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誰說壕溝不能挖在後面?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誰說壕溝不能挖在後面?


帝國軍方統帥部顯然對于西北軍團長魯高的反應有些出乎意料。

他們的“換防”軍令里,規定了一條從西北一路東進然後北山的行軍路線,命令西北軍必須在要求的日期內,嚴格按照軍部的行軍路線行走——不過沒有人會認為西北軍的魯高會真的接受這道“命令”。

說白了,帝國清楚實際上已經是割據軍閥的魯高,是不可能輕易就放棄他的家業和權柄。所以,這一道換防的命令,不過只是逼反魯高而已。魯高先反了,帝國隨後就可以光明正大派兵“平叛”。

至少,在戰爭的道義上,帝國中央需要站在一個制高點。這也是曆來的慣例了。

所以當魯高接受命令的公文傳遞到帝都的時候,統帥部里的一幫幕僚和將軍都以為自己是看錯了。

難道魯高真的這麼容易就投降了?

讓帝國頭疼了二十年的西北軍軍閥割據的事情,就這麼一份軍令就解決了?一年時間的戰備,大規模的軍隊調集,武器裝備等等物資的籌備……全部都沒有派上用場?

這個時候,真正的在軍部里起到了主心骨作用的,居然還是那個已經被架空了的代理軍務大臣。老宰相羅布斯切爾。

“愣著干什麼。”老宰相雖然老邁,但是語氣里自有一股威儀:“立刻再發一封軍令,命西北軍軍團長魯高,即日赴帝都述職!限期他接到軍令後十天之內要到達帝都!”

老宰相哼了一聲,以為這樣就能讓我們不知所措麼。哼,魯高。不管你想玩兒什麼花樣,可是你真地敢一個人來到帝都嗎?如果你不肯來,那麼依然可以判你一個不尊軍令。

“請魔法工會幫忙,用最快的方法把軍令傳遞過去!”這是老宰相的決定。

做完決定之後,老宰相又微笑著看了看身邊的卡米西羅,他的語氣很客氣:“卡米西羅大人,這件事情,請你彙報給攝政王殿下吧。事情緊急,我想殿下他一定會同意的。”往返于帝都和西北軍之間。

開始地時候,和老羅布斯切爾預料的一樣。這個魯高果然立刻回信申辯,表示西北軍全軍開拔北上換防,大量的繁雜軍務,他實在脫不開身。請求能暫緩赴帝都述職的命令。

隨後羅布斯切爾寫了一封言辭極為嚴厲的公文。命令魯高必須回帝都,否則就是抗命。

與此同時,暴風軍團的一個南下的師團已經距離努林行省只有一百里的地方,而東進的一個王成近衛軍的師團,也已經到達了罪惡之城大耳城。

從戰略上,對西北軍地包圍已經完成。

西北軍的西邊是杜維的軍隊,南邊是博翰總督的軍隊,東南是王城近衛軍,而東北則是暴風軍團地一個師團。

當然。這所有地軍隊調動。都有一個最好的借口——“春季操演”。

魯高和軍部打口水仗,來回拖延的文件,每一封。都在一個軍方收到一個時辰之後,就有複件擺放在杜維的桌上了。這是大陸魔法學會的魔法陣傳輸過來的文件。而杜維身為魔法學會的發起人之一,以及魔法學院的委員之一,這次更是充分利用了手里的資源。

雖然攝政王並沒有說什麼。但是這次對付西北軍團,隱然地是以杜維為主地。

羅布斯切爾太老的,而且畢竟只是一個文臣。而軍隊方面,攝政王並沒有指定明確的主帥。而是表示一切以郁金香公爵為首。畢竟從軍力方面來看,杜維控制地軍隊占了一半以上。如果不是他資曆實在太淺,恐怕早就下令明文委任他為統帥了。

“狡猾的魯高。”杜維看完魯高的推脫之後,這是唯一的托詞。

不過隨後,魯高居然做出了一個更加讓人難以猜測的舉動。

根據西北軍傳來的最新的軍報,軍團長魯高終于表示接受了軍部的命令,並且在一天之後,真的上路奔赴帝都。而且,他居然真的只帶了兩百騎兵跟隨護衛。

這個消息傳來,就連杜維都有些出乎意料了。

魯高赴京的消息,從路上一道一道的傳了回去。而且魯高一行人大張旗鼓,沿著大路往帝都前進,甚至他離開瓦特要塞之後,還經過了王城近衛軍的駐紮地點。魯高還仿佛沒事人一樣的見了那個師團的將軍,然後略微勉勵了一番——他是瘋了嗎?

隨後魯高一行人更是大搖大擺的上路,路上凡是經過城鎮,魯高也都是大模大樣的接見當地的守備政府長官。路上自然有帝都的探子把這些消息一道一道的飛快傳遞回帝都。

老羅布斯切爾一連三天,都接到了魯高到了哪個城市,見了哪些人,走了哪條大路……而且凡是帶回來消息的探子,都在秘報里寫著自己千真萬確是看見了魯高本人!

那麼,這個難題就擺在了帝國的面前……打,還是不打?

帝都里,有人立刻主張,趁著老虎離開了巢穴,而且魯高身邊只有兩百護衛,立刻派人去把這個家伙抓來。敵酋一擒,那麼西北軍自然就群龍無首。

可是這個建議立刻被否決了。

抓?需要抓嗎?現在魯高擺明了大搖大擺地來了。身邊就帶了區區兩百人,而且一路就往帝都來了。他都自投羅網了,還有必要派人去抓?反而落得一個“殘害功臣”的口舌?

帝都里反複確認了消息的來源,也核查了西北軍大本營瓦特要塞的情況,瓦特要塞里,西北軍的一個主力師團已經在一天之前開拔。全軍老老實實的按照軍方命令里設定地路線,一路北上了。而且還是在暴風軍團的監督之下,絲毫異動都沒有。

大批的輜重,軍械,車馬,也都上路了。切的一切,仿佛魯高真的放棄了,決定向帝國投降,老老實實的把西北軍“換防”到北方去。

這個時候,就連羅布斯切爾和辰皇子。都隱約的有些動搖了:魯高,或許真的就這麼投降了吧。

畢竟,這是一場必然會輸的戰爭,魯高沒必要拼個魚死網破吧。而且。只要他投降了回帝都。不管如何,他雖然之前割據西北,但是臉面上還保持了和帝都一致,並不曾真的謀反,而且,說起來,他也多少有些功勞,只要他交出軍權,從此安心當一個純臣。那麼他回到帝都之後。無論怎麼樣,攝政王都不會殺了他。反而還會給他高官厚祿,一個空職。把他好好地養著,最多也只是失了權勢,但是命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說不定,只要他老老實實的,還能保證一輩子榮華富貴。

畢竟,沒有罪名,帝國不會公然處死一個前任軍團長這樣的高級將領。

而且,不管如何,從大家地內心深處來看,能不打仗不死人,就和平解決西北軍地問題是最好的。尤其是攝政王,他很清楚未來面臨的是什麼,如果能不死傷軍隊的話,毫無疑問對帝國是有好處的。

所以,就連攝政王都動搖了。立刻下了一道命令給西北前線的諸支軍隊。

“原地待命。”命?”杜維接到命令之後,罵了一句,然後很不屑的隨手把命令撕了。

老羅布斯切爾是老嚴昏花了,辰皇子你也頭昏了嗎?魯高是什麼人,怎麼可能輕易的放棄?

哼,魯高啊魯高,你騙得了旁人,你騙不了我杜維!

杜維接到命令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樓蘭城,來到了位于德薩行省邊境線上地軍營里。這里駐紮了兩萬郁金香家族地軍隊和五萬羅林家族的私

“你怎麼看。”杜維看了一眼菲利普。

“帝都的人上當了。”菲利普不愧是藍海地學生,立刻就道:“我現在只希望魯高選擇的進攻方向是我們!這個時候居然命令軍隊原地待命……如果西北軍這個時候忽然突圍進攻的話,恐怕那幾支軍隊要吃苦頭了。”

“立刻送消息給博翰總督!”杜維歎了口氣,看了看天色:“但願不會太晚。”

“我只希望,魯高選擇的進攻方向是我們這里。”菲利普也臉有憂色。

帝國九百六十四年,二月二日。

這一天在曆史上被牢牢的記住,因為這一天,被賦予了一個名字。

“內戰爆發日。”

傳回來的消息,前往帝都述職的魯高的一行人,已經于兩天前在瀾滄運河的上游碼頭上了船,沿河南下。很多人都送了口氣……看來仗是不用打了。

就連一直密切關注魯高一行人行程的博翰總督,北方暴風軍團第二師團長安德列將軍,還有王城近衛軍抽調來的那個師團將軍,也都松了口氣。

魯高真的去帝都了。

而與此同時,已經開拔北上的西北軍的一個師團,還有大批大批的先頭輜重部隊,在暴風軍團安德列將軍率領的暴風軍團第二師團的監督之下,嚴格的按照軍令里的行軍路線緩慢的行走,一絲偏差都沒有。

不過很快,經驗豐富的安德列就發現了一絲細微的不妥。

畢竟是暴風軍團里的優秀的猛將,安德列得知西北軍接受命令北上之後,就派出了二十多支百人斥候騎兵。嚴密地監視著這第一支北上的軍隊,同時命令麾下的將士做好准備。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安德列心中的疑點越來越多。他甚至冒著引起糾紛的危險,派出了兩支騎兵隊去,攔住了西北軍北上地這支軍隊,要求檢查對方的隊列和輜重車。

這種要求。如果放在平日里,是很過分的。可是西北軍居然也答應了。而且搜查之後,絲毫沒有問題。

輜重車里裝的都是糧草武器軍械還有各種物資……這些東西沒有作假。

仿佛魯高真的決定了把西北軍的家底搬到北方去了。

真正讓安德列起了疑心的是這支北上軍隊的統帥!

安德列很懷疑,西北軍團畢竟是帝國的主戰軍團,聽說戰斗力相當不錯。魯高麾下也是猛將如云。可這一個北上師團的師團長將軍,卻居然是一個讓人感到猥瑣地胖子!

這個胖子名叫多多羅。安德列派去的人回來之後報告,都把這個胖子描述成了一個市儈猥瑣的家伙,而且貪財好色。

安德列立刻就知道不對了!

大軍開拔,走在最前面的第一支軍隊,都是負責打前站地先頭部隊。任何一個統帥。都會派出自己最信任地部將擔任這個任務。可這個叫多多羅的胖子,可絕對不像是一個優秀的軍人!

魯高雖然是叛逆,但安德列也不的不承認魯高應該是一個優秀的軍人統帥,可卻派了這麼一個垃圾一樣的家伙來打前站……

安德列立刻做出了一個後來被認為是很明智的決定!

“全軍出發。攔住他們!!”

暴風軍團這兩萬人都是暴風軍團里抽調出來的精銳騎兵。而且還是安德列的老部下。兩萬精銳騎兵出發,很快就在一天之後追趕上了這支軍隊,把他們阻攔在了一座城市外。

隨後,安德列立刻做出了決斷,全軍做好戰斗准備,同時派人給對方送去命令,命令對方這支西北軍,立刻全部放下武器,接受盤查。

做出這個決定地時候。安德列已經做好了打仗地准備了。可是讓他驚訝的是。對方的領兵地那個將軍多多羅,居然連一刻鍾都沒有考慮,就全盤接受了自己的“不合適”的要求。

很快。這兩萬西北軍放下了武器,安德列不費一兵一卒,就“俘虜”了多多羅和他的部下。然後在審問了這個可憐的胖子之後,安德列立刻出了一身的冷汗!

上當了!!!

這個多多羅的確是將軍沒錯,可是他只是一個負責後勤軍械的將軍!而這個北上的“先頭部隊”,也根本就不是什麼西北軍的主力師團,而是一個後勤師團!一群預備役加上軍隊里的後勤部門的雜兵!而且數量也根本就不足一個師團!!

而發現這個真相的時候,讓安德列額頭冒汗的是,對方用這麼一個雜牌軍,卻已經成功的拖住了自己這支精銳的騎兵師團,浪費了自己足足幾天的時間!!

“快!立刻把消息送出去!快!!”

安德列下令留下三千人看管這些戰俘,其他的騎兵立刻上馬,他下令一路不許休息,急速行軍,往西北軍瓦特要塞進發。

可是,他心里盤旋著一個疑問。

還來得及嗎身冷汗的時候,努林行省總督博翰,卻已經是滿頭大汗!!

一天時間!

在昨天晚上的時候,他接到了讓他震驚的消息!西北軍反了!

隨後一萬精銳的西北軍騎兵陡然南下,博翰經營了多年的防線,幾乎被一個照面就突破了!

這些彪捍的西北軍突破了博翰手下的一個步兵師團的阻攔,卻並沒有做絲毫的停留,而是飛快的朝著努林行省首府進發,在一天之後,就已經陳兵在博翰總督的眼皮之下!

無奈,博翰發出了求援的消息。

他很憤怒,原本橫在前線的一個步兵師團居然如此輕易就被突破了,可是手下逃回來地人卻很委屈。

因為他們得到的命令是“原地待命”。面對忽然殺來的西北軍騎兵。他們被措手不及。

而且,當西北軍沖過來的時候,卻並沒有和這些博翰的軍隊做太多厮殺,他們仿佛根本不想打仗一樣,而是直接利用騎兵的機動優勢,集中一點突破了防線之後。直接南下,目標是努林行省地首府。

博翰看著城下的這一萬西北騎兵,發出了求援信號之後,卻忽然心里打了一個激靈!

隨後他立刻下令打開城門,派出了自己的軍隊和對方決戰。一戰之下,博翰經營了多年的軍隊終于沒有給他丟臉。他最精銳的軍隊和對方拼了一個旗鼓相當,血戰了半天之後,這支西北軍卻忽然放棄了戰斗,然後全軍撤退。

清點戰果之後,雙方的損失大體相當。博翰略微吃了一些苦頭。不過比例在可以承受的范圍內。

而對方的殘余的騎兵,卻居然做出了一個近乎荒唐的舉動!

他們放棄了攻打努林行省首府地企圖,居然繼續就一路南下去了!!

博翰下令派出了自己所有的騎兵一路追趕,死死的咬在對方後面。雙方且戰且走。打了足足兩天,這支西北軍很是頑強,盡管遭受了巨大的損失,他們一直打到最後只剩下了三千人——這個時候,已經是過去兩天了!

而隨後,接到了博翰求援信號,王城近衛軍地一個師團已經飛快地趕到。

雙方合力,終于把這支騎兵包圍住……

眼看勝利在望,博翰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因為他明白。自己上當了!!勤軍隊冒充主戰師團。並且還拿出了大量的輜重軍械來當作誘餌,拖住了暴風軍團的安德列。又派了一萬敢死騎兵佯攻博翰,並且讓缺乏軍事經驗的博翰發出了求援信號。結果這一萬騎兵。就拖住了博翰的軍隊和王城近衛軍。

那麼,真正的西北軍主力呢?!縱橫在荒野之上,這是一個何等壯觀的場面!!

黑壓壓的騎兵,猶如烏云一樣,遮天蔽日!那馬蹄聲也仿佛海上的浪潮一樣!

高懸地西北軍黑旗之下,魯高身穿全套地鎧甲,坐在馬上!

他做出了這個金蟬脫殼的計策,其實也冒了很大的風險,更是承擔了很大地損失!

畢竟,為了騙過暴風軍團的安德列,他派出的那些輜重車隊可是貨真價實的。那些軍械糧草和物資,都是他多年積攢下來的家底。可是魯高知道,東西丟了還可以重新賺到。但是勝利的機會,就只有這麼一次!

至于去帝都的那個“魯高”,不過是他的一個替身而已。

帝都的人始終還是不想打仗,哼……想和平解決,哪里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他真正的主攻方向是——杜維!

看著麾下的鋼鐵洪流,魯高信心十足,杜維就算在怎麼經營,可是打仗靠的可是軍隊!哼,那個家伙,他懂得什麼狗屁軍略,郁金香家族的軍隊,哪里能比的上我精銳的西北

就算他手下的那個隆巴頓還算是個人物,可除此之外,杜維手下哪里有會打仗的人!

“傳令下去!前面翻過那個山坡,就是杜維的要塞的!不要停歇,主力軍隊一口氣沖過去,不要和對方糾纏。如果杜維派人出來阻攔的話,就讓後備隊去應戰!我們現在是和時間賽跑!沖過這個家伙的防線!”

魯高心里還有另外的計劃沒有說。

現在暴風軍團被自己騙在北方,距離自己這里有一千四百里的距離。而博翰那個傻瓜,打仗他根本就是外行。已經被自己的佯攻部隊騙到南邊去了,距離這里有一千里!!

只要集中力量,沖過杜維的防線,一路往西去,就可以沖出對方的包圍!此後就是海闊天空!猛虎歸山!!

而且。除了這七萬鐵騎之外,魯高地後面還有兩個師團四萬多精銳的步兵在後面跟著。他們的任務……

“他們的任何就是送死。”魯高心里歎了口氣。

他的計劃是,不作停留,不和杜維糾纏,直接大軍沖過杜維的軍事要塞。然後,後面地步兵隨後趕上。全力攻擊這座軍事要塞。

能打下固然很好,那麼可以立刻占領這個軍事要塞,作為自己的斷後壁壘,當暴風軍團和博翰以及王成近衛軍發現上當之後追趕來的話,這里的斷後的軍隊,也能拖住他們一段時間。自己的騎兵就可以如旋風一樣掃過德薩行省,然後……進入西北草原!

那里才是魯高最終的目的地。

而斷後的,也都是西北軍里精銳的重甲步兵,而負責統帥這支斷後軍隊地,則是魯高最信任的古華多羅!

萬馬奔馳!當越過了最後的一個山坡之後。不遠之處,一座軍事要塞就在眼皮之下!魯高的馬立在山坡之上,指著遠處地那座要塞,發出了命令。

“沖過去!!”

黑色地鎧甲。黑色的旗幟。數萬騎兵在沖鋒的時候,猶如浪潮一樣席卷向了遠處的那座要塞。

要塞的城牆之上,杜維站在那兒,看著遠處那席卷而來的狂潮,仿佛卻很輕松的樣子,歎了口氣:“真是壯觀的場面啊。”

城頭的郁金香旗幟已經升起,城牆之上,弓箭手和士兵們已經做好了准備。

可是杜維卻搖搖頭:“用不著了,魯高根本沒想立刻就攻城……哼。他現在忙著趕時間。哪里有閑心思和我打仗。”

果然,數萬騎兵地浪潮距離城牆還有千米地時候,訓練有素的西北鐵騎。就自動分開了隊列,龐大的浪潮一分為二,就這麼從杜維地城牆兩側繞了過去。

他們遠遠的繞開,甚至還在弓箭手的射程之外!

杜維沒有讓弓箭手浪費箭矢。甚至也沒有下令讓軍隊出城攔截。

過了足足有一頓飯的功夫,龐大的騎兵軍團才全部越過了自己的城牆。杜維甚至遠遠的看見了在西北軍的陣容之中,一面巨大的黑色旗幟之下,一名身穿黑色鎧甲的將軍在眾人的保衛之下飛馳而過——那一定是魯高了。

“跑得好著急啊。”杜維微笑:“不過當他的騎兵跑到前面,看見了我送給他的禮物,一定會很驚喜的。”

隨後杜維轉過身來,對身後的部下發出了命令。

“命令,守城的步兵師團全部上城牆備戰,然後命令隆巴頓的騎兵師團做好准備,半個時辰之後開城門出發追擊……”深深吸了口氣,杜維一臉邪惡的笑容:“下令,空中騎士團全軍准備起飛……告訴齊格,這是他的第一仗,給我打得漂亮點!”刻鍾的時間,讓魯高驚疑的是,杜維那個混蛋居然並沒有從城里跑出來攔截!難道他是膽小畏戰?還是他權衡了雙方的軍力對比之後,覺得沒有勝算,干脆放棄了?

不過魯高可不會承杜維的這份人情!他已經想好了,一旦沖過杜維的防線,進入了德薩行省之後,他的騎兵將會一路燒殺搶掠!

畢竟騎兵的機動性雖然強,但是卻無法挾帶太多的糧草和補給!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沖過德薩行省進入草原,就必須“就地補給”。

這是唯一的辦法。

“杜維,我一定會好好謝謝你的放行的!!”魯高在馬上獰笑,可隨後他立刻看到了讓自己憤怒的一幕!

前面的騎兵大隊陡然降低了速度,隨後馳騁的騎兵軍團,速度漸漸緩慢,最後居然擁擠在了一起,然後全部了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魯高憤怒的咆哮。

居然有人違抗自己的命令!難道這些混蛋不知道現在時間就是最寶貴的東西嗎!!

“稟報大帥……您您……您最好到前面來看看!!”一個部將急匆匆的從前面飛馳而來,他地臉上有些倉惶的樣子。

魯高臉色陰沉。強忍著抽這家伙一馬鞭的沖動,立刻下令前面的騎兵分開,他帶著人一路沖到了前面。

然後,魯高就看見了杜維送給自己的“驚喜”。

看到面前的場面地時候,魯高第一個反應就是深深的吸了口涼氣!

老天……這,這是什麼東西?!

之間面前一片開闊的荒野之上。一大片綿延也不知道有數百米的壕溝,就列在面前!每一道壕溝足足有兩米寬,一百多米長,而且看著面前,綿延也不知道有多少條壕溝!

一千條?

兩千條?

見鬼!見***鬼!!

而且,這壕溝覆蓋的面積很大,兩邊一直延伸了出去,居然是一個馬蹄形的弧度!一個“U”形狀的地形,前面,兩側。都是數百米地區的壕溝!密密麻麻!這讓騎兵怎麼沖過去!

更讓魯高心中絕望的是,如果只是這些壕溝,也就算了,就算拼著損失一部分士兵和戰馬。也能勉強填平一片地方沖過去。

可問題是。面前這密密麻麻地一眼看不到頭的壕溝陣地上,還覆蓋了一道一道連綿無窮的古怪東西。

那長長的鐵架子上,居然拉著無數根細細地鐵絲鐵條,上面是尖銳地倒鉤和棱角……

沒錯,這些東西,是杜維前世里一些戰爭電影最最常見的東西。

鐵絲網!

這一道道鐵絲網,密密麻麻,交錯在一起,足足有數百米寬。好幾公里那麼長!兩邊一眼都看不到頭。

沖?根本沖不過去!

派人去開路?

見鬼……怎麼開?填平壕溝或許不難。可是這些鐵絲網,怎麼弄掉?

最最可氣的是……

這個杜維,他明明有本事弄出這麼一片“陷阱”來。他為什麼不在要塞的城牆前面弄?

古來各種戰爭,哪里有把“壕溝”擺在自己後方的?!

魯高腦子里片刻就做出了計算,要想把這一大片古怪的“鐵家伙”掃除開出一條路來,恐怕得花上自己一天的時間!!

“掉,掉頭!從兩邊找出路過去!”魯高憤憤的罵道:“那個混蛋杜維,他總不能把整個德薩行省都弄成這個樣子!!”

可他剛剛下達了調頭的命令,就聽見後面地傳令兵送來了消息。

“大帥,郁金香家族地騎兵從後面追上來了!”

這並不是唯一的壞消息。忽然就有士兵驚呼了起來,指著天空:“看!那些是什麼東西!!”

天空之上,從後面那個杜維的軍事要塞地方向,天空之上,密密麻麻一大片,有烏云一半的東西,飛快的朝著這里飛了過來!

距離近了,才看清楚,那哪里是什麼烏云,根本就是成百上千的熱氣球!

數量之多,恐怕得有上千架!密密麻麻而來,一時間連天上的太陽都被遮擋住了!!

“先空中轟炸打擊,然後地面部隊開進掃蕩……”杜維站在城牆之上,微笑自語:“老子可是照辦的美軍作戰方式啊——哼,誰說壕溝不能放在後方的。”一聲憤怒的吼叫的時候,熱氣球大隊的第一波已經到達了西北軍騎兵的頭頂。隨後,一陣呼嘯聲之後,第一波熱氣球之下,一片一片密密麻麻的黑點從天空落下……

當看清楚那些東西的時候,西北軍的騎兵們才辨認出來,那些一些黑色的仿佛鐵罐子一樣的東西——但很快,他們就知道了,這是殺人的凶器!

一片黑色的罐子落在了密密麻麻的騎兵陣列之中,掀起的第一波爆炸的火光,瞬間就吞噬了數百名騎兵!

隨後火光之下,爆炸的火罐子里,杜維改良之後的“散花彈”里,無數細碎的鐵片,鐵釘,等等……在爆炸的力量之下,四面八方的飛濺而出,殺傷力更是增加了一倍有余!

隨著漫天的熱氣球傾瀉一樣的投下了無數鐵罐,這些密密麻麻的黑點從天而落,就仿佛死神的召喚……

洶湧的爆炸火光從四面八方響起,擠壓在一起的西北軍騎兵之中,慘叫和驚呼聲音此起彼伏,而此刻,他們就連逃跑都做不到!

前面和兩邊都是綿延的壕溝和鐵絲網!

他們唯一的方向,就是後退!

“後退!後退!後隊變前隊!全軍後退!!!”魯高咆哮的聲音響起,西北軍的將軍們拼命的想約束士兵。

士兵或許很精銳,很勇敢,很彪捍……

但是很可惜,他們的戰馬可不是通靈的生物。

爆炸聲之中,火光,氣浪,煙霧,讓不少戰馬立刻失去了控制,狂亂起來,士兵無法控制戰馬,甚至很多人成百成百的擠壓碰撞在了一起。

而這種擠壓的陣列,更使得轟炸的效果倍增!

如果說上一次在吉利亞特城下,僅僅三十人的霸天虎小隊只是給予了草原人一些騷擾的話,

那麼今天,足足一千架熱氣球帶來的……就是一場真正的:轟炸!

戰場之上已經亂成了一團,火光之中,到處都是濃煙,倒斃的騎兵和戰馬的尸體,也阻攔了大隊騎兵的後退,而這個時候,人擠人,馬撞馬,使得精銳的西北軍騎兵已經完全處于混亂狀態,只有少部分後隊的騎兵得以飛快的掉頭逃竄。而大部分,甚至在濃煙和火光之中迷失了方向,如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裝。

人仰馬翻!

而就在第一波轟炸結束之後,天空的熱氣球已經遠遠的飛開。而這個時候,就聽見咻咻咻咻的破空聲傳來。

遠處,數百名騎著掃帚的家伙,飛快的從空中射了過來!

這些家伙騎著掃把,速度奇快無比!而且,他們飛快的略過混亂的西北軍的頭頂,坐在掃帚上的人,一手扶著掃把,一手拿著短弩,箭矢亂竄,盡情的射殺著混亂的騎兵!

霸天虎小隊,終于出場了!

而且,他們似乎射術很了得,以齊格為首的幾個老霸天虎的精銳,則專門盯住了西北軍里的那些身穿鎧甲的將領射殺!

不少軍官還沒有來及反應過來,就被飛來飛去的霸天虎小隊射死了,而失去了軍官的騎兵,則陷入了更加的混亂之中!

就在這個時候,魯高終于出手了,他吼叫了一聲,身子從馬上躍了起來,人在半空,拔出了長劍,忽然就沖到了天空之中,對著遠處的一架熱氣球,飛快的劈出了一劍!

那熱氣球在一道燦爛的光刃之中,被一分為二,隨後爆炸和火光之下,在空中炸成了碎片。

魯高心中滴血,幾乎發狂的他,看准了那不遠的熱氣球大隊,就要沖過去拼命。這個時候,就聽見身後遠處一個冷冷的聲音喝道:“西北軍魯高?還是該叫你赤水斷?”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魯高的決斷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終結騎兵時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