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那遠去的背影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那遠去的背影


一個月的時間。

只用了短短的一個月,羅林家的私軍就重新建立了起來,大批老兵回到了軍隊里,還有曾經很多忠心于羅林家的家臣武士騎士,聽到了號召之後,都重新穿上了鎧甲,從羅林平原的各地飛速的第一時間趕到了軍隊報到。各地原本廢棄的軍營重新煥發出了生命力,精力旺盛的士兵們奮力的操練——一切都是這麼順利。隨後帝國原本委派的各地地方官員和地方守備軍,則陸陸續續的撤離了羅林平原。

和從前一樣,羅林平原又幾乎重新變成了一個獨立的小王國,一個“羅林王國”。

杜維顯然低估了羅林人對于傳統的狂熱和虔誠,也低估了“羅林”這個榮耀的名字的號召力。很快,五萬私軍就已經全部滿員了,可是各個城鎮報名參軍的地點外的大街上,隊伍依然排得滿滿的。

在這個時候,杜維干脆做了一個決定,雖然和辰皇子的約定是五萬軍隊,不過杜維可不是那種老老實實的家伙,他大筆一揮,下令再征召兩萬預備役……嗯,預備役,應該不算是正規軍了吧。

老雷蒙在病床之上不能理事。而弟弟加布里又年幼。在這一個月里,杜維幾乎承擔了等同于族長的重任。

帝國的地方官員撤去之後,各地的地方政府,則由大批重新起用的羅林家的成員擔任,這些被赦免之後的羅林人,自然對杜維感恩戴德。杜維每天都花費了大量的時間批閱文件——當然,他沒有忘記年幼的弟弟,他處理這些公務地時候,不管加布里再怎麼不樂意,杜維都強令讓這個小子跟在自己身邊。

自己坐在書房里看公文的時候。加布里這個小子就在旁邊看著,甚至有些公文,杜維自己都不看,而是要求加布里念給他聽。杜維的用意很明確,盡管年少貪玩是少年人的天性。不過杜維依然多次教育弟弟:你是未來的伯爵。而現在家族地情況特殊,你沒有時間去享受你天真無憂地少年歲月了!你必須盡快的長大,成熟!這些事情,你都必須要在短期內了解熟悉……

看著弟弟稚嫩的臉龐,杜維心中也有些心軟。不過他依然狠下心來調教這個小子。

“加布里,你不要怪我……因為,我很快就要離開羅林平原了!這里的擔子,將來都要壓在你的肩膀上!”

其實,羅林平原上,就連那些小商販和馬車夫都知道:雖然現在名義上地伯爵繼承人是加布里小少爺,雖然那些來往的公文上簽名的都是加布里少爺。但是,在羅林城堡里。真正的做出各種決策的人,是郁金香公爵!

反正郁金香公爵杜維少爺。也是咱們羅林家族的人。

而羅林人對于杜維的稱呼,也很少用“郁金香公爵”這個名字。大多數人提起城堡里的兩位。都是習慣用“大少爺和小少爺”來稱呼,以顯得親熱。

這一天。最後一份任命公文簽署完了之後,曆史一個月地羅林平原的軍政大權交接已經徹底結束了。在政變之前就擔任羅林平原各個地方官員地一百六十位羅林族人,除掉已經病重或者已經老邁的十幾個人,其余地都官複原職。而軍隊里,召集了大批舊部之後,無論是高級軍官和基層軍官,都不用杜維太過操心。

這些軍隊,杜維都很熟悉,甚至遠遠比加布里要熟悉得多……

說起來,這還有些不太光彩,畢竟杜維曾經在軍隊里廣泛搞了那個“足球聯賽”,因為這樣地原因,當初杜維在羅林平原的那一年時間里,和這些軍官地關系都是非常好的。

最後一個任命,是家族侍衛長。老阿爾法叔叔已經跟了自己去了西北,現任家族侍衛長的位置空缺,對于這個人選,杜維斟酌了很久,然後還是加布里提出了一個人選。

“屠。”加布里對自己的哥哥說道:“這個家伙雖然有些悶,但也是父親信任的老族人,而且跟了我這兩三年來,做事情都很仔細,武技也很不錯。”

杜維立刻想起了自己當初回到帝都的時候,第一次見到弟弟,弟弟身邊的那個一臉冷漠的貼身侍衛,于是他大筆一揮,就定了這個人選。

為了重建羅林家族的私軍,杜維可以說是傾注了大量的財力——畢竟,羅林家族曾經被抄家,早已經不複昔日的輝煌了,而且,家族里也沒有多少余財,雖然得回了羅林平原領地,但是下一筆賦稅,也要到明年才能繳上來。現在重建軍隊,這些軍費,都是杜維掏的錢——反正,他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了。

他甚至還抽空,派人去南方的沃克港口,把隨著若琳的船隊一起帶回來的南洋聯合王國的侍者召喚來見了一次面。

那些南洋人已經被若琳殺怕了,見了杜維,就仿佛見了鬼一樣,一個個都是戰戰兢兢,絲毫沒費什麼力氣,杜維就私下里和他們達成了一個協議:

首先一條,杜維放小路菲克跟隨他們回南洋去擔任國王。

第二條呢,南洋聯合王國每年願意支付一定的財富來換取郁金香公爵的支持,因為南洋聯合王國沒有自己的貨幣,而杜維也不需要黃金了,所以決定以南洋珍珠,香料,象牙等等南洋特產(甚至杜維表示願意接受奴隸),每年的支付數目,相當于帝國一百萬金幣的價值。

至于第三條,杜維承諾,他會以自己的身份和在帝國的影響力,盡量的影響帝國攝政王,不再發起對南洋的遠征侵略行為。

其實,如果按照帝國法律的話,杜維雖然身為公爵,但是他畢竟不是皇帝。沒有權力和外邦簽訂什麼協議,一定要追究的話,這已經算是越權行為,甚至私下勾結敵國的罪名!不過杜維現在才不在乎這些東西。

一方面,杜維相信現在帝國絕對缺少不了自己。無論是誰。如果想陷害自己。那麼死地一定是對方。帝國現在焦頭爛額,本來就不可能再計劃什麼南洋遠征了,甚至海軍都要大批的“還陸”,所以,賣一個空人情給南洋人。也不算什麼。

而再深一步……不得不說,杜維的心理已經漸漸的發生了一絲微妙的變化。

自從他得知了自己就是阿拉貢,阿拉貢就是自己之後。雖然他心里並沒有真地這麼去想。不過潛意識里,卻隱隱地生出了一個微妙的念頭來:

這個帝國原本就是“我”建立了!我要怎麼樣,就怎麼樣!

至于這些南洋聯合王國來的使者,一方面對于帝國的情況並不了解,在他們看來,只要帝國能停止侵略。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哪里還敢提出什麼別的要求。

而其他地……雖然這些使者里,也有一兩個頭腦比較聰明的人。也覺得如果要簽訂協議,那麼應該和羅蘭帝國的皇帝簽訂。這位郁金香公爵。似乎沒有這麼大的權力吧……

不過杜維很隨意的做了一個舉動,離開就把這些家伙嚇得服服帖帖了!

很簡單:杜維假意設了一個晚宴招待這幾位使者。然後在晚宴上,病中的雷蒙伯爵,走出了病房,來到宴會上,露了一個面,雖然只座了那麼短短的一小會兒,卻足以把這些使者嚇得魂不附體了!!

老雷蒙伯爵是誰?他可是帝國著名的名將!原來地海軍統帥,軍方二號大佬……更重要的是,他在南洋人地心里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可怕形象!他是南洋人心中最最可怕地屠夫,劊子手,侵略者!雷蒙率領地海軍遠征,是曆代遠征之中,給南洋人造成傷害和恐怖最大的一個!在南洋人心中地恐懼程度,可比若琳要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看到這麼一個噩夢一樣的家伙露面,這些南洋使者頓時就連最後一絲膽氣都喪失殆盡。

老屠夫是這個郁金香公爵的父親,女屠夫是這個郁金香公爵的部下……老天,這個郁金香公爵,到底是一個多麼可怕的家伙啊!!

很快,協議就簽訂了,再也沒有絲毫的阻力。

忙完了這些事情,杜維也終于可以稍微輕松一些了。這些日子他忙得手腳朝天,累得半死……

雖然他在西北也是統領一省的軍政,可是在西北的時候,處理政務有好幫手菲利普,那個年輕人可是宰相之才。歪歪書吧會員手打上傳。而軍務方面,則有二百五將軍隆巴頓等一幫捍將的存在,也不用杜維太過操心。他什麼時候這麼忙碌過?現在才忍不住深深想念菲利普等人,如果不是知道西北那里也離不開人,他早就想一紙命令把菲利普召來了。

而同時,在處理政務的勞累之外,杜維的心情也並不輕松,他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因為……

父親老雷蒙的身子,他的病仿佛一天比一天的沉重了!!

老雷蒙的病,是自從當初被罷免回到老家之後就開始的。原本像他這樣一輩子修煉武技的武將,身子強健,平日里是不會生病的,可如果一旦身子垮下來,那就來得比什麼都沉重!他這病,一小半是年老體衰,早年征戰戎馬生涯里的舊傷複發——這些其實不算什麼。而一大半的主要原因,則是心病!

母親告訴了杜維,老雷蒙自從回到了羅林平原之後,看著昔日家族的領地已經上交了帝國,原本各個地方懸掛的羅林旗幟已經變成了荊棘花王旗,而那些從前對自己無比擁護的羅林家的子民,卻對雷蒙的回歸,報以了一種複雜的沉默!

這種沉默,卻更加打擊了雷蒙!他深深感到自己是羅林家族的曆史罪人!輝煌的家族,卻斷送在了自己的手里。原本他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被羅林子民們咒罵痛恨的准備了,甚至如果有人對著他扔臭雞蛋或者爛西紅柿,他心里反而還會好過一些。

可偏偏一句罵聲都沒有,整個平原上的人聽說了從前地族長回來了,大家卻出奇的保持了沉默……這是一種充滿了複雜意味的沉默。飽含了傷痛,憤慨,絕望等等諸多情緒在里面。

可是善良的羅林人並沒有把矛頭對准他們的老族長。甚至,讓老雷蒙更加心中愧疚地是,城堡周圍地一些忠心家族的羅林子民。甚至還按照從前的規矩。願意把賦稅上交給家族!

雖然地方政府官員已經換成了帝國的人,但是這些倔強的羅林子民,卻有數千人趕著馬車來到了城堡,要求把自己地賦稅直接交到城堡里,以表示對羅林家族的忠誠。

正是這些事情。終于擊垮了老雷蒙!他心中愧疚,聽說在某一天夜晚里,忽然就連連吐血,之後就一病不起!

原本杜維剛來到這里的時候,對付父親的病還是抱著樂觀的態度的,他相信父親的身體底子是很好的,而且,至于心里地毛病。隨著自己帶來的赦免令,重振家族地希望。應該可以讓父親開懷,那麼隨後病體自然就會慢慢的康複。

可是一個月下來。杜維地心中里。一點一點地失去了希望!

老雷蒙的病非但沒有好轉半分,卻反而一下就沉重了許多!從前他雖然躺在病床之上。可是他每天還能起床來在城堡地花園里散散步。可是隨著家族的好消息到來之後,他的病就一天沉重過一天,到了後來,連床都下不來了!

除了接見南洋聯合王國使者的那次,老雷蒙為了幫助兒子,勉強支撐著病體,出來了一次之外,在後面的日子里,他每天全部的時間都躺在床上,甚至每天昏睡的時間也越來越多,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

家族里請來了好幾個最優秀的醫生。用了很多藥物,可是卻一點不見效果。

杜維自己是魔法師,同時也是一名優秀的魔法藥劑師,對各種藥劑也有很深的造詣,他親自檢查過父親,也嘗試想了很多辦法,可是那些從前那些神奇的魔法藥物,使用在父親的身上,卻效果極其微弱。

盡管他嘴上不說,但是他心里明白……無論從任何角度去看,父親身上的生命力,都在飛快的流逝,無法挽回了。

老雷蒙吐血的症狀也變的嚴重起來,而且他總是感到心口和胸部疼痛,這樣的疼痛使得他無法入睡。原本堂堂的一個硬漢,卻被折磨得枯瘦憔悴。

杜維實在心中不忍,最後終于下定了決心,給父親使用了一些“冰漿果”。

這種迷幻藥,稍微服食一點,可以起到麻醉鎮痛的效果。

讓杜維心煩的是,任何藥物對老雷蒙都失去了作用,而偏偏這個冰漿果卻依然還有效果……只是這中純粹的鎮痛的麻醉藥物,只能減輕父親的痛苦,對他的病卻是絲毫沒有任何作用的。

之後的日子里,杜維忙完了所有的事情,卻沒有按照計劃離開,他留在了家里,開始整天整天的守護在父親的病床之前。盡管母親每天偷偷落淚,加布里依然如他的年紀一樣,有些慌亂,而這個時候,杜維則展現出了家里頂梁柱的氣質,他沉穩的安慰著傷心的母親,照顧驚慌的弟弟……

而沒有人知道的是,這位年輕的公爵,每天晚上卻坐在父親的床前,緊鎖眉頭,一連好多天,他沒有睡一分鍾,甚至連冥想都沒有去做。他的全部時間,都守在父親身邊,哪怕老雷蒙昏睡的時候,他都用一種飽含深情的眼神盯著父親。

或許……看一眼,就少一眼吧。

為了挽救父親,杜維甚至連“青春不老泉”都拿了出來,希望能用這種傳說可以治療任何傷勢的神奇泉水救回父親的命……可結果,他再一次失望了。

很顯然,父親的病和傷沒有關系,而是一個老人,終于耗盡了自己的生命力!

杜維從來沒有這麼沮喪過。一直以來,他做任何事情都很順利,幾乎是無往不利。可偏偏在面對垂死的父親,他一切的辦法都沒有奏效。雖然他是魔法師,是可以“創造奇跡”的人。可是畢竟,他不是神!他是人!!

他也曾經躲在書房里翻閱能找到的一切書籍,想從里面查到任何能是人重新煥發生命力地辦法,可是這種辦法,哪里是書里會有的?

老雷蒙似乎也明白自己的身子是沒有希望了。只要他醒來的時候。他都是強忍著病痛,臉上依然帶著勉強的微笑,和兒子在床前說話。

開始地時候,老雷蒙會問杜維一些家族里軍政地事情,然後他還會利用自己的經驗。給兒子一些很有價值的建議。可隨著他的病沉重,老雷蒙似乎也對于家族的事情不再關心了。

他地關心,全部放在了杜維的身上,父子聊天的內容,也不再涉及任何公務,老雷蒙會要求杜維說說他在西北的一些事情,那些有趣的事情,比如三個月建造城市。糧食大豐收。那些危險的事情,比如西北軍兵困樓蘭城。血戰吉利亞特城等等……而且,老雷蒙純粹只是象一個父親一樣。聽著兒子在外面的那些輝煌戰績——他只是靜靜的聽。並不發表自己地意見,而聽到精彩的地方。他臉上也會洋溢出驕傲地微笑。

為了讓父親開懷,杜維盡量的把這些事情描述得精彩.講完了西北地事情,又說起了自己當初被放逐回羅林平原地那些經曆,比如弄出了足球,弄出了熱氣球,然後的冰封森林里奇妙曆險……等等等等。

當然,為了不讓父親擔心,杜維把關于龍族,侯賽因,罪民,還有賽梅爾地事情都隱瞞了。

終于,在杜維回到羅林平原的第二個月的中旬……

這天,杜維給父親服用了一點冰漿果……他臉上雖然依然在微笑,安慰著父親母親和弟弟,可是心卻一直沉了下去。

他一直在負責父親的用藥,他心里很清楚:最近這幾天,父親對于冰漿果的需求越來越大了,而且冰漿果也對于父親的身體,效果漸漸的失去了神奇。從前只要小小一點兒就能讓父親免去痛苦,可現在,父親的用藥已經增加了幾倍,可是病痛卻依然無法免除這天下午,老雷蒙卻拒絕了吃冰漿果,他表示他希望清醒:“吃這個東西,會讓我無法集中注意力。我想聽你說話,兒子,每一句我都不想錯過。”

杜維感覺到自己的眼睛里有一股熱流要流出來,他趕緊轉過身去,用力擦掉,然後默默的端了一杯水,扶著父親喝了兩口。

“那麼,父親,今天你想聽什麼呢?”盡管心里傷痛,杜維臉上依然掛著微笑:“不如我說說南洋的事情吧。我可是把那些南洋人敲詐得很慘呢。”

老雷蒙虛弱的搖了搖頭:“南洋……我在南洋多年,南洋的事情,我不想聽啦。”

他抬起枯瘦的手,輕輕的撫摸兒子的臉龐,然後緩緩道:“其實,我應該是有很多話對你說的。或許我應該對你囑托,照顧你的母親,照顧你的弟弟……但是我知道,你是一個懂事的孩子,這些話,我不用說,你也會出色的做到的……”

杜維沉默了會兒,他心里狠狠的顫抖一下,然後才微笑道:“父親,等你身體好了,你跟我去西北吧。我們就要對付西北軍了,加上家族里的私軍,我們現在已經擁有十萬大軍了。你可是最棒的統帥!”

老雷蒙沒有回答這句話,他看著兒子,渾濁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絲光彩。

“兒子,去,把我的劍拿來。”老雷蒙提出了這個古怪的要求。

杜維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立刻轉身從牆壁上摘下了懸掛的長劍。這正是當年老雷蒙的佩劍,這把劍陪著老雷蒙走過了他大半的戎馬身涯,從西北,到南洋!

盡管已經虛弱得無法握住劍了,老雷蒙卻把劍抱在了懷里,他顫抖的手指在劍鋒上輕輕撫摸:“你知道嗎?我第一次正式領兵上戰場,是二十多年前,在西北!而這把劍,就是從那個時候跟隨我的。”

杜維立刻就道:“相信我,父親。下次西北戰爭,你還會拿著這把劍帶著軍隊出征!魯高那個家伙,絕對不是你的對手!”

老雷蒙笑了,他笑得很複雜,然後放下了手。盯著杜維:“兒子。我知道,不用我……你自己就能做的很出色的!你是我最優秀的兒子,也是羅林家族曆代最出色的人才,我知道,無論是什麼事情。你都能完成得很棒很棒……”

杜維終于無法忍耐了,他的眼角流出了淚水:“父親……”“哭什麼。”老雷蒙地眼睛里忽然爆發出了一絲精芒,在這一刻,那個曾經輝煌的帝國名將的風采回到了他的身上:“我活了這麼多年,輝煌過了,就算死了,也早已經值了。我們是羅林家的人,武勳世家。死亡,對我們羅林家地人來說。並沒有什麼可怕地。”

然後,老雷蒙深深吸了口氣……盡管他的聲音虛弱。可是語氣里的那種堅決和果斷。卻依然仿佛是一名將軍一樣:“兒子,去。把你的母親和弟弟叫來吧,我有話要說!”

杜維深深的看了父親一眼,他忽然心里就猜到了什麼……

難道,是時候到了嗎!

幾分鍾之後,伯爵夫人和加布里就站在了雷蒙地床邊,讓大家驚訝的是,老雷蒙仿佛煥發出了生機,他甚至精神都好了很多,不用人扶,他自己就努力的坐了起來,靠在床上,然後,這位家族的族長,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妻子和兒子。

“加布里,過來。”他抬起頭來,對小兒子招了招。已經滿臉淚水的加布里,走到了父親的身邊,老雷蒙輕輕地撫摸小兒子的頭,柔聲道:“我知道,這幾天,我只讓杜維陪我,卻不讓你留在我房間里……唉,我地兒子,並不是我不愛你。我很愛你。可是,你知道麼?我只是想補償你的哥哥。從他很小地時候,我就對他不好。我只是想在最後地時間里,多補償他一些,多留一些時間和他在一起,我相信,你的聰明地孩子,能體會我的苦心的。”

“我……我明白……”加布里哭了出來,卻用力咬了咬嘴唇。

然後,老雷蒙把頭轉向了他的妻子。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深深的柔情:“愛麗絲……我親愛的愛麗絲……你是我一生的摯愛,我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你陪伴在我身邊。可是對不起,親愛的,以後,我們的孩子,就要托付給你了。”

一向都很柔弱的伯爵夫人,此刻卻仿佛變得堅強了起來,她臉上帶著迷人的微笑,柔情的看著自己的丈夫……她卻反而奇跡一樣的並沒有流淚,然後,她緩緩走了過去,輕輕拉住了丈夫的手,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只說出了很簡短的一句話:“我……明白!”

多年的夫妻的相濡以沫,伯爵夫人只用眼神就表達了自己的情感。

“我這一生很精彩,我曾經榮耀過,輝煌過,勝利過,也失敗過……能有這樣的人生,我已經很滿足了。”老雷蒙歎了口氣,然後又咳嗽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種滿足的表情,緩緩道:“而原本我以為自己將帶著罪孽死去,不過幸好,我有一個出色的兒子,他幫助我贖了罪,挽救了我的家族,讓我就算死,也輕松了很多。杜維,你過來吧。”

這位帝國的名將,最後叫過了他的大兒子。

父子兩人相視良久良久,兩個男人的眼神交錯了很久,老雷蒙才開口,這位將軍的聲音,在此刻也有了些哽咽。

“我一生之中,最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我的兒子。我很想補償你,可是我的時間,也允許我做這麼多了……可惜的很,我還要繼續對不起你了,我的兒子。因為,家族這個重擔,我卻無法承擔了,把這麼一個重擔,交給了你,我年輕的兒子……我覺得實在對你很愧疚。可是我知道,你一定會做得很好的,對麼?”

杜維看著父親的眼睛,然後他深深吸了口氣:“有我杜維在一天,家族的榮耀就不會滅去!父親,這是我,杜維•羅林,對你的承諾!”

雷蒙放心了,他用顫抖的手,把懷里的長劍,遞了過去,放在了杜維的手里。

隨著這柄劍的交出,老雷蒙眼睛里的生命色彩,飛快的流逝,他仿佛再也支持不住,輕輕的躺了下去。

“杜維……我的兒子……我一生最,對不起的人……是,是你。而我最……最遺憾的事情……是……是……”

說到這里,他的聲音漸漸微弱了下去,杜維趕緊走上了兩步把耳朵貼在了父親的嘴邊。

這位曾經叱咤風云的將軍,他終于說出了他一生之中最大的遺憾。

不是政變里的犯下了錯誤,也不是因為自己的罪孽而使得家族幾乎斷送。

他說出的最後一句話,一生最大的遺憾是:

“……是,你出生的時候,我在萬里遠洋,我身為……父親,沒有能看著你,我的第一個兒子……出生!”

隨後,他閉上了眼睛……永遠的。

這位奧古斯丁王朝曆史上曾經赫赫有名的將軍,終于走完了他功過難評的一生。他臨死的時候,是躺在床上,有親愛的家人送別,可以說,對于一個將軍來說,應該是極為幸福的結局了。

杜維懷里抱著父親的長劍,只覺得沉甸甸的。弟弟加布里在痛哭流涕,杜維卻仿佛覺得自己的心都已經空了,空得連流淚的欲望都沒有。

“我送你去羅林老家,是希望你好!”

“是的,殺你的人,是我派的。”

“你是一個魔法師,更是羅林家的人!!”

“他不再是我羅林家的人!”

“兒子,你比我強“我只想抱抱你,我的兒子……”

“最遺憾的事,是沒有能看著你出生。”

“我知道……你一定會做的很好。”

杜維死死的捏著懷里的長劍,他的手指已經因為過于用力,而指節泛白。

終于,他用力的拉過了自己的弟弟,輕輕的攬住了他的肩膀,咬牙道:“好了,不哭!”而這個時候,美麗的伯爵夫人,卻緩緩走到了床前,她俯下了身子,然後在丈夫的額頭上輕輕一吻,深深一吻。然後,她甚至伸出手來,把蓋在老雷蒙身上的被子整理了一下,使得死去的雷蒙看上去仿佛就好像是平靜的入睡了一樣。

做這些動作的事情,伯爵夫人的動作,異常的輕柔。

隨後,這位母親轉過身來,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她美麗的眼神,最後落在了杜維的身上。

“杜維……”母親對他低聲說道:“現在,你是家里唯一的成年男人了!”

杜維抬起臉來,看著母親。

母親的神色很憔悴,她在無聲的流淚:“你父親曾經說過……他希望你,擔任羅林家族的族長。”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 你怕高嗎?    下篇:正文 有所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