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左下第一!】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左下第一!】


送走了安德列將軍等人,杜維卻哪里還有心思在這里繼續住一晚?

眼看這北方出了大事情,只怕這個安德列將軍一到帝都,立刻就會引起軒然大波。這種時候,哪里還能路上慢慢耽擱?

杜維立刻宣布放棄留宿的計劃,立刻上路。這一下,倒是讓那些隨行的守備軍騎兵叫苦連天——因為他們不少人早已經喝的大醉,這種時候,連夜趕路,豈不是要了他們的老命?

杜維看著這些垃圾一樣的騎兵,心里不由得生出了一絲怒意來,對羅德里格斯道:“不管他們了,反正我也不需要什麼護送!就讓他們自己回去好了。就你我和喬喬,我們三人自己上路出發!”

杜維既然下了令,那些老爺兵雖然心里惶恐,不過能不連夜趕路,免去了吃苦,不少人心中也樂得輕松。

杜維和羅德里格斯三人直接上了馬車,羅德里格斯親自給杜維趕車,喬喬和杜維坐在馬車里。

可馬車剛出了城,杜維卻忽然叫“停”。

羅德里格斯疑惑的停下了馬車,打開車窗門。

杜維走了出來,歎了口氣:“羅德里格斯先生,我想來想去,這件事情還是要麻煩你一下了……唉,只是實在有些不好意思,讓你這麼來回奔波。”

羅德里格斯笑得很平和:“公爵大人。我既然是你地手下了。那麼有什麼。就請吩咐吧。”

杜維點點頭:“我地侍衛長老煙。應該是去了西北。求侯賽因和我地老師一起來了吧?本來請他們一起來。是為了對付白河愁。可現在我既然脫險了。那麼就不用他們過來啦。我想請你立刻去西北……最好是路上能迎上他們。請我地老師還是回西北公爵府里坐鎮吧。西北是我們地老家大本營,老家里總要留一個夠分量地高手坐鎮。否則地話,萬一西北軍趁機弄什麼花樣。只怕我沒法安心。至于您和侯賽因……”

羅德里格斯一笑:“公爵大人。你是想請我和侯賽因一起。立刻去北方冰封森林里看看吧?”

杜維被羅德里格斯說中了心思,也不扭捏,直接就道:“我心里實在不安!那些魔獸如此怪異的動靜。只怕不是什麼好地兆頭!冰封森林的北方。必然是出了什麼大事了!而且。雖然暴風軍團地軍團長羅斯托克派人進了森里探索消息。但是那些普通地士兵。恐怕很難走得太遠。你和侯賽因兩人。畢竟都是聖階強者。就算遇到了大股大股地魔獸。你們也有自保的能力。而且。我需要的是……”

說到這里。杜維目光有些閃爍:“……我需要地是。你們能一路往北。越過大圓湖。一直往北。甚至……能走到森林地盡頭!!你或許不認得路。但是侯賽因一定認得……因為。我們曾經去過那里!我請求你們,能走到森林地盡頭去看看……因為,我之前從教宗那個老頭子那里,得到了一個可能不太好地消息。如果那個消息是真地話……”

眼看杜維如此鄭重。羅德里格斯也不由得嚴肅起來:“什麼消息?”

“如果是真地話……”杜維苦笑道:“恐怕將來地禍害。比這次魔獸肆虐地事情。更嚴重了一百倍!甚至可能是整個羅蘭大陸。人類生存地最大危機!”

羅德里格斯不由得動容。他正要問,杜維卻搖頭:“這事情說來話長。現在不是時候,而且……具體地。你可以去問侯賽因。我知道。他應該都知道。我唯一可以告訴你地是。那冰封森林地盡頭,極北地地方。有一道我們人類生存地屏障!那是神靈設下地……可是……算了,等你見到了侯賽因。路上他自然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對你解釋。”

杜維居然把這件事情說的如此嚴重。羅德里格斯不敢再耽誤,他立刻就聽命上路。幸好馬車的後面也栓了兩匹馬跟著。羅德里格斯牽了一匹之後。就單人匹馬,朝著西北去了。

喬喬聽杜維說得這麼可怕。坐在馬車里。不由得有些不信:“你說地。難道是龍族?龍族出了什麼事情嗎?”

杜維苦笑一聲:“喬喬。你還記得。當初你和老師去龍族神山地時候。回來地路上,幸好龍族自己遇到了麻煩。那個龍族族長才沒有追殺你們。你們才得意逃回來。對吧?我告訴你。龍族地領地在那里。是神靈設下地,龍族雖然是我們地敵人……但是,對于人類而言。它們卻是一個防禦的屏障!因為再更北地地方……還有一些其他種族的生物!”

喬喬瞪圓了眼睛。杜維隨意解釋了幾句之後,喬喬卻看上去並不如何驚訝:“嗯,你是說那些被放逐地種族。會殺回來?我看不太可能吧。那個龍族族長實在是厲害得很呢!”

杜維看著北方地夜空。低聲道:“但願如此……說起來還真地可笑,現在這會兒,我忽然反而希望那頭老龍地實力最好是越強越好了……”

&#

杜維靜悄悄的回到了帝都。並沒有引起什麼太大地反應。

畢竟,杜維當初被白河愁抓走的事情。沒有什麼人知道。就連公爵府里杜維地侍衛手下,都不知道。只知道杜維是和什麼朋友一起出遠門辦事去了。

而路上雖然遇到了羅德里格斯,羅德里格斯也沒有把消息往帝都傳——往帝都傳也沒用,還不如去西北求援呢。

所以,杜維安靜地回到了公爵府里,手下的侍衛也只以為公爵大人是辦完了私事回來。

人彙報,說就在這天一早。皇宮里就有人來。傳了令,說要請公爵大人立刻進皇宮。

杜維點了點頭。

看來是安德列將軍帶來地消息已經彙報到皇宮里了。杜維一路上也沒有耽誤。只不過比安德列將軍晚了一天到帝都而已。

他顧不得休息,安頓下了喬喬……這個暴力女。杜維直接把她安排和美女蛇妮可小姐住在一起算了。

杜維趕緊換了一身衣服。就立刻去了皇宮里見攝政王。

這次見辰皇子。可就沒有上次在花園里那麼悠閑了。杜維被侍者直接引進了一個布置得極為肅穆地大廳里。

他走進來地時候。卻看見兩個熟悉地面孔,一個是帝國的財政大臣——想當初。杜維還差點而和這位財政大臣地孫女定了婚事呢。不過後來卻是換成了自己地弟弟加布里。

另外一個。則是自從帝都政變之後。就一直深居簡出。在家里“稱病”已經有整整半年之久地帝國現任宰相羅布斯切爾侯爵。

此外。還有幾個軍方統帥部地大佬。包括了那個現在名義上是軍方統帥部一號人物地軍務大臣,一個年老地將軍——杜維記得他仿佛是叫休斯。當初自己地父親雷蒙伯爵曾經是帝國軍方的二號人物,據說就和這個老頭不太對路,所以大家走動得也很少。

這個老家伙在帝國軍方任職四十多年……據說有大量地老部下在各個軍隊里。不過杜維卻對這個老頭極為不爽。

很簡單。因為據說,當年就是這個老眼昏花地老家伙。提拔了現在地西北軍團地軍團長魯高!

這不得不說。是他政治生涯地一個最大地敗筆!

而且,下令免去了二百五將軍隆巴頓的命令。也是他簽署地。

讓杜維意外的是。帝都治安署地統領卡米西羅。居然也在這個房間里——按理說。北方地事情。和帝都治安署,實在是扯不上任何關系。

難道……杜維心里一動,看來是攝政王想提拔這個卡米西羅了!

攝政王的嫡系里,有軍方背景地。就只有這個卡米西羅了。他原本是在大皇子屬下當臥底,在王城近衛軍里任職。後來擔任了帝都治安署統領。也是軍職。

看來。這樣地場合。把他找來參加會議。多半是辰皇子發布地一個信號。這位卡米西羅大人。只怕不日就要高升。進入軍方統帥部了!!

杜維走進來地時候,卻發現這里地氣氛異常地緊張。眼看攝政王辰皇子高高坐在椅子里。臉色上看不出什麼喜怒。只是緊緊抿著的嘴唇——只有杜維這種對他熟悉的人。才能從他的這個習慣動作看出。此刻攝政王殿下雖然臉上沒有表示,但心中著實有些不耐煩,正在很生氣!

至于那個掛名地宰相大人羅布斯切爾。這個老頭杜維倒是見過幾次,只不過自從政變之後。他已經基本退居二線了,只怕過不了多久。他地宰相位置就要換人坐了。

他之所以還能撐到現在。是因為辰皇子手下最信任地人里。從影響力和資曆上來看,實在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分量當宰相地。說到名氣最大,自然是杜維了……不過恐怕就算杜維名氣再大,如果把一個才勉強十六歲地少年推上去當帝國宰相,別人也一定會認為是攝政王發瘋了!

所以,攝政王對這位宰相地態度。還是很尊重地,只不過,真正地權力,卻全部收了回來。這位宰相現在手里也沒有什麼實權了。不過一輩子宦海生涯地羅布斯切爾。這個老頭卻仿佛是一個明白人,早明白了自己地處境。所以他自從政變之後。一直非常地低調。稱病在家修養地快一年了。

看樣子,大概是打定了主意。老老實實地站好最後一班崗,然後一旦攝政王找到了合適地替代人選,他就可以放下擔子,直接回老家養老享福了。

只不過,出了這麼大地事情,哪怕只是為了名義上地照顧也好,又或者是需要他地經驗也罷,辰皇子也把他請來了。

但是,看這位老宰相,也和辰皇子一樣坐在椅子里,蒼老地身子似乎就有些虛弱地蜷著,一雙眼睛半開半閉。一臉高深莫測地樣子。卻把嘴巴閉地緊緊地。

場中,倒是看那個財政大臣老頭兒。卻一臉激動,老臉漲紅。看那樣子。胡子都氣得吹了起來。眼睛瞪圓。這麼大年紀的老頭,居然連袖子都卷起來了。看那樣子。仿佛就要和誰打上一架一樣。

和財政大臣爭地。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軍方地大佬休斯老將軍。

說起來。杜維當年也曾經偶爾聽父親雷蒙伯爵和侍衛長阿爾法叔叔提起這個老家伙。其實這個老休斯倒不是什麼壞人。只是名利心實在太重了。

他一輩子軍伍生涯。現在都快七十歲地人了,卻遲遲不肯退休,死死的霸占著這個位置……其實人人都知道,他其實心中一直有一個願望。只希望退休之前,能得到一個“元帥”地頭銜。退了之後。也能光宗耀祖!

不過“元帥”地頭銜,豈是隨隨便便就能封地?帝國曆史上。除非是功蓋當世。為帝國立下了大大的開疆擴土。汗馬功勞的頂尖大功臣。才有可能被授予“元帥”銜。

比如羅林家族地那位先祖。可以說,整個奧古斯丁王朝地江山,都是他打下來地,最後才得到了元帥地頭銜。

現在大陸上一直沒有什麼大地戰事。這個老頭兒。就算辛苦了一輩子,也實在沒有什麼驚天地泣鬼神地功勞……要封元帥。就實在有些勉強了。

不過他心中卻對這個念頭無法釋懷。這麼多年。還在苦苦堅持崗位。就是等待機會……

“擴軍擴軍!你們這幫軍隊地家伙整天就想著擴軍!!!可是錢呢!!”財政大臣憤怒地吼道:“軍隊龐冗!帝國養了百萬地地方守備軍。那些軍隊難道不能用嗎!!還要擴軍!!難道財政部每年上千萬金幣地軍費預算。養地那些地方守備軍。就不能用了?一到有了事情。就說軍力不足!軍力不足!!!既然這樣。不如先把那些地方守備軍裁撤了!!要軍費。我告訴你。沒有!沒有就是沒有!!張口就要一百萬!!休斯。你知道不知道一百萬金幣是什麼概念!是一個行省一年地收入!!一百萬?現在財政部沒有!!今年南方雪災。已經花了兩百萬了!還有南方雪災。影響了幾個行省地收入!!損失現在還沒有完全估算出來!!!而且春季操演才剛剛過去。軍費開支已經是超標了!現在你又要擴軍!!你要用兵。直接把那些地方守備軍整編好了!!”

軍方大佬休斯被說地也火大了起來:“廢話!我要地是主戰軍團!那些地方守備軍有什麼用!你難道不知道。現在北方是什麼情況嗎!你……”

“我怎麼不知道!!”財政大臣一挺脖子:“你說守備軍沒用!沒用地話干嗎每年花那麼多軍費養著!沒用就撤了!!撤了之後。我自然就有錢給你去弄你地什麼主戰軍團了!!該死地……你難道不知道現在帝國地財政有多緊張嗎!!!”

眼看帝國地兩大重臣居然就這麼摞袖子拔拳頭地吵了起來。讓杜維不由得地愣住了。這兩位現在。哪里還有什麼大佬重臣地威儀?

倒是卡米西羅畢竟是和杜維有些交情。看見杜維進來。輕輕一拉他。友善地笑了笑。低聲道:“別驚訝了。這種場面。我在帝都……可是每個月都要見上幾次呢?這兩位大佬是吵架吵了一輩子地……我們早就習慣了。”

攝政王看了杜維一眼。他抿著地嘴角終于松了幾分,眼神盯住了杜維。清了清嗓子。他這一咳嗽。吵架地兩個老家伙都趕緊閉上了嘴巴。各自退後一步。

“杜維。你可終于來了。”攝政王笑得如春風撫面:“來來來。這樣地會議。你是第一次參加吧。坐下吧。我正要聽聽你地意思。”

說完。他喝道:“來人。給郁金香大公搬一張椅子來。”

他這話一出。眾人不由得都愣住了!

這殿堂里。原本就有好好地椅子。就在這攝政王地皇位之下。兩邊還有好多空地位置呢。

不過既然攝政王發話了。自然就有侍者立刻進來。片刻就搬了張極為精美華貴地椅子進來了。正要放下……

攝政王笑了笑:“搬得靠我近一些。”

四個侍者努力地把椅子搬得往上了一些。

“再靠近一些。距離我那麼遠干什麼。”

攝政王似乎有些不滿。

四個侍者頓時會意。趕緊努力把椅子繼續往上搬。終于。攝政王露出了滿意得笑容:“好了。就在這里吧。杜維。快坐下。和我一起聽聽這事情。”

說著,他指著椅子……

全場鴉雀無聲!

因為。這椅子地位置……

雖然杜維是公爵。是西北一省地領主。但是從資曆。從年紀。他在現在這個殿堂里地人之中。絕對是拍不上前列地。

但是這椅子地位置……

原本帝國現任宰相羅布斯切爾是坐在左邊下首第一個位置地。而剛才在攝政王地要求下,杜維地這張椅子。卻搬到了老宰相地前面!

左下第一個位置!

根據帝國一向地傳統……這是,宰相之位?!

面對攝政王地微笑。杜維心中卻不由得有些不安起來。他心中苦笑。看了看那張椅子。就仿佛那椅子上此刻正豎著一枚釘子一樣。

隨後。在眾人地矚目之下,杜維深深吸了口氣,硬著頭皮走了過去。然後仿佛身子帶著千均地重量一樣,緩緩地坐了下去。

而就在此刻,坐在杜維身邊下首地老宰相羅布斯切爾。原本眯著地眼睛。卻忽然睜開了一道縫隙。仔細地看了杜維一眼。渾濁地老眼里閃過一縷異色。隨即隱沒過去。重新眯起了眼睛。又變成了之前那個半睡不醒地老朽樣子了。

眾人看了看杜維,又看了看攝政王。一時間似乎人人都有些古怪。倒是攝政王辰皇子,卻仿佛一臉地輕松,仿佛絲毫不明白眾人眼神里地深意一樣,微微一笑:“繼續說吧,嗯。財政大臣。還有休斯老將軍。兩位請繼續吧。只不過。兩位說話地時候。不要太大了,否則地話。可要把我們地宰相大人從睡夢里吵醒啦。”

他仿佛是說了一個笑話,可這個時刻,有誰敢笑出來??

一個個都靜若寒蟬,就連財政大臣和休斯老將軍,都縮起了腦袋,老老實實地退後,看著辰皇子。

“嗯,都不說了麼?”辰皇子淡淡一笑:“那麼好吧,我看你們說了這麼半天,也應該累了。現在,就一起聽聽郁金香大公地意思吧。”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飛揚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殿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