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魯高的決斷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魯高的決斷


(二合一章節)

人人都知道“換防”意味著什麼意思。

對于西北軍來說,他們的勢利覆蓋了半個努林行省,在西北經營二十年,如果這個時候“換防”就等于離開了自己的地盤。大樹沒有了根,那就只有死路一條。況且,西北軍已經二十年不聽帝國的任何號令了,只是名義上還掛著帝國軍隊的番號罷了。

對于西北軍軍團長魯高來說,他也很清楚,這是帝國的一個最後的信號。

這是一個性命攸關的決定。要麼,接受帝國的換防命令,那麼等待自己的就是到了北方之後,被帝國瓦解。

要麼,拒絕帝國的換防命令——想必帝國方面也一定做好了這種准備。只要自己一旦拒絕,那就是“違抗軍令”“叛國”等等罪名,冠冕堂皇的壓下來,接下來,就是……戰爭。

這一年下來,帝國大規模的征召新兵,然後西北這里杜維坐擁十萬大軍,博翰總督也在積極備戰,帝國的王城近衛軍又抽調了一個師團西進……這一切的一切,已經非常明顯的。

而西北軍方面,卻仿佛很少有什麼軍隊調動。

魯高心里也很清楚,自己之前之所有能一直要挾帝國,那是因為帝國沒有把握打一場讓自己打傷元氣的內戰。為了穩定,為了保持表面上的和平,帝國中央不願意發動內戰。

可現在,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年輕的攝政王居然下了這種決心!魯高更清楚,一旦帝國下定了決心,哪怕付出一定的代價,也要發動內戰的話。那麼雙方的實力對比。輸的一定是自己。不論是從人口,兵力,戰爭潛力等等一切的一切來說,自己不過就是一個地方軍閥,而面對地是一個龐大的帝國。

當“要挾”已經失去了作用之後。那麼自己應該做出一個最最聰明的決定才行。

西北軍瓦特要塞。西北軍團帥府。

大廳里一片鴉雀無聲,魯高坐在最上面的位置上,他最然個頭矮小,可是那充滿了壓迫力的眼神,卻逼得滿堂地將軍們心里沉甸甸地。

“都不說話了嗎?”魯高冷冷道:“生死存亡就是現在了!帝國的那個攝政王小子擺明了要我們的命。難道大家就一點意見都沒有?”

下面的諸位將軍都是沉默,沒有一個人說話,不過,人人的內心里,卻都有著一絲對魯高地不滿。

生死存亡?早干什麼了!整整一年時間,帝國都在調兵遣將,這些事情,大家都知道。也都曾經建議魯高早做決斷,可是這位將軍。這一年時間來,卻毫無作為。幾乎就這麼坐著不動。任憑帝國把絞索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現在……現在我們還有什麼辦法!!

不少將軍心中這麼想,臉上就忍不住露了出來。魯高看在眼里。心中暗暗記下,緩緩道:“我知道,現在很多人心里都有一些想法,不過現在不是內斗的時候,我們需要團結一致……我想你們每個人都很清楚,過去這些年,我們對帝國的態度如何!然後,大家可以想想,如果我們真的完蛋了,那麼帝國可不會饒恕在座的任何一個人。叛國的大罪,是誰也得不到寬恕的。既然想活,那麼就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還是這番話打動了不少人,立刻就有人開始表態了。

有地表示可以立刻派人去草原上,找和自己有秘密關系的大部落,請他們立刻發兵偷襲德薩行省,先弄出一個“外敵入侵”地亂局,攪亂西北的局面,然後咱們西北軍就可以借口“外敵入侵,軍情緊急”而拒絕去北方。甚至還可以暗中幫助草原人,給那個郁金香公爵重創!

魯高看著提出這個想法地人,心中冷笑了一下。

草原人?這個時候就不用指望草原人了。

草原上地消息,魯高也收到了,現在草原上各大部落已經亂成了一團,互相之間你打我,我打你,都在覬覦那個草原王的位置,而且,那個薩拉丁……魯高只是略微一想,就猜到了那個薩拉丁地背後一定是杜維!草原人現在自顧不暇,哪里有機會來發兵幫自己?

更何況……自己的兒子殺白河愁不成,已經徹底的和大雪山撕破臉了。白河愁是巫王,只要他下一道命令,草原上哪個部落敢來幫自己?

唉……只是可惜,賽巴斯塔那個家伙,居然錯過了那麼一個好機會!!白河愁重傷無力,這種機會可不是常有的啊!!

還有的將軍建議,立刻發兵攻打德薩行省,以自己一方的優勢兵力,集中力量擊垮杜維的軍隊,然後趁機占據德薩行省,搶奪郁金香公爵囤積下來的戰略儲備,然後和帝國打消耗戰。

不過這樣的建議,沒有多少人認同。

也有人認為,立刻起兵,趁著帝國還沒有動手,立刻集中兵力,全力東進,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打倒帝都城下,只要能一戰攻克帝都,滅了皇室,到時候……占據了帝都,手里又有雄兵,劫持了帝國的王宮貴族大臣,然後,只要發一道檄文,就能傳遍大陸。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那麼天下就是我們的!滅了奧古斯丁王朝,然後魯高就可以當皇帝!

這個計劃很大膽,也很有野心。立刻得到了很多將軍的認同,大家紛紛的思索這個計劃的可能性。

從瓦特要塞去帝都,如果是快馬急行軍的話,精銳的騎兵不眠不休,只要七天就能到達帝都城下。而且,帝國現在的兵力並不充足,之前調遣了兩個師團北上補充暴風軍團,然後又調遣了一個師團東進來監視自己。那麼現在駐守在帝都的,只有一個師團兩萬的兵力。加上從南方軍團調集來地一個師團——不過。南方軍團,一向被認為是帝國主戰軍團里最弱的,西北軍之中普遍不大看得起那些家伙。

兩個師團而已,憑借我們的力量,完全可以一戰就催垮他們!

只要能占據了帝都的話……那麼。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魯高一直沒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下面這些家伙地討論。

他心里在冷笑。

他很有野心,但是他不會盲目自大。

事實上,一直以來,魯高都非常清楚一點,憑借他的實力。以“戰爭”來威脅帝都,當帝都方面不願意打內戰的時候,自己自然是大占上風,要什麼就有什麼。可如果帝都方面一旦下定決心要打仗了,那麼自己就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憑借西北軍的實力,要想奇襲帝都,一戰而下,那麼近乎是不可能地。

如果是一般的城市。比如努林行省首府,甚至是杜維的樓蘭城。或許還有那麼幾分可能。

可帝都?

且不說一路奔馳七天七夜,路程上會不會遭到抵抗和攔截……

帝都畢竟是大陸第一雄城。那個大陸聞名的巨型魔法陣。還有城牆上的魔導炮……可都不是開玩笑的。

一旦魔法陣開啟之後,那就絕對是無法攻破。自己只能在城外干瞪眼。而後的幾天里,自己的軍隊就會被各地紛紛湧來地勤王的軍隊團團包圍,最後被撕成碎片。

攻擊帝都,並不是一個聰明地選擇,而且,這件事情,政治意義比較大,實際的收獲卻很小。

之前帝都也經常布置兵力在東邊,防禦自己東進突襲。可是無論是魯高也好,還是帝都也好,都很清楚,憑借魯高地兵力,是無法突襲攻克帝都地。

帝都方面怕的,也只是萬一帝都被叛軍圍困,將會引起巨大地恐慌,動搖帝國的威信而已。

魯高沉默著,下面的眾將的意見,沒有一條是他滿意的。

魯高的麾下並沒有幕僚和謀臣……因為他很自負,他認為身為大雪山上任巫王的弟子,天文地理戰術謀略,他都學過,西北軍的一切,由他自己的智慧就足夠了,不需要什麼幕僚。

看著這些將軍的爭吵,魯高漸漸的失去了耐心,他用力咳嗽了一聲:“好了!”

他站了起來,看著這些將軍,他心里很失望,這些家伙,都是一些缺乏大局觀的東西……嗯,除了一個人。

魯高看了一眼古華多羅。這個冷靜而沉默的中年人。這是魯高最器重最信任的一名將軍。

雖然他的武技並不是眾將之中最出色的,甚至有些人背後還嘲弄他不夠武勇。不過依然無法動搖古華多羅在魯高心中的地位。

“古華多羅,你留下,其他人都散去吧。”魯高做出了決定,不過他覺得自己需要穩定一下軍心,所以他故意哈哈大笑了幾聲,然後對著手下眾將,大聲笑道:“好了!各位也不必太擔憂……哼,那個攝政王不過是一個小毛孩子罷了!他老子奧古斯丁六世,都拿我們沒辦法,難道我們還收拾不下一個小毛孩子嗎!哼……各位放心,別看他現在鬧得這麼大動靜,可是他一定也背負了很大的壓力。我看他就未必敢真的開打,就算打了起來,一旦遭受了損失,恐怕他就按耐不住了。這種年輕人嗎,都是毛躁不穩重,而且只要打掉了他的銳氣,他就立刻會軟了。咱們在西北縱橫這麼多年來,怕過誰!”

這話說的豪邁爽朗,眾將聽了,不由得對自己的統帥重新生出了幾分信心來。

隨後,當眾人離開之後,魯高對著站在下面的古華多羅,他的臉上才露出了一絲隱隱的憂慮。

“好了,古華多羅,現在沒有別人了。把你的看法告訴我。”

“大人。”這個中年人穩穩的看著自己的統帥,然後他提出了一個奇怪的問題:“您覺得我們這次有勝算嗎?”

“……”魯高盯著這個最信任的部下,然後他說了實話:“很小。”

“我也覺得很小。”古華多羅點了點頭,他微微欠了欠身子。然後低聲道:“一直以來,帝國並不是打不過我們。而是帝國不敢打,不想打,下不了決心而已。可現在,他們橫下心了。我們就失去了依仗。一旦開戰。恕我直言……無論過程怎麼樣,或許憑借將士們地勇猛,或者憑借大帥您的聰慧,我們可以取得一些勝利,但是……最終的結局。我們必然失敗。唯一的區別只不過是堅持的時間長,或者短。僅此而已。”

“那麼你地想法呢?”

古華多羅閉上了嘴巴,似乎不敢說。

“你說吧,古華多羅,我既然留下你一個人,就是要聽聽你地真實想法。”魯高淡淡道。

“撇開勝負不說。”古華多羅搖頭:“我請問將軍您,您心里的期望是什麼?最終的目標是什麼?是奪取荊棘花家族的江山?奪取天下?奪取皇位?還是只是想轟轟烈烈的大鬧一場?又或者是,您願意為了保全性命而妥協?我覺得。在做出任何選擇之前,我先要知道將軍您地目標是什麼。”

魯高的眼神很嚴肅:“哦?”

“那是當然。如果您決定要奪取天下奪取荊棘花家族的江山。那麼我明知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我為了報答將軍您的恩情。我也一定會盡心竭力的去做。直到我死——雖然我認為這個目標不可能完成。如果您的目標只是轟轟烈烈的大鬧一場,那麼我覺得揮軍東進。然後兵困帝都是一個很好地方法,就算最後兵敗,但是也算是轟轟烈烈的,讓大陸永遠記得我們地名字!如果……您覺得要保全性命而妥協,那麼,我也願意誓死跟隨您,哪怕您決定把整個西北軍都丟進火坑里。”

魯高在沉默。

“您看,您自己都沒有想好,那麼我怎麼回答您的問題呢?”古華多羅歎了口氣,隨後他居然伸手把魯高桌上地那份軍方地公文拿了起來,然後撕扯成碎片,最後對著魯高單膝跪了下去:“大人,我的命是您地,這些年來,您知道我的秘密,卻始終把我留在身邊,信任我,並且重用我。即使同僚們對我有些看法和排擠,可是您對我的信任卻始終沒有改變。我沒有什麼可以回報您的,就只有我的一條命而已,不論您做出了什麼選擇,我古華多羅發誓,在我咽氣之前,我都是站在您的身邊。”

這個穩重的中年人,此刻眼神里,居然透出了幾絲瘋狂的意味來,他對著魯高,居然還笑了笑,然後站了起來,轉身走出了大廳。

“我的……選擇。”魯高皺眉,仔細想了會

然後他忽然哈哈一笑。

“辰皇子,你想玩,那麼我赤水斷就陪你好好的玩一場大的游戲!”

說完,他抓起桌上的筆來,然後飛快的寫下了一份公文,大聲叫了手下的親兵進來,然後讓人快馬把這份東西送出去。

這是一份公文,上面的內容也很簡單。

“西北軍軍團長魯高受令,即日起立刻准備換防事宜!”

他,居然接受了換防的命令?!的魯高,大步走進了內堂,然後揮退了隨從,直接進入了內堂里的秘道,一路往下,來到了地下的隧道里,剛剛走進隧道,就聽見里面傳來一陣野獸一般的吼叫聲,那聲音淒厲尖銳,充滿了絕望和憤怒。

隧道的盡頭,是一個四方的石頭房間,魯高站在門口,這房間的大門是一塊鐵柵欄,他剛剛站到門口,就看見石頭房子里,一個黑色的人影呼的一下就朝著這里狠狠的沖了過來。

轟!

這個身影狠狠的撞在了鐵柵欄之上,將整個房間撞得都嗡嗡做響,隨後就看見里面這人,披頭散發,健壯的身子上全身都是血,也不知道有多少細微的傷痕,而他的臉上,血汙之下,卻是一張蒼白而英俊的臉龐。

賽巴斯塔,這赫然是西北軍的少將軍賽巴斯塔!

賽巴斯塔的眼神卻仿佛噬血的野獸一樣,他的雙手用力抓著鐵柵欄門,用力的搖晃著,鐵柵欄發出了咔咔咔咔的聲音,而這位少將軍的口中,已經說不出什麼話了,他就仿佛野獸一樣的嗚嗚啊啊的吼叫著。眼神里一絲清明都沒有,完全是殺戮和野獸一般的凶性。

魯高站在門外,眼神里露出深深的悲哀,看著自己唯一的兒子,魯高卻抬起了手來,隔著鐵柵欄,仿佛要去撫摸兒子的頭……

忽然,呼的一聲,他的掌心射出了一團火光來,打在了賽巴斯塔的頭上,賽巴斯塔立刻就仿佛受傷的野獸一樣,痛苦的叫了一聲,整個人往後滾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幾下,才爬起來,眼神里卻戰戰兢兢,不敢在上前,趴在地上,遠遠的看著門外。

“可憐的兒子。”魯高歎了口氣:“你現在哪里還有半點我兒子的樣子!你根本就已經變成了一個畜生!一個毫無人性理性的野獸……我真該殺了你才對。”

自從上次試圖殺死白河愁和教宗不成,最後被“巧合”之下覺醒的“阿拉貢”打成重傷的賽巴斯塔,靠著“完美體”勉強恢複了傷勢,趕緊逃回了西北軍里。

可是“覺醒”的阿拉貢是何等的實力?能挨他一擊不死,已經算是賽巴斯塔的“完美體”立下奇功了。可是他這有著致命缺憾的“完美體”,卻使用過渡,就會失去理智。

而勉強恢複了傷勢回到了西北軍,完美體的副作用立刻就爆發了出來。而且,因為治療阿拉貢打的傷,完美體的使用已經超過了以往任何一次的界限。

賽巴斯塔這次狂性大發,就連魯高的大雪山法術,都無法在安撫他了。

他就變成了一個全身充滿了嗜殺和破壞欲望的野獸!!一點人性都沒有留下,完全成了一個嗜血的野獸!

不得已,魯高只能把自己的這個兒子關在了這個石房里,而他用大雪山的巫術,在這個房子的周圍布置了陣法,使得賽巴斯塔在這個房子里無法施展他的強大的斗氣和武技,否則,一個石頭房子,哪里能關得住擁有九級實力的賽巴斯塔呢?

此刻的賽巴斯塔,已經在這個石頭房子里被關了一年多,他終年不見天日,每日里只剩下猶如野獸一般的哀嚎。

石頭牆壁上,被他用指甲抓出了一道一道的痕跡,而他的十根手指,指甲全部掀起,鮮血流淌,他卻仿佛渾然感覺不到疼痛一樣魯高就這麼站在門外,靜靜的看著自己唯一的兒子,唯一的骨血。

他的臉上雖然痛恨,可是眼神里卻是深深的悲哀。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聖女的“條件”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誰說壕溝不能挖在後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