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進化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進化


杜維自從實力晉級八級之後,還從來沒有出過手。而且他的魔法修煉和大陸上其他魔法師不同。他內有白河愁的那一粒力量的種子,那是不分魔法和武技都想通的,外加上有星辰魔法的特殊冥想法門。這種法門雖然不能讓他立刻學習到強大的星辰魔法,可是卻能極大程度的鍛煉人的精神力。杜維的精神力總量方面,未必就有一些年老的魔法師強大,但是精神力的純粹程度,卻反而有勝過,甚至這種星辰魔法的冥想方式,還能使得他對精神力的操控和凝聚起來的程度,又遠遠的強于普通的魔法師。

以杜維現在的水准,他曾經私下里嘗試過,把精神力凝結起來,幾乎能凝結成實體!這樣的程度,就連同樣身為八級的薇薇安都絕對做不到的。

有這種奇特的精神力為基礎,同樣的魔法,杜維施展起來,不僅操控能力要比同級的魔法師要更快更敏銳,而且他自從當初被白河愁譏笑了自己特別的投機取巧一樣的“瞬發”之後,被白河愁定論為模擬出來的沒用的垃圾,很是傷了杜維的自尊心。之後他孜孜不倦的修煉之中,特別的鍛煉了真正的瞬發術魔法。以他現在的水准,已經可以輕松的瞬發一些低級的法術了。

杜維一路飛奔追下去之後,他可不會傻乎乎的浪費魔法去飛行,人在半空,就從儲存戒指里取出了一柄改良版之後的飛天掃帚,比從前的掃帚飛得更快,載重更大。

盯准了前面一路狼奔的賽巴斯塔,杜維始終吊在後面……倒不是他不想追上去,只是這個賽巴斯塔居然飛得極快!杜維心中也是疑惑,才短短一年多沒見。難道這個家伙居然已經魔武技雙修了?要知道武士是不會飛行的----除非是晉級到了聖階!

杜維能肯定賽巴斯塔應該還沒有晉級聖階----如果賽巴斯塔已經晉級聖階,魯高才不會把他留在後面當炮灰呢。而且,如果賽巴斯塔有聖階實力,早就秒殺了那幾個中級的宮廷魔法師,還用逃跑嗎?

兩人一前一後。雙方之間卻始終有那麼一百多米的距離。眼看飛了有半個時辰之多,只怕飛出了戰場有幾十里了,賽巴斯塔地速度終于慢了下來,忽然之間,就聽見他一聲吼叫。一頭從天上栽了下去。杜維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家伙摔在了地上之後,繼續撒腿狂奔。

說來也是巧合,前面正好有一片樹林,賽巴斯塔一頭就鑽了進去。杜維愣了一下---又是樹林?

當初賽巴斯塔追殺自己的時候,自己就是兩次把他騙進樹林,給了他慘痛的教訓。這次居然又跑到了樹林里,只不過追殺和被追殺的角色,卻已經互換了。杜維到了林子邊緣。卻並沒有立刻沖進去。他可不是傻瓜,萬一這個家伙躲在林子里暗處給自己一個偷襲……自己畢竟只是一個魔法師。萬一被他貼近了偷襲,那就只有找死地份兒了。

杜維沉吟了一下。立刻從懷里取出了一枚黑色地水晶球來。微微一笑之後,就念動咒語。隨即兩根手指輕輕一劃。空氣之中出現了一團黑氣,黑氣里閃現著一道緩緩變大的裂縫。隨後幾個骷髏兵從裂縫里跳了出來,後面還有兩個全身冒著黑色火焰的死亡黑騎士。

杜維操控著這幾個死靈生物,讓骷髏兵先跑進了林子里到處搜尋,他自己卻操控了兩個死亡黑騎士近距離的跟在身邊,這才緩緩的踏入了林子里。

這片林子說來倒也不大,而且初春地時候,萬物還沒有複蘇,枝葉枯萎,光禿禿的樹枝上,也藏不住人。杜維進了林子之後,落在地面,仔細的搜索前進。

他心里隱隱的感覺,這個賽巴斯塔似乎有些不妥當----只不過杜維怎麼也沒猜到,這個對手卻已經徹底瘋狂了。

走進林子大約百步,杜維就已經發現了地上的腳步蹤跡。

難道這個家伙是故意引我進來的?怎麼連足跡留的這麼明顯?他卻不知道,賽巴斯塔已經瘋了,哪里還有隱藏足跡的意識?

就在這時候,杜維忽然就感覺到心里一動!剛才先一步派進林子里地幾個骷髏兵,都是和杜維有著精神力關聯的,此刻他心里一動,精神力立刻有了感應,知道了其中已經有骷髏兵找到了自己地目標,而且還被干掉了一個。他立刻辨認了方向,飛快的跑了下去。

往前面左邊跑了一會兒,就看見一棵大樹之後,賽巴斯塔地身影正蹲在地上,卻背對著自己,仿佛抱著什麼東西,身子蹲著還似乎輕輕地顫動著,雙肩聳動。

杜維小心翼翼,不敢靠近了,吹了一聲口哨,立刻兩個死靈黑騎士就揚起黑色的劍沖了上去。

賽巴斯塔陡然被驚,飛快地回過身來。

這一下,杜維才仔細真切的看清了賽巴斯塔的樣子,看著賽巴斯塔一副渾渾噩噩的“野人”模樣,就連杜維都吃了一驚。等他看清賽巴斯塔手里抱著的東西,更是不由得呆住了。

原來賽巴斯塔雙手里抱著一副已經殘破的骷髏骨架,卻正是自己派出的一個骷髏兵,早已經被賽巴斯塔干掉了,可是這個家伙卻仿佛瘋了一樣的,抓著殘骸骷髏骨,捧在雙手里,卻埋了頭在骷髏骨架的胸腹部又啃又咬……

只是,骷髏骨哪里有半點血肉讓他去咬?賽巴斯塔的嘴巴卻都被堅硬的枯骨刺破了,嘴角流血,還帶著幾片金屬的殘渣,抬起頭來看見了杜維,一雙眼睛里陡然閃過了狂暴的光芒,對著杜維齜牙咧嘴的吼了一聲,手腳並用,就猛撲了過來。

鏗!!

兩邊的死靈黑騎士已經同時舉起劍斬了下去,賽巴斯塔抬起雙臂來。兩條手臂擋住了左右的兩劍,這死靈黑騎士的劍並不鋒利,可是卻帶著腐蝕地死靈之氣,賽巴斯塔的左右兩臂被砍中之後頓時就受傷,黑色的死靈之氣把他手臂切割開來。頓時就冒出嗤嗤的青煙來。

賽巴斯塔痛呼一聲。卻一頭朝著左邊的死靈黑騎士撞了過去,他畢竟還有著強大地實力,這一撞之下,非同小可,死靈黑騎士立刻就被他撞翻。隨後賽巴斯塔狂吼一聲壓了上去,雙手又抓又打,片刻之間,就把這個死靈騎士拆得四分五裂,一道黑氣閃過,已經被他直接被分解掉了。另外一個死靈黑騎士,因為是死靈生物,毫無任何恐懼地感覺。卻舉起長劍,沖到了賽巴斯塔的背後。一劍就刺在了賽巴斯塔的後背之上,噗的一聲。長劍穿胸而過。賽巴斯塔仰頭吼叫。卻猛然轉過身來,目露凶光。雖然胸口被長劍穿透,死靈之氣飛快的侵蝕著他地身子,頓時上半身的前胸後背,出現了大片大片的黑色腐肉,可是他卻渾然不覺,雙手抓住了胸口的劍頭,卻用力一拉,就把身後的那個黑騎士也拉到了,隨後他雙拳狠狠的砸在了那個黑騎士的腦袋鎧甲上,立刻就把對方的腦袋打爆掉。

黑氣之中,賽巴斯塔雖然被燒得地連連痛叫,可是他強大的自我愈合能力卻頓時被激發,全身地腐肉紛紛掉落,里面新鮮的血肉飛快地生長起來。

說來長,其實也就是片刻地功夫。他解決掉了杜維的幾個死靈生物之後,卻仿佛狂性越發地厲害了。對著杜維仰頭吼了一聲。

可杜維卻早已經趁機退後了十幾步,等賽巴斯塔結局了自己的死靈生物之後,杜維的手里早已經拿出了計都羅喉瞬獄箭來。挽弓對准了賽巴斯塔。

賽巴斯塔卻仿佛根本不認得杜維,雙手抓起了地上死靈黑騎士的殘骸來,卻往嘴邊送去,大口的啃了幾下,發現沒有任何血肉,這才惱火起來,對著杜維連連吼叫。口中居然還發出含糊不清的字句來。

杜維聽的真切,卻更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因為,這賽巴斯塔吼叫的,赫然是:肉!我……要……吃……肉!!

杜維這才確定了眼前的這個賽巴斯塔恐怕是真的有些不妥了。

看著賽巴斯塔野獸一樣的眸子,他心里也不禁有些發毛,手里的計都羅喉瞬獄箭正要射出去,卻忽然心里一動,反而從懷里摸了摸,從魔法儲存袋里掏出了一塊馬肉來。

這是軍隊里用的干糧,杜維遠遠的丟了過去。賽巴斯塔卻凌空一跳,雙手接過,聞了一下之後,仿佛很是滿意,這才大口大口的咀嚼起來,連杜維都不管不顧了。

杜維心里好奇,剛剛往前邁了一步,賽巴斯塔立刻警惕的抬起頭來,對著杜維叫了一聲,卻側過了身子,把自己的背部對著杜維,仿佛生怕杜維來搶一樣,死死的抱著懷里的馬肉,奮力的啃了起來。

杜維站在這兒,看著這賽巴斯塔仿佛野狗一般的模樣,忽然之間心中不免就生出了幾分憐憫來。

唉……從前的西北軍少將軍,是何等的硬角色,卻落得現在的這副模樣啊。

那麼大的一塊馬肉,這個家伙片刻就啃得干乾淨淨,卻又轉過頭來,盯著杜維,那眼神里分明就帶著一絲凶光,卻不住的打量杜維,仿佛如果再沒有肉吃,就要撲過來吃杜維了。

杜維看在眼里,又在懷里的魔法儲存袋里摸出了一塊馬肉來,只是這次他心里一動,卻沒有丟過去,而是抓在手里揚了揚,試探道:“肉?”

“肉!!!”賽巴斯塔的身子立刻往前逼了幾步,凶惡的眼神卻死死的盯著杜維的手里那塊馬肉,隨後手腳並用的在地上往前爬了幾步。

就在這時候,天上傳來了一陣驚呼:“啊!在這里!找到了!!”

隨後就看見三個追下來的宮廷魔法師從天而降,三人落在地上,都認得杜維,一起對杜維彎腰點了點頭,其中一個還客氣道:“郁金香公爵大人,幸好你追上了這個可怕的怪物。”

這個說話的魔法師顯然是三人之中的領頭人,說完之後。就對同伴道:“殺了這個怪物,為我們的同伴報仇!”

三個魔法師已經同時取出了自己地魔杖來。把賽巴斯塔圍在了身邊,三人還同時從懷里取出了一個魔法卷軸來,撕碎了之後,魔法光芒閃過。頓時在三人的身子周圍。形成了一個魔法防禦結界。

杜維是識貨的人,看著三人撕開的魔法卷軸,頓時就眼睛一亮:“夷?光明系的防禦魔法卷軸?好東西啊。”

賽巴斯塔此刻已經沒有人類地覺悟,純粹是以野獸地形態,看著三個魔法師逼進。卻仿佛是認定了對方要搶他手里的馬肉一樣,齜牙咧嘴對著三人叫了幾聲。

不過他雖然喪失了理智,但是畢竟強大的實力擺在那兒,僅僅根據多年苦修的本能,卻立刻就做出了反應。

只見他身子一躬,猶如一條豹子一般,對著中間的那個魔法師就正面撲了過去。可是這次那個魔法師卻一點驚慌地樣子都沒有,也不躲閃。任憑賽巴斯塔撲到面前,他身體周圍的魔法光芒卻立刻閃爍了一下。賽巴斯塔痛叫一聲,身子被魔法光芒彈了出去。頓時跌在地上滾了幾滾。站起來的時候,臉上的肌肉痛苦得都扭曲了。只見他身上一片焦黑,卻是被光明系的聖潔之光灼傷了。

“諸位,這個家伙我認識,對我也很重要,請把他讓給我好嗎?”杜維開口說道。

“抱歉,公爵大人,他殺了我們三個同伴,我們必須要殺死他!”

靠!宮廷魔法師就是拽,居然毫不猶豫就拒絕了杜維的要求。杜維心中不免有些不快,卻冷笑一聲,退後了兩步。

他是最最了解賽巴斯塔的實力的。

看你們三個家伙怎麼殺了賽巴斯塔!他可是連黃金龍都敢硬撼地猛人啊。

賽巴斯塔在地上滾了幾下,重新站立起來之後,一雙眸子里閃動著嗜血的光芒,死死地盯著正中的那個宮廷魔法師。

三個魔法師冷冷地吟唱著咒語,三柄魔杖揮舞之中,頓時上空出現了一個大約有十米直徑地六芒星圖案,穩穩的從天落下,壓在了地面之上,立刻就把賽巴斯塔籠罩在了其中。

隨後三人緩緩地從三個位置,同時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賽巴斯塔身子周圍的六芒星圖案,也隨著三人的一步步逼近,緩緩的縮小了起來。

賽巴斯塔人在這個魔法陣之中,立刻一臉的痛苦表情。

杜維認出了這個魔法陣的厲害,一旦發動,四面八方的空氣同時往中間擠壓起來,就仿佛一個人承受四面八方的強大的魔力擠壓,足以把一個血肉之軀擠成肉餅了!

賽巴斯塔此刻的確不好受,周圍的空氣驟然收縮起來,他的身子努力的想站直,卻無法做到,緩緩的,他漸漸頂不住壓力,點一點的跪倒了下去,卻依然雙手死死的抱住懷里的馬肉……

喀嚓!

他膝蓋之下的地面,都已經出現了輕微的裂紋,賽巴斯塔全身肌肉隆起,努力的抗衡著這個魔法陣的壓迫。他身上一點一點的迸發出斗氣的色彩來。

三個宮廷魔法師開始還頗有信心,可是隨著賽巴斯塔臉上的怒氣越來越重,他全身的斗氣從開始的紅色,漸漸變成了銀色,最後隱隱的仿佛要泛出一絲金光來……

三個魔法師頓時覺得壓力重了起來。他們拼命催動魔力,灌注到魔杖里。可是那個六芒星仿佛被賽巴斯塔死死的頂住,再也無法縮小一分一毫了。

賽巴斯塔雖然強悍,但是他今天已經受過不少傷,身子雖然複原,但是斗氣和力量卻畢竟無法補充,漸漸的他口中流出了鮮血來,顯然是拼命催動斗氣,內髒都受到了傷害。

終于,他狂叫了一聲,忽然就看見他猛然身子一側,居然原地做了一個極為詭異的扭曲身體的動作!

站在遠處的杜維,看見賽巴斯塔這個動作,陡然就眼睛一亮!以他的境界,才能看出在魔法陣最後的擠壓力量之下,賽巴斯塔居然能用自己的斗氣牽引魔法陣的壓力,然後靠著身子的最後這一下詭異到了極點的扭曲,牽引開了四面八方無數的擠壓力量,最後在這麼一側身。實在是把力量的運動發揮到了顛毫!那周圍的擠壓力量在他的牽引之下,立刻就失去了准頭。

轟!

賽巴斯塔的大半身子都躲過了這個魔法陣里的最後一擊打,無數道力量互相撞擊在了一起,可賽巴斯塔卻畢竟沒有全部躲閃開,他的右臂在這無數道力量的牽引交錯之下,發出了咔咔幾聲,居然就這麼生生的斷裂成了幾截!然後又在無數道力量的擠壓之下,化作了一團肉泥!!

可賽巴斯塔畢竟躲開了要害,而且最後這保命的一下,在杜維看來,居然已經有些隱隱的領悟了力量的“規則”的影子了!!一條手臂都化作了肉泥,這種劇烈的痛苦之下,賽巴斯塔居然沒有倒下,狂吼一聲,他的聲音都已經嘶啞了,卻帶著無盡的哀痛,陡然再次撲到了正中的那個魔法師的面前。這個魔法師雖然驚卻不亂,他自問有魔法結界防禦,對方傷害不了自己。

可是他原本放心的眼神,隨著賽巴斯塔揮起手來,手掌狠狠的抓向自己的心髒部位,瞬間,魔法師的眼神陡然變化!

“怎……怎麼……可能……”

撲!

賽巴斯塔的手掌居然生生的穿透了魔法師的防禦魔法結界,那銀色的聖光也絲毫不能阻擋他半分!只見賽巴斯塔的手掌之上雖然已經鮮血淋漓,可是傷口卻隱隱的散發出了死死的黑氣!

杜維是識貨的人,一眼看了,頓時心中狂跳:死靈之氣!見鬼,這居然是亡靈黑魔法師的死靈之氣!!賽巴斯塔一個武士他怎麼會有死靈之氣的!?

這宮廷魔法師使用的正是光明系的守護魔法,可是死靈之氣,正是任何光明系魔法的天敵!

賽巴斯塔的手,已經輕易的穿透了那光明系的防禦魔法,直接抓進了這個魔法師的胸口,穿胸而過!!只見賽巴斯塔的手掌之中,血淋淋的,還隱隱的跳動,赫然是被抓出來的一枚心髒!!

死靈之氣?賽巴斯塔,他怎麼會有死靈之氣?

賽巴斯塔收回了手臂,這個宮廷魔法師已經歪了腦袋,一頭栽在了地上。另外兩個宮廷魔法師已經一臉的驚恐,而賽巴斯塔,口中大叫一聲“肉!肉!肉……”

卻把那顆心捧到嘴邊,三口兩口,就把這個光明系魔法師的心髒吃了下去!!

隨後,就看見他陡然站直了身子,仰頭大叫了一聲,全身湧起了一團隱隱的白色的聖潔的光明系的魔力光芒來!

杜維愣住了。

進化??!!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 賽巴斯塔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不殺不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