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疲憊】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疲憊】


這四封信,其實內容都幾乎是一模一樣,除了收信人的人稱不同之外,四封信的內容大體一致。

首先用卑微恭敬的口吻稱頌了一番對王為“偉大的草原主人”,然後表明了自己願意率部眾效忠的決心。最後約定,在決戰之日,自己將率領四萬兒郎鐵騎,從戰場側面進入,加入戰斗,為偉大的王效死力!!同時,為了能在戰場之上出其不意的攻擊敵人,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請偉大的王保守秘密,來日戰勝敵人之後,自己一定跪拜在王的面前云云……

而這封信的末尾的署名,是正是一向被幾個王子看不起的那個女奴的兒子,薩拉丁。

如果只是薩拉丁的署名,恐怕四位王子未必會相信。可問題是,在薩拉丁的這封“投誠信”到手之後,四個人又同時接到了另外一封信!!

而這封信,就使四位“草原王”,都不得不上當了!

這是一封來自于罕穆耶的親筆書,和上一封一樣,這次四個王子收到的信,內容其實也都是一樣的。

罕穆耶在信里用誠懇的語氣表示,自己當初在王庭里,沒有接受您的召喚,而是帶著人離開,並不是畏懼和叛逃的行為。畢竟自己的部族若少,人口只有三萬,兵力只有幾千,根本幫不上多少忙。自己的離開,其實是為了保存力量,同時也為了您去尋找強援!

而現在。自己已經一力說服了薩拉丁這位年紀最小的王子。而薩拉丁已經表示願意和我一起投靠您,我和他合兵在一起,就有了幾萬軍隊,這樣一來,就可以給您很大的幫助了。

等到決戰的那天自己會和薩拉丁一起帶著兵馬從戰場地側面進入,然後……

接到了這封罕穆耶的親筆秘信之後,四位王子就真的上當了。

罕穆耶是誰?那是自己的親叔叔,是父親的親兄弟,在王庭里。他也和諸位王子私交極好的。

沒有人相信罕穆耶會害自己……更沒有人想到罕穆耶會“投靠”薩拉丁。畢竟,罕穆耶可是真正的尊貴的親王!而薩拉丁……那不過是一個女奴生的小子,一個雜種,靠著對父親地獻媚才走到今天罷了!哼……

而且,必須提出的,是罕穆耶的信的末尾,又寫明了一點!

“尊敬的王。我看薩拉丁這個小子雖然同意幫助我們,可是我們並不能完全相信這個小雜種。我會幫助大王您仔細的監視他……只是,我的兵力有限。實在很難有效的抰制他,所以,請您能派出一點人馬來協助我,不用很多,只要再給我增兵五千,我就可以牢牢的盯死這個家伙,如果他敢有一點異動,我就可以……”

正是最後這一段話,打動了四個王子。

他們每個人都是大喜——果然不愧是咱們王庭里地智囊親王出的主意啊!哼,那個雜種小子。多半是靠不住的!而且,叔叔不過是要五千人,區區五千人而已,自己還是能擠的出來的!盯死了那個小子,他就得派來三四萬人!這樣一來,可是一個很值得的事情啊。

盡管自己手下也實力也很緊張。但是擠出五千人來,還是勉強能做到的。

于是,四位上當的“草原王”,接到了“秘信”之後,都心里幻想著能得到薩拉丁和罕穆耶的支持,不得不答應了罕穆耶的要求。

有三個王子,都立刻下令分出了五千人馬來,連夜悄悄地離開了自己的大營遠處。而第四個王子,則實在沒有多余的兵力了,他干脆下令讓一個投靠了自己的小部落。整個兒派了出去。

薩拉丁罕穆耶給四個王子的信件里,寫的聯絡地地點和時間,都不同。于是就出現了這樣的場面:

後面的三天時間里,四個不同的時間,四個不同的地點。四支人馬來到了指定的聯絡地點之後,都如約見到了“忠誠”的罕穆耶親王和他的人馬。

然後……等待這些上當的家伙,就是唯一的命運:先是被罕穆耶騙地沒有防備,然後在這個已經被薩拉丁埋伏好的地點里,重兵圍困得一只鳥都飛不出去。最後放下了武器,只能接受他們的命運。投降被整編!

罕穆耶要做的只是三天時間內連續跑了四個地方演了四出戲而已。

而薩拉丁,不費一兵一卒,只不過是用了一封信,就換來了兩萬多人馬!

就連號稱“智囊”的罕穆耶,都對這個天馬行空的而大膽冒險的主意很是敬佩。

不過他並不知道的是,這個主意,可並不是薩拉丁能想出來的。

在完成了這個計劃之後,薩拉丁秘密見了阿爾法。阿爾法面對這個陰沉地草原人,盡管他並不喜歡這個家伙,不過出于對杜維的忠心,他依然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公爵大人讓我告訴你,給你出的這個計策,是他最後一次幫助你了,接下來以後的事情,就要靠你自己的。我們不會再給你任何無償的幫助,從今天開始,任何幫助都將是有代價的。”

&#

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損失”了五千人馬的四位“草原王”,還在做著美夢,他們認為,得到了罕穆耶和薩拉丁聯軍支援的自己,在實力上已經占據了優勢。

而決戰之日到來,現實,則狠狠的擊潰了他們的幻想!

&#

被草原上群狼虎視眈眈的四位王子,終于下定決心決戰!因為他們都拖不下去了,他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擊潰自己的兄弟,然後以強者和勝利者的姿態,才能或許讓那些虎視眈眈的部落們臣服下來。

這是唯一的途徑。

于是。在這天上午,四方地人馬彙聚在了這一片草原上,戰鼓擂動,吹響號角,騎兵們擦亮了自己的彎刀,馬匹的鼻子里噴著白氣,不安的踢著馬蹄……

雪亮的彎刀,在太陽之下,耀出一片一片金色的光芒來。

而可笑的是。四位王子,卻同時看著戰場

……等待他們地“奇兵援軍”。

中午時分,太陽照耀在頭頂地時候,戰場的側面,傳來了隱隱地陣陣馬蹄聲。隨後,地平線之上,揚起了大片大片的塵土。不知道多少騎兵正在奔馳而來。那遮天蔽日的塵土。毫無疑問地。刺激了四位草原王的信心!

而且,塵土之前。一隊騎兵奔馳著,他們舉著的旗幟,赫然正是薩拉丁和罕穆耶親王!!

最可笑和最諷刺地一幕發生在這一時刻。

四位草原王,幾乎是同時地。指著遠處飛揚地塵土。然後轉過身來,以一種勝利者地信心,滿臉紅光的對自己地部下大聲吼叫宣布著:“看!我勇敢的兒郎們!你們看到了遠處的那些人嗎!那些是罕穆耶親王給我們帶來的援軍!!我們地援軍到了!!勝利,是屬于我們地!!現在,揚起你們的彎刀。向敵人發起沖鋒吧!!”

雖然也有一些人。覺得那些飛揚的塵土雖然動靜很大……可遠遠傳來的馬蹄聲,卻仿佛並沒有想象之中的那麼多。不過在這種緊張地關頭。沒有人有時間去細想這些問題了。

于是……沖鋒地號角響起,戰士們揚起彎刀,催動戰馬。開始了義無反顧的沖殺……

&#

“你說,他們會上當嗎?”薩拉丁對著身邊馬上地罕穆耶笑道。

罕穆耶想了想,他立刻道:“會的。我的大王。還有……我很佩服您地計策,哼,只用了一千騎兵,馬匹的後面栓著樹枝在地上拖來拖去,就揚起了這麼大的塵土……他們現在一定以為我們是全軍出動去幫助他們了呢。”

薩拉丁陰沉一笑:“那麼……現在。讓我們地人上馬,准備出發吧。”

&#

草原之上,四股人馬加起來一共超過了十萬。已經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猶如一個巨大的絞肉機一樣,粉碎著能卷進的一切生命!!

呼嘯聲,厮殺生。呐喊聲,慘叫聲……

當戰斗進行了好一會兒,四位“草原王”才憤怒的發現,他們寄以厚望地“援軍”並沒有加入戰斗!而派去的人。回來稟告的消息,讓四位大王。氣得都幾乎從馬背上吐血暈過去!

來地這些所謂的援軍,不過只有千人而已……那漫天的塵土,是用栓在馬後的樹枝帶起來地。而且,當戰斗開始之後,他們……就居然全部跑掉了!!

“該死的薩拉丁!!該死的罕穆耶!!”

依然的,四位草原王。在各自地軍陣之中,同時發出了最最怨毒的詛咒。不過他們依然做出了一個不約而同地決定。

戰斗已經不可能停下來了!現在的情況,誰退縮,誰就死!

四位大王,同時下令,讓自己最後的預備隊,全軍沖上去!

生死,就在這一刻了!!

&#

這個時候,薩拉丁的人馬在哪里?

他派出了四隊人馬。每一隊都是五千人。而這五千人,則分別穿上了當初幾位哥哥派來的五千人馬的裝束。打著他們地旗號,然後在戰場之上打的難解難分的時候,悄悄的,靠近了四位草原王的大本營……

薩拉丁下的命令很簡單。

“快!一切都要快!能搶的就搶!帶不走的就一把火燒掉!一擊即腿,任何人不許拖延!”

投入了全部兵力決戰的四位王子,空虛地大本營,暴露在薩拉丁的爪牙之下,這一次,他決定把一生地仇恨,畢于這一役!!

&#

羅蘭帝國九百六十三年地冬。

冬天的腳步漸漸到來。

杜維坐在樓蘭城地總督府里。接到了草原上的最後一封秘報。這也是阿爾法發來的最後一封信,隨後。阿爾法也將結束自己長達兩年的草原生涯,回到德薩行省。

那次四位“草原王”地決戰,薩拉丁放了四位兄弟一個天大的鴿子之後,派兵奇襲了四人地大營。搶掠了大量地物資和財富,甚至還掠奪走了不少奴隸人口。最後揚長而去。

而戰場之上。那場惡戰一直打到了天黑。四只野獸地決斗,流盡了最後一滴鮮血。最後。兩名王子當場戰死。而有一名,眼看大勢已去,不得不帶著自己的殘軍脫離地戰場,而他逃跑地時候,身邊只剩下了不到六千騎兵,而且大半帶傷。

最後的“勝利者”。是從前草原王的大兒子。可惜這位勝利者,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他最後統計了戰果之後,卻發現。加上收編了戰俘之後。自己的全部實力。也只剩下了不到三萬人。

而且……他的大本營也被薩拉丁抄了。

三萬人……靠著三萬殘兵敗將。還稱什麼王?

于是,趁著黑夜。這位“勝利者”放了一把火,燒掉了戰場,也燒掉了自己地“王旗”,然後帶著人。朝著東南的方向離開了。

而這場戰爭的唯一地勝利者。就只有薩拉丁一個!

他地實力膨脹了一個層次。戰後,他已經坐擁近十萬人口,並且擁有六萬鐵騎!

這個實力,在草原之上,也已經是算是一流部落了。

而且。聰明地薩拉丁。牢牢地記得杜維曾經給他信件里的意見:緩稱王!

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豎立王旗。沒有自立為什麼草原王。而是帶著他地軍隊,一步一步的吞噬著周圍能找到的一切的比自己弱小地勢利,然後趁著王庭地瓦解。草原西南方向勢力的短暫的真空,飛快的壯大著自己的本錢……

等冬天到來地時候,薩拉丁已經擁有了超過十萬地軍隊!一躍成為了草原上最有勢力的幾個首腦之一!

而他剩下地最後兩個兄弟。一個當初帶著幾千殘兵逃跑,結果路上,因為戰敗之後,失去了威信,被叛亂的部下殺死。

另外那位大王子。帶著三萬人馬南下,結果卻被另外一個大部落吞並,而那位大王子的腦袋。也被砍了下來。

冬天地時候,草原上,幾個大部落聯合發出了宣告,要求所有的部落首領。帶著人到“王庭”故址,召開草原部落大會,重新

地草原王。

接到這個消息的薩拉丁。卻只是冷笑一聲,隨意的就把這封信撕碎。

然後,薩拉丁微笑著,露出森白的牙齒,看著帳篷里身邊的叔叔罕穆耶,冷笑道:“那個羅蘭人郁金香公爵曾經告訴我,不要相信任何所謂‘推舉出來的王’,真正地王,不是推舉出來的!哼!要想得到真正的效忠。靠‘推舉’這種無聊的事情是根本辦不到的!唯一的辦法,就是用你的彎刀去征服!把敵人徹底的征服。不服從的都殺死,最後,剩下的人,變成你自己地子民,然後才能得到真正的效忠。”

“所以……我們不參加這次大會?”罕穆耶問道。

“參加,為什麼不參加。”薩拉丁道:“你作為我的代表去吧。不過記住,我們只推舉別人當王,自己絕對不當。”

&#

杜維看完了最後這封信之後,隨手遞給了身邊的菲利普。菲利普是微笑著看完的,然後他點了點頭:“公爵大人,看來……未來的十年內,我們不用為草原的威脅擔心了。”

杜維點了點頭,認可了菲利普的話。

“從前的王族實力太過強大,足以鎮住整個草原,所以草原人才會安靜地團結在王庭之下。可現在,最強大的王族已經瓦解了。剩下地那些大部落,就算是最大的部落,實力也遠遠不足以鎮住整個草原,沒有壓倒性的優勢。所以,就算有人被推舉成了王,也依然坐不穩這個位置的,很快就會有新的挑戰者站出來,掀起新的內戰。根據我們的計算,草原人的內戰,恐怕至少要打上七八年,而且還有薩拉丁這個野心勃勃的家伙存在。時間恐怕拖得會更長。所以,十年內,我們不用擔心這些草原人了。”

從開始地時候。杜維就沒有想過要征服草原。他知道以帝國現在的狀況,是不可能做到這點的——無論是力量。還有時間。都不允許。

杜維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派兵侵入草原。就算草原人元氣大傷,就算杜維可以取得戰爭地勝利,但是“打勝仗”和“徹底征服”可是完全不同地。

打贏戰爭容易,要征服草原,征服這麼一個民族,絕對不是短期能做到的。那樣地話,反而會把自己地軍隊拖入一個泥潭。

所以。杜維地目標。就是讓草原陷入大亂。嚴重的內亂。長達數年的內戰,使得草原人四分五裂,並且實力上元氣大傷!!這樣。杜維就可以安心的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去對付更重要的敵人。

“那麼,我們可以讓駐守在西北走廊的小股軍隊撤離回來了吧。”菲利普笑道:“這半年來,我們每天光是運送水。就消耗得太大了。”

“撤回來……一半。”杜維想了一下:“邊境不能不設防地。留下一半人足夠了。”

&#

下午地時候,杜維走出了書房,他揉了揉酸痛地太陽穴。然後長長地歎了口氣。

看了看天色,好像快要下雪了。

他沒有帶什麼隨從,直接穿過走廊,走到了城堡的另外一邊。來到了樓上的一個房間里。

房間里,傳來了悠揚地琴聲。

推開門,依然是幾個美麗的女孩子,正在翩翩起舞,而坐在正中間彈琴的人……

杜維忽然覺得自己恍惚了一下,等他看清之後,才歎了口氣。

艾露,這個大雪山的女刺客,卻穿著一身羅蘭女子地長裙,坐在正中間——就連她彈琴地姿勢。都那麼像極了那個恬淡如月光一般的美麗女孩。

杜維負著雙手走進了房間,然後讓所有人都出去,只留下了艾露。

艾露的表情很陰沉,她甚至用挑釁地眼神,看著杜維。

事實上,含月死後的這幾個月里。她對杜維的態度就一直這樣,不過杜維並沒有為難她,哪怕她鬧得再厲害,杜維也不過就是把她關起來兩天罷了。

“你……你又來這里干什麼。”艾露盯著杜維:“難道這次又要派人去送死了嗎?”

杜維搖了搖頭,然後他的手從背後伸了出來,手里幻化過一道光芒,他已經從魔法戒指里,取出了一件東西,捧在手里。

這是一副小風琴,晶瑩地琴弦。顯然每天都有人仔細的擦洗,一塵不染。

“你的琴彈的很好聽。”杜維輕輕道:“所以,這副琴,送給你。”

艾露沒說話。

杜維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艾露身子猛的震了一下。

“這琴……是她當初留下的。她走了之後,這琴就一直在我手里。”

艾露接過了琴,手指輕輕劃過琴弦。

隨後,杜維走到了窗戶邊,看著遠處。背對著艾露:“彈一段給我聽吧。”

艾露仿佛還想反對,可是話到了嘴邊。卻不知道怎麼的,就變成了:“你想聽什麼!”

杜維沉默了會兒,才道:“她從前喜歡彈什麼曲子,你就彈吧。”

輕柔和和諧的琴弦聲響起,流暢的曲子落入杜維地耳朵里,他歎了口氣。

眼神起遠遠的落在了遠方。

他看的方向,是正北!!

天邊的烏云壓得很低……

“好像快下雪了。”杜維仿佛低聲喃喃道:“一年時間已經過來了。一年了啊……還剩下兩年……時間,過得真快,只剩下兩年了。”

盡管這個家伙是背對自己,自己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艾露卻明顯感覺到,這個平日里越發威嚴的少年公爵,此刻地聲音里,卻盡顯疲憊!

是的,疲憊。

是那種仿佛掏空了心一樣的疲憊。

“兩年……他說的兩年是什麼意思。還有……他現在這樣,要風得風,要雨的雨,還有什麼讓他如此憂慮,如此疲憊的事情嗎……”艾露的心里,靜靜的想著。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狼崽子】    下篇:正文 【高潮來臨,調整一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