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雷蒙的決定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雷蒙的決定


馬車前進在前往科特行省的路上。杜維坐在馬車里,他的對面,還端坐著一個神色恭敬的中年男人,這男人一身華麗的袍子,腰上系著一條金色的腰帶,明明是一副貴族的打扮,可偏偏膚色卻略微有些黝黑,而且身材頗為魁梧,手指指節也有些粗大——這些,都是那些正統而驕傲的貴族所不齒的。對于一個真正的驕傲的貴族來說,夢寐以求的是蒼白的臉色和那種修長苗條的身材。

而這個家伙……看上去,則多了幾分粗魯。

這人不是別人,乃是羅蘭帝國財政大臣老穆內斯的一個侄子,同時也曾經在軍隊里任職過,後來則被調到了帝國監察署當一名副統領,還有一個男爵的爵位。

捐了五千萬金幣的軍費,杜維得到了羅林家族的赦免皇令,這次他南下,前往羅林平原老家去,就是親自去宣布這件大事情。

而同行的這個家伙,他身為帝國監察署的官員,正是被攝政王命令去傳達赦免令的人選。

……其實,之所以派這個人和杜維一起去羅林平原,也有另外一層意思。這個家伙是財政大臣穆內斯的侄子,而羅林家和財政大臣家族有婚約,杜維的弟弟,和財政大臣的小孫女,很早就訂了婚約,只是後來。羅林家倒台了,這件事情才沒有人再提起——原本呢,如果羅林家族沒有複起地希望,那麼這個婚約,就恐怕要作廢了。畢竟,羅林家的人也不是傻瓜,他們不會以為自己家族都垮台了,還能娶回堂堂帝國財政大臣的孫女。

兩家的關系,也就漸漸淡漠了下來。可這次攝政王親自簽署的赦免令,羅林家族有了東山再起地希望——雖然老雷蒙伯爵的政治生涯已經結束了,因為攝政王簽署的赦免令,只同意恢複羅林家族的爵位,同時允許羅林家族自行決定下一任伯爵的繼承人。但是。雷蒙伯爵的官職卻沒有恢複,甚至他身上的永不錄用的約束,也沒有去處。畢竟他曾經是政變的首腦之一,這種大罪,是不可能赦免地,否則,攝政王豈不是自己打自己嘴

老雷蒙雖然不可能重新出山,但是小加布里,卻被所有人一致看好!這個從小在帝都就有天才之稱的小家伙,原本就很聰明。現在又得到了羅林家爵位恢複的消息……更何況,他還有一個目前紅得發姿的郁金香公爵哥哥!將來這個小家伙成年之後,仕途可以說是一片光明!

在這種情況下,修複和羅林家的關系,就成為了財政大臣穆內斯的當務之急,這次由他的侄子隨杜維一起去羅林平原,一方面是以帝國監察署的官方身份頒布赦免令,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以財政大臣家族的親善代表。修複和羅林家族地關系——同時也准備舊事重提,希望兩家的婚約能繼續維持,同時也親自見一見小加布里,未來的羅林家的伯爵大人。看看這位小家伙是否還是那麼優秀……

馬車一路南下,在杜維的歸心似箭的催促下。一路奔波不停歇,而身邊的這個財政大臣的侄子,也很配合的沒有提出任何意見。

杜維對這個家伙倒是印象不錯。這個家伙曾經在帝國地軍隊服役,並不是那種紈绔子弟貴族,倒是頗有幾分男子漢的氣概,一路奔波雖然辛苦,他倒也沒有露出半點不滿,說話做事,舉止言行,都還算爽快。

終于這一天,到達了翡翠河——也就是羅林河,杜維知道,走過這條河,就是正式進入羅林平原了。他不免回想起當初自己第一次來到這里的時候,同行的那些羅林家地護衛騎兵們,歡呼雀躍,高呼“回家了”的那種場面。

家……這里,應該算是自己地家吧。

“大公,過了這河,就到了羅林家的領地了吧。”車廂里的這個客人微笑問道。

杜維點了點頭,不過嘴巴上卻客氣道:“科普男爵,現在這里可不是羅林平原,而是科特行省了科普笑了笑:“還不是一樣,您可太客氣了,等這次地赦免令頒布之後,這里就又是羅林平原了。”頓了一下,他又道:“我來之前,我的叔叔穆內斯大人也和我說過,羅林平原土地肥沃,風光也是很好的。能有這麼一塊領地,羅林家族何愁不興旺呢。”

杜維知道這個家伙是奉命來修補關系的,聽了他的恭維話,也不說什麼,只是笑了笑。

有繼續趕路,當旅程的第五天,到達了杜維曾經住過一年時間的羅林家族的城堡。

只不過,原本駐紮在城堡外的羅林家的私軍護衛軍營,卻早就撤除了,馬車在道路上一路來到了城堡外面,也沒有羅林家的護衛騎兵來迎接,周圍顯得很是寂靜,甚至往日……

唉,記得當初自己在的時候,現在這個時間,道路旁邊的草地上,還有不少放假的士兵在踢球吧。

這時候,外面傳來了羅德里格斯的聲音:“公爵大人,我們到了。”

杜維打開了車窗,看著那高聳的羅林家族的城堡,還有那高高的塔樓……不由的歎了口氣。

母親,我還是沒有讓你失望,羅林家族……終于被我恢複了!

馬車車隊進入城堡,出來迎接的依然是這里的老管家希爾,杜維跳下車之後,老管家的臉色似乎也有些激動——杜維一路上已經拍了先遣的騎士先一步到達。這次回來地事情,想必他們也已經知道了。

果然,老管家剛剛對這位大少爺行禮完畢,就聽見城堡大門里傳來了一個歡快驚喜的聲音:“哥哥!!!”

隨後,一個少年飛奔而出。一頭就撲到了杜維的身上。杜維哈哈一笑,用力的抱了抱自己的弟弟,然後拉開他仔細看了看。

近兩年沒見,這個弟弟看上去長大了不少。身子也越發地健壯了,此刻卻穿了一件白色的武士練功服,腰間還配了一把短劍,看上去已經頗有幾分羅林武勳家族繼承人的氣質了。

杜維知道這里不是敘舊的地方,又介紹了一下通行的科普男爵,然後看了看里面:“母親呢?”

加布里眉宇間露出一絲憂慮:“母親在房間里呢……父親最近身子不太好。母親在房間里陪著他。而且,母親原本是要下來看你的,不過因為有貴客前來,母親說她是內眷,不方便出來迎接客人,不合禮節。”

隨後,加布里才咳嗽了一聲,垂手肅立,對著科普男爵道:“這位就是帝國監察署的科普大人吧?您的來意,我已經知道了。只是很抱歉。我的父親染病在身,不能下來迎接您了。”

身子不太好?杜維輕輕皺了皺眉,然後他對科普客氣了一下,道:“科普男爵,可不好意思了,既然這樣,就請您隨我一起去房間里看看我地父親吧,那赦免令,也就在房間里宣讀好了。”

科普也不計較這些。趕緊點頭答應了。

隨後,杜維和科普,在加布里的引領下,進入了城堡。來到了樓上的主臥室。

剛剛推開門,杜維就聽見了房間里傳來了沉重的咳嗽聲。這聲音讓杜維心里一跳——父親,好像病得不輕啊。

推門進去,就看見房間里正中的一張大床上。老雷蒙伯爵躺在那兒,他原本偉岸魁梧的身子,仿佛已經瘦了好多,看上去,就仿佛一頭蒼老枯瘦的獅子,臉色也不複從前的紅潤,顯得很蠟黃,眼窩也仿佛深深的凹了進去,就連從前那神采的雙目,仿佛也有些渾濁……

杜維看在眼里,不禁有些辛酸:父親,居然已經老成這樣了?

看來,被罷免一切官職,丟失了祖傳地爵位和領地,父親雖然僥幸沒死,回到了老家,可是他心中肯定對自己極度自責!身為羅林家的族長,羅林家卻斷送在他這一代,以家族為己任的父親,這兩年肯定心里非常痛苦吧。從前帝國赫赫有名的名將,現在卻變成了一個虛弱的病夫了……

伯爵夫人就站在床邊,在杜維的眼里,這位母親依然美麗如昔,雖然她的眼角早已經有了皺紋,時光也漸漸侵襲了她的美麗,可是,她淡妝素裹,就這麼靜靜的站在那里,眼睛里看向自己地眼神里,那飽含的溫柔和慈和,卻讓杜維的心立刻就火熱了起來。

他深深吸了口氣,大步走進了房間里,然後單膝跪在了床邊:“父親!母親!我回來了!”

伯爵夫人的臉上露出一絲深深地愛惜,走上去,輕輕抱住了自己兒子的頭,纖細地手指在杜維的頭發上輕輕撫摸,也不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看著自己地兒子。

床上的雷蒙伯爵,掙紮著坐了起來,看著跪在床前的兒子,他咳嗽了幾聲,卻歎了口氣,低聲道:“杜維……這兩年,辛苦你了。”

隨後,科普男爵也走了進來,和兩位見禮之後,就在雷蒙伯爵的病床之前,宣讀了攝政王親筆簽署的赦免令。

讀完了之後,老邁的雷蒙伯爵的眼睛里,驟然爆發出了驚人的神采來!在這一刻,他仿佛恢複成了昔年統兵遠征的那個帝國的名將,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想不到,我羅林家族還有複起的一天!”他看著自己的大兒子,低聲道:“杜維!謝謝你!否則的話,羅林家族真的斷送在我的手里,只怕就算我死了,都無法原諒自己!”

科普男爵微笑道:“雷蒙……你我也是老相識了,這次的事情,可是郁金香公爵的功勞啊!說起來。你我兩家乃是世交,我這次來,也帶來了我叔叔地問候。”

雷蒙伯爵笑了笑:“嗯,科普男爵,請幫我轉達對穆內斯大人的謝意了。”

科普又道:“只是可惜。老朋友,你的官爵是無法恢複了,這點我想你也能明白。攝政王恢複了羅林家的爵位,這次我來除了頒布赦免令之外,還有一件事情,就是,關于羅林家伯爵爵位的歸屬問題,請你決定一下爵位地繼承人,我回去的時候。要帶回去彙報給攝政王大人,還有皇室宗族……畢竟,羅林家族,也算是皇室宗系的一脈。”

繼承人?除了小加布里之外,還有誰?這不過是一個過場罷了。

老雷蒙笑了笑,隨即讓人客客氣氣的請這位特使去最上等的客房休息了。

當房間里只剩下這一家四口人的時候,雷蒙伯爵臉上卻露出了沉重的表情:“杜維,這頒布皇令的事情,原本不需要你來的。既然你回來了,想必還有其他重要地事情吧?”

杜維點了點頭。他的表情絕不輕松:“父親……的確是有重要的事情,嗯,我這次回來,一方面是為了赦免令來的,另外一方面,則是尋求家族的支持!弟弟就任伯爵之後,我需要羅林家族的全面支持!還有家族的私軍……”

他還沒說完,雷蒙伯爵忽然笑了笑,截口道:“好了。這些事情,現在不忙說。杜維,我身子很虛弱,需要休息一下。有什麼事情,等明天我們再詳談吧。”

杜維愣了一下。隨即微笑點頭:“好的,父親,那我今晚……”

他原本說今晚就回房間去休息了。可他還沒說完。雷蒙伯爵忽然道:“不,今晚你不能回房間去睡!”

“你今晚,睡在書房!”雷蒙伯爵看著自己的兒子,他目光閃動,一字一字道:“這是我們地傳統!”

傳……傳統?

杜維心里不免就有些古怪,傳統是沒錯……可是,我已經不再是羅林家的繼承人了啊!

不過看著病床上的父親,杜維並沒有提出什麼異議,而是聽話的出去了。老管家希爾,則已經准備好了一切。

今晚,杜維依然睡在城堡的書房里。

雷蒙伯爵卻把加布里留在了房間里。

他看著自己的小兒子,臉上忽然有些內疚:“加布里,你會不會對我的決定有些心中不滿?”

加布里年輕的臉龐上,卻滿是堅決:“不,父親,你的一切決定,我都認為是正確地。”

“你很聰明。我的兒子。”雷蒙伯爵忽然伸手,把小兒子召到床前,輕輕撫摸他的臉龐:“可是,我認為,你無法帶領家族走向輝煌。所以,我的決定依然是:你繼承我地伯爵爵位。但是……族長的位置,我決定讓杜維擔任!”

加布里並沒有任何異議,在年輕地加布里看來,跟隨哥哥,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我的身子,我自己很清楚,我活不了多久了。”老雷蒙仿佛笑了笑,而身邊,他地妻子,眼神里傳遞來深深的傷痛。老雷蒙輕輕握住了妻子的手,然後低頭看著小兒子:“加布里,記住我的話,一輩子都不要忘記,永遠記住!”

“……父親,什麼?”

“你的哥哥!”老雷蒙的語氣前所未有的嚴肅:“跟隨他!一輩子跟隨他,在他身邊,對他忠誠!”書房,看重房間周圍那一圈高大的書櫃,又看了看牆壁上的那些油畫——當年,自己就是在這里,發現了賽梅爾啊。

今晚又要住在書房里了……可父親剛才的話。

傳統……羅林家族的傳統是,只有族長或者繼承人,回到城堡里的時候,第一夜必須住在書房。(本書前文有介紹過這個傳統)。

可自己……現在從名義和身份上來說,並不算是羅林家的人了啊。

書房里,仆人們已經送來了食物和水,當房門關上之後,就又只剩下杜維一個人了。

當年自己一個人住在這里的時候,還是一個無權無勢,失了寵的少爺。可現在,自己已經是功成名就的公爵,只要一句話,就能召喚數萬人為自己而死!

看著牆壁上的油畫,杜維忽然笑了笑。

“這里,可是我一系列奇遇的開始啊!不知道今晚,會不會又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呢……”

上篇: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雷神之鞭    下篇: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杜維的鼻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