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 【風云亂!】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 【風云亂!】


北方,冰封森林。

冰雪漫天之中,又正是冬天,今年冰封森林的風雪格外的苦人。

那林子里的雪地,偶爾一腳踩上,就幾乎直接沒到了大腿根部。

拜因里希帶著他的三十名雪狼傭兵,在林子里緩緩的前進著。縱然每個傭兵都已經在腳底板上綁上了兩塊寬寬薄薄的木板,以便在雪地里行走。可這樣見鬼的天氣里,就連那些魔獸仿佛都經受不住這樣的嚴寒,很少出來活動了。

整整九天時間,居然都沒有什麼收獲。這次的獵捕,讓拜因里希團長心中極為不滿意,此外,看著今天這怪異的天氣,也讓拜因里希的心里生出了一股隱隱的不安來。

再次來到了冰封森林里大圓湖的南岸了。命令手下的傭兵們紮營之後,拜因里希獨自坐在湖畔的一塊冰岩之上,靜靜的遠眺著大圓湖的北方……

回想起當年,和郁金香公爵大人在這林子里初遇到,大家在這大圓湖邊露宿的時候,還經曆了一場危險的變故。也就是那次之後,雪狼傭兵團才和郁金香公爵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而那位郁金香公爵……

拜因里希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股敬義來。那個神奇的年輕人,他居然能到了大圓湖的北邊去……

身為雪狼傭兵團的團長,拜因里希身體里流淌的都是冒險的血液!他這一生之中最大地願望,就是有朝一日能走到大圓湖地北方去看看。

身為冒險者,如果安靜的老死在床上,那簡直就是恥辱!一個冒險者的最好的宿命。就是死在一生之中最後一次冒險的征途之上!

拜因里希不禁出了會兒神。然後又回頭看了看傭兵小伙子們地工作。他輕輕歎了口氣。

可惜……自己還要帶領這些兄弟同伴們繼續打拼,如果他只是孑然一生,毫無牽掛地話,那麼他早就帶著劍和行囊,一路北去了。可現在……雪狼傭兵團。卻不能缺少一個經驗豐富並且威望出眾的領袖。

距離杜維上次和雪狼傭兵們在冰封森林相遇。已經過去了兩年。這兩年里,雪狼傭兵里換了不少新面孔,有一些勇敢的冒險者。死在了征途之上,拜因里希甚至能清楚地記得每一個被他自己親手埋葬的部下地臉孔。而有一些老人。則因為身體漸漸衰老。無法繼續進行傭兵生涯而退出了這個行列——比如。那個曾經受到大家愛戴地老伙夫。獨眼龍。在三個月之前,就已經去了西北德薩行省,郁金香公爵地部下,得了一個悠閑地工作。安心養老了。

歲月摧人……自己卻還要肩負這傭兵團那麼多兄弟的命運。這擔子壓在自己身上,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有機會去完成屬于自己的冒險之夢……

他這里想的出神。後面岸邊地空地上。小伙子們已經掃開了積雪。還升起了火堆來……

正是一片熱火朝天地場面,可就在這時候……

陡然之間。拜因里希就感覺到腦子里忽然就是一片眩暈!

隨即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見仿佛周圍四面八方同時傳來嗡嗡的轟鳴聲!那聲音好似雷鳴,可偏偏這雷聲卻並不是從天而降!

下一個瞬間,大地猛然劇烈地顫抖了起來,拜因里希一個踉蹌就從這塊冰岩之上掉了下來,落在雪地里,就感覺到身子下面,整個大地都在顫抖,撕裂!

轟鳴聲連綿不絕,所有人都站立不穩,東倒西歪,隨後就聽見吱吱咔咔地聲音,周圍湖邊地那些樹木,有些也在這地震之中轟然斷裂,齊根倒塌!更有地在顫抖之中,連根拔起!

湖面之上的冰層也是發出了爆裂地聲音,冰屑紛飛,那厚實的冰層也轟然倒塌!!

這劇烈的晃動之中,拜因里希只覺得一顆心在狂跳,恨不得大聲叫喊出來,可偏偏仿佛被扼住了喉嚨一樣,半點聲音也是發不出來!

過了良久,仿佛是經過了一個世界毀滅一般的時間之後,這劇烈的震動才終于平息,那些雪狼傭兵們大多數都伏在地上,人人都是面無人色,帳篷早已經全部倒塌,就連雪地之上,地面振蕩之後,出現了數道深深的裂縫來!!那每一道裂縫都似乎身不見地,下面也不知道是多深的冰岩縫隙!

幸運的是,卻沒有一個雪狼傭兵掉進去。

拜因里希勉強爬了起來,吃驚的看著四周,張嘴吐掉了落在口中的冰雪,神色緊張,大聲叫道:“有人受傷嗎!活著的人都叫一聲!”

傭兵們紛紛開口回應,拜因里希仔細數了數人,發現沒有什麼損傷,心里才安了大半。

只是這天地忽然發威,這樣的動靜,這樣的奇異場面,對這個世界的人來說當但是心中畏懼的。就連勇敢的雪狼傭兵們,在這天地面前,也是心中惴惴。他們縱然敢面對最凶猛的魔獸,可是面對天地的未測之威,也還是怕的。

驚魂未定,大家才站立起來,手勢殘局,說起剛才這奇怪的事情,就連經驗豐富的拜因里希團長也說不出什麼門道來。七手八腳的重新紮了帳篷之後,拜因里希團長臉色陰沉,做出了決定:“咱們在這里只住一個晚上,明天一早就立刻回去了!”

手下有人就叫道:“團長,這次大家出來,辛苦了這麼多天,卻什麼收獲都沒有,這麼回去,也太讓人窩囊了。”

拜因里希一臉堅決:“不,我已經決定了!這次出來,一路上我總覺得事情邪門得很!就算是冬天,那些魔獸也不會憑空都消失了,一頭都找不到!更何況,剛才得場面大家都看到了。鬼才知道是怎麼回事。為了大家得安全。甯可空手而回!”

他是團長,既然做出了決定,大家也就不說什麼。

眾人一起努力,重新生火,准備吃食。可不到片刻之後。忽然,拜因里希陡然站了起來,一臉驚恐的看著北方……

這大圓湖的北方。就聽見遠處嗚嗚的不知道傳來多少魔獸呼號吼叫的聲音!尖銳蕩。還夾雜了大地的轟鳴。也不知道有多少東西急速奔跑而來……

就聽見身後一個坐在大樹上負責警惕遠方的傭兵指著北方。氣急敗壞地對著拜因里希大聲叫道:“團長!快!快!快看!!!”

拜因里希飛速地跑了過去。跳上了一塊岩石往北看去。這一看,不由得臉色瞬間慘白如雪,再也沒有一絲血色!!

那北方,沿著大圓湖的湖畔的雪地,遠處地平線之上泛起滾滾雪塵。後面則是密密麻麻。不知道有數百上千頭魔獸呼嘯奔走而來!!!!

什麼冰雪巨熊。大地巨熊。冰雪魔狼。雪岩毒鼠,邪面蜘蛛。冰系地龍……等等等等,大的大,小地小,可是卻一股腦而沖了過來,奔走之中,形成了一股洪流一樣,朝著這里飛快的奔馳而來!奔馳之中,更有不少魔獸互相踐踏碰撞,可是卻速度卻絲毫不慢……

這些魔獸都不是普通地野獸,奔跑起來聲勢更是驚人,尤其是居然還有一些罕見的大型魔獸,比如那邪面蜘蛛,通常都是生存在地下,可居然也在地面奔跑而來。

眼看這股洪流逼近,眾多傭兵人人都是面無人色,更有人已經腦子一片茫然,呆在了那兒。

拜因里希團長看了也是心中頓時一片空白……

這麼多魔獸朝著自己這區區幾十個人重來……以雪狼傭兵團地本事,面對一兩頭中級魔獸,或許還有機會贏。可……可面對這麼成百上千地魔獸洪流奔來,別說打了,一個照面就會被這洪流吞噬掉!

此刻他心中陡然就喪失了一切希望,原本還想高聲呼喝手下拿起武器防禦,可現在看來,連這喊話都省略了。

“大家……大家……”拜因里希咬牙大聲喝道:“大家快快圍攏在一起,就地找高處躲避……快上樹吧!”

那魔獸的洪流片刻就到了眼前,眾多傭兵在這洪流之中固然是心中驚駭絕望,可經驗豐富地拜因里希,卻忽然心里一跳,發現了一個細微之處!

自己這些人在害怕。可這些魔獸,卻仿佛更加驚恐慌張!這麼多種類各異地魔獸奔走在一起,甚至有不少互相之間都是天敵地關系,此刻也都毫不顧及了,只是奔走之中偶爾沖撞,也毫不沖突,顯得仿佛更加比自己這些人類驚慌十倍!

猶如一道洪流穿過面前,當魔獸洪流到了眼前,拜因里希不由得閉上了眼睛,明知道無可抗衡,他也就失去了最後一絲指望。

耳邊就聽見咆哮聲不絕,那些魔獸飛地飛,跑地跑,爬的爬,跳得跳,擁擁擠擠,碰碰撞撞,仿佛受驚了的羊群一樣,飛也似的朝著林子的南方一路奔命去了,它們逃得匆忙,卻仿佛對這幾十個傭兵,毫無任何興趣,連看都不看這些驚恐地人類,就一頭朝著南方奔走而去……

等拜因里希團長睜開眼睛地時候,魔獸洪流早已經南去了,他此刻全身冷汗,被寒風一吹,身子不由得顫抖起來,可是看著完好無損地自己,卻又生出一股劫後余生來。

這詭異地場面,在每個傭兵地心頭都留下一生難忘的痕跡!面對這樣地千百頭魔獸洪流,幾十名雪狼傭兵,居然沒有死一個人,只是有幾個倒黴的家伙跳到樹上躲避,卻被奔走的魔獸撞倒了大樹,人掉在地上摔了個輕傷而已。除此之外,那些魔獸對這些人類就連半點興趣都沒有。

拜因里希看著北方,深深吸了口氣……

北方……北方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情!!

就在杜維還在白河愁跟教宗兩大強者對決的當場發愁的時候,我們的小公爵心里還盤算著,這世界上能正面抗衡白河愁這變態狂人的,恐怕也只有那頭老龍王了。

而就在此刻,遙遠的北方,越過冰封森林和遺忘地冰原。在那極北地罪惡之地。神山之下……卻又是另外一個場面了!!

上百條巨龍張開雙翼,盤旋在天空之上,這些大型的高等生物,口中發出了憤怒而茫然的吼叫!

而神山……

不!

因為。這里,已經沒有什麼“神山”了!

原本猶如一柄利劍一樣。直插天空的,那座神靈降下地絕峰。此刻。卻已經大半倒塌,只剩下了一小截斷峰!

地面之上。無數大大小小的鐵岩密布。放眼看去。盡是一片瘡痍!而那冰原之上。大地裂紋密布。不知道出現了多少裂縫鴻溝……

這數百頭巨龍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因為就在剛才不久之前,大地忽然猛烈地振蕩起來,那振蕩的力道之強,片刻之後,山崩地裂!隨即。棲息在神山里地巨龍紛紛飛離了他們地巢穴。然後在天空之中。龍族們無奈而看著。他們的巢穴……神山。轟然倒塌!!

上百頭巨龍都在天空哀嚎,這聲音淒厲。更帶著一種歇斯底里。

而天空之中,一頭體積最為碩大地黃金色地巨龍,靜靜地浮在天空,一雙龍目死死地盯著腳下已經不存在地神山!

龍族族長,它的身據呈現出一種堪稱完美的黃金色來,可是此刻,它的內心只有憤怒!

神山!神山怎麼會倒塌!

難道……神靈已經拋棄了驕傲的龍族了?!

族人都在天空之上哀嚎……因為,龍族不僅僅失去地是它們地巢穴神山!它們遭受了一個幾乎滅頂地巨大災難!

就在剛才地瞬間山崩地裂地災難之中,神山里,龍族的巢穴之中,就有一個專門存放龍族龍蛋地地方!

隨著這神山的崩塌,巨龍大多都逃離了巢穴,可是那二十多枚龍蛋……卻全部沒有能救出來!隨著山峰的崩塌,都被埋在了廢墟之下!!!

龍族的強大,和它們的繁殖力卻恰好成了一個絕對的反比!龍族低下的繁殖力,使得每一枚龍蛋,都是極為寶貴的!可今天這滅頂之災,卻使得龍族的後裔就此斷絕!

就算現在龍族重新尋找地方棲息繁

想在弄出這麼多龍蛋來繁衍後代……沒有個百十年的恢複元氣!

“這到底……這到底……”龍族族長口中喃喃自語,滿腔的怒火,終于化為了一聲怒吼,它昂著長長的脖子,仰面對著天空,發出了一聲怒吼:“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族長!!!”

前方一條黑色的成年巨龍飛了過來,族長認得,這是族里負責境界的一頭成年黑龍,老龍眼神里滿是焦躁:“怎麼了!”

“北方……北方……”這頭黑龍低聲吼叫著,聲音里居然隱隱的有些倉惶!

混帳!偉大的龍族,驕傲的龍族,怎麼能露出如此的膽怯!北方!北方怎麼了!就算那些該死的罪民現在來犯,難道驕傲的龍族就怕了嗎!!

龍族族長一聲低吟,龍吟聲音傳遍天空,頓時,得到它召喚的所有的龍族戰士都盤旋而來,聚集在了它們領袖的身後。

“族長……北方……它們,來了!!”

神山以北,原本冰原之上,滿地都是尖銳的凌汛岩石,猶如密密麻麻的倒刺一樣密集的分布在冰原之上,這些紮根在地上的倒刺尖銳的岩石,密密麻麻,千年以來,也正是龍族神山以北,面對罪民的一個天然的屏障。

可現在……

連那雄威的神山都倒塌了!在剛才那大地的劇烈振蕩之下,這冰原之上原本視為屏障的嶙峋倒刺,大半都已經斷裂崩塌!

而再往北……

天地之間的地平線之上,隱然的出現了那麼一線黑壓壓的長線……

那黑黑的一線漸漸又遠而近,黑壓壓的,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是多少身影彙聚在了一起!

天空之上,星星點點,卻更有無數密密麻麻的輕盈的身影飛了過來。

地面之上,那黑線近了之後,終于看清了!放眼看去,黑壓壓的陣列。無邊無際,一眼都看不到邊!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十萬?

百萬?

或者更多??

咚!!

咚咚!!

咚咚咚!!!

一陣沉悶的戰鼓從北邊傳來,一個個方陣漸漸加快的速度朝著這里靠了過來!

龍族族長金色的雙瞳看去。就看見在最前面,大約有十幾個身高足足有七八米。體積絲毫不遜色于成年巨龍的巨大地怪獸。一身色泛金的皮毛。全身肌肉虯結,偉岸的身體里,不知道蘊藏了多少爆炸一樣地力量!這十幾個怪物站成一排,邁動著它們巨大的腳掌,每個怪物地身前都用粗大地樹皮繩索。掛著一面猶如一棟房子般大小地巨鼓!!一面奮力的敲著。這些怪物邁步前進。口中發出嗷嗷的吼叫,那粗大的鼻孔里噴著白氣。血紅的眼珠里滿是猙獰和戰意!!!

比蒙!!

這些該死的罪民里,獸人族飼養的比蒙巨獸?!

龍族族長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什麼時候,什麼時候這些該死的罪民獸人,已經可以重新飼養出比蒙巨獸了?!在以往曆次罪民侵犯的時候,它們從來沒有出動過這種強悍的戰爭怪物!

一頭成年的比蒙,無論是力量和凶悍,都足以媲美一頭成年的龍了!這種頂級的怪物,不是聽說早已經絕種了嗎?!

而那漫天黑壓壓的影子,飛舞而來……

每個小小的身影都那麼輕盈,身後一對薄薄的雙翼震動,每個身影比尋常的人類都要略微嬌小了幾分,它們擁有俊美的容顏,身上是用金銀樹的葉子編制成的鎧甲,還帶了各種精美的鏤空花紋。

可是這些小精靈一樣的東西,它們卻絕對不是好惹地!因為它們每人人身後都背著一柄小巧的弓箭!

和罪民抗衡了不知道千萬年的龍族才知道,那些看似美麗的小巧弓箭,卻其實是可怕的掠奪生命的武器!

“精靈族……”龍族族長喃喃道:“不對……不對!這不可能的!”

精靈族的繁殖力之低,和龍族都有一拼了!可是年幸存這漫天飛來的精靈,數量恐怕得有數萬!!

它們……它們怎麼可能有這種多數量?!

以往罪民入侵,最多不過能來上數百精靈,就已經是極為難得了!

還有那黑壓壓的,一眼都看不到邊際的大軍……

罪民……罪民怎麼可能擁有這麼龐大的軍隊?!!

遠遠的,大約在距離龍族領地還有千米之遙的時候,黑壓壓的,猶如烏云一般的罪民的大軍忽然就停住了腳步!

那站在前列的獸人族的大軍,那些牛人,馬人,虎人,熊人,狼人,一個個面色猙獰,齜牙咧嘴,手里各種武器、刀劍,狼牙棒等等,在空中揮舞著,一起發出了呐喊!

數十萬人的呐喊聲,頓時聲勢沖天!

太多了……太多了……實在太多了……

龍族族長心中越發的絕然!

罪民……這些罪民,怎麼可能出動這麼龐大的力量?它們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多人口?!!

龍族族長回頭看了看飛在自己身後的龍族戰士……一共就只有那麼不到兩百頭成年的龍戰士!

盡管心中充滿了疑惑,充滿了不信,充滿了不可思議,可龍族族長,在這一刻,沒有辜負它們“最強生物”的榮譽!

“我的孩子們,這會是我們遇到的最殘酷的一場戰爭。”龍族族長緩緩的聲音,異常低沉:“告訴我,你們怕麼?”

兩百條巨龍同時昂首咆哮起來,一時間,這龍嘯之聲,居然隱隱地蓋過了遠處的那些罪民軍團。

“很好,只要有我們龍族在這里”龍族族長驕傲的昂起頭:“就不能有一個罪惡的足跡越過神山!因為,這是我們龍族的使命!”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破畫】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三巨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