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我很老嗎?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我很老嗎?


神聖的志高無上的存在,光明女神在人間唯一的代言人,公認的最接近神靈的神仆,光明神殿教宗保羅十六世,此刻的表情,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最最普通的糟老頭子。他渾濁的雙目里再也沒有一絲神光,卻就這麼狼狽的坐在地上,癡癡的望著北方,口中就仿佛一個白癡那樣,低聲的反複就念著這麼幾個字符。

“來了……果然來了……”

在這一刻,甚至就連杜維都看出了這個老人眼神里的那一絲深深隱藏的畏懼。

這地震……北方?

杜維忽然心中也閃過了一絲隱隱的不安,不過他並沒有能捕捉住這心里閃過的念頭,因為他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分散了。

白河愁和教宗兩敗俱傷,教宗的一條手臂幾乎全廢,蒼老的臉孔顯得又虛弱又無力。而白河愁口鼻之中也已經沁出了血液來,他雖然沒有像教宗那樣猛烈的咳血,不過看來傷勢卻恐怕只重不輕。

杜維忽然記得在小鎮的旅店里,白河愁曾經很坦率的告訴過羅德里格斯,雖然他已經領悟了更高層次的聖階力量,那破除“畫中規則”的“斬空虛”。可這樣強大的招數,以他現在奪舍來的這個軀體,一個臨時使用的肉身,加上他的靈魂,還無法達到契合的狀態,所以他並沒有辦法多次施展,每施展一次。都要承擔巨大的損傷。

至于教宗。他現在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杜維心里忽然生出了一個讓自己十分動心的念頭……難道,真地是兩敗俱傷了?那麼現在,豈不是自己……

他忍不住就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雖然剛才地震之後。腳下還有些發軟,不過此刻心里砰砰亂跳,一雙眼珠亂轉,看了看白河愁。又看了看教宗。

白河愁卻也仿佛正在打量杜維。兩人眼神一接觸之後,先開口地居然不是杜維。而是白河愁!

“你不是認為你終于有了逃走的機會了?”白河愁的語氣里有些嘲弄。

杜維也不否認,坦率的點了點頭:“白先生。白老大,我們之間原本就不是什麼盟友。我是被你抓來地,現在這機會。如果我還不走,難道等著被你抓回雪山嗎?”

白河愁笑了笑:“你說的沒錯。如果你想逃的話,那麼現在的確是最好地機會了。”

兩人相視。卻仿佛都笑了笑。杜維對這白河愁深深彎腰鞠了一躬,沉聲道:“白先生。雖然我被你一路抓來,是強迫性地。不過你一路對我都很客氣,沒有侮辱過我半分。我對你心中其實也是很敬佩的。此外……也多謝你教會了我那套體術。今天這一別,也不知道我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了。”

說完。他對白河愁點了點頭,就要離去。剛走了兩步。卻聽見後面傳來了教宗蒼老地聲音:“郁金香公爵閣下。請留步!”

杜維轉過身來。看著教宗,他對教宗的語氣。卻反而並不怎麼客氣。

“哦。尊敬地陛下。您又什麼吩咐嗎?”杜維笑得並不太禮貌。他對這個老家伙實在沒什麼好感。一來,對方上來和白河愁的精神力抗衡之中。順帶就差點殺了自己,絲毫沒有手下留情。倒反而是白河愁救了自己一命。

第二呢。這老家伙開口就自作主張要把自己地領地送給別人。對自己這個正牌主人,卻連看都不看一眼。這樣的越俎代庖,實在讓杜維心中惱火得很。

“郁金香公爵閣下,你不能走!”保羅十六世用力咳嗽了兩聲,才用沙啞地聲音道:“我求你做一件事情!”

杜維抓了抓頭皮,忽然苦笑道:“你……你不會是想讓我……”

教宗深深吸了口氣,他看來傷得的確不輕,呼吸地時候,肺部就好像漏了氣的風箱一樣。卻一字一字沉聲道:“郁金香公爵,我請你現在,立刻殺了他!”

杜維後退了一步,連連搖頭:“殺了他?殺了巫王陛下?尊敬地教宗,很抱歉,我可不能這麼做。”

教宗勉強掙紮了一下,似乎用力拄著那柄金杖,想站起來,可惜他嘗試了兩次,卻都沒有成功,只能無奈的歎了口氣:“那大預言術,不是人間應該有地力量!我恃之為依仗,以為靠著這張王牌,巫王陛下也應該抗衡不了。可惜,我卻沒有想到,巫王陛下的境界居然已經強大到了這樣的地步,連這非人的力量,也能抗衡。但是……今天巫王陛下不肯答應我地要求,那麼我就絕對不能這麼讓他離開回去!”

杜維依然搖頭:“教宗陛下,很抱歉,我還是不能聽你的命令。你雖然是教宗,是大陸千萬信徒心中地至高存在,但可惜我……卻不是信徒!我不曾受過神殿地洗禮,對你,我可以尊敬,卻不用聽命。更何況……”杜維語氣漸漸嚴厲起來:“尊敬地陛下,您剛才試圖和雪山巫王的交易,在我看來,實在已經違背了帝國法典!哪怕你是教宗,也沒有這樣地權力,這件事情,嚴格說起來,已經算得上是叛國了!我不是信徒,但卻是帝國地貴族!”

教宗苦笑了一聲:“郁金香公爵,你不明白地……羅蘭大陸即將遭受千年來都從來未曾有過的局面!如果巫王陛下他肯答應我地條件,十年不入羅蘭大陸,那麼我相信巫王陛下的諾言,也不會為難他。可是,巫王陛下他不肯答應,那麼……”

杜維心中卻實在不忍殺了白河愁。雖然大家立場算得上是敵人,但是對這個孤高絕頂地天才人物,他心中卻實在是沒多少恨意,反而卻隱隱的好感要多了一些。立刻就截口道:“陛下。就算以後帝國和草原為敵,那麼守護西北,阻擋草原人入侵,這種事情,也是我這個德薩行省公爵應該苦惱的事情。您既然是神殿之主宰,那麼教務地事情,你負責。除此之外,其他的事情,就不勞您頭疼了。就算有一天,巫王陛下率軍東征。首當其沖,也是我杜維來擋他。”

教宗臉上滿是失望。用力搖頭,歎息道:“你不懂。你不懂的。”隨後他低聲道:“郁金香公爵,我實在無力繼續大聲說話,你過來,我說給你聽。”

杜維心里一動,緩緩走近了幾步,白河愁坐在一旁,卻只是冷笑不已。

杜維走到了教宗大約十步之外。卻停住了。看了一眼教宗:“好了,陛下。有什麼,就這麼說吧。老實說,我對您可不太放心。我今天聽到了不少不該知道的東西,我怕您殺人滅口呢!”

教宗用力咳嗽,他的袍子上也已經血跡斑斑,喘息了一會兒,抬起眼皮看著杜維,勉強一笑:“郁金香公爵,你可知道,剛才那大地震動,是怎麼回事?”

杜維心里不以為然,心想這不過就是地震嗎。對于你們這些宗教狂來說,總是會把這種正常的自然現象看得無比神秘,而我來自前世,當然不會那麼愚昧了。

卻聽見教宗繼續道:“這大地的震動,實在一件巨大的災難……這件災難,如果不能好好應付,那麼對于羅蘭大陸的子民來說,恐怕就是千萬年來,前所未有的浩劫了!!唉,這些事情,你不知道,也不奇怪。”

杜維心里一動,正要問,卻聽見身後,白河愁冷冷地聲音:“教宗陛下,剛才這大地的震動,好像是來源于北方?”

教宗聽了,身子一顫,吃驚地看了巫王一眼:“你……你知道?嗯,原來你也知道。看來你們大雪山,也是知道這個隱秘傳說的。”

白河愁地臉色卻也嚴肅了下來,他垂頭仔細思索了會兒,然後抬起頭來,也看向了北方,皺眉道:“北方……難道是……”

教宗仔細盯著白河愁看了會兒,顫抖的聲音越發的衰弱:“北方……北方的屏障,恐怕已經不存在了。”他臉色越發的可怕,忽然深深吸了口氣,嚴肅的看著白河愁:“不行,絕對不行!巫王陛下,既然你也知道這個傳說,那麼今天,無論如何,你不肯答應我,不肯發誓,那麼我就絕對不能讓你活著回去草原了!”

說完,他忽然一張臉龐之上,顏色瞬間變得赤紅,面皮之上,仿佛都要滲出血來,這麼深深吸了口氣之後,陡然就站了起來,步伐忽然就變得穩健起來,咬牙朝著白河愁走了過去。

教宗這麼一起身,杜維卻嚇了一跳,趕緊側身躲開,而教宗的目標卻不是他,晃晃悠悠走到了白河愁地附近,他從懷里哆哆嗦嗦摸出了一柄純銀色地小十字釘來。

白河愁一看教宗掏出這種東西,忽然就臉色一變,眼神里冒出了一絲怒火,低聲喝道:“嗯?你怎麼會知道這件東西!你……”

教宗咬牙,額頭之上黃豆大小的汗珠涔涔而下,顯得已經虛弱已極,卻勉強一笑:“巫王陛下,我來之前自然知道你法術厲害,有人告訴我,你身子有些弱點,如果用這種銀十字釘,加上噬魂術,才有可能殺死你……”

白河愁眼神里地怒火燃燒,口中擠出幾個字來:“誰告訴你這些的?是赤水斷,還是藍海悅!”

教宗深深吸了口氣,枯瘦的手夾著這枚銀色十字釘,對著白河愁地心髒部位紮了過去,口中卻道:“什麼赤水斷藍海悅,我都不知道這些名字。”

白河愁愣了一下,隨即歎了口氣:“嗯,我知道了,告訴你的人一定是魯高。”

眼看這十字釘到了面前,白河愁卻仿佛見到了極為畏懼的東西一樣,身子努力的後退,伸出了左手的手指,用力朝著教宗的手腕彈了過去……

撲!

教宗的手掌之上,幻化出了一片黃色的光輝來,仿佛是一種魔法防禦,而白河愁的手指彈在上面,猶如悶鼓擂動,發出了砰砰的聲音。教宗身子一晃,手里的十字釘險些就落在了地上,卻不由自主地退後了兩步,咬牙道:“果然,巫王陛下,你還有還手的余地啊,不過,你還能堅持多久呢?”

白河愁的臉色卻越發的透明了,杜維驚駭的看見,他原本一頭銀灰色的頭發。居然隱隱的就開始泛出了黑色!就仿佛返老還童一樣,可惜。他的臉上肌膚,卻隱隱的泛出了一絲一絲的皺紋來!

白河愁哼了一聲:“你呢。你又能再走幾步!”

教宗晃了晃,張口,一口熱血噴在了那枚銀十字釘之上,十字釘上立刻高漲出了幾分光芒來,白河愁訝異地看了一眼:“嗯?你們的聖力還能這樣使用?”

教宗勉強一笑:“什麼聖力,不過是一種分解術而已,對于愚昧地世人來說。這是聖力。在巫王陛下你這樣強者的面前,不過是掩人耳目而已。只不過。有人告訴我,這聖力充沛地十字釘,卻是能傷害你的最好的武器。”

說完。他再次緩緩伸手,朝著白河愁紮了過去。白河愁卻抬起彎刀來,橫擋了一下,兩人現在都完全沒有任何的力量使用空間規則了,這動作在杜維看來,甚至就連普通人都頗有不如,白河愁這麼用力的格擋了一下,口中流出的鮮血越發的多了,他眼神里閃過一絲惱怒,身子居然就地滾了開來,然後卻手里一軟,連彎刀都落在了地上。

“卑鄙!卑鄙地羅蘭人。卑鄙的神棍。”白河愁狂笑道:“擊敗我的不是你!你又憑什麼殺我!”

教宗也無力地喘息了會兒:“不錯。擊敗你的不是我。可是我手段雖然卑鄙,但是為了大陸,我不得不除掉你這個潛在地威脅。巫王陛下,你不肯答應我的交易,我不得已這樣做了。女神在上,您地仆人也是不得已!”

看著兩個大陸絕頂強者。此刻卻猶如鄉村農夫打架一樣這麼你一下我一下的來回躲閃,杜維卻實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不由得走了上去,輕輕一把就抓住了教宗地手腕,然後接過了那枚十字釘。教宗此刻如果還有半分神力在的話,哪里能容杜維這麼放肆?但是現在卻是無奈,被杜維一抖之下,直接坐倒在了地上。

杜維看了一眼那枚十字釘,皺眉道:“也不是什麼特別厲害的武器啊,不過就是簡單的一個聖力加持術在上面而已。”

白河愁卻虛弱一笑,對杜維歎息道:“愚蠢的小子,難道你忘記了我現在地情況了麼?我不怕任何法術,但是,這純正地聖力,卻是用來分解我地奪舍法術的最好地東西!一旦讓這東西刺在了我地心口,那麼我立刻就得分離這軀體。這里距離我雪山還有千里迢迢,沒了軀體,讓我怎麼……咳咳咳……”

他連連咳嗽,卻是說不下去了。

杜維歎息:“白先生,既然這東西就能殺了你,那麼就是你的致命弱點了,你也敢到處走動?”

白河愁喘息了會兒,傲然道:“哼!如果我不是受傷到這種地步,別人就算拿著一千一萬枚這種東西,誰能紮到我身上一下?我彈彈手指,就能先殺了他了。哼,可恨的赤水斷,這事情一定是他告訴教宗地!除了他和藍海悅之外,別人不知道我的這個弱點!藍海悅不會做這種事情,只有他了。”

教宗苦笑一聲,卻深深的看了杜維一眼:“郁金香公爵,您一定要保他地命嗎?你剛才還說我是叛國,可是你今天卻救他的命,也是更加叛國!這人一旦回去,將來揮軍東征,你能抵擋嗎?而且,你還不知道…現在北方……”

杜維心中思索,這教宗口口聲聲說北方北方……難道北方……

他忽然就隱隱的想到了龍族那里。難道教宗是有所指?

那龍族是守護人類世界的第一道屏障,教宗這麼擔憂,除非是龍族……

不過杜維想了一想,又覺得是在不太可能。那老龍,實在是一個勘比白河愁的老變態了!杜維不信這世界上,那些罪民種族就算強大,難道還能有誰強過那頭老龍?還能通過強悍地龍族阻擋?!

可這地震……

殺了白河愁?

如果杜維卑鄙一些。他的確應該這樣做,這樣的選擇,也算是“合情合理”。但杜維畢竟心中還是有些英雄主義的情緒。這白河愁地一切事跡,在和他相處了這幾天。杜維是在對這個絕世強者生出了不少好感來,雖然大家是敵人。不過在這里殺了他,杜維心中也畢竟不肯這麼做。

“巫王陛下。”杜維歎了口氣。低聲道:“反正你十年之內不進羅蘭大陸一步,也未必就算是什麼難辦的事情。以你現在地情況……”

杜維說到這里。就頓住不說了,不過他的意思,白河愁還是能領悟地。杜維的意思無非就是:反正你地肉身也冰凍在雪山之中,你十年也只能用奪舍的法子下山一次而已。你這次回去。下次出來,正好要等十年了。這個條件。答應了也沒什麼損失。

可是白河愁這人,實在是驕傲到了骨子里!如果他心中有半分卑鄙的話,此刻也似乎早就答應了。只是他冷笑一聲:“我白河愁是什麼人!一生之中。從來不受半點脅迫!別說這條件我不能答應。就算能答應,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我點頭了。那麼我還是白河愁嗎?”

杜維心中歎息,卻隱隱的極為贊同白河愁地這種性子。

他杜維自己。不也正是這樣的性格嗎?

如果那樣地話……我還是杜維嗎?

這話。自己仿佛也曾經說過啊!

如果不救父親,我還是杜維嗎?

如果我娶了李斯特夫人,我還是杜維嗎?

或許,改變一下選擇,才能獲得更多的好處。但是那樣……我還是我嗎?!

這樣,似乎多少有些愚蠢。可……

***,就偏偏這樣。就很對老子胃口!

“十年之內。我一定能破解那束縛下山!”白河愁對杜維倒是說了真話:“我這人從不撒謊,如果我今天真地答應了。那麼將來即使我……我也不能下山!食言而肥地事情,不是我白河愁所為!”

教宗在後面喘息道:“郁金香公爵……”

杜維心里一陣煩躁。忍不住就喝道:“不要再說了!殺他我是不肯的。”

教宗微微一笑,歎了口氣:“那……你就殺了我吧。”

這輕輕一句。讓杜維心里跳了幾下。

殺了教宗?這事情卻又有些太過重大了。

教宗淡淡道:“我傷得太重。恐怕就算等下去,也是他先比我恢複過來,到時就算你不殺我,他也一定殺我。而且……郁金香公爵,如果你不殺我,以後難道你就不怕我追究今天地事情嗎?”

杜維上下看了這老頭兩眼:“你……你不是老糊塗了吧?你這分明是在逼我殺你!”

教宗歎了口氣。臉色卻有些疲憊:“你如果真殺了我,我倒要謝謝你了。這千均地擔子,我反而算是丟下了。”

要杜維殺白河愁,他自然是不願意的,但殺了教宗……那杜維更是絕對不肯。

開什麼玩笑,如果這件事情泄露了一點半點出去,那麼以後自己還有活路嗎?!

而且……這老頭有這麼傻嗎?!

果然,白河愁卻冷笑道:“杜維,別聽他地蠱惑,你不能殺他,你一殺他,就會引來大禍!我聽說神殿之中另有一種神術,但凡高級神職人員,在神殿里都有一絲神念留存,一旦被人殺死,那麼那一絲神念,就可以通過魔法傳遞回去,將臨死之前的情況幻化出來!你在這里殺了他,神殿里就能知道!”

教宗卻哈哈一笑,看著白河愁:“多謝巫王陛下,我還正想著怎麼說服公爵呢,你卻自己就說出來了。正要你說!否則我自己說地話,只怕這年輕地公爵還不信呢!”

他分明就是故作姿態,白河愁卻明明知道,不過他性子高傲,不理會這種陰謀,卻大膽的說了出來。

杜維心中越發難辦了。

不殺教宗,他回去之後必定要追究自己。殺了教宗,那麼神殿也會知道自己是凶手。

就在兩難地時候,忽然就聽見了大路地遠處傳來急促地馬蹄聲。

三人聽了之後。都是變色!白河愁是皺眉。而教宗地臉上。在聽了一陣馬蹄之後,卻露出了微笑!

那馬蹄聲雖然急促卻不紊亂,隱隱地還帶著一絲節奏。教宗一聽之下。卻聽了出來。這正是極為熟悉地,苦修的神聖騎士策馬奔馳之中地蹄聲!

白河愁忽然開口道:“喂。小子。快開離開這里,來地是恐怕是神聖騎士!”

杜維道:“你怎麼知道。”

白河愁冷笑:“看教宗陛下地臉色。猜也猜到了。”

教宗淡淡一笑。卻不說話。

杜維心中大怒。忽然就動了殺機,心想反正都這樣了。不如給這老家伙一劍……

不過轉念又一想。現在不過是得罪了這教宗而已,未必就是到了決裂地地步。可如果真地殺了他,那可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這麼看來,卻又殺不得。

白河愁歎了口氣:“杜維,你走吧。”

杜維心中念頭一動,就走了上去:“白先生。我帶你走。”

白河愁卻搖頭:“既然能跟到這里來地,恐怕不是普通地騎士。必然是神聖騎士之中地高手。你自己走,他們未必會追你。如果你帶了我。那麼他們就肯定死追不舍!”

杜維哈哈一笑:“你一路待我還算不錯,如果現在看著你死。我杜維還是杜維嗎?”

說完。正要去拉白河愁。可白河愁地性子卻實在古怪,反而眼神里一陣怒火:“哼!你是在可憐我嗎!我白河愁。需要人的可憐?!”

他身子一縮。躲開了杜維地手。而就在此刻,那馬蹄聲卻已經到了近處了!

大路之上,三匹馬奔在最前面,而後面卻還有一匹,放眼看去,前面三匹白色駿馬之上。坐著地果然是一身銀色鎧甲的神聖騎士,而在最前面地。居然胸口佩戴著八級的徽章!

另外兩名。也是五級的身份。

這三名騎士遠遠地奔馳而來,看見了這里地情況。為首地那八級騎士看見了教宗坐在這里。忽然就臉上一陣喜色,到了面前,飛身下了馬。立刻單膝跪了下去:“陛下!!”

他聲音甚是激動:“終于找到您了!”

教宗咳嗽了兩聲,正要說話,後面那第四匹馬上卻也跳下來一個人

這人卻是一匹黑馬,身穿了一套黑色地鎧甲,而杜維一眼看去,心中卻暗暗叫苦了!

那長發鐵面,嘴角一絲冷酷詭異地笑容,眼神在自己和白河愁地身上掃來掃去……

卻是那位鐵面少將軍,賽巴斯塔!!

賽巴斯塔也不知道怎麼,居然和神聖騎士走在了一起。他跳下馬來,也對地上地教宗施了一個騎士禮,微笑道:“教宗陛下,您果然是在這里的。”

說著,他走上了兩步,教宗看見他,卻似乎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反而略微有些警惕。賽巴斯塔眼神仔細看了幾眼,眼中地笑意就越發地詭異了。

“嗯,陛下,看來您傷得似乎很重啊。”賽巴斯塔忽然歎了口氣:“這雪山巫王果然厲害,就連陛下您,也沒有能殺了他嗎?”

教宗看著這鐵面年輕人地眼神,心里卻忽然一寒!口中卻低聲道:“少將軍,這次也多謝您的父親魯高元帥了,只是可惜,他教我地辦法,卻還沒有機會使用。”

賽巴斯塔搖頭:“陛下,這位巫王實在是大禍,趁著他現在這樣,讓我代您除掉他吧。”

說完,他刷地拔出了長劍來,緩緩往前走了兩步,眼神盯著白河愁,柔聲道:“尊敬地巫王陛下,恐怕你沒想到,最後殺死你地人,是我吧?嗯……別說你了,就連我都沒有想到啊。”

白河愁靜靜的看著這個年輕人,低聲道:“你父親和神殿居然也有來往,實在讓我沒想到。赤水斷……他這些年,真地變了好多。好吧,我們本來就算是敵人,就算偶爾合作,也不過是利益驅使,你要殺我,也不算錯。”

賽巴斯塔微微一笑,眼神里的殺氣卻越發濃郁起來,再次走上了兩步,忽然長劍一抖,劍鋒如毒蛇一樣的刺了出去!那嗤嗤地寒氣迸裂,銀光閃爍,冰霜斗氣已經全力施展!

一聲憤怒地痛呼。就看見一道血光沖天。頓時血染黃沙。賽巴斯塔地劍猶如毒蛇一樣,從一個不可思異地角度刺了出去,頓時劍鋒穿胸而過!!

杜維驚呆了!

教宗也仿佛愣住了!只因為。賽巴斯塔的這一劍。卻並沒有刺向白河愁,這毒蛇般的一劍,從他自己地肋下刺出。反手一劍,帶著斗氣,射穿了跪在他身後地,那個八級神聖騎士的胸膛!!

白河愁——他的眼神卻一直沒有變過,仿佛早就猜到他會這麼做一樣。

可憐那八級地神聖騎士,也算是一名強者了。如果是賽巴斯塔和他公平決斗,就算殺他也沒這麼輕松容易,只是那位騎士卻促不及防。居然被賽巴斯塔一劍偷襲得手!

賽巴斯塔長劍穿胸,強勁的斗氣立刻順著劍鋒迫如了對方的身體。頓時冰霜斗氣迸裂之下。將對方胸口的血肉連同內髒都爆開!那八級神聖騎士憤怒的吼叫了一聲,大口噴出了血塊。垂死之前,不可思異的瞪著賽巴斯塔。忽然就一頭死死地撞了過去。可賽巴斯塔有心偷襲,又哪里沒有准備?輕輕躲開之後,反手一劍,就看見血光沖天,一顆頭顱沖天飛了起來……

那八級神聖騎士尸體倒地,已經成了一俱無頭尸!

而後面另外兩名低級的神聖騎士。同時拔出了長劍。眼睛都紅了,憤怒的咆哮著沖向了賽巴斯塔。

兩名騎士眼看自己地首領被這個家伙卑鄙偷襲。這人忽然臨陣反戈,都是被怒火燒紅了眼珠!

可惜,賽巴斯塔處心積慮。上來一劍就先殺了對方最厲害的一名八級騎士。而這個最強地對手一死,剩下地兩名實力不過五級的對手,哪里被他看在眼里?

要知道,賽巴斯塔可是擁有近乎九級地實力!

他冷笑聲之中,冰霜斗氣帶著妖豔的光芒,飛快地收割了兩人的生命,不過幾個照面,劍鋒就刺破了對方的心髒!兩名騎士不甘的到底,死去的時候兀自不肯閉上眼睛。

賽巴斯塔輕輕抬起把劍鋒在對方的尸體上擦了擦血跡,然後插回到劍鞘里,這才重新看向了教宗和白河愁。

教宗臉上地憤怒已經消失了,死死地盯著賽巴斯塔,忽然就歎了口氣:“我錯了,是我錯了……和毒蛇當盟友,早晚都會受到毒蛇的反咬。地確是我錯了。”

白河愁卻笑道:“不錯不錯,果然是赤水斷的兒子,我就猜到,面對這種機會,你一定不會放過的。”

賽巴斯塔微微一笑,嘴角地笑容越發的惡毒詭異:“兩位陛下!我實在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呢!雪山巫王,還有神殿教宗,現在,你們的命,卻都掌握在了我的手里!我只要輕輕兩劍,立刻就能改變整個大陸的格局了!”

他眼角看了一眼手往袖子里縮的杜維,淡淡道:“尊敬的公爵閣下,我勸你還是別動心思了。你實力的確不錯,可惜……你卻是魔法師!如果你距離我有幾百米的距離,或許我還真的怕了你幾分。可現在,幾步的距離,在這樣的距離下,我抬手就能殺你這種不擅武技的法師!”

他笑得越發的燦爛起來:“巫王陛下,我的白河愁叔叔!我忽然之間真的很感激我的父親!因為他從來沒有讓我學習過大雪山巫術!所以,我可以放心大膽的殺了你,而不用擔心那個折磨了你一生的詛咒!”

他又輕輕歎了口氣,看了看杜維:“尊敬的公爵,至于你……我殺你不殺你,其實意義都不重要……不過很遺憾的是……偏偏那柄'月下美人',卻在你的手里,這可讓我也沒了選擇啦!”

杜維表情古怪,看著眼神里滿是殺機的賽巴斯塔,卻仿佛並不害怕,只是悠悠歎了口氣:“我的少將軍,你可真讓我吃驚啊……不過,你這反派也實在……嗯,嘿嘿!可惜啊,你如果能再發出幾聲邪惡的大笑,就更像了。”

賽巴斯塔的眼神冷了下來:“杜維,我真的佩服你的幽默感。不過,現在你靠幽默感,能救你的命嗎!在這里四個人,兩位陛下看來都已經不能動了。而我的本領卻又強過了你!”

杜維抓了抓頭皮,然後翻白眼:“這里只有四個人?呃……你真的確定嗎??”

賽巴斯塔眼珠轉了轉,先是有些警惕,隨即放松了下來:“兩大絕頂強者爭奪,周圍絕對不可能隱藏什麼人的!杜維,公爵閣下,你這樣故弄玄虛,難道就是你的救命法子嗎?”

杜維眨了眨眼,笑道:“你不信我?好吧,那我們不妨打個賭呢?我打賭,這里還有第五個家伙存在哦!”

不等賽巴斯塔說話,杜維忽然順手做喇叭狀放在嘴前,仰頭對著天空的空氣,扯開嗓子大聲叫了起來。

“曾曾增祖母大人,有人要殺我啦!我死了,你可也活不了啦,救命啊∼∼∼”

話音剛落,杜維就聽見腦後傳來幽幽的歎息。

“算起來,這好像是我第二次聽見你喊救命了。身為羅林家的子孫,遇到危險了,就喊救命!你怎麼可以這麼沒有氣概呢!”頓了一下,這嬌嫩清脆的聲音仿佛又有些不滿:“你能不能不要喊我'曾曾曾'……嗯,難道我很老嗎!”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白河愁的刀】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且戰且逃(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