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破畫】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破畫】


光明神殿現任教宗保羅十六世筆下,顯身于冷泉關前。

他就這麼一人而來,身著素袍,擋住了白河愁,這大陸第一強者的去路!

白河愁臉色越發平靜,而眼神里的狂熱和興奮,卻反而悅來越濃厚起來。杜維距離他最近,居然就能感覺到白河愁身上勃發而出的那種讓人熱血沸騰的戰意來!

這怪物實在是恐怖,居然只是自然而發的戰意,居然都已經強大到了猶如實質!連站在他身邊的杜維,被這戰意籠罩,也不由自主的全身興奮的激動了起來。

“你是神殿之主,無視大雪山之王。大家信仰不同,你在這里攔住我,想來是要和我比試一下了。”白河愁說到這里,看著教宗。

保羅十六世輕輕歎息:“我在神殿之中,聽說了你路上傷我教徒的事情。我那審判長雖然有些讓我不喜,不過他的實力實在是已經堪比八級魔法師了。我聽他們回來描述,仔細想了你的裝束,這世界上除了大雪山的來人之外,也實在想不到別人了。巫王陛下,我一副老骨頭,可經不起你的折騰。不過這羅蘭大陸在神的光芒之下,我身為神在人間的仆人,就不能允許有人褻瀆神靈的光芒。可惜我神殿之中人才凋零,除非我親自趕來,否則的話,連一個能為我分憂的人都沒有拉……”

說著,教宗輕輕咳嗽了兩聲,不住歎氣。

兩人就此不再說話,而杜維在後面。忽然心里就一沉。一股莫名的強大壓力。忽然就籠罩在了身上!他實力不夠,在當世兩大強者對持的地方,站得太近,雙方雖然都沒有針對他。但是各自強大的氣勢已經隱隱散發出來。在空氣之中無形的比拼,而杜維站得太近。受到波及,就感覺到自己雖然是站在地上,可心里的意識。卻忽然就仿佛墜入了無邊的海洋。周圍俱是驚濤駭浪,無數亂流激蕩席卷,杜維自己的一縷神念,就好像是海嘯之中的一條小舟,隨時都有覆滅的危險!

他臉色越發的慘白起來,苦不堪言,不得已只能拼命催動自己的精神力來支撐,忽然就口鼻之中無聲無息的流出鮮血來。身子一軟,就感覺到眼睛里發黑。腦中隱隱刺疼,居然已經到了極限了!

杜維心中駭然,他知道自己現在絕對不能暈過去!一旦暈過去,自己的精神力就完全失守了,到時候自己的一縷神念不再受到自己的控制。在兩大高手的擠壓之下,頓時就會被卷入兩人對決的風暴之中,就此被切斷!縱然自己以後醒來,也會變成一個毫無意識的白癡了!!

杜維心中雖然明白。可任憑冷汗直流,全身內衣都濕透了,可感覺到意識里的精神風暴卻越發的洶湧起來,自己的一縷神念越拉越長。隱隱的就有失控的危險!

就在這時候。忽然杜維就感覺到身子一激。一股寒氣襲來,立刻全身猶如凍僵了一樣。只不過自己的精神力卻頓時一松,腦海里那些精神風暴的幻覺頓時消失,一縷清明重新回到心里。

耳朵里就聽見白河愁的冷笑聲:“不知死活的小子,我和教宗的試探對比,也是你現在的境界能窺探的?老老實實的待著,不要再試圖用你那點可憐的精神力來窺探我們的戰斗了。”

說完。杜維就感覺到身子離開了地面,飄飄蕩蕩就飛了出去,人在半空,忽然就感覺到心中異常煩悶惡心。張嘴吐了口血出來。卻頓時感到胸中一陣輕松,對精神力的掌控,終于全部回到了自己的手里了!

他知道是白河愁在自己即將崩潰的邊緣,拉回了自己,心中不由得對這個凶人生出了一絲感激來。白河愁的聲音卻再次傳來:“你不用謝我,你如果死不死我不關心,我關心的是我那頭寵物!你如果死了。那和你簽了靈魂契約的寵物也就死了。”

杜維落在地上的時候,已經飛出了百米之外,一屁股坐在地上之後,只覺得身子酸軟,一絲力氣都沒有了。

剛才雖然只是那麼片刻之間,杜維卻知道自己在鬼門關前不知道走了幾個來回。兩大強者暗中用精神力互相試探對方,無形的比拼,就好比兩頭怪獸互相撞擊,自己一只小小螞蟻夾在中間,一個不留神,就是粉身碎骨了!

白河愁一手把杜維遠遠的送到了後面,這才轉頭看著遠處的教宗,冷笑道:“好一個教宗陛下。這個小子也是你們羅蘭人的公爵,你剛才出手的時候。就絲毫不怕殺了他嗎?”

保羅十六世淡淡一笑:“面對巫王陛下。我如果留了一分手,恐怕就完了。”

“哼。”好、白河愁冷哼一聲,然後邁出左腳,就往前踏了一步……

就這一步踏出,頓時,異象頓生!!

教宗歎了口氣,口中念道:“神說,我允許黑暗的存在,但是黑暗將永遠不得凌駕于光明之上。否則。比招來我的淨化……”

他這一句話似乎是低聲自語一樣,可偏偏一字一字,落在杜維的耳朵里,猶如重錘!到了最後,居然仿佛是一字千鈞,一股無形的聲浪席卷而來!

白河愁和教宗之間距離原本不過區區兩百米左右,此刻這兩百米的路上,忽然肉眼就能看到一道一道怪異的聲浪撲面而來,就好似大海狂濤!!

白河愁面色凝重。卻兩手負在身後,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教宗的這一句話。每一字之中都蘊含了極強的聖力,化作十幾道聲浪狂濤。在兩人之間這兩百米的道路上澎湃。白河愁更是極強,他也不出售抵擋,就純粹這麼一步邁入了這聲浪之中,眼看第一波聲浪狠狠的撞在他的身上,白河愁全身的白色袍子頓時鼓脹起來,隨後就聽見嗤嗤幾聲……

幾縷銀色的光芒在白河愁的身邊周圍空氣之中徒然閃現出來。這幾縷銀光猶如皎潔月光一樣清寒,卻銳利無匹。那第一波聲浪,在距離白河愁身子還有咫尺的時候。理科就被這幾絲銳利的眼光切割成了碎片!

白河愁一步踏出,就絕對停頓!教宗用咒語劃出的十幾道光撲面而來,前赴後繼。白河愁卻站在狂濤之中。身子周圍的那幾縷銀光,正是他用銳利無匹的冰霜斗氣!

只是越到後面,聲浪的呼嘯越猛烈,白河愁壓力漸漸增大,步伐就漸漸緩慢下來。可是任憑他如何緩慢。卻始終一步一步走向教宗,絕沒有停頓!

教宗臉色凝重,忽然就遙遙對這白河愁伸出手指這麼一點。口中吟唱教典里的精義句子。緩緩喝道:“若是朝拜我,將見我憐憫。若是蔑視我,將遭我懲罰!”

這麼手指一點,無聲無息之中,兩人中間這段距離,忽然就產生了異變!兩人之間的距離徒然無限延長起來。周圍的荒野也頓時全部不見了,除了腳下的道路之外。其余的地方,全部變成了一片虛空的空間!!

眼看白河愁和教宗之間就已經只剩下百米的距離了。可教宗這法術施展出來。頓時道路似乎無限延長,變得遙不可及!

這法術才是神術里真正的絕招!教宗以他的聖階的無上法力,改變了時空里的規則,使得這短短的百米之遙,就變得猶如天淵!!

白河愁停下了腳步,站在這中間,看著前面的教宗,忽然皺起了眉來。往前走了幾步。這次卻毫無任何阻礙了。只不過白河愁快走了幾步,抬頭看去。那教宗依然絲毫是站在那兒,兩人的距離絲毫沒有被拉近!

白河愁忽然又目光一閃動,卻不進反退,連連退後了十七八步。再抬頭看他教宗。依然兩人的距離似乎還是沒絲毫改變,也沒有被拉遠。

白河愁終于笑了笑:“有趣有趣,想不到今天我又遇到了你這位聖階,對規則的領悟,又有不同!”

教宗的這個法術,正是利用空間規則做出了篡改。使得在兩人之間的這段距離里,白河愁無論是前進還是後退,都無法改變兩人之間的距離分毫!!別人一步邁過,大約都是半米左右。可保羅十六世修改了這世間規則之後,任憑白河愁如何邁步,如何前進或者後退。卻就被束縛在了原地!他前進或者後退。在這空間里,卻根本是原地踏步!

這不是什麼低級的障眼法,更不是利用什麼幻覺來迷惑人的勾當,而是真真正正的改變了這時空的規則!!

杜維坐在遠處,看著兩人斗法,心中忽然也有所觸動。

他仔細想起了自己已經看到了幾場聖階強者對決的差別。步入了聖階,力量就再也不局限于普通境界了,聖階強者,不在局限于追求力量的大小強弱。已經從追求“量”而上升到了追求“質”!

規則,才是聖階強者強于普通人的根本所在!

在現在看來,杜維見到的幾個和白河愁對手的聖階強者之中。

羅德里格斯的擅長是他領悟了空間的規則,並且可以充分利用到絲絲毫毫!使得他在面對普通對手的時候,以對空間力量規則的領悟。立于不敗之地。所以,羅德里格斯的聖階,是建立在“利用”規則!

而教宗,看來則比羅德里格斯要高了一個層面了。他不僅參悟了規則。甚至可以對空間規則做出竄改!比如這改變兩人之間的時空規則,使得白河愁被束縛在當中。無法前進後後退一步……如果白河愁無法破解的話,就算他在里面前進跑上一百年,也絕對別想走到教宗的面前!

所以,教宗以聖階力量。是建立在“修改”規則上!

那麼白河愁呢……

剛想到這里,忽然就聽見場中白河愁傳來一聲輕笑。

他不再做徒勞的前進或者後退,而是眯起了眼睛來,仔細的用心感受什麼,終于歎了口氣,用一種由衷的稱贊的語氣道:“別出心裁!別出心裁!教宗陛下,你今天可真讓我很驚喜啊。”

教宗微微頷首,蒼老的臉龐上頗有幾分疲憊,枯瘦的手臂,舉得似乎也有些吃力,就連那一根遙遙點向白河愁的手指。似乎指尖也在微微顫抖。不過聽了白河愁的他,也是溫和一笑:“巫王陛下客氣了,我只怕竭盡全力,也不是您的對手呢。”

白河愁沉思了會兒,道:“你既然沒讓我失望,我又怎麼能讓你失望呢?”

雖然,他哈哈一笑:“你能改變規則,的確實力讓我驚歎……不過可惜,你依然還是……”

說道這里,他仿佛頓了頓。然後低聲繼續說了下去:

“……畫!中!人!”

驟然指尖,千道萬道銀光從白河愁周身激蕩射了出來,猶如銀蛇亂舞一般!原本他身子周圍的那些虛空混沌,在菏澤萬道冰霜斗氣的疾射之中,瞬間就被迫開了無數個細微的口子來!那虛空一旦破碎,頓時惹得空間之中氣流風暴湧起來!

白河愁立在那風暴之中。面露微笑,忽然就高高舉起自己的右手來,隨著他的一聲低吟……”

呼嘯聲之中,一道亮得刺眼的寒光從他手掌之下迸發而出,光芒耀眼之極,那凌厲的斗氣,仿佛可以摧殘任何可以抵擋在前面的事物。直掃向大地,猶如天降寒雪,無邊無際!

沒有天動地搖。沒有飛沙走石。可是就這一匹無敵的冰霜斗氣斬落之後,保羅十六世竭力扭轉的這個空間的規則……

不,是整個空間,在這斗氣之下,被一分為二!

白河愁輕輕往前買了一小步,就從這被斬開的空間裂縫里走了出來,頓時周圍一切幻象小時,什麼虛空混沌,都化為了烏有!

再看去,那天依然是天,地依然是地,路依然是路!

而保羅十六世。就在十步之遙了!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親臨!!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 【風云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