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好拽的人!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好拽的人!


在周圍仔細看了一會兒,杜維干脆用火把地上的幾具尸體全部燒掉,然後又拿出了一些魔法藥劑,扔進了火堆里,頓時冒出一團綠色的火焰來,把尸體的殘骸都燒得連渣子都不剩了。

又把周圍地上留下的足跡和痕跡都全部弄掉之後,杜維這才施了一個隱身法,帶著賽巴斯塔往回去了。

此刻戰場之上,雙方都沒有了魔法師的幫助,變成了純粹拼耗士兵戰力。而王城近衛軍不愧是帝國的精銳,西北軍團的士氣一落再落,根本無法再抵抗了。

營門已經被攻破,盡管西北軍的軍官賣力的督戰吼叫,還不顧一切的當場殺了一些畏戰不前的士兵,可依然無法激發士兵的斗志,隨著王城近衛軍的一隊士兵沖進了營門之後,立刻就圍成了一個圓陣,死死的釘在那兒,隨後後面王城近衛軍源源不斷的殺了進來。西北軍無法堵住這個缺口,而且缺口還在飛快的擴大。

古華多羅拼命了,他甚至親自沖到了第一線去,帶著一隊對他最忠心的親衛,試圖搶回營門,奈何他雖然拼命,可手下的大部分士兵卻不住的後退。

這個時候,王城近衛軍的將領也察覺到了機會,立刻傳下了命令,數千王城近衛軍的士兵同時在後面扯開嗓子大聲吼叫:“投降免死!!投降免死!!!”

這聲音整齊統一,清清楚楚的傳遍戰場,原本就已經軍心渙散的西北軍士兵聽見這個聲音,哪里還有拼命的心思了?立刻就嘩啦啦跪下了數百人,扔掉了武器,抱頭跪在那

古華多羅看得心中惱火,卻沖到身邊一個跪在地上的降兵面前,吼道:“起來,敢陣前投降。斬!!”

他說著,手起劍落,就把這個士兵的腦袋劈了下來,隨後他又砍死了周圍三五個投降的西北軍,可是這個時候。他再怎麼努力。也抵擋不住投降的勢頭了。許多投降地西北軍,看見古華多羅瘋狂的樣子,卻都嚇得遠遠得躲開,甚至還有人拿起了武器,對著自己從前的統帥。

古華多羅身邊的幾個親兵眼看大勢已去。趕緊沖了過來,拉住古華多羅,拖著他就往後跑。

這個時候,王城近衛軍往西北軍大營里沖,而西北軍前沿的士兵紛紛投降,後面倒還有一些人在抵抗。古華多羅被自己地幾個親衛拖著一路跑到了軍營里,拉到了後面地大營,一個親衛早已經牽了一匹上好的戰馬過來。然後幾人同時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將軍!咱們大勢已去。求您快快走吧,現在還有機會。晚一些。就來不及了!!”

古華多羅昂然道:“不要說了,我受大帥重托。唯有以死報答他了,我是不會走的!要死,就戰死在這里吧!”

可幾個親衛跪在地上,抱住了他的腿,不讓他往前沖,死命的拖著他要他上馬,古華多羅雖然感念親衛地忠心,可心中卻一硬:“不要多說了!是男人的,和我一起上去多殺幾個敵人吧!”

幾個親衛忽然就把心一橫,一擁而上,就把古華多羅的劍搶了過來,其中一個已經繞到了他的後面,抬起劍柄狠狠的砸在了古華多羅的後腦上,古華多羅哼了一聲,回頭看了這個親衛一眼,然後暈了過去。這個親衛抱著古華多羅上馬然後用繩子把他綁在了馬背上,喝道:“我想辦法帶大人出去,各位兄弟,下輩子再見了!”

說完,他翻身躍上,縱馬就朝著大營後面跑了出去。

此刻西北軍已經完全崩潰,王城近衛軍已經沖進了大營里,把西北軍殺得四處到竄,到處都是喊殺聲,越來越多的西北軍眼看沒了希望,都扔了武器跪下投降了。

這幾個親衛互相看了一眼,喝道:“各位兄弟,為大人效忠的時候到了!”

說完,幾人拿起劍,呐喊了一聲,同時對著遠處湧來地一大批王城近衛軍沖了過去……北軍的大營外面周圍,暴風軍團地騎兵已經沖了過來,可是帶隊的騎兵統領繞著大營跑了一圈,來到了大營地正門,卻差點被氣死了。

“這些混帳近衛軍,這是他媽地打的什麼仗!!”

暴風軍團地憤怒是有道理的。

按理說,王城近衛軍是步兵,他們負責打開對方營盤的缺口,然後應該讓沖擊力最強的暴風軍團的騎兵沖進去,只要有大股騎兵沖了進去,來回沖殺穿透一次,就足以讓敵軍全盤崩潰了。

可是這王城近衛軍的將軍,卻仿佛打定了要搶功的主意,不等暴風軍團的騎兵沖進去,自己卻已經大手一揮,手下的近衛軍步兵就直接往軍營里填了。

結果,雖然王城近衛軍一波一波的往里壓,把西北軍打的節節敗退,可偏偏人堵人,把營門給堵死了,讓外面的暴風軍團的騎兵,只能干瞪眼,把這騎兵的統領氣得大罵咆哮,讓人連連吹響號角。

這個時候,那王城近衛軍的將軍卻仿佛就好像聾了一樣,渾然不管這些了,一個勁的催自己的人往里沖,任憑騎兵在外面亂轉。這已經擺明了就是搶功的行為,聯想到這個家伙上午的時候,面對博翰總督的軍隊落敗而按兵不動,也不派兵支援,現在又故意不顧騎兵在後,堵住營口,自己搶奪功勞……

遠遠的,安德列騎在馬上,把戰場上的情況看得真真切切,他氣得陡然抓起自己的頭盔,用力砸在了地上,罵道:“混帳近衛軍!**!這是打的什麼狗屁東西!老子要告你!告你違反軍令!告里耽誤軍機!!告得你傾家蕩產!!!”

他身邊的副手眼看自己的統帥氣成這樣,不由得愣了一下,卻又聽見安德列罵道:“派人上去告訴亞曆安,他是不是白癡啊!別人把營門堵死了。你就不會從旁邊攻嗎!!!”

快馬沖了上去,前面那個領隊沖鋒的騎兵統領亞曆安聽了這命令,不由的心里也罵:從旁邊攻?沒看見有壕溝嗎!

可是他卻不敢違抗自己將軍地命令,眼看王城近衛軍已經如潮水一樣的沖進了西北軍的大營里,自己這里再遲疑一會兒。恐怕連湯都沒的喝了。只能帶著人馬繞到側翼去,下令前面的騎兵先沖上去,前列地騎兵全部脫下頭盔扔進壕溝里。

幾百名騎兵地頭盔填平了一截壕溝,終于有人沖了進去,砍倒了柵欄。這才沖了進去,可亂軍之中,暴風軍團前面的騎兵被弓箭射死了七八十個。幸好西北軍自己在里面也早亂了陣腳了,這才沒有能給暴風軍團造成更大的傷害。

暴風軍團的騎兵統領氣得半死,這種填壕溝的活兒,根本就是步兵來干地!寶貴的騎兵,怎麼能做這種事情?簡直就是浪費騎兵的生命啊!!

終于,丟下了幾十具尸體之後。暴風軍團的騎兵也沖進了西北軍的大營里,從側面狠狠的插了進去。

至此。西北軍的最後一絲希望也完全斷送了!直延續到了太陽快下山地時候,才終于斷斷續續的停止了。大批大批地西北軍士兵。最後都放下了武器。跪在地上投降。而這個時候,戰場之上又發生了一起事情……那些王城近衛軍。居然有些殺紅了眼睛的軍官,帶著人沖了上去,連那些已經投降地西北軍都不放過,看著對方跪在地上,卻依然沖過去刀劍齊下,砍下腦袋來。

這樣瘋狂地舉動,卻反而激發了西北軍的最後地斗志----媽的!投降了也殺?既然投降也是死,不如***就拼一場了!!

結果,這件事情在戰場上形成了一場小規模的騷動。幸好有暴風軍團的騎兵來回穿插沖鋒,擊潰了這一波抵抗,沒有仍西北軍重新形成抵抗的力量。

但是這件事情,在戰後,卻引起了軒然大波!候,戰斗已經完全結束。西北軍大營里,已經沒有了喊殺聲,一隊一隊的投降的士兵,丟掉了武器,脫掉了鎧甲,雙手抱著頭,排隊走出了營盤里,在狂野之上列隊站好,周圍嚴密監督他們的是手握長矛的暴風軍團的騎兵隊。

這是因為西北軍的投降將士表示,他們不相信王城近衛軍,王城近衛軍連戰俘都殺,這樣的舉動,引起了他們的恐慌,所以他們表示願意只向暴風軍團投降。

在暴風軍團的將士眼里,那些王城近衛軍根本就是一群搶功搶瘋了的混蛋。沖進了營盤之後,這些近衛軍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西北軍的軍械後勤大營給占了。然後分出幾隊人來到處砍殺頭顱。

如果不是他們引發的殺俘事情,恐怕戰斗應該提前一個時辰結束的。

而戰後,這些王成近衛軍居然連戰場都不清掃。博翰的人負責打掃戰場,搬運尸體。而王城近衛軍的這些士兵,則提著砍下的人頭,毫不理會的就退了出來。還堂而皇之的把“繳獲”的西北軍的軍械後勤大營搬空了!

一車一車的軍械物資,全部搬到了王城近衛軍的大營里去了。得知這個消息的安德列將軍和博翰總督,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兩人都是氣得半死。

戰場之上,近五萬西北軍,戰死近一萬八千,其余全部投降。

暴風軍團的安德列將軍,卻已經立刻派人送信到王城近衛軍的大營里,嚴厲的指責近衛軍的統兵將領的行為。而博翰總督也是心中不滿。隨後兩人留下了本部人馬清理戰場,清點傷亡等等,然後帶了人,就進城里去見杜維去了。

畢竟,在這里,從級別上來說,杜維的職務和級別都是最高的,兩人都指望。只有杜維才能給他們主持公道了。

這場戰斗,杜維中間跑出去追賽巴斯塔,他回來的時候,戰斗已經接近了尾聲。杜維悄悄的把賽巴斯塔關進了城里自己地住處,然後才重新上了城牆去觀戰。在他的命令下。他下令讓近兩萬新兵全部上了城牆。觀看這場戰斗。

這樣近距離的觀看如此慘烈激烈的一場大戰,也可以讓這些新兵最真切的感受到戰爭地殘酷和血腥,使得他們能體會到戰爭地氣氛。

杜維當然也把王城近衛軍的搶功的行為看得清清楚楚,他心里也有些微辭,只是臉上卻沒有顯露出來。

隨後。安德列將軍和博翰總督兩人進城來見杜維,當著杜維的面,博翰總督還有所收斂,他畢竟是文官出身,說話還有些分寸,只是隱隱的表達了自己地不滿。

安德列可不管這些,他是武將,性子原本就直魯爽快。當著杜維的面就痛陳了今天的事情,中間還夾雜了一些北方人的粗言罵語。最後叫道:“……公爵大人,我一輩子就沒見過這麼打仗的!事先商量好的戰斗計劃。他自己全然就不顧了!只知道自己人往上沖去搶功!媽的。哪里又這麼打的?步兵沖在前面,還故意堵塞大門。不讓我地騎兵進去!!老子派人催他,他也故意不理!!最後西北軍都投降了,他的人還砍殺俘虜!結果使得那些已經投降地西北軍,又拿起武器抵抗,使得我們白白有死了不少人!這個混蛋到底是哪里出來的!老子要告他!!告死他!!!”

杜維歎了口氣,他安慰兩人幾句,然後緩緩道:“這樣,兩位先不用這麼著急,王城近衛軍這次統兵地是阿爾帕伊將軍,想必他稍晚點兒會進城來地,到時候見了面再說吧。”

可三人等了好一會兒,天色都完全黑了,那王城近衛軍的阿爾帕伊將,卻居然都沒有進城來覲見杜維!

按理說,杜維是這次戰爭之中級別最高地人物,而且也是這里的地主,怎麼說戰斗結束了,他王城近衛軍的將軍,總要進城來覲見一下杜維。可結果三人等到了天黑,只等來了王成近衛軍送來了一封信。

這是一封公文。杜維打開看了一遍,臉色也沉了下去。

這公文里,絲毫沒有半點客氣,卻只用一種公事公辦的語氣,對杜維這個最高長官彙報了一下這次戰斗的“戰果”。

“郁金香公爵閣下,此次戰果如下,本部折損士兵三千六百二十二人,傷一千四百人。斬殺敵首一萬六千四百顆,俘虜無算。俘獲敵軍物資,制式刀劍七千余副,鎧甲盾牌四千余,糧草無算……”

杜維看到這里,旁邊站在他身邊一起看這封公文的安德列就破口大罵道:“這個混帳東西!斬首一萬六千多?我去***!!這數子里至少有一半的敵人是我的人殺的!我的手下告訴我,這些近衛軍卑鄙之極,戰場之上,就看到這些家伙不少人故意還把我們騎兵殺死的敵人的尸體重新拉起來砍了頭!就知道他們是用來領功的!!哈哈!他的人就能砍死一萬六千多西北軍!簡直就是笑話!!還有俘獲的敵軍物資!那些東西是他俘獲的嗎!根本就是他們的戰斗才結束,趁著我們的人沒反應過來。他們就先把西北軍的大營里的軍車搬空了!!”

杜維臉色也有些不好看,而這封公文的最後幾句話,徹底把杜維惹火了!

“……本部傷亡人數已經上報,請郁金香大公上報撫恤。另,本部大營之中糧草,請就地補充半月份額。”

還找我要糧?

杜維哼哼冷笑了兩聲,隨後把信放在了桌上。

他也不發火,只是深深吸了口氣,喊來的自己的親兵,淡淡道:“派人立刻快馬出城去,到王城近衛軍的大營去見阿爾帕伊將軍,就說我請他進城來商量事情。”杜維說到這個“請”字的時候,故意加重了語氣,臉上露出一絲陰沉的微笑。在西北和杜維打交道比較多的博翰總督,看見杜維臉上的這種笑容,他就知道,這位郁金香公爵,是真的火了。

杜維轉過身來,坐在了椅子上,臉上似乎很平靜,心里卻暗想……這個阿爾帕伊將軍,到底是何妨神聖,倒是拽得很啊!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不殺不行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繆斯立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