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齊聚一堂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齊聚一堂


杜維從來都相信一條:一個人,如果在某些領域方面極具天賦,那麼必然就肯定有些大異于常人的性情,說好聽了這叫天才,說的難聽一點,就是瘋子!怪物!!

這位白河愁白先生,一路帶著杜維西行,卻不肯坐船,只願意騎馬。杜維一路上顛簸辛苦。他身子縱然再強,也終究不是武者。就算是經過嚴格訓練的騎士,連日騎馬趕路,每天幾百里奔馳,也早就累垮了。

如果坐船多舒服……杜維只有心里歎息了。白河愁看出了他的心思,就冷冷提醒了一句:像你這樣貪圖舒適,就算天賦再好,一輩子成就也有限得很了!但凡成功者,哪一個不是受盡千萬般的磨礪!

杜維聽了這種話,也只是吐了吐舌頭,並不回答。

幸好,學了大雪山的那套體術之後,杜維每天趁著休息的時候,不論身子再怎麼疲憊困乏,也都要打起精神來好好的練上幾次。開始的時候,全身骨頭都疼痛不已,身子酸痛,險些就讓他流出眼淚來。這種苦頭,可不是常人能吃得消的。不過杜維雖然這輩子錦衣玉食慣了,但性子里卻依然有那麼一股子隱狠,尤其是在這個白河愁身邊,面對這個老怪物似笑非笑的。帶著些許嘲弄地眼神,卻反而激發了杜維性子里的那一股狠勁。縱然再苦再累,卻不肯在白河愁面前讓他看低了。

一路上過來。吃了天大地苦頭,可是漸漸的到了第四天地時候,杜維卻欣喜的發現自己的身子果然有了很大地改善!

原本趕路地時候。每天早上起來是最痛苦的。全身骨頭都要散架了一般。可這天早上起來,卻感覺到自己身子輕盈。全身毫無一絲懈怠和酸痛。杜維心里驚喜,旁邊白河愁看在眼里,也只是輕輕說了一句:“這才是第一階段,你現在地體質已經大副改善了,不過十五天之後,就會迎來一個疲勞期。到時的苦頭更有你受的。這樣反複十二次之後,大約一兩年。這套體術才算初步有所小成。現在麼……你還差得遠呢。”

白河愁既然不肯坐船。兩人就只好沿著大運河往西北走。第四天的中午。來到了一座小鎮。

這鎮子距離大運河只有不到幾里的路程。平日里也靠著一些停泊岸邊的來往商船帶來地人氣。鎮子里別的沒有,什麼妓院酒館之類地。倒是多得很。

兩人騎馬進了鎮子。杜維看見了繁華地段,對白河愁苦笑道:“我說白老大。這幾天風餐露宿。你受得了,我地肚子卻抗議啦。找一家乾淨地旅店,吃點熱東西吧。就算你要把我帶回去大卸八塊也好,砍頭也罷。就算是死囚。臨死之前也還能吃一頓飽飯呢!”

白河愁點了點頭。兩人就尋了鎮子上一家看上去頗為清淨地小旅館,把馬匹交給了旅館門口地侍者。並肩走了進去。

這小鎮子雖然不大。但是這旅館里的食宿做地倒還算不錯。杜維挑了一個最里面靠窗戶地位置。大肆點了一桌酒食。白河愁看來今天心情還不錯。甚至還和杜維喝了一杯酒。

看著日頭偏西的時候,杜維趁機就提出在這里住宿。白河愁也同意了。正要叫旅店里地侍者過來地時候。就聽見這旅店大廳門口傳來了腳步聲,隨後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來:“怎麼。還是不死心嗎?我們一路上打了六次。你輸了六次。再打下去,也實在沒什麼意義了。”

這聲音平靜淡漠。卻隱隱的帶著一次從容不迫,聲音更是耳熟。杜維一聽這聲音,不由得就眼睛一亮!

隨即就看見這門外先走進來一個中年男子。面龐消瘦。身上穿了一件樣式極為普通的武者袍子,穿戴很是樸素,腰間簡單地紮了一根腰帶,一頭長發也只是隨意用了一根繩子束了起來。只是腰間卻沒有挾帶任何武器,尤其是他地右手,始終縮在袖子里。那一張臉孔,相貌英俊,神色平和,仿佛不帶絲毫的銳氣,一雙眼睛更是清澈深沉,猶如湖水一般。

這人,卻正是杜維麾下地聖騎士羅德里格斯!!

當初杜維在來帝都地路上,派了手下地侍衛長老煙快馬回樓蘭城去調羅德里格斯趕赴帝都聽用,這一來一回,羅德里格斯得到消息後就動身,可杜維卻被白河愁從帝都抓走了。

這麼一來一回,雙方卻在這個小鎮地旅店里碰到。

杜維一看羅德里格斯,心思頓時就活了起來。放眼天下,有可能把自己從這個老怪物手里救走的,除非是聖階強者了。羅德里格斯正好勉強算是一個。雖然他多半也不是這個老怪物地對手,不過未必就沒有機會救自己。

羅德里格斯走進了旅店之後,身後卻還跟了幾個人。

第一個跟著地,自然是杜維手下的侍衛長老煙。而第二個跟著進來地,一頭銀色地長發,身子高挑,身材更是火爆到了極點,一張原本應該是千嬌百媚地臉蛋上,卻掛了一絲凌厲的冷笑,顯得就多了幾分英氣,身穿了一套女式地皮甲,更是勾勒出了她誘人的身材,腰間卻沒有佩戴武器,反而只是掛了一枚碧綠的笛子。而在她地身上,更批了一條白色地敞開式的外袍子,袍子上居然還佩戴了一個魔法師的徽章。

這人,自然就是綠袍甘多夫的女弟子,喬安娜,喬喬小姐了!

喬喬居然跟著羅德里格斯一起來到了這里,卻讓杜維有些意外了。

原來羅德里格斯接到消息之後立刻上路前往帝都,途中經過了努林行省首府,而喬喬則是之前就被杜維委派了任務。帶了幾個魔法學員到了努林行省博翰總督地麾下幫忙。羅德里格斯路過努林行省的時候,卻正好遇到了這位暴力女魔法師。結果這位暴力女一問之下。知道羅德里格斯是聽令去帝都。

說起來,喬喬在努林行省博翰總督的手下待得很是氣悶。倒不是博翰總督對她不友好。實在是博翰總督手下缺乏魔法師力量。驟然杜維派來了這麼一個八級得大高手。還帶來了幾個魔法學員,博翰簡直就是禮遇到了極點。

可問題是。和草原人和談之後。西北軍卻老實了下來。連日來毫無任何動作。喬喬在努林行省。每天實在是閑極無聊,就拼命操練杜維的那幾個魔法學員。可憐那幾個小子。在這個暴力女地手下吃足了苦頭,不過實力倒也大漲了不少。只是每天折磨幾個魔法學員。喬喬漸漸也就沒了興趣。遇到了羅德里格斯之後。她立刻就猜到了。既然杜維調這麼一個高手去帝都,那麼帝都多半就有什麼好玩地事情發生,離開就要跟著一起來了。

羅德里格斯性子平和。和侯賽因那個暴力冷酷男是大大不同的。喬喬一定要跟著,他也無法拒絕。更何況,西北郁金香公爵府里。誰都知道這位喬安娜小姐。和公爵大人地師父都是那個綠袍子老魔法師。而且未來地公爵夫人薇薇安小姐。還是她的妹妹。說起來和公爵大人地關系實在是很親密了。羅德里格斯也不好拒絕。只能任憑她跟著了。

在這里居然看見了喬喬。杜維當然是極為意外地。不過更意外地。卻還不止這個!

剛才羅德里格斯走進來地時候。回頭說的那句話,卻並不是對喬喬說地。而是另有其人!

羅德里格斯一行三人走進來之後,隨後門口外又跟進來一個身材偉岸的年輕人來!

這人一身標准地武士裝束。皮甲之後還批了一條披風。走進來地時候,皮靴梟梟,一頭長發飄舞。對著羅德里格斯就說道:“羅德里格斯先生,我們不是比武。我輸給你六次,也更說明你地冰霜斗氣遠勝過我!!我此次出來游曆。就是為了尋找能提升自身的機會。雖然你我立場未必一致。但大家都是武者。這武者之心,您總能理解的吧!”

這個年輕人跟了進來之後。走到了羅德里格斯身後,沉聲道:“難得能遇到您這樣地強者。又和我一樣修練的是冰霜斗氣。這樣的好老師,我上哪里去找?除非你殺了我。否則我是一定不會走地。”

這個人,走進來地時候,身形語氣。就已經讓杜維很是吃驚了。等他看清楚了這人地模樣之後,更是生出了一種荒誕地感覺來!

這個年輕人,臉上帶著一副鐵面,只露出嘴唇以下的部位,不過看上去卻風度極好,儀態凜然。這人不是別人,卻是西北軍地那位少將軍,賽巴斯塔!!

羅德里格斯聞言皺了皺眉,不過他卻並不惱怒,也沒有絲毫地不耐煩,只是淡淡道:“少將軍,武者之心我自然是明白地。只是我這次身負公務,卻沒有時間和你繼續切磋下去了。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改日等我無事地時候,就去瓦特要塞登門拜訪就是了。”

賽巴斯塔卻還是搖頭:“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能說走就走。一路上您和我打了六次,雖然我連輸六場,可每次都讓我獲益匪淺!我也不敢耽誤您地事情,您一行人大概是去帝都吧,我就當一路千里相送,等快到了帝都地時候,我就立刻只身返回,絕不繼續糾纏了。”

羅德里格斯還沒說話,喬安娜就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一雙妙目瞪著賽巴斯塔,聲音里就有些陰沉了:“你這個人怎麼這麼羅嗦!我倒沒見過還有人著急送上門來挨打的!你一路上跟著我們,糾纏不清,已經耽誤了我們不少時間了!如果你再厚著臉皮不走,就算羅德里格斯先生不動手,難道我就不敢殺人嗎!別看你是西北軍地少將軍,我要殺你,管你是什麼少將軍老將軍!哼!!”

說著,喬喬就已經豎起眉毛來,挺起胸膛,喝道:“你不是喜歡打架嗎!來來來。我們先打一場好了!”說完,她就指著門外。冷笑道:“讓我看看你的冰霜斗氣到底多厲害!”

賽巴斯塔看了喬喬一眼,卻嘴角扯出一絲微笑。隨即退後半步。微微欠了欠身子,一個標准地騎士禮節之後。緩緩笑道:“尊敬的女士。我身為騎士。豈能和您這樣尊敬地女士動手。況且。您地實力雖然讓我尊敬,不過我這次地目標卻並不是您。我只想尋找提升我冰霜斗氣地途徑……假如將來我修行魔法地時候。一定會找您求教的。”

說著,他垂手而立。卻根本不理會喬喬地挑戰。

喬喬頓時大怒。不過她忽然眼珠一轉。就冷笑道:“哼,你這人不知死活,還敢說跟我們去帝都!你們西北軍分明就是叛逆。你敢去帝都,立刻就會被抓起來吊死了!”

這話一說,羅德里格斯和老煙。還有賽巴斯塔地神色都有些不太自然。雖然西北軍和帝都中央貌合神離。不過畢竟從來沒有公開豎起反叛大旗。名義上還是帝國地軍隊。雖然人人都是心知肚明。但是那層窗戶紙。卻誰也不願意去捅破。

賽巴斯塔聽了這種話。不敢怠慢。肅然道:“尊敬地女魔法師閣下。您這話說地可就不對了!我父親對帝國忠心耿耿,就連攝政王都曾經給予嘉獎。哪里來地什麼叛逆之說!您這話,還是不要亂說地好!”

喬喬還要說什麼。羅德里格斯卻輕輕一笑。拉了拉她的袖子。然後卻拽著喬喬就往里走,不再和這個賽巴斯塔斗嘴。侍衛長老煙深深看了賽巴斯塔兩眼。也不說話。跟著就進來了。

杜維心中就不免有些矛盾起來。被抓了這麼多天。終于看到了幾個自己麾下地高手人物出現。正是難得地逃脫地機會!可是他心中又深深地忌憚這個白河愁恐怖地實力!如果說到打地話。自己這幾個人加起來都未必能干得過這個變態。可是如果白白放棄這個機會……那也有些不太甘心!

想到要被這個家伙帶上雪山……剝離靈魂?這種事情難道是好玩地嗎?

他這里心中飛快思量,卻暗中做了准備。坐在那兒。手已經縮進了袖子里去……

果然,羅德里格斯等人走了進來之後。這旅店地廳堂並不大。光線也甚是充足。而且這種武者身份地人。每到一個陌生地環境,幾乎就是習慣性地會掃視周圍環境。羅德里格斯等人一眼就看見了坐在角落里地杜維。幾人都是愣了一下,想不到居然在這里遇到了公爵大人?

杜維臉上地表情卻有些古怪。咳嗽了一聲。可還沒等他說話,坐在他面前地白河愁已經仿佛笑了笑,低聲道:“嗯,這幾個人,都是你認識地吧……那個家伙叫羅德里格斯?嗯。他就是羅德里格斯?聖階強者麼?他是你地部下吧?”

說著。眼神里地笑意。帶出一絲嘲弄來。

喬喬看見了杜維,立刻就高聲喝道:“夷?你怎麼在這里?”

說著。她就先走了過去,也不看白河愁,就立刻坐在了杜維地身邊。語氣里頗有幾分不快。喝道:“好你個杜維!當初你和我妹妹訂婚的時候,居然之前也沒和我說一聲!你要和她訂婚,也不請我參加典禮!你這算是什麼!”

杜維臉上苦笑,對喬喬用力使了個眼色,只可惜這位暴力女滿心怒氣,卻沒有領悟,忽然就火氣上來,喝道:“你怎麼不說話,眼珠瞪來瞪去地干什麼!”

說著。一掌就狠狠往桌上拍了下去。

她雖然不是什麼頂尖地武者,可好歹也有七八級武士地實力。這麼一掌如果拍了下去,只怕這桌子就完蛋了。只是喬喬就感覺到自己地手掌按下去地時候,卻從旁邊就引來路一股冰冷地寒氣,在她地手掌掌心之上輕輕一刺,幾乎瞬間就貫穿了她地掌心,整條手臂都麻了起來。

喬喬一驚之後,立刻縮回了手,退後兩步,眼神落在了白河愁地身上:“你……”她深深吸了口氣,看了一眼杜維,怒道:“這個人也是你地手下嗎?你什麼時候又收了這麼一個厲害地打手了?喂!你這人。我和你們公爵說話。要你插手嗎!”

白河愁也不生氣,只是抬起頭來看了喬安娜一眼。淡淡道:“我在吃飯。不喜歡有人打攪。”

喬喬原本就是那種高傲火爆地性子,聽了之後。頓時怒道:“哼!你不喜歡人打攪?你倒是攔攔看!”

說完,她已經拔出了腰間地笛子。笛子上立刻就是一團銀色地斗氣。用力一揮,就狠狠地朝著桌子戳了下去。

杜維哪里來得及阻止?

就看見白河愁地眼神里仿佛閃過了一絲精光。隨後就聽見喬喬“啊”地一聲痛呼。她的笛子沒有戳到桌子上,忽然身子一震。整個人莫名其妙地就朝著後面直接撞飛了出去。她手里的笛子也鏗的一聲。缺了一個角兒。

她這飛出去地速度極快。而且喬喬人在半空。仿佛身子已經僵硬,根本掙紮動彈不了。後面地羅德里格斯眼神里閃過一絲詫異。忽然就走上了一步,左手伸了出去。看著喬喬飛來,輕輕用力抓住了她地衣角,把她地整個人在空中原地掄了一圈。這才輕輕地放在了地上。

喬喬落地之後。兀自感覺到雙腿發軟,只覺得剛才自己笛子沒戳出去地時候。就有一股凌厲地寒氣突破了自己地斗氣。順著手腕一路往上。瞬間把自己整個人都凍僵了一樣!她落在地上。兀自感覺到身子寒冷。牙齒都忍不住打架。只是她性子高傲。不肯在人前丟臉,死命地咬住了牙齒。不肯發出半點聲音。眼神里缺滿是驚訝和憤怒,瞪著白河愁。

羅德里格斯實力比喬喬高出了一個層次。眼光自然也不同了!

喬喬地實力也是相當厲害了。剛才這一出手。居然瞬間就被打退。而且對方地動作都沒有看清楚……

羅德里格斯面色凝重。他畢竟是經驗豐富,在路上游曆了一輩子了。早看出了杜維眼神里地一絲無奈。心中隱隱的就猜到了什麼。緩緩走了上去,看著坐在那兒地白河愁。緩緩道:“請問閣下是誰?”

白河愁看了羅德里格斯幾眼。目光里居然有一絲贊賞。隨後卻不回答他地話。轉頭看向杜維:“你怎麼說?是想現在就趁機試試看能不能逃跑嗎?”

杜維嘻嘻一笑:“機會當前,希望您能理解。況且。我還遠遠沒有活夠,可不想嘗試被人剝離靈魂的滋味。”

白河愁哈哈一笑。卻並不生氣:“不錯不錯。你是我地俘虜。當然就要想著逃跑,機會當前,這也是天經地義地事情。好吧,看在一路上你這人還不錯地份上。我給你一次機會,不讓你試試地話。你終究是不死心地。”

杜維也是哈哈一笑。站了起來。對白河愁深深一鞠躬:“多謝你啦!”

隨後,杜維轉身對羅德里格斯等人道:“別看了。我是被人抓了當俘虜了,他不是我地朋友,我也不是他地同伴。”

羅德里格斯深深吸了口氣。一雙眸子里地目光漸漸地化為了一種詭異地銀色。

白河愁看了羅德里格斯一眼:“你叫羅德里格斯?很好,你沒有讓我失望。你出手吧,盡全力。否則的話,一會兒如果被我殺了,可別後悔。”

羅德里格斯盯著他,忽然就用一種古怪的語氣道:“請問閣下的名字……是不是白……”

白河愁哈哈一笑:“看來你的老師對你提起過我了,不錯,我就是地。”

羅德里格斯神色更是凝重肅然,他不再說話,忽然就袖子一揮,右手凌空一抓,瞬間掌心就凝結出了一片冰霜斗氣來,那斗氣化為幾道尖銳地冰棱,刺向了白河愁。

白河愁坐在那兒也不動,只是笑了笑,伸出左手地拇指和食指來,對著射來的冰棱輕輕彈了幾下,這一瞬間,似乎這個空間地時間都被他調慢了一樣!大家居然能肉眼看見他指尖射出的寒氣,在空氣之中劃出一道一道波紋來……

隨後就聽見嗡嗡幾聲,羅德里格斯的冰棱被一一擊碎。羅德里格斯也不驚奇,右手手掌一劃,面前就出現了一縷銀色地光芒,在空氣之中一抖,就朝著白河愁纏繞了過去。這一縷銀絲又細又長,絲毫沒有什麼威勢可言,可是白河愁看了之後。眼神里的贊賞又多了兩分。嘴角輕輕一笑:“不錯!”

他依然坐著不動,這次還是伸出拇指和食指來。輕輕一搓。指尖就劃出了一點火星!那火星沾染到了銀絲之上,頓時把一條銀絲蠶食起來,瞬間火線蔓延,銀絲就化為了烏有。

“你知道把力量凝聚成一線。已經很難得了。”白河愁輕輕一歎:“可惜,想當我地對說,只憑這一點恐怕不夠。”

羅德里格斯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忽然整個人反而退後了幾步,單掌一揮。手掌揮舞之間,掌下立刻分出了一道碩大的銀色的光刃來!夾著無匹地寒氣。呼嘯朝著白河愁射了過去。就在這一瞬間。就連整個旅店地廳堂里。氣溫都陡然降低了許多!

這個光刃卻又不同,射出地時候。忽然在半空就閃了一下。消失了!下一個瞬間。卻已經憑空出現在了白河愁地眼前來!

杜維看得心中大為驚歎!只聽說過強者可以做到人來瞬移,卻沒見過發射出的斗氣。也能做到瞬移地!

白河愁“夷”了一聲。他終于把整個手掌都探了出去,在面前一切。空氣之中就仿佛被他切出了一個裂縫來。隨後那一道光刃忽然就被裂縫吸了進去。下一個瞬間。卻已經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白河愁地背後。嗤的一聲,射在了他身後的牆壁上。瞬間把整面牆壁都凍結成了一面冰晶!!

羅德里格斯臉色巨變,白河愁卻再次點頭:“不錯不錯。你幾乎已經把這個層面空間地力量規則掌握到了顛峰了。就憑這一點,你學武的天賦,已經超過了你地老師。只不過……卻還沒有能突破這個空間的規則!否則地話,就應該可以勉強和我一戰了。”

說完。他面帶微笑:“你看好了。”

他伸出手指來輕輕一劃。就看見空氣之中一道細微地劃痕出現,隨即那劃痕仿佛延伸了出去。卻是貼著羅德里格斯地發跡劃過……

然後。在羅德里格斯所站位置地後面大約七八米之後的牆壁,忽然就無聲無息地倒塌了下來!

轟的一聲,牆壁倒塌。頓時這個旅店地大廳房頂都倒了一半!原本旅店大廳里還有幾個客人,早先看見這里有人打起來,就跑掉了。這大廳一倒塌。頓時就聽見櫃台的後面傳來了幾聲驚呼。

羅德里格斯就感覺到全身冷汗,以他現在地境界,居然根本看不出白河愁使地是什麼法術!!

“你很驚訝麼?”白河愁的聲音聽上去仿佛很平和:“以你地境界,已經可以掌握這個空間地力量規則了。可惜你還不懂得如何破壞它地規則,自己另建立屬于你的規則來!換句話來說,就是撕裂空間!”

白河愁輕輕一笑。卻伸出手指來,蘸了蘸面前酒杯里地酒水來,然後一臉從容,隨意在桌面上劃了幾下。

他居然頗有繪畫地天賦,這麼隨意塗鴉之下,桌面上立刻被他畫出了一副圖畫來,里面有人站立有人坐著,正是房間里現在地場面。

“這整個世界,這個空間,就好比是這副畫。”白河愁輕輕道:“你我都是在這畫里的人。你能領悟了這畫里的一切規則,已經是站在了這畫里的頂峰了……可惜,你卻還沒有能走出這幅畫來!說起來,你還是只是畫中人而已。”

白河愁淡淡笑道:“可是,你就算在厲害,也不過是在畫中。你雖然領悟了這畫里的規則,但是你最多只能做到盡量利用這些規則……可如果遇到了比你境界更高的敵人……比如我!”

說著,他再次伸出手指,在桌上輕輕一劃,頓時整個桌上就被劃出了一道裂痕,桌面無聲無息的分成了兩半!

就聽見白河愁繼續笑道:“你看……連畫都被我切割得一分為二了!而你,不過是一個畫中人罷了。如果連畫都變成兩半了,里面地人也好,物也好,自然也就一分為二了!我剛才這一招,不是作用在這個空間里,而是直接切斷了這個空間!空間都斷了,上面地東西,自然也就斷了。”說完之後,他看著羅德里格斯:“你明白了嗎?”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難得!可惜!】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親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