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繆斯立功】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繆斯立功】


王城近衛軍第四步兵師團長官阿爾帕伊將軍的大概來曆,杜維當然不可能一無所知。

這麼一場事關帝國國運的大戰,友軍的統帥,杜維怎麼可能不知道是誰?只不過,杜維也沒想到,這個阿爾帕伊居然敢做出這麼出格的舉動。

根據杜維手里的資料,這個阿爾帕伊將軍,還是相當年輕的,身為一名擁有將軍軍銜的帝國高級軍官,他出身于帝國南部的一個曆史悠久的古老家族,這個家族和皇室也有一些千

絲萬縷的聯系……不過這並不稀奇。

而且他也算是帝國軍隊里的新貴人物。因為兩年多前的帝都政變,王城近衛軍在政變之後,被大規模的整頓整編,原來的守護帝都的第二師團因為集體參與了政變叛逆而全部被廢

除(當然,四千多官兵,後來直接落入了杜維的口袋)。

之後經過大規模整頓之後,現在的第四師團是由五千名王城近衛軍老兵,加上從各地抽調出來的比較精銳的幾千預備役,加上從南方軍團抽調來的一萬人,混編而成的。值得一提

的是,杜維得到的消息里,這個王城近衛軍第四步兵師團里,還有辰皇子特別調給阿爾帕伊的五百禦林軍混編在了里面。

能讓攝政王賜下五百禦林軍。這就至少是一個很明顯地符號:這個阿爾帕伊的背景不簡單。

現年三十一歲地阿爾帕伊將軍,可算是標准地少壯派軍官了。也算是出身豪門世家。不過他地家族曆來在軍方里並沒有深厚的根基。杜維只是大略的了解到。這個阿爾帕伊將軍。

兩年多前,還只是南方地某個行省里,一個地方守備軍地副統領軍官。而短短兩年多時間。趁著政變的機會,辰皇子需要大規模地整頓軍隊。好加強對軍隊地控制力。其中就不得不

選拔提升了一批少壯軍人。根據軍方的履曆顯示,這位阿爾帕伊將軍在南方擔任地方守備軍統領地時候。管理地方治安非常出色。同時穩定地方秩序,也有一些剿匪地軍功。

剿匪……

這個詞語。杜維聽了就有些發笑。這種借口,偏偏外人還可以,可是杜維自己就是出生武勳世家。自己的父親還曾經是軍方里地二號大佬。這里面的門道,杜維還能不知道?

一般來說,凡是有家族背景的軍官,在地方軍隊里不過只是去鍍金罷了。而只要在地方混個兩三年。積累了一些軍隊地經驗和資曆,然後在家族關系的運作下。就可以大筆一揮,

履曆上添上“剿匪有功”這麼一個含糊的概念。

什麼叫剿匪?簡直可笑之極。南方是帝國最富庶的地區。哪里來那麼多“匪”?

如果說是北方地暴風軍團,每年還要負責巡視冰封森林,獵殺魔獸。並且時常還會和進入冰封森林里偷獵的傭兵團以及一些家族地私人武裝獵隊發生小規模的戰斗。這些還勉強

可以算作軍功。

可是南方地剿匪。說起來就可以讓人笑掉大牙了。千里沃土。富饒安甯的南方,根本就沒有讓大規模匪徒生存的空間。所謂地“剿匪”,多半都是虛誇出來地。有地時候。抓捕

一兩個小偷團伙。在報告上都能被寫成是平定一方匪徒叛亂地誇張軍功。

當然。這個阿爾帕伊能在短短兩年多時間,從一個統領升到將軍,除了家族的背景和這些所謂的“剿匪”地軍功之外,更多地是他遇到了最好地時機!

帝都的政變之後,帝國的第一主戰軍團王城近衛軍經曆大規模的整編和清洗,而辰皇子為了加強自己對軍隊的控制力,自然不會去用那些軍隊里驕傲的老人,而是格外的選拔了一

批少壯派的家伙,因為年輕人,根基不深,控制起來也比較容易。而這位阿爾帕伊,就是其中的一個受益者了。

從一個統領升職到將軍,他只花了短短的兩年多時間。而且還是在帝國的主戰軍團王城近衛軍!

不過,杜維自己也是那種升官速度快得可怕的類型。如果說“少壯派”,那麼杜維自己可算是帝國最大的“少壯派”了。現在遇到一個同樣的典型的少壯派,原本這個家伙如果聰

明一點的話,應該對自己盡量的恭敬一些,畢竟這場西北的戰爭,雖然沒有明確委任杜維為統帥,但是畢竟現在戰場上的幾支軍隊的統帥之中,杜維的地位是最高的。于情于理,這個

阿爾帕伊也應該向杜維表示一點尊敬才對。

可是,偏偏就出了杜維的意料!

杜維當著安德列和博翰總督的面,派人出去城外的王城近衛軍的軍營去“請”這位阿爾帕伊將軍進城來。結果派去的人,倒是很快就回來了——一個人回來的,帶來了那位阿爾帕

伊將軍的回話。

“雖仰慕公爵大人已久,可戰爭時期,軍務繁忙,恕不能受邀,甚憾!”

這個回答傳回來,讓安德列和博翰都愣住了——這個阿爾帕伊,好大的膽子!

可杜維聽了之後,臉上卻很沉默,然後只是點了點頭,冷笑了一聲而已。

哼,這回話分明就是隱隱的表示:你不是我的上司,沒權力命令我來見你,只能邀請,但是我沒空接受你的邀請!

話說到這個份上,這個阿爾帕伊果然是夠橫的了。

杜維不是魯莽的人,憑自己現在在帝國的身份和地位。這個家伙敢對自己這樣擺架子,那麼必然是有所恃的。

“好大的架子!!”發火的是安德列,他今天因為王城近衛軍地搶功的舉動。使得他地麾下遭受了額外地損失,心里自然是憋了一股子火。而且。他心中對杜維很是尊敬。眼看

這個家伙居然連杜維地面子都不給,不由得怒道:“哼!不過一個小小的師團長官罷了,居然就這麼傲氣?公爵大人。你等著。我這就帶人去近衛軍大營,把這家伙綁來!”

他是一個火爆脾氣。立刻大步往外走。杜維卻笑了笑,快走兩步。攔住安德列。安慰了兩軍,拉住了他。然後才道:“算了,畢竟,他也不是歸我節制的部下。不受我地命令

也是合理。”

旁邊博翰總督歎了口氣,眼神有些複雜,對杜維彎腰一躬,緩緩道:“公爵大人。既然這樣地話,那麼這口氣也就只能咽下了。唉……”

杜維心里明白博翰

擔心地是什麼。西北軍解決之後。他這個努林行省總督地沒有繼續存在地價值了。況且他還不是辰皇子的嫡系班底,沒有了西北軍。他博翰接下來就必然會失了權柄。就算辰皇子

是一個比較英名地君主,不會直接削了他的官職,但是調離總督地位置,弄一個明升暗降地虛位給他。也是料想之中的事情了。

這次王城近衛軍在戰場之上見死不救。眼看博翰地軍隊受損而按兵不動。博翰擔心恐怕就是帝都地意思,削弱自己手里的力量。

可笑啊……我又沒造反的心思。這麼削弱我的兵力,有什麼意義?魯高地二十萬人造反都被平了。我博翰才多少軍隊?

“可是!”安德列忍不住看了杜維一眼:“難道這口氣就咽下了?你們能忍。我暴風軍團忍不了!死傷將士都是一樣的,憑什麼軍功都被他王城近衛軍拿去了?斬首一萬多?我去

他媽地阿爾帕伊!!搶奪軍功的事情老子見過。可做地這麼無恥的,還真第一次見到!”

杜維陰陰一笑,卻輕描淡寫一般道:“安德列將軍,你這話就錯了……阿爾帕伊將軍只是把請功的文件送到我這里……批不批,可還沒定論呢!再說了,你忘記了麼?我杜維可

不是這次大戰的統帥,這個請功地軍文,我可沒資格決定地。也要送到帝都統帥部去,才能定論!他阿爾帕伊能寫請功表,難道你就不會寫嗎?他能寫一萬?難道你就不能寫兩萬??



杜維這麼一說,讓安德列愣了一下,說實話,安德列將軍是一個嚴謹地軍人,而且信奉騎士精神,這種虛報功勞的事情,軍隊里他不是沒見過,開始自己卻從來沒有干過。而且,

更何況是這麼赤裸裸地虛報?

“這個……恐怕不好吧,公爵大人。西北軍陣亡人數一共只有不到兩萬……我這麼報的話。”

杜維哼了一聲:“他做初一,你做十五,怕什麼?你不會寫嗎?還有,你寫斬首兩萬……嗯,我們今天一戰俘虜了多少人?三萬?這樣,三萬俘虜,你暴風軍和博翰總督分一下。

你七他三,就寫暴風軍團俘虜兩萬,博翰總督俘虜一萬!”

分?

安德列心里暗噱,還從來沒聽說過軍功是這麼“分配”出來地。

可是杜維卻早已經轉過身去,拿起筆來,刷刷刷就寫了一分請功表來。讓安德列簽名,安德列猶豫了一下,想起今天戰場上王城近衛軍地行為,加上杜維在一旁故意說了一句:“

將士們死傷,安德列將軍難道不想為他們多討一些撫恤嗎?”

這話一出,頓時讓安德列就下定了決心。在這份請功表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倒是博翰看了杜維一眼,似乎想說什麼,不過卻沒有說出口,也寫下了自己地名字。

最後,杜維也在這份東西末尾簽名。

“讓人快馬把這份東西送到帝都去!哼,到時候,大家最多到統帥部去打官司!我們三個人的簽名,分量怎麼也超過他阿爾帕伊一個人吧!這麼做雖然有些過分了,不過是他挑

釁在先,也怪不得我們了。”

安德列是一個直腸子的人,隨後就告辭離開。倒是博翰留了下來,似乎有話要和杜維說。

“公爵大人。”送走了安德列之後,博翰緩緩走了過去,把房門關上,轉過身來,看了杜維一眼,略微有些憂慮的樣子:“你這麼做。恐怕有些不妥啊。”

杜維淡淡一笑:“有什麼不妥?”

“那個阿爾帕伊。他既然敢做出這種事情。那麼肯定有所倚仗地。能擔任帝國王城近衛軍地師團長官將軍。肯定不是一個傻瓜,他敢于做地這麼過分。必然有什麼原因地,而且

……”

杜維也歎了口氣:“博翰總督,你我在西北兩年多了。怎麼也有幾分交情。這里也沒有旁人。你就直說了吧。”

博翰苦笑兩聲:“他阿爾帕伊今天見死不救,我雖然惱火。也並不稀奇,他敢在戰場上這麼做。多半是帝都里的意思。這麼看來,只怕叫我卸任地命令。最多一個月內就會下來了

。”

杜維點了點頭。這事情大家心里都清楚,也不用多說。

“倒是這個阿爾帕伊……大公,您想想吧,他敢于這麼做。只怕是背後有人挺他的腰啊。以您現在的身份,就算是攝政王都要給您幾分面子。帝國之中地權貴,誰會在您地面前這

麼囂張?況且。軍隊里,搶功這種事情,我也不是沒聽說過,可做地這麼明目張膽。做的這麼赤裸裸地毫不掩飾。卻是少見的。我恐怕……是有人指示他這麼做地——敢在您地眼皮地

下玩這種把戲。恐怕他身後的人,分量不輕……”

杜維哈哈一笑:“博翰總督。我說了,你盡管直說。不用這麼繞***。我知道你地意思。你是擔心,王成近衛軍敢這麼做。是攝政王地意思?”

“難道不是嗎?”博翰輕輕一笑,看著杜維的眼睛:“杜維,你我一場交情,我反正也快要離開西北了,臨走之前,有幾句忠告給你。自古以來,擁兵自疑的道理,你要記住。從

前呢,你擁兵十萬在西北,軍政大權在手,立下那麼多大功,可是因為有西北軍的威脅,帝國為了要靠你牽制西北軍,自然是容忍你。可現在西北軍沒了——雖然鳥盡弓藏這種事情,

未必會落在你地身上,但是曆來,中央都不會允許地方擁有太強的實力。否則地話,他們就不擔心出現第二個西北軍魯高?你現在擁兵十萬,西北這里又擁有巨大的人望。只怕……”

這幾天,杜維已經抽了時間,做了一些研究,他甚至抽取了賽巴斯塔的一點血液出來研究——杜維早已經根據自己前世地學識,制作了一個簡單地顯微鏡出來。研究了賽巴斯塔地

血液。可惜杜維自己原本對這方面的學識就幾乎一片空白,也沒研究出什麼結果。

倒是他某日突發奇想。讓人分別牽來兩條狗,把賽巴斯塔地鮮血拿了一點出來,先是給一條狗喂了幾滴喝下,結果那條可憐地狗,不到片刻,就爆體而亡,死地極為淒慘。杜維又

拿出自己制造的簡易的針管,注射了幾滴血液到另外一條狗地體內。

結果片刻之後,那條狗就發生了變化,變得瘋狂暴躁起來,而且力氣變大了好幾倍,居然連關著它的籠子都差點沖破了!小拇指粗細地鐵棍,幾口就咬斷!全身也變得極為強韌,

周圍看管地士兵,砍了七八劍,才把這條狗砍死。

這個結果,讓杜維看了心中驚訝不已。只不過,他依然還是一頭霧水,又自己悄悄翻閱了上任巫王古蘭修留下的筆記,想尋找一些關于“完美體”地記載,可惜卻一點都沒有找

到。

他心中立刻想起了吉利亞特城里總督府下的那個秘道里,似乎有上任巫王古蘭修留下地那些做試驗的奇異生物的尸體。

可惜,現在手里事情忙碌,他就打算,等這里事情處理完,就立刻帶著賽巴斯塔,抽空去一趟吉利亞特城,重新進入那個秘道里,挖出那些奇異生物地尸體,再好好研究一下。

戰後第四天一早,杜維簽署完了幾分文件之後,派人又送了一份最終統計出來的戰果上報帝都,正松了口氣,門外卻傳來聲音,那個李斯特家族的小子繆斯求見。

繆斯?

杜維聽了,不覺的嘴角微微扯動了一下。

這個家伙,糾纏著隨著自己來到了前線,不過自己怎麼可能真的讓這個家伙上陣去打仗?

這些天來,杜維給了他一個悠閑的差使,讓他隨著自己派出去的騎兵小隊,四處搜索,搜捕那些戰場之上逃匿的西北軍敗兵。這個任務沒有多少危險性。而且杜維派出了數千人,

在周圍搜索范圍達到了兩百多里,總算把這個家伙遠遠的打發到了別處去,免得在自己眼前給自己添麻煩。

繆斯穿了一套郁金香家族騎兵的制服,大步走進了房間來,先單膝跪下,對杜維施了一個標准地軍禮:“公爵大人。”

杜維坐在桌後,抬起眼皮看了這個小子一眼……他看上去雖然疲憊,但是一雙眸子里的眼神倒是精神得很,看來這幾天的磨練,反而讓他很享受吧。

“交待你的事情都完成了?”杜維淡淡道:“我吩咐要搜索二十天,這才第幾天,你就跑回來了?繆斯,別忘記了,你現在的身份是一個小小的十人騎長,沒有上司的命令,私

自脫離戰場,是違背軍法的。”

繆斯哼了一聲,一臉“早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的表情,昂著頭大聲道:“公爵大人!我可沒有私自脫離戰場,這次我急匆匆回來,是因為……我有巨大地收獲!”

“哦?”杜維丟掉了手里的筆。

“我抓到了一條大魚!真正地大魚!!”繆斯一臉的興奮:“公爵大人,想不到吧!你定下的封賞條例,你可不能後悔哦!!”

杜維皺眉:“你抓到了什麼大魚?”

繆斯眨了眨眼睛:“西北軍逆首二號人物!古華多羅!!”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好拽的人!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活下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