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暴風來人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暴風來人


“夷?這是一枚神殿地神聖騎士徽章,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喬喬看著杜維捏在手里的東西,又看見杜維一臉緊張的摸樣。不由的問道:“神聖騎士徽章。是絕對不可能被外人得到的!你……你這枚東西,多半是偽造地吧!你偽造神聖騎士徽章,難道想對付神殿嗎……啊,說不定是你偷來地!”

杜維苦笑了笑:“這個東西……嘿嘿,還真地就的確是是‘我’的!”

喬喬不信,她搖頭道:“這你卻騙不了我地。這神聖騎士徽章都是有聖力印記地,而且每一枚徽章的背面,都有主人的名字印刻在上面。那是用聖力加持過的。就算是魔法師,都無法偽造出來。你說這徽章是你的,就翻過背面給我看。”

杜維愣了一下,背面……這背面刻的是阿拉貢的名字,真的要給這女人看了,她還不得把眼珠子瞪出來?

杜維正為難,喬喬卻冷笑一聲,忽然就一把搶了過去。喬喬畢竟也是一個高級武士。魔武雙修,杜維一個普通的魔法師,怎麼能搶得過她?

只見喬喬搶過了這枚徽章翻過來一看,看見背面,忽然就捂住了嘴巴,“啊”了一聲,再看杜維的時候,眼神就說不出的古怪了。

杜維歎了口氣。正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喬喬卻一臉怪異:“這。這東西真是你的?我能看出這徽章不像偽造地……可。可神殿怎麼可能發給你這種徽章?難道你已經投靠神殿了嗎?”

杜維心里也是一怔,從喬喬手里拿過徽章看了一眼背面,他的表情也不由的古怪起來。

那背面的紋路,早已經不是“阿拉貢-羅蘭”了!幾道古樸的花紋,最後卻形成了一個嶄新的名字!

“杜維-魯道夫-羅林”

杜維自己也張了張嘴。深深吸了口氣,才勉強一笑:“你看。我早說了這是我地東西,偏偏你卻不信。”

他趕緊把徽章收進懷里。

喬喬眯起了一眼睛:“我也不是懷疑你真地投靠神殿,你這人。對女神實在沒多少敬意。就算這世界上人人都信神,你卻不會信的。這點,我還是很了解你地。”

說了這句。喬喬忽然臉上露出了難得一見的溫柔微笑來,尤其是這最後一句“了解你”。說出來的時候。更是覺得心中如鹿撞一般忐忑。卻偏偏還有哪麼一絲隱隱的甜意。

她立刻察覺到自己的神態有異。趕緊咳嗽咳一聲,才沉聲道:“只不過。你弄到了這枚神殿地徽章難道你想以後要打神殿的主意嗎?我只是想提醒你。那幫神棍。可不好惹的。”

杜維干笑了兩聲……這個卻不好解釋。這說來,就話長了。

哼。什麼阿拉貢也好,什麼杜維1234……說起來複雜,如果真地要解釋。倒也簡單。

就好似一個家伙玩網絡游戲,現注冊一個“阿拉貢”的賬號,練到了一百級之後。在對付一個超級終極BOSS光明女神地時候失敗了。然後他發現自己的練級的方向錯了。只能重新注冊了一個“杜維1”地小號,然後把全套裝備和游戲幣還有經驗值等等都轉到了這個小號上。再次練到一百級去挑戰BOSS,可惜再次失敗。最後他不得不再建立了“杜維2”,再次轉了全部的裝備惡寒經驗值等等東西。開始了新地打BOSS路程……

事情。騎士就他媽這麼簡單!

只是這些……杜維能對誰說?

這些苦惱,這些重擔。杜維能對誰傾訴?誰能明白他地話??

杜維一行車隊往帝都地方向前進,傍晚地時候,來到了一座小城鎮,按照杜維地吩咐,車隊在這里休息一晚。這個舉動立刻得到了隨行的那些護衛騎兵的一致擁護。

看著這些懶散的地方守備軍,杜維心里不由的歎了口氣。

他在西北見過魯高麾下那些精銳的西北軍,軍容整齊。訓練有素。進退有據。實在是一等一地精兵了!

而草原的騎兵就更不用說了,戰斗力驚人。加上馬術精良,和草原人野蠻彪悍的性子,更是天下最強的騎兵了!

可帝國地這些地方守備軍的素質……

不過是更在杜維地馬車邊走了兩天罷了,而且因為羅德里格斯和喬喬為了照顧杜維地傷後除愈,還可以放慢了前進地速度。可這幫老爺兵……看著他們只在馬上騎了小半天,就一個個一臉疲憊,腰酸腿疼,又是哈欠又是叫苦,如果不是礙于軍令,和對杜維這種大人物的敬畏,恐怕早就支持不住了。

這種垃圾一樣的兵,如果實在隆巴頓那個二百五將軍的手下。早就一腳踢出軍營了。

帝國地軍隊雖然每年春季操演,這個千年來都保持的好傳統,雖然浪費了大量的軍費,卻總能讓軍隊保持充分的戰斗力——可畢竟,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些地方,對于每年的春季操演,敷衍了事,這種上瞞下報的事情,杜維也不是不明白。

而且,說到底。就算是春季操演度能嚴格執行,可畢竟每年只有一次而已。軍隊的戰斗力,也不是就哪麼一年一次的春季操演能解決問題地。

這小城里最大地一間旅店,自然就被杜維一行人包下了,百十名騎兵不等杜維吩咐。早有人就先進了旅店里,呼呼呵呵,一副老爺地樣子,把旅店老板和里面地伙計嚇得不輕,趕緊端茶送水。

而更有的騎兵,甚至就自行卸了鎧甲……就連羅德里格斯看了。都連連搖頭。可愛傾情手打

不由對杜維苦笑道:“這些守護騎兵,實在太過廢物了。雖然此行不過是護送您。不算是什麼正式地軍事行動,可畢竟行軍途中。不得命令,就敢自行卸了鎧甲。這已經是犯了軍規了。”

杜維卻搖頭:“帝國建國千年,大陸統一。放眼看去,這世界上也沒什麼對手了。也一直沒有什麼大規模地戰爭,現在麼……除了西北軍團。北方的暴風軍團。還有王城近衛軍,和南方沼澤的軍團,這幾個主戰軍團之外。其他地地方守備軍,早就軍備廢弛了。甚至有些,還不如一些貴族家養的私軍。不是練出來的。而是打出來地……唉。你看那西北軍的素質。再看看從草原上撤回來的那兩萬騎兵,雖然只有兩萬,但一個個都是那麼彪悍精神啊!”

說到這里,杜維連連搖頭。

他也懶得管這些守備騎兵,倒是有這些騎兵地軍官跑來拍馬屁。准備了上等地房間,又勒令老板送來了美食美酒,如果不是杜維怕麻煩。恐怕連這個小城地守備長官都要被叫來參見了。

杜維也沒心思用什麼美酒美食。隨便吃了點兒東西。就借口疲憊。要去休息,他這一走。下面的那些騎兵頓時就開壞了。一時間呼三喝四,大碗美酒。大塊吃肉。

旁邊羅德里格斯看的冷笑連連……行軍途中。這些騎兵隨意喝酒,喝的爛醉!如果在郁金香麾下的軍隊。早就被拖出去砍了!偏偏這些家伙仿佛是習以為常一樣,就連帶隊地軍官。也是喝的雙目發紅——看這幫人的摸樣,恐怕還恨不得再找幾個歌姬相陪。才更滿意。

羅德里格斯是標准的騎士出身。看不得這種場面,一會兒就干脆跟著杜維一起去了。

傍晚時分。杜維正在房間里,捏著那枚徽章,心中沉思。卻忽然就聽見了樓下旅店之外傳來了一陣馬蹄聲!

那馬蹄聲由遠而近。可聽上去。卻仿佛極為整齊,縱然在奔馳之中。隊列卻不亂!而且到了門口,馬蹄聲整齊的停了下來,卻無一聲馬嘶!顯然這些人地騎術極為優良,對馬匹的掌控了得!

“帝國境內,還有這樣素質地軍隊?”杜維心里好奇,就不由得推門走了出來。

旅店大堂里,就看見門外停了二十多騎,這些人人人都是一身鮮亮地精裝鎧甲,內襯皮袍。馬上還掛著只有主戰軍團才裝備的短弩,頭盔之上,插著一根雪白的長羽,每名騎兵的身後,都披了一條灰色地披風。

就聽見一個渾厚威嚴地聲音喝道:“所有人下馬。整理裝備,我們在這里吃飯!所有人刀工不得離身!另外……留下三個人負責照顧戰馬,不得離開馬匹半步!”

說完之後,這人就跳下了馬來,身後那二十騎兵才敢下馬。這些人動作整齊彪悍。就連走進大堂來,都梟梟的皮靴聲,都顯得那麼有精神!

後面的騎兵冷酷地決絕了旅店侍者牽馬地舉動,而是自動分出了三個人來,牽了馬,才讓侍者前面領路往後面馬棚去。

“行軍途中,軍馬不得交予閑雜之人照料!這是軍規!一會兒馬匹吃什麼草料,喝什麼水,都必須經我們地手才行!!”

這為首之人走進大堂之後,只見他一身銀色地鎧甲,將原本就極為魁梧雄壯的身子更為襯托的極為挺拔。而和身後地那些部下不同。他身上地披風卻是鮮紅顏色,只是一路風吹。沾染了不少塵土——可縱然這樣,卻反而比大堂里那些守備軍更顯得彪悍!

這人大步走了進來,看見里面這麼醉醺醺的一片,虎目之中不由得流露出一種深深的鄙夷,更是隱隱地露出一絲怒色。仿佛正要說什麼,卻咬了咬牙,冷笑一聲,不理會里面的那幫喝的爛醉的家伙,直接走到了角落里坐下。而他身後地那十幾個騎兵,則連走路的姿勢都保持了一種充分地警惕,來到這個首領身邊,卻隱隱的還形成了一個防禦的陣勢。可愛傾情手打

旁邊那些喝的大醉的守備軍,看見這十幾人進來。頓時就安靜了下來。他們雖然喝了不少酒,但是畢竟這帝國軍制的裝束還是能看得出來地!

只見這進來地十幾騎之中地那個披著紅色披風地首領。看摸樣大約三四十歲地樣子。臉部線條剛毅。縱然是此刻略微有些疲憊的摸樣,卻不減分毫威武。而且……他地鎧甲胸口。佩戴的徽章,赫然表明了他地身份。乃是一位正牌地將軍!!

而且,他身後地這些騎兵。灰色披風。銀色鎧甲。頭盔插白羽……這些特征。立刻就讓人辨認了出來,這些人是帝國地主戰軍團之一。駐紮在北方冰封森林南端地暴風軍團!無極限書屋

這旅店地老板,也是一個接南送北地機靈人。趕緊就跑了上來。只是卻遠遠的就被兩個暴風軍團地騎兵攔住了,他不敢靠近,只能恭敬的問道:“各位貴賓。請問需要點兒什麼?”

“食物。要乾淨,要快。還有清水!然後給我的人。每個人地皮囊都灌滿了水。一切要快,我們還要趕路。”

這老板又笑道:“大人。我們這里又本地著名地佳釀美酒。你看要不要……”

這將軍忽然眼睛就一瞪。重重的哼了一聲。這麼一哼。就仿佛帶這深深的威勢,這老板不由得腿一軟,險些就坐了下去。就聽見這將軍冷笑道:“行軍途中飲酒。是砍頭大罪!”

他這句話說的甚是大聲,旁邊那群守備軍聽了。就有不少人露出不以為然地表情來。只不過看著對方是一名將軍。人人卻不敢說話,一時間。這大堂里卻安靜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那群守備軍地領隊軍官。才勉強整理了一下儀容,咳嗽了兩聲。老老實實的過來敬禮。那個將軍看了他一眼。看著這個軍官喝的滿臉通紅,眼神更是冰冷,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個禮,也不理會。

“將軍大人,我們是XX城XX守備軍營地。我是領隊地二級騎長。能在這里遇見以為帝國地將軍,實在是我們地榮幸!”

那個將軍這才冷笑了一聲:“你們也算是軍人?如果是我麾下的,早就全部砍了頭了!快快從我眼前消失。我有要緊事情,懶得和你們計較,否則的話……哼哼!!”

那軍官身子一哆嗦。趕緊告罪退了下來。只是那幫守備騎兵,就人人臉色不快了。這酒也當然喝不下去,一般人都灰溜溜地跑出了大堂,還有不甘心地人,則抱了酒壺離開,看樣子是回房間繼續喝去了。

大堂里安靜下來之後。這將軍忽然輕輕歎了口氣:“如此軍備素質……唉,遇到了危機地時候,怎麼能打仗!”

旁邊一個騎兵看來是他地親信。卻低聲要安慰道:“將軍。帝國地強軍也不是沒有。那王城近衛軍,就很是不錯。還有帝國地海軍……”

“海軍!”這將軍一聽,不由得苦笑:“戰船在厲害,能開到陸地上來嗎!這次……唉,不說了,大家都坐下吃東西,我們吃喝完畢,趕緊上路!”

他一聲令下,周圍站著的騎兵才敢紛紛坐下,人人靜座,等送上來食物之後,還有人檢查完畢,這才一個個狼吞虎咽地大吃起來,卻沒有一個人說一句話。

片刻之間,就吃喝完畢,這將軍站了起來,正在吩咐走人,卻忽然就聽見上面傳來了一個笑聲。

“啊……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位是暴風軍團的安德列將軍吧!”

隨後,就看見一個身穿華服的少年從樓梯上走了下來,這安德列將軍一聽,立刻轉過身來,深深的看著對方。

這少年,自然就是杜維了,杜維笑道:“安德列將軍,你忘記了嗎?我是杜維,原來的杜維-羅林,現在的杜維-魯道夫。當初我離開冰封森林的時候,您和克拉克法師,還一起帶人來找我呢。我們還一起走了幾天。”

安德列將軍微微一思索,立刻就記了起來,卻趕緊上前兩步,微微欠了欠身子,施了一個軍禮:“是郁金香公爵單身閣下!暴風軍團安德列見過郁金香大公!”

杜維走了下來,來到了A的桌前,拉著他坐了下來,安德列猶豫了一下,只得按耐性子坐了下來。

“安德列將軍,您不在北方,怎麼跑到這里來了?我記得帝國軍法,軍人不得擅自離開自己駐防區域的,難道您這次南下,是有什麼緊急事情嗎?”

杜維一問,這安德列將軍才臉色凝重起來,猶豫了一下,低聲道:“公爵大人,不瞞您說……北方,的確是出亂子了,我這次奉我們軍團長羅斯托克將軍的命令,回帝都向軍方統帥部彙報情況同時……”

他苦笑了一下:“同時,也是覲見攝政王殿下,請求……援軍!”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他不是一個人】下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北亂】(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