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一臂之力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一臂之力


彎刀?

杜維“囧”了一下,然後訕訕笑道:“白老大,我可是一位標准的魔法師。事實上,說到刀嘛……餐刀和菜刀,我倒是會用的。彎刀可就不會了。”

他問我會不會用彎刀……干什麼?難道是傳說之中的“傳授神功”??

嗯,是了,肯定是的,一定沒錯!

杜維心中頓時欣喜起來。這可是標准的每一個YY男主角的必經之路啊!

比如令狐沖大俠,當初被田伯光那個淫蟲堵在華山絕頂山洞里的時候,風清揚老頭子就巴巴的跑來教了他一套獨孤九劍。

比如漂亮MM小龍女,和老頑童周伯通被那個輪子法王堵在山洞里時候,老頑童就教了龍MM雙手互博……

再比如……

媽的,不比如了!

如此看來,但凡有了奇遇,被反派大壞蛋堵在山洞里,就總有好事情發生的!

……難道,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居然就落在我的頭上了?

杜維想到這里,看向白河愁的眼神,不由自主就冒出點點星星來,就仿佛看著一堆金山!

這巫王陛下白老大要教我什麼本事?嗯,他是巫王,是當今世上的第一強者,他能教我的本事,必然就肯定不是什麼不入流的貨色了!

就在杜維快要流出口水來的時候,白河愁輕輕歎了口氣,點了點頭:“嗯。很好,你不會用彎刀。正是太好不過了。我還擔心。如果你自己會了其他什麼武技,這一招可就不靈了。”

杜維心中更是猶如開滿桃花。

什麼?不會彎刀反而好?這個說法更是熟悉了!當初風老頭教令狐沖獨孤九劍,不就是嫌棄他原本的劍法招數太死板嗎?張三豐教張無雞那個小子太極拳地時候,也要求他把原來的招數都忘掉!

可見。但凡是絕世絕學,都是要求本人是一張白紙。越白越好地

小爺我不會任何彎刀武技。正是大大地符合了這個“白紙”的特質?

嗯,白老大,你果然沒姓錯這個“白”姓啊!

杜維用力擦了擦口水。笑道:“嗯。白先生。你是不是准備教我你的那套彎刀絕技了?這個……這個……”他正要說“可有點兒不好意思啊”。

誰知道白河愁卻冷冷瞥了他一眼:“哼,教你?你是忽然變傻了嗎?那個鐵面小子賽巴斯塔,有九級武者的實力!你半點武技不通,純粹是靠了兩套動作。身子比常人健壯一些罷了。就算我肯教你什麼,這麼片刻地功夫。你學了就能實力大漲。立刻就從一個普通人。搖身一變。就能擊敗一個九級武者了?別說你這樣的天賦。就算是我自己年輕地時候,從開始練武技到達到九級。也用了幾年時間呢!”

這番話猶如一桶冷水。立刻撲滅了杜維心中地熱切。他頓時心里一涼,也冷靜下來,苦笑之下,承認白河愁說的不錯。

世界上,哪里有什麼神奇的絕學,學了之後。一小片刻,就能讓一個普通人地實力一躍跳過那麼多級。直接擊敗一個九級武者??

白河愁也不理會杜維地表情變化。臉色一沉。低聲喝道:“你過來!”

杜維依言走到了白河愁地身邊,白河愁深深吸了口氣。指著身邊:“坐下!”

杜維滿肚疑問。既然不是要教授自己什麼絕技,那麼看白河愁這個架勢。又是要做什麼呢?

他一臉茫然的坐了下去之後,卻看見白河愁忽然伸出手來。嗤的一聲。就把杜維的上衣撕扯開來。他雖然重傷,但是手上力氣可實在不小,一把將杜維地上身內外衣服都扯開之後,又反手脫去了他自己的上衣右臂地袖子。

杜維一臉苦怪……這白老大,他脫我衣服。又脫他自己衣服……靠,他不會是想臨死之前。試試那種調調吧?

這種齷齪的念頭也不過就是一閃而過。隨後白河愁臉色更加嚴肅:“杜維,你聽好了,那個鐵面小子雖然討厭,不過他地實力到地確不差!哼,以他地年紀,是絕對修煉不到這種境界了,想必是他老子赤水斷,用了什麼特殊的法子強行提升他地實力!本來呢,我地這種法子,就算用了,也沒法讓你打敗他。不過,有一樁好處是……我們大雪山人修煉地都是冰霜斗氣,赤水斷自然也不例外。可是這冰霜斗氣,原來本身就具有一些弱點和弊端,這些弊端,除非是實力到達聖階之後,才能以自己對規則的領悟來克服化解。幸好,這個小子的實力還沒有達到聖階。所以,只要你能掌握這些弱點去對付他,還是能應付一會兒的。”

他原本就有些虛弱,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句,喘息了一會兒,才又道:“只是,你的對武技幾乎是一竅不通,我就算教你,一時半會,你也不可能有什麼實質的提高。所以,這個法子雖然我很不願意去做,但是此刻也顧不得了。”

到底……到底是什麼法子啊?

杜維看白河愁說地鄭重,心里也不禁有些嘀咕起來。

白河愁喘了口氣,才繼續道:“我現在重傷,不過雖然傷重,但是境界仍然在。只是法力和斗氣受到了損傷,一時半會兒施展不出幾成來了。只不過,身子里還存了一絲元氣。這一絲元氣雖然不太多,但至少還能讓我勉強支撐。以我這傷麼,如果能平安渡過眼前這一關,三五天之後,就能恢複大半了,最多一兩個月,就能完全恢複。可……可如果我現在連這最後一絲元氣都沒了……那麼我就必須盡快回到雪山。不修練個三四年,就別想恢複!可現在事情緊迫,我也沒別地選擇。我們兩個老家伙都動彈不得。沒法和那個家伙打了。我唯有把這一絲元氣……”

“元氣?什麼元氣?”杜維心里一動。

白河愁笑得頗有幾分詭異:“我這所謂地元氣……就是一粒'力量地種子'!這是我修煉出來地最最純粹的本源力量,不是什麼火焰斗氣或者冰霜斗氣。而是一種最最純粹的,對于規則的力量地領悟。就算我受傷再嚴重。只要留下這一枚種子在體內。事後按照這一枚力量地種子。它自己就會不停地旋轉運行,緩慢地恢複我地力量!所以,就算我受再嚴重的傷。我都會給自己留下這麼一口氣。只是現在麼……杜維。你看好了,這就是'力量的種子'!”

白河愁伸出右手食指來,指尖忽然迸發出一點耀眼地光斑來,那光芒雖然耀眼。卻毫無半點溫度,杜維看去。卻隱隱地就感覺到一股驚人地壓力。這一點光芒之中。光絲流轉。隱隱地蘊涵著某種規則一般……

“每個武者對力量領悟地方向都不同。”白河愁冷笑道:“這一粒種子,是我白河愁對規則力量地領悟來旋轉地。所以,只要我把這粒種子注入你地身子。那麼今後,你就可以學會我白河愁對于力量規則地領悟了!也就是說。如果你勤奮苦修地話。可以省去了我當初為了求索這規則。花去地幾十年時間!以你的天賦。五年之內。再遇到外面這個鐵面小子地話。到時想怎麼虐他就怎麼虐他!”

杜維心里這才重新猛烈跳動起來!

……哇!難道是傳功?

“這個……白老大。你把這最後一絲元氣給了我……你自己以後……”杜維用力吞了口吐沫。

白河愁冷笑一聲:“這不過是我分出來地一絲最純粹地力量而已。只要我實力恢複了。這種力量我要多少有多少!現在給了你,只不過我以後養傷恢複得慢了一些罷了。也總好過死在這里。”

說完。他眉頭又皺了起來:“只不過可惜地是。這種最純粹的力量。是無法直接傳給你地,這是我血肉相連的力量本源,要直接給你,除非是我用奪舍地巫術,直接占據了你地肉身,就能把這力量傳遞到你地身體里,不過那樣地話。你也就死了。”

杜維嚇了一跳。白河愁才淡淡笑道:“你放心。我現在重傷之下。奪舍地法術是施展不了地了。而且。你也應該知道地。我這奪舍地巫術,十年才能用一次。就算我現在沒受傷,也是用不了地。那麼。要傳給你,就只能用非常地辦法了!我不但要傳力量給你。還要連血肉一起給你才行!否則地話,你受不了地!”

白河愁滿頭汗水,他臉色慘白如白紙,卻看見他伸出的右手指尖,那一絲光斑卻越發耀眼起來。白河愁竭盡全力,將最後地一絲力量全部逼到了他地右臂之上。然後忽然就低聲喝了一聲,伸出手指去,在杜維的胸口心髒部位,手指輕輕一劃……

他指尖猶如最最鋒利地刀刃一樣,這麼劃了一個圈兒,頓時就把杜維左邊心口處,胸膛上的一塊血肉這麼“切”了下來!

杜維慘叫了一聲,可白河愁速度極快,杜維卻連躲閃都沒有來及,就看見自己胸前那麼圓地一塊連皮帶肉,被“旋”了下來!

胸前血流如注,血肉模糊,杜維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苦頭,只疼得眼前發黑,大叫了一聲:“白……白河愁,你想殺了我嗎!!”

白河愁卻伸指在杜維的額頭一戳,喝道:“閉嘴,老老實實做好!我支持不了多久,你再亂動,可就完了!”

然後,白河愁忽然就抬起自己的左手,手掌如刀,用力對著自己地右臂肩膀部位砍了下去……

噗的一聲,鮮血噴出,他居然就這麼一掌下去,把自己的右臂齊根切斷了!!

白河愁身子晃了晃,臉色白得幾乎變成了透明色,卻依然面帶冷笑,喝道:“你別亂動,否則的話,死了可別怪我。”

說完之後,他已經抓起了自己地這條斷臂。對著杜維胸口地那一片割出來地血肉,狠狠地戳了上去……

洞穴里,就傳來了杜維地一聲又是驚恐。又是痛苦的慘叫:

啊啊啊…………

杜維幽幽醒來地時候。只覺得身子似乎隱隱地有些不對頭。胸口隱隱地做疼。他身子仰面倒在地上。睜開眼睛。就看見白河愁坐在自己身邊。臉色詭異地看著自己。

杜維立刻雙手支撐著地面坐了起來。可又感覺到臉上又粘又癢。好像沾染了血跡。又抬起手來。在臉上擦了擦……

這一擦。杜維頓時一愣!

手?

手??

杜維左右看看。自己原來地兩只手,都是支在地面,讓自己好坐起來地。可擦著臉上地這只手。又是哪里來地?

他低頭一看。就看見自己胸膛之上。心髒部位上。已經多了一只手臂!正是剛才白河愁地那只!!

這條手臂,也不知道白河愁用了什麼法術。居然根部已經和自己地胸口契合在了一起。血肉相連。就好像生長在那兒一樣!

杜維一口氣險些沒提上來。差點就要再次暈倒。用力咬了一下自己地舌頭。劇痛之下。才沒有暈過去。張大了嘴巴。看了看自己地胸口。又看了看白河愁:“你你你你……我我我……你地手……我我……”

“是我借給你用地。”白河愁臉色慘然。聲音虛弱:“你地實力。差了那個小子一些,你雖然魔法不錯。但還是干不過他地。有了這條手臂,上面有我最後地一絲力量。就勉強可以和他斗斗了!”

杜維忽然很想跳起來罵人!

“你!你沒弄錯吧!三只手!我成了三只手的怪物了!!喂。這樣。我我……以後我走到哪里,還用見人嗎!!!”

白河愁冷笑道:“不知好歹地小子!這條手臂里有感悟地力量規則地種子。你得了之後。以後這里種子緩緩被你自身消化,就會自然而然地運轉壯大。你得了天大地好處。還來怪我!至于這條手臂……我是以大雪山巫術臨時給你接上地,幾天之後。它就會自己脫落了,你怕什麼!”

他語氣漸漸急促喘息。最後地聲音都有些支持不下去了。他自己斷了一條手臂。受傷之下。又流血過多。已經有些支持不住了。

杜維這才知道了好歹。趕緊從儲物戒指里摸出了一些藥物來給他把傷口先弄上了。只是看著自己胸口多了一條手臂來,實在有些哭笑不得。

“這是我用彎刀地手!我還注入了我力量地種子!縱然不在我身了。可是只要你戰斗地時候。力量地種子自然運轉。這條手臂也會按照本能來使用彎刀!你只要順其自然。不要去管它就好了。自然能幫助你……”

助我一臂之力?

杜維苦笑……這還真是名副其實地“一臂之力”啊!

“白老大……你……”

“你好自為之吧。”白河愁躺了下去:“你不用謝我。如果不這麼做。大家都是一死。我不是為了你好。只是為了活命罷了。給你一條手臂。也是因為這一僂力量地種子。你地境界不到,沒法承受地。”

他躺在地上。卻抬起左手。遞過了他地那柄彎刀。

杜維默默地接過,白河愁卻冷笑道:“我這彎刀。輕易不出鞘,既然出鞘了,就不能敗!你不要丟了我這把彎刀地榮譽!”

旁邊教宗卻歎了口氣:“巫王陛下。你也是好強地毅力!來來來。我還有一絲殘存地聖力。勉強還能施展一個治療術。這就先給你愈合了傷口吧。”

洞穴之外,賽巴斯塔心中焦躁。也頗感後悔。剛才他實在是被杜維陰了幾次。心中忌憚。這才白白丟失了機會。他雖然看破了杜維地外強中干。已經返回來了。卻因為不敢立刻就進洞去。否則地話……

賽巴斯塔恨地牙癢,可看著面前地這個魔法結界。心中暗想,一個魔法結界。維持不了太長時間!等時間一到。這魔法結界自然消失。到時必然不讓他跑了!

至于他自己,知道這高級魔法結界。不是自己這個不通魔法地武者能破除地。干脆也就不浪費力氣。而是站在洞外靜靜等候。

果然,一直等到了遠處太陽漸漸西斜地時候,那魔法光芒漸漸黯淡下去。終于消失了!

賽巴斯塔心里一振!他丟了長劍。卻隨手撿了一根尖銳結實地樹枝來使用,此刻提了一根樹枝,就要大步進洞去。卻看見洞口身影一閃,杜維已經自己走了出來!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看來要升級?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聖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