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他也是人T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他也是人T


離開了那個斷背山小鎮,鎮子上發生的一切,那個神殿審判長和神聖騎士們自然會急速往上回報。不過這些都和杜維沒太大關系了。

他現在滿腦子都在苦思著脫身的計策。這個白河愁不但實力強的沒了邊兒,更重要的是,這人還很有智慧,絕對不是那種一味只會傲慢的傻瓜。

一路之上,杜維心中思量,如果真的要弄個詭計來騙這個家伙上個當,或許能做到。只是對方上當之後,以他強悍的實力做後盾,立刻就能重新把杜維抓到,到時候惹怒了這個喜怒無常的家伙,只怕就大大的不妙了。

不過,這一路上,白河愁對杜維倒是還算客氣,沒有真的把他當成俘虜。只要杜維不逃跑,其他的一應事情,白河愁也從來不限制他。甚至偶爾想來,還客客氣氣的和杜維說過幾句話。

又往西走了兩天,這天傍晚的時候,兩人走在野外的道路上,卻已經錯過了借宿的城鎮——這可不能怪杜維。

他們兩人,一個是高高在上的巫王,十年都未必下山來一次。一個是地位尊貴的公爵,從前但凡出門,這種打前站的事情都有手下人去操心,杜維自己哪里管這些細碎的瑣事?結果兩人下午的時候在路上騎馬飛馳,卻都錯過了住宿的地方,直到太陽偏西,兩人忽然勒住了馬,互相看了一眼。

在這一個,一大一小兩根怪物。倒仿佛忽然有了種古怪的默契,互相對視而笑,杜維歎了口氣:“看來今晚要露宿荒野了,只可惜我沒帶帳篷。”

白河愁淡淡道:“那也沒什麼。我在雪山之上。那里滴水成冰,我也都是常年坐在雪蜂之上的。”

說完,兩人下了馬來,在路邊野地上尋了一個略微平坦點兒的地方。就准備露營了。

這是正是寒冬季節,越往西北,天氣就越發寒冷。杜維生了火之後,又看了看天邊遠處地烏云,苦笑道:“但願今晚可別下雨才好。”

白河愁卻毫不在意。坐在了火堆旁,彈了彈衣服上的灰塵,隨意從一旁摸了一根粗粗的樹棍來當了枕頭,就這麼躺了下去。

他是巫王。而杜維現在又是他的俘虜。杜維讓然沒指望這位巫王有“善待俘虜”地美德。

他在馬匹上顛簸了一天,早已經腰酸腿疼,只感覺身子都要散架了一樣,此刻肚子饑餓。也不指望這位白河愁白先生給自己弄什麼吃的了——這一路上。倒是沒看見他主動吃什麼東西,難道這家伙可以不吃不喝?那豈不是成神仙了?!

杜維歎了口氣。自己到周圍的荒地上搜索了一會兒——這兩天相處下來,杜維摸清了白河愁的脾氣,這人性子實在疏懶地很,而且仿佛對什麼都漠不關心,毫不在乎。雖然杜維是他的俘虜,但是自己只要不離開他身子周圍幾百米的距離。他都是不管的。甚至有一次。杜維出去找東西吃,直走得老遠,都看不到白河愁了——當時杜維倒真的動心了,很想趁機逃走,可念頭剛一動,就感覺到自己背後一寒。一股凌厲地殺氣就緊緊的鎖住了自己!當時杜維才歎了口氣,放棄了念頭。

此刻到周圍找吃的,倒也不困難。

畢竟說起來。杜維也不是第一次當別人的俘虜了。從前就給白袍甘多夫抓去過北方地冰封森林——相比起來,倒是跟著這位白河愁,比當初跟著白袍甘多夫要舒服得多了。至少這位白河愁先生,可不會用一個魔法傀儡術讓自己抽自己嘴巴。

杜維在野地里掏了幾個土撥鼠的洞穴來,冬天這些蛇鼠之類的東西都在冬眠,只要能找到它們的洞穴位置,抓來也其實不難。

片刻之後。杜維抓了兩只肥大地土撥鼠。外加一條花蛇。就回來了。坐在火堆旁,開膛破肚。剝皮去毛,又用皮囊里地水清晰乾淨之後找了兩根樹枝來,串了兩只土撥鼠,就在火堆上烤了起來。想了一會兒,杜維又在儲物戒指里翻出了一口大鍋來。

這個大鍋可不是用來露營燒烤的,而是魔法藥劑師用來敖制魔法藥劑用地工具,不過此刻,卻被杜維拿來用了,准備做一鍋蛇羹。

要說杜維的手藝,雖然說不上一流,但是畢竟前世出身中華,中華美食享譽世界,隨便一點兒家常菜弄出來,也別有風味,更和羅蘭大陸人的飲食大不相同。從前杜維被白袍甘多夫抓去冰封森林的路上,一路上那個老家伙就對杜維的手藝贊不絕口,此刻杜維故伎重演,片刻之後,火堆之上就香氣四溢,那兩只燒烤的土撥鼠被杜維烤得外焦里嫩,一股烤肉地香氣夾雜著調料地味道就飄到了白河愁的鼻子下。

白河愁在雪山之上雖然貴為巫王——不過以他的性子和修為,把整個生命都用在了如何追求力量之上,這口腹之欲,卻從來連想都不去想。更加上雪山之上,冰天雪地,哪里有什麼好吃的東西?就算是什麼肉啊菜啊,一到那種地方,立刻就被凍得硬邦邦的,又哪里談得上什麼美味可言?

此刻白河愁躺在那兒,卻只覺得聞到的這股香氣,居然是生平從來沒有見識過地誘人,不由得就坐了起來,眼神看向了杜維,眼神里滿是好奇。

杜維全副精神都集中在了整治那一鍋蛇湯羹上了,此刻大鍋在火上燒了好一會兒,湯汁咕嘟咕嘟滾開來,杜維隨意弄了根樹枝來剝去了書皮,蘸了蘸湯羹,品嘗了一下,不由得舒服的歎了口氣。

回頭看見了白河愁好奇的眼神,杜維心里一動,笑道:“白先生,一起來嘗嘗吧。這天下能吃到我杜維親手做地食物的人,滿打滿算,也不超過五個哦。”

說完,取下了一串烤好的土撥鼠就遞了過去。白河愁也不客氣。接過來就咬了一口,卻立刻就被燙了一下。他一生在雪山之上,在當巫王之前,大半時間都在雪蜂之上苦修。渴了就喝幾口雪水,餓了就胡亂塞一點兒冷冷的食物,很少接觸什麼美食

回頭看見了白河愁好奇的眼神,杜維心里一動,笑道:“白先生,一起來嘗嘗吧。這天下能吃到我杜維親手做地食物的人,滿打滿算,也不超過五個哦。”

說完,取下了一串烤好的土撥鼠就遞了過去。白河愁也不客氣。接過來就咬了一口,卻立刻就被燙了一下。他一生在雪山之上,在當巫王之前,大半時間都在雪蜂之上苦修。渴了就喝幾口雪水,餓了就胡亂塞一點兒冷冷的食物,很少接觸什麼美食

一口咬下去,被燙得就有些尷尬。

杜維看見這位絕世強人。就算是面對聖階強者都未必能讓他受半點兒傷。此刻卻險些被一串烤肉燙傷,不由得有些暗笑。白河愁抓著那串烤肉,看了兩眼,又想了想,大概是覺得溫度太高。忽然就一皺眉,抬起一根手指來,輕輕在這烤肉之上劃了一下。

就聽見嗤地一聲。杜維瞪圓了眼珠。目瞪口呆的看著白河愁的指尖射出一縷冰霜斗氣來,瞬間就把這滾燙地烤肉凍結成了冰來。白河愁卻不以為意,張口就咬。吃得咯吱咯吱,卻又皺眉道:“怎麼冷了下來,卻不好吃了?”

杜維看在眼里,原本想笑,可是看著眼前地白河愁。卻真地是一臉茫然地樣子,不由得心中忽然就對這位實力強到了逆天級別的絕頂強者,反而生出了一絲憐憫來……

這一絲憐憫,說來也是有些荒唐,白河愁地實力不知道高了杜維多少倍,哪里要他來可憐?只是杜維看著白河愁面對這麼一串烤肉,都仿佛有些茫然的樣子,不由得心中歎息……

當真是各人不知各人的辛苦!看這位白河愁一身驚天動地的本事。大陸之上近乎無敵……可像他這樣的人,生活就真地有樂趣可言麼?

他地確是站在了這個世界力量的顛峰,可付出的代價卻實在讓人歎息。

人生之中的各種樂趣,吃穿用住,恐怕他一輩子,連一點一滴都從來沒有享受到過吧。

如此的人生,縱然你修練到了能逆天地級別。又有什麼意思?

想到這里。杜維不由得歎了口氣。心中對白河愁的嘲笑也頓然消失,笑了笑之後。把自己手里的那串烤肉吹了吹,然後遞了過去,微笑道:“白先生大概沒有吃過這種東西,這東西卻不能用冰地,你那串我再來烤一烤,你先吃我這個吧,這次可別用斗氣把它弄冰了,拿在手里等一會兒,等它略微涼了一點兒,自然就好吃了。”

白河愁接過杜維遞來地東西,在手里轉了一轉,卻又搖頭:“等它自己涼了?這東西現在這麼燙,如果等它自己涼了,還要等好一會兒。唉……我一生幾乎分分秒秒都在苦修,吃飯對我來說,都是爭分奪秒,有了東西立刻塞進肚子里填飽了就行,哪里有什麼多余的時間來等它涼了?如果每次吃飯都要這樣,也不知道要耽誤我多少修行的時間了。”

杜維聽了啞口無言,想了一會兒,才小心翼翼道:“白先生,那以你看來,你那種廢寢忘食,一味苦修地生活,就真的很快樂嗎?”

白河愁聽了這問題,卻仿佛沉默了會兒,然後搖頭低聲說了一句:“我……我不知道,也從來沒想過。我只知道,我很希望變強,越強越好。這才是我心中的追求。”

說完之後,兩人都默默無語,一時間氣氛就沉默了下來。

畢竟荒野之上,冬天的晚上還是很冷的,不到片刻,那滾燙地烤肉就略微涼了一些,雖然還是很熱,但卻不燙口了。白河愁咬了一口,微笑道:“你說的不錯,這麼吃果然好吃得多了。”

杜維也是哈哈一笑。這一刻,兩人之間仿佛就已經不再是俘虜和被俘虜的關系了,倒仿佛是好友結伴同行一樣。

白河愁飯量卻是極大,兩串烤肉被他一個人吃了個精光,等杜維遞過來了一碗蛇羹之後,他喝了一口,不由得眉毛一挑:“好味道!這東西可烤肉更好吃。”

杜維看他喝得香甜,也不忍和他搶奪,自己也只喝了一碗蛇羹之後,吃了個半飽,也就不吃了。

白河愁吃完之後,看著杜維笑了笑,忽然就語氣變得很是誠懇:“這頓飯可是我幾十年來吃的最舒心的一次了。說起來,我要謝謝你。”

杜維想不到這位強悍的凶人居然會對自己這麼客氣,愣了一下。白河愁卻道:“我白河愁一生,絕不願意欠人半點兒人情。這樣,你請我吃了這頓好吃的東西,我也要報答你一二。說起來。要我放了你。那是絕對不行的。我也和你說,那個魔獸寵物,對我有極大地用處,我是絕對不能放棄地。不過除此之外,你有什麼為難的事情,不妨告訴我,我可以滿足你的一個要求。”

頓了一下,他忽然淡然一笑:“你生平有什麼難敵的仇人沒有?反正現在我左右也有時間。也不忙著立刻就回雪山。你告訴我。如果我時間來得及地話,我這就立刻去幫你殺了他,也不是什麼難事情。”

他這兩句話說來,語氣里自然有一股睥睨天下地味道。不過以他的實力,也的確有資格說這種狂傲地話!他地本事。幾乎可謂就是當世第一了,杜維早就思量過自己知道地高手里,實在是沒一個能是他的對手地。就連那個神殿里深居簡出地教宗。在杜維看來。最多也就是甘多夫那個級別地,那就多半不是白河愁的對手了。

他說要殺誰,也的確是能說到做到的。

杜維聽了。心中忽然就生出了一個荒誕的念頭來:要不……我讓他去幫我宰了那頭老龍?如果這個絕世強人,遭遇上了那頭千年老龍,估計肯定是一場大戰吧!

只不過,這種荒唐地念頭也就是一閃而過。且不說白河愁會不會傻乎到真的為了吃了杜維一頓飯就去和一個跟自己同級的高手做生死決斗……估計他可沒那麼傻地。

況且,杜維現在也知道了龍族是抵禦神山北方地那些罪民的防線。殺了老龍固然是痛快,但未必就是什麼好事情。

更重要的是,從這里到北方,穿越冰封森林,再走過被遺忘地冰原,到達龍族的神山,這一來一回,沒有幾個月是絕對做不到的。而白河愁奪舍下山一次。卻只有三個月的時間而已,他剛才也說了“時間來得及的話”,才會幫杜維殺人。如果要超出了他地時間,他就絕對不會肯的。

杜維這念頭閃了一下,也就略過不提了。看了看白河愁,忽然心里一動,悠悠笑道:“白先生。以你看來。我這樣的人。能有什麼實現不了的願望嗎?”

頓了一下,杜維緩緩道:“我身為帝國公爵。手握大權,萬人敬

.最好的。如果我好色喜歡女人,只要我隨意動一動眼珠,成千上百的美女就能在我面前排成行任憑我挑選。人生在世。無非就是吃穿用住。仔仔細細地享受了一回。才不枉了這一輩子在人世走了一遭。所以,我是沒有什麼特別的遺憾了。榮華富貴。美酒美食佳人,我哪樣沒有享受過了?權勢的顛峰,我也品嘗過了滋味。這樣的一輩子,我早就滿足了。”

白河愁聽完沉思了會兒,眼神里也不知道是什麼含義,看了杜維兩眼:“你說地不錯,你的確是可以滿足了。”

杜維心里一動,又加了一句,道:“白先生,說到地位,你是草原上真正地主宰,那草原之王都要仰你的鼻息,說起來,你的地位遠遠比我更高了。只是可惜,在我看來,你雖然無敵于當世,只是這人生,卻遠遠沒有我精彩了。”

白河愁眉毛一挑,道:“哦?”

杜維被他眼神一籠,頓時就心里一寒,咬牙硬著頭皮道:“不錯!如果你覺得我說錯了,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若是能回答出來,就算是我錯了,怎麼樣?”

白河愁眼神更是古怪:“你問,我聽。”

杜維深深吸了口氣,豎起一根手指:“我有知心愛人,和我心心相印,我知她,她也知我,不管我貧窮富貴,公爵還是庶民,也不管我實力高低,是大陸聞名的魔法師強者也好,又或者是別人鞋底的草根也好。我都知道,她心中始終都是愛著我,向著我。無論任何時候,她都會跟著我,陪著我!這樣地感情,這樣地知心愛人,白先生。你可曾品嘗過其中地滋味麼?”

白河愁沉默了會兒,搖頭:“沒有。”

杜維點了點頭,豎起第二根手指:“我生于富貴人家,從小就有對我期望極高的父親。有待我仁慈憐愛地慈母。更有視我為偶像的幼弟。我年幼地時候,一場大病,母親為了我。在大雨磅礴之夜,徹夜跪在神像之前為我祈禱,後來又不眠不休,照顧我起居!我的弟弟視我為天,視我為偶像。真心依賴我,對我極為依戀。兄弟感情篤好!——白先生,這樣地親情滋味。你品嘗過嗎?”

杜維歎了口氣,豎起第三根手指:“我有交心過命的好朋友,他實力出眾。人中豪傑!可是我們來往。互相心中信任,縱然有一天。把性命交給對方,也都是可以毫不猶豫!他知道我地志向。我知道他的理想!這樣的友情滋味,請問白先生,你品嘗過嗎?”

白河愁這次沉默的時間更長了一會兒,終于搖頭:“沒有。”

杜維笑了笑。又豎起來第四根手指:“我有忠心地部下。我知道他們愛我敬我,視我為天,視我為尊!卻不是只因為那條條鐵律!縱然我有一天不再是公爵,不再是這權勢位置上的人。他們也一樣心中敬我!這樣忠心地弟子門人部下……白先生,你有嗎?”

白河愁忽然笑了笑。搖頭道:“沒有!我在雪山之上雖然地位崇高,但是我知道,現在雪山之上地人。大多數都是敬畏我地本領,真心敬重我地人,卻未必有半個。當年我以雷霆地手段奪去了巫王的位置,也是實力為尊。假如我有一天沒了這一身本事,恐怕沒有一個人會再跟隨我了。”杜維還要再繼續說什麼。白河愁地臉上地笑容越發的古怪,一雙眸子冷冷的看著杜維。忽然道:“郁金香公爵。你可知道。這幾個問題,其實從前很多年前。也有人問我過類似地話!”

杜維心里一突,勉強笑道:“哦?”

白河愁點了點頭,眼神終于放過了杜維,飄向遠處,眸子里閃過一絲沉往事地味道。悠悠道:“當年在雪山之上。我追上了藍海悅和赤水斷地時候。正要殺了他們。藍海悅他忽然就問了我幾個問題,大概說的言辭和你今天地這些差不多吧。哼……藍海悅他這人的確是聰明之極。心機也是厲害,知道他們兩人不是我的對手,卻妄圖用這種話來動搖我的心志!只是,我白河愁是何等人,豈能會被這麼簡單的幾句話就動搖了?所以……”

他的腦袋轉向了杜維,冷笑道:“杜維,你對我說這些話,用意和當初地藍海悅一樣吧?只不過你不用白費心機了,這種攻心地話,對我是沒用地。當年藍海悅自作聰明,想用這一套來動搖我,結果卻反而惹得我大怒,對他起了殺心!我這人性子不太好,就算我事後會後悔,可如果你當時真的惹怒了我,我也是先殺了你再說。明白了嗎?”

杜維苦笑一聲:“好吧,我不說就是了。”

白河愁淡淡一笑,袖子一卷,帶氣一片火焰來,射向了中間那個火堆,頓時火焰高漲,溫度又暖和了許多,他卻身子往地上一躺:“好了,不要再說什麼了,睡吧!明天趕路的時候,你如果說沒力氣,可別怪我不客氣。”

杜維坐在那兒,心中更是無奈。他也不得不暗罵自己蠢,這白河愁是什麼角色,如果真的是自己這麼一番話就能動搖他的心志,他也就不是白河愁了!!

心中沮喪之下,躺下和衣睡了。

到了半夜地時候,忽然天空之上烏云滾滾,狂風大作,杜維一個骨碌就翻身坐了起來,看著天色,苦笑道:“我真的是烏鴉嘴,盼它不下雨,卻偏偏果然就下了!”

忽然就看見白河愁翻了個身過來,瞥了杜維一眼,又合上了眼皮,冷冷道:“沒見識的小子,這老天不是要下雨,而是要下雪了。我終年在雪山上生活,老天下雪前地征兆,我是最清楚不過地。”

杜維苦笑道:“你還好心情躺著,不管下雨下雪,這地方我們是沒法過夜了,還是趕緊起來吧……我看前面有座山,說不定能找個山洞過一夜呢。”

白河愁卻笑了笑:“你只管睡,沒事的。”

他既然這麼說。杜維也只好躺了下去,可過了不到片刻,就感覺到一股寒風襲來,隨即天空之上片片雪花就落了下來。

這雪一落冷了很多。杜維雖然是魔法師,精神力體卻還沒有強大到變態的地步,就忍不住有些寒冷,哆嗦了起來。起身來從儲物戒指里翻出了一套魔法師袍子披在了身上。

可是等了會兒,卻忽然張大了嘴巴,看著天空,不由得呆住了!

原來這漫天的雪花落下。遠眺過去,漫天都是落雪,可偏偏就自己和白河愁躺的這地方。方圓百米的范圍,頭頂之上。卻偏偏隱然就有一團淡淡地金光籠罩在頭頂,任憑漫天風雪交加,卻是一片雪花都落不下來!

杜維知道是白河愁做地手腳,不由得歎了口氣……這種以法術來當雨傘用。杜維也不是辦不到……可是尋常地強者。再怎麼樣。也不會耗費法力來做這種無聊地事情,也只有白河愁這種強到了逆天級別的變態家伙才會浪費這法力干這種事情。

他卻不知道,白河愁一生在雪山上修煉,往往都是露天而坐苦修,漫天風雪交加下來,他一向都是如此,卻偏偏不肯挪動地方。而這樣地苦修。卻反而更能促進人的潛力!

天亮以後,一夜風雪之後,荒原之上早已經是一片銀白

那樹枝之上掛滿銀棱。杜維站在雪地里蹦蹦跳跳天亮以後,一夜風雪之後,荒原之上早已經是一片銀白

那樹枝之上掛滿銀棱。杜維站在雪地里蹦蹦跳跳了幾下。下手腳。只是一夜睡得不好加上連日奔波,實在有些身子不支。做

心里一動,干脆就在雪地里,脫去了然後外衣後按照那,套古怪的動作,老老實實的做了起來。

這星空斗氣的基礎動作果然神效。做了一會兒就周身舒爽,體內熱氣了上來。頓時精神煥發。身子里的酸痛,也一掃而空。

白河愁已經起來了,看著杜維的動作開始只是一臉漠然,毫不干涉,可等到杜維一套動作做完了兩遍,他眼神里突然閃過一絲驚奇來,忍不住夷了一聲。

隨手拿起一個雪團,對著杜維射了過去,彈在了他的膝蓋之上,杜維腿一嘛,頓時就一個踉蹌。抬起頭來的時候,白河愁已經走到了身前。

你這套動作是從哪里學來的?!白河愁表情嚴肅.

他問這話時,表情看似冷酷平靜,可眼神里卻隱隱的一股無法掩飾的激切熱蕩.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留你一命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難得!可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