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難得!可惜!】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難得!可惜!】


白河愁問出這麼一個問題,杜維心中第一個反應就是警惕!

阿拉貢的星空斗氣,杜維是半點兒沒學到。不過這基礎的動作,一共兩套。當初白袍甘多夫教了自己一套,侯賽因又教了自己更高級的一套,兩套杜維都學全了。而且學了之後,的確受益極他,原本他從小體弱多病,可練了這兩年下來,身體也變得強健了很多,甚至還遠遠超過了同齡的普通人很多。

只是這套動作,畢竟是和星空斗氣有關!

星空斗氣,那可是當年阿拉貢縱橫天下無敵的絕技,這種重要的東西,現在只有侯賽因學到了一些。現在這個白河愁,忽然這麼熱切的問了起來——他安的什麼心?

難道是……這個變態的強人,看出了這套動作的來曆,起了覬覦之心?

眼看杜維不回答,白河愁“哼”了一聲,眼神漸漸恢複了常態,冷笑道:“你一定是以為我覬覦你的這套動作?簡直就是笑話,你這套動作無非就是讓身體強壯,用一種特殊的方法來刺激人體的柔韌強度,使得肉身強悍倍增的技巧而已。我大雪山之上,也不是沒有這種類似的東西。只不過我很奇怪的是,我知道羅蘭大陸之上的武技並沒有類似的這種東西,我原以為這種法子是我大雪山獨有的,卻怎麼世上還有這麼一套相似的東西存在。”

杜維聽了就搖頭:“我不知道。這套動作是我的一個朋友教給我地。”

白河愁聽了就搖頭:“你這話言不由衷,吞吞吐吐,太過不坦誠了。這套動作。分明就是某種厲害地武技的入門套路。想必必然是某種極為厲害地武技。只不過修行那種武技,對身體柔韌地強度要求極高。所以才特別創造了這種入門的方法。先提升肉身的強度,然後才能修行。”

杜維聽了心中駭然,這白河愁果然厲害。只不過看了一遍自己地動作,就居然猜得八九不離十了!

白河愁看杜維愣住,更是冷笑道:“好了,我不過是見獵心喜,對于這種方法,想問個仔細。和我們大雪山的武技相互印證一下罷了,既然你擔心我偷學的話,我不妨大方一點,先把我們大雪山上相似的一套東西教給你。我白河愁。豈是貪圖別人絕技的人!”

說完,也不等杜維說話。他自己走上了幾步,站在雪地里。然後喝道:“你看仔細了!”

隨即,他陡然身子猛然暴漲起來,原本的身高忽然之間就仿佛高出了一個頭來。仔細看去,卻是他全身驅趕停止。以一種奇異地姿態,看上去仿佛高了一些,隨即他扭動身子,動作越發的古怪起來!

每一個動作,仿佛都是超出了常人應有的極限。扭轉來回。無論是腰身。手臂,肩膀。各個關節,都仿佛完全可以三百六十度的自由扭轉一樣!

這樣地一套動作,杜維一看之下也是愣住了!當初那個女此刻艾露就曾經施展過的這一套奇異地體術,而前兩天白河愁和藍海悅兩人對戰的時候,也施展過!

不過杜維從前都只是看了一鱗半爪,卻沒有像今天這樣,白河愁親身仔細展示,看得這麼真切仔細!

一看之下,就連杜維也心中疑惑起來!這套大雪山地體術,實在是和自己的這套星空斗氣的入門身法極為相似!

這種相似,倒不是某個動作或者姿勢一樣,而是原理和法門幾乎相同!

唯一地差別就是……杜維所練的這套星空斗氣地入門體術,只是對人體的肌肉韌帶等等進行強化。只是骨骼關節方面,卻很少有涉及,大多數都是讓肌肉力量和柔韌性增加,對于骨骼的刺激卻是很少。

而大雪山的這套體術,則比杜維學的這套更加怪異!

如果說杜維地星空斗氣入門動作,就仿佛瑜迦那樣可以讓肌肉自由伸展……那麼,大雪山地這套動作,則是把骨骼地靈活程度發揮到了極點……不!甚至是遠遠超越了極點,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狀態!

星空斗氣地入門動作,是七分練肌肉,三分練骨骼。而大雪山的體術,則是七分練骨骼關節,三分練肌肉了!!

白河愁一套動作做完之後,卻仿佛還怕杜維記不住,又一口氣連做了三遍,這才站住了。杜維看得心馳,不由得忽然就歎了口氣:“老天……如果能把這套動作學會的話……人類都可以像‘變形金剛’那樣自由的彎曲變化甚至是折疊形狀了!!”

白河愁卻冷笑道:“你看清楚沒有?如果沒有看清楚,我可以再做一遍。”

杜維自然是巴不得,趕緊點頭,請白河愁又做了一遍。白河愁雖然有些不耐煩,不過現在卻強行耐住了性子又做了一遍,這次杜維才強迫自己用超強的記憶力,把完整的一套動作,強行硬記了下來,雖然一時間無法領悟,但是回去慢慢仔細想,也不怕忘記。

白河愁看著杜維死記硬背,不禁冷笑道:“你這人看來沒什麼武技的

這套動作,當年藍海悅學的之後,不到兩天就能全部作一分不差!而赤水斷比他強了一點,學了大半天,就能做得有模有樣。你這人想全部學會,沒有個十天半月,恐怕是做不到了。”

杜維被白河愁嘲弄,也不生氣,他心想:我本來就不是你們這種變態強人,小爺我武技天賦本來就不強,三歲的時候就有定論了。



不過他忍不住問道:“那你呢?你多久學會地?”

白河愁笑了笑:“當年古蘭修老師做了一遍。第二遍的時候,我就可以跟著做了。”

杜維吐了吐舌頭,心中更是決心不和這種變態之人去比較。

這時候,白河愁忽然走上兩步,伸手握住了杜維的手腕。然後“嘿嘿”一笑,手指順著他的手腕一路上滑。撫過了整條手臂。又一路順著他的肩膀,然後沿著脊梁滑了下去。

杜維嚇了一跳。不過在白河愁地手下,他也沒有反抗的余地,最後整個人被白河愁抓住了腰部提了起來,在空中翻了兩下,最後才被白河愁丟在了地上。他心中惱火,正要開口說什麼,卻看見白河愁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

“你……你看著我干什麼。”杜維心里有些發毛。

白河愁哈哈一笑:“郁金香公爵。說起來,遇到了我,也未必就是你倒黴。說不定也是一件好事。”

“好事?”杜維有些氣惱。

“當然。”白河愁頓了一下,肅然道:“你這人。體質實在不怎麼樣,你地魔法天賦我不知道,想來你既然這麼年紀輕輕就干掉我手下的一個白衣薩滿,應該是很不錯地了。只不過。你練武的天賦實在是差到了極點。可以說,我大雪山門下,隨便挑出一個人來,都比你強了好幾倍。不過也不怪你,你年幼的時候多病,身子弱了。身子的根基不行。骨肌肉的生長都有些問題。不過。你幸運的是。後天你學到了你的這套古怪地動作,你現在年紀還不算太大。學的也算早。練了之後。你的肉身地強韌程度,負載限度已經大大的增加改善了。這樣一來,你地資質就已經無形之中比原來提升了好多。你現在身子還算強健結實,速度和力量都算不錯,在同齡人里也算是難得了。”

杜維聽了,不免就有些得意。他從小被人定論不適合練武,心中雖然也不大在乎,不過畢竟有些逆反心理。學了這套星空斗氣的入門法子之後,也勤奮修煉,潛意識里,也未嘗就沒有學一身強大的武技!

畢竟身為男子,總是有一個英雄夢的。騎烈馬,掌利劍,才是男兒本色。魔法師雖然也厲害,不過卻不夠拉風。

只是聽白河愁繼續道:“你先不要得意。雖然你有這套古怪地法門給你修補地底子,只可惜你這套法子,側重肌肉的鍛煉,你骨骼和關節的弱點卻沒有彌補。所以,如果你沒有遇到我之前,雖然你的姿勢已經大大提高,但是一輩子都別想把武技修練到頂尖的行列!以你現在的水准,就算是今後勤奮修煉武技巧,五十歲地時候,大概也能練到八級左右地武士水准了。”

八級?

杜維吐了吐舌頭。說實話,他自己是從來沒有想過能練到八級武士地水准地。

不過,這類似的話,當初在冰封森林里,侯賽因也對自己說過,說自己雖然有好運氣學到這麼一套星空斗氣地入門法子,但是一輩子都沒機會練到頂尖水准地。

看來兩個聖階的強者,看法倒是很一致。

白河愁笑道:“你的運氣就是遇到了我。我大雪山的體術,最側重于人體骨骼關節的修煉,這正是你身子最大的缺陷!而幸好是你現在也很年輕,如果你二十歲之後,那麼就算再怎麼學,也是沒用了。你現在大概只有十五歲左右吧,現在你學了我這套體術之後,只要你有命不死,好好活下去,把這兩套動作一起修煉,勤奮修煉……那麼你的天賦自然大大的增長,將來就算你不鑽研你們羅蘭人的魔法,只一心練武技的話……以武技而突破聖階,也不是不可能的。”

以武技而突破聖階?!

杜維聽了這話,不由得心中砰砰亂跳起來!

那豈不是能修煉得好像羅德里格斯和侯賽因那麼強了?

“你不信我的話嗎?”白河愁冷笑道:“你自己妄自菲薄,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不過你學到了兩種神奇的體術,就算你資質原本再爛,也被彌補了!修煉到聖階,也不是什麼難事!”

杜維想了又想,忽然就歎了口氣:“就算修煉到聖階,又有什麼用處,遇到了你這樣地強人。在你手里,還不是要圓就圓,要扁就扁。”

白河愁“哼”了一聲,卻出乎意料的沒有發怒,只是沉吟了一會兒。緩緩道:“你這個家伙,當真有趣。明明抱著一個寶藏。卻不知道利用。哼!要知道。古往今來,多少大陸頂尖強者。要麼只擅法術,要麼只擅長武技!像你這樣的,魔法天賦又強,又能得到兩套神奇的體術提升你武技天賦的,實在是一百萬

必有一個!現在你的魔法天賦和武技天賦。都是頂以後勤奮用功的話,將來魔武雙修,兩個領域都達到聖階,也不是什麼空話!能做到這點。大陸上千年以來,能有幾個?!”

杜維這才心中一振!

白河愁卻眯起了眼睛。仔細地打量杜維,越看眼神里地趣味就越濃厚。看到最後。杜維不由得苦笑道:“白先生,白老大。巫王陛下。你看我干什麼?”

白河愁卻連連歎息:“難得!難得!想不到我今天居然又看到了一絲希望了!”

不過頓了一下,他又搖頭。眉宇間有些無奈:“可惜!可惜!為什麼偏偏是你!唉……”

他一會兒說“難得”。一會兒又說“可惜”。倒是讓杜維有些茫然了。

白河愁思索了一會兒,看著杜維,道:“說實話。我能遇到你這樣的奇怪的小子,實在是心中高興得很!”

杜維心中卻想:我遇到了你這樣奇怪地老怪物,實在是倒黴得很!

這話心中想想。卻不敢說出來,只是搖頭:“你高興什麼。”

白河愁道:“我一生窮盡心血,只追求力量地顛峰!只是,像我這樣的人。越往高處走。就越發覺得寂寞!哼……這個心情。你卻不能理解了。”

杜維此刻卻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你是感覺無奈,這世界上連一個能逼你拔刀地人都沒有了。對嗎?”

白河愁眼神里立刻變得一片熱切:“不錯!我心中寂寞,正是因為這個!只不過,你卻讓我看到了希望!”

他低聲道:“這大陸上的強者,藍海悅算一個,赤水斷算了一個,當年我的老師自然也是。還有神殿的教宗……只可惜你們大陸上的那個甘多夫聽說已經死了。除此之外,我這次下山來,聽說你們大陸上出了一個叫羅德里格斯地聖階騎士。不過,這個羅德里格斯學的是冰霜斗氣,而且還是藍海悅地徒弟,再厲害也有限,哼,用冰霜斗氣,是永遠不可能打敗我的。所以可以略過不提了。藍海悅和赤水斷,更不是我地對手。我地老師早已經死了。那個教宗嘛……我聽說曆代教宗,都是身子潺弱,只修行神術的人。他就算神術再強,哪里是我魔武雙修地對手!哼……我一生渴求地,就是一個和我一樣能魔武雙修,都邁入聖階的對手!可惜原本最有希望地是藍海悅,只不過他卻總是差了那麼一口氣。赤水斷就不用說了,他練武練得腦子已經壞掉了。算來算去,地確是連一個讓我正視的對手都沒有了。”

杜維心里卻道:那也不見得,說到魔武雙修,北方的那條老龍,有龍族地龍語魔法,又有龍族的專修武技,還有黃金龍近乎完美的肉體。絕對可以當你地對手了。

白河愁看著杜維:“你卻讓我看到了希望!你年紀輕輕就已經是著名的魔法師,魔法的天賦就不用說了。而你能學到兩套神奇的體術,以後以武技邁入聖階,也大有可能!所以,我才說你很難得!”

“那……可惜呢?哪里可惜了?”杜維問道。

白河愁臉色一寒,似乎心中也有些氣惱,冷冷道:“只可惜,偏偏是你,搶了我地那個魔法寵物!偏偏你還不知死活地和它建立了靈魂契約!我想把這靈魂契約毀去,拿回我地寵物,說不得,多半還要剝離你的靈魂!雖然我不想殺你,但是剝離靈魂,對你終究是有些傷害地,之後你的精神力和靈力就會大大減弱,魔法的成就就十分有限了……如果一個不小心,就算在剝離的過程里死了,也是可能。所以,不管死活,你終究卻無法成為我的對手了!哼,如果是別的事情,我白河愁縱然放過你,又怎麼樣!就算別人要傷你,我也會千方百計的保你護你,讓你將來能有機會和我一戰!只可惜,這個寵物,對我關系太過重大,我說什麼都要拿回來的!卻是不得不……唉,可惜!可惜!”

杜維聽了,心中一寒,只覺得白河愁看向自己的眼神,一會兒熱切,一會兒又冰冷……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他也是人T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齊聚一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