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你是誰?】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你是誰?】


杜維此刻卻是有是驚喜又是郁悶,驚喜的是這第三條手臂居然如此管用,就等于自己隨身挾帶了一個自動防禦系統啊!郁悶的則是這個東西實在太過難看,平白無故的比別人多了一只手,豈不是成了三只手的小偷了?

塞巴斯塔深深吸了口氣,他這一口氣吸了進去,就仿佛把周圍的空氣都抽干了一樣,隨著他往前邁上一步,以他腳下地面開始,地上隱隱的一層白色的冰霜逐漸蔓延開來。杜維就看見拿冰霜不停的吞噬著地面,朝著自己而來。

而這第三條手臂里,隱隱的忽然就生出了一股怪異的力量來,這一股奇異的感覺順著手臂一直散布到自己的身體里,頓時感覺到身子一暖。隱隱的看去,杜維的身子周圍仿佛就煥發出了了一團極為微弱暗淡的紅光來!

這更讓塞巴斯塔吃驚了!這紅光雖然微弱。卻正是標准的,貨真價實的“斗氣”!!

能生出斗氣。並且散布盜身子之外,這已經是身為一個武者,等級越過中級的標准體現了!可以說,除非是四級以上的武者。否則絕對無法讓自己的斗氣到達這種程度。杜維……這個混蛋,他可真是讓人驚歎!!明明是一個絲毫對武技不通的魔法師。片刻之間。居然就有這種造詣了?

冰霜斗氣蔓延開來,周圍方圓數十米的距離,地面之上變成了一片冰晶,而靠得近的幾棵大樹之上。也頓時咔咔的凝結成了冰,樹枝之上的樹葉搖晃,變成了冰凌,寒風一吹。叮叮當當的發出響聲來。

塞巴斯塔顯然已經出了全力了!

他這次沒有再用什麼奇快的速度。卻而返只是握著長矛,一步一步緩緩的走向了杜維。他每往前走一步,拿冰霜斗氣的壓力,就仿佛更加凝重,壓得杜維心中沉甸甸的,就仿佛看著面前一堵巨牆朝著你倒來,可是你卻偏偏毫無辦法。

只是他身上的那一團柔和的紅雙。卻死死的抵擋住了冰霜寒氣的蔓延。任憑壓力如何巨大,卻是一步不退!

那冰霜蔓延到杜維的身前,就再也無法前進一步,而杜維攔在洞穴門口,也不讓冰霜侵入洞穴里。

塞巴斯塔一步一步緩緩走來。他每走一步,拿氣勢就仿佛更增加了幾分。杜維雖然不太明白。單心中也隱隱的有了一種怪異的感覺:等塞巴斯塔這小子走完了這幾步,只怕接下來就是他的驚天一擊了!

第三條手臂忽然就自行動了起來,完全沒有經過杜維這個“主人”的思維,忽然就手握彎刀,遙遙的輕輕一劈……

嗤的一聲。彎刀之上,一道淡紅色的火焰分化而出。杜維看的心驚,卻居然是白河愁的獨門絕技,火焰斗氣!這淡紅色的火焰斗氣,溫度卻遠遠勝過普通火焰百倍。淡淡的紅光射出,瞬間焚化出了一道火路來,所經的地方,地面的冰霜頓時被溶解。

這條手臂一刻不停。卻一連劈了哪麼七八下。看樣子他試圖阻止對方的冰霜斗氣的侵襲,可惜力量上卻遠遠遜色對方,任憑它如何努力。地方的冰霜被溶解之後,瞬間就又重新凝結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塞巴斯塔終于走到了杜維的面前!

他手里的長矛抬了起來,卻是以一種奇異緩慢的速度。刺向了杜維!

這一刺。速度仿佛並不快。可落在杜維的眼里,卻隱隱的產生了一種錯覺。仿佛這長矛就在眼中,卻就是身子無法躲閃。看似不快,卻仿佛已經超出了速度的極限了!

這樣的感覺。如果此刻有一個聖階強者的話,比如侯賽因和羅德里格斯,哪麼立刻就會察覺出來,這個塞巴斯塔的實力,實在是已經站在了九級地巔峰,距離突破聖階。已經只有一步之遙了。他這全力一次,似乎已經隱隱的有突破時空規則的征兆……

杜維的第三條手臂立刻就有所感應,這次彎刀橫削了過去,卻再次瞬間就找到了對方這一刺的力量最薄弱的一點,叮的一聲。長矛和彎刀碰撞在了一起,塞巴斯塔手臂輕輕一晃,可是這次他卻絲毫不退。長矛雖然被這麼輕輕一阻塞,可是卻毫不停留地繼續往前刺了過去。杜維地彎刀擦在了長毛之上,立刻就將這木矛地邊緣整整削去了一片,貼著長矛的柄,割向了塞巴斯塔地手指。

而塞巴斯塔的嘴角,卻反而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

杜維明明看著這麼一柄長矛刺向了自己,可惜他自身的武技的境界不足,就是無法抵擋。百忙之中忽然就大吼了一聲。自己的兩只手,用力朝著對方那長矛尖狠狠的抓了過去。

撲……

杜維就感覺到兩只手的手指劇痛。可是卻真的讓自己一把抓住了對方的長矛,他顧不得手上的劇痛,用力去抵擋長矛,可就猶如蜻蜓撼柱一樣,哪里能抵得住?

偏偏身子都仿佛被對方的斗氣死死壓住。根本閃躲不得……

終于,就聽見嗤嗤的幾聲,第三條手臂的彎刀,就已經貼上了塞巴斯塔的手,然後就真麼狠狠的切了進去,骨骼的破碎聲音清晰可聞!

這一刀之下,塞巴斯塔卻忽然詭異一笑,松開了被砍中的這只手,然後這柄彎刀,就毫無阻擋的,切了上去,狠狠的切在了塞巴斯塔的胸口……

鮮血迸了出來,頓時噴在了杜維的臉上,而就在此刻……杜維的雙手,忽然就被對方長矛上的斗氣催爛!他的手掌手指頓時裂開了幾十道口氣,鮮血流淌出來!而他的右手手指之上,原本還佩戴了兩枚戒指,一枚五彩石。一枚則是儲物的魔法戒指,而冰霜斗氣之下,也頓時破碎!

戒指叮的掉在了地上,那枚五彩石戒指也不過就是碎成了幾塊而已,可那枚儲物戒指。破碎之後,上面蘊含的魔法被摧破,里面儲存了大量的東西,什麼瓶瓶罐罐,還有什麼魔法材料,魔法藥劑,還有各種杜維隨身挾帶的東西。一股腦兒全部丟了出來,落在了地上。

其中,就有哪麼一枚小小的徽章,卻一不小心,被木矛上的倒刺掛住了,沒有掉在地上。卻連著這長矛。一起刺了進去……

撲!

杜維就感覺盜胸口一涼,他就真麼親眼看著這柄長矛。刺進了自己的胸口。那冰涼的感覺。讓他仿佛都沒有什麼疼痛感,只覺得這麼一塊寒氣侵入體內……

好冷!

杜維全身一個哆嗦,下一個瞬間,他仿佛看見了塞巴斯塔眼神里的猙獰。

木矛之上,原本凝重安靜的冰霜斗氣陡然爆發出來。杜維就感覺到那長矛之上,仿佛延伸出無數把大刀來,侵入了自己的身體里,到處狂砍狂劈。他低頭看去。就看見胸口紮著長矛的地方,陡然爆發出一團血霧!

那冰冷的長矛。刺穿了自己的身體。仿佛還摩擦著骨頭,就真麼紮穿了過去。

塞巴斯塔身子中了一刀,卻毫不變色,忽然就手里一抬。被長矛紮穿了的杜維,頓時就被整個人挑了起來。然後重重的摔了出去。

啪!!!

杜維的身子落在地上地時候。他幾乎已經感覺不到什麼了,只感覺到了自己的身子似乎已經被冰霜斗氣瞬間完全凍結,然後又被摧垮,他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很快的虛弱下去,就仿佛洪水一樣,帶著自己的生命意識飛快的消逝……

就要死了嗎?

杜維心中生出了這麼一個古怪的念頭來。

他努力的伸出雙手,似乎要抓住什麼東西。可是卻什麼都沒有抓住。最後雙手重重地垂落下來。落在了自己的胸口……

手指手掌之上。胸前被長矛刺穿的地方。鮮血如泉湧一樣奔流而出……

就在杜維感覺到意識漸漸要離開自己的時候。

他的胸口,一枚徽章……

那枚阿拉貢留下的神聖騎士徽章。

那枚教宗用來施展神術的,後來被杜維偷偷撿起的徽章……

杜維地血液流淌在了徽章之上,那徽章之上原本布滿了各種各樣劃痕和劈砍地痕跡,而之前哪一戰,最後更是幾乎被白河愁的驚天一刀差點就劈成了兩半的那個痕跡……

這些傷痕,卻全部在杜維的血液浸泡了之後,以一種極為詭異的速度,緩緩的融合了起來!

在這一刻。如果旁邊有人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這徽章上地金屬質地,就仿佛忽然變成了活物一樣。慢慢的溶解之後,一道一道地痕跡修複,最後就連那最厲害的劈痕也愈合了起來……

而就在徽章的背面,那用古樸的花紋字體留下的阿拉貢的名字“阿拉貢-羅蘭”這個名字,每一筆畫的線條,都陡然流動了起來!一根一根的線條,輕輕地來回飛舞扭曲,最後重新組成了一個新地名字……

塞巴斯塔眼看終于把杜維刺穿了,他長毛里蘊涵的冰霜斗氣。毫無保留的全部傾注到了杜維的體內,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覺到,這個讓他痛恨的家伙,身體里所有的生機。都被自己的斗氣一一摧垮!

當長矛挑著杜維的身子遠遠的丟了出去的時候。看著杜維落地。無力的落下雙手,塞巴斯塔心中生出了一股無比的痛快!

終于……殺死了這個可惡的混蛋了!

他身子一個踉蹌,猛烈的咳嗽了幾聲,看著胸口的傷口……

這詭異的第三只手,那一刀,可實在是厲害!塞巴斯塔胸口的鎧甲早已經被輕易切開,那一刀深深的刺進了他的肺葉里,甚至還有一絲斗氣試圖侵入。不過這股力量對自己來說,實在是弱了很多。頓時就被他抵擋住了。

只是……這傷卻實在是不輕。

他冷笑了兩聲,深深吸了口氣。全身骨骼忽然就發出了一種奇怪的聲音。隨後他胸口的傷痕飛快的愈合。鮮血停止了流淌。就連手背上的刀口,也瞬間消失了。

他心中卻反而生出了一股氣惱來。

這個可惡的杜維,終于最後還是逼迫自己施展出了這個完美體來!

不過,現在當務之急是立刻殺了兩個老家伙。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趕回西北軍的瓦特要塞去見父親!這該死地完美體,每次施展出來。事後都要受到強烈的反噬。免得性情打亂,嗜血的瘋子。完美體施展的越厲害,反噬的力量發作的就越發快,反噬的力量也就越強!

似上次和那個龍戰士戰斗的時候。過度催發完美體,就使得反噬來的極快,戰斗結束之後,立刻就被反噬。

幸好這次。只是這麼輕輕的使用了一下,向來反噬也不會發作的太快,以自己的能力。還能壓制一段時間。只要自己盡快趕回瓦特要塞,就沒問題了。

看著空空地洞穴,塞巴斯塔心里再次生出了一絲激動!

教宗?巫王?哼!等會兒之後,都是我手下的亡魂!!

殺了教宗。羅蘭帝國必然打亂!而草原失去了巫王的保佑。那些野蠻人的騎兵。也不放在自己的眼里!

天下……天下還不是我們的!

他興奮之余,往前急邁了兩步,可忽然就聽見旁邊一個細微的聲音傳來,他轉頭看去,陡然就臉色一變:“不可能!你……”

之前杜維的“尸體”,已經喬喬的站立了起來。那臉上的神色很是冷漠,就真麼淡淡的瞧著自己。他胸口那個被長矛刺穿的大血窟窿,已經飛快地愈合了起來……

見鬼!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比自己地完美體愈合得還快?!

忽然,就看見這個“杜維”輕輕一皺眉,看了一眼自己胸口的那第三條手臂,仿佛嘟囔了一句:“用這種斑駁不純的力量,怎麼能完美融合?哼……”

他忽然抬起手來,用力一拉。嗤的一聲,就把自己的這第三條手臂給齊根扯掉了!而原來融合的部位。傷口也瞬間就愈合。看不出一絲痕跡了。

隨後。“杜維”抬起頭來看著塞巴斯塔,眼神里那種淡漠,甚至讓塞巴斯塔心中生出了一股寒氣來!

是地,淡漠,絕對地。毫不掩飾的淡薄!

就好像是一個巨人。隨意的看了一眼自己腳下的螞蟻……這樣的淡漠。絕對不是可以偽裝出來的。而是那種本能的。自然地。

只是被“杜維”看了一眼。塞巴斯塔忽然就感覺到自己全身都被一種滔天的威勢籠罩住了,壓得他幾乎瞬間就感覺到自己就要發瘋了一樣,恨不得就仰天狂吼幾聲才好。

他居然就此心靈失守,陡然就挺起了長矛,對這“杜維”,口中毫無意識的大聲叫道:“你……你……”

“杜維”空洞的眼神里。終于,那一絲淡漠漸漸消失,隨即流露出來的卻是一絲深深的詭異。然後,他終于緩緩開口。他只說了簡短的兩個字……

“找死!”

塞巴斯塔忽然就感覺到面前的整個世界空間都陡然扭曲了一下,等他再次看清楚的時候,“杜維”已經站在他的面前,兩人距離之近,就只有哪麼兩步之遙了!

心中大駭,正要挺長矛去刺,卻忽然就感覺到長矛之上一僵。低頭看去,“杜維”地一只手已經按在了自己的長矛之上!

他……他……他怎麼……怎麼做到地?

這是塞巴斯塔心中最後一個清醒地意識了!

下一個瞬間。他忽然就感覺到了整個空間都變得慢了下來,然後就覺得自己的體內湧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那力量噴薄而出。頓時自己全身的汗毛孔,都猛烈的流淌出了鮮血!

這一瞬間,時間變的是如此的慢,甚至他都能無比清晰的看清自己的身子肌膚表層,每一股血液噴發出的每一個最最細微的過程……

轟!!!

一聲巨響之後,地面之上,出現了一道長達數百米的長長的深溝!塞巴斯塔的身子已經直接的遠遠的飛了出去,那力勢強大之極。他往後飛出去的時候,身子穿越了整片樹林,一路之上也不知道撞到了幾十棵大樹!

等塞巴斯塔感覺到自己身子已經完全散架了一樣,終于耳邊的風聲消失,砰的一聲,砸在地上的時候。他張口連連噴出鮮血,再看自己的身子……

他就好像一個被人扯爛了的布娃娃一樣!他的胸口,一道斜斜地長達一米的大大的切痕,幾乎把他整個人都切成了兩半!

塞巴斯塔幾乎疼的暈了過去,此刻那里還敢保留實力?拼命的全力施展完美體來,努力的將身體愈合……

當他終于能搖搖晃晃站立起來的時候,再看遠處……

他驚恐的發現,自己居然剛才這麼一飛,就飛出了不知道多遠!

剛才自己置身的那片樹林。放眼看去,卻已經在地平線上遠處天地天地交合地地方,只能隱約的看見那麼一點……

塞巴斯塔面色狂駭,驚恐的看著那樹林的方向……

杜維……杜維……杜維……他怎麼可能擁有這種強大的實力!!

他心里此刻駭極,哪里還敢回去?忽然就大吼一聲。掉頭朝著西北的方向,一路狂奔逃竄而去。

樹林里……

“杜維”站在那兒。他的臉色一片漠然,仿佛沒有什麼意識一樣,空洞的眼神掃了一遍,卻忽然看見了地上的那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正是剛才杜維的儲物戒指破碎之後,里面的東西散落出來的。

他搖搖晃晃的走了過去。卻忽然伸出手來。從這堆東西里,把那把造型奇特地“計都羅喉瞬獄箭”抓了起來。

他的臉色忽然變的異常的柔和,手指在這長弓之上輕輕的撫摸了兩下……

忽然,他臉色一變。眼神里閃過意思可怕的異色,陡然伸手一抓!

空氣之中,傳來了一聲痛苦的聲音,隨即空氣里,一個紅色的身影,仿佛被他這麼一抓之下。硬生生的從空氣里抓了出來!

塞梅爾一臉驚恐,她的脖子被“杜維”一手抓住,眸子里滿是驚駭。看著面前的這個“杜維”。

“你在偷窺我。”

“杜維”的聲音里帶著一絲不屑,看了塞梅爾一眼:“哼。一個沒有軀體的魔法生物而已。”

塞梅爾脖子被抓住了。心中更是恐懼!自己明明沒有實際的身體。只是一個虛幻的影子!可面前這個人,一手就居然能“抓”住自己!仿佛無論是虛幻還是實體。他都似乎不受規則束縛!

“你……你……你不是杜維?!”塞梅爾聲音顫抖。

“杜維”臉色上閃過一絲異樣,終于,從那茫然的眼神里,出現了一絲清明來。

他低頭想了想,然後仿佛笑了笑:“嗯,我想起來了……我早就是死了地。嗯……時間太久了,久得我幾乎把什麼都忘記了。”

他又看了看塞梅爾,淡漠地眼神里終于出現一絲溫暖,手指松開:“你是塞梅爾。對吧?嗯……你是那個真正地。還是那個影子?”

塞梅爾的脖子被松開之後,心里稍微按了一些,卻驚恐的退後了幾步:“我……我是一個魔法生物。”

“杜維”仿佛笑了笑。仔細的看了她一眼:“哦……哪麼。放心,真正的你。很快也會覺醒過來了。”

塞梅爾一張美麗的臉龐蒼白:“你。你到底是誰!”

“杜維”卻搖了搖頭,然後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緩緩道:“其實,你我都是一樣的。你放心,他沒有死,否則的話,你也就消失了,對吧?”

頓了一下,他緩緩的坐了下去,聲音漸漸低沉微弱了……

他的最後一句話是:“等他醒來之後,你幫我帶一句給這個小子……”

“什麼……什麼話?”塞梅爾猶豫了一下,走上了兩步。

“告訴他……好好干!能否結束這一切,就看……他得了……”

眼看他眼睛就要閉上了,塞梅爾忽然心里一動,靠了上去:“你……你到底是誰???”

“我麼?我是……”

仿佛頓了頓,他忽然睜開眼睛來,陡然全身一股強大的氣勢展開!那氣勢蔓延開來,瞬間。塞梅爾就感覺到自己仿佛是站在一座高山的身旁!

然後,他伸出一只手掌來,輕輕攤開。

掌心。赫然正是那枚徽章!



杜維感覺盜自己仿佛站在一片虛空之中。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完好無損。可偏偏周圍都是一片夢境……

夷……難道老自己已經被塞巴斯塔那個鐵面小子給掛掉了?

難道……這里就是這個世界的陰曹地府?

就這麼死了?下地府投胎去了?不知道能不能回到自己的那個世界啊……

可是,周圍都是一片虛空,連條路都沒有啊……

杜維忽然用盡全部力氣大聲吼了出來……

“有~!~~人~!~嗎????”

虛空之中,忽然就有一個聲音回答了。

讓杜維驚恐的是,這個聲音。那個聲音%居然和自己的完全一樣!!

“你覺得什麼是‘人’?”

杜維愣了一下:“人??人就是人類……”

“那什麼是神呢?”

“神?”杜維想了一下:“我管他神是什麼東西!再我看來,這大陸上的神靈,那個什麼光明女神,不過是一個蒙騙世人的婊子而已!”

那個聲音忽然大笑起來:“說的好!說得好!什麼光明女神,不過就是一個婊子罷了!”

頓了一下,那個聲音又問道:“我問你。你想不想有一天,可以讓這個婊子跪在你面前舔你的腳趾?”

杜維:“……”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聖階?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命中注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