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帝國九百六十三年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帝國九百六十三年


羅蘭帝國九百六十三年。

在這一年,帝國發生了很多重大的事情。無論從任何角度來說,發生的這些事情,在史書上都是值得大書特書的。

尤其是這些事情,是發生在來隨後到來的轟轟烈烈羅蘭大陸戰爭年代之前,更加凸現出一些事情的微妙……

起先,在帝國六百六十三年初春的時候,曾經為帝國立下赫赫站功的,被譽為奧古斯丁王朝末期最後一個名將的雷蒙伯爵,在老家羅林平原的城堡里,自己的房間床上病逝。這位曾經參加了二十多年前的西北站長,並且親自統帥了兩次南洋遠征戰爭的帝國將軍,走完了自己的人生路程。雖然他的生涯里也存在汙點:政變。

但是這並不能抹殺他一生的功績。而後世對這位將軍的評價里,還多了一筆很有趣的話:

“縱貫這位將軍的生平事跡,無論是第一次草原西北戰爭的傑出表現,後來的南洋遠征之中的功勞,已經和任何一位曆史上的名將不相上下。不過,這並不是這位將軍對帝國的最大貢獻。很多人認為,這位雷蒙將軍對羅蘭帝國……對大陸,對人民的最大貢獻是……他生了一個好兒子。”第二件事情,在全大陸范圍的聲勢好大的征兵開始展開。帝國投入了大量的財力物力,從預備役里抽調出精銳,並且大規模的甄選地方守備軍里的精銳,組變成新的帝國助戰軍團。

而在當時---沒有人知道這是為什麼。公開的言論是,為了補充在魔獸肆虐之後損失慘重地北方暴風軍團。不過,誰都知道,這只是一個借口。第三件事情,帝國九百六十三年春天。在帝都,一場別開生面的受洗儀式展開。帝國當前實際的統治者,大陸的至尊主宰,攝政王辰皇子殿下,接受了教宗保羅十六世給自己進行地宗教洗禮。

雖然曆代每一任皇帝都要受到教宗地洗禮才被認為是合法的皇帝。不過這位攝政王的洗禮過程卻極為罕見:他居然當眾宣布他受洗之後。教宗保羅十六世將成為自己的教父!

那天受系的儀式非常熱鬧。上萬地帝都市民到場觀看了全部的洗禮過程。

這件事情遭受到了很多皇室貴族的強烈反對,在大家看來這絕對是皇室的一大恥辱,甚至是一種戰略性的失敗!在皇室和教會對抗了上千年的時間里,哪怕是曆史上帝國最危機的時候,皇室都一如既往的保持了自己地驕傲和尊嚴。不曾向教會低頭!而這位被成為是年少英明的未來君主,卻做出了這種“愚蠢”地行為,讓所有人都極為不解。

很多人認為,這是一場交易:很顯然,因為在政變里得到了神殿的大力支持,攝政王是在因為那次地事情而給予神殿回報。

這種猜測很正確。不過大家認為這樣一來,不免給英明地攝政王的生涯留下了汙點:他為了一己之私,居然用皇室地尊嚴來換取神殿的支持。這樣他和掀起政變的已故大皇子有什麼區別?

不過隨後發生的兩件事情,再次讓人們對辰皇子的支持率增加!

就在洗禮儀式的第三天。攝政王發布了通告:根據奧古斯丁六世皇帝陛下的授意。里小皇孫查理為帝國皇位第一順位繼承人儲君!而在皇儲成年之前,帝國的國務依然由攝政王辰皇子殿下掌管。同時。辰皇子被授予親王爵位。

辰皇子用自己的行為。實際上等于主動放棄了皇位……雖然他其實已經是帝國實際上的統治者了。

而神殿方面則遭受了損失:他們沒有得到一個皇帝教子,只得到了一個親王教子而已。這次洗禮的政治意義。就大打了折扣。

就在人人以為神殿這下肯定會大為惱火,和皇室開展一系列的反擊的時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神殿居然和皇室更加團結了!

教宗和攝政王經過多次見面磋商,簽訂了一系列的協議,在未來的三年里,神殿表示願意放棄一些地區的宗教稅收,然後以無償捐贈的方式來捐贈給帝國軍隊,用來表示對帝國軍費的支持。

而帝國方面,則宣布在十幾個地方修建新的宗教所,以弘揚光明女神的教義。其中就包括了郁金香公爵的領地,德薩行省。

而值得注意的是,其實已經有人發現了,在那場攝政王受系儀式上,出席的教宗陛下,盡顯老態,這位羅蘭帝國的精神領袖,看來身體很衰老虛弱,很多虔誠的信徒都擔心,恐怕這位教宗陛下,過不了多久就要蒙女神恩召而去了。

只有杜維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心中明白,看來和巫王白河愁一戰之後,教宗的重傷還遠遠沒有恢複。

另外一個細節是,光明神殿里摩薩派的領袖,中北區大主教馬克西莫斯閣下,在那次洗禮的儀式里也出席參禮。讓所有人驚訝的是,這位摩薩派的領袖人物,居然身穿一件紅色的袍子,這已經顯示了他在教會里的地位發生了變化:紅衣大主教!

而且,洗禮儀式過程里,這位新任的紅衣大主教始終都是站在教宗下首的第一個位置!這就更加暗示了他的身份,已經被教宗指定為“首席大主教”。

而通常,在教會里,“首席大主教”的身份還有一個特殊的意義---教宗繼承人!

利用這種公開場合,教宗保羅十六世,無疑就是無聲的宣布了自己未來的繼承人人選。

凡是對教會內部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教會里,摩薩派代表溫和派,而葉尼派則是鷹派。教宗保羅十六世的這一舉動,無疑給摩薩派的崛起,奠定了基石。

這樣一份通告發布出來,立刻被嗅覺敏感的人看清了里面的實際性質!

羅蘭帝國地傭兵團,從此合法化了!!

在騎士時代已經沒落了多年之後。而這份通告的發布,無疑有著特殊的意義!刺激了各地的傭兵冒險組織的蓬勃發展,而大批大批曾經落魄得沒工作沒飯吃的低級武士階級,終于找到了自己的出路----北方的大批新建地傭兵團,正在廣發征召新人的通告呢!

而有消息,在北方地某個魔獸肆虐地區的一個城市里地騎士協會,在通告發布後地一天之內就忽然收到三百份要求進行武士等級考核的申請---而平時,這個數字已經是他們一年地工作量了。

由于大規模的傭兵團的興起。加上獵取魔獸有利可圖,雖然魔獸很恐怖。但是在利益的驅使下,還是有很多人走上了這條冒險之路。

而很快。魔獸肆虐的情況就得到了大大的緩解。大量流竄進帝國北方的魔獸,面對大批大批被金錢沖昏了頭腦的人類賞金獵人獵殺----帝國不費一兵一卒。就有效的解決了魔獸肆虐的問題。

而且……帝國財政方面也不無小補。雖然獵取魔獸要支付賞金,但是帝國也不是沒有收入的……任何傭兵團,都必須向帝國官方申報名冊。帝國甚至開設了一個官方的傭兵管轄部門,而且……每個傭兵團,要維持自己合法的身份,必須每年向帝國繳納稅務。

這條法令,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對,支持者覺得這樣可以有效的解決北方的魔獸肆虐問題。而反對者則憂慮的擔心,傭兵團合法的口子一旦打開,只怕以後民間的治安問題就留下了禍亂!進而產生大批大批的亡命徒,可不是人們希望看見的情況。

杜維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只是笑了笑。他算是支持者,他的態度是:“反正就算帝國沒有這條命令,北方早就有各種傭兵團存在了,這是公開的秘密。既然堵不住,不如干脆開了禁,然後還能多點稅收。”第五件大事。帝國軍方宣布,他們將在帝國的北方,距離冰封森林南端大約十里的地方,修建一座大型的軍事要塞。

這座軍事要塞的選址經過了嚴格的選擇,最後選中的地點非常要害,正是冰封森林通往南方的畢經要道之上,兩邊都是大片的山區和難以行走的地方,而唯獨這片地區比較平坦,而且,在上一次魔獸沖出冰封森林的事件里,這個地方是魔獸洪流主要前進的方向。

根據帝國官方的說法,這次帝國准備花費大量軍費,修煉一個前所未有的最龐大最堅固的軍事要塞堡壘!從此根絕魔獸肆虐的任何可能!只要有這麼一個堡壘屹立在帝國北方,那麼以後這個軍事要塞南邊的大片大片的帝國北方領土,都可以得到安全的保證。

帝國軍方在老宰相羅布斯切爾的牽頭之下,提出了一個龐大的計劃。

“這個軍事要塞將成為帝國軍方曆史上最傑出的產品。”凡是看過這個計劃的軍事專家都發出了這樣的感慨,唯一有些異意的是,有人忍不住提出“耗費如此巨大的軍費,制造這個一個幾乎是奇跡一樣的軍事鐵壁,就為了阻擋那些沒有智慧的魔獸……會不會太浪費了?”

直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知道未來的三年後北方會有大敵入侵。

而為了制造這個軍事要塞,軍方再次和財政大臣大大地爭吵了幾天。而最後,依然是郁金香公爵解決了他們的難題。

郁金香公爵大人,再次以私人的名義捐贈了一千萬金幣的軍費。

這樣的舉動。讓所有人都驚歎,並且猜測起來……這個郁金香公爵,他到底有多少財富?之前地捐贈五千萬金幣地舉動,早已經不是秘密了。

而在郁金香公爵的領頭之下,德蘭山魔獸表示願意捐贈價值三百萬金幣的武器。用來武裝未來的新的主戰軍團。而比利亞伯爵等貴族。也各自捐贈了數十到百萬金幣不等。

在這一年地夏天,在杜維的十六歲生日上,杜維得到了一個小小的禮物,是來自軍方的。

軍方派來的使者表示,因為這個軍事要塞是郁金香大公閣下捐贈的軍費修建的。所以為了表示對郁金香大公的尊敬,他們願意請郁金香大公為這個未來地新軍事要塞取一個名字。

事實上,杜維早已經看過了這個軍事要塞的修建圖紙。雖然那是高度機密,不過以杜維和攝政王地關系來看,不存在任何秘密了。而且……其中很多修建的內容,甚至都是杜維提出地建議。

比如,最最堅固地棱形城牆,城牆之上布滿了尖銳的倒刺!還有城牆之上每隔十米就有一座塔樓。上面擺放了一架軍用重型弩炮!而龐大地軍事要塞里,足以入駐二十萬以上的軍隊。甚至更多!軍事要塞的內部,還挖掘了龐大的地窖。用來儲備糧食。加上北方寒冷的天氣,食物原本就不容易腐爛。如果把地窖堆滿了,那麼里面的糧食足以讓守軍支持很長時間。

甚至,杜維還親自設計了幾款投石機……而且,這投石機發射的可不是石頭。而是根據吉利亞特城的生產基地改良之後的新型“火藥彈”。

所有看過設計計劃的人,都一致表示“這是一道永遠也不會被攻破的防線!”

永遠也不會被突破?

杜維聽到了這些說法之後,忽然就心里一動,惡搞的念頭再次生了出來。

于是,面對軍方派來的使者,杜維在文件上大筆一揮,給這條未來的最最堅固的鐵壁防線,取了一個名字……

卡巴斯基……第六件大事。在這年的春季,根據帝國的軍隊的傳統春季操演,隸屬于帝國南方羅林平原羅林家族的大約五萬私軍,兩個師團的新兵---其實不能算是新兵啦,都是遣散之後重新入伍的老兵,精挑細選之後,整編完畢,以“春季操演”長途拉練的名義,從羅林平原開拔,一路奔赴西北。

隨後,這支軍隊就駐紮在了西北德薩行省境內。雖然這支軍隊名義上是羅林家族的私軍,不過人人都知道,以杜維現在羅林家族大少爺的身份,而且族長還是他未成年的弟弟,這支私軍其實也是由杜維來指揮的----更何況,連軍餉都是杜維掏的錢。

這樣一來,加上杜維原本麾下的郁金香家族的四萬多人馬,杜維的麾下一共聚集了十萬軍隊,而旁邊臨省的博翰總督,經過上次征兵之後,兵力也超過了四萬。西北地區的格局,在一次發生了巨大變化。就連傻瓜都看出來,杜維的這個舉動,很明顯是針對西北軍團的。

而大陸之上,人人都在觀望著,不知道西北的未來,將會發生如何的變化。西北就仿佛一個隨時會爆炸的火團,此刻只需要一絲微妙的變化,就可能會引發帝國幾十年來最大規模的戰爭----而且,這還是內戰!第七件大事……這件事情發生的當時,沒有人注意到它的發生,過程。而直到這件事情的結果,才讓人目瞪口呆。可以說,大陸的格局,被一個極為細微的,甚至是微不足道的人,徹底扭轉了……

帝國九百六十三年,深秋。

西北德薩行省樓蘭城。郁金香公爵總督府。

杜維皺著眉頭,他的手指輕輕地在眉頭撫摸,仿佛想撫平眉宇之間的憂慮。他正在看一份文件,確切的說是一份報告。郁金香家族內,杜維目前麾下的第一謀臣。也是政務總管。菲利普就站在杜維的面前。這個年輕人地樣子更加成熟了一些,眉宇之間透著一絲隱隱地沉穩,他的雙手習慣性的攏在袖子里,靜靜的站在那兒,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一股深不可測的味道來。

杜維看完了面前地文件。然後緩緩合上,封面之上,赫然寫著一行紅色的大字:

絕密!西北未來三年的軍事計劃。

杜維沉思了會兒,看了菲利普一眼:“這些內容,是你一個人寫的?”

菲利普笑了笑:“不,我聽取了隆巴頓將軍的一些意見,還有若琳騎士也給了我一些靈感。”若琳?杜維挑了挑眉毛。這一年下來,若琳干得相當不錯。自從南洋的行動。徹底開發了若琳的軍事天賦之後,杜維干脆把這個女騎士調到了自己麾下的軍隊里。開始地時候。杜維讓她統帥一個騎兵大隊,而一年下來。若琳因為表現凸出。加上杜維的有意提拔,已經成為了統帥一個騎兵營三千騎兵地統領軍官了。

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未來地郁金香家族麾下地第一位女將軍,多半就是她了。

就連QQ,這個家伙,偶然之間和杜維聊天的時候,說起若琳,這個家伙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贊歎。

“這個女騎士,讓我想起了當年地彌賽亞。”

“阿拉貢的妻子?聖羅蘭騎士團的首席騎士“就是她。”

而若琳的表現,讓原本隆巴頓調教出來的那些驕傲的騎兵,也不得不服氣。這個女騎士的武技等級在經過了磨礪之後,已經達到了四級---雖然不算高,但是已經算不錯了。杜維考慮很久之後,征求了侯賽因的意見,于是把星空斗氣的入門基礎動作傳授給了若琳,之後若琳的實力立刻再次大增。在西北的時間里,若琳的軍旅生涯之外,她全部的業余時間,都用在了向侯賽因和羅德里格斯兩位強者的求教之上。

羅德里格斯對若琳的評價是:“她很像我……大器晚成。”

可以說,年輕的時候經曆了太多的風風雨雨的這位穆恩族的後裔,終于磨礪出了她的鋒芒和棱角。

杜維看著菲利普,然後歎了口氣:“計劃不錯……不過實施起來的話,困難很多,很多啊……菲利普,我們現在看似家大業大,十萬雄兵……可是你要明白,我們的軍隊從數量和質量上,都不如西北軍團的魯高!他的二十萬軍隊,個個都是精銳,手下的眾將,個個都是老行伍。”

而他心里還有一句話沒說:魯高的身份其實是雪山弟子赤水斷!如果真的打起來,恐怕侯賽因和羅德里格斯,單獨都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我們還要防備西邊的草原人。”杜維歎了口氣。

雖然,雪山巫王白河愁,仿佛和自己建立了不錯的私人關系,而且白河愁也答應了十年之內不入大陸……但是他答應的是不入大陸,是他個人!他可沒有承諾草原人不入侵!

而且,再進一步……杜維不是小孩子!這種事關生死的大事情,他可不會把信心建立在口頭的承諾之上!

三年……三年事情。現在已經過去大半年了,時間越來越緊迫,留給自己的事情並不多。

“我的意思是……先西後東。”杜維輕輕敲了一下桌子:“西北軍團那里,緊緊的盯著,而且我們還有博翰這個盟友在西北軍身旁,就算有什麼事情發生,也是他先頂缸。我們的目標是,在西北軍團開戰之前,先搞定草原人,至少要確保一點……就是未來在我們對付魯高的時候,草原人不會在背後捅刀子!”

菲利普笑了笑,然後他仿佛悠悠的說了一句:“既然這樣的話……公爵大人,阿爾法先生,應該快回來了吧。”

阿爾法侍衛長。阿爾法叔叔。這大半年來,並不在杜維的身邊,甚至不在西北。郁金香公爵府的上下,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這位阿爾法騎士先生去了哪里。只有菲利普在內的少數核心圈的人知道阿爾法地去向。原。准確的說,他這段時間來一直待在草原上。草原上的太陽。曬出了一身黝黑的膚色。而喝這馬奶,吃著羊肉的生活,幾乎徹底把他變成了一個草原人,甚至就連他地頭發,都被杜維用特殊地藥劑染成了草原人之中常見的棕色。

而且。他臉上故意偽裝了一條長長的刀疤,這使得他可以明目張膽的在臉上蒙上面紗,不露真面目---這可以掩飾住他的鼻子。畢竟羅蘭人地鼻子挺直,而草原人的鼻梁比較塌。

阿爾法現在的公開身份,是薩拉丁大人身邊的頭號猛將,他的名字叫做“伊戈”,按照草原的語言,這個名字的意思是“草原上的雄鷹”。

薩拉丁。當初杜維放回去地那個叫沙拉丁的小子,也就是草原王地第十三個兒子。一個羅蘭女奴所生的家伙。

那次戰敗他回去之後,開始地時候吃了不少苦頭。因為戰敗。草原王地怒火發泄到了所有幸運逃回去的逃兵地身上,處死了數百名逃兵之後。草原王更是一怒之下,差點把自己的這個兒子貶為奴隸。幸好他被身邊的人勸說“畢竟他是您的血脈,如果成了奴隸,那麼也會讓您的威嚴受到到損傷。”

草原王並不知道,這些說情的人,其實是收了沙拉丁的很多好處---當然,出錢的人是杜維。

沙拉丁僥幸逃過的懲罰之後,被懲罰離開了王庭,遠遠的派到遠離草原王庭的極西的地方去放牧馬匹和牛羊,其實就是讓他去自生自滅了。

而隨後,阿爾法侍衛長,帶著杜維給他的兩千多草原奴隸,來到了草原上----這些奴隸,一半是杜維在大陸各地買回來的,一半則是當初和談的時候,那個草原親王贈送的。

這兩千奴隸,杜維挑選了一些聽話的家伙,然後由阿爾法帶著進入了草原里,然後聯系上了沙拉丁。

杜維讓阿爾法帶話給沙拉丁:我能做的就這麼多了。如果你再無法成氣候,那麼只能說明你無能。

事實證明,這個沙拉丁並不是無能,他非常有本事!

他以高超的手腕,很快就降服了這兩千奴隸,然後把他們編成了騎兵隊。他先是黑吃黑,搶劫了幾股小股的草原馬賊之後,他的部下立刻飛速增加到了四千人,不到半年時間,他又吞並了一個弱小的部落,最後公開脫離了王庭,自己成為了一個小部落的酋長。

這些事情,王庭里並沒有引起注意,畢竟,沙拉丁吞並的那個部落,不過是一個人口不到一萬的小部落,而且老弱病殘居多。

可是隨後,沙拉丁的勢力,猶如滾雪球一樣的壯大起來!

阿爾法成了他和杜維之間的聯絡人,阿爾法牽線,杜維提供給了沙拉丁不少帝國出產的優質武器!

草原上缺乏礦產,草原騎兵雖然彪捍,但是缺沒有優質的鎧甲和武器,這一點是他們曆來的弱點。而沙拉丁得到了杜維的武器支持之後,更是如虎添翼,他原本就是一個很有本事的家伙。又用了一年的時間,他手下控制的人口達到了幾萬人,控弦兩萬余。

不管如何,這個數字,在草原上,已經足以算是一個中等部落的規模了。

更何況,杜維為了給他增加實力,甚至還派去了兩名自己手下的魔法學員!!

當王庭終于注意到了這個草原王的棄子之後,草原王一面對于這個自己不喜歡的兒子表現出來的驚人的發展勢頭而驚訝,一面,都隱隱的有些不滿。

不過很快,沙拉丁做出了一個舉動,他主動向王庭投誠,表示自己麾下的數萬人口,和兩萬騎兵,都願意聽從草原王的命令,都是草原王最最忠誠的戰士。

而他提出的唯一一個條件----甚至讓人覺得這都不算是什麼條件了。

他地要求是:“我只是懇求父親能給我一個兒子的待遇!畢竟。您是我的父親。”

草原王很高興。他只做出了一個姿態,就可以得到幾萬人口和兩萬騎兵,這種事情,誰也不會拒絕的。

接下來的一個月里,沙拉丁派人給王庭供奉地不少牛羊馬匹……雖然草原王並不缺少這些。不過這個自己地放棄的兒子。做出這種孝順的舉動,還是讓他很滿意的。

而且,沙拉丁甚至不帶任何隨從,只身前往王庭!然後那一天,在王庭里。在草原王的金帳篷里,當著草原王麾下地諸多頭領,還有其他的十幾個兒子,還有不少部落的酋長。

這個沙拉丁,居然當眾跪了下去,然後做出了草原上最最隆重,最最恭敬的禮節:

親吻草原王的腳!

這樣的恭順的態度,甚至打動了草原王。他甚至都覺得自己對這個兒子似乎有些太苛刻了。畢竟,他雖然是女奴生的。可也算是自己地種。而且……看樣子,他還蠻有本事的。又對自己很恭順。

隨後發生了一件事情。讓草原王對沙拉丁地最後一絲疑慮也打消了。

事情是這樣的。因為金狼頭地兩萬騎兵地戰敗,使得原本效忠于王庭的一個部落。對王庭產生了反感,這個部落決定遠遷,不再聽從王庭地命令。

這惹怒了草原王,他下令去征討這個不聽話的部落。而沙拉丁,則是自告奮勇的去做這件事情。

他做的非常出色,他很快就剿滅了那個部落,親手提著那個部落酋長的腦袋回來交給了草原王。而剿滅了這個部落,俘虜的所有的人口,牛羊,馬匹,全部上交,他自己一點都沒有截留。

更重要的是,在這次戰斗里,他麾下的騎兵受到了很大的損失,死了四千多人。幾乎損失了四分之一的實力。可是他卻絲毫沒有半點怨言,反而在王庭金帳之上誠懇的表示:自己是父親的兒子,自己手下的兒郎,就是父親的手下。自己的實力受到損失,並沒有什麼,哪怕受到再大的損失,只要能讓父親高興。

這種話,說,誰都會去說。但是真的做到,就沒多少人了。沙拉丁夠狠,他用四千部下的死和鮮血,換取了草原王的信任。讓草原王相信了,這個兒子並不是擁兵自重,他的確是肯為自己去流血的聽話的家伙。

兩年不到的時間,就這麼短的時間,沙拉丁從一個女奴的兒子,一躍成為了王庭里,草原王信任的兒子之

而這個時候,杜維則還在羅林平原征兵呢。杜維是根據阿爾法侍衛長送回來的信件里,知道了所有的過程,也知道了這個沙拉丁的各種事情。

當他看到的沙拉丁居然在帳篷里,當著所有人的面,不顧自己的尊嚴,匍匐在地上,去親吻草原王的腳……

不知道為什麼,杜維忽然感覺到了身上湧出一股寒意!!

送走了菲利普,杜維再次拿出了阿爾法叔叔的親筆信,他又看了一遍,然後輕輕歎了口氣:“差不多,是時候了吧。”

隨後,杜維走出了自己的書房,他沒有讓任何侍衛跟隨,直接到了城堡之下,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了城堡後面的一個小樓之上。隔著老遠,房間里就傳來了悠揚的風琴的聲音。

杜維推門進去,就看見一個個嬌豔動人的女孩子,人人穿著一襲輕紗,隨著風琴的韻律,翩翩起舞。她們跳的是標准的宮廷舞蹈,都是由最出色的宮廷禮儀師調教出來的。

這里的所有的女孩子,正是當初杜維從西北軍大營里帶出來的那些可憐的“獵物”。

杜維的眼神很快就落在了房子中間,那個坐在那兒,彈奏風琴的女孩子。

毫無疑問,她是所有女孩子之中最美麗的一個,她的眼睛,就如她的名字一樣,恬淡如月。

杜維走進來的時候,這里的人看見了他,所有人立刻停止了動作,然後這些女孩子很統一的轉過身來,對著杜維彎腰行禮,然後在杜維的揮手之下,她們很快退了下去。

“你留下。”杜維指著彈奏風琴的女孩子。

房間里安靜了下來,女孩子看似有些緊張,不過嚴格的訓練,使得她依然翩翩的站起來,然後如春風一般,對杜維微笑了一下,施了一個宮廷禮節。

杜維眯著眼睛:“你是叫含月,對吧?”

含月臉頰略微紅了一下,垂首道:“是的,公爵大人。”

杜維走上了兩步,然後他忽然抬起手來,輕輕托起了含月的下巴,把她的臉帶揚了起來,然後仔細的看著她臉上的每一分細節。

含月的臉紅了,她的眼神有些躲閃,有些羞澀。

“我記得你。當初我就記得你。你是一個很美麗動人的女孩子。”杜維放開了手,他的臉上只有滿意,卻並沒有什麼沉迷美色的樣子。

很顯然,他還沒有說完,所以含月很安靜的聽著。“這一年多來,你在這里過的怎麼樣?”

含月立刻抬起頭來,鄭重道:“我的命是公爵大人救的,我在這里生活的很好,很愉快。我一生都沒有過這麼幸福的生活。”

杜維點了點頭:“那麼,你很感激我了?”

“是的。”含月聲音一顫:“我……我願意用自己的一切來報答公爵大人。“很好。”

杜維笑了笑,他的聲音很穩,很平靜。

“那麼,現在到了你報答我的時候了。”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含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