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最後的時刻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最後的時刻


打到了第五天的時候,古華多羅心里也有些忐忑了。

為什麼?

因為這城里的郁金香公爵,實在太安穩了!

魯高大人的騎兵軍團是從他的眼皮底下西進突擊過去的!難道這個杜維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後方?一點都不著急?這幾天下來,自己和他小打小鬧,而他好像就真的一點也不著急,每天派那麼一點兒人出來和自己鬧一番,打一番,然後大家一起收兵回去休息。甚至到了最後兩天,他干脆不派兵出來了,就留在城牆之上等著自己去進攻。自己試探了幾次,他也都守著城不出來……

見鬼!

按照常理來看,杜維應該比自己更著急才對。他應該恨不得能一口氣吃掉自己,打垮自己的軍隊,然後趕緊分出兵力去後方才對啊。

古華多羅心中越發的不安,也派出了幾百人的小隊斥候,試圖想繞過杜維的防線到杜維的後方去打探消息。

可惜,杜維派出了大批的天空上的熱氣球和那些騎著掃把漫天飛的可惡的魔法師(古華多羅到現在都以為霸天虎小隊的人都是魔法師)。

地上的騎兵就算跑得在快,也總快不過人家在天上飛地吧?派出去打探消息的斥候騎兵。卻幾乎全部被對方趕了回來,還讓古華多羅損失了不少人。畢竟絕大多數騎兵都跟了魯高將軍西進了,留給古華多羅的,只有很少很少的一點騎兵人馬了。這種派斥候出去送死的事情,他可不會再繼續。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地軍營里。也漸漸有些不穩。

士兵們雖然還依然忠心,可人人畢竟都不是傻瓜。西北軍雖然是擺明車馬造反了。可畢竟造反是一回事,明知道是送死還留在這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之前為了穩定軍心,對外的說法,是魯高大人帶著騎兵去掃蕩郁金香公爵的後方,然後再回軍一擊,兩面合擊,就能讓郁金香家族的軍隊崩潰,然後咱們再占領了這里的軍事要塞為壁壘。擋住東邊的帝國軍隊,就可以坐擁德薩行省,後面還有草原的盟

這種謊話,開始還是能騙騙人的。穩定了軍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下面的很多士兵也起了疑心了。

古華多羅自己已經有了必死地信念。做好了當一個“合格的炮灰”的心理准備。可你願意送死,不代表幾萬士兵都願意陪你一起死。

時間一天一天下來,指望之中的“魯高大人帥軍回擊”卻遲遲沒有消息。軍隊里開始生出了各種各樣奇怪地流言。

有地說法居然就是“魯高大人已經把咱們拋棄了,他已經帶著騎兵進了草原,留下我們這些兩條腿跑不快的步兵來當斷後的炮灰。”

這種說法毫無疑問是實話。不過古華多羅為了穩定軍心,立刻狠狠的懲處了這種傳播流言的人,幾十個腦袋砍了下來掛載杆子上,戒告著士兵們不許傳播這種流言,還是很有效果的。

而且。古華多羅一生都在軍隊里。為人沉穩,帶兵也的確有一套,以他的能力和以往的威望。還是把軍心穩定了下來。

否則地話,如果讓這幾萬士兵知道他們地確已經被全部拋棄了,被留下來當炮灰……那麼古華多羅恐怕會片刻之間,就被憤怒絕望的幾萬士兵撕成碎片!

站在旗杆之下,他看著高高掛在上面的那一排砍下來地傳播流言的腦袋,古華多羅歎了口氣:我倒是希望你們說的是真的,魯高大人真的已經到了草原了……

唉,六天時間了,六天時間,快馬的話,應該已經穿過了德薩行省進入西北走廊了吧。

現在危險的不是這些士兵。這些丘八大兵容易蒙騙,可是那些軍官,那些統領將領,可都不是傻瓜。自己的謊話騙得了士兵,可那些軍官可是有軍事素養的。古華多羅能明顯感覺到,這兩天在大帳里,一些軍官射向自己的眼神里,明顯帶著一些灰暗的色彩。

而古華多羅自己也心中一天一天的焦躁——魯高大人,你到底成功突圍了沒有?!

可任憑古華多羅如何焦躁,現在他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計劃,一天一天的在這里死死的支撐下去!到了第八天的時候,關鍵的時刻到來了!

軍營里高高豎起來的了望台上的士兵,看著東邊的遠處,然後驚恐的大叫了幾聲,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從了望台上一路跌了下來,然後就飛奔著朝著大帳跑去……

中午的時候,東邊的地平線之上,出現了一片戰旗,隨後就聽見遠處傳來了轟轟烈烈的軍隊行軍的聲音,沙沙的腳步聲音,踐踏著大地,遠在幾里之外都能隱隱的聽見大地的震動。還有馬蹄聲,車輪聲……

那地平線上黑壓壓的人影出現之後,隨後看那高懸的旗幟,狠狠的在西北軍眾將士內心之中,信心的根基上,戳了一刀!

那旗幟,人人都看得明白,是北方的暴風軍團!還有那荊棘花王旗,是王城近衛軍!!

暴風軍團安德列率領的一萬多北方的精銳騎兵,從東北方向而來,快速的進入了西北軍的警戒范圍,然後並沒有立刻進攻,卻繞過了西北軍的大營。一路奔到了郁金香家族要塞地側面,以一個鉗子的狀態,停在了西北軍的北邊,隨後開始安下營盤來。

而南邊,王城近衛軍的兩萬步兵,鎧甲鮮明。步伐穩健,一個一個方陣緩緩的開來,遙遙的在西北軍大營地身後停留下來,不慌不忙的開始了紮營。

西北軍里的一些老兵,冒著違軍紀的危險,自己就爬上了旗杆遠遠眺望。一些經驗豐富的老兵,懂得一些“望陣”的敲門,根據對方的旗幟就大概能猜測出這些到來的敵軍的數量。

等他們滑下旗杆之後,絕望的消息終于從軍營里散步開來!帝國地正規軍開來了!有至少一萬多騎兵,還有兩萬多步兵。而且要命的是。加上城里的郁金香家族的人,正好把自己這支軍隊圍在了中間!

傍晚地時候,最後一絲僥幸以也被打破了。

南面再次開來了一支新地部隊,旗號是努林行省總督博翰的人馬。人數至少有三萬以上。一小半是騎兵。這一支軍隊的加入,就完完全全的把西北軍圍了起來,連最後一個缺口方向都被堵死了。

所有的西北軍的士兵都明白:我們被包圍了!而且敵人數倍于自己。

這個時候,就算“魯高將軍回軍一擊”是真的,恐怕自己一方也很難取勝。況且,現在“魯高將軍回軍一擊”到底是真是假,誰還敢肯定?軍心開始搖擺起來,古華多羅一口氣砍了一百個亂嚼舌頭的人,都無法穩定軍心。他明白……時候到了!

自己在這里拖延了杜維八天時間。已經基本完成了自己的計劃。下一步。就是要盡力和敵人真正地大戰一場,盡可能地重創敵人,讓帝國損失兵馬。無力往西去估計進入草原的魯高……

魯高將軍啊,希望你此刻已經安全了。

古華多羅想到這里,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被砍掉了腦袋地一百多尸體,然後用森然的語氣大聲宣布道:“誰在亂我軍心胡說八道,直接砍了!!我可以向你們保證,現在一切順利,敵人已經被我們吸引過來了!魯高元帥的騎兵就要到來,到時候,就是我們把敵人一網打盡的時候!”

這話現在還有多少人信,古華多羅不知道。不過他知道一點,就是現在是很關鍵的時刻。他立刻派人去後面的倉庫營房里,搬了二十多口大箱子出來,然後他著急了不少軍官和士兵,看著周圍聚攏了足足有一千多人,古華多羅一躍跳上了一口箱子,然後刷的拔出了長劍,一劍狠狠劈在了箱子上,喀嚓一聲,木箱一角碎裂,嘩啦嘩啦,無數金燦燦的金幣從箱子里流了出來。

古華多羅用力抓起了一把,然後松開手指,任憑金幣在手指縫里落下,昂首挺胸大聲吼道:“這一戰至關重要!各位,打勝了,各位升官發財,一生富貴!打輸了……那就不用我說了!魯高大人有命令,凡是奮勇向前,賞!重賞!畏縮不前的,殺!!傳我軍令,明天一早決戰,今晚全軍每個士兵賞肉一斤,每個帳篷賞酒一壺!此外,每人加發一個月的軍餉!!”

不管如何,古華多羅的這一做法還是起到了效果。

頓時群情激蕩起來,就連一些心中早已經動搖了的軍官,看著那金燦燦的金幣,也不禁眼紅心熱起來。

金幣!金燦燦的金幣,誰不喜歡?

而普通的士兵,看著自己的統帥做出了保證,還有肉可以吃,有酒可以喝,還有加發的軍餉……誰不高興?

看著周圍歡呼的士兵,古華多羅心中松了口氣。

不過一絲苦澀緩緩的生了出來。

明天……我們還有明天嗎?

吩咐手下親信軍官負責發放軍餉,古華多羅則悄悄的離開。

他先是來到了軍用大帳之後的一座近乎奢華的巨大帳篷。

在這里住著的不是別人,而是西北軍里的“貴客”,十幾位尊敬的魔法師。

和那些士兵相比,這些魔法師倒是沒有給古華多羅找什麼麻煩——雖然他們比較難伺候。這些尊貴的先生們,要求得到最好的待遇,他們有的人要求每天喝到新鮮的蜂蜜,有的人要求自己居住的帳篷周圍一百米不得有人打攪,以免驚擾他的魔法試驗。還有的魔法師則要求每天送來一只活的生物,牛羊雞鴨都可以——當然,如果送一個大活人進去,他也不反對。

古華多羅都一一滿足了這些“老爺”。

除此之外,這些魔法師對于自己是否被拋棄當作了“炮灰”,是一點都不關心的。

因為,他們是魔法師。就算他們最後被當成了炮灰也無所謂。在這些魔法師的想法里,自己被西北軍的魯高優待請來幫忙,到了最後,就幫他打一仗好了,至于打贏打輸了,他們是渾然不關心了,只要出了力,還了魯高的人情,如果遇到危險的話,大不了一走了之,一個馭風術高高的飛走,也不會有什麼危險——他們可是尊貴的魔法師!魯高只能請他們,卻不能驅使命令他們。而且,就算明明知道魯高是造反,也無所謂。魔法師擁有法律豁免權力。到時候只要自己離開,然後到魔法工會去表個態,和曆史上以往一樣,帝國不會追究魔法師的罪責。自己依然是逍遙在法律之上的階級。

所以,他們不到最後一刻,反而不會給古華多羅找什麼麻煩。

古華多羅來問候了一下這些先生們。第一次,他被那些軍心不穩的士兵糾纏的心煩,卻反而覺得這些自己從前很討厭的傲慢的魔法師,卻是這麼可愛——至少他們反對被留在這里當炮灰。

問候完了這些魔法師之後,古華多羅小心翼翼的告訴他們,即將會有真正的大戰爆發,希望得到他們的幫助。得到了魔法師們的承諾之後,古華多羅離開了。

他心里不禁有些羨慕杜維。早就聽說那個郁金香公爵手下有很多魔法師效力,而且……是真正的聽命于他,不像自己這里,要像伺候大爺一樣的伺候這些家伙。

古華多羅回到了自己的帳篷,他的親衛依然嚴格的執行了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他的帳篷。

進了帳篷之後,古華多羅站在賽巴斯塔的籠子外面,看著蹲在籠子里面,猶如野獸一樣的少將軍。少將軍蹲在那兒,口中發出低聲的嗚咽,雙手抓著自己的頭發——可憐的家伙。

古華多羅摸出了一個酒瓶,丟進了籠子里,又往里面扔了一塊熟牛肉。

看著這位從前英挺過人的少將軍,猶如一個野蠻人一樣蹲在那兒,抓著牛肉啃食,古華多羅輕輕的歎了口氣。

“賽巴斯塔,明天,一切就要結束了。到時候,我會給你一把劍,把你也帶上戰場。你已經變成了這副模樣,到時候,希望你能死在戰場之上,也算是死的有些尊嚴吧。”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練兵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陰不死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