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白河愁的刀】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白河愁的刀】


十步!

僅僅就這麼十步的距離。教宗保羅十六世枯瘦的身影已經在眼前。而白河愁一斬破碎虛空之後,他只要再往前邁出十步,就可以到達教宗的面前了!

身為教宗,縱然是大陸頂尖強者,看他的樣子,如此虛弱枯瘦的身子,卻必然不擅長武技。而一個法術再強悍的人,卻都有通病,就是近戰能力相對低下。而一旦讓白河愁這種武技絕頂的人貼近了,就算你再怎麼通天的法術,只怕也沒有機會施展!

白河愁一斬破碎虛空,他的絕技“斬空虛”之下,空間頓時被他生生切割開來。教宗看著白河愁破空而出,臉色也陡然一變,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氣:“你這是什麼境界?”

“規則。”白河愁笑了笑:“就算你能改變規則……而我,卻能破除一切規則!”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又往前邁了三步。

保羅十六世的臉上仿佛一片愁苦,幽幽歎了口氣:“可惜……可惜……神憐世人,我原來千里迢迢的趕來,並不想和巫王陛下生死相拼,只是知道你來到羅蘭大陸,如果不來看看你,我心中實在會感到遺憾的。”

說到這里,他忽然又笑了笑:“巫王陛下,我們不如就此停手。怎麼樣?”

白河愁不由得一愣,他站住了腳步,上下看了教宗一眼:“你也是絕頂強者,難道也會不戰而逃嗎?”

保羅十六世緩緩搖頭:“我身為神仆。並不缺乏勇氣。只不過。我千里相送來到這里,就沒有打算和巫王陛下你生死相拼。我來到這里,只是想好好的送送你。”

“送我?”白河愁忽然哈哈一笑:“教宗陛下。我雖然是客人,可我這個客人,現在卻還不想走呢!我這一路慢慢悠悠。也實在很有趣味,這羅蘭大陸果然有意思。我說不定還要在這里多逗留個十天半月。可沒說現在就要回草原去。你來送我?可我卻還不想走呢!”

教宗微微一笑。渾濁地雙目眯了起來:“我親自來送。你怎麼好意思不走呢?”

白河愁搖頭:“我這人性子古怪,別人越是希望我做的事情,我卻越不喜歡去聽從!教宗陛下。你想逼我走的話。那麼就只能正面擊敗我一條途徑了!”

說完,他又往上邁了一步。全身陡然肅殺之氣,已經籠罩在了教宗的身上。

“可惜……可惜……”教宗依然搖頭:“我原來想和平解決。我並沒有冒犯巫王陛下地意思。只是想能在這里好言勸說,請你離開。如果能再得你一個承諾。我甚至可以代表神殿,對大雪山做出些許讓步。”

一聽這話。白河愁也心動了:“讓步?”

教宗神色肅然:“不錯。是讓步!”

白河愁目光閃動,似笑非笑。看著教宗:“堂堂光明女神地神仆。神靈在人間的代言人,不是一向視我這種異教徒為異端。恨不得除之而後快嗎?教宗陛下。你如果我和有了什麼協議,恐怕傳揚出去,對你光明神殿的名聲不好。”

教宗神色卻有些苦澀:“事情非常,不得不做!這抉擇,我不做不行!巫王陛下。只要你答應我。立刻離開羅蘭大陸,五年之內。你絕不踏出草原一步,那麼,五年之內,我可保證羅蘭帝國絕不和草原為敵。甚至……”

他忽然手里一晃,從袖子抽出了根細細常常地金色的長杖棍來,那金杖的一頭,鑲嵌了一枚圓形透明水晶。舉著這金杖。忽然就在腳下地面輕輕一劃……

金杖地頭上的水晶里迸發出一股銳利地光芒來。頓時把腳下地面地土地割破,隨著教宗地動作,地面之上,頓時出現了一道長長地痕跡來,就好像是被犁出來的一樣!

“我聖•伊戈爾•保羅十六世,以光明神殿教宗,神靈的人間仆人地名義立誓再此!”教宗一臉地肅然:“巫王陛下。只要你答應我的條件。那麼我就實現你草原人百年來的夢想!我聽說你們草原人曆來有心願。就是馬踏這冷泉關!我今天立誓再次,只要你答應了我地條件。今後羅蘭帝國和草原地邊界,就以我腳下這劃痕為邊界!往西而去,努林行省,德薩行省,都可以割讓給你們草原王庭!你大雪山的骷髏旗,可以飄揚在羅蘭大陸地西北兩省!!!”

這番話說出來,當真是石破天驚!就連白河愁聽了,都不禁變色!!

而後面的杜維,坐在老遠,忽然聽見這幾句話來,立刻就不干了!他立刻大聲叫道:“不行!絕對不行!!”

杜維掙紮著一個翻身跳了起來,指著遠處地教宗喝道:“就算你是光明神殿教宗,可神權不干涉皇權,這是帝國立國千年來地鐵律!你教宗就算地位再崇高,也無權割讓帝國領土!那西北兩省,是帝國領土,分毫也不能讓!更何況,你……你!你憑什麼有權決定這些!!”

杜維心中的怒氣,可來得比什麼都火大了!

割讓領土?德薩行省?

去你媽地蛋!!

德薩行省是老子地地盤!正牌主人我坐在這里,還沒發話,你這個糟老頭子,憑什麼兩句話就把老子的東西送給別人?!

保羅十六世看了看杜維,他渾濁地眼神射在杜維地身上,隱隱的笑了笑,然後歎了口氣:“這位是郁金香公爵閣下吧。你說的沒錯,神權不干涉皇權,是千年來的鐵律。可是……恐怕,這羅蘭帝國即將發生地變故,卻是這一千年來,都從來沒有遭遇過地變化了!境況變了。這鐵律。也就不是鐵律了。”

杜維更加惱怒:“不管如何!教宗,就算你是神殿地主宰,可你卻不是這麼大陸。這帝國的主宰!況且,那德薩行省是我領地,你憑什麼……”

保羅十六世搖頭:“這件事情。我自然會和攝政王商量,我也自然有說服他答應地把握。至于郁金香公爵你地領地……如果你願意地話。我可以請攝政王另外換給你一塊。”

說到這里。他看著白河愁:“巫王陛下。我話說到了

你還不相信我地誠意嗎?我身為神殿教宗,一生從來話。”

白河愁垂頭想了會兒。抬起頭來地時候。臉色冷凝,卻堅決地搖了搖頭,聲音不大,卻充滿了一股絕然干脆的氣勢:

“我白河愁一生,如果想要什麼東西,別人丟給我地,我卻不要!只會自己伸手來拿!!”

隨後他冷笑了一聲:“教宗陛下。你如果想讓我屈服答應你地條件,除非在這里擊敗了我……不過,如果換一個角度來說……”他眼神里殺氣一分一分地增強:“如果我在這里。親手格殺了你這位神殿教宗的話,那麼對我草原大雪山來說,所得的好處,豈不是遠遠勝過了兩個行省的土地嗎?”

他抬起了手掌,仔細的看了兩眼,眼神里有些感慨:“我這次下山東來。也看到了不少你們羅蘭人的強者。可惜,我卻一個都舍不得殺。我生平最大地希望。就是能找到一個值得我出刀的對手!而尊敬地教宗,你卻是我這次下山之後。所遇到的人里,對聖階的力量,領悟的層次最高之人!我原本不想殺你,不過……誰叫你是光明神殿的教宗呢!”

說到這里,白河愁忽然身子一頓。然後陡然雙腳在地面一點。人已經如利箭一般直直竄了出去!

原本他和教宗之間只有幾步之遙。而此刻他以絕頂強者的力量,往前一撲。幾步的距離幾乎就瞬間而到!一聲悠悠歎息之中,教宗雙臂張開,人卻無聲無息地朝後閃了出去。

此刻,兩人之間,就好像兩位聖階強者,各自利用自己地時空規則,形成了一個讓人扭曲矛盾的場面!

明明是幾步的距離,可從白河愁撲出去的那一瞬間,教宗卻也瞬間就修改了時空規則,兩人一個進,一個退,仿佛都是在飛馳,可是杜維看得心中幾乎要吐血的是,這兩人看上去卻仿佛只是凝固在了那兒,變成了雕塑一般,而實際上,如果你走了過去,膽敢侵入兩人周圍的空間,頓時就會發現,遠遠不是這樣!

空間的碰撞之下,頓時就引發了亂流,周圍又不少石子被亂流卷了飛起來,可剛剛接觸到兩人身子的周圍,在兩個孑然不同地時空規則地擠壓之下,瞬間就變成了粉末!!

有了上次地經曆,杜維不敢再強行釋放自己地精神力去窺探兩個強者對決,只是坐在遠處靜靜的觀看,牢守自己的精神力,絲毫不敢再往前半分。

終于,教宗一連布置出了十幾道時空束縛,可是白河愁手掌一揮,冰霜斗氣之下,無堅不摧,頓時把所有的一切束縛自己的規則摧破!之間他的手指尖,就會就要觸碰到了教宗的額頭了……

就在這時候,教宗地原本渾濁地雙目之中,忽然就閃現出了一種詭異地銀色來!他的兩個瞳孔,也瞬間變成了銀色!他地身子忽然就在空氣之中扭曲了一下!

白河愁立刻就感覺到對方的氣勢忽然高漲,自己已經鎖定了對方的氣機,瞬間失控,完全無法掌握對方的半點行蹤了,而教宗也利用了白河愁的這瞬間的失控,身子呼的一下,遠遠的退了出去。白河愁面色疑惑,卻不追了,反而站立在了當場。

教宗身子一閃而出,瞬間,就這麼扭了一下,卻已經出現在了幾百米之後的冷泉關的城牆之上。

“你這是什麼力量?”白河愁皺眉,眼神卻熱切了起來:“難道你隱藏了實力?剛才你躲閃的這一下,這種境界,可遠遠不是你之前所能達到的吧!”

教宗卻呼地出了口氣,抬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苦笑道:“巫王陛下,我的實力實在是遠遠不如你。不過,既然你不肯答應我的條件,那麼今天我就不得不拼著老命來,和你一戰!如果不能在這里挫敗了你,恐怕你是不會答應我的!”

說完,他忽然高高舉起了手里的金杖來,他眼睛里的銀色越發的詭異起來。深深吸了口氣……他這麼一個細微地動作,忽然就仿佛要把周圍的空氣全部吸干了一樣!

教宗站在那兒。卻仿佛站在了虛空之中,他地聲音,一個字一個字的迸發了出來……

“這世間的規則本不存在。但神靈有了意志,神地意志,就是這世間的規則!你若違逆規則,就是違逆神的意志!”

教宗高高站在城牆之上,隨著他的這一句話說出。他全身的袍子都在寒風之中飄舞。越發地顯得神秘詭異起來。

白河愁卻忽然感應到了什麼,臉色隱隱地產生了變化,忽然就大喝一聲,身子再次往前直飛了出去,這次他手掌分開,卻不再使用冰霜斗氣,兩道火焰。一左一右,朝著教宗呼嘯而去!

“神說,這世間的一起。都是我給的。我可以給予,也可以收回。”

他這輕輕的一句話,似乎只訴說了這麼一個片刻,卻又仿佛是訴說了整整一個永琚I

在這瞬間,所有世界,放眼看去。杜維只覺得時間完全凝固,他感覺到一一切都變慢。然後完全凍結!

風。凝固在空中!山,是永琚I

這世界的一切。就連光的色彩,都再也無法流淌!

白河愁人在空中,他仿佛卻已經經曆了一個世紀,縱然他再快,卻無法穿越那個規則了!因為。這個規則是——永琚I

而保羅十六世的聲音卻依然一字一字清晰地傳來……

“神說。要有光。于是這世界便有了光。”

天空之上,忽然就射下了一道燦爛的光柱來。正籠罩在了白河愁的身上!

“神說,光是好地,可以將光和暗分開。于是這世界就有了‘晝’和‘夜’。”

那籠罩在白河愁身上的光柱,忽然就分裂了開來!而白河愁,在這一瞬間,他全身所在的空間里,仿佛所有的色彩都流逝殆盡!只剩下了最最簡單枯燥的……黑和白!!

“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于是,這世間才有了‘時間’這個規則。”

白河愁身上忽然就出現了一種奇異的場面來,他全身地肌肉忽然就開始了逆轉!他的身上就仿佛在經曆者瞬間地時間退逆和前進!黑白地顏色瞬間交替來回,使得白

身子在這交替之中,陡然顫抖起來!那光明之下的身機,而黑暗之下,則瞬間開始衰老!而這黑白交替,使得他的身子在生機和衰老之間來回交替,這種痛苦,白河愁陡然發聲吼叫出來!!

“神說,這世界太單調,我將賜予這里生命……但如果違背我,我將收回生命。”

這是最後一句了!

白河愁身上的黑暗和光明終于凝結出了,而卻忽然開始了逆反倒退!

那黑白不在交替,而是緩緩的,一點一點地退去,變成了最初地樣子,那光柱地色澤一點一點地流回了天上。

光明消失了,黑暗消失了,晝消失了,夜消失了。

而白河愁卻發現,不僅僅這些束縛自己的規則消失了……而且,卻其中更有一種讓自己幾乎無法抗衡地“規則”!

當那些束縛消失退去之後,白河愁已經清晰的感覺到了,它們的退去,卻帶走了自己身體里的一點一滴的生命力!生命力的流逝,使得白河愁感覺到自己越來越虛弱,越來越虛弱……

他奮力的抬起頭來,遠遠的盯著教宗,忽然就大聲呐喊道:“你!你這力量!!這不是你的力量!!!這……這……”

他越發的虛弱下來,終于用了全部力量,吼道:“這根本就不是屬于這個世界的力量!!!!!”

而此刻,教宗卻仿佛比白河愁更加虛弱!他全身都在顫抖,原本就蒼老的臉龐之上。仿佛皺紋又在這片刻之中多了一倍!只是任憑他如何身子顫抖,而舉著那根金杖地手臂,卻穩如磐石!眼神里的那一抹銀色也越發的奇異……

杜維只覺得自己的心也在顫抖……不!

或者說,根本就無法再顫抖了!因為在這一瞬間,心跳都在震驚之中無法繼續了!

這力量……

這力量!白河愁說的沒錯,這根本已經不是人間的力量了!這根本就不是教宗地力量了!

那永琲熙W則。那世界的規則……卻已經又高出了白河愁或者教宗等人地領域!凌駕在了這一切的規則之上!

這已經不是人應該掌握地力量了!!

而顯然也絕對不是教宗本人的力量!

在這一刻,杜維忽然一陣心悸——難道!

難道……是神的力量?

他心中忽然想起了一個東西來!當初在冰封森林,白衣甘多夫對自己提到過了。那種至高無上的,超脫了人類范疇的力量!

大預言術!!!

這難道就是大預言術嗎?!

神用說出什麼。然後那件事情就會變成真的!這不是什麼魔法或者了!而是創造世界,開天辟地地本領!

也只有神的力量,那樣地曾經,才能讓白河愁這樣級別的強者都無法抗衡吧。

白河愁已經閉上了眼睛,他仿佛是在沉思,又仿佛是已經放棄了。

終于。過了良久,在那可怕的力量之下。白河愁全身的生命都似乎已經流逝殆盡,他蒼白地臉上,泛出了一片死亡之氣來,就連肌膚。都變得仿佛半透明了一樣……

然後……

然後,他居然笑了!!

杜維用力揉了揉眼睛,沒錯!白河愁,他居然真的是在笑了!!

“呵呵……呵呵……”他的笑聲似乎很是虛弱。可是卻仿佛帶著一種由衷的愉悅和歡喜,那笑聲極為真誠,絕對不帶半點地虛偽。看他的笑容,就仿佛終于達成了某種一生的心願一般!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河愁越笑越大聲,此刻他的衣角,已經開始腐蝕了。在時空的流逝之下,衣角開始偏偏的碎裂,然後在風中化為了光塵。他地身子似乎也漸漸的透明了下去,似乎隨時都要消失一樣……

“謝謝你。教宗。”白河愁虛弱的聲音里,卻帶著一種油然地感激:“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教宗勉力舉著那仿佛千均重地金杖,白河愁忽然說了這麼一句話,讓他心中立刻生出了一絲不安來。

“謝謝?”

“是的,謝謝你。”白河愁歎了口氣:“謝謝你。因為。我終于找到了我一直都在尋找的東西了。”

他忽然之間。身子在半空輕輕扭轉了一下。那非人的力量和規則,居然也壓制不住他!

“我謝謝你。是因為……”白河愁一聲低吟:“我終于找到了值得我拔刀的存在了!”

話音剛落,白河愁蒼白的手已經按在了腰間地彎刀刀柄之上,接下來,下一個瞬間……

一匹淡淡地光芒,忽然就從白河愁地腰間橫練而出,那光芒看似並不耀眼,卻仿佛水銀一般,無孔不入,瞬間就流散了出去,那刀光似乎不是“斬”,也不是“劈”,不是“砍”!

而是……蔓延!

是地,沒錯,是蔓延!杜維心中忽然想到了這麼一個詞語。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力量!那彎刀出鞘之後,力量卻並不凌厲,只是那力量,卻緩緩的蔓延出去,就仿佛是天地之中空氣地存在一樣,那麼自然而然,絲絲蔓延,摧垮一切!!

那光,那黑,那白,還有白河愁身上的束縛,瞬間就已經消失!

那原本在空中已經化為了光塵的星星點點卻重新凝結起來!白河愁殘缺的身子和衣角,就仿佛重塑一樣,擺脫了那大預言術的束縛之後,重新恢複了完好!

他身子輕輕落在了地上,遠遠的看著教宗,教宗忽然就臉色蒼白,陡然張嘴,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而他的手臂……那條握著金杖的手臂之上,衣服忽然就猶如敗絮一樣四分五裂,裸露出了一條枯瘦的手臂。而那手臂之上,無數毛孔里,滲透出了絲絲血液!

顯然,剛才那強悍絕倫地法術,也不是教宗這樣的身體能夠駕馭的!他勉力施展,自己卻也受了極大的傷害。

白河愁落在了地上。他雖然一刀之下,辟開了這幾乎殺死他的一擊,不過他的臉色卻越發地蒼白了。忽然身子顫了顫,陡然就一個踉蹌。彎刀用力拄在了地上,這才沒有倒下。

“大預言術。”白河愁笑得很虛弱,看著教宗:“你剛才差點就殺死了我。用的,一定就是傳說之中的大預言

?這力量,難道是神靈給你地嗎?否則的話。你是有這種力量的!只是可惜的很,以你現在的境界,卻不能駕馭它,否則的話,你恐怕就真的殺死我了。”

教宗支持不住,卻忽然就坐倒在了地上,就聽見“咔咔”兩聲清脆地聲音。那金杖頂端的寶石忽然就裂開了,頓時化為了碎片!

而寶石碎裂之後,里面,卻露出了一個奇異的東西來,卻仿佛是金屬打造的,叮當一聲,掉落在了地上,又骨碌骨碌滾到了城牆之下。教宗似乎勉強伸了伸手。可惜卻實在虛弱得過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個東西滾落了下去。

那東西骨碌骨碌落下,卻一路滾到了白河愁的腳下來,白河愁彎腰撿起來,看了一眼……不由得露出怪異的表情來。

教宗忽然喘息了幾聲,然後“嘿嘿嘿嘿”地笑了起來,他蒼老的聲音里。帶著無盡的嘲弄:“巫王陛下。那的確是大預言術。那力量也不是屬于這個人間的……只是,卻不是神靈賜予我的。而是來自于這件東西!”

白河愁手里的這枚東西。方方圓圓,卻是一個六角形狀的徽章!那樣式,就連杜維都是認得地。

卻是一枚造型古樸的神聖騎士徽章!

白河愁握在手里,就看見這枚徽章之上,原本就早已經布滿了各種細微的劃痕,而此刻,更是已經被幾乎一分兩半!

那最後的一到痕跡,幾乎把這枚徽章切開,這個白河愁卻是知道的,這正是剛才他自己拔刀之後,自己的彎刀造成!他雖然沒有刻意對准這枚徽章去,但是他的力量自然而發,就追述著對方大預言術力量地源泉而去!無形地一刀,卻劈在了這枚徽章之上,把這枚徽章劈裂了,對方地大預言術,自然也就破解!

白河愁臉色凝重,抬頭看了看教宗:“你是說……剛才那已經超越了人類的力量,只是來源于這麼一枚徽章??!這絕不可能!這徽章是人間地東西,就算是從前有人封存了力量在這里面,可是人間誰有這樣的實力?!能殺死我白河愁的力量,卻只是被封存在一枚小小徽章里的?!”

教宗哈哈一笑,他的嘴角流淌著鮮血,喘息道:“你……你……你翻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白河愁翻過徽章,卻看見在徽章的背面,是當初鑄造的時候,用印刻上去的,古樸的花紋形的字體。這字體線條優美而古樸,卻正是一個名字!

“……”白河愁忽然就眼睛瞪圓,仔細盯著看了好久,然後才長長歎了口氣,低聲念了出來……

“阿拉貢……羅蘭!”

白河愁此刻心中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那幾乎殺死了他的力量,卻只不過是來自于,千年之前那位絕頂強者留下的一枚徽章而已!!難道……

難道……

阿拉貢留下的一枚徽章,蘊涵的力量都足以殺死自己了嗎?!!

驕傲的白河愁,一生之中,都隱然把那位絕頂的開國皇帝看成了唯一能匹敵自己的對手,可是現在……連對方留下的一件東西,都似乎能殺死自己……

他身子顫了幾下,忽然咳嗽了一聲,口鼻之中沁出了滴滴血珠來,卻狂笑起來:

“哈哈哈哈……想不到!我終于找到了能讓我拔刀的對手……而這對手,卻已經死了一千年了!!”

他的笑容之中,含著無限恨意!

他終于再也支持不住了。以他現在的身軀,實在無法承載太多的力量,他剛才拔刀之後,原本這具身體已經無法承擔,自己也受了極大的損傷,晃了一晃……

就在這時候,忽然之間,大地的遠處傳來了猶如悶雷一樣的動靜!隨即不等三人反應過來,整個大地忽然就隱隱顫抖了起來,瞬間,地下仿佛如悶雷一般轟鳴陣陣,地面顛簸蕩漾不穩,白河愁和教宗兩人都是重傷之下,卻無力抗衡,兩人都是頓時跌倒在了地上。

而杜維卻忽然驚呼了一聲:“啊!地震!居然地震了!!”

轟鳴聲片刻而停止,那地面的振蕩讓白河愁和教宗都愣住了,杜維卻看著荒野之上,大地出現了幾條裂紋,心中震撼不已。

地震!這是地震啊!

老天,這麼強烈的地震,顯然震中不在這里,可是余波到了這里,都這麼厲害了,那麼震中的地方,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呢!!

教宗撲在地上,忽然掙紮這站了起來,然後他的表情變得極為詭異,癡癡的抬頭看著北方,目光仿佛越過了什麼,就這麼癡癡的盯著北方望了好一會兒。

良久,他忽然歎了口氣……

“來了!果然來了!”

他這聲音里,仿佛飽含著複雜的情緒,也不知道是無奈,還是歎息,又或者是畏懼?!

杜維卻聽不出什麼頭緒,只是低頭一看,卻看見剛才白河愁跌倒的時候,手里的那枚阿拉貢的徽章,落在了地上,滾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看著地上這枚徽章之上泛著詭異的銀色,忽然就心里一動,不聲不響的袖子撫過,悄悄的收在了袖子里……

聽著教宗的歎息,杜維心里不禁產生了一個問號。

來了?什麼來了?!

&#

羅蘭帝國九百六十二年冬。

大陸北方大地震動,震動之強,之遠,甚至波及了大陸的南方!

而在羅蘭帝國之北,冰封森林南端,卻更增加了一項災禍!

因為地震的緣故,大批魔獸受驚之後,如潮水一般的湧出了冰封森林,使得守護在冰封森林南部的帝國北方暴風軍團促不及方,損失慘重。而竭力圍捕之中,更是使得暴風軍團遭受了巨大的損失……

魔獸南下,使得人心惶惶,甚至一直到了冰封森林往南千里的帝國內部,都傳來了有魔獸出沒的消息!

整個北方,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恐懼之中!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精靈王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我很老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