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女屠夫,女劊子手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女屠夫,女劊子手


說起來,若琳的南洋之行,的確可算是波折連連。

當初她帶著那個南洋來的老祭祀老本卡回去的路上。那老本卡人老成精,猜到對方只怕要借機繪制航海地圖,帶路的時候,就故意帶著大家繞遠,結果被若琳識破,狠狠的教訓了一頓,然後才安分了下來。

曆來帝國的曆次南洋遠征,即使是艦隊所到最遙遠的地方,也距離婆羅門巨島甚遠。而也因此,居住在婆羅門島上的南洋人,才得以安甯。否則的話,如果讓帝國知道了在南洋的遠處,居然還有這麼一個大島存在——相當于兩個行省的面積,幾乎就等于一塊小大陸了。更何況還有豐富的物產,帝國如果知道了,哪里還有不領兵來攻打的道理?

可惜老本卡的計謀被識破,這航海地圖,還是讓若琳順利的繪制出來了。

而到了婆羅門島之後,面對的情況,卻也並不那麼簡單。

原來自從上一次羅蘭帝國艦隊遠征,使得南洋聯合王國建立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抵抗,被帝國強大的海軍打得近乎全軍撫摸,使得這個新生的聯合王國,幾乎從上到下都充滿了絕望的觀念,聯合的那些大部落,更是人心離散,不少人都甚至打了主意舉族繼續南遷到更加遙遠的南方海域去。

而若琳帶著船隊到達的時候,這個南洋聯合王國內部,更是發生了極端激烈的爭吵。面對羅蘭帝國這個龐然大物令人窒息的壓力之下,聯合王國內部的各大部落酋長,立場也都不相同。悲觀占據了主流,認為大家應該放棄生活了世世代代的婆羅門島,往南方遷徙。當然,也有少部分是主戰的,一些凶悍的部落。主張集結力量,和羅蘭帝國拼死一戰,保衛家園。

而更奇怪地,在這種現象里,居然還衍生了一種奇異的派別。有幾個部落的人。甚至想出了第三條路來:向羅蘭帝國求和。

可無論是逃跑派也好,主戰派也好,求和派也好。卻全部都有一個共識識:他們都仿佛對繼續保存這個“王國”已經沒有多大興趣了。至于現任的聯合王國的臨時國王,是這些部落里,實力比較強大地一個部落族長。這個族長卻深深信任大祭祀老本卡。堅持要等到這位出去尋訪父神部落後裔”地大祭祀歸來,然後大家再商量決定。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若琳帶著八十條巨型海船的龐大船隊,來到了婆羅門巨島。

可以想象的,在經受了羅蘭帝國多次的侵略之後,南洋人對于羅蘭帝國人,已經產生了一種近乎本能地恐懼和仇視。

所以,當八十條巨型海船。這麼一個龐大的船隊來到婆羅門的時候,頓時引起了恐慌。在陸地上,迎接若琳的。是在恐慌之後匆忙集結起來的“聯合王國軍隊”。

在船上遠眺這些“軍隊”。當時差點就讓若琳的一幫手下笑翻了——如果這也能算作軍隊的話。

這些土著,沒有統一的鎧甲。甚至連統一地軍服都沒有,很多人不過是披著獸皮,甚至是一些藤條編制的“鎧甲”,手里地武器也斑駁雜亂,有用金屬武器的,有劣質地弓箭,甚至還有地用的是削尖了地木棍。

若琳深深明白,要完成杜維的這次“勒索”任務,那麼自己首先就是要“立威”!所以,即使大祭祀老本卡苦苦哀求,女騎士依然做出了決定:應戰!!

八十條巨型海船上所有的弩炮一輪齊射!幾乎是片刻之間,就把原本就堪稱簡陋的碼頭港口轟成了廢墟,而數百名船上郁金香家族侍衛的弓箭齊射,也在第一個照面,就讓那些聯合王國的軍隊損失慘重。

隨後,那些家伙才惶恐的逃竄。

第一個照面,就把這些南洋人打疼了,打怕了。隨後,老本卡被若琳派上了岸去和南洋人溝通,對方看見這位大祭祀回來了,立刻召開了族長會議,然後才不得不大舉迎接這位羅蘭帝國來的女騎士登陸。

若琳並沒有松懈,她命令所有船隊警惕,隨時做好戰斗准備,並且下令不許任何人離開船,不許任何南洋人的小船靠近自己的船隊,凡是接近自己船隊射程范圍內的,格殺勿論。

隨後,若琳才大搖大擺的,帶了幾個隨從,乘坐小船,上了岸。

接下來,她被以隆重的禮節,一路迎接到了婆羅門島中的一個“城市”——姑且算是“城市”吧。聯合王國的族長大會,在聽取了大祭祀老本卡的陳述之後,得知已經找到了“父神的部落後裔”之後,頓時群情沸騰。

畢竟,南洋人對于父神的信仰力量還是很強的。立刻,無論是主戰還是主和甚至是逃跑派,都有大部分人認為,應該把小路菲克迎接回來。

可是,卻偏偏也有那麼兩三個部落,提出了反對。他們認為:反正自己都要准備離開逃跑了,這里也不需要什麼新的國王。那麼,花巨大的代價迎接回一個小孩子,就有些不值得。

結果,爭論變成了爭吵。這些家伙最後甚至差點打起來。

這場爭吵,足足過了十天都沒有得到一個結果,使得若琳心中極度不耐煩。最後,她當著所有族長的面,這位女騎士放了狠話:

“如果你們不肯支付任何贖金的話,那麼我不介意回去之後,就請我們的公爵大人立刻砍了那個小子!而且,我帶了龐大的艦隊來到這里,居然空手回去,我也無法對我的主人交待!既然你們不肯給錢……那麼我只好自己拿了!!我明天就帶著我的艦隊返航,反正從這里回到羅蘭大陸,路上要經過無數島嶼,有你們的無數大小部落,我走一路殺一路。殺一路搶一路!”

這話可就夠震撼了!

說實話,若琳帶來的八十條巨型海船,的確嚇人。至少,就算是之前羅蘭帝國的遠征軍,也不曾有過這麼多數量地船來過——就算是杜維的父親。雷蒙伯爵當年的遠征。也不過是帶了三十多條船而已。

不過,若琳其實也是在虛張聲勢。畢竟,她的船隊和帝國的海軍不同。她地船隊雖然龐大,可八十條大船上,卻沒什麼作戰人員。只保留了水手編制。畢竟,這些船過來,是要運東西地,如果滿載軍隊而來,哪里還有空間來運東西?

看似船隊龐大,其實武力並不強。

可這樣,也讓南洋人嚇得不輕。他們不怕羅蘭人上岸,但是如果讓若琳這麼大搖大擺得一路回去。燒殺搶掠一路,雖然生活在婆羅門島上的這些大部落不怕。但是畢竟這次族長大會,也有不少周圍小島嶼上的部落的來人。這些人就不干了。

頓時。就有很多人倒向了大祭祀老本卡的立場。

就在若琳放了狠話地當天晚上,大批大批的南洋人來到了岸邊。殺豬宰羊,瓜果美食,紛紛送到了船隊上去,只求能安撫住這些羅蘭帝國來的可怕的侵略者。

而那些立場強硬的部落,則紛紛氣憤的退出了族長大會,甚至有幾個部落的酋長,則回去開始備戰了!

這一切,若琳看在眼里,心里卻已經做出了決斷。

後面的一系列地事情,則充分展現了若琳這個女騎士的成長!甚至杜維聽完了若琳地敘述之後,也不由得歎息:好一個若琳!好一個女騎士!!

原來若琳冷眼旁觀,看清了這些南洋人部落之間的內部矛盾,她居然不聲不響地自己就帶了人回到了船上,當天晚上,就調集了人手,把這次船隊里所有地作戰人員,抽調了八百人出來——這已經是一個極限了。又悄悄的抽調了兩條大船,借著夜色,親自帶了八百戰士,乘坐兩條大船繞著婆羅門島離開……

根據之前這些天暗中調查地結果,若琳三天之內繞到了婆羅門島的側面,然後突然登陸,強襲了一個強硬反對的部落,五百精銳的郁金香家族戰士,利用優勢的武器鎧甲,還有高明的作戰技巧,幾乎一夜之間,就催垮了那個部落。

斬首上千,把一個上萬人的部落殺得土崩瓦解,然後一把大火,將那個部落燒成了灰燼。之後又絲毫不停留,帶著五百精銳,深入婆羅門島三百里,所到之處,用鐵血手段一路殺了進去,將那一片地區凡是反對大祭祀主張迎回路菲克國王的部落,全部殺得潰敗。

她第一次領兵作戰,卻深得了“兵貴神速”的要領,一路突然強襲進去,勢如破竹,所到了部落,都是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這些裝備精良,作戰彪捍的郁金香家族的武士殺得崩潰。就這麼一次,若琳一口氣就滅了兩個小部落,把一個中等的部落幾乎打殘。而這三個部落原本強烈反對的族長,則被若琳砍了腦袋。

當然,若琳自己的五百精銳,也損失不少。不過在若琳看來,這樣的犧牲,卻是值得的。

這個消息,傳到了族長大會,那些還在爭吵的家伙,立刻就被震撼了。

若琳的神兵天降的突襲打發,讓那些家伙人人自危。而最後,大祭祀老本卡,雖然心中對若琳的這種血腥做法非常的無奈,但是也不得不和若琳合作。

若琳帶著幾百手下,乘船回到了船隊之後,就不再上案了,而是派人給這些南洋人送去了被若琳殺死的三個部落族長的腦袋,同時也帶去了若琳的最後通諜:三天時間,要麼給錢,要麼,我就帶人起錨返航!一路殺回去!

而三天時間,婆羅門島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那些被若琳殺怕了的中小部落,立刻緊緊的團結在了以大祭祀老本卡為首的“投降派”身邊。

而兩個強硬的大部落,則被若琳的做法惹怒,回去集結了軍隊,要來報仇。杜維聽得連連點頭。

“然後……”若琳眉毛一挑:“然後。自然就是打仗了。”共有二十多個部落生存,其中最大的有八支部落,這八支部落,每支都有幾十萬人口。因為若琳的做法,加上大祭祀地“投降”舉動。使得兩只立場強硬的部落。最終選擇了使用武力宣戰。

可武器的裝備和文明的落後,使得他們從開戰之前,就注定了滅亡。

這些家伙聚集了大約五萬左右的部落青壯戰士,可惜他們卻無法去攻打在海上地若琳——就算這些部落也有船,但是那些小船。還無法對若琳地船隊形成什麼傷害。

而且,若琳在這個時候,再一次展現了她的聰明。面對那兩個部落數萬軍隊的氣勢洶洶的殺來,還有那些部落的小船,若琳卻下令全軍起錨,當天,就連招呼都不打,就率領八十條大船地船隊。離開了婆羅門島。

若琳的“逃跑”讓那兩個部落立刻就變得囂張了起來,他們以為是自己的軍隊“嚇跑”了若琳。而戰爭既然開始了。他們卻不能無功而返。在失去了最大的“作戰敵人”若琳之後,他們和手下的那些士兵。只能把怒氣轉向了可憐的大祭祀老本卡和他率領的“投降派”。

結果。主戰派的五萬軍隊,攻打聯合王國地“首都城市”。而大祭祀老本卡,不得不為了自保而開戰,所有的“投降派”地部落,也聯合了起來,集結了各自部落的軍隊,開始了一場大戰。

開始地時候,大祭祀老本卡並不想把事情鬧大,覺得只要能自保,打退這些腦子發熱地家伙,然後再找機會慢慢安撫就好了。

可是,戰爭一旦開始,就不再受到他的控制了。

畢竟,這片土地上原本就居住著這麼多部落,這麼多年來,各個部落之間,也有矛盾,甚至是世仇。這麼一大,立刻就有部落借機來報私仇了。大祭祀本卡無論怎麼努力,也壓制不住仇恨,而戰爭,也就升級了……

最後,則幾乎演變成了整個婆羅門巨島上地八大部落,分裂成兩派,互相之間的混戰。

而戰爭持續了十五天之後,原本已經率領艦隊離開的若琳,忽然帶著她龐大的艦隊,殺了一個回馬槍!

原來若琳一直都沒有離開,她算好了這一切之後,就帶著艦隊離開了婆羅門島,在周圍的海域繞了一大圈,在附近的一個島嶼停留了下來修養,還順手滅了兩個小部落。等到雙方打得差不多了。若林才率領船隊殺了回來。

龐大的船隊,並沒有直接參與雙方的戰爭,而是若琳故伎重施,抽調了船隊里所有的作戰人員,只留下了勉強能維持艦隊的水手,然後利用對方海上防禦的薄弱,繞過到了婆羅門島的背面,直接突襲了那兩個“主戰派”大部落的老家!

八十條大船,若琳一共聚集了所有的能上陣打仗的一千名部下,仗著偷襲的先天優勢,加上強大的作戰實力,優勢的武器裝備。而且,那兩個主戰派的部落,青壯士兵大多都調集到了聯合王國的首都去打內戰去了,留下的力量不免就薄弱了下來。若琳充分利用了這些優勢,結果,一戰而下!!一千人擊潰了對方上萬的留守士兵,然後順利的拿下了他們的老家。若琳並不想多殺人,依然是按照老辦法,肆意放火,把這兩個部落的大本營燒成了一片焦土。隨後放任那些老弱病殘逃跑,若琳也不追趕。

結果,後方的消息傳到了前面,主戰派的士兵得到了老家被人抄掉的消息,頓時士氣就跌到了谷底,隨後就不戰自潰,被大祭祀老本卡的投降派軍隊打垮,兩個酋長也戰死,被砍了腦袋。

這一戰,若琳巧妙的挑起了雙方的內戰,肅清了南洋聯合王國里的“強硬主戰派”,使得族長大會里,再也沒有敢反對的聲音。而且。剿滅了兩個部落之後,那兩個部落的土地和人口,也被其他部落瓜分,有了好處,自然也有沒有什麼反對聲音了。縱然有一些部落心中依然有微辭。但是眼看反對者的下場。也都不敢說話了。

最後,大祭祀老本卡在族長大會上通過了決定,要支付贖金,迎回小路菲克(他們未來的國王)。

接下來,就是關于贖金地數字的談判了。若琳占盡了上風。更是絲毫不讓,讓南洋人狠狠的出了血。八十條大船,先是把這個聯合王國的國庫全部搬空!然後接下來是一個部落一個部落的分攤,最後,若琳整整搜刮了三個月,把婆羅門島上地南洋人地最後一滴油水都榨干了!卻還不甘心,又派人帶了船到周圍的島嶼上,一個部落一個部落的搜刮。

最後。八十條海船的龐大艦隊,滿載而歸。

這一來一回。曆時一年!

而南洋婆羅門島上,那些被若琳刮慘了的南洋人。則給這位羅蘭大陸來地女騎士。起了一連串的外號:女屠夫,女劊子手……們現在到底有了多少錢呢?”杜維笑道。

若琳想了想:“大人,南洋盛產的是黃金和寶石,還有象牙和香料。這些東西,都是咱們大陸上的稀缺的值錢東西。我帶回來的八十條大船,我路上仔細計算了一下,如果把這些東西全部變賣,得到了數字……”

若琳仿佛沉吟了一下:“以咱們羅蘭帝國一年的財政收入為六千萬金幣的數字計算麼,這次咱們發地這筆橫財,恐怕抵得上帝國五六年的財政總收入了!”

五六年帝國財政總收入縱然杜維心中早已經做了心理准備,聽到這數字,也不由得倒吸了口涼氣:“這麼多?!”

若琳點了點頭,不過隨後這個女騎士笑了笑:“不過呢,事情到這里還沒結束。大人,這次我帶回來地船隊里,還有帶來了幾個南洋聯合王國來的使者,他們請求覲見您一面。嗯,我當初在婆羅門島上地時候,那個大祭祀老本卡,為了說服這些人,就介紹了我地背景,我的身後主人是您,帝國地郁金香公爵,那個老本卡也說了您是帝國現在一等一的權貴大人物,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是最能影響皇帝的唯一的人。這些南洋人被我們打得嚇破了膽子,這次派來的侍者是來求和投降的,他們請求羅蘭帝國停止對他們的侵略,作為交換,他們願意每年支付一定的財富來換取和平。”

杜維眼睛一亮,看了若琳一眼:“你答應他們了?”

若琳立刻肅然搖頭:“當然沒有!大人,我不過是你的手下,這種大事情,豈能是我有資格做主的?若琳只會聽大人的命令,這些重要的事情,當然要您來決定了。”頓了一下,看見杜維臉上滿意的微笑,若琳才松了口氣,又道:“不過,我看,不妨答應他們。畢竟……說起來,這次我搜刮得有些過狠了。現在南洋人身上,恐怕實在沒多少油水了。保守估計,十年內,他們別想恢複元氣了。就算帝國再搞什麼遠征,恐怕也沒法在他們身上榨取到什麼啦。”

杜維臉色凝重,閉上眼睛仔細想了會兒,然後心里有了決定。

他站了起來,看著若琳,鄭重道:“若琳,這次的事情,你辦得很好,很出色,我非常滿意!以後,你也不用留在海上了,這次之後,你隨我回西北,到郁金香家族的軍隊里任職吧!嘿嘿!想不到你倒是很有領兵的天賦,既然這次里立了大功勞,我也不會虧待你,我先任命你為統領軍官,先帶幾千士兵……你不要嫌低,馬上就有大戰要開始了,只要你干得漂亮,以後,你就是我麾下的第一個女將

若琳立刻退後兩步,單膝跪在了地上,一個鄭重的騎士禮節。

杜維看了她一眼,繼續道:“還有,這次跟你去南洋犧牲的勇士,你也列一個清單給我,他們家人的撫恤金……全部以十倍發放!

事情到了這里,算是全部彙報完了,若琳長途跋涉,也頗有疲憊的樣子,杜維正要讓她下去休息,若琳卻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大人,我這次從南洋回來,還帶來了一樣東西。這東西據說是古代神廟里那些神靈留下的,神廟被山火毀了之後,那些神的後裔流落人間,把這件東西帶了下來,最早還有一件原版保留在了fei騰上傳聯合王國的國庫里,後來那些貴族酋長,認為這些是神靈留下的吉祥的東西,也都複制了一套自己保存。不過……這些東西,缺沒有一個人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大人您吩咐我,這次去,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要多多留心,所以我知道了這個東西存在之後,那些族站看我有興趣,也就拿出了一套來,讓我帶了回來。”

說完,若琳立刻出去,片刻之後,從自己的行囊里捧了一個長長的木盒進來。鄭重的放在了杜維的面前。

“哦?神靈留下的?”杜維心中嘀咕了一下。難道又是阿拉貢留下的東西?

他深深吸了口氣,一臉肅穆的打開了盒子,往里看了一眼,立刻一張臉,就好像忽然有人往杜維嘴巴里塞了七八個雞蛋一樣。

杜維目瞪口呆的看著盒子里的東西,臉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哭還是笑。

“這……就是這東西?”他憋著嗓子擠出了這麼一句來。

若琳心中好奇:“就是這個……夷?大人,好像您認得?”

杜維伸手在這盒子里那一排排碼放的整整齊齊的東西上撫摸了一下。

一萬,九萬,八柄,兩條……東南西北風……

靠,這……這……

這***不就是麻將嗎!!

腦子里,忽然就仿佛閃出了一個畫面:千年之前,在婆羅門島的神山神廟里,山下無數土著對著神廟的方向匍匐朝拜,而神廟里,阿拉貢嘴里叼著香煙,和自己的諸神徒弟們坐了一桌,摸了一張牌之後,大吼一聲:“自摸!胡了!!”

杜維:“……

上篇: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神話】    下篇:正文 瓶頸,意料之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