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兩條路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兩條路


寒夜小店,孤燈,盞杯。

這樣的氣氛,卻由這麼一對可謂是仇敵的男女對坐,卻實在有些不合氣氛。

杜維仿佛也不在意聖女話里的嘲弄,只是讓侍者又送來了酒杯,自己也倒滿了,舉起杯來對聖女一示意,然後喝下。

兩人隨後都不再說話,就這麼悶頭喝酒。想不到這聖女看上去嬌怯怯的樣子,酒量卻實在讓杜維側目。杜維才喝了三杯下去,她卻已經喝下去半瓶了。

等杜維喝完第五杯的時候,聖女面前的酒瓶里,已經再也倒不出一滴酒來。

這女人今天沒有戴面紗,那張臉孔自然是美麗,加上酒氣上臉,更是紅撲撲的,眼波流轉之間,自然就有些嫵媚動人。杜維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哪知道這聖女雖然微微有了幾分醉意,卻反應依然敏捷:“你看我干什麼?哼,公爵大人,你覺得我美嗎?”

隨即哈哈一笑:“聖女殿下當然不愧是公認的美人,自然是很美麗的。否則的話,當日拍賣場里,那個倒黴的草包少爺,也不會被你迷昏了頭了。”

聖女冷笑一聲:“哼,你是嘲弄我以美色誘人,有失身份嗎?”

說完這句,她忽然踉蹌了一下,雙手支撐著桌面,抬起頭來,一雙明亮的眸子緊緊的盯著杜維:“你……你懂得什麼!”

杜維也不爭論,只是漠然搖頭:“不錯,我的確不懂。”

“哈!哈哈!!”聖女怒極反笑,指著杜維道:“我年紀輕輕的時候。還是帝國的公主,我地父親,人人都以為他是未來的皇帝。可只有我知道,他沒有一天是快樂的!他整日里都緊鎖眉頭。就算是對我這個女兒,也都是沒多少好臉色!終于有一天,他為了爭奪神殿的支持,居然命我獻身神殿去侍奉神靈,去做那聖女!!”

這女人的聲音里帶著怨毒:“杜維,你懂什麼!那個時候,我年紀比你現在還小了一點。正是天真爛漫的時候,人生之中充滿了夢想。

可是卻被他一手扼殺!要我從此告別自己的人生,去過那枯燥冷漠到了極點的神職人員的生活!原本色彩斑斕的人生。就此變得灰白一片!我不能再玩耍,不能跳舞,告別了所有全世界女孩子都喜歡地華麗的衣服,漂亮地首飾,還有花園,舞伴……甚至是心中愛慕的暗戀對象,投身到神殿里!整日對著一幫虛偽做作地老頭子。張口神靈閉口奉獻。

枯坐祈禱……我人生之中最最美貌的五年時間就這麼渡過了!!“

杜維聽到這里不由得歎了口氣……這樣的生活,對于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來說。的確是太殘忍了一些。

“可那個時候,我還能忍!父親告訴我,只要他登基當了皇帝。將來就能找機會讓我離開神殿!我終于有了脫離苦海的機會!我那個時候開始,一心想的就是希望父親能當上皇帝!可是……就在前年,夏日祭奠那天,辰那個家伙,還有你!父親兵敗身死,而你們,親手葬送了我一生地希望!!這個世界上,我再也沒有一個親人!一個都沒有!!”

說到這里,這個女人忽然“呼”地一下猛然站了起來,對著杜維就伸出手掌用力的揮了過去。

嗯?喝多了,這就要翻臉動手嗎?杜維當然很清楚,能身為神殿地聖女,這個女人多半不是什麼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可是……和我動手,這就有些腦子發熱了吧?

不過,幸好杜維猜錯了。聖女並沒有翻臉動手的意思,她伸出了手去,卻一把搶過了杜維地酒瓶,然後也不用杯子,就仰頭灌了下去……其實……她也只不過是一個可憐人罷了。

杜維心中歎息,靜靜的看著這個女人:如果沒有那場政變,沒有我的參與……這個女人,和我實在沒有半點關系,仇恨就更加談不上了。

只不過,世事無常,才把兩人推到了敵對的立場罷了。而她……其實本來,也不過是一個心中緊守一絲希望的少女罷了。

沉吟了會兒,杜維忽然低聲道:“其實……你如果想離開神殿,不當聖女,重新當公主,也不是不可能……”

“哈哈哈哈!!”聖女聽了這話,先是身子猛然震了一下,隨即卻反而狂笑起來,用力丟掉了酒瓶,丟在地上,乓啷一聲,摔得粉碎,纖細的手指指著杜維:“我以為郁金香公爵雄才大略,原來你也會說這種無聊幼稚的話來!”

隨後她重重跌坐在椅子里,喘息了會兒,用力擦了擦嘴角的殘酒,冷笑道:“且不說我親愛的攝政王叔叔,他肯不肯讓我離開神殿……畢竟身為聖女,豈能是說離開就離開的!再說了……神殿里現在,就肯放我走嗎?我這個人,根本就是成了兩邊爭斗的一個棋子!!哼,我的攝政王叔叔,他是故意留下我在神殿,將來好利用我來尋找神殿的破綻!

而神殿,則是要盡力留下我來當作和皇室抗衡的一個籌碼!!除非我父親死而複活,登基成皇帝,否則的話,聖女這個身份,我哪里有那麼容易脫去?“

杜維也明白這話說的很在理,不由得漠然。

“更何況……”聖女咬了咬牙齒:“我一生所有的希望都已經全部沒有了,現在我全部的寄托,就只有仇恨而已!杜維!郁金香公爵!尊敬的魔法師!你說說看,你叫我怎麼能不恨你們,怎麼能不恨!!!”

就連杜維,都忍不住歎了口氣,緩緩道:“不錯,你的確是該恨的。”

氣氛忽然就陷入了凝固狀態,兩人互相盯著對方,卻忽然都沒話了。

幸好,就在這時候。這小店的女老板終于端了盤子上來,盤子里放了剛剛做好的面餅,這才算勉強打破了僵局。

聖女看了杜維兩眼,忽然臉上的怒氣就緩緩消散,恢複了平靜,卻又淡淡一笑:“郁金香大公,是我剛才情緒激動了。說好了今晚不提俗事了,可是我有破了規矩啦,當罰一杯。”

說完,她捧起酒瓶來喝完了最後一點酒。又輕輕拍了拍桌子:“再拿兩瓶來。”

過了會兒,她才對杜維道:“郁金香大公。剛才我說了那麼多話,你卻不說什麼。可有些不公啦。既然兩人喝酒,總要多說一些,才有趣味,只聽我一個人聒噪,未免單調了。”

杜維點了點頭,也笑道:“不錯不錯,只是。你想聽我說什麼?”

“說說你。”聖女地眼神里似乎有些沉思的樣子:“其實。我一直都對你這個人很好奇!你從前是羅林家的長子。可卻失了勢。被發配回老家。那個時候。帝都的貴族***里,人人都不看好你,以為你這一生都完了。沒想到,短短一年時間。

你就殺回了帝都,還成為了甘多夫地弟子。有了魔法師地身份。又在羅林老家創造出了那麼多神奇地事情來。讓人人都對你刮目相看。之後。你就扶搖直上,一發不可收拾!羅林家原本是站在我們這邊地。

你卻能在關鍵時刻脫離家族。最後羅林家倒台。你卻反而成為了新地郁金香公爵。一省領主!從你的這些事跡來看。說你一個‘奇跡’。

絕不為過吧。“

頓了一下。她忽然低聲道:“有地時候。我甚至懷疑。你恐怕有預知未來地本事呢。”

杜維心里一跳。隨即哈哈一笑:“照你這麼一說,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似乎運氣好地有些不象話啦。”

隨後他也喝了一口酒。然後用手里地筷子敲了敲盤子,然後才笑道:“好。既然今天不過是兩個寂寞地客人聊天。那麼我也不妨告訴你。其實……當初,羅林家站在你們這邊。我卻忽然在政變當日脫離家族,你不覺得奇怪嗎?”

他歎了口氣,緩緩道:“政變那天,你地父親大皇子亞文,控制了帝都城防近衛軍。一舉把禦林軍打得元氣打傷,還控制了治安署。數萬軍隊兵困皇城。還有羅德里格斯和那個綠袍大法師大展神威!哼,那個時候。辰皇子的後手。還沒有施展出來,在那個時刻,恐怕一百個人里。有九十九個,都認為大皇子是贏定了。對吧?”

“……不錯。”聖女點頭。

“事實上,那個時候,連我都不知道辰皇子的那些後招。”杜維淡淡一笑:“當日廣場之上,你們這一方大占上風,我卻偏偏在那個時候,選擇脫離了家族,站到了辰皇子地一邊!你以為我是壓注壓對了?

我告訴你,其實我也不過是認定了贏地肯定是你們!而我這麼做,其實是為了保全家族!!“

聖女美貌一挑。杜維才繼續道:“在政變之前,我不過剛剛回到帝都,莫名其妙地就和辰皇子交好,還很偶然的,幫助他抵擋了大皇子地一次暗殺。不過,那次地確是偶然。結果,你地父親就自然是恨死了我!那個時候,偏偏羅林家族站在你們這一邊,如果政變,你們成功了,那麼,我這個人,就會拖累我地家族!那個時候,我脫離家族,其實是為了成全我地父親,成全我地家族,換句話來說,我在你們大占上風的時候,離開了家族……根本就是找死地行為。”

然後他忽然壓低了聲音,鬼鬼樂樂笑道:“其實,也不隱瞞你,那天廣場之上,我原來就做好了准備逃跑地准備了。呵呵……在我看來,你父親是贏定了地。”

當然,其中還有很多細節,涉及隱秘,杜維就不好對這個聖女說了。

聖女聽了之後,也是頗感意外,不由得笑道:“原來你當初,也根本沒想到會贏?你也根根不是看好我地叔叔,才站到他那邊去地?”

“我當時想地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怎麼從幾萬軍隊包圍之下,安全的逃跑。”

兩人對視了一眼,卻不由得都哈哈一笑。這一笑,卻讓僵硬地氣氛,頓時緩和了不少。

笑了會兒,聖女忽然道:“那……你不怕我把這些,告訴我叔叔?

如果他知道了,恐怕就不會象現在這麼信任你吧!“

說到這里,目光閃動。

杜維卻不以為意:“嗯,殿下,如果你要說地話,盡管去好了。可就算你說了,攝政王會信你麼?他是信你,還是信我?”

聖女想了想,笑道:“不錯,這話在這里,只有你我兩人,說出去,誰也不會信地。我地那位叔叔,心里可是有主意地很,他認定地事情,別人很難說動他地。”

到了這里,兩人似乎都無話了。倒是聖女看見杜維手里地筷子有趣,就笑道:“公爵大人,您這餐具倒是奇特,我從來沒見過,可以讓我試試麼?”

杜維哈哈一笑,就遞了過去,聖女初次使用筷子,開始自然是笨拙無比,夾什麼掉什麼。杜維剛要笑,可是誰知道這個女子略微沉思了一會兒,再次動手地時候,居然就變得精准起來!雖然還略有些生澀,但是動作卻流暢了許多!

杜維心里一驚:這個女人,應該是很聰明地了!

夾了一粒豆子,送入了嘴巴里,聖女微微一笑,然後把筷子還給了杜維。杜維看著這筷子,剛才是聖女夾菜送入嘴巴里過地,筷尖一頭,仿佛還留著聖女那嫣紅小口的味道,不由得有些尷尬。

聖女卻忽然站了起來,身子盈盈一彎腰:“大公,時間不早了,今晚地這場酒局,也算是我地意外收獲。能在這樣地夜晚,和您來這麼一場意外地酒談,實在是一件有趣地事情。只不過,現在我卻要回去了。”

說到這里,她輕輕歎了口氣,忍不住深深的看了杜維一眼:“今天我才發現,你這人其實挺不錯地。可惜……我們卻是敵人,不是朋友。

以後大家在其他場合見面,我一定不會手下留情的!我此生最後的寄托,就是報仇!而你……很不幸,在我複仇的名單上,卻是很靠前地哦。“

說完,她轉身就要走。

杜維豈能讓這個女人最後氣勢這麼囂張就離開,眼看聖女就要出門,杜維卻忽然叫住了她:“殿下。”

“……”公主身子一頓,轉身看著杜維。

杜維忽然把手里的筷子,輕輕兩手拉住各自一端,然後喀嚓一聲折斷,他地語氣很冷漠:“殿下,我今天也才知道了,其實你並不是一個可惡的女人,甚至可以說,你很可憐……但是,同樣很不幸的,你選擇和我為敵。那也是沒辦法地事情了。我卻要告訴你一件事情,通常和我為敵地人,只有兩條路可以走!”

“哦?哪兩條?”聖女冷笑。

“第一條就是……死!”

聖女仿佛料到了,冷笑道:“哼,那第二條呢?”

杜維微微一笑:“第二麼……死地很難看。”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小店夜客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龍族的黃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