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美麗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美麗


“哼!”草原王忽然覺得很惱火。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股怒火從哪里而來。事實上對于草原上的這些貴族來說,所謂的女人,不過是玩物和財產而已。草原王從前也經常和自己的部下甚至是兒子交換女寵玩樂,甚至把自己的女人賞賜給部下或者自己的兒子。

這樣的習俗,在羅蘭人看來無疑是“野蠻”和“不德”的。

而此刻,草原王看著這個靜靜站在面前的女孩,忽然有了一種完全占有她的沖動!

對,完全占有!完全的!只屬于自己一個人!任何人都不許絲毫的覬覦!!

所以,帶著這一絲不滿和惱火,他很快的揮手,讓人把含月帶了下去。當他看著自己最喜歡的幾個兒子的眼神,還戀戀不舍的盯著含月的背影的時候,草原王終于忍不住重重的把酒杯往桌上一拍。

“哼!!”

然後,這位草原之王,帶著憤怒的表情,一言不發的轉身走出了宴會大帳,留下了里面面面相覷的眾人。

而唯獨,薩拉丁,他臉上滑過一絲淡淡的冷笑。不過,為了掩飾這個表情,他趕緊端起了金杯,假裝喝酒,擋住了自己的臉龐……迫不及待的推開了兩邊試圖攙扶自己的美麗侍女——這些女人都是他平日喜愛的,可是今天在他的眼里,卻連一絲半點的魅力都沒有。

他幾乎是一頭撞進了自己的帳篷,然後就聽見里面一聲驚呼,那個美麗的少女轉過身來,驚恐的看著自己。

沒有一句廢話,草原王立刻飛快地撤掉了自己身上的鎧甲,然後一個猛撲,就奮力的撲了過去。含月心里悲哀的歎息了一聲,卻很配合的順勢往地上一倒,然後象征性地掙紮了幾下,就已經被草原王壓在了身子下面。

草原王感覺到了身子下面這個嬌柔女孩子地顫抖,這種顫抖卻更加激發了他心中的沖動。他抓住了含月的雙手。然後用力的撕扯開她的衣服,當粗糙地手指終于觸摸到少女嬌嫩肌膚的時候,含月已經閉上了眼睛。

嗤嗤幾聲,衣服已經碎裂,草原王劇烈的喘息著。而當他的手扼住了含月的脖子,仿佛抓住了一件什麼東西。地上的含月忽然睜開眼睛,奮力的掙紮起來。

她的掙紮不再是象征性地,而是拼盡了全力的掙紮,最後她終于如願地從草原王的手里抓回了那一枚東西——一枚溫軟圓潤地珍珠。

草原王並沒有在意這個女孩為什麼對一個珍珠如此看重,他地興趣全部放在了她的身體上……

很快,帳篷里傳來了男人地粗重喘息,和女孩子的痛苦的低呼……這一夜晚。草原王仿佛感覺自己就像回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在這個讓自己充滿了欲望的女孩的身子上。他仿佛感覺到自己有使不完的精力和體力!整夜整夜,當這個女孩叫的聲音越大。他就仿佛感覺到內心那種征服的欲望更強烈!

一直到天亮。他自己都記不得自己一共蹂躪了這個女孩多少次。只是到最後,當他早上走出帳篷的時候。才感覺到雙腿發軟,眼睛里也有些眩暈。

而旁邊,幾名守護在帳篷之外的王庭武士,看見他們的王走出來的時候,忽然人人都嚇了一跳!更有人驚呼了出來。

這……這是我們的大王嗎?!!

原本還保留了威武儀態的草原王,仿佛蒼老了十歲,他的額頭明顯了出現了幾絲皺紋,而眼神也不複從前的明亮,變得有些渾濁,而且……還夾雜了幾絲暴虐和焦躁。

草原王有每天早上騎馬的習慣,可是今天早上,當他試圖上馬的時候,他卻忽然身子變得蹣跚,幾乎都無法騎上去,險些摔倒,還是在侍衛的攙扶下,他才勉強坐在了馬上。

這一切,讓草原王的心里猛的一沉!!

白天,金帳里的議事,人人都察覺了他們的大王的變化。人人都看出了草原王的疲憊和衰老……甚至他連議事的時候,都明顯有些注意力無法集中,坐在那兒,仿佛昏昏欲睡的樣子。

而且,他出乎意料的變得狂躁易怒!當一個將軍忍不住關問了兩句的時候,這位王卻忽然就爆發了怒氣。他猛的拍了桌子站了起來,指著對方大罵道:“你是不是以為我老了!以為我不行了!以為我已經當不了王了!以為我鎮不住你們這些混蛋了!滾!滾!給我滾出去!你這個混蛋!來人!給我把他拖出去!抽一百鞭子!一百鞭子!!!”

隨後,草原王身子搖晃了幾下,重重坐倒,他喘息急促,胸口不住起伏。

他看著下面眾人驚恐的眼神,當他看見自己最喜歡的幾個兒子的時候,忽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宴會里,這幾個小子,看著含月的時候,那種貪婪的眼神……他心里陡然生出了一股極度的厭惡和憤怒!

隨後,他不理會眾人的眼神,踉踉蹌蹌的重出了大帳,飛快的回到了自己帳篷里。用力推開了身邊的侍女,然後飛快的闖了進去。當他看見了含月一身輕紗,正在用清水擦洗自己的身子,那嬌嫩的肌膚上,還有不少地方淤青……正是昨晚自己的暴虐留下的痕跡。

他的內心,陡然一把火苗就被點燃了!

他感覺到自己很憤怒,很憤怒,非常憤怒!

他需要發泄!

所以,他再次撲了上去,一下就把含月壓在了身子下面,盡管女孩在驚呼,旁邊的水盆子被打翻了,都沒有動搖他的沖動。

只有壓在這個女孩的身上,他仿佛才找回了自己的精力。自己的力量,自己的雄風!仿佛只有在她的身上自己才恢複了那麼雄壯的草原王!自己仿佛有用不完地精力!!!

到了第三天,武士們沒有看見他們的王從帳篷里出來,一直到了太陽升起到頭頂了,帳篷里才傳來了蹣跚的腳步聲。隨後簾子挑開。當大家看見了王的樣子,所有人都驚呆了!!

王的臉上布滿了皺紋,他地原本棕色地頭發,都隱隱的泛出了蒼白的顏色,兩鬢斑白……哪里還有半點威震草原的王者的雄風?他仿佛就是一個虛弱地。衰老的老人!

這次,他連馬都上不去了,在幾個武士合力的攙扶下,他勉強坐在了馬上,身子卻有些歪歪斜斜。這一天,在帳篷里,王的衰老,讓所有人都驚訝了。這個老邁的家伙。甚至看見帳篷里空了一個位置,就大發雷霆:“怎麼少了一個人!!王庭議事。居然有人敢不來!!”

隨後,旁邊人小聲提醒他。缺席的那一位。正是昨天被他下令抽了一百鞭子,正在家里休養。

看著下面的人。對自己投來的那種疑惑地,甚至是不解的眼神,草原王感覺到自己地尊嚴被深深的刺傷了!!他很憤怒,他心里更是惶恐,他心里也隱隱地感到了自己地衰老和虛弱,可是,身為一個力量為尊的草原地王者,他害怕被人說自己虛弱!因為那樣,他將更加失去威嚴!!

“越是虛弱的人,越會用虛張聲勢來強調自己的強大。”薩拉丁忽然想起了這麼一句話。說這句話的人,不是別人,而是他現在的背後支持者——郁金香公爵,那個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甚至有些陰柔的少年公爵。

草原王憤怒!他非常憤怒!

他自己都不明白,這種憤怒從哪里而來,仿佛這種憤怒盡情的吞噬著自己的靈魂,一把熊熊的邪火,燃燒著自己,讓自己幾乎要爆炸,恨不得立刻找到地方來發泄!

終于,這一天的議事,不到一半的時候,憤怒的草原王,下令把一個近臣處死,只因為這個家伙對自己說話的時候,沒有正視自己的眼睛!

“你怕什麼!怕我嗎!!還是你心中對我不恭敬,所以不敢看我的眼睛!!”草原王幾乎是暴跳如雷,然後他當著眾人的面,跳了起來,拔出自己的彎刀,一刀就劈在了那個可憐的家伙的腦袋上,鮮血噴灑,熱烘烘的血液噴在自己的臉上,草原王被這血腥刺激了一下,仿佛才終于得到了一絲發泄後的輕松。

不過隨後,他看著滿帳里那些驚訝的目光,他心中再次湧起了無邊的煩躁!

這些家伙……你們,你們這麼看著我干什麼!我還沒老!沒有老邁昏花!!!

再一次,他仿佛逃跑一樣的沖出了自己的帳篷,然後踉踉蹌蹌的跑了出去。他沒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帳篷,盡管他很想回去看看那個讓自己瘋狂的女人……可是,這一刻,他畢竟還是一個王者,他的內心,一種本能的警惕生了出來。他隱隱的也感覺到了一絲不對頭,他需要仔細的想一想。

終于他在王庭之外,徘徊了好久好久,那草原的風,似乎撫平了自己心中的焦躁,他決定回去看看,那個女人……難道她……

當他煩躁的驅趕開了那些圍在自己周圍的侍衛,直接走回了自己的帳篷,卻遠遠的看見帳篷外,幾個侍女,仿佛有些惶恐和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回來。他的心里忽然就隱約的猜測到了什麼。

果然,他憤怒的跑了過去,在外面,就聽見了里面傳來了男人的急促的聲音和女人抗拒的低呼。冷漠,但是她的臉上依然表現得很驚慌。她坐在帳篷里,穿戴好了衣服,然後靜靜的等候著。

果然,上午的時候,就有一個年輕的男人走了進來。含月知道,這是草原王的某一個兒子……至于是哪一個,含月並不關心。

有什麼區別嗎?這些家伙,他們只會用貪婪的眼神看著自己,然後幻想著第一時間扯碎自己的衣服。然後把自己壓在身子下面。

這個男人進來的時候有些驚慌,不過當他看見自己的第一個瞬間,含月看出了他眼神里地欲望,隨後,她立刻驚呼了幾聲。這更加刺激了對方。

沒有一句話。這個男人上來就要拉自己的手,仿佛想把自己帶走,含月掙紮了幾下,掙紮的過程里,她很巧妙的讓自己的衣服被撕裂了。露出了她嬌嫩有人地腿。

她看見了這個男人用力地吞了幾下口水,然後就不顧一切的壓了上來……

就在這個時候,帳篷的簾子掀開了。草原王咆哮了一聲,他舉著彎刀沖了進來。那個年輕的男人立刻驚嚇的顫抖起來,隨後他仿佛兔子一樣跳了起來,然後飛快地躲開了彎刀的劈砍。

不過含月這個時候,很巧妙的用自己的身體絆了他一下。

“啊……”這一聲短促的慘叫。

很快,王庭外的武士們聽見了這里的呼聲。當他們圍過來的時候,他們親眼看見了草原王最喜歡地六王子從帳篷里一身鮮血的沖了出來。神色很是驚慌,而六王子地腿上。被砍了一刀。鮮血流淌不停。

而草原王隨後咆哮著沖了出來,他舉著自己的金質彎刀。追在後面,然後就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刀劈在了自己兒子地後背上!

彎刀透胸而過,六王子連叫都沒有來及叫出來,就已經倒了下去。這個時候,旁邊地武士圍攏掠了過來,有人試圖去攙扶他們的王,有人則趕緊去看六王子地生死。

“你們!你們也向反我嗎!!”

草原王的雙目赤紅,他飛快的一刀砍倒了身邊一個試圖攙扶自己的武士,這時候,就聽見一聲驚呼,他的另外一個兒子跑了過來,這是他的第十一個兒子。

看見了這個家伙,草原王心中生出了狠毒的念頭!

“你!你也來這里干什麼!你也想著那個女人,想來偷走她嗎!!”

他雙目赤紅,忽然就猶如一頭狂怒的雄獅一樣的跑了過去,這個年輕的兒子還沒有來及叫出來,就被一刀砍在了脖子上,橫著就倒了下去。

他最後的一句話是:“父親……我,我只是聽見了驚呼,來看看……“滾!滾!都給我滾!!!!”

草原王用力扔掉了彎刀,他亮亮牽強的退後了幾步,看著周圍的武士,還有圍攏過來的部將:“所有人,給我滾!這些尸體,放在這里!不許碰!誰都不許碰!!!!”

他忽然一頭跑回了自己的帳篷里,草原王看見了含月,含月正坐在那兒,她的衣衫破爛,修長的腿裸露在外面,而胸膛的衣襟敞開,露出了圓潤的弧線。

“你!你……都是你!都是你!!”

草原王咆哮著,猛烈的撲了上去,同時狠狠的扯開了含月的衣服,用力的分開了她的

含月心中已經沒有悲哀了,她甚至很冷漠的感覺到了草原王憤怒的進入自己的身子,然後,幾乎是在第一時間……

草原王感覺到自己的欲望閥門陡然徹底被打開了,他感覺到自己的全身的力量,生命力,一切的一切,都飛快的泄了出去,他心里終于生出了一絲絕望的恐懼來!

終于,他大吼了一聲,在含月的身上,身子狠狠的顫抖了一下,然後軟軟的倒了下去,口里,鼻子里,眼睛里,都流出了鮮血!!

含月默默的推開了這個死去的男人,然後坐了起來,她拉了拉自己的衣服。

她聽見了帳篷外面的驚呼聲和匆忙的腳步聲。她並沒有慌張,而是走到了帳篷里的一面鏡子旁,她站立在鏡子前,輕輕的攏了攏自己的頭發。

鏡子里,自己依然美麗如昔,眼神依然如月光一樣的恬淡。

“我……我叫含月。”她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公爵大人他說……他說,我很美麗。”

最後,她的手指握著自己脖子上佩戴的那枚珍珠,然後狠狠的咬破了自己牙齒里藏著的那一粒藥……了一團。

大王最喜歡的兩個王子被他親手殺死,隨後人們在王帳里,看見了死去的大王,和那個女人的尸體。

除了極度的驚訝之外,還有一些頭腦清醒的人,立刻就想到了一個迫切的問題!

草原上的勢力,要重新排位了!

有三個王子,在得到了消息之後,立刻就跑回了自己的帳篷,然後忙碌的調遣兵馬,而那些將軍們,也飛快的奔波忙碌起來。

兵戈聲音,馬蹄升,嘶叫聲……

諷刺的是,並沒有人去管帳篷里的那兩具尸體了。而就在這一片忙碌之中,並沒有人發現,薩拉丁,這個大王最小的兒子,卻悄悄的,帶著他所有的人馬和部下,在今天一早,就離開了王庭,遠遠的離開了。

“殺吧!搶吧!等你們殺個夠,殺得筋疲力盡,就是我再次回來的時候!!”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含月    下篇:正文 我是跳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