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看來要升級?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看來要升級?


賽巴斯塔一個翻身落在地上,落地的時候,身子震動,扯動了傷口,不由得又是一陣劇痛。他心中怒火沖天,自己堂堂西北軍少將軍,就連黃金龍戰士都交手過了。今天卻居然被一個畜生打傷,說出去,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他心中狂怒,卻忽然就聽見了杜維的這一陣讓他吐血的笑聲。

“你……你不是在洞里嗎!”賽巴斯塔話剛出口,就怒道:“好好好!你又耍詭計!”

杜維勉強止住了笑,搖頭道:“我尊敬的少將軍,可愛的少將軍,可憐的少將軍……我真的同情你。難道你不知道……魔法里,有一種幻術麼?我不過是用了一點兒幻術,在那個洞穴里設了一個幻象而已,居然就騙過了你了。我就蹲在這樹上看戲,看著你進洞……哈哈哈哈,可真笑死我了。”

賽巴斯塔就感覺到喉嚨一甜,差點兒就真的一口血噴出來了。死死的盯著杜維,勉強壓下了心里噴血的欲望,咬牙道:“雕蟲小技而已!杜維,你不過靠著耍這些小聰明罷了!有什麼值得得意的!!”

杜維卻止住了笑容,然後一本正經的道:“哦,這是雕蟲小技嗎?我的少將軍,看來你還是苦頭吃得不夠多了。難道你看不出我這‘雕蟲小技’里有多少技術含量嗎?”

他豎立手指。一一說著:“第一呢,我必須要能布置地上地假的足跡,這才能騙你以為我們真的躲進了洞穴里。第二呢,我必須要擅長使用幻術魔法,才能在洞穴里布置出騙你進去的幻象。第三,我還要猜到你的心思,知道你此刻最最心熱的,就是我的這把月下美人劍!第四呢,我還要懂得如何驅使控制這頭黑熊!讓它老老實實蹲在洞穴里。不聲不響,直到你進洞的那一刻才忽然發作出來……你知道這一點有多難嗎?這第五,我還在這黑熊的身上加持了一個蠻牛之力地魔法,和一個敏捷術的魔法。嘿嘿……剛才這黑熊的一掌的力量,可實在是夠猛啊!還有這第六嘛……第六……”

杜維故意頓了一會兒,才一臉不屑的笑道:“我管它是什麼‘雕蟲小技’還是‘雕蟲大技’!反正現在被打得受傷吐血的是你不是我!只要能干倒你,就是硬道理。老子就有資格得意!哼,你不服氣的話,也想辦法讓本少爺也吐口血試試看呢?你有那個本事嗎?”

賽巴斯塔只覺得眼前一黑,終于壓不下心中地怒氣,張口“哇”的一聲,終于吐了口血。

這口血,可不是因傷所致了。而是被杜維這氣死人的話氣的!

杜維看著賽巴斯塔吐血,更是故意用力鼓掌起來,努力的拍著巴掌,喝彩道:“漂亮漂亮!少將軍,你這吐血的姿勢,實在是瀟灑之極啊!我知道你現在吐血的感覺一定很難受,嘿嘿,不過呢。我也聽說過一個很經典地道理,呃……雖然很難受,不過……你吐啊吐啊的就習慣了。”

賽巴斯塔陡然大吼了一聲,長劍忽然就對著杜維奮力的射了出去。那劍鋒如閃電一般,瞬間就到了杜維的面前!一個九級騎士奮力投擲出去,上面蘊涵得斗氣何等厲害?這麼不過十幾米的距離,豈能是杜維能躲閃開的?

就看見杜維“啊”的一聲大叫。隨即那長劍居然就穿過了他的身體射了出去……

只是。長劍穿胸而過。卻讓杜維地身子仿佛扭曲了一下,然後卻連一滴血都沒有留下。這個“杜維”身影晃動了幾下。然後才淡淡的消失不見了。

四周都傳來了杜維的聲音,就聽見杜維笑道:“可憐,可憐……少將軍,你一路吃了我多少虧了,怎麼還不學聰明一點呢?我知道你是九級騎士,我一個魔法師,哪里敢靠近你?你看看,你剛才才被我的幻術騙了一次,現在就又上了第二次當啦!”

賽巴斯塔這一下再次上當,還把劍都丟了,愣在那兒,呆呆的站了會兒,才大吼了一聲。

四面八方都是杜維的聲音傳來:“賽巴斯塔,少將軍,鐵面小子!你不要氣惱,遇到了我,也是你命中倒黴罷了。來來來,現在才開始真正的表演了。你看看,這周圍地這麼多大樹,生長得多茂盛啊!剛才你砍木頭地本事不錯,可是不知道,現在這麼多大樹,這麼一大片林子,你砍不砍得完呢……”說到這里杜維又故意“哎喲”叫了一聲,不陰不陽繼續笑道:“對不住,對不住,我差點兒忘記了,少將軍你現在連劍都沒有了……唉,沒有了劍,可怎麼砍木頭呢……嗯,少將軍,難道你要給我展示‘徒手劈木頭’地絕技嗎?”

賽巴斯塔心里也是一震,看著四面八方都是樹林,不由得心中也是一寒,也顧不得氣惱了,咬牙道:“你……你把教宗和巫王,弄到哪里去了!”

杜維歎了口氣,笑道:“你放心,我不但能驅使群狼,什麼獅子啊老虎啊野鹿啊之類的,都能驅使,那兩位陛下,我當然不會放在這里等你來殺。我早就把他們藏好了,這樹林里那麼多大樹,我隨便施展一個幻術,就把他們變成了大樹地模樣,只要他們坐著不動,就憑你這個魔法白癡,休想看破我的法術!”

說完,他又大聲笑道:“來來來,我快等不及了,少將軍,你快快給我上演‘徒手劈木頭’的好戲吧!”

話音落下之後,就聽見林子里傳來了一陣號角的聲音,賽巴斯塔一聽這號角聲音

頭皮一麻。他當然記得,之前杜維就是這麼吹了號來了那些大樹!

此刻自己受了傷,還丟了武器,赤手空拳,要面對這樹林里成百上千地大樹……那可不是自己能對付得了的!

他臉色變了好幾次,終于大聲咆哮了一聲,聲音里帶著無限的憤怒和不甘,卻終于下定了決心。陡然身子朝著來的方向躍了出去,身子絲毫不停頓,一口氣就狂奔而出,片刻之間,就消失了。

他果然還是最終決斷,不敢遲疑,此刻保命要緊。終究還是無奈的跑掉了。

賽巴斯塔離開之後,又過了好一會兒,樹林里一片安靜,忽然洞口的一棵大樹的樹干之上,隱隱的空氣波紋閃動,杜維的身子緩緩地,一點一點顯現出來。

他看了看遠處。這才長長出了口氣,他的腦袋上,卻已經早就一頭大汗了!別看他剛才說的好像得意,那些話把賽巴斯塔氣得又怒又怕,這才嚇唬走了對方……

“媽的,居然逼得老子都使用‘空城計’了……唉。”杜維苦笑了一聲。

他此刻其實絕不輕松,那個召喚樹人的號角,今天已經無法使用第二次了!如果那個賽巴斯塔不走。杜維還真的就拿他沒辦法!

至于白河愁和教宗兩人……

杜維長長歎了口氣,看了一眼遠處地上的熊尸,苦笑道:“抱歉了,可惜讓你送了命啊。只是你從這熊洞里跑出來,才反而會讓他心中推翻了想法,以為這熊洞里沒有人!試想,活人。怎麼會能和一頭熊同時蹲在一個洞里呢?這便是人地心理盲區!”

他又仰頭對著天空。低聲歎息:“甘多夫啊。你教我的德魯依術,又救了我一次啊。”

隨後。他掉頭轉身進了熊洞,迎面的腥臭氣味,讓杜維緊緊皺眉,走到了里面,隨意從口袋里摸出了一枚魔法寶石,輕輕一揮,就釋放出了一團光芒來。

只見洞穴的角落里,一身灰衣的教宗,和一身白衣的白河愁,兩人都委頓坐在那兒。

“兩位陛下,委屈你們啦,讓你們躲在這個臭氣熏天的洞里,只是時間緊迫,我剛才實在沒辦法把你們藏到其他地方了。那個小子追地實在緊……唉,不過這小子肌肉發達,腦子卻不大好,被我三言兩語騙走了。”

白河愁張了張嘴巴,卻終于沒有說話,只是苦笑了一聲。

“我們現在還是趕緊離開這里吧。”杜維躊躇了一下,猶豫道:“只是,兩位陛下,我卻不能送你們回去啦。咱們大家立場不同,說起來,你們也未必是我的朋友。”

白河愁卻低聲道:“杜維,我一向不受人恩惠,你這次救了我的命……你放心,我不會再捉你回雪山了,那頭寵物,就當我送了你吧。”

說著,他緩緩搖頭,語氣之中,充滿了一股蕭索。

教宗卻道:“郁金香公爵,這里距離冷泉關不遠,我看來,往東北走上一個時辰,就可以到洛克小城了,到了城里,我們就真正安全了。”

杜維卻笑道:“洛克城?教宗陛下,那個地方嘛,我可不敢去!我可聽說了,洛克小城里可是有宗教所的!到時進了城,你教宗頒下命令,召來大隊神聖騎士,只怕我又要跑路啦。”

教宗苦笑一聲:“我絕不那麼做就是了。”

杜維也直言不諱:“抱歉了,我現在卻不敢信你。”

頓了一下,他道:“教宗陛下,我帶你出了林子,至于你要往東南西北,哪個地方,那也是你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我杜維雖然不怎麼太聰明,但是自投羅網的事情,我也是不肯做的!至于這位巫王陛下,我親自帶他走,就不和你一路啦!”

教宗仔細的看了杜維兩眼,低聲道:“你……你真地決定這麼做了?他日這位白先生卷土重來的時候,只怕將會成為帝國的大禍!你也不後悔嗎?”

白河愁此刻卻忽然說道:“教宗陛下,你放心,如果北方……那麼,我絕不趁機落井下石!畢竟,我雖然討厭你們羅蘭人,但我,終究也是人類!”

教宗這才滿臉喜色:“你……你真的答應了?”

白河愁臉色一冷:“我白河愁一生。從不說半句謊話。”

教宗點頭:“好!巫王陛下,那麼我也保證,今天地事情,回去之後,我絕對不像你這位小朋友追究!”他轉頭看著杜維,沉聲道:“郁金香公爵,今天的事情,我事後絕對不會找你麻煩,你也不用擔心我食言。”

白河愁冷冷道:“你若食言的話……哼。那麼你先破了誓言,就不算我白河愁地錯了!假如你事後對付杜維,那麼我自然就不受誓言束縛,他日我自然就會下山,殺上你光明神殿!你靠著阿拉貢地一枚徽章,偷襲我一次成功,第二次可就沒可能了!教宗陛下。你雖然也是聖階強者,可如果我白河愁一定要殺你,你逃得掉嗎!”

杜維心中大喜,心想:乖乖!這下可多了一個強硬得不行地大靠山啊!!!

教宗卻苦笑道:“巫王……你以為,到了這個時候,我還會真的想要對付郁金香公爵嗎?他是我帝國攝政王殿下地重臣,又在西北手握一方軍政大權……現在的局面。正是羅蘭帝國面臨千年來都沒有過地危機,這種時候,除非萬不得已,我不會內斗的!”

杜維聽了,心中越發的不安:“教宗陛下,你口口聲聲說北方……難道是……”

杜維說到最後,心里也不由得一陣寒氣……

…真的是龍族……

他還沒問完,教宗也還沒說話。卻忽然就聽見洞穴外,傳來了一個怨毒陰狠之極的聲音!

“郁金香公爵,現在你再來說說,到底是你上當了,還是我上當了!!”

那聲音里,帶著無限的恨意,杜維聽了之後。臉色立刻就變了。

賽巴斯塔!!

這個鐵面小子。居然去而複返了?!

賽巴斯塔的聲音一字一字從洞穴外傳來:“郁金香公爵。你吹號角啊,怎麼不召喚你地樹人了呢?哼。你如果能召喚的話,恐怕我剛進林子的時候,你就召喚了吧!你外強中干,其實那個魔法不能繼續施展了,對不對?哼,你以為嚇走了我,就松懈了?我在外面遠遠的兜了一個***,才跑回來找你,就是料定了,你看我走了之後,必然回去找兩位陛下!!哼哼,只不過,我也沒想到,你居然就真的把兩位陛下藏在這洞穴里!可惜,剛才假如我就想到這點,不顧你的那些幻術,直接沖進洞里,早就殺了他們了!!”

說到這里,賽巴斯塔的聲音漸漸變得陰柔起來:“不過不要緊,現在你們都在這個破洞里,你還能跑到什麼地方去呢?”

聲音里,無限恨意,讓杜維聽了,不由得心里一寒……

杜維不由得歎了口氣,又看了看白河愁和教宗。白河愁依然是一臉冷漠,而教宗地表情,卻是緊緊皺眉。

杜維攤開雙手,老老實實苦笑道:“兩位陛下,你們別看我了,老實說,我的辦法已經使完了。現在麼,實在是沒有什麼辦法了。我再去拖延他一會兒,兩位也仔細想想辦法吧……咱們三人的命綁在一起,總不能總是讓我這個實力最差的家伙一個人出力吧?”

說完,杜維大步走到了洞穴口,人還沒出去,就先揮舞袖子,一口氣射出了十七八道風系魔法的風刃出去。他擔心這個賽巴斯塔也躲在洞口偷襲,所以搶先出手。

可等他走到了洞穴口,往外看去,賽巴斯塔卻老老實實的站在了十幾米外。顯然這位少將軍今天連連吃了杜維的苦頭,已經是心里有了陰影,也不敢過分相逼,而是遠遠的站著,沒有敢貿然沖進來。

“少將軍,你好啊,又見面啦。”杜維微微一笑。

賽巴斯塔眼神里滿是深深地恨意:“見到我,恐怕你很不高興吧!”

杜維哈哈一笑:“怎麼不高興?我可高興得很呢!”

說完,他從懷里摸了摸,然後摸出了一個魔法卷軸來,拿在手里,笑道:“少將軍,你說的沒錯……這洞穴里,的確是飛不起來了,跑也跑不掉啦。可惜,可惜啊,實在是可惜呢……”

賽巴斯塔冷笑道:“你可惜什麼?可惜你要死在這里嗎?”

“不是……”杜維搖頭,一本正經道:“可惜,你嘴巴雖然硬,但是心里卻好像真的怕了我啦。所以,你雖然看破了我的詭計,可你剛才卻不敢立刻就沖進來。如果你剛才就沖了進來,只怕我在洞穴里促不及防,就被你大卸八塊了。不過你大概是怕了我了,明明知道我就在洞里,卻不敢就沖進來,卻畫蛇添足的站在外面說這些風涼話。你看,機會就此錯過啦。”

說完,他用力把那個魔法卷軸往地上一丟!

轟的一聲,一道魔法烈焰閃過,頓時一個圓形地魔力光環射了出來……

“這是高級防禦魔法‘守護神結界’!”杜維哈哈一笑:“少將軍,洞穴雖然不容易逃跑……不過‘易守難攻’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吧?哈哈哈哈,你盡管來打吧!我不怕告訴你,就算是你老子赤水斷來到這里,憑他地本事,一時三刻,也別想破開這高級防禦魔法結界!至于你,哼,你慢慢想法子吧!可惜可惜,你剛才如果二話不說,就直接沖進來,就好了。”

說完,他不再看面色鐵青地賽巴斯塔一眼,轉身走回了洞穴里。

看了看牆角的兩個大陸絕頂強者,杜維搖頭苦笑:“我這下是真地沒招了。這個結界最多維持一兩個時辰罷了,能頂到太陽落山的時候,他就一定能沖進來了。你們快想想吧……到底怎麼辦?”

他心中又拼命召喚賽梅爾:“我說曾曾曾祖母,你有什麼法子嗎?”

腦海里,賽梅爾的聲音不快道:“早讓你跑,你不肯,現在我有什麼法子!外面那個人,我也打不過他!”

杜維心中無奈,忍不住想,假如召喚出來的是那個真正的賽梅爾的人格,就好了!如果是那個賽梅爾出來,只怕就打得賽巴斯塔落荒而逃啦。

不過這個念頭一生,立刻就被魔法生物知道了,不由得引來了一聲不快的哼聲。

“這個……要不,你出去求援?反正你無影無蹤,來去他也察覺不了。”

“不行,我沒法離開你太遠,以我現在的程度,如果離開你身子超過一千米的范圍,只怕我感應不到你的精神力,自己就會煙消云散了!”

回答完這句,就再也沒有半點回應了。

黑暗之中,白河愁忽然睜開了眼睛,他的眼神幽幽,看著杜維,緩緩說道……

“杜維,你會不會用彎刀?”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氣死你]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一臂之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