洞穴,不如就此立刻上山去!白河愁這樣的狀況,就無法繼續鎮壓雪山的的弟子,我們回去,還有機會重振旗鼓。

只是……我卻想錯了!

白河愁的肉身沒有下來,但是以他當初的修行,卻已經掌握了大雪山巫術里的最高深的一種移魂奪舍!

他無法親自前來,卻可以隨意抓了一個門下弟子,奪了他的肉身,暫時附體!

當時赤水斷和我都以為白河愁不會追下來的,結果偏偏他就立刻用奪舍的巫術,下山來尋我們了!

我們怕他,其實他也忌憚我們!這奪舍的法術只能用一時,卻不能一直使用。他擔心我們跑遠了,以後等他不能使用奪舍法術的時候,回到山上來作亂,所以一定要殺了我們才行!

我和赤水斷兩人,在山下被他追上了。一場大戰之後,幸運的是,奪舍的法術,大雪山巫術傳承以來,原本就有缺陷。當時他新掌握這個巫術,實力連兩三成都發揮不出來,最多只有他的一成的本事!

可當時我和赤水斷還沒有晉升為聖階,縱然他只有一成的實力,我們兩人也打不過他。只是他要殺了我們兩人,也不容易。

最後場面僵持下來,大家都知道無法善了,干脆就逼迫對方立下誓言!

白河愁性子驕傲,一生從來不屑說謊,雖然我們痛恨他,也知道他是言出必踐的人。他當時毫不掩飾,說他這次殺我們不成,回山之後,一旦修煉得法,一定會再次下山來追殺我們,不死不休!

而我們,如果肯拼個同歸于盡,也能趁著他實力只有一成的時候,有機會把他留下!

只是如果這樣一來,大雪山上元氣大傷,恐怕就此就完了。

最後大家立下誓言來,將來他自然可以來追殺我們,只是白河愁性子驕傲絕頂,自認他是天下無敵,我就激他立誓,他來找我們的時候,除非他能毫發不傷的擊敗我們!否則的話,縱然他勝過我們,可只要他受了半點兒傷,就不得殺死我們!他當場就立誓答應了。

而我和赤水斷兩人,則立下誓言:除非將來他死了,否則我們終生不上雪山一步!

結果白河愁果然當場就掉頭回山,而我和赤水斷兩人,也得以生還逃離。

只是……後來,我和赤水斷兩人又發生了分歧……唉,赤水斷他經曆了這些變故之後,原本就剛毅的性子,就變得漸漸偏激陰沉起來。我們大雪山的後山雪峰之上,還藏著不少曆代巫王留下的隱秘,不過那些地方,只有月下美人這把寶劍才能打開!

月下美人這把劍,當初逃下山的時候,老師是送給了我的。赤水斷就和我借劍,說他要再次上山去,到後山雪峰去尋找那些曆代巫王留下的東西,看看有沒有機會對付白河愁。

只是,這個要求,我卻拒絕了。一來,老師說了,不許我們再上雪山。二來,白河愁實力強悍如斯。如果他上了雪山,就是自己破了誓言,那個時候,白河愁下起殺手來,恐怕就不會留情了。我不是怕死,只是老師既然死了,那麼老師門下就只剩下我們兩人,如果想將來還有機會重振旗鼓,那麼就必須留下命來!赤水斷的提議,太過冒險,我當然不會答應的。

結果,我和赤水斷兩人爭吵了起來,最後居然就此翻臉!半路之上,他甚至起了武力搶奪月下美人的意思,被我看破之後,我們兩人險些就打了起來,最後還是分道揚鑣……

可惜,我們同門三人,最後卻落了這麼一個結局!

我萬念俱灰,草原上也不願意待了,干脆就只身東來,到了羅蘭帝國來了,然後來到了帝都,改了名字,定居下來。

這幾十年來,開始十年,我日日苦修,只盼提升實力,將來能對抗白河愁。到了後來,有一天,我忽然成功晉級到了聖階。

可偏偏晉級之後,我回想當初白河愁展現出來的實力,以及他擊敗老師的場面,卻反而越發的感覺到了我和他之間的差距猶如鴻溝!我這一輩子,是絕對沒法追趕上他的了。”

說著,藍海悅歎了口氣,眉宇之間滿是蕭索。

“那……赤水斷呢?”杜維心里一動。

藍海悅輕輕一笑:“赤水斷……他和我一樣,來到了羅蘭帝國,也是隱姓埋名!但他卻和我隱居不同,他居然投身羅蘭帝國官場!嘿嘿,他後來也找過我,說,如果要報仇的話,以我們的實力,一輩子是追不上白河愁了。可他日積月累下來,心中仇恨積累之下,性子早就不是當年雪山上的那個赤水斷了!我和他見過一次,只覺得他心中陰霾太深。到了最後,不但恨上了白河愁,卻連整個雪山都恨上了!他說,既然一個人打不過白河愁,那麼就要走另外的路線!世俗之中,掌握權勢!只要他成為大陸之上第一權勢之人,到時,兵鋒所指,千萬人效力流血,難道還平不了一個雪山嗎?他白河愁就算再強,總不是神!”

杜維聽到這里,心里砰砰亂跳,忽然就想起了一個人來……

“難道……難道赤水斷他……”

藍海微微一笑:“不錯,赤水斷他現在也在西北,身據帝國西北軍團統帥一職,化名魯高的,就是他!只是,這些年來,我性子漸漸懶散,但是想來以他的性子,必然不會放棄希望,必然是日日用功苦修。說起來,現在他的實力,應該是遠在我之上了吧!”

杜維聽到這里,心中的疑惑才終于解開了!

魯高!魯高!他果然是大雪山的人!!

而且還是上任巫王的親傳弟子,赤水斷!!

就連他的兒子,賽巴斯塔,都已經修煉了冰霜斗氣,實力堪比九級武士了!!

只不過,大概連藍海悅和白河愁兩人都不知道的一點!

就是當年的巫王古蘭修,並沒有死在白河愁的手里!也是後來來到了羅蘭帝國,隱姓埋名,卻還在西北吉利亞特城的總督府里,留下了那麼一個地下的迷宮!

而杜維,陰差陽錯,卻居然也得到了古蘭修死後留下的遺書,成了古蘭修的第四個徒弟了!

只不過,這些事情,杜維倒是沒有告訴藍海悅。他對這些大雪山的人,心里存了幾分深深的忌憚!

這大雪山,居然強大到了這樣的程度!一個巫王三個弟子,四個人居然人人都是聖階的實力!雖然那個魯高,也就是赤水斷沒有在杜維面前展示過,但是……既然藍海悅都有聖階的實力了,而且藍海悅也說了,魯高現在的實力必然已經超越他了!那麼……

四個聖階強者……這也太誇張了吧!!

想到這里,杜維眼珠一轉:“藍海悅先生!我從來都知道,聽故事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和你們大雪山沒太大的關系,你今天把我叫到這里來看了這麼一場好戲,又和我說了這麼一個精彩的故事,肯定是有你的用意吧?”

藍海悅笑得很虛弱,不過他的笑容里飽含深意,卻讓杜維心中越發的猜測不透了。

“公爵大人,我這些年來,身居帝國,說起來,我原來就是羅蘭人,只不過幼年的時候就被帶上了雪山,後來四十歲的時候回到羅蘭,一直生活到現在。

現在,在我的心里,早已經把自己當成了一個真正的羅蘭人啦!公爵大人,我不過是一個老朽而已,這些年來,在羅蘭生活,我越發感覺到這樣的人生才是有意義的!雪山之上的苦修也好,仇恨也好,不過是一場夢罷了。我生活在這帝都里,每天看著鄰居對我微笑,看著單純的弟子對我恭敬的行禮,走到大街之上,就連趕車的馬夫都對我露出由衷的和善的笑容來……我的心里,早就把自己當成了一個真正的羅蘭人!”

說到這里,藍海悅又是咳嗽了幾聲,艱難道:“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比我更了解白河愁了!他心比天高,驕傲到了極度,心也大到了極度!當年在雪山上,他就質問老師,學了那麼一身強悍的本領,卻只能坐守雪山,有什麼意義!他心自然有遠大的志向!他奪去巫王的寶座,統領雪山,自然是想做出一番大事業來的!他年輕的時候曾經和我說過一句話,當時我聽了不過就淡忘了。可後來這些年,每每想起,不由得心驚肉跳!”

“他說什麼?”杜維道。

“他說‘我聽說那羅蘭帝國的人敬拜光明女神……哼,神靈如何,我不知道,但如果換了我,就算神靈站在我眼前,我也是不會拜的!有朝一日,我要讓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來朝拜我!那神殿之中,豎立的也都將是我白河愁的塑像!’”藍海苦笑一聲:“當年他說這話的時候,才不過十幾歲而已……可是現在想來,這話恐怕不是一句隨口之言了!杜維!公爵大人!如果不是因為那個詛咒束縛,他十年才能奪舍下山一次的話……以他強悍的實力,又一統大雪山,更在草原之上被人視為神靈!以他強悍的實力,如果帶著草原上數十萬鐵騎,忽然一日東征而來……敢問,這世界上,有誰能抵擋他?!”

最後一問,讓杜維忽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有誰能抵擋他?抵擋白河愁?!

杜維心中仔細數了數自己所知道的這當世的強者!

侯賽因?羅德里格斯?他們雖然都是聖階,但是,侯賽因和羅德里格斯實力相當,而羅德里格斯不過是藍海調教出來的弟子而已!藍海悅都不是白河愁的對手,那麼侯賽因也好,羅德里格斯也好,就更加不用說了!

那麼……綠袍甘多夫?杜維心中想來,綠袍甘多夫雖然強悍,只怕也不是完全狀態下的白河愁的對手!!!

杜維想來想去,心中數了一個遍,最後卻唯獨只冒出了一個影子來……

恐怕,這世界上,還真的,就只有北方神山上的那只老龍,才能和白河愁對抗了吧!!

這樣想來……這白河愁也實在是恐怖到了極點了!

那老龍都多少歲了?白河愁才活了多久?以他這樣的天才人物,如果讓他假以時日……達到當年阿拉貢那個家伙的程度,也不是一句笑話!

眼看杜維答不出來,藍海悅低聲歎了口氣:“這些年來,白河愁一共和我見了兩次!每一次他的實力都是大進!!在我看來,大雪山巫術的詛咒雖然厲害……但是我心里卻越來越不放心!以他這樣的人,是無法以常理來計算的!我擔心有朝一日,那詛咒再也控制不住他的時候……那個時候,再也沒有什麼力量能壓制他。他就能盡展實力,一旦忽然一天一統草原東來……”

藍海悅說到這里,歎了口氣:“公爵大人,當日我把八十弟子將給你,讓你帶去西北的時候,求你的那件事情……就是我今天對你說的這些原因!”

說著,他掙紮著,對杜維又是肅然一禮:“我告訴你這些,就是讓你知道,你在西北面對的是怎麼樣一個恐怖的敵人!我早已經把自己當成是羅蘭人了!所以,我絕對不會願意看到,將來那恐懼的一天!那麼……公爵大人,無論如何,請你不能讓草原人踏過乞力馬羅山一步!”

這一次,杜維是真的動容了,他心中不由得就漸漸的信了藍海悅的話。面前的這個虛弱的老人,眼睛里滿是清澈誠懇的目光。

杜維咬牙道:“藍海悅先生……”

“還是叫我藍海吧。”老人淡淡一笑:“我既然把自己當成了羅蘭人了,那麼我的名字現在已經是藍海了。”

“好吧!藍海先生!”杜維緩緩道:“白河愁既然這麼強大……我的實力,想必你也不會看不出深淺的!你這樣的聖階強者都不是他的對手,我又能做什麼呢?你把這本錢下在我的身上,就不怕賠個精光嗎?”

藍海笑了笑,他眼角的皺紋里滿是睿智:“公爵大人,我這些年來在帝都閱人無數,唯獨你這個人,讓我實在是看不透的。如果說到現在羅蘭帝國的出色人物里,除了你之外,實在再也沒有一個人能讓我看上眼了!就連現任的攝政王殿下……嗯,他年幼的時候,也曾經和我有一面之緣。他也算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了,可惜,在我看來,他卻少了幾分大智慧。直到近年來你的出現,才讓我重新生出了希望!”

頓了一下,他緩緩笑道:“我調教出來的徒弟羅德里格斯,讓他把月下美人也給了你……其中的用意,希望你多多體味吧。”

杜維心里一動:“你的意思是……”

“大雪山的事情,早已經和我無關了。我不過是想在老邁的時候,還能為羅蘭大陸上的這些生靈的安甯,做些努力罷了。”藍海淡然一笑:“當年赤水斷就動過心思,大雪山的後山雪峰之上藏了曆代巫王留下的東西,只有這把劍才能進得去。這個主意,我事後想想,也未嘗不是一個辦法。只不過,赤水斷他的性子大變,實在讓失望得很!月下美人劍如果落在了他的手里,恐怕為禍未必就比白河愁小了!所以……當年我發誓不再上雪山,那就不會再去了!可你……卻不受誓言的約束!有朝一日,你帶著月下美人劍,不妨去雪山之上看看那絕頂風光吧!”

聽到這里,杜維動容:“藍海先生……”

“話就不用多說了。”藍海低聲歎了口氣:“其實,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情況,為了應付這次和白河愁的見面,我這些年來苦苦思索,又為了賺他輕敵,故意練了這麼一個華而不實的返老還童的法術。其實自己的身子已經大受損傷了!下一次,不用白河愁來殺我,我已經不可能再活到十年之後我們的下次見面了!最後的這幾年,就讓我安安靜靜的,過一點輕松悠閑的老人日子吧。”

他站了起來,對著杜維欠了欠身子,神態忽然就變得很輕松的樣子:“公爵大人,這擔子,從今天開始,就交到你的身上了,我再也沒有一絲牽掛啦!”

說完,他哈哈一笑,忽然就一手抓起了牆角的那個灰衣仆人,然後身子飄然下樓去了。

杜維靜靜坐在那兒半晌,忽然苦笑一聲:“好個藍海!好個大雪山!好一個白河愁!!”

他心中一時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看了看空蕩蕩的房間,這才起身下樓去。

走到了大街之上,此刻天色已經亮了,街道之上,已經漸漸有了行人。

杜維只身走在大街之上,就回到公爵府去了。

只是他剛剛走到了公爵府門前的小路,只要再轉過一個彎,就能回家了。忽然就聽見身後,一個聲音幾乎是貼著自己的後腦勺傳來!

“郁金香公爵,我剛才走得急,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這才回來找你啦!”

這聲音落入耳朵里,讓杜維聽了倒吸一口涼氣!

聲音冷淡漠然,回頭一看,一個白色人影一頭銀灰頭發,就站在自己面前不到半步的距離,不是白河愁是誰?!

“當初我派人尋找的那只寵物,應該是在你的手里吧?正好我難得下山一次,剛才只顧及和悅,敘舊了,卻忘記了找你。”白河愁神色從容。他之前離開的時候,全身被藍海的陣法弄出了一點傷來,可現在看來,卻已經完全恢複常態了!

面對這麼一個強悍的家伙,杜維臉色變了幾次,忽然就哈哈一笑:“好一個白河愁!我先前還敬你幾分,沒想到你轉過頭來,趁著藍海不在,才來找我麻煩!”

白河愁臉上不怒不喜,只是緩緩道:“年紀輕輕,這激將計倒是使得很不錯。我要找你麻煩,藍海悅在不在,有什麼差別麼?只不過我遵守誓言,十年之內不會再傷害他了,當著他的面,我實在不想再動手而已。”

說完,他居然對著杜維笑了一笑:“你在西北的事情,我聽說了不少。你年紀輕輕,居然就能把我手下的白衣薩滿兀牙殺了,倒是一個出色的家伙。”

他雖然在笑,只是那眼神看著杜維,卻和看著地上的一只螞蟻毫無差別,淡淡道:“你這麼一個有趣的人,殺了也可惜。這樣吧,你把那個寵物還給我,我就放過了你!你在西北盡情折騰好了!否則的話,這世界上沒幾個有趣的對手,人活得豈不是太寂寞?”

說完,他就這麼站在面前,靜靜的看著杜維。

杜維當時冷汗就下來了。

那個魔獸寵物,其實就一直被杜維封存在自己的魔法儲物袋子里。

說實話,杜維可不是那種為了面子死扛的硬漢,他是識時務的。面對這麼一個強悍的對手,杜維清楚自己是絕對毫無反抗的余地的。而且白河愁這人不屑說謊,他既然說只要杜維還了魔獸就走,那麼就不會食言。

只是……杜維哪里還得出來?

那魔獸,早就被杜維用魔法簽訂了靈魂契約了!

要想把那魔獸拿走,除非廢棄靈魂契約……靈魂契約豈是那麼容易就廢棄的?

眼看杜維不說話,白河愁仿佛也是想到了什麼“啊”了一聲,就笑道:“我明白了,你這個小魔法師,看到這麼好的一個寵物,一定是早早的就簽訂了靈魂契約吧。可惜……可惜……”

說著,他連連搖頭歎息,然後頗有幾分惋惜的樣子看著杜維:“那就對不住得很了,雖然你這個人也很有點兒趣,不過那只寵物對我很是重要。簽訂了靈魂契約,我現在也無法割裂,只能把你抓回雪山之上,想個辦法,怎麼能破解你的靈魂契約了。你放心,只要能不殺你,我盡量留你一命。”

說完,他也不動手,只是看著杜維:“你是自己跟我走,還是要我動手呢?”

杜維心里猶豫了片刻,長歎了口氣,看著這個家伙:“我有選擇麼?”

白河愁也仿佛笑了笑:“應該是沒有的。”

杜維攤開手:“是了……你這樣的對手,我可惹不起。如果你發起瘋來,恐怕整個帝都里沒有人能攔得住你吧,我跟你走就是了……”

白河愁點了點頭,居然就這麼掉過頭去,轉身向路口走去。走了兩步,回頭看了杜維一眼:“我知道你心里動的什麼心思,你想先跟我離開,離開帝都之後,找機會逃回來對吧?不過你最好不要亂動心思,我這個人,和你們羅蘭人不同。我做事情,從來不講什麼規矩,全憑我的心情。心情好了,我會對你客客氣氣,如果你惹怒了我,我殺人是從來不手軟的。你一定有什麼親友吧……很好,很好。”

杜維心中更是下沉。

原本他袖子里已經藏了儲物戒指,只要抬起手來一揮,漫天的火球就能砸過去。不過面對這個強大到了讓人絕望的對手,杜維也明白,就算是翻臉動手,也絕對沒有絲毫抵抗余地的。

就在這個時候,路的後面,公爵府的方向,傳來了聲音,卻是杜維的幾個侍衛從里面走了出來。

今天凌晨杜維半路被藍海的人請走了,這些侍衛得了杜維的命令不許跟隨,但是心中畢竟是不安的。回來之後,也一直等在門口,此刻聽見路外有聲音,就走了出來。遠遠看見了杜維,眾侍衛都是心中大定,歡喜萬分。有人就趕緊道:“公爵大人,您終于回來啦!”

白河愁卻停住了腳步,轉過身來,似笑非笑的看著杜維。

杜維心中瞬間做了權衡,然後苦笑了一聲,對幾個侍衛道:“你們先回去吧,我忽然還有要緊事情要出去,你們不許跟著我!”

那幾個侍衛聽了杜維的命令,也都有些奇怪。

有眼尖的看出了杜維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太自然,正要開口問什麼,杜維已經又道:“對了!你們幾個,快進去給我牽幾匹好馬來!這位是我的好朋友,我們要出門辦事情!快快去!”

幾個侍衛不得不領命進去牽馬了。

白河愁點了點頭,眼神淡漠,淡淡道:“很好,你還算聰明。如果你剛才翻臉的話,恐怕你的公爵府里,就不會有活人了。”

杜維苦笑一聲:“曆來拳頭硬的是老大,這個道理,我多年前就明白了。”

頓了一下,他搖搖頭,歎息道:“我說白河愁白老大,你要抓我回雪山,這萬里迢迢,總不能走路回去吧?你是大陸絕頂強者,飛上個一萬里都沒問題,我可就沒那個本事了。我這公爵府里也有幾匹好馬,不比草原上的駿馬差,我讓他們進去牽了出來,一路上趕路也方便吧。”

白河愁似乎眉毛挑了挑,看著杜維的眼神,越發覺得有趣。他不覺就露出了一絲笑容來:“很好很好!我極少下山,想不到這次下來,居然能遇到你這麼個有趣的人。”

杜維也無奈搖頭:“遇到了你,對我來說可就大大不好了。”

這時候,幾個侍衛把馬牽了出來,杜維也不說什麼,親自過去從侍衛手里牽了一匹馬來,走到白河愁的身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我說,白老大,請上馬吧。”

白河愁也不推辭,上了馬之後,居然也不等杜維,就自己先騎馬一路走了——他實力強大,強到了不怕任何計謀了,所以也就大大方方先走,不怕杜維逃跑。反正以他的實力,大陸之上誰是他的對手?杜維如果想逃,轉眼就能被他抓回來!

杜維苦笑一聲,對侍衛揮了揮手,道:“好了,你們回去吧……我這一去恐怕要幾天了,如果有人來拜訪,就說我有事情出門了。”

他也知道對這些侍衛說了,這些普通的武士也救不了自己,干脆什麼都不說,縱馬就追著白河愁去了。

人在馬上,杜維心中飛快的轉著念頭,苦思脫身的計策。

去草原雪山,一路就要往西北……

唉,想來想去……

綠袍甘多夫在西北,到了那里,或許還有幾分脫險的希望吧!!

要不然,嗯……想個辦法,騙這位白老大,到西北軍去做做客??

魯高將軍,赤水斷師兄啊!我好歹也是古蘭修的第四個弟子了,現在師弟我有難,說不得,只好拖你下水了……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天生強者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留你一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