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算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算


就這麼一粒種子,就可讓修煉之人少走多少路程?節省了多少苦修的歲月?

別的苦修之人都是面對一座高聳入云的山峰,努力的攀登,而你有了種子,就仿佛面前給你自動提供了一條通天捷徑……不,這不是捷徑了,根本就是電梯!

這種震撼,讓杜維足足過了好一會兒才從興奮之中冷靜下來。

按照這樣的速度,自己很快就能跨越“高級”的這個門檻。將精神意識空間這個水桶越磨越大,而同時只要不放慢星辰魔法對自己魔力的冥想修煉,那麼自己的魔力水准,很快就可以躋身大陸一流行列了!

無論是甘多夫也好,還是白河愁也好。這些強者,他們的魔力的純粹“量”上面,其實未必就比普通的八九級魔法師強多少。關鍵就在于力量規則的領悟。這一點上,杜維已經大概的明白了。而自己只要靠著這粒種子,很快就能完成對魔力積攢上的過程。然後……這里種子隱隱的旋轉和自我生長,隱隱的就安合了某種“規則”,等于給杜維面前提供了一個現成的模板,只要他努力的去參透這粒種子里的規則,那麼,領悟聖階力量,也不是太久遠的事情。

終于從興奮之中一點一點的冷靜了下來。杜維卻忽然心里冒出了一個古怪的念頭來……媽地!

他輕輕打了自己一個耳光,自嘲道:“沒出息!上輩子還是天下第一高手呢。這輩子才眼看晉級八級。有什麼可高興的。”

想是這麼想,可上輩子再強,那終究也是上輩子的事情。杜維心中這愉快地心情驅動之下。倒是不到片刻。就冥想完畢。精神恢複之後,又躺了會兒。恢複了體力。看看時間不早了,這才趕緊梳洗打扮,換了衣服。乘車去了帝都里地宰相府,赴宴去了。

羅布斯切爾為相二十年,自然也有深厚地根基。背後也有大家族的背景。他地宰相府第雖然談不上奢華,但是卻威嚴肅穆。里面地擺設自然也都是非富即貴。卻更注重了一種傳統的沉澱。

今晚的宴會,只邀請了杜維。卡米西羅,還有財政大臣三人。老宰相羅布斯切爾一身素袍簡裝。也不擺什麼架子,就笑臉相迎。

他更有一個舉動。讓杜維不由得大生好感——這老頭為官多年。

卻居然不裝逼,不裝矜持。更不象其他那些大佬那樣故意擺什麼架子。

宴會之上。酒到杯干,其他地燈紅酒綠的節目。也不少了半點。

一句話:這老頭子倒是很放得開。

最後甚至還奉上了一班年輕美貌的小妞來獻舞。舞姿出眾,一看就是家里眷養了多年嚴格訓練出來地。老頭兒更不裝嚴肅:顯然他懂得,該擺架子的時候擺架子。該隨和地時候,那就隨和到底。

欣賞了舞蹈之後,一幫年輕美貌的舞女,立刻就三個服侍一個,圍攏在了三位貴賓地身邊。看得出來。杜維和卡米西羅都是久經這種風流陣仗了。倒是老財政大臣。似乎有些拘謹放不開。

至于老羅布斯切爾。卻也看來是此道中人。看他在殿堂之上高深莫測的樣子。這會兒卻放開了。身邊也坐了兩個家里地美貌小侍妾一樣地女子,只不過兩個女子都是帝都里貴族圈最最喜歡的南洋少女地打扮。緊窄地貼身小褂子,露出了白生生卻又修長健康的大腿,還有那一束小蠻腰。卻偏偏臉上帶著一襲細紗,遮擋住了面孔。

老宰相這會兒把“平易近人”這四個字發揮到了淋漓盡致。和杜維等兩個小輩也開了幾個***玩笑,至于身邊兩個女子。更是偎依在身旁,其中一個女子,用纖細嬌嫩地手指,剝了葡萄,他也眉開眼笑,張開嘴來一口就吃了。

這做派,讓杜維和卡米西羅,都對這老頭大生好感。頓時感覺距離就近了不少。

宴會之上,幾人也不說什麼公務,只是談了一個晚上地***和貴族圈里的風流逸事。而杜維,今天剛剛領悟了一點白河愁留下地力量種子,此刻雖然也美酒當前,美人在懷,一顆心里卻有一半地心思都忍不住在琢磨那力量的種子的事情。不免就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只不過,到了臨近午夜地時候,老宰相畢竟年紀大了,精神就有些不濟,杜維看在眼里,就起身告辭,他這一告辭,卡米西羅和財政大臣也都起身了。

臨走之前,杜維才收斂起了笑容,對老宰相深深一彎腰:“宰相大人,我私下有一事請求。”

老宰相眯著的眼睛里立刻冒出一絲光芒來:“大公請說吧!”

“北方暴風軍團的情況緊急,援軍的事情,還請宰相大人統領軍部之後,速速辦理。我知道,按照正常的速度,調兵之後,還有糧草軍械,只怕沒有一個月都弄不好。但是……”杜維沉吟了一下,也不隱瞞,就道:“我路上遇到過暴風軍團地安德列將軍,聽了他地訴說之後,北方地情況實在是刻不容緩。我也大營了他,一力促成這件事情。”

老宰相立刻輕輕推開了身邊地兩個女子,肅然道:“既然是公爵大人相求……這樣吧,再快的速度,我不敢說。但是,只要我明天開始進入軍部,那麼七天之內,援軍必定開拔!只是……軍械和軍資方面……”

他看了一眼財政大臣。

杜維立刻就笑道:“穆內斯大人,說起來,您也是我地前輩了。我故羅林家族,也和您家有聯姻之美。算起來,您的孫女還是我未來地弟妹。想必這件事情,您一定不會讓我為難吧。”

財政大臣點了點頭:“攝政王都已經做了決議了,再有你郁金香大公的面子,我自然會速速調集軍資的。”

杜維點了點頭。心中有了數,這才算不負了安德列將軍地重托。

他也知道,幾萬軍隊的調集,能在七天之內開拔,那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

今晚老宰相的邀請,自己的赴宴。看似不過是***場面。其實里面更有一層深意。就是自己地政治立場!

對方邀請,自己赴宴,大家喝一場酒,而且還是在現在這種軍部大佬垮台,老宰相入主軍部的關鍵時期。就等于表明了一個政治信號:我和你為友!

所以,這看似不重要地一個***陣仗。其實卻是必不可少地。

倒是杜維有些疑惑的是。作陪的財政大臣。又是來干什麼?

老宰相親自送幾位貴賓到了門口。這才分別。在兩個美麗的侍妾女子的攙扶之下,回到了宴會廳里。

這時候。整個晚上一直坐在他左邊地那個女子。忽然就站了起來,拍了拍手。立刻就有一個仆人從後面急速走了出來,手里一個銀盤,上面放了一個精致的水晶碗,里面盛地卻是一碗帶著藥物味道地東西。

老宰相端起碗來一飲而盡。然後閉目養了會兒神,等他睜開眼地時候,眼里地醉意已經完全消散了。他咳嗽了一聲。歎了口氣:“看來我真地老了。這醒酒的藥。喝下去,效果也沒從前好了。現在頭還有些暈呢。”

那坐在他左邊地女孩子。微微一笑。一對黛眉細微地一皺,然後卻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看著另外地那個侍妾。冷冷道:“所有人都下去吧。”

她語氣里的居高臨下,更有一股隱隱的威儀。哪里像是一個侍妾的身份??

另外那個侍妾和仆人,卻立刻恭敬的垂頭下去。不敢耽誤片刻。

這個女孩繞到了老宰相地身後,兩只小手捏成拳頭,在老宰相的背後輕輕捶了起來,一面口中低聲道:“您可有日子沒喝酒了,今天忽然這麼一喝,當然有些吃不消。倒不是您老了,其實您才不過七十歲,這家族的掌舵人地位置,還要靠您繼續支撐下去呢。”

老宰相眯起了眼睛,卻舒服地吐了口氣,緩緩道:“你父母死地早,算起來,你這一輩里,我能看重的也只有你一個了。唉,只是委屈你了,今晚卻還要在我身邊假扮侍妾這種角色。”

這個女孩微微點了點頭,卻笑道:“您曾經教導過我,忍常人所不能忍,成常人所不能成!這個道理,我十歲就知道啦。今晚不過是假扮侍妾罷了,也不算什麼。”

老宰相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顯得很是滿意,這才又問道:“你看這兩個年輕人,怎麼樣?”

少女沉吟了一會兒,道:“這個卡米西羅,看來很有城府,說話滴水不漏,是一個謹慎仔細地人,而且,看來很聰明。說話做事,一舉一動,無不妥帖!只是……卻太妥帖了一些!仔細得過頭了,就有些刻意虛假地味道啦。”

老宰相淡淡一笑:“這也難為他了。他原本在大皇子麾下臥底十年,前兩年政變之後才走到台前,可十年的臥底,豈是尋常?自然是一步都不敢走錯。這仔細小心的性子,已經深深印在他地身上了。只不過,這個年輕人麼,十年臥底,隱藏身份,性子里卻多了一股陰狠來,就仿佛狼一樣……唉,這是我唯一有些不放心地。”

少女一笑:“再陰狠的狼,也逃不過您老人家地掌握。”

老宰相苦笑一聲,卻有些感慨:“你是高看我啦,我畢竟是老了,還能活幾年?如果我在的時候,還能鎮一鎮,如果我死了,就什麼都不用說了。”又沉吟了會兒,才道:“那麼,那個郁金香公爵呢?”

這次,少女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搖頭,語氣也有些琢磨不透:“我……我有些看不透。”

老宰相嘴角微微一扯:“哦?怎麼說?”

“他整個晚上,表現得並沒什麼出眾,甚至說話都很少。如果是換了旁人,只怕看到名滿天下的郁金香公爵是這麼一個人,實在有些失望……說實話,就連我,都有些‘不過如此’的感覺呢。可是現在仔細想想。卻好像又不是這麼回事。這人雖然很少說話,但每次開口,就必然說到點子上……而且,他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有意……”女孩說到這里,咬了咬牙:“我總感覺到他的眼神,似乎多看了我幾次!難道被他看出了什麼?如果說他是喜歡美色。所以垂涎我……也不盡然。他身邊地兩個舞女。打扮得都比我誘人。他卻只是虛靠,並沒有去碰一下。尤其他看我的那兩眼里,似乎還有些別的意思。”

老宰相點了點頭:“嗯,不錯,你觀察得很仔細。不過也不用擔心。

就算他看出了什麼,以他的聰明。也不會說的。你還有看出什麼了嗎?“

“……沒有了。”女孩愣了一下,語氣有些沮喪。

老宰相哈哈一笑。拍了拍女孩地手。道:“我早就教過你。看人看事,越是擺在你眼前的,你就往往越容易忽視!你看他整晚都不怎麼說話,臨走之前,卻故意光明正大地求了我關于援軍開拔的事情。這用意,你看透了嗎?”

“……我愚昧……我一點都看不出來。”女孩深深的垂下頭去,似乎有些自責。

“你看不出來。也不怪你。畢竟你不過是被我耳濡目染。不曾真的處在這個***。有些事情,靠人教是教不會的。”老宰相歎了口氣:“你今晚的觀察力。我已經很滿意了。”

隨後,這個老人卻又端起了面前地一杯酒來……“您……您才飲了藥,別再喝了。”

“哼。一杯酒而已!況且,如此年輕才俊。讓我怎麼能不喜歡?

怎麼能不喝一杯!“說著,老宰相一飲而盡,猛烈的咳嗽了幾聲,卻大聲道:”你當他最後那幾句請求是對我說地嗎?不是!他明面上是求我求財政大臣……其實,他那些話是說給卡米西羅聽的!!“

“……”

看著女孩沉默地樣子,老宰相聲音放低了,緩緩道:“入主軍部,我是掛名,卡米西羅才是掛實!這開拔地事情,我不過是簽個名罷了!

真正做事情地是卡米西羅這個小子。杜維故意當他的面求我,其實就是說給卡米西羅聽。然後……他說了什麼,卡米西羅必定會盡快告訴攝政王!所以……杜維他不是求我,其實是變相的求攝政王!“

女孩兒仔細的想了會兒,恭恭敬敬道:“是我駑鈍了。可是……我還有兩個問題想不通。這第一呢,郁金香公爵既然深受攝政王的寵信,這事情他為什麼不親自去求攝政王?只要他求,攝政王豈會不同意?這是其一,第二個問題呢,您既然知道他不是求您,可是您為什麼又答應了他七天的期限?”

老宰相哈哈一笑,卻搖頭站了起來,緩緩的留下了一句話:“這些,你不懂,現在我說了你雖然能明白,但是以後遇到了同樣地事情,你還是不懂!你自己慢慢去想,才能真地明白。這政治,可不是這麼容易地。”

女孩立刻點頭,恭敬的記下了。

老宰相歎了口氣:“你看了一個晚上了,做了決定沒有?”

女孩抿著嘴唇,想了一下,然後咬了咬嘴唇,露出了雪白地牙齒,仿佛心里掙紮了一下,終于道:“不敢隱瞞您。如果是順我自己的意思,這個郁金香公爵,自然是比卡米西羅強了許多。但是……這個人太沉,我看不透他,就更別提……所以,我還是選卡米西羅吧。”

“很好!你聰明,而且謹慎,難得是不好高騖遠,單這一份自知之明,就不枉我栽培你一場了。”老宰相負著手,看著屋頂,悠悠道:“卡米西羅這人麼,受寵,受信,又是軍方出身,進了軍部,也算是如魚得水。只不過,他根基不足,身後沒有大家族的支撐,出身太低……今後就算再怎麼努力,這軍務大臣地位置,他這一輩子是別想了。不過,將來混到一個將軍,也是很正常的。按照我地估算,未來二三十年,他應該能成為軍方的二三號人物。這成就,也算不低了。你既然選了他,那麼我籌劃一下,等過一兩個月,就想辦法安排吧。嗯,找一個合適的機會,你以真面目示人,然後就說你是我族內遠房侄孫女的身份,我再提親,他不會反對的。卡米西羅這人很聰明,他知道自己的短處是背後沒有大家族的背景,如果和我們家族聯姻,那麼他必然也不會不接受的。”

卻說杜維出了宰相府之後,和卡米西羅又是通行了一段,在杜維的馬車里,看著卡米西羅,杜維卻忽然問了一句:“卡米西羅大人,您還沒有成婚吧?”

卡米西羅一愣,隨即笑道:“公爵大人開玩笑了。”他隨後又歎了口氣:“您也知道,我在大皇子的麾下臥底十年,日夜小心謹慎,這種身份,只要露出半點,立刻就是死無全尸!我就連睡覺做夢都不敢說夢話!哪里敢娶個女人天天睡在我枕頭邊上?我現在還沒有結婚,連親都沒有訂呢。”

杜維莞爾一笑,看著卡米西羅,眼神里盡是笑意:“哦,是這樣啊……卡米西羅大人,我是魔法師,也是占星術師父,也懂得一些占卜預測的東西,以我看您的運勢呢……嘿嘿,這婚事,您可不用著急了,遲則半年,快則三個月,只怕您就要大喜了!”

說完,看著卡米西羅茫然的樣子,杜維不由得哈哈一笑。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力量的種子】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路菲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