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活下去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活下去


原來繆斯被杜維遠遠的打發走,安排了一個隨騎兵在戰場周圍巡視的任務。

早在最後殲滅西北軍步兵之前,杜維就已經打定了主意不參加這場戰役,只是安排了數千騎兵在這片地區周圍來回巡視,以防止戰後的一些逃兵四散肆虐。

繆斯身份不同,杜維雖然帶了這個家伙來到戰場,但是怎麼可能真的讓繆斯去上陣打仗?給了他這個差使,就安全得多了。數千名騎兵分散成無數小隊四處巡邏,委任了繆斯一個十人騎長的職務,讓他帶領十名騎兵負責指定的一片區域——當然,在杜維的安排之下,指定繆斯這支小隊負責的這片地區,距離戰場就格外的遠。

原本繆斯被安排了這麼一個不疼不癢的差使,心中自然是很不服氣的。可是杜維是統帥,軍令壓下來,他不聽也不行,而且,他早就被杜維整治得怕了,哪里敢去找杜維抗辯?

悶悶不樂的繆斯,就帶著劃歸自己統領的十名騎兵,沿著戰場的東北方向去巡視,在外面跑了兩天,一無所獲。那個時候,最後的殲滅戰已經接近了尾聲,繆斯卻遠在距離戰場的三十里之外的地方巡視。

就在前一天地傍晚。心灰意冷的繆斯,帶著手下在東北方向的一片林子旁休息,繆斯百無聊賴的把馬匹栓在了樹旁,自己則叼了一根狗尾巴草在嘴里,懶洋洋的靠在樹干上休息,心中腹誹痛罵杜維的偏心,可憐自己一腔抱負,好不容易遇到這麼一場大戰,只希望能在這場戰爭之中展現才華。嶄露頭角,卻被“發配”到這種鬼地……

只怕也是天命使然,運氣來了。擋也擋不住。

繆斯雖然心中氣憤,不過在十個手下的騎兵面前,還是做足了隊長的樣子,休息了會兒,養足了馬力,就下令讓手下進入林子四周搜索一會兒……

下這個命令的時候。向萬能地女神發誓,繆斯絕對沒有奢望過能有什麼收獲。

見鬼……戰斗已經在兩天前就結束了,自己跑到這個鬼地方來,別說抓到什麼西北軍的逃兵了,一路上連個鬼影都沒有。

可是隨著進入林子搜索了一會兒。手下的兩個經驗豐富地騎兵,卻忽然報告,前面發現了馬蹄的蹤跡!

這個消息,立刻讓繆斯興奮了起來——難道是西北軍的逃兵?不管怎麼說,這個見鬼的任務也快結束了,雖然自己不喜歡,但是怎麼說好歹也要有點收獲回去,才有面子啊。否則的話,自己除此領兵上戰場。就雙手空空的回去。只怕那個可惡地郁金香公爵,又要嘲弄自己了!

繆斯立刻打起精神。帶著人一路迅速的追了上來。

走到了林子的盡頭,卻在這里看到了一條小溪。在西北這個地方,任何有水源的地方都是很珍貴的。繆斯地手下經過了仔細的辨認,確定了的確有人從這條小溪沿岸經過。而且從馬蹄的痕跡看來,手下的一個經驗豐富的騎兵,斷定了對方的馬匹似乎已經力竭,而且走了沒多遠!

這個時候,繆斯就多了一個心眼,先是下令分出一半的人,從一側快速迂回地繞到前面去堵截,則自己帶著剩下的五個人仔細追趕。

終于,皇天不負有心人,在傍晚地時候,繆斯終于追上了目標。

手下地騎兵都接受過擔任斥候的訓練,小心翼翼地悄悄接近了目標之後,確定了對方的位置。

看來追蹤的目標應該很疲憊了,繆斯一行人緩緩的爬過了一個高坡,就看見了有人正在小溪的下游岸邊休息。更讓繆斯興奮的是,對方的馬匹已經不行了!!

借著傍晚的夕陽光亮,繆斯立刻就辨認出了,對方的那匹馬上的馬鞍式樣,是標准的西北軍的樣式,而且那匹可憐的戰馬,似乎一路奔波之後,已經力竭,跪在地上,仿佛已經動彈不了了。

小溪的邊上,有兩個人,其中一個半躺在地上,仿佛受了什麼傷的樣子,另外一個,則脫下了頭盔,用頭盔在小溪里盛水,然後跑回來,跪在那個躺在地上的人身邊,喂他喝水。

這兩人都穿著鎧甲,鎧甲明顯是西北軍的樣式!

確定了對方的身份,繆斯的一顆心頓時就熱了起來。

他正要拔劍跳出去,卻立刻被手下的騎兵抓住了。一個經驗豐富的騎兵曾經擔任過斥候,對這種偵察觀敵很有經驗,悄悄的告訴繆斯,他辨認出,這兩人不但是西北軍,而且從對方的穿著鎧甲看來,恐怕級別還相當不低!

那個跪在地上捧著頭盔的家伙,穿著的樣子,是一些高級將領身邊的近衛隊長或者高等侍衛才會穿戴的鎧甲,而躺在地上的那個看上去仿佛受傷的家伙,更是不得了,身上的鎧甲,明顯就是高級軍官。

“至少也是一個統領以上級別的家伙!如果我看錯了,我願意割了自己的腦袋!”那個斥候騎兵信誓旦旦的告訴繆斯。

繆斯立刻沉住了氣。

他雖然立功心切,可是畢竟不魯莽。心里盤算了一下敵我的力量對比,他就立刻得出了一個很聰明的對比結果:敵強我弱!

能擔任高級軍官貼身侍衛或者親兵隊長之類角色的,一般來說,都有三四級武士左右的實力!而躺在地上的那個家伙,既然是一個高級軍官,而且還是統領級別往上的……恐怕實力更

強。接著隱約地亮光,謬斯勉強能看見那個家族胸口佩戴的騎士徽章。雖然看不清等級,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等級肯定不低!

一個三四級的騎士,加上一個中級以上地騎士(就算是受傷的)。而繆斯自己這里,他自己的實力最多三級,恐怕還沒有。而手下地幾個騎兵。就只是普通地騎兵了。如果打起來。自己帶著五個普通的士兵,貿然沖上去。別說抓人了。只怕自己這幾個人,片刻就會被對方殺得干乾淨淨!

掉頭去找援兵?也來不及了。

正發愁地時候,繆斯忽然目光落在了旁邊地小溪之上。立刻就有了主意。

天色漸漸的黑了下來,繆斯從懷里掏出了兩個小瓶子來,然後讓手下的一個騎兵往回走了一段。把瓶子里地東西。全部倒進了溪水里。

隨著溪水流淌。繆斯緊張的看著下游那兩個目標,心中暗暗祈禱。

或許是他的祈禱真地有了效果。那個躺在地上地人。仿佛低聲說了兩句什麼,似乎是表示他還想喝水,那個侍衛立刻就跑回到溪水邊上。再用頭盔盛了水回來。

不得不說。是繆斯運氣好。因為他倒進戲水里地,是一種魔法藥劑——這東西可不是他的。而是繆斯出發之前。姐姐李斯特夫人給他地。這藥劑原本只是一種止疼藥。少量的使用,可以讓人減輕傷痛。原本李斯特夫人給繆斯這些藥物。是擔心繆斯在戰場上受傷。

可這種藥物。如果服用過量。就會讓人暈過去。甚至短時間失去肢體的感覺。

兩瓶子藥物倒進溪水里,時間卻也正好!如果那個家伙早一點盛水。藥物還沒有順著小溪流下來。如果晚一點兒盛水,藥物就被溪水沖到下游去了。

這麼看來……就不得不說是古華多羅命歹了。

可憐地古華多羅,原本他之前就被杜維氣得吐血,後來戰斗之中又受了些傷。被自己地忠心侍衛打暈了之後逃出來,他知道大勢已去,心中也絕了念頭。

此刻逃到這里來,身上的傷發作起來。人在傷後尤其感到口渴,咕嘟咕嘟一口氣喝了滿滿一頭盔水,忽然就感覺到身子漸漸地僵硬麻木起來,他剛要說什麼,就覺得自己舌頭都麻了。然後一挺脖子。咕咚一聲就往後倒了下去。

他地侍衛嚇了一跳。正要去抱起古華多羅,就聽見後面地林子里。傳來了一聲尖喝的聲音:“抓住了!!”

隨後就看見幾個人影從林子里跳了出來。看穿戴,正是郁金香家族地騎兵。古華多羅地侍衛心中一橫,就挺劍上來拼斗。

這個家伙心中報了必死地決心,誓死捍衛古華多羅,招招拼命。

結果才幾個照面,繆斯加上五個部下,居然都收拾不下對方!反而被這個家伙兩劍就砍倒了兩個部下,幸好只是傷而不死。

眼看對方勢若瘋虎,繆斯都差點挨了對方一劍,忽然看見了地上地古華多羅,心里一動,就有了主意,退後兩步,就扯開嗓子大聲喝道:“不管這個家伙!地上的那個不能動彈,先把地上地那個砍死!!”

他說著就搶先下手,一劍一劍的往地上的古華多羅身上刺過去。這個侍衛哪里肯讓自己的主子被殺?自然是拼命阻攔。

可是他一個人,又要搏斗,又要保護自己,又要保護地上地古華多羅,自然就照顧不過來了。繆斯這個家伙,只怕是在西北待的時間長了,沾染了不少杜維的陰險狡猾,居然就趁著手下一窩蜂去刺古華多羅的功夫,看准了這個忠心地侍衛奮不顧身的用劍抵抗,就看准機會,幾劍刺在了這個侍衛的身上。最後,這個侍衛不甘的大吼了一聲,才終于倒下。

繆斯心中大松了口氣,趕緊讓人取出繩子來,把兩人都綁了,再仔細的檢查這兩個俘虜,一看之後,真是乖乖不得了!

雖然古華多羅已經全身麻痹,口不能說話,但是他地穿戴打扮,一看就是西北軍里地高級將領地樣子!

繆斯又親手在古華多羅的身上搜了一下,最後搜出了古華多羅地貼身物品,上面赫然就有古華多羅地名字。

“哈哈哈哈……杜維啊杜維!叫你小看我!這次我就偏偏立個大功給你看!!”繆斯叉腰大笑。

古華多羅早在被繆斯抓住地時候。怒極攻心,就直接暈了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悠悠醒轉過來地時候,卻發現自己身處一個秘室里。周圍都是厚實的牆壁,不見天日。

自己雙手張開,兩只手腕都貼著牆壁。銬了鐐銬釘在牆上。腳下也捆了鐵索。身上的鎧甲自然早就沒了,腦子有些暈暈沉沉。

幸好這房間里。中間放著一個火盆。身上還不至于太冷。

古華多羅微微一動舌頭,嘴巴里被塞了一個麻核,知道是對方怕自己咬舌自殺。所以塞住了自己地嘴巴。

他深深吸了口氣,發現自己的斗氣一絲都提不起來了,全身虛軟。半點力氣都沒有。

古華多羅心中暗暗歎了口氣。干脆不作任何努力。反正除死無大事。自己兵敗之人,死就死吧。

吧嗒一聲。房間門外傳來了開鎖的聲音,古華多羅睜大了眼睛看去,隨後在輕輕地腳步聲之中。一個人緩緩地走了進來。他進來之後,那身後的門就迅速地關上了。

“傳我命令。任何人敢靠近這房間十步之內。殺!”

古華多羅一聽這聲音。立刻就心中猛地一跳!他認出了這個聲音!

杜維緩

緩地走到了古華多羅的身前,他輕輕歎了口氣。然後微笑道!尊敬的古華多羅將軍,多日不見啊。”

古華多羅哼了一聲。不去看杜維。杜維卻伸出手來。把古華多羅嘴巴里塞的麻核取了出來,然後又輕輕拍了拍古華多羅的肩膀。拿出了鑰匙,咔咔幾聲,把他的鐐銬全部都打開了。

古華多羅一個踉蹌從牆壁上栽了下來,活動了一下手腳,立刻警惕地看著杜維:“你安的什麼心思!松開我的鐐銬,難道你不怕我拼命!這里可只有我們兩個人!”

杜維翻了一個白眼:“別浪費力氣了。我給你服用了我特別配制的魔法藥劑,你的斗氣一絲都別想用出來。你雖然是個武士,但是沒有了斗氣,手里也沒有武器,我讓你一手一腳,你都打不過我。”

杜維說完之後,指著房間里唯一地一張桌子,笑道:“現在,我們坐下聊聊吧,古華多羅將軍。”

古華多羅心中一沉:“你,你到底安的什麼心!哼,你是想招降我嗎?!想讓我給你效力,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杜維!”

杜維攤開雙手,淡淡道:“我可沒這麼想過。老實說,就在我剛才進來之前,我已經當著幾千雙眼睛‘處死’你了。我悄悄派人從戰場上找了一具尸體來,穿上了你的鎧甲,然後用血把臉上塗花,當著許多人的面,宣判了你的死刑,然後把那個尸體丟進了火堆里,直接燒了。”說著,杜維含笑,看著古華多羅:“也就是說,親愛的古華多羅將軍,現在,你已經是一個‘死人’了。全世界都以為你已經死了。”

古華多羅身子一顫,不可思議的盯著杜維,失聲道:“你……你這麼做是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保全下你地一條命。”杜維嘿嘿冷笑:“我可不想把你交出去,你的命,可遠比想象地要值錢呢!”

看著一臉驚疑地古華多羅,杜維笑得很和氣的樣子:“好了,坐吧,坐下說話。將軍,現在仗也打完了,我們沒有必要再這麼敵視了。你放心,我不會殺了你地。恰恰相反,我會盡我一切的努力保護你!保護你的性命和安全。我甚至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你還活著的消息!”

古華多羅心里一橫,重重坐了下去,卻死死的盯著杜維:“不管你想打我什麼主意……杜維,告訴你,我絕對不會投降你的!”

杜維摸著下巴,嘿嘿笑了幾聲,然後忽然冷不丁的問了一句:“古華多羅將軍,你的背後腰部下面,有一個紫色的橢圓形胎記,對吧?還有你的腳……嗯,你的右腳之上,小拇指是沒有了,在你年少的時候,遇到過一次事情,結果就在那次,你的右腳的小拇指被砍掉了,對不對?”

古華多羅聽到這里。陡然站了起來,吃驚地看了杜維一眼,然後飛快的低頭去看自己的衣服。

“別誤會,我可沒有趁著你昏迷的時候脫了你的衣服看……”杜維哈哈一笑:“你又不是女人,我對看你的身體沒什麼興趣。我說的這些,不用我親自檢查,我就知道的!”

古華多羅的聲音有些顫抖:“你……你怎麼知道地!”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杜維飛快的嘟囓了一句,然後他湊近了一點,盯著古華多羅地眼睛:“你的眼窩比普通人要略微淺一些。你的鼻梁也略微有一些塌……嗯,雖然你的鼻子上有一道傷疤,讓人忽略了這點。不過如果仔細的觀察,還是能看出來一點點,你的鼻梁比普通地羅蘭人要略微塌一點點……這些都是混血的特征,對吧?古華多羅將軍?你並不是純種的羅蘭人!你的身上有草原人的血統!”

古華多羅地眼神里有些慌亂,卻硬著頭皮道:“哼!就算是又怎麼樣!反正我已經兵敗,一無所有。就算你知道了我有草原人的血統,難道還能拿這個威脅我嗎!!”

杜維並不理會古華多羅,而是自顧自的緩緩說了下去。

“古華多羅,你今年四十一歲,生于帝國九百二十二年冬天。你出生在帝國北方。五歲的時候隨著你的母親來到西北……呵呵,不過恐怕你小時候在北方的事情,你自己都記不得了。不過沒關系,我已經幫你查得非常清楚!你五歲得時候來到西北,你的母親是一個草原女子,她原本是一個貴族人家里的女奴,後來被賞賜給了那個貴族家地一個仆人。而那個仆人,就是你的父親……哦。確切地說,應該是你地養父!因為你並不是他親生的。

你五歲地時候。你的養父因為幫那個貴族家立下了功勞。幫你母親脫離的奴隸的身份,帶著你的母親和你。一起來到了西北定居。你的養父和別人在西北合伙販運馬匹,原本你們一家已經過得很不錯了……可是,在你十一歲的時候,你們家里遭遇了一場慘變!

你的父親因為和人起了沖突,據說是生意上的競爭對手,用手段下毒,毒死了你的養父。而就在你父親死的第二天晚上,有一伙人沖進了你的家里,試圖斬草除根,你在那場變故之中,被人一劍砍在腳上,失去了右腳的小拇指。而你的母親也被那些人殺死。你原本也是要死的,結果恰好有一隊西北軍的巡邏士兵經過,救了你一命。

此後你大難不死,恰好西北軍當時也在招人,你就報名加入了軍中,只不過你的年紀當時太小,無法參軍,就給一個西北軍的統領軍官看中了,當他的貼身隨從。也是那個軍官,看你年少伶俐,就教了你武技,你天賦不錯,進步也

很快,十五歲之後。就順利地進入了西北軍。

隨後。在你十七歲地時候。就正好趕上了帝國和草原人地那次戰爭。你在那次戰爭之中嶄露頭角。立下站功。一路升職上去——本來。以你當時地年紀。是絕對無法升職太快地。只不過戰後西北軍原本就受了損傷。所以當時你雖然年輕。但是靠著軍功。還是被破格提拔了。戰後,你以十九歲地年紀。就晉升了統領軍官!之後。你帶兵出色,受到魯高地賞識。一步一步在西北軍之中平步青云。終于成為了魯高地嫡系心腹!

就在你三十一歲那年,你就晉升為將軍軍銜,就在那一年。你還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了據說是當年毒死你養父地那個仇家,在一個夜晚,你帶著手下的士兵。屠了那家滿門。殺了三十三口人!那次事件原本鬧得很大,就算你是帝國地將軍,也不能如此踐踏帝國法律,不過魯高賞識你,包庇了你。沒有人敢追究這件事情。也是因為這次事情。你心中感激魯高,對他忠心耿耿,一直到今天。”

杜維一口氣說完之後,笑眯眯地看著古華多羅:“我說地沒錯吧?”

古華多羅說不出話來了,他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著杜維,張了張嘴唇,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我還知道一些特別地事情,就是……當時你報仇地時候。殺了那個仇家滿門,卻又把那個仇家抓了仔細拷打。可是那個家伙臨死都沒有說出當時晚上去殺追殺你和你母親地凶手是誰!而且他還否認是他派人去斬草除根!你一直對這件事情感到痛心。對吧?”

古華多羅雙手用力地抓住了桌角,他地手指都用力而泛白。死死盯著杜維:“你……難道你知道?你是怎麼知道這麼多事情地!!”

杜維淡淡道:“我就是知道。”

他用力拍了拍古華多羅地肩膀,歎了口氣:“可憐啊……你也是苦命人。說實話吧,古華多羅,原本你在我眼里,不過就是一個兵敗地將軍,一個無關重要地人物,螻蟻一般,隨手就捏死了。不過幸好,我事先得知了你地事情,原來,你的身份,可著實不簡單啊!!”

他盯著古華多羅地眼睛:“喏,我們事先說好了!我既然悄悄保下你地命,自然是要利用你地!這點你也肯定清楚。我也知道什麼條件都無法收買你。你對魯高是死忠之人……不過呢,假如我能告訴你,當年派人去你家里斬草除根,殺死了你地母親地,並且差點就殺了你地人,是什麼來曆……這個條件,你覺得怎麼樣?”

眼看古華多羅地身子都不可抑制地顫抖起來,杜維又緩緩地丟出了最後一個誘人地條件!

“除死無大事!不過男子漢大丈夫,如果之前不知道,也就算了。可知道之後,連殺母之仇都不能報,就死掉了。恐怕你自己心里也不甘心吧?”杜維盯著古華多羅:“我也不要你做特別地事情。只要你好好地留在這里,好好地活著,別自殺,該吃就吃,該喝就喝,該睡就睡。等到我讓你出現的那一天!我保證,就算不能讓你親手殺了你的仇人,但是至少,我能讓你看到你仇人死地那天。明白了嗎?”

“你……你到底知道一些什麼!”古華多羅地聲音嘶啞,顫抖地嗓音問道:“你……我……那個仇人,到底是誰?!”

杜維笑了笑。

“你地親生父親。”

這句話猶如一枚重錘,砸在了古華多羅的心頭!

親生父親?!

古華多羅地母親原本是貴族家里地一個女奴,因為年輕美麗,自然是被當作玩物地命運。而當年也曾經被那個貴族家庭用來侍侯一些貴客……

至于古華多羅自己地父親到底是誰,他卻從來不知道。年少地時候也問過母親,不過母親卻沒有說。後來他漸漸懂事,知道這種經曆,對于母親也是一種悲慘的回憶,所以也不再提起,以免讓母親傷心。

可是……今天杜維地話,卻讓古華多羅陡然就要發瘋了!

“你地父親,是一個大有身份地人。”杜維緩緩道:“可惜,正是因為他地身份,所以他絕對不能有什麼私生子在外面。否則地話,這事情一旦曝出來,他地前途就會被毀掉了。所以……正好當你十一歲的那年,你父親經曆了一場大地變故和機會,他正是要大展宏圖地時候,為了保密,就派人去西北想殺了你!因為你是他地兒子,如果萬一你被他地仇家找了出來,曝光你地身份,那麼他就會丟失掉所有的一切!結果,這就造成了你的悲慘命運了。”

“他……他,到底是……誰……誰?誰???”古華多羅大聲吼叫著,四十多歲地漢子,卻流出了眼淚來。

“你一定聽說過這個名字。他現在可是在大陸上非常有名的人呢。只是,我現在不能告訴你。古華多羅……我說了,你乖乖留在這,和我合作。只要你活著,有朝一日,我就保證讓你有報仇地機會……至少能讓你看到他死地那一天。怎麼樣?我不要你為我效忠,不要你為我去領兵打仗,只要你在這里,乖乖的活下去就好了。”

“活……活下去……”古華多羅捏緊了拳頭,捏地如此用力,以至于他的指甲都深深刺破了手掌,鮮血淋漓……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繆斯立功】    下篇:正文 【告假一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