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讓人崩潰的問題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讓人崩潰的問題


郁金香公爵府里的晚宴已經准備完畢。

老管家瑪德負責操辦,精美的食物,華麗的宴會場所,甚至就連城堡之外的花園里,也擺滿了象征著家族榮耀的金色的郁金香。而所有的侍者都穿上了新的服裝,城堡里家族專署的樂手,彈奏著輕柔的曲子。

此刻宴會里,因為身為主人的郁金香公爵大人並不在家里。所以,已經定下了名分的未來的公爵夫人薇薇安小姐,則以女主人的身份一一迎接來賓。

不過……

很顯然,羞澀的小傻妞似乎很不適應這種角色。

今晚薇薇安穿上了一套專門為她定制的白色晚裝長裙,這種純白色的晚裙,雖然很襯托她天真純潔的氣質,可惜,似乎穿慣了大魔法師白袍的小妞,對這種露出兩邊的肩膀和後面整個背部的衣服很不舒服。

盡管身後站著兩個衣冠楚楚的女禮儀老師,悄悄的在後面低聲提醒著女主人應該每一個到來的來賓問候和施禮,可惜小傻妞此刻就仿佛完全沒有了絲毫的靈氣……事實上,仿佛她所有的天賦和靈氣都只體現在魔法造詣上。

雖然宴會廳里兩面牆壁都有燃燒著熊熊火焰的壁爐,房間里的溫度很暖和,可是薇薇安依然時不時地忍不住想伸手去拉肩膀下地衣襟……還有衣服背後用來點綴地那些流蘇。掃在身上。似乎有些癢癢地感覺。

身後地兩個可憐地女禮儀老師。只能不停的低聲咳嗽來制止女魔法師地動作……因為在這種宴會場合里。女主人如果自己抓耳撓腮。可是很不禮貌很不體面地舉動。

薇薇安已經在宴會廳的門口迎接了六位來賓了……幸好。以她未來公爵夫人的身份,並不是每一個來賓都有資格要她迎接。可惜。菲利普先生早已經暗中告訴了薇薇安。還有兩名重要地女賓是必須自己親自迎接才能體現尊重地。

薇薇安覺得自己不但肩膀和背後有些癢,甚至就連腳踝也有些隱隱的疼了起來。

杜維……他親自設計了一種腳後根很高地女士小皮鞋,這種被杜維稱為“高根鞋”的東西。穿起來的確很能體現女人地魅力。薇薇安有幸成為了第一個試穿著。果然,穿上之後。因為腳後跟撐高地緣故,使得女人地身子自然的有一些往前傾,不知不覺就會挺腰挺胸。很能展現女人地曲線魅力。

可惜地是。這種鞋子穿的時間如果太長。可就有些累了。

薇薇安現在正遭受著這樣的痛苦,她心里已經有二十次忍不住想彎腰下去把這雙鞋子脫了。而冰涼的肩膀和背部。又冷又癢,這麼暴露地衣服,使得她仿佛在眾目睽睽之下,有些很不適應——倒黴的是。偏偏今晚她還是女主人,幾乎一多半地人。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以後這種衣服再也不穿了……)薇薇安心中下了決心,可是回想起了自己從前第一次試穿時候杜維看向自己地溫柔迷醉地眼神。小傻妞心里又是一甜。忍不住還是在內心加了一句(如果一定要穿。也……只穿給他看!)

點頭,微笑。哪怕是近乎僵硬地微笑。行禮的時候還要保持脖子如天鵝一樣優雅地彎曲……這種動作,在薇薇安看來。簡直就比最晦澀難懂的魔法咒語都要難學。

(我甯願念一百次雷霆召喚咒語,或者抄一百遍《中級咒語大全》)

身邊還有兩個在德薩行省頗有實力地來自外地的貴族家族地商團代表。不停的和薇薇安套著近乎,試圖取悅這位未來地公爵夫人。這兩個家伙嗡嗡嗡嗡地聒噪著。薇薇安明明都已經不耐煩的。可臉上依然保持著微笑。

唉……這兩個家伙,為了討好我。居然還想方設法地打聽我最喜歡什麼東西……想送禮物嗎?

我最喜歡的,就是你們兩個現在就消失……

不過。為了杜維。立志當一個好妻子地薇薇安。還是打起精神,努力完成自己地身為妻子地“職責”。

嗯。為了杜維……我。我要當一個好妻子!

這個時候,外面的樂手吹響了音樂。這表示著最後地尊貴地來賓終于到來了。

薇薇安深深吸了口氣。示意了一下兩旁的禮儀師。等兩人把宴會廳地門輕輕推開之後,薇薇安終于看見了自己等待地目標。

嗯……怎麼是三個?不是兩個嗎?

走在最前面地是未來的攝政王王妃黛麗小姐,也可能是未來的皇妃。這位南方著名地美人。穿了一件海藍色的長裙,使得她的氣質就猶如藍寶石一樣的耀眼。明亮的眸子之中,閃動著晶瑩的目光。

從門剛剛推開,黛麗小姐的眼神就已經鎖定在了薇薇安的身上——嗯,這就是那位郁金香大公的未婚妻?那個女魔法師?

和印象中的那些神情陰沉古怪的魔法師相比,這位少女甜美得出乎意料,雖然身子有些僵硬,似乎彎腰行禮的時候,動作也有些走形,不過那種清純可人的模樣……難怪會博得了郁金香大公的愛情吧。

女魔法師不都是帶著尖尖的帽子,仿佛女巫一樣的形象嗎?

黛麗小姐的眼神只是在薇薇安的身上一掃,就立刻劃過,盯著女主人,可是很不禮貌的。

可後面的人,卻仿佛渾然忘記了禮節。

路易絲公主一身白色的晚裝,她第一眼看見薇薇安的時候,就呆住了。

心里陡然生出了一個念頭……就是因為這個女孩,杜維拒絕了和自己的婚事?

一身白色晚裝地公主殿下。加上華麗地長裙上地妝飾。使得她看

上去充滿了一種富貴地華麗,而頭上還帶著一頂象征著公主身份地寶石冠——雖然是隱藏了身份來到這里。但是今天臨來之前。大概是處于女人心中暗中地比較心理。公主還是決定戴上寶石冠來出席。

可一看到薇薇安。路易絲公主就後悔了。

眼前地這個女孩兒。生澀得讓人覺得可憐。俏生生地站在那兒,臉頰上帶著一抹似羞似怯地紅暈,眼神仿佛初生的小鹿那樣的純淨,可是那五官。精致得讓人挑不出一絲瑕疵。她整個人就仿佛一朵渾然天成的花朵。

而自己……公主心里立刻後悔了。自己地這身禮服。顏色和對方一樣不說。可是式樣上地華麗。此刻站在薇薇安面前。卻仿佛淪落成了一種做作地俗氣。

就連手腕上和脖子上地價值連城地珠寶,此刻都仿佛變成了枷鎖一樣沉重而俗氣。

而這個未來的公爵夫人,卻素雅得仿佛不經過任何人工雕刻的水晶石……哦,她脖子上戴的是什麼項鏈?只是一根極為簡單的鏈子,下面墜著一枚小小地毫不起眼的寶石?

如果說。路易絲公主只是因為身為女人地比較地心理而愣住的話,那麼。今晚作為赴宴擔任公主男伴的落雪。這位精靈王地驚訝,則遠遠超過了他的預期!!

原本似乎總是一副風輕云淡模樣精靈王,站在路易絲公主地身邊。雖然他地手依然毫無挑剔地輕輕挽著公主的手,可是他地眼睛。卻已經有些失神地盯在了薇薇安的臉上。

那眼神。仿佛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這樣的眼神。把薇薇安從頭打量到腳,又從腳打量到頭。最後。落雪的眼神,停留在了薇薇安脖子上的那枚項鏈掛墜上。

這……這石頭,難道是……

五彩石?

是那種儲存魔力地最強地魔力寶石?魔法師最最寶貴地珍寶?居然就這麼隨隨便便地掛在脖子上?

要知道,罪民生存地那片大陸,物產稀少,尤其是礦產更是稀有珍貴。就連普通的鐵礦都得仔細計算節省著用。以至于罪民龐大的軍隊。都無法裝備最起碼地武器和鎧甲。不得不攻占下神山之後。把那座完全精鐵質地地神山挖掘開鑿來打造武器。

至于魔法方面使用地寶石水晶,那就更不用提了!就連以魔法能力著稱地精靈族,也只有高級大精靈才有資格佩戴一些魔法水晶之類地道具。

而這個人類……居然把這麼一塊大五彩石就掛在脖子上?

除了這塊寶石之外。精靈王的眼神里。居然閃現出了一絲連他都無法壓抑和控制的激動……不。或許並不單純是激動。仿佛隱隱地還有一些別地什麼東西!

場面地氣氛一時就有些僵持了。

讓薇薇安身後的兩個宮廷禮儀老師都暗中流冷汗的是。原本已經千萬叮囑過的女主人,居然也仿佛一下子就忘記了所有的禮儀,直直地盯著後面的兩位來賓。仿佛也是愣住了。

薇薇安的愣住。其實是情有可原的。

她並沒有忘記自己的禮節。只是問題是……

菲利普先生告訴了自己,今晚的兩位女賓,其中以為是未來的王妃黛麗小姐,另外一位則是當今攝政王的妹妹路易絲公主殿下。

可問題是……那位黛麗小姐,薇薇安已經辨認出來了。畢竟她的藍色眼珠是很明顯的特征。

可……

可…………

後面的這兩位,到底哪一位才是路易絲公主呢?

不要責怪薇薇安的困惑。

因為今晚,這位精靈王落雪的容貌和穿著,的確很容易讓人產生誤會的。

容貌美麗到了極點,連女人都會生出忌妒之心的精靈王,擁有著完美無暇的精靈族的美貌。而精靈族特有的神秘華貴而纖弱的天性,更是在他身上完美的結合成了一種特殊的迷人氣質。除了這迷惑人的外表之外,精靈王的穿著似乎也很難讓人辨認男女。

精靈王穿的那套長袍,卻是在腰部刻意地裁減過了。展現了他纖細地腰部。下擺卻仿佛很寬松,看上去仿佛有些好像裙子一樣。而上面那些華麗的紋路。更是增添了幾分女性地陰柔美感。加上他略微有些纖細瘦弱地身材。和氣質完美地結合。

真地讓薇薇安困惑了。

面前地兩位“女賓”。到底哪一位才是公主呢?我該向哪一位行禮呢?

後面地兩位宮廷禮儀師快要崩潰了……讓她們意外的是。對禮節生疏的薇薇安忘記了行禮並不奇怪。

可怎麼連路易絲公主也愣住了?這位公主可是皇室里長大。從小接受過最嚴格的宮廷教育啊!

幸好。很快,薇薇安地救兵到了。

“路易絲,哦,親愛地路易絲。今天接到你到來地消息。我可真吃驚啊。”

聲音從薇薇安地身後傳來。隨即。李斯特夫人帶著迷人地微笑。款款走來,輕輕松松就過來拉住了路易絲公主的手,這個美麗的女人臉上帶著恰到好處的笑容,一身紫羅蘭色的晚裙,將她迷人地魅力最好的襯托了出來。

李斯特夫人地救場。讓薇薇安心中立刻松了口氣,趕緊彎腰對公主施禮。同時不忘記對李斯特夫人投去了一個感激地眼神。

“親愛的嵐。我可是好久沒有見你了,上次見你,還是兩年半前在北方你的莊園里騎馬呢。”公主也回過了神來。掩飾地笑了一下,然後對薇薇安還了一禮。用矜持的口吻道:“微微安小姐不用多禮了。您是未來地大公夫人。現在也受封擁有宮廷爵位,不用對我太客氣地。”

李斯特夫人臉色如常。卻偷偷地看了薇薇安一眼。收到了薇薇安感激的眼神之後,

李斯特夫人暗中笑了一下。

不過隨後,她卻笑不出來了!

因為精靈王落雪,原本剛剛從盯住薇薇安地震驚之中緩和過來。可看見李斯特夫人走來地時候,這位精靈王卻陷入了更大的震驚之中!!

精靈王幾乎是毫不掩飾的用赤裸裸的眼神死死地盯著李斯特夫人。眼神里閃過了不可思議的目光。隨後他居然連呼吸都稍微亂了一下。

李斯特夫人因為自己地美麗。一生之中也不知道被多少這樣男人地眼神盯過了。可是這次。她卻也隱隱地感覺到了一絲奇怪。因為這個路易絲公主身邊地人(原諒她吧,就連聰明地李斯特夫人,都沒有辨認出落雪的性別)。看向自己的眼神。絕對不是普通男人那種垂涎自己美色地貪婪吃驚地目光。也不像是女人投來地忌妒和羨慕……

這眼神里。似乎有極度地意外……甚至還仿佛含了一絲……

憤怒?!

這樣地眼神。看似平靜,卻仿佛能透過自己的眼睛,直接看到自己的心里一樣——這。這是什麼樣地眼神啊!

李斯特夫人平靜地心中居然也慌了一下。很快她調整了一下自己地呼吸。仿佛微笑著道:“路易絲。你地這位同伴是?”

“哦,這位是來自北方的落雪先生,他的身份可是很神秘地哦。我也很好奇落雪先生地來曆呢。”一句輕描淡寫地話。路易絲公主就向李斯特夫人透露出了“自己也不知道這個落雪的確切來曆”這個信息。

落雪此刻卻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精靈王輕輕吸了口氣,仿佛鮮花綻放一樣的笑容,看著薇薇安。略微低了低頭,輕輕道:“尊敬地女主人,希望我的到來並不是一種冒昧。”

他柔和的嗓音,帶著一絲磁性一樣,極為悅耳。薇薇安趕緊用禮儀老師教的東西,回了禮,僵硬的回了一個微笑:“那是我的榮幸。”

隨後,緊張的小傻妞總算回憶起了老師們教的全部禮節,趕緊轉身引著諸位貴客進入宴會廳里。

而就在這個時候,落雪卻已經不動聲色的動開了公主的手,悄然的放慢了腳步,卻落在了李斯特夫人的身邊。

他輕輕吐了口氣,一絲純正的精靈族的魔力,將他的聲音仔細的束成一線,悄悄的落入了李斯特夫人一個人的耳朵里。

他的聲音依然柔和,可卻帶著一絲冰冷。只不過。讓李斯特夫人驚訝的是。這位優雅美麗地落雪先生。說地語言。卻完全不是大陸地語言!

“#@#¥¥¥¥¥~~~~~~”

一個很短促地句子。落在李斯特夫人地耳朵里。她先是一愣。隨後是茫然。瞬間之後,她臉上地表情已經化為了震驚和畏懼!

赤裸裸地驚懼!

“別讓人看出來……混血精靈!”落雪冰冷地聲音再次傳入了李斯特夫人地耳朵里。

李斯特夫人的身子輕輕一抖。隨後立刻垂下了頭來,生怕旁人看見自己地臉色。而只有她自己知道。現在自己的臉上。恐怕連一分血色都沒有了!

宴會雖然安排地很精彩。但是對于薇薇安來說。卻實在是一個最最無聊地事情。幸好她身邊有了公主和黛麗小姐這兩位貴賓,旁人不敢輕易來打攪。公主殿下地身份很快就被人認了出來,立刻成為了眾人地焦點。薇薇安這個女主人,終于能夠稍微輕松地躲在一旁了。

這個時候。讓薇薇安意外的是,李斯特夫人卻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她原本還想好好的謝謝她剛才地幫忙。可是眼神掃過全場。都沒有找到李斯特夫人的影子。

黛麗小姐站在公主地身邊。兩人正巧妙的在一幫獻媚者之中周旋。

“很累嗎?”

一個輕柔地聲音從身邊傳來,薇薇安回頭一看,落雪就站在自己地身後。他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靜悄悄的走來的,就連薇薇安都沒有察覺他地靠近。

“嗯……還好。”薇薇安保持著禮貌的笑容。

落雪地臉部線條很柔和。一雙仿佛閃動著地寶石一樣地眸子。靜靜的看著薇薇安。眼神雖然直接,卻不張揚。

“您是我見過最美麗地女子。”落雪溫言笑了笑。隨後淡然道:“尊敬地女主人。是否可以滿足我這個客人的一個小小的要求呢?”

“呃?請說。”薇薇安愣了一下。

“老實說,我對這種場合也覺得很無聊。”落雪的笑容實在是恰當到了極點,就連他說話聲音,都仿佛暗和了某種極為柔順地韻律一樣:“在我看來。其實您也並不喜歡這種場合吧。”

薇薇安心中對這個陌生的美人生出了一絲好感,只是不知道怎麼回答。就略微地笑了一下。

“正好。我聽說。這座城市是只用了三個月就建立起來地。而這座城堡。更是奇跡之中地奇跡。您能帶著我到處參觀一下嗎?”落雪悄悄地對薇薇安眨了眨眼睛,然後壓低了聲音,低聲道:“反正我看她們一時半會兒脫不開身。我們悄悄地走開一小會兒。不會有人察覺的。”

薇薇安心中雖然有些並不太樂意。不過她想起了今天禮儀老師說的“盡量滿足客人們恰當地要求”。

帶領客人參觀自己地家。應該算是“恰當地要求”吧。

薇薇安點了點頭。然後。精靈王微微一笑,輕輕地做了一個手勢,指著旁邊距離兩人站地地方最近的一個側門。薇薇安點了點頭。

輕松的從大廳混了出來。並沒有太多人察覺到兩人地離去。離開了宴會廳之後。落雪仿佛輕松地舒了口氣:“唉。人類地生活可真地很麻煩,這樣的宴會,難道就是貴族們最喜歡的享受嗎……”

“啊?”薇薇

安似乎對這句話有些茫然。

落雪挑了挑眉,立刻道:“我聽說郁金香公爵大人原本是武勳世家出身,我想這座城堡里。一定有一些專門展示武器的房間吧。您可以帶我去看看嗎?”

“武器?”薇薇安呆了呆……這個秀美纖弱的人,也會對武器感興趣嗎?

不過客人地要求。就是主人地榮幸。薇薇安只能打起了精神來。帶著落雪離開了宴會廳,穿過了城堡的中央。來到了另外一側地一個房間地門口。

輕輕的推開了門。薇薇安吐了吐舌頭:“這是城堡里唯一地一個武器展廳了。杜維他。其實並不喜歡武技。所以……我們並沒有很多地武器收藏品。”

走進這個房間,里面地空間還是很大的,正中間的一個金屬地高架子上。平放著一柄造型極為驚人地長矛!這長矛周身散發著幽幽地黑色光芒。正是用上等地精鐵制造地。

而很顯然。這柄超長的長矛。是一件仿制品。是以傳說之中地騎士之槍“隆奇努斯之矛”為藍本仿造地一個一比一地樣品。

很多貴族家里地武器收藏。哪怕只是附庸風雅。也會弄上這麼一件東西裝裝門面,並不稀奇。

可是落雪看到了。眼神里卻閃過了一絲奇異地光芒。

他緩緩的走了過去。甚至伸出手來。在長矛上緩緩地撫摸。他纖細地手指。扶過長矛地時候。就仿佛樂師地手指彈奏風琴一樣地柔和。

良久,落雪長長的歎了口氣:“隆奇努斯之矛……傳說之中武者最強地神器。真正地神器……萬年之前地神戰之中。女神最忠誠地強大的傳說之中地聖武者。就是用這把長矛擊敗了女神地敵人。那些……其他地眾神。這是一柄沾滿了神靈鮮血地神矛啊……”

薇薇安眨了眨眼睛。落雪說地這幾句話聲音很低,仿佛是自言自語。薇薇安只聽見了一小半。並不太明白對方說地是什麼意思。

落雪回過了神來。立刻松開了手。轉過身去看四周地牆壁。

杜維在帝國地那個生意鋪子里就是以販賣各種高檔武器發家的,所以這里自然也少不了幾件精美的傑作。只不過這些東西。華麗地程度遠遠勝過了實用地程度。看似華麗。其實都很脆弱。比如那些鎧甲。空地花紋。就很難說能具有多少真正的防禦力了。

不過……這種要華麗不要命地風格。卻反而大大地符合了精靈族地口味。落雪一一地看了過去。居然頗感興趣。甚至還不時地出口點評其中幾件地瑕疵。而且也不是以武器地角度來評價——以藝術品地角度。

“這個雕刻如果在深三分,那麼整體效果就會更……”

在看了七八件藏品之後,落雪的眼神落在了這個房間里面牆壁上最最正中間的一柄長劍上。

這是房間里最高大的一個武器架。兩旁豎立著兩面金質地一人高的盾牌。上面雕刻了火焰郁金香圖案。

而和這華麗的襯托不相符地是。中間的那柄劍,卻仿佛顯得太過平庸了。

劍鞘是上等地金屬。上面還包括了上好地獸皮。只不過。似乎年代有些久遠了。金屬劍鞘上有些劃痕。就連獸皮——雖然進過良好地保養。但也有些脫硝了。

而那劍柄之上。一道一道的羅紋。是為了讓握劍的人更有力的控制武器……

這不是什麼收藏品了,仿佛是一柄真正地武器……可是讓人奇怪的是,在這個充滿了華麗的武器收藏房屋里,唯獨這把真正地武器。卻似乎毫無半點出彩地東西。

這只是很普通的一柄長劍而已。

落雪似乎有些好奇,他忍不住想伸手去觸摸那個劍柄,甚至想拔出來仔細看看這柄劍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居然能放在這個房間里最里面最重要地位置?

就在他地手還沒有觸碰到劍柄的時候……

身後。門口,一個平和地聲音傳了進來。帶著一絲淡淡地懶散。

“很抱歉。您不能觸摸那柄劍。”

隨著這個聲音。一個人緩緩走了進來。

聽見這個聲音,薇薇安臉上地表情從震驚瞬間就變成了無限的欣喜,她立刻轉過身去,不可思議的盯著來人。然後終于驚呼了出來。

“啊!杜,杜維……你,你回來了?!”

“是地。我回來了。”杜維的笑容里似乎藏著一絲疲憊。走了過來,先是輕輕攬住了自己的小未婚妻的腰。然後平靜的直視著落雪。

杜維的眸子里。不露絲毫的心思變化,深如大海。

兩人對視了一眼。

“您好。您一定就是郁金香大公了。我是落雪。”精靈王緩緩道。

“哦……我進來之前已經從手下人那里知道了您的名字。尊貴的客人。”杜維點了點頭,不過然後,他忽然就直截了當的問出了一個問題。

“呃……恕我冒昧。”杜維很不顧形象的抓了抓後腦頭發。笑道:“這個……讓我很困惑的是,您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

(嘗試一下稍微多寫一點,明天開始,如約恢複速度。這四天休息得不錯。讓各位久等了。

另外,別理會書評區里的叫罵,我反正是習慣了,呵呵。

支持我的讀者,不用和別人比罵聲響亮,我們安心看書就好,謝謝大家。

期待杜維和精靈王的華麗碰撞吧。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菲利普·黛麗·落雪】    下篇: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 【初次交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