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你的臉打了我的手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你的臉打了我的手


“決……決……決斗?!!”

有人驚呼了出來,而這個德克男爵,已經面無人色了。盡管雙腿發軟,在眾人的面前,他依然還在死撐:“郁金香大公!你……你……你這是故意挑釁嗎?你……你……”

和杜維決斗?別開玩笑了,人家可是大陸著名的強者,本領高強的魔法師!

帶兵上陣打過西北鐵騎的狠角色啊!

他陡然就叫道:“我……我現在可是羅林家族的代理族長……你……”

“很抱歉。”杜維攤開手,搖頭道:“您的確是代理族長,可惜我是一個外人啊,羅林族長的話,我沒有理由要聽命吧。”

“那……那……”德克爵士滿頭大汗:“我……”他忽然靈機一動,仿佛找到了什麼救命稻草一樣:“我,我……根據貴族的傳統,如果本人身體不適于決斗,我可以挑選我家里忠心的部下來代替我完成決斗!你也可以派遣你的忠心部下完成決斗!這樣總可以了吧。”

杜維邪惡的笑了笑:“好的,我接受。我會等候您的消息,兩天之內,請您挑選好適合的人選,然後我們完成這場決斗吧。”

德克爵士心中稍定,他自問家里還有一些忠心的侍衛,如果發出重金賞賜,找到一個替死鬼,應該不難的。

他剛想到這里,忽然就看見杜維伸出的手朝著自己揮來……

啪!!

一個耳光結結實實的落在了德克爵士的臉上,他半邊臉頰都腫了起來,這下,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打了一個耳光。縱然他心中再畏懼杜維,也忍耐不住了。

可是,他還沒叫出來,杜維卻已經先“惱火”了。

就聽見杜維“勃然大怒”,氣急敗壞叫道:“德克爵士!!你為什麼用你的臉打我的手!!!”

用……我的臉……打你地手?

德克聽了這話。險些沒氣得吐血。杜維卻已經飛快繼續道:“你用你的臉打了我的手!這是對我的再次侮辱!我向你提出第二次決斗!!德克爵士!!”

現在德克還沒有氣得暈過去,實在是他涵養還算不錯。可縱然涵養再好的人,現在也忍不住了。

所有人都很明白地看出來了:這位郁金香公爵是在故意找德克地麻煩。第,第二次決斗?

德克爵士覺得自己快暈過去了。可是杜維哪里有這麼容易放過他?只見杜維走上去,抬起腿來。一腳就狠狠踢在了這個家伙的下巴上——不得不說,杜維的身子柔韌性和身體素質,經過了訓練之後,已經越發的強悍了,輕易的就把腳地板踢在了德克地下巴上,德克慘叫一聲,往後倒了下去,滿嘴鮮血。杜維卻表現得比這個可憐的家伙還要憤怒十倍。他義憤填膺的喝道:“好你一個大膽的德克爵士!你連續冒犯我兩次了,居然又用你的下巴打我的腳底板!!你……你簡直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噗哧……

旁邊的加布里。聽見“下巴打腳底板”這種話的時候,縱然事先已經和哥哥有了默契。此刻也忍不住笑了一聲來。

地上地德克淒慘的大叫兩聲。吐出了一口血來,還和了兩顆牙。他地舌頭都被牙齒咬破了,此刻熱血上了腦子,氣極罵道:“郁金香……你,你這個混蛋……你……”

杜維沉下了臉,一副無比委屈的樣子,高聲叫道:“各位聽好了!他居然罵我混蛋!這可是對一位貴族地赤裸裸地言語攻擊啊!!”

周圍人已經驚呆了,有人聽了杜維這話,更是心中忍不住就道:赤裸裸的言語攻擊?你都已經“身體攻擊”了……

杜維已經上去,一腳踏在了德克爵士地胸口上,然後彎腰下去,一陣拳打腳踢,口中還不住叫道:“哎喲,德克,你好大膽子……哎喲,你又打我的手,你又打我的腳……”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堂堂的一名爵士,居然就被杜維這麼暴打,可憐的德克開始還叫罵了幾聲,後來實在抵受不住——杜維雖然也是貴族,但是他練了那星空斗氣的入門動作,又練了大雪山的體術,這麼久下來,身子的強健程度遠遠超過了尋常的壯漢,若是單純論拳腳的話,恐怕一些低級的武士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德克這麼一個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小貴族?

德克已經大聲喊救命了。他還指望那些同伴,那些站在同一立場的同伴來幫助自己。

可是這些家伙,原本杜維不發威的時候,他們在貪婪之下,還會被利益蒙暈了腦子,可是真的眼看這位郁金香大公爵撕破臉了,又誰敢上前去得罪一位帝國的大紅人?

就算有人想過去拉架,可是轉念一想:如果我碰到了公爵的手臂,只怕他反咬一口說我“打”他,那豈不是糟糕?

結果,片刻功夫,這位“代理族長”被杜維打得只剩下半條命了,旁辦卻連一個敢說話的都沒有。

杜維打夠了,站起來的時候,只覺得渾身痛快,郁悶了多日的壞心情,都得到了不少的發泄,長長的呼了口氣,然後看著地上的德克,狠狠道:“德克爵士,你剛才一共打了我六十六下,也就是你欠了我六十六次決斗!你快快滾回去,找齊六十六個肯為你送死的部下,准備我們的決斗吧!”

德克喘息了半天,才從奄奄一息之中恢複了過來,悲憤交加的喝道:“杜維!!你,你這是赤裸裸的傷害!赤裸裸的欺凌!你……你這是謀殺!對,是謀殺!!我會去告你的!!就算你位高權重,可帝國法典不會容你!!”

啪!回答他的是一個耳光。

“第六十七下。”杜維抬了抬手,淡淡笑道:“告我?哼哼。德克爵士,你看看這是什麼。”

杜維略微拉開了衣襟,露出了里面的一枚徽章來:“看仔細了,這是魔法師徽章!這枚徽章地意義不只是代表我的魔法師身份,更代表著……我擁有帝國法令的豁免權!想告我。治我的罪……我親愛的德克男爵。你知道不知道要定一名魔法師地罪,要經過那些手續呢?”

杜維蹲了下來,板著手指,笑道:“首先,你必須要有十足地證據。人證物證都必須齊全。然後呢,你必須先到地方魔法工會備案,然後再親自前往帝都帝國監察署去舉報我的罪名……再然後呢,你必須得到帝國監察署大臣的親筆簽名的文件,然後再由他親自遞送到皇宮里,得到了攝政王的許可之後,再轉交給大陸魔法工會!最後,決定我是否有罪麼……需要由魔法工會地長老會做出裁決……就算認為我有罪過。那麼對我的處罰,也只能由魔法工會內部進行。”

杜維惋惜的歎了口氣。然後用憐憫的眼神看著德克爵士:“對了,我也告訴你。帝國開國一千年來。因為觸犯了帝國法律而被治罪的魔法師,你知道有幾個麼?”杜維張開了手掌。然後又握緊:“零……一個都沒有。如果你有心情和興趣,那麼就去告我吧……前提是……”

杜維站了起來,冷冷的看著地上的這個家伙:“前提是,在我們的決斗之後,你還有命在地話。”

看了看全場,杜維臉上又恢複了那種溫和恭謙的笑容:“各位,誰還有什麼意見麼?”

鴉雀無聲。

雷蒙地嫡系一脈,都幾乎笑破了肚子,只不過一個個都強忍著,而那些反對派,原本在貪婪之心趨勢下還想鬧騰一翻的人,此刻在杜維撕破臉之後,一個個都膽寒了。

他們終于明白了,在絕對地強勢面前,自己地那些想法是多麼的可笑。可以說,如果杜維下決心要開殺戒地話……恐怕沒有人能阻攔得了這個家伙。

杜維隨意的打了一個響指,外面立刻沖進來兩個郁金香家的武士,杜維指著地上的德克:“給我丟出去,然後派人送他回家,安排人在他的家外牢牢的看著,不許他跑了。這個家伙欠了我六十七次決斗!”

兩個郁金香家的侍衛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露出了憐憫的眼神。

可憐的家伙……不知道怎麼得罪了我們公爵大人呢。得罪公爵大人的人,一般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六十七次決斗?恐怕就算是女神保佑,這個家伙也沒命活下去了。

眼看著德克爵士就被人如一條死狗一樣的拖了出去,杜維笑眯眯的轉頭看向了剩下的另外一位“代理族長”

“尊敬的肖恩男爵……請您坐到上面去吧,那里才匹配您代理族長的身份啊。”

杜維這句笑眯眯的話落入了肖恩男爵的耳朵里,這個老家伙的臉上表情立刻就仿佛被狠狠的砍了一刀一樣,他的臉色瞬間變青然後變紅,最後變白。終于,畢竟姜還是老的辣,這個放高利貸的“理財高手”,還算是懂得見風使舵的道理,他趕緊退後了一步,堆出一臉笑容來,然後這個老邁的家伙仿佛忽然變得比兔子還靈敏,他一個箭步竄到了桌前,一把抓起了桌上那份所有人都簽名的“協議”,然後用力的塞進了嘴巴里。

他拼命的嚼了兩下,一伸脖子,就咽了下去。老家伙狠狠的噎了一下,然後轉過身來,義正詞嚴的看著周圍眾人:“什麼代理族長?有這麼一回事嗎?我怎麼不知道?你們知道嗎?”

回答他的,是所有人的一致而堅決的搖頭。

“……我們不知道。”

“……對對,沒聽說過。”

“是啊是啊,有這麼回事嗎?”

“什麼代理族長,咱們的族長加布里少爺就好好的坐在這兒,哪里需要什麼代理族長啊!!”

幾乎是一瞬間,人人都掉轉了立場,沒有人願意送死……人人都看出來了,這位郁金香公爵大人。殺起人來,可是真不手軟啊!

老肖恩卻仿佛覺得自己還不夠安全,干脆一咬牙,對著杜維獻媚的笑道:“各位,我看加布里少爺雖然聰明。但是他的身邊總要有人協助一下。這個麼……郁金香公爵大人。您是老伯爵的長子,是加布里少爺地親兄長,這個責任,就請您無論如何不要推卻了……家族,家族需要您啊!”說著。老肖恩眼睛泛紅——他也當真了得,居然就真的擠出了幾滴眼淚來。

杜維歎了口氣,看了看眾人:“你們有什麼意見嗎?”

看著沒有人反對了,杜維才皺眉道:“可是……可是這樣不好吧,我終究現在是一個外人。”

老肖恩立刻斬釘截鐵罵道:“哪個混蛋說杜維少爺是外人啊!!是誰,站出來!站出來!哼,哪個混蛋說這種話,我看他就不是人!不想活了!!”

他口中叫得響亮。心中卻暗暗歎息:德克爵士,恐怕是想活都活不了啦人一致推舉加布里少爺為羅林家族族長,並且一致“懇求”郁金香公爵大人那看在血脈的情分上。充當加布里少爺的監護人。在加布里少爺成年之前,代行族長地職責。

然後。大會結束,眾人散去。看著人去房空,加布里才跳下了桌子,走到杜維地面前,他小小的臉龐上有些猶豫:“哥哥……你不會真的要殺了那個德克吧。”

杜維的臉上冒出一絲冷漠的寒意:“為什麼不?”

他看了弟弟一眼,緩緩道:“加布里,你還不明白我今天這麼做地用意嗎?哼,我時間寶貴得很,如果不是為了你,我干嗎跑來陪你演這一場鬧劇?我直接派幾百騎兵,找幾個跳得最高的家伙,沖到他們家里去,什麼不問,就直接全部砍了!剩下的人,哪一個敢多話?豈不是比在這里搞這出鬧劇要直接簡單的多?我這麼做,其實是給你上課!我的弟弟,今天我教你的第一課,我用這生動的一幕鬧劇,就是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以後牢牢的記住,一刻都不要忘記!剛才你看見了,協議有什麼用?對著祖先發地誓言有什麼用?我比他們強,他就得當著我的面,把那張廢紙吃下去!”

說著,杜維用力按著弟弟地肩膀……

“所謂正義事業,與其說的口干舌燥,都不如一只硬拳頭來地更有效!”杜維冷笑道:“只要你比別人強,你就可以隨便地強奸所謂的正義,蹂躪所謂地公平。”加布里仔細想了會兒,稚嫩的臉龐上終于閃過一絲明了,可畢竟還是少年人,忍不住道:“那……德克爵士。”

“殺。”杜維淡淡的一個字,就決定了那個家伙的命運。

“弟弟,至少他們有一天其實沒有想錯。我的確不能一直留在這里,我走之後,就連軍隊都要一起帶走!那個時候,你一個人在這里,我怎麼能放心?你年紀還小,性子也還太單純,太善良,那些鉤心斗角,那些人的貪婪……我怕你鎮不住這些家伙,所以才要采取一些雷霆手段,殺一儆百!”

這是小加布里就任之後的人生第一課。

毫無疑問,他尊敬的哥哥,給他開了一個很好的頭。雖然這並不善良,甚至並不“公正”。

可是,對于一個今後一生都要在這個權利場泥潭里打滾的人來說,這,就是公正!!

而且,這很有效果,不是嗎。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你踩到我了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羅哈特的奮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